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女孩資質比焰姬還要好一些,竟然憑藉自己能力在這種年紀跨入尊者境,而且看樣子進入尊者境還不止短短几個月,基礎很紮實,怕是有一年之久,只不過焰姬體質特殊,要更加適合修鍊火焰屬性的功法,兩者說不清孰強孰弱。

說著焰姬,焰姬便來到了此處。

「少爺,恭喜您位列仙人境,我們七玄閣也因為您,可以直接晉陞六星勢力。」焰姬笑面如花,激動地臉上有些潮紅。

她霸氣的宣布了秦毅乃是他們七玄閣的閣主,而她,則是秦毅的幕前之人,幫助秦毅處理七玄閣的一切事物。

這種榮耀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

就連紫雲都是投來羨慕的目光,她是多想跟焰姬換一換地位,換來長久接觸到這種人物的機會。

相比較之下,一個四星宗門的大師姐著實有些不值一提了。

之後青龍跟白虎也是接踵而至,同樣恭喜祝賀道謝,只是兩人狀態並不是很好。

「秦兄,你可真是太讓人震驚了,給了我們一個太大的驚喜,我真不敢相信你是我在天都市紫色星辰拍賣行認識的那個青年……」林天宇跟林霸天飛來,林天宇雖然話這麼說,可眼神深處還是有著一抹敬畏。

畢竟秦毅比他強大了太多,曾經他以為秦毅只是一個普通人,卻沒料到……他在秦毅眼中才是普通人,一隻手可以捏死的那種。

「林兄,你說這話就太見外了,我就是那個你在紫色星辰認識的青年。」秦毅笑著說道,林天宇這個朋友他認了,這跟境界、實力無關。

「哈哈哈,秦兄你這可是讓我受寵若驚。」林天宇豪爽笑道。

林霸天在一邊笑的合不攏嘴。

林天宇跟秦毅站在這裡的這一番對話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整個武道界都將會知道,他們林家是秦天人的朋友,他們林家背後站著一名人仙境界的大能者撐腰。

更關鍵的是,這名人仙大能,能夠碾壓同級彆強者。

怕是焱龍部的那位徐天凌都會忌憚吧?

一胎兩寶:墨少,嗜妻如命 望著周圍投來的羨慕目光,林霸天感受無限風光。

這件事他們老爺子知道,必然是高興地幾天幾夜睡不著覺。

靈舟 緊接著後面武家兄弟,黑巫教、武當等等一大批勢力領頭者紛擁而至,將周圍圍攏的水泄不通,多是道謝祝賀,恭維之聲不絕於耳。

「青龍,白虎,好了,玄武沒有死,他還能活過來,你們兩別這種狀態了……」朱小雀掩嘴笑道。

「啊?你說什麼?」兩人明顯愣住了,此刻才看到一條大黑狗飛來,將眾人砸的盡皆散開,很多人雖然狼狽,卻也是敢怒不敢言,因為都知道這條狗是跟著秦毅一起的。

所謂打狗還得看主人。

「小子,你真武之術領悟還算不錯嘛,不過真武三十二式,你還早得很。」

「嘿嘿,目前在地球界算是綽綽有餘了吧。」秦毅撓了撓頭。

不少人看到秦毅跟黑大帥大眼瞪小眼覺得有些奇怪,也只有朱小雀知道,他們是在利用精神進行交流。

「不要大意,這些人前赴後繼要前往仙門,怕是仙門中有什麼特殊的存在,你現在實力還不到橫行無忌的時候,萬一九藏仙人那種級別的存在還留存於世,你的小命怕是就要受到威脅了。」黑大帥敲打敲打了秦毅。

秦毅點了點頭。

「秦天人,那些人怎麼處理?」忽然眾人目光投向了靈劍派跟羽化門那些弟子身上,那些人縮在一起,此時此刻宛如喪家之犬,大氣都不敢吭一聲,之前驕縱跋扈的模樣從他們臉上徹底消失不見。

那種視眾人如螻蟻、爬蟲的姿態,也是完全從他們的眼中消失,除了恐懼還是恐懼。

「嘿嘿,這群古東方修道者,還把我們當成爬蟲?爬蟲中就不能誕生巨龍?」

不少人冷笑,不懷好意的盯著他們,就是因為這些人,他們華國武道界慘死數百人,現在僅存三分之二,很多宗門甚至因此滅絕,幾十年都沒有希望緩過氣來。

「秦天人,懇請為我們做主!斬殺這些無惡不赦之徒!」紫雲俯首,眼角有著一抹淚花,充斥著恨意說道。

那些宗門損失慘重之人,也是紛紛請願。

這裡也只有秦毅能夠對付他們。

秦毅淡淡看了那些面容恐懼,幾近哀求的兩大超級門派弟子一眼,露出一抹冷笑。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驕縱跋扈,將別人生命視作螻蟻,也應該料到自己的性命也終究有被別人當成螻蟻爬蟲的一天。

「大帥,把他們吃了吧,想來應該夠你飽餐一頓。」 秦毅可是明白這大黑狗的尿性,後者那張黑洞一般的嘴巴不知道能夠吞噬多少東西。

而且這段時間他也發現了一個規律,這廝恢復實力不僅僅是靠修鍊,但凡是吞噬帶有能量的物質,便能夠增加自己的實力,可以說是非常逆天,至少之前秦毅不敢想象有什麼生物能夠做到這種境界,無愧是活了一個紀元的存在……雖然只是靈魂。

不過擁有這麼一個為吃貨準備的逆天技能,已經足夠在地球上絕大部分地方橫行無忌了,只要不被大國滅殺,很少有能夠威脅到他存在的東西。

聽到秦毅這話,黑大帥一張嘴咧著,口水直流。

「小子,我吃了他們,要是出了大事你可得幫我兜著!」黑大帥嘿嘿一邊笑著一邊說道,顯然他確實是饞了。

「放心吧,能有什麼事?這些羽化門、靈劍派的弟子跟我們世俗界也沒有掛鉤,頂多就是得罪了他們古東方的修道者。」

「再者,我已經斬了他們兩位人仙老怪,梁子早就結下了,放了他們等同於放虎歸山。」秦毅無所謂的說道。

他本來就沒有給敵人留活口的打算。

「嘿嘿,那我就不客氣了!」黑大帥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巴。

兩人的對話外人並沒有聽到,也不知道這大黑狗忽然饞成這樣是什麼個意思,大部分目光都還是落在秦毅身上,都在等著他下決定。

他們迫切希望秦毅殺了這些人為華國武道界同胞復仇,看到秦毅在這裡久久沉默,有些不解……便是紫雲都是抿著嘴唇,盯著秦毅,他明明擁有這種實力,在猶豫什麼呢?

這個時候大黑狗動了,他慢慢悠悠的走到山頭,目光盯著幾百米外,一群縮在一起,之前高高在上宛如天神降臨,此刻如同縮頭烏龜的大門派天驕弟子,咧嘴露出血腥的大口。

「那條狗要幹什麼?」

即便是朱小雀、青龍、白虎、林天宇他們都是萬分不解,更不要說其他人了。

他們只是知道這條狗始終跟著秦毅。

就在他們疑惑的下一刻,一股絕強的吸扯之力爆發出來,他們身形都是一個不穩,差點栽倒地上。

「什麼鬼?」

「搞什麼東西?」

無數人從失神到定神,忽然間面色變得煞白,順著洗吸扯之力的源頭望去,那條大黑狗的一張嘴周圍宛如出現了一道巨大旋渦,旋渦頃刻間擴散到了方圓十數米大,無數人瘋狂朝後退去。

「那是什麼?」沒有人能夠解釋那是什麼,就像一顆小型黑洞,任何物質進入其中都會瞬間湮滅。

很難想象,這是一條狗製造出來的奇景。

「吭~」

怪異的聲音傳來,像神音又像魔音,那吸扯之力陡然成倍翻增,山體碎石滾滾,連正前方空氣、元氣都被吞噬的一乾二淨,羽化門、靈劍派弟子一個個面色大變,因為他們感受到自己的身體變得不受控制起來,原本引以為傲的輕功也失去了作用,無數人爬著朝著相反方向狂奔,然而身體一瞬間就被吸扯了回來。

幾乎就是頃刻間的功夫,那些天驕弟子身體不受控制迎空飛來,在空中亂成一團,猶如被十八級大狂風刮來,一張張驚恐的表情映入無數人眼帘之中。

「怪物!」

不知道是誰下意識的叫了一聲。

那些天驕武者身體在接觸到那黑洞旋渦之時,瞬間消失不見,鬼都知道進入了哪裡。

只是無數人納悶,那條狗那麼點大的身體能裝的下這幾十人嗎?

然而這個疑惑並沒有給他們解開。

農門福寶小媳婦 「不夠塞牙縫的,不過這麼多美味的能量也足夠我消化一段時間。」黑大帥有些臭屁的說道。

這可都是尊者高手啊,還不是一般的尊者境界,比華國武道界的尊者高手要強橫幾個層次。

「指不定仙門裡面還有好東西,你現在吃飽了,進去可就只能幹瞪眼了。」秦毅淡淡看了對方一眼。

「你小子,說的還真有點道理。」黑大帥打了個飽嗝。

滿場俱寂、落針可聞。

幾十個人,一眨眼就沒了……這是什麼恐怖的能力?

一時之間眾人看向黑大帥目光都變得充滿恐懼,這種恐懼比面對秦毅還要來的強烈,他好歹還是個人,這他媽就是個活脫脫的怪物。

林天宇吞了口唾沫,他忽然想起秦毅在風雲山莊說過的話。

好好抱著這個大黑狗的大腿,指不定在仙門中會有很大收穫也說不定……敢情他不是開玩笑啊?跟著這個一條神狗還有誰敢招惹自己?來一個吃一個,來一個宗門直接吞噬一個宗門。

林天宇想的很美好,實際上他不知道……黑大帥吞噬一次,已經消耗了極大地能量,這些能量還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過來,若是無限吞噬無限消化能量,他現在已經無敵了。

不過它的能力也不僅僅於此,黑大帥這玩意,你不狠狠挖掘,它永遠不可能把他的底牌透露給你。

「這……秦天人……這位前輩是……」紫雲獃獃問道。

「他就是一條狗。」秦毅笑著說道,這個回答讓無數人腦門冒出一團黑線,眼皮不自覺抽了抽。

即便是狗,那也是能吞尊者的狗……

「黑狗前輩,請受小弟一拜!」林天宇嘿嘿笑道,立馬給黑大帥當起了狗腿子。

「這小子……」林霸天笑罵,不過倒也並未說什麼,強者為尊的世界,便是一隻螞蟻,但凡是能夠滅殺尊者,那也是神仙級別的螞蟻。

一時之間,不少人都是沖著黑大帥說著諂媚奉承的話,也不管他能不能聽懂,場面十分滑稽。

眾人看向秦毅的眼神再次變了變,這已經不單單是一個人的強大,加上這麼一條黑狗,兩者在華國武道界徹底沒有了對手。

「好了,趕緊把眼前的事情處理完,時間也不早了。」秦毅說道,望著天邊隱隱要落下去的太陽。

他目光看向羅興,羅興根本沒有打算要跑,宇文劍嵐跟郭老怪的下場就在眼前,他能往哪跑?

而且他是仙門引渡者,若是沒有把這些人引渡進去,怕是仙門那邊的人也不會放過他,他根本活不下去。

秦毅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這個引渡者很有自知之明。

「大帥,那個玄武的靈魂你處理好了?」秦毅問道。

「放心吧,這方面我有經驗。」黑大帥說道。

之前小小遇到危險,它都完整的保存好了她的靈魂,這種事對於他這種老怪物而言,不過是隨手為之。

張口吐出一顆藍色光團,秦毅點了點頭,伸手一攝,那落在地上的伽魔羅屍體被攝來。

「他們這是?」青龍白虎不解。

「讓玄武活過來,玄武的身體已經不能用了,但是他的靈魂還沒有完全湮滅,多虧黑狗前輩才能將他從鬼門關前拉回來。」朱小雀站在旁邊,俏生生的說道。

「不是吧?死人也能救?」旁邊太多的圍觀者,聽到朱小雀這番話都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死人當然不能救,不過尚有一息存在的話,就是另一種情況了。」秦毅笑著說道,按照黑大帥教他的法子,將伽魔羅身體中殘存的一些意志、靈識清理乾淨,嘆了口氣。

「你早已死去,現在只是徹底解脫,安心去吧,你的軀體,會有合適的人來繼承,不會辱沒你的名頭。」秦毅說道。

這伽魔羅生前也是個強大的傢伙,只是不知道怎麼死了,還被羅興給煉製成了傀儡,當成戰鬥工具。

「朱雀,你早就知道?你怎麼不告訴我們?害我們傷心這麼久!」白虎有些氣憤說道。

「哼,這是黑狗前輩告訴我的,有本事你自己去問唄。」朱小雀得意的挑了挑眉頭。

白虎面色一僵,看著黑大帥面露凶光,他還真不敢上去套近乎。

「你不能奪舍伽魔羅!」羅興咬牙切齒的聲音從幾百米之外傳來。 「你不能奪舍伽魔羅的身體!」

羅興緊緊咬著牙,快速飛來。

「哦?我能不能奪舍也有你說話的資格?」

「作為一個手下敗將喪家之犬,你還沒有做好覺悟嗎?」秦毅有些好笑的看了他一眼。

「你!我不是危言聳聽,我乃是仙門引渡者,知道的東西遠比你們要多,這伽魔羅乃是仙門中一教派大能,我也是僥倖得到他的屍身,煉成戰鬥傀儡,若不是被逼無奈根本不會拿出來戰鬥,你若是奪舍他以後,在世間活動被仙門中有心人發現,怕是連你們華國都會有滅門之災。」羅興陰沉著臉,嚴肅說道。

「是嗎?那又如何?誰若是不服,讓他來找我便是。」秦毅淡淡說道。

隨即他伸手一招,他藍色光團被他攝了過來,朝著伽魔羅識海之中引導。

「嗯?居然還有精神印記,這伽魔羅生前強橫,死的也很憋屈啊,否則不會留下如此強的執念。」秦毅心中想到。

秦毅分出神念進入伽魔羅身體之中,接觸到那精神印記,感受到一個怨氣。

「前輩,自此以後你也不用再被人當成傀儡驅使戰鬥,早早散去,輪迴投胎吧,你這具身體新的主人不會給你抹黑的,我保證。」秦毅說到,展現了他神念之中強橫的力量。

那精神印記感受到秦毅的力量,慢慢放棄了抵抗,消散在身體之中,似乎有一絲解脫。

秦毅露出了笑容,引導過程變成很順利,只是現在玄武還是處於昏迷狀態,並不能掌控這具身體,再加上這是別人的身體,他想要徹底掌控,還是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

秦毅境界太低,不可能如同那種頂尖大能,直接塑造一具與靈魂契合度百分之百的身軀,如同黑大帥那樣……

而且黑大帥是已經死了……被他主人直接從輪迴的時間長河中撈起,塑造身體轉世重修,簡直無法想象。

所以對於玄武來說,這伽魔羅已經是當前能夠選擇的最為合適的軀體。

「秦天人,玄武怎麼還不醒啊?」朱小雀有些擔心的問道。

「不急,他還在昏迷,雖說沒死,可靈魂受到的衝擊也非常的大,需要靜養,不過已經沒有大礙,基本上性命是保住了。」秦毅淡淡說道。

「秦天人,你是我們焱龍部的恩人。」朱小雀一雙美目盯著秦毅。

「舉手之勞,我承了你們焱龍部的一些人情,自然力所能及範圍內護佑你們周全。」秦毅擺了擺手。

「瘋子,你們都是瘋子!」

「你將會害死所有人,華國也會因為你陷入災難!」羅興渾身都在顫抖。

「放心,即便是有人找上門來,第一個找的也是你,畢竟這具屍體是你帶出來的。」秦毅笑著說道。

「你!」羅興心底冰涼。

「別你你你我我我了,自覺點,東西拿出來。」秦毅伸出手。

「什麼東西?」羅興瞳孔一縮。

然而他這句話說完整張臉卻是結結實實的挨了一巴掌。

「老不死的你跟我裝什麼糊塗?一大把年紀了連小輩的東西都搶,還要臉嗎?」秦毅冷哼一聲。

朱小雀表情也是非常的解氣。

當時羅興從她手中要走九藏仙人的傳承功法時,別提她有多憋屈了。

但是人家是仙門引渡者,更是人仙老怪,不管哪一方面朱小雀他們都沒有抗衡對方的力量,為了保全,只能乖乖交出寶貝。

羅興眼神深處浮現一抹陰毒之色,雙手有些顫抖的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份捲軸,正是九藏仙人的傳承功法。

秦毅直接搶了過來,丟給了朱小雀,「收好點,最好早點學透上面的東西,免得丟了悔的腸子都青了。」

秦毅一番話倒是讓朱小雀有些不好意思的,只能乖乖點頭。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地上渾身漆黑的伽魔羅發生細微的動靜,那雙緊閉的眼睛忽然睜開,雙目血紅。

「玄武你醒了?」

「這是……?」玄武隱約記得一點什麼。

「朱雀你們快跑!俺來攔住他們!」忽然玄武面色大變,驚恐叫道,卻發現四周無數人都在看著他,有好奇有震驚有不解。

他們無法理解將一個幾乎已經死了的人,靈魂取出再放入另一個身體居然還能繼續活下去?按照這種法子豈不是說一個人可以活生生世世?

「玄武,敵人早就死光了,激動個什麼勁?」朱雀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死?死光了?」玄武抬起厚重的手臂,撓了撓頭,卻發現把自己頭砸的很疼。

他下意識的朝著手臂看去,這一看直接嚇了一跳。

什麼玩意?黑不溜秋的?

他的手臂是長滿了倒刺的甲胄,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發現臉也是被盔甲籠罩著,只露出一雙眼睛。

「俺……俺這是怎麼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