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小子是怎麼回事……

是不是有病了。

還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故意跟她對著干呢。

真以為當老師的逃課很容易呢,就不能成全一下嘛。

顧彤嘴角抽搐了兩下,乾脆不繼續跟這小子說話了。

否則,遲早會被他給氣死了。

說話的功夫,他們就直接上了五樓的綜合活動教室了,也就是學院專門給選修課程安排的教室。

時間已是十點三分了。

明顯過了選修課的上課時間。

然而……

上一節課的課程,還沒有結束。

顧彤立在了教室門口,瞥了一眼上面剛剛替換上去的課程表,確認無誤后,敲了下門。

原本吵鬧的教室,瞬間安靜了下來,高跟鞋擊打地面的聲音傳遞過來。

『吱嘎–』大門被打開了。

三十多歲模樣的女性,染著黃色頭髮,她站在門口,疑惑的挑了挑眉,道:「你是?」

顧彤的容貌確實長得太年輕,總會被誤會成學生,對此她雖然感到很無奈,可時間長了她也就習慣了,道:「我是選修課的老師,現在是我們的上課時間了。」

顧彤抬手指了指門外的課程表,意思是,你們該下課了。

正常學院的壓堂現象經常有發生,顧彤是學院出身,對於這種事情見怪不怪,早已是習以為常了。

不過,以前在第一軍醫學院即便是有壓堂現象,也不會耽誤第二堂課程的進行。 互相的課程不影響,才是老師們最佳和諧的相處狀態,很多時候,他們都會私下商量好,避免這種事情發生的。

斷然沒有這種沒經過商量,卻撞在一起的情況。

女老師皺了皺眉,道:「你們的課程太長時間沒有人上課了,我還以為今天也不來了呢。」

沒有說一句不好意思,就當成理所應當的樣子了。

而且,女老師的言外之意,還有些責怪顧彤不靠譜,沒有按時來上課了。

顧彤挑了挑眉毛,道:「剛才廣播通報了,我還以為你們知道了呢。」

那麼大的高音喇叭,廣播聲每個教學樓都沒有錯過,唯獨遺漏了多功能教室,當真是說笑了。

女老師老臉一紅,道:「我正在講心內手術的知識,太過認真了,所以耽擱了點時間!」

女老師沒有閃出身子的意思,也沒有想說一句下課,而是道:「我還差一小節就講完了,能不能麻煩你等等。」

反正平常選修課也就是跑步,沒有什麼要講的課程,有必要這麼急著佔用教室嗎?

女老師瞥了一眼顧彤身後,只瞧見盛一文一個學生,順勢又笑了一聲,好像在說,就一個學生,還上什麼課呀!

「等?」顧彤垂了下眼皮,平聲道:「一小節要半個課時吧。」

已經佔用了將近十分鐘了,現在還要佔用半個課時,乾脆這節課別上了。

魔卡諸天 「差不多十五分鐘吧。」女老師理所應當的說道。

一堂課四十五分鐘,佔用了五分鐘,再來十五分鐘,乾脆分出去半堂課了!

顧彤還是頭一遭碰到這樣的老師,原本的好脾氣,直接被消磨掉了,道:「我推遲課時倒是可以,不過,我這是選修課,學生們還有別的課程要學,總不能把時間耽誤在這裡吧。」

女老師有些不樂意了,道:「你的課也不都是室內課,體育老師都能代的課,幹嘛非要用教室呢。」

在女老師的眼中,並不認為顧彤有什麼了不起,畢竟,這些日子下來,她看到的都是一些花花架子居多的。

讓醫學院的學生每節課都跑步,進行體能訓練,都是嘩眾取寵的,哪有什麼真本事。

偏偏校長還把她當成寶貝疙瘩一樣,真不知道,有什麼稀罕的。

這樣想的人不在少數,可卻皆都是不明實際情況的,也都是剛加入老師隊伍沒有多久的。

唯有主任辦公室的那些老師、教授,才知道顧彤來到學院的重要意義,並且會想方設法送孩子前來學習了。

顧彤單手扶著門,慢條斯理的道:「那還真是不湊巧了,今天,是我親自上課,還就是要用室內教學了!」

這算是杠上了!

屋內的學生們皆都探頭向外看,也沒有想到顧彤居然會這麼強勢,根本不讓女老師分毫……

女老師的小臉有些難堪了,咬了咬牙,道:「你上的是選修課,只有一名學生!上不上都是一樣的吧!」

原以為顧彤是個好說話的,可是誰承想居然這麼難纏,甚至不給她半分面子。

這麼多學生都眼睜睜的看著呢……

未免有些太丟人了!

女老師覺得面子過不去了,她不蒸饅頭爭口氣,所以強行堅持著,就是不肯讓出教室了。 呦呵!這個女老師有點意思哈。

顧彤挑了挑眉,道:「老師,你這麼說就不對了!一群羊也是趕,一隻羊也是放!咱們既然為人師表,怎麼能夠厚此薄彼,嫌棄學生少,就要罷課,不上了課了嗎?」

女老師:「……」

盛一文:「……」

屋內學生:「……」

你把學生比喻成羊,就是為人師表該乾的事了嘛。

女老師說不過她,氣的肩膀有些抖動了,道:「我們這一堂課是重點課程,關乎到過些日子的醫學比賽的,教育局給我們劃了重點,我怎麼能夠怠慢呢!」

繞來繞去終於說出心裡話了,原來她所以要壓堂,無非就是想在教育局那裡博得一個好名聲,給這次比賽的學生增添一些籌碼罷了。

女老師現在還算年輕,未來的教學發展空間很大,如果能夠藉此比賽的機會,獲得個名次回來,對於她未來的教師生涯是很有好處的。

記得曾經在第一軍醫醫院的時候,學校內部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爭鬥還鬧得有點凶,最後惹到顧彤的人,郝教授對其直接大怒了。

郝教授在行業里很有名氣,他的一句話,直接讓所有的老師當場熄火。

所以,顧彤並非是不知道這些事,而是知道,卻沒有心思管罷了。

更何況,她本身就是一個閑職,算是過來打醬油的,對於教師評職稱,晉級,以及優秀教師的資格等,完全沒有興趣。

顧彤將一縷頭髮弄到了耳後,淡漠的道:「你的課程多重要,跟我有關係嗎?」

是呀!

他們又不是一個系的老師,更沒有什麼利厲害衝突,憑什麼地球非要圍繞著她轉悠,誰都要讓著她呢。

顧彤這樣的人見的多了,她向來不是什麼好脾氣,對這種事情的容忍度,幾乎為零了。

「你!!!」女老師瞪圓了眼睛,差點就要被顧彤給氣死了,她怒道:「你無非是個剛入學院校的新老師!太狂妄了,你這樣下去,以後是要吃虧的!」

女老師當初剛入學院的時候,也碰到過許多不公平的事情,不過,她並沒有顧彤這樣的強勢,而是強行將這些所謂的不公平,全部都吞了下去,忍讓退步了。

當然了……

曾幾何時,女老師也有弱弱的反抗過,只是沒有用,最終吃虧的還是自己了。

顧彤好無所謂的道:「我還年輕,吃虧是福!」

女老師:「……」

盛一文:「……」

屋內學生:「……」

好厲害的嘴巴,這是變相的在說女老師年紀老唄。

顧彤火力全開,唇槍舌戰一波,攻擊的女老師毫無招架之力了。

豪門隱婚之無良嬌妻 女老師也是脾氣不小的,她自認為自己該忍讓的時期早已過去了。

遇到不能容忍的事情,絕不退讓!這是她的原則。

除非是整個世界都改變了,否則,她絕不會更改半分的。

「好!好,真好!」

顧彤寸步不讓,女老師被氣得跳腳了。

教室內學生們還全都在這,她的裡子面子全都丟盡了,想到這裡,她狠狠地攥了攥拳頭,道:「選修老師不讓你們上課了!現在,下課吧!」

她故意嚷嚷的喊出這一句話來,就是說給同學們聽的,更是變相的告訴他們,若是內科在這次比賽中成績不好,不要怪我,只能怪選修課老師了。 教室內的學生們面面相覷,誰都沒有想到事情居然會變成這個樣子,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女老師此舉,明顯是想挑起學生們的不滿,故意給顧彤難堪了,她站在走廊里,全然一副,想要看她笑話的樣子。

等她的學生全都出來了,教室里恐怕只剩下盛一文一人了,那場面簡直不能再難堪了。

然而!

顧彤豈能讓她得償所願呢。

『吱嘎–』

顧彤把大門全部推開了,一腳邁進了教室里,道:「老師,你這麼說,可就不對了,現在是三門選修課的上課時間,學生們都跑來上課了,你眼巴巴的把人攆出去,算是怎麼回事。」

女老師:「???」

盛一文:「……」他們是內科的學生吧……

屋內學生:「……」三門選修課的學生???

顧彤三步化作兩步,悠哉的走到了講台上,她單手支撐在桌子上,平聲道:「這段時間,我因為有事,所以未能來上課,麻煩老師幫我代課了!」

她的餘光掃了一眼門口的女老師。

女老師雙目瞪圓了,恨不得想把顧彤直接給吞了!

幫你代課的老師是體育老師!不是我!

還有,屋內的學生都是我們內科的學生,不是你的學生!你搞清楚行不行呀!!!

女老師快要被氣炸了,恨不得直接撲進來咬死顧彤了。

顧彤則是毫無所謂,她不卑不亢的道:「我們要懷著感恩的心,感恩這些代課老師!同時,你們也應該慶幸,這些日子我不在學校,因為從我回來的時候開始,你們的好日子又到頭了!

我再次重申一遍,我的課程,不允許逃課,不允許找理由,更不允許混學分!所有不按照規矩上課的,全都記過論處! 總裁,錯情蝕骨 當然這些話我早就說過了,所以我想,自從你們坐在這裡的時候,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女老師:「……」是不是威脅!

盛一文:「……」明目張胆的搶學生,老師牛叉了!

屋內學生:「……」我們不能走,要不就記過唄,嚶嚶嚶,被扣下了……

伴隨著顧彤話語落下去的瞬間,整個教室里鴉雀無聲了,甚至是原本想要起身下課的學生,如今也老老實實的坐回了椅子上。

他們如同乖寶寶一樣,看了一眼門外的老師,又看了一眼講台上的老師。

這就是閻王打架小鬼遭殃吧,他們就是那群可憐巴巴的小鬼……

所有的學生都被『平復』下來了。

顧彤很滿意,她敲了敲桌面,道:「很好,現在開始上課!」

上課?上什麼課!

這都是她的學生!

女老師站在門口,怒氣騰騰的道:「選修課老師!你適可而止吧!這些都是內科的學生,不是你可以隨意擺弄的木偶!」

太過分了吧!

擺弄的木偶嗎?

顧彤挑了挑眉,慵懶的道:「現在是我的課時,坐在我的課堂上,就是我的學生!反倒是內科老師,你們內科是沒有學生教了嗎?非要到我選修課的教室鬧事,搶學生?」 顧彤義正辭嚴的說道:「內科老師,你非要到我選修課的教室鬧事,搶學生?這是覺得,我這個選修課老師好欺負了!」

女老師:「……」誰搶誰的學生,心裡能不能有點數。

盛一文:「……」睜著眼睛說瞎話哪家強,選修課老師教會你說謊!!

屋內學生:「……」這個老師有點凶,咱們可得小心點,不然就被記過了,好怕怕,……

女老師瞪了瞪眼睛,道:「你不要太過分了!這些都是我的學生!我的!!!」

這些學生,都是他們內科,費盡千辛萬苦培育出來的尖子生呀!居然這麼明目張胆的摘桃子!是不是太過分了!

顧彤『余怒』未消,道:「內科老師!若是你再繼續鬧下去!我就要找主任評理了!這世上還有沒有王法了,指著我教室里的學生,非說是自己家的!課也不讓上!影響了教學成績,誰負責呀!」

誰負責!負責個屁!

你們三科選修課,都是體育老師代課的,當她是傻子,不知道嘛!

女老師狠狠地咬了咬牙,恨不得快要吃人了,可是卻因為顧彤的一句要找主任,所以不敢繼續鬧騰下去了。

畢竟,這件事情,她壓堂也是不佔理的,若是鬧大了,大家臉上都不好看……

「行!你行!上課!你好好上課吧!看你能將講出什麼來!」女老師的一雙眼睛,恨不得要把顧彤給挖出個洞來了,怒火發泄不出來,憋在心裡不上不下的。

顧彤也不慣著她,指桑罵槐的對著盛一文,道:「你是最後進教室的,也不知道把門關上!這裡距離廁所這麼近,呼呼的風,多大的味道呀!」

盛一文:「……」老師,這裡距離廁所,還有一條走廊呢,所以……你這是變相的說,女老師口氣大吧……

屋內學生:「……」這個老師,還真敢說,自家老師臉都氣白了……

郝佳樂平淡沒有感情的聲音響起了,如同鬼魂一樣出現在盛一文的背後,道:「盛一文,讓一讓!」

盛一文嚇了一跳,幾乎就是彈跳而起,捂著『撲通』亂跳的心臟,一口氣險些沒上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