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少女下半身隱藏的極好,輕紗羽衣一直包庇到她的大腿邊緣,而就是這種包庇,卻更讓人天馬行空,異想紛紛。

「啊!什麼,你竟然敢窺視本小姐?」那少女原本朝前遊動的姿態,突然間停滯下來,蕭焱那肆無忌憚的眼神,讓她感覺心中發涼。

她這麼大的一聲尖叫,蕭焱也是機靈的後退到了很遠,然後尷尬的道:「額,這位姑娘,很對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


蕭焱說的很有力,貌似偷窺了人家,還覺得非常有禮似呢。

「好,你既然已經老看了,那麼,只有死路一條!」蕭焱還沒有看到少女是怎麼穿衣服的,但下一刻,眼前一花,等再看到這少女時,人家已經被一件火紅色的裙子,包裹起來。

「什麼死路一條?媽的,老子還沒有*你,就算你幸運了!」蕭焱此刻徹底的怒了,心念一動,一套黑色的衣服便是從光明指環裡面飛出,然後急速穿在身上,但還沒有等到蕭焱把衣服穿好時,那少女的攻擊,就已經直襲蕭焱而來。

「媽的!老子身體,你不也看了?咱們這算是扯平了,告訴你,你若是再不知好歹,老子說一不二,*了你!」蕭焱一劍格擋開了少女的一道鬥氣匹練,但是,卻被這道鬥氣匹練給生生轟退到了三米,冷冷笑道。

他此刻已經清楚眼前這少女的修為,她只不過是五星斗者而已,自己若是想要斬殺她,也不是沒有可能!

「滾,你個卑鄙小人,竟然裝死過來偷窺本小姐的——身體!」說到身體二字時,少女明顯是頓了頓,但是,眼中殺機更濃。

「放你媽個*!」蕭焱大怒,他本無心之舉,並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事情,老子休息,誰知道你也在這裡?

「你去死!」少女被蕭焱的一頓大罵,氣的暴怒,直接拿出身上所盤繞的鞭子,然後對著蕭焱狠狠的鞭甩過去。

這是一根粉紅色的長鞭,長鞭上面淡紅色的光芒突然乍現,流光溢彩的,顯得頗為耀眼,蕭焱一直凝視著眼前這少女掌中的長鞭,然後當那長鞭所發出的鬥氣匹練襲來的時候,長劍對著前方重重一刺,旋即,一股無可匹敵的壓力,從蕭焱的劍鋒上面傳出。

那少女原本從容的神色,此刻突然變了,她從蕭焱這一劍的威力上面,已經感覺出來有一股強大的殺傷力,眼前的少年,修為並沒有自己強大,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傢伙竟然還有如此強大的鬥技!

「嘿!」少女一聲嬌喝,掌中的長鞭宛如毒蛇一般,刁鑽的朝著蕭焱的脖子呼嘯而去,而他之前所鞭甩而出的匹練,早已經在蕭焱的劍下,化為漫天的齏粉。

「什麼,如此快的劍?」少女訝異,如同看怪物一般的看著眼前的少年,之前由於是遠距離的攻擊,他並沒有發覺蕭焱的劍法有多麼的快,只當剛剛那一劍出了之後,他必然沒有那麼快的再出第二劍。


而現在才知道,眼前這少年,根本就不是只出一劍,而是出了無數劍,那種速度太快,若不是她此刻發覺到了端倪,恐怕也早就著了蕭焱的道。

「呀——」

長劍與長鞭猛然相撞,一股巨大的漩渦從兩人中間出現,吞噬著周圍的一切。

「你去死吧!」蕭焱佔了先機,然後直*少女的胸脯而去,一路之上,無不是使用這最為下流的手段,對著少女的重要部位,襲擊而去。

之前,蕭焱那九九八十一劍,如同野獸一般,把少女的身體,直接是轟到了數丈開外,但由於在水中,所以少女並沒有感覺到有絲毫的不適,而唯一感覺就是,她此刻跑的在蕭焱前面,剛剛蕭焱的攻擊太猛,也算是幫助了少女一把。

「怎麼,你不想來殺我了嗎?」蕭焱冷冷笑道,窮追不捨,長劍沒有一次不是瞄準著少女那挺翹的臀部,只等一有機會,然後狠狠的刺上去。

鬼妻待嫁:槓上克妻駙馬 ,越過重重障礙,來到了整個水潭的最下面,在水潭的最下面,怪石嶙峋,還有許多海洋之類的植物。

那少女飛速躍進下面,然後一個箭步,朝著一塊巨大的岩石飛去。

「咦,這是什麼地方?貌似很複雜啊!」蕭焱一路追殺少女,但是令蕭焱鬱悶的時,眼前這少女就彷彿是吃了春藥一般,不知怎麼地,突然間爆發出強大的力量,自己再怎麼追,也是追之不上。

「在這裡,貌似對老子很不利啊!」蕭焱舉目四望,此地怪石嶙峋的,有些岩石大的出奇,自己這個對此地陌生的新人來到此地,八成會迷路,甚至,還會被那少女暗算!

「媽的,拼了,老子今天非要把你按在地上!」蕭焱眼露凶光,眼光不善的盯著從岩石前面消失的少女。

「此地倒還算是隱蔽,如此最好,老子就算把你殺了,學院那幾個老不死的人物,也未必知道!」

蕭焱越走,就越覺得此地簡直就是專門為自己準備的啊,而自己今天若是不把那少女幹了,估計,還真的對不起自己來此地一遭啊。

「我並不是不想殺你,而是沒有找到殺你的最好時機!」就在蕭焱謹慎搜索少女蹤跡的時候,那少女的聲音便是突兀的從岩石後面傳來,剛開始時,蕭焱尚還能夠辨別出聲音是從那裡傳出來的,可是到了後來,他無論是從那裡聽,都能夠聽到。

「不對!千萬不要慌了神!」蕭焱急速打坐,然後心沉入海,在身前發出一股無形的屏障,試圖隔絕這些聲音。

「嗨!」

少女的聲音再次響起,但不等蕭焱從打坐的狀態恢復過來,就是舉起鞭子,朝著蕭焱的頭顱狠狠的鞭甩過去。

「放肆!你好惡毒!」直到少女那身形完全展現在自己眼前的時候,蕭焱已經舉起掌中的寶劍,悍然格擋。

他剛剛只不過是以靜制動而已,那種打坐只不過是在試探虛實,守株待兔,並非完全的抵抗那些音波的干擾。

「今日你既已來到此地,便是你的死祭!」少女惡毒的望著此刻格擋的蕭焱,眼神之中變得烏黑烏黑的,如同著了魔一般。

「什麼?你是——」蕭焱大吃一驚,當看到少女那邊的烏黑烏黑的眼珠子時,頓時想起了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名字。

她突然笑道,「哈哈,你既已知道,那就更活不了!」頓時,那長鞭上面便是被一團烏黑烏黑的氣體所覆蓋,甩向蕭焱的長鞭,也的威力無窮。

「砰——」

蕭焱直接在這一擊之下,後退了三米,然後直接吐出一口殷紅色的血液,冷笑道:「好,很好!你既已是魔域之人,那麼老子今天就一定把你留下!」

魔域,這是鬥氣大陸上面,僅次於魂殿的存在,其所在位置,世上無人可知,但是,就是人人都不知道,而對於他們也是相當的恐怖,他們的手段極其殘忍,不亞於魂殿中人的行徑。

而據確切的消息,還聽說這魔域竟然與魂殿中人狼狽為奸!

「是嗎?只怕你今天真的沒有這個實力,看本姑娘怎麼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

「媽的,九十劍!」蕭焱暴怒,長劍帶著狂暴的壓力,朝著魔女斬殺而去,對於想要殺自己的人,他也不可能有任何的猶豫!

「殺!」暴怒的蕭焱,一氣之下,劍法上面的造詣,突然大變,他能夠感覺出來,自己隱隱約約能夠使用出九十劍! 「九十劍!」蕭焱掌中上面的動作一點兒也不慢,手臂一扯,原本偏離了的寶劍,已經步入正軌,然後龐大的能量從劍鋒上面綻放出來。

「你的劍,竟然快到如此地步?」那魔女此刻縱使暴露出自己的身份,但是,面對蕭焱此刻這種劍法,也是驚懼。

「哈哈,你莫不是怕了,怕了的話,就乖乖的自廢修為,然後陪小爺樂一個!」蕭焱調戲著,手指指了值魔女的胸脯,森然笑道。

「無恥!就算是我們魔域之人,也沒有你這麼無恥,今天我若是不殺你,就不是魔域之人!」魔女冷笑道,怒氣橫空。在魔域,就算是他們那裡的年輕少年,也沒有這般猥瑣無恥。

當然,蕭焱其實也並沒有這麼無恥,只不過對於魔域,不,對於魂殿中人卻是恨之入骨,但凡與魂殿有過勾結的人,他也一視同仁!

如此污言穢語,對於這種魔域之人,最好不過。

「叮!」

金屬的碰撞聲在此刻接連起伏,周圍頓時爆發出一股無形的壓力,水流在此刻已經砰的一聲,朝著周圍擴散而去,周圍部分岩石,也是在這種情況下面,化為漫天齏粉。

威力,恐怖如斯!

蕭焱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氣,自己竟然真的使用出來九十劍,並且只用了六秒鐘。我靠,乍一看,這波及力這麼厲害?

蕭焱唏噓不已,如此波及力,至少可以重創一名二星斗者。

「你果然很不錯,迦南學院的學生,果然名不虛傳。」魔女冷冷笑道,但就是蕭焱這最強的一擊,卻只令的她後退了三步而已。

「知道小爺我的厲害,還不束手就擒?」蕭焱止住了後腿的步伐,然後淡然道。

「哈哈——不過,就以你這種力量,恐怕還不足以要了我的命。」魔女笑道,手中長鞭登時一甩,蕭焱還以為這魔女這招是想要鞭甩自己時,哪知,突然到達自己面前的鞭子,竟然又拐了回去。

「你這是幹什麼!」蕭焱怒喝道,如此不尊敬對手,實數輕蔑,蕭焱能不生氣?

「更好的殺你,但你只怕沒有想到吧。」魔女手中長鞭指了指蕭焱,冷冷笑道。


「故弄玄虛!看我的,大漠孤煙直!」聲音剛落,只見得蕭焱掌中的寶劍,變得愈發的耀眼,耀眼的寶劍,朝著前方重重刺去,筆直筆直的,而所刺的地方,正是魔女那襠部,蕭焱這一招,也出乎了魔女的意料,對於蕭焱的無恥,更是無法形容,掌中鞭子,再次鞭甩過去,但所鞭甩的方向,卻並不是蕭焱。

「魔女,老子廢了你,叫你站不起來。」蕭焱猥瑣的朝著魔女的襠部刺去,一股彪悍的劍氣,從劍鋒上面傳了出來,把魔女下面的裙子激蕩的飄了起來,頓時曝出了**部位。

「啊——我殺了你!」魔女憤怒無比,心靜在此刻突然被打破,她之前所發出的兩次攻擊,其實,並不是沒有作用的,那是他們魔域的一種相當詭譎的技術,攻擊的時候,先是攻擊一些無關緊要的地方,而最後一擊,要非常的注意,也就是這最後的一擊,是所有攻擊的合擊。

長鞭對著蕭焱身前甩去,旋即,之前那突然鞭甩而出的兩鞭,也是在此刻突然亮了起來,看起來,如同實質一般,當然,這本就是實質的,只不過,之前由於魔域的秘訣,而被隱匿了起來。

「世上竟然還有如此攻擊?」蕭焱此刻非常的訝異,這種可以隱匿的攻擊力,他別說見過了,就是連聽都沒有聽過。

「死!」

「什麼,敢詛咒哥死,要死,也是要把你壓死!」蕭焱陰陰笑道,掌中寶劍頓時朝著身前猛然一劈,巨大的劍光匹練夾雜著劍氣,朝著此刻的三道鞭印呼嘯過去。

「轟……」蕭焱只感覺眼前天地眩暈,接著,一頭栽倒了,然後掌中的月滿西樓也是跟著,奪!的一聲掉落在地。

「你畢竟還是太嫩了,就算你再發出之前的快劍,依舊沒有用!」說著,魔女便是單手舉起鞭子,朝著此刻戰敗昏迷之後的蕭焱而去,在接近蕭焱不到二十厘米的時候,魔女掌中的鞭子宛如長了眼睛一般,對著蕭焱的腦袋,狠狠的甩了過去。

「我草,你去死吧!」蕭焱突然睜開了雙眼,若是別人與他戰鬥,在看到這此刻突然醒來,一定會嚇得後退半步,可此刻那魔女卻沒有一絲的神色,冷漠的表情,望著蕭焱,似已習以為常。

長劍瞬間握在掌中,蕭焱看也不看,直接是拿起長劍,對著急速而下的鞭子,狠狠的撞了過去,旋即,只聽叮的一聲脆響,蕭焱又被這打的後退了半步。

「你已死到臨頭,還是投降吧!」魔女上前一步,冷冷的注視著蕭焱,面無表情的說到。

「是嗎?我看投降的應該是你才對!」蕭焱不但沒有一點緊張,反而卻淡淡笑了,那魔女冷冰冰的表情,在此刻也出現了一絲怪異,實在搞不懂,蕭焱為何會說出這種話。

「哦……是我?」魔女反問道。

「不錯,正是你!」蕭焱心念一動,一道虛幻的神燈影子竟然直接浮現在頭頂,頭頂上面所展現出來的虛幻影子,瞬間就引起了魔女的注意力,但就從魔女看到眼前這道虛幻的影子時,突然心中一凜,口中顫聲道:「不,這……不可能!怎麼會是日月神燈?」

她這句話似是在問自己,也似是在問蕭焱。

蕭焱聽到這魔女竟然也認識日月神燈,頓時好奇了,心道,難道她對於日月神燈有所了解,是這樣的話,不如打敗她,然後問個一清二楚。

「聚——」蕭焱雙手超前便是一對,然後指著日月神燈的虛影,朝著魔女緩緩的靠近。

「慢著!」這時,魔女突然開口道。

蕭焱冷冷笑道,「怎麼,你怕了?」

「怕?不,我只是想要問下,你怎麼會有日月神燈,要知道,日月神燈可是……」身為魔域之人,對於魔域的寶物,也是非常的清楚,數千年前,他們魔域在魂殿湮滅之後,崛起,之後一路成為大陸的絕世勢力,而魔域之所以能夠在短暫時期成為大陸的超然勢力,其中,就是偶爾得到日月神燈。

但那是日月神燈卻沒有被魔域之人煉化,就算是當年,號稱魔域第一人,魔天唳,都是無能為力,日月神燈擁有足以毀天滅地的能力,但同時,也擁有拒人千里的氣勢,一旦枉然煉化,只會適得其反罷了。

而直到最後魔域被消滅的苟延殘喘,神燈卻不知去向,如今,大陸上面,對於日月神燈有所了解的,除了一些老一輩的人物以外,便是只有他們魔域之人知道。

有關日月神燈的秘密,在魔域,幾乎是每一個族人都知道,高層人物也曾經一而再再而三的囑咐,無論是誰看到日月神燈,務必要在這個時間傳遞到族內。

可是,此刻她並沒有以第一時間傳給族內,心中驚詫莫名,好奇的望著眼前的蕭焱。

「怎麼,有問題,小爺我這可是與生俱來就有的!」蕭焱冷冷道,下一刻,他反倒沒有之前那麼緊張,緩緩的站起來,然後雲淡風輕的說法,而那冰冷的語氣,卻顯示不出一點的平淡。

「你說出,或許還會有一線生機!」魔女也不在意蕭焱的一舉一動,手掌頓時緊握,面對前方,淡淡道。

「行!我有個前提。」蕭焱心道,既然你如此想要得知,我何不將計就計,從你口中多得出有關日月神燈的秘密。

越是知道日月神燈的秘密,對於自己就有著莫大的好處。

「日月神燈,這並不是屬於你的,而是,屬於我們魔域的!」魔女笑道,出乎蕭焱意料的竟是說出如此之話,蕭焱雖未知道日月神燈的背景,但也知道神燈本就不是自己的,但聽眼前這魔女口中說出,心中冷笑,若不是他此刻想要知道日月神的秘密,說什麼都不可能如此讓她站在自己眼前。

從小到大,還並沒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說自己的東西是別人的。

「你的意思是說,神燈來自魔域?」蕭焱不怒反笑道。

「沒錯,識相的話,就把日月神燈交出來,不然,你會後悔來到這個世上!」冰冷的話語,並不帶一絲柔情,與她之前那柔美的語音,仿若天地之別。

泥人尚還有三分火氣,更何況此刻的蕭焱,蕭焱若沒有怒火,他就不叫蕭焱了!

「我已給足你面子,你竟然打臉不要臉,好,這話,我也想要告訴你,今日,你既已知道日月神燈,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蕭焱動了,右手中的寶劍,如同地獄而來的鐵鏈,朝著那魔女的脖頸絞殺過去,在水中,留下一地的肅殺。

「遲了!」魔女一步跨出,右手之中,突然多出了一個傳遞信息的物品,只見得那東西,褶褶放光,在魔女周身大放光芒,突然,只聽「咻」的一聲,但聲音還沒有完全傳播出去,蕭焱掌中的劍,穿破前方的水流,直*那飛射而出的光芒。

「破!」心念隨著月滿西樓的,對著那力即將穿破水潭,破空而去的光芒斬殺而去,在自己實力不夠的前提下,他絕不允許有任何對自己不利的事情發生,他要防範於未然,要扼殺危險於搖籃之中。

「轟……」的一聲巨響,頭頂上面那水流一下子就被蕭焱的一劍給斬的惡浪滔天。


「找死!」那魔女在此刻又動了,蕭焱如今全把攻擊力度放在上面,根本就無暇顧及眼前的一切,當看到魔女朝著自己轟殺而來的時候,卻已經敗了。

「砰……」的一聲,蕭焱被魔女一掌給轟到了水源的五丈開外,目光冰冷的望著眼前的少女,蕭焱可算是見識過了,什麼叫做真正的最毒婦人心,他媽的,這魔女就是!

「咳——」狂吐了一口血液,血液如同箭矢一般,對著腳下就是一濺,蕭焱只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像是被移動了位置,渾身上下,有著說不出的乏力。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