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屋子又是隔絕神識的,所以陸明翰也弄不清楚到底外面還有沒有人了,為了謹慎著想,陸明翰又等了差不多半個時辰的時間!

外面依舊一點聲音也沒有,陸明翰這才走到門邊,一腳把房門踢開,白三一驚立即攔在陸明翰面前!

陸明翰反應也很快,直接對著白三出手,兩個人的實力相差懸殊,幾十招下來,白三就有些之城不住了!

陸明翰出來時,就看到坐在一邊的墨九狸了,但是他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雖然陸明翰不解為什麼墨九狸沒有出手,但是他也想不了那麼多了!

白三的實力雖然比陸明翰差很多,但是能跟陸明翰對招這麼久已經是罕見了!

眼看著再繼續下去,白三就要落敗了,墨九狸淡淡的出聲道:「你先退下!」

白三聞言,虛晃一招退到了墨九狸身邊!

陸明翰穩住身形看向墨九狸問道:「你覺得你能攔住我?」

「我為什麼要攔你?」墨九狸好奇的看著對方問道。

「你不攔我?難道你想放我離開?」陸明翰皺眉問道。

「你要是覺得自己能走出去這個院子,你就走好了!」墨九狸挑眉一笑的說道。 警察進了小屋,也不知道做了什麼,隨後那個跑腿的警察出來拉着我進了屋裏,電腦前的一個黑色西裝背影,有些健壯的身體,雖然戴着帽子,可我一眼就認出就是我老公!

“這是你老公嗎?!”

我看着畫面,那衣服正是孟子赫死的時候穿的衣服!

“我問是你老公嗎?!”那個叫漆黑的警察冷聲詢問。

我低着頭,看着右上角顯示的時間,當天凌晨一點,他那時應該在婚房裏跟我新婚燕爾呀,怎麼會出現在視頻監控裏?!

“你知不知道你老公在凌晨的時候出去過?”漆哥問我。

我搖頭,我爛醉如泥地進了婚房,之後的事情是一點都不記得了!

“他出去做什麼!爲什麼要出去!”我皺着眉頭,我的老公在跟我結婚的時候,到底出去要做什麼!

漆哥起身拿來了所有的證物,將我老公的手機遞給了我,“解鎖!”

我輸入了密碼,漆警官就把手機搶了過去,翻了通話記錄,最後一個卻是給一個叫做“銘心”的人打的電話,時間是一點十分,結婚的時候他不跟我溫存,去找這個人做什麼?!

隨後漆警官 是開始翻查着孟子赫的聊天記錄和短信,都是再也沒有了這個女人的消息!

“查查這個女人!”漆哥吩咐着一邊上的警察,並將手機號碼記了下來!

“她是誰?子赫爲什麼要給她打電話!”我錯愕。

漆警官無比同情地看了我一眼,無奈地搖頭。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捂着自己的頭大喊,“不會的,子赫不會對不起我的!他只愛我一個人,他不會做對不起我的事情的!”

漆警官無比同情地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我,“可能只是朋友,有點事情呢!?你也別多想了!”

他的安慰又怎麼算得上安慰,新婚當夜半夜戴着帽子出去,分明就是見不得人,電話還是打給一個女人,孟子赫分明就是做賊心虛!

“我能跟你一起去見見那個女人嗎?!”我祈求着,我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會有這麼大的魅力,讓我老公可以拋下在婚牀上等他的我,去見這個女人!

漆警官搖頭,“這不合規矩。”

我跪在了漆警官的面前,“死的是我丈夫,我今天才發現我並不瞭解他!你放心,我可以什麼都不問,我就想看看那個女人!”我淚流滿面,心痛不已,孟子赫,你居然是死在了牡丹花下,現在你做鬼也風流快活了吧!

漆警官見我這樣,也沒有辦法,只是讓我跟着,帶我先去把衣服換了,去了那個女人的家裏,還沒進屋,女人家裏獨特的香水味就飄了出來,算不上濃烈,卻讓人精神抖擻!

叫做“銘心”的女人打開了門,緋紅的脣,濃重的妝,卻是男人眼中夢寐以求的尤物!

我死死地盯着她,手早就握成了拳頭,是她!是她殺了我老公的!

她一眼就認出我來,“洛暘?有什麼事嗎?!”

漆警官悄悄地抓着了我的拳頭,對着蔣銘心微微一笑,“我們是警察,今早凌晨,孟子赫被謀殺,最後一個電話是打給的,我想請你協助一下調查!”

聽到孟子赫的死,蔣銘心皺了皺,瞥眼看了我一眼,“喲,難怪會來找我,老公死了,以爲是我乾的?!笑話,殺他我還不至於!”

我一把甩開漆警官的手,正要上去和蔣銘心理論,卻被漆警官給抓住了,“洛暘,別忘了,你答應我的事情!”

我怔住,看着漆警官,他冷眼瞪着我,“要你再亂來,我只能把你關回警察廳了!”

我閉上了嘴,跟着漆警官進了屋裏坐下,蔣銘心是一個體貼的女人,倒水的時候也是詢問了我們要喝什麼的。

漆警官的防範心理特別強,由始至終都沒有碰蔣銘心倒的水。

“今早凌晨,你在哪裏?有證人嗎?!”

蔣銘心,翹起了二郎腿,袖長的腿在短裙下根本就遮不住,若隱若現的內褲讓漆警官甚至都忘了打開筆蓋!

我一腳踹在了漆警官的腿上,“是查案還是泡妞?!”

漆警官這纔是恢復了正常,打開筆蓋開始記錄。

“我?一個人在家裏睡覺,不好意思,昨兒晚上我沒有找男人,恐怕沒有證人了!”蔣銘心攤手。

“我老公打電話給你,你也在家裏睡覺?你沒有見他?”我一拍桌子,我就不相信,這件事情跟這個女人一點關係就沒有!

漆警官回頭怒視着我,我哪裏還能對他畏懼,這個女人是殺人兇手,她當着警察的面居然撒謊!

蔣銘心微笑着站了起來,勾嘴笑着看着 我,“我跟你老公不過就是牀上的關係,我何必去殺了他?我看是你發現你老公的姦情,所以懷恨在心殺了你老公吧!”

我指着蔣銘心,多想拿起桌上的水果刀了結了她!殺了人還這樣耀武揚威!

“蔣銘心,你就是殺人兇手,法律不會放過你的!”

漆警官一把將我拉着坐下,訕笑地看着蔣銘心,“不好意思,她有點激動。我想問問你和孟子赫到底是什麼關係?!”

蔣銘心白了漆警官一眼,“我剛剛不是說了嗎?牀上關係,我們 只zuo愛,不談感情的!”

我聽得是怒髮衝冠,手卻被漆警官緊緊抓住,像是一個警鐘告訴我,不能衝動。

“你爲什麼不接他的電話?”漆警官又一次問道。

蔣銘心將自己的手機扔給了漆警官,“你可以查我的手機,他昨晚上壓根沒有打電話給我!”

“一定是你刪了電話記錄!”我再一次站了起來。

蔣銘心抱着手臂站了起來,捂着嘴笑,’“有必要嗎?!警察什麼查不到,我撒謊有意義嗎?!”

“好了,謝謝你的配合,回頭有需要我們會跟你聯繫的!請你在這裏籤個字!”漆警官起身道別。

我瞪大了眼睛一把甩開漆警官,“她是兇手,你爲什麼不抓她?!” 第3589章

陸明翰聞言掃向四周,卻沒有發現任何埋伏,可是看著墨九狸淡然的模樣,又覺得對方不像是在說空話,可是沒有埋伏,對方身邊的護衛也不是自己的對手,對方又說不攔著自己,那為什麼說自己無法離開這裡?

陸明翰畢竟是陸家少主,遇到事情想的也多!

可是這一次他怎麼想都不明白墨九狸的意思,冷笑一聲道:「虛張聲勢!」

說完直接就往小院門口掠去!

「主子,他……」白三看到陸明翰要逃急忙出聲道。

「不用管!」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白三隻能聽墨九狸的話,看著陸明翰的身影掠出小院消失不見!

只是過了沒多久,白三驚訝的發現陸明翰竟然又回來了!

陸明翰本來輕鬆的離開了翡翠樓,還有些驚訝自己竟然這麼快就從翡翠樓出來了,心裡暗道翡翠樓也不過如此啊!

就在陸明翰心中不屑一笑,往陸家而去的時候,卻忽然間又看到坐在哪裡的墨九狸,還有墨九狸身邊看到自己震驚的白三!

這下陸明翰整個人都不好了!

回頭看了眼身後,發現還是墨九狸所在的小院門口啊,可是自己剛才分明離開了啊!

陸明翰不信邪的轉身再次出了小院,等到白三回神發現陸明翰又離開了,白三有些懵逼的問道:「主子,剛才我看到他回來是了真的嗎?」

「應該是吧,等會兒你再看看就知道了!」墨九狸淡淡一笑的說道。

白三聞言實在搞不懂是怎麼回事,然後等了一會兒,白三再次看到陸明翰的身影回到了小院!

白三和陸明翰的視線再次對上,白三依舊是驚訝,陸明翰的臉色卻更黑了!

現在他還不明白怎麼回事,那就是傻蛋了!

難怪他覺得自己那麼容易就從翡翠樓離開了,原來自己根本就沒離開過,只是在翡翠樓的陣法內逛了一圈而已!

這翡翠樓的人果然陰險!

「無恥,竟然用陣法把我困住,有本事你跟我一戰!」陸明翰瞪著墨九狸怒道。

「跟我打你還不配!」墨九狸看著懊惱的陸明翰說道。

「你什麼意思?」陸明翰怒道。

「我的意思你太弱了,這麼簡單的陣法都走不出去,有什麼資格跟我打?」墨九狸諷刺的問道。

「我又不是陣法師!」陸明翰無語道。

一生一世笑皇途 對方分明就是強詞奪理,自己如果是陣法師,怎麼可能被對方的陣法困住!

「你不會陣法那說明你蠢,跟我有什麼關係!」墨九狸故意的說道。

陸明翰怒……

果然是女人和小人難養也!

氣的陸明翰冷哼一聲不想再跟墨九狸說話了!

「陸家少主是吧,你們陸家比這更無恥的事情都做的出來,你有什麼可不滿的?」墨九狸看了眼陸明翰道。

「比起無恥,陸家可是比不過你們翡翠樓的!」陸明翰冷聲道。

「是嗎?難道是翡翠樓造謠了你們陸家開採了仙靈石?還是翡翠樓搶奪了你們陸家的仙脈?」墨九狸看著陸明翰問道。 我瞪大了眼睛一把甩開漆警官,“她是兇手,你爲什麼不抓她?!”

漆警官幾乎是把我拖出蔣銘心的家,將我抵在牆上,“我帶你來已經是壞了規矩了,要她真是兇手,我們一定能查到的!”

我淚如雨下,“你現在打草驚蛇,她遲早會跑掉的!”

“我沒做過,爲什麼要跑?”蔣銘心靠在門前,笑着看着 我。

“孟子赫死了,你傷心過嗎?!你難過過嗎?!你這麼高興,你不是兇手誰是!”我幾乎喪失了所有的理智!

“洛暘,你要是再這樣,我就把你關進警察廳!”漆警官被我徹底惹怒了。

蔣銘心笑着對着我招手,“都說了,這事跟我壓根沒關係,你要這樣來鬧,遲早被關進去!”

想着死的是自己的丈夫,我哪裏能見兇手這樣逍遙法外!

我吸了吸鼻子,看着漆警官,“如果她是兇手,我跟你沒玩!”

漆警官只是跟蔣銘心告別了,帶着我回到了警察局,坐在我的面前,有些同情地看着我,“你老公都出軌了,你又是何必呢?!”

孟子赫跟蔣銘心有一腿,想着自己心裏都憋屈,他們居然在我的眼皮子低下幹着這樣的勾當,現在孟子赫死了,也不見蔣銘心有絲毫的難過,我哭笑不得,自己到底算個什麼!

漆警官點燃了一支菸,沒有再看我,“好了,這件事情估計也跟你的關係不大,在這邊呆幾天,等我們找到證據,你就可以走了!”

我低着頭,也不開腔,滿腦子都是孟子赫新婚之夜竟半夜外出去找蔣銘心的場景,她不是兇手還能有誰!

“你信我?”我有些詫異。

“我是警察,只看證據的。”漆警官一笑,“只是我也有自己的直覺,你這麼愛你丈夫,他那麼騙你,你都要找出兇手,我想,是你的機率也不大。”

我擡眼,竟是第一次見這個痞子警官笑,心裏暖烘烘的,所有人都不信我,反倒是他,信我。

“你一定要抓出殺他的兇手!”我喜極而泣,看着自己身上新換的旗袍,我這樣一個酷愛旗袍的女人,也不多了。

“聽說以前大學你學的是犯罪心理學,遇到孟子赫之後也沒有想往這邊發展!”漆警官看着我的資料。

我苦笑着點頭,“子赫說我什麼都不用幹,不想我太勞累,所以我就想着跟他結婚。”

“如果你不是犯罪嫌疑人,我想你還是可以幫我不少的忙!”他翻到了我的在校成績。

我抓着絲巾,扯着嘴笑,“可我現在是犯罪嫌疑人不是!”

枕上婚約,老公入列請立正 “你打算怎麼調查蔣銘心?”我望着他。

他卻沉默了,即便是相信我沒有殺人,可還是不敢告訴我調查的方向。

“我從來沒有見過見過蔣銘心,我想你該調查調查一下她跟孟子赫的關係。”我起身將自己的資料蓋上。

漆警官擡眼看着我,正要說話。

電話響了,漆警官接起電話,“什麼?婚禮前一晚上他們在哪裏開房?” 第3590章

「你……自古仙脈都是無主的,誰搶到是誰的!至於造謠,那也不是我們陸家人說的,造謠的那些人早就被陸家逐出去了……」陸明翰辯駁道。

「虧你還是陸家少主呢,你自己說的話自己信嗎?」墨九狸諷刺的看向陸明翰問道。

陸明翰……

這件事確實是他們陸家不佔理,可是這事跟他沒關係,都是陸家二長老,也就是自己的二叔私自做主,把謠言散播出去的,等到自己和父親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

哪怕他現在解釋,也根本沒人相信,畢竟陸家二長老也是陸家人啊!

對於自己二叔的做法他和父親都反對,可是那人這些年為了家主之位,處處跟自己的父親作對,說什麼都不聽,這一次故意造謠翡翠樓的事情,就是想把翡翠樓和陸家的關係弄僵!

他是恨不得翡翠樓能攻打陸家,最後把所有的罪名都按在父親的頭上,這樣就能帶著他那一脈的長老彈劾家主,逼著父親讓出家主的位置了!

想到這裡,陸明翰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我不管你信不信,雖然關於翡翠樓開採仙靈石的謠言確實是陸家人傳出來的,但是跟我和陸家家主無關,陸家人也分很多種……」陸明翰十分生氣的說道。

「就算如此,也是陸家自己管理不當,說明不了什麼!」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她大概能猜到陸明翰的意思,就是那些大家族的內鬥,但是這是他們陸家自己的事情,有些事情他們做了就是做了,逃脫不掉!

剛才墨九狸跟銀色聊天的時候,銀色的意思也很明顯,翡翠樓並不在意陸家散播的謠言,因為翡翠樓不懼!

墨九狸之所以出現在這裡,是因為她清楚陸明翰身上的藥效,晚上會消失對方會逃走,雖然自己只是花費了一顆仙靈石,拍到了對方,但是誰讓陸家跟翡翠樓之間有過節呢!

墨九狸沒想為翡翠樓死去的那些人報仇,陸家當初也沒討到什麼好處,但是陸家之後散播的謠言,又惹來很多人上翡翠樓找麻煩,總之陸家的錯在先,所以陸家還是要付出點代價的!

所以陸明翰想逃走是沒可能的,墨九狸不管對方是跟朋友打賭,還是什麼的,總之陸明翰想從翡翠樓安全離開,必須要付出相應的代價就是了!

「你到底想怎麼樣?」陸明翰看著墨九狸問道。

現在他只能跟對方談條件了,這周圍的陣法他出不去,對方不打開陣法,怕是他永遠也別想出去了!

「很簡單啊,陸家不是仙靈石很多麼?那就用錢來把你贖回去好了!」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你開價吧,多少才能放我走?」陸明翰聞言鬆了一口的問道,用錢能解決那就簡單多了!

「陸少主覺得你自己值多少錢那就給多少錢!」墨九狸上下打量了一下陸明翰說道。

「你……」陸明翰聞言無語!

對方的意思明顯是在侮辱自己,自己怎麼可能用價錢來衡量,就算用價錢自己也是無價的好吧! 漆警官掛了電話,是警惕地看着我,“別想了,這一次我是不會帶上你的!”

我苦苦哀求,“你明知道我不會殺了我丈夫,難道讓我知道一點點真相都不可以嗎?!”

漆警官盯着 我,良久之後嘆了一口氣,“也許你知道了真相會更難過。”

“他是我丈夫,他的好,他的壞,我都該有知道的權利吧!”眼淚跟着就下來了,如果我就是這樣被冤枉,我怎麼能開心呢?!

漆警官拿我沒辦法,也或許是他這個人的心原本就比較軟,在我的再三哀求下,還是答應帶我去,只是讓我不要多問,不要再出之前的差錯了。

這一次我也保證了,關於孟子赫和蔣銘心的事情,我像是早就意料中的事情,我並沒有難過到想死,只是有些心酸而已。

跟着漆警官到了酒店,從監控錄像中看到孟子赫和蔣銘心相擁進了房間,我咬緊牙關,努力控制自己的心情。

漆警官看完監控錄像之後,是有些心疼地回頭看着我,我只是訕笑,笑得臉都僵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