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是最為純粹的信仰之力。

是當年,創建開靈寶剎的那些佛門前輩們,以赤誠熾熱的佛心,以自身血肉為肥料,以舍利為種子,滋養出了眼前這片竹林。

目的便是將當年魔教眾徒死後的邪靈鎮壓在這裡。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當初大覺和尚才會選擇將自己的惡念斬下,囚禁在後山之中。

力量浩瀚的讓人心神皆顫,籠罩在山體上,濃的化不開。

大都內的眾人,都能察覺到開靈寶剎的出現的變故,一時紛紛朝著開靈寶剎望去。

佛光普照,令後山一片金碧輝煌。

彷彿這裡的一草一木都有了佛性,被佛法滋潤了個透徹。

大覺惡念眼神邪光溢閃,佛光令他更加的狂躁憤怒。

「你們這些蠢貨,待我出去,把你們全都綁板凳上,再找來發情的公驢給你們爽個痛快。」

一聲長嘯,聲音居然透過竹林的念力隔絕,傳入無相禪師等人耳中。

一時無相禪師心頭不禁一震,心道:「難道這個魔頭實力已是超越師父了么?」

重生之好好撩撩 若是以往,憑藉此竹林的念力鎮壓,這個魔頭應該已經難以動彈,只能勉力掙扎才是。

可這次怎麼會如此輕鬆??

顯然,無相等人並不知道,就在後山不遠的地方,一個巨大的缺口暴露出來。

濃烈的魔氣正在順著缺口滾滾流出,一時周圍草木枯萎,特別是土坑裡的那些紫竹的竹根也在開始腐爛。

「阿彌陀佛!」

清遁神情平靜如水,但雙手卻是從袖中抽出一把尖刀,一刀刺穿自己的手掌。

一時只見金血揮灑,沾染在這片竹林之上。

頓時,層層金燦佛光波浪浩蕩,瀰漫了整座山頭。

「爭……」

萬千紫竹,長鳴震天,自每一根紫竹中傳出清脆有力的敲打聲,若一部經文入耳,振聾發聵。

有了清遁的金血澆灌。

虛空之上,更顯現出一尊佛陀,顯得莊嚴而神聖,震撼人心。

「你們這些……禿子!」

大覺惡念一時壓力驟增下,身體不得不從半空落下。

目光冷眼掃過被巨大血球包裹的趙客。

一時眸中閃過一縷異色:「奇怪,怎麼這麼慢?」

血爐之內,無人可活。

可這麼久了,對方依舊安然無恙?

就在大覺惡念心中疑惑中,一道可怕的光束突然從血球內部撕裂開。

轟隆隆!

強光將地面撕裂,就連血爐也被貫穿出一個巨大的窟窿來。

「什麼??」

大覺惡念驚詫之間,就見一身黑袍的趙客,邁步從血爐中走出。

黑袍加身濃郁的水元素圍繞在趙客周圍。

頭頂懸浮著燃燒這赤紅火焰的荊棘王冠。

一隻腳踏出血爐的時候,足下的大地彷彿也都隨之活了過來一樣。

而當趙客左手上,那把代表著自然的權杖,輕點在地面的時候。

周圍的山林居然隨之發出,一陣陣的奇特的共鳴聲。

彷彿是在迎接他們的王。

自然先知者。

趙客手上最強大的王牌,同樣也是趙客敢與向眼前大覺惡念正面交手的依仗。

以《超能寶石》為代價作為祭品。(註:超能寶石的詳細我寫在文章下發作者說上,不佔用字數了。)

達到自然先知者極限的力量。

趙客從未有過這樣的強大。

大覺惡念那雙已經看不到眼白的雙瞳,目光凝視在趙客的身上。

他看到趙客的身上湧出濃郁的生命力量,猶如汪洋大海無窮無盡。

「你很強大,可你的力量,卻並非來自你自己,這隻不過是你通過某種媒介,換取來的力量。」

片刻后,大覺惡念開口,神情變得嚴肅起來,從這一刻開始,他不得不重視起眼前這個傢伙,不過大覺話音一轉,嘴角露出一抹詭笑:「不過你越強大,我越喜歡。」

「把你話里,那個強字去掉的話,我會更喜歡!」

趙客目光誠懇的看著大覺惡念。

「強字去掉??」

大覺惡念心中一愣,心中小聲重複了一邊方才的話后,驟然臉色一寒。

「找死!」

不等大覺惡念出手,地面上無數樹木的根莖拔地而起,這些根莖迅速纏繞成一團,扭成一隻巨大的拳頭,一拳砸向他。

「一堆爛木頭,再大也是木頭!」

面對遮天巨手,大覺惡念毫不放在心上,同樣揮起巴掌掃去。

周圍捲起黑色魔焰,似是要將虛空焚塌一般,直接砸在了頭頂的拳頭上,啵的一聲黑焰瞬間將巨拳點燃,猶如狂怒的黑龍,順著木質的巨手,倒殺向趙客。

眼見魔焰倒灌向自己,一塊巨石破土而出,如同巨大的盾牌擋在趙客的面前。

《超自然同化》

趙客眼中反而閃爍著精芒,首次激活這項從洛女人皮裡面繼承來的能力。

隨著能力的激活下,本是木質的拳頭,居然在瞬間開始從木質結構進行超自然的轉化。

「不對!」

察覺到空氣中突然變化的風壓,大覺惡念臉色驟變。

只見頭頂火海之中,一隻剔透無暇的鑽石拳頭,像是泰山壓頂般砸下來。

「轟…」

整個山頭一陣激烈的地動山搖。

本就是廢墟的魔教遺址如今在這一拳之下,徹底變成了歷史。

趙客手指輕撥,眼前巨大的鑽石牆壁像是活了一樣,迅速移開。

只見大覺惡念臉色鐵青,左半邊的身子幾乎已經變得血肉模糊,只見血肉扭動,幾乎眨眼之間便是重新恢復,甚至連身上的那一身黑衣,居然也一樣恢復如初。

「小看你了!」

(穿越)天后成長手冊 大覺惡念一時冷著臉抬頭看向頭頂,懸浮在九天之上的佛陀。

眼神一時冷厲起來。

兩人目光相對,令二者間的空氣發出雷暴之聲。

趙客沒有停頓,迅速再次出手。

雖然是以超能寶石為代價,能夠令自己成為自然先知者最強的巔峰狀態。

可並非沒有時間限制。

況且這麼大的動靜,怕是已經驚動了外界。

趙客必須速戰速決,絕不能把自己陷入這灘渾水中。

趙客身影一躍而起,把隨著震耳欲聾的虎嘯聲下,果斷激活了《霸王虎賁》

「嗷~~」

虎嘯之音激蕩山野,趙客的身影卻是已經消失不見,能夠看到的只有撕裂虛空的星河以及扭曲空間的火光。

日灼夜刺雙刃合併下,欲將眼前虛空洞穿。

「萬化魔經!!」大覺惡念一聲咆哮,化作一道烏光沖了過來。

上來就是絕殺,沒有什麼廢話。

身後浮現一尊邪佛,三頭六臂,宛若滅世明王,出手間,萬頃魔火猶如潮水砸向趙客。

鬼市中,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畫面。

方才還押注在大覺惡念身上的那些賭徒們,臉上血色褪盡,尖叫道:「不好,我要重新押注。」

趙客的實力遠遠超出了所有人預料之內。

甚至連紅婆婆等人都有些意外。

一時勝負的懸念瞬間就變成了未知。

然而當有人想要重新在趙客身上押注的時候,卻發現,楊萬財已經以戰鬥開始為由,關閉了押注通道。 轟!

一聲劇震,整座開靈寶剎都在顫動。

就見前方湧來恐怖氣浪,夾雜著無數碎石和巨大的古樹,猶如泥石流一般,撞擊在紫竹上后,被紫竹上龐大的佛力擋住了下來。

「噗!」

巨大的力量下,誦經的僧人紛紛嘔血。

「阿彌陀佛……」清遁口誦佛號,滿臉悲苦之色,片刻后驀地抬頭,眸子中射出兩道迫人的光芒。

居然和師兄清正一樣,一刀切開掌心,任由金血流入面前泥土中,滋養紫竹。

兩人這是在拚命了。

以一身苦修的佛血為油,點燃了面前萬丈佛光。

兩人都是當世佛門高僧可如此下去,也撐不了多久,就要油盡燈枯。

無相禪師心中擔心兩位師伯的安慰。

只希望大護法三戒長老能夠儘快回來,但所有人沒有注意到的是。

當兩位高僧的鮮血灌入大地后沒多久。

金色的血液轉瞬間變得血紅。

一縷縷猶如髮絲一般纖細的紅光,從紫竹根莖下鑽出,像剛剛孵化的蛇一樣,順著兩人金色鮮血,悄然鑽進兩人的身體中去。

「嗡隆隆」

天地劇烈震動,像是有無窮的閃電共鳴。

這是一場災難性的碰撞,每一次撞擊下,無不迸發出強烈的氣流掃向四周。

遠處山林里,苗道一併為離去,只是躲在遠處。

他擔心趙客的安全,覺得躲在這裡,如果趙客不敵,他好隨時接應掩護。

本以為已經是躲的足夠的安全了。

卻不想,他還是太小看了趙客,也太小看了大覺和尚的這一惡念。

眼前無數碎石從他周圍劃過。

有些石頭碰撞在周圍的山壁上,只見一陣火光四濺。

苗道一眯著眼睛小心探出頭來,才發現兩人大戰的中心,已經是一片模糊。

裡面看不到趙客和大覺惡念的身影,只有一聲聲猛虎廝殺的咆哮聲。

最後一聲巨響,萬丈雷霆炸開天崩地裂。

苗道一更是措手不及下,身影被衝來的氣浪卷飛起來,隨之一陣天旋地轉。

身影不知道跌到了什麼地方去了。

「呼呼呼……」

一擊過後,兩人身影交錯而過,就此收手,相距百米,默默打量這對方。

萬丈光華消失了,天地間恢復了清明。

只是山谷崩壞,滿目瘡瘓,一幅經歷過浩劫的樣子

沒有人開口,只有兩人粗重的喘息聲。

趙客身上早已經是布滿了傷痕,霸王虎賁所化的戰甲,更是完全已經破裂。

特別是左手的夜刺,這把無堅不摧的利刃。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