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是本源毀滅的力量!

看來,天鬼這廝已經掌控了本源滅字的力量,而且還是真道字的毀滅力量。

雖然秦朗覺得天鬼這廝的狗屎運好,竟然得到了擁有如此強大威力的本源毀滅力量,但是另外一方面秦朗也不是很意外,因為天鬼畢竟是高等生物們聯手創造的產物,其存在的目的就是高等生物用來毀滅低位面宇宙生物和修士的,那麼高等生物們將本源毀滅的力量給天鬼也很正常。

以法則鎖鏈的力量來催動本源毀滅的力量,這樣的力量簡直就是可以毀滅一切的生靈,可謂是所向披靡!任何一個的修士,都可能會被這樣的力量摧毀。

秦朗也感覺到了來自天鬼的毀滅力量威脅,但這個時候秦朗的晶盾已經被摧毀了,所以似乎已經無力抵擋天鬼的毀滅攻擊,似乎身體的一切防禦都可能即將被摧毀了。

在天鬼的一擊之中,似乎包含了天崩地裂,包含了刀山火海,包含了星球撞擊乃至是宇宙隕滅的力量,這就是本院毀滅的力量,摧毀一切生靈的力量。

如果徹底被這一股力量席捲的話,那麼秦朗即將會被這一股力量吞噬掉,秦朗此時就如同站在毀滅洪流當中。但就在這時候,秦朗身體的皮膚上面,卻覆蓋了一層像是晶體一樣的物質,這種晶體物質似乎個晶盾類似。不,應該是跟永恆晶壁更加接近!

秦朗已經將永恆晶壁的原理完全融入了自身的修行之中,在自身的一拳一腳之中,秦朗都可以將永恆晶壁的防禦自然地釋放出來。

沒錯,那一面來自永恆晶壁的晶盾的確是給秦朗帶來了許多的便利,讓秦朗的防禦無懈可擊,但那一面晶盾並不是秦朗的全部防禦了。實際上,秦朗在施展這一面晶盾的時候,就已經在不斷地從中學習和領悟,領悟晶盾和永恆晶壁的防禦構架,從而讓秦朗自身的防禦也如同永恆晶壁一樣堅固。

當然,秦朗並非是將自己變成了永恆晶壁的一部分,而是嘗試著將永恆晶壁的防禦融入自身的修行之中,這樣一來的話,秦朗的修為變得更加地雄渾,其防禦也變得更加地圓滿。

晶盾的防禦雖然強大,但依然是外物,藉助外物固然是可以強大一時,但卻不是長久之計,至少對於秦朗來說是這樣,秦朗還是習慣藉助於自己肉身和拳腳的力量。其他力量未必靠得住,但是自身的力量卻是值得信賴的。

這個時候,秦朗從永恆晶壁中領悟到的防禦法則力量終於得到了發揮,天鬼這廝以為摧毀了晶盾就可以輕鬆地破開秦朗防禦,然後順理成章地鎮壓和擊殺秦朗,奈何卻沒有想到秦朗竟然將永恆晶壁的防禦修鍊到了皮肉筋骨之中,全身上下就如同永恆晶壁一樣無懈可擊!如同永恆晶壁一樣堅不可摧! ?轟隆!~

天鬼的毀滅力量擊在了秦朗的身體四周的防禦層之上,如此毀滅性的力量,甚至可以輕鬆地摧毀一個低位面宇宙的全部生靈,讓一個宇宙迅速地走向隕滅,但是這樣的毀滅性力量,卻無法徹底突破秦朗的防禦,因為這個時候秦朗的皮膚上面有一塊接著一塊的晶盾顯現出來,這些晶盾很小很小,就如同魚鱗一樣,但是每一塊晶盾都如同永恆晶壁一樣完美,一樣代表了防禦法則的巔峰結晶,縱然是天鬼掌控了本源毀滅的力量,卻同樣無法擊破秦朗的防禦!

就在兩人交鋒的剎那,釋放出來的力量卻已經波及到了四周,那些試圖在近距離觀戰的天之鬼域成員們,立即就被毀滅性的力量摧毀,連一個全屍都不能留下!看到這樣恐怖的場景,哪裡還敢有誰靠近兩人,自然也不會有人天真地以為可以幫助天鬼來圍攻秦朗了——連兩人交戰的範圍都無法靠近,如何圍攻?

同樣是紀元霸主,同樣都是血色虛空中的修士,誰會料到彼此的實力差距竟然如此之大呢?

曾經也許有一些天之鬼域和黃泉九獄的修士們以為它們的力量比天鬼和秦朗應該是相差不多的,畢竟好歹大家都是紀元霸主,就算是有差距,肯定也只是元氣和力量強弱的差距,但是此時看到了秦朗和天鬼的戰鬥,任何一個人都在瞬間明白了雙方的差距是何等地龐大,簡直就不是一個等級的!

如果是黃泉九獄中秦朗的親信們或者可以看出端倪,他們或許會更加深刻地領悟什麼是真圓滿和偽圓滿,什麼是真道字和偽道字。天鬼和秦朗,這都代表了低位面宇宙中真圓滿的修士可以達到的力量巔峰,不同的是天鬼代表了毀滅和殘酷,而秦朗卻代表了絕對防禦和生死輪轉。

轟!轟!轟!轟!轟!~

天鬼未能一擊擊殺秦朗,於是只能採取連環攻擊的戰術,因為它不想放棄剛才辛苦營造出來的優勢和先機,雖然秦朗的防禦力量超過了天鬼的估計,但是天鬼依然相信它的實力足夠強大,完全是有能力應付秦朗的防禦和反擊,甚至依然是可以擊殺秦朗的。

作為高等生物們聯手創造出來的產物,天鬼可是連高等生物的意志分身都幹掉了不少,它的信心和實力都是通過擊殺高等生物而得來的,所以它認為既然可以擊殺高等生物的分身,那麼自然也就可以擊殺秦朗了,無論秦朗再怎麼厲害,那也不可能比高等生物更加強大和高明不是?

天鬼展現出來的實力相當恐怖,秦朗這個時候已經完全處於防守當中,實際上從天鬼出手開始,秦朗就完全處於防禦姿態,幾乎就沒有反擊過一招,主動權和先機好像已經被天鬼完全壟斷了一樣。

高手相爭,失去了先機和主動,這原本是極其危險的事情,但秦朗不知道曾經面對多少次的逆境和劣勢,早已經是寵辱不驚了,就算是曾經被鎮壓的時候,秦朗都還能鎮定自若地尋找轉機,所以此時失去了優勢和先機那又如何呢?秦朗根本就不在乎,他強任他強,他橫任他橫,既然秦朗早知道天鬼的實力肯定強橫無比,那麼真正領教到的時候,又為何一定要慌亂呢?

對手可遇而不可求,在秦朗看來,天鬼的出現,反而是命運的一種恩賜,因為藉助天鬼的強大力量和手段,秦朗可以進一步的淬鍊自身,從而更近一步靠近真圓滿,將低位面宇宙的全部法則都修鍊到真正的圓滿狀態。

轟隆!~

天鬼的狂猛攻擊再度被秦朗化解,此時秦朗的拳腳也是完全處於招架和防禦的姿態,根本就沒有出動還擊過,但是此時秦朗的防禦卻如同永恆晶壁一樣,真正是密不透風,真正是沒有絲毫的弱點,天鬼的實力就算是再強,卻也無法完全破開秦朗的防護。

對於天鬼來說,此時唯一的辦法就是通過狂猛的攻擊來不斷地消磨秦朗的元氣,不斷削弱秦朗的力量,然後一點一定敲開秦朗的防禦,就如同一點一點地敲開烏龜殼一樣。

「怎麼,天鬼……超天之鬼,你就只有這一點本事么?」秦朗這個時候向天鬼輕蔑地說道,「我還以為你的實力有多強大,有什麼過人之處,看來你也比起其他的低位面宇宙生物來說,也強不到哪裡去呢。」

秦朗這話其實並不怎麼客觀,因為天鬼的實力真的強大不解釋,但秦朗偏偏要這麼說,而且他也有資格這麼說,誰讓天鬼沒有破開秦朗的防禦呢?毫無疑問的是,以天鬼此時展現出來的實力和手段,的確是沒有辦法秒殺秦朗,既然是沒有辦法秒殺秦朗,那麼也就只能陷入纏鬥和搏殺之中了,而這卻不是天鬼想要看到的結果。

按照天鬼的計劃,它原本是想要藉助手下人先削弱秦朗的元氣和氣勢,然後來一個驟然猛擊,一下子將秦朗秒殺掉,如果達成這樣的戰果的話,那對天鬼而言,那就算是最理想的結果了。解決了秦朗,天鬼認為它自然就是低位面宇宙中最強大的存在了,而不是最強「之一」,不管是黃泉九獄還是秦朗,對於天鬼來說,簡直就是心頭刺,簡直就是如鯁在喉,天鬼想要成為真正的超天之鬼,想要君臨天下,那麼自然就容不得秦朗和黃泉九獄的存在。但是,秦朗作為黃泉九獄的主人,已經開始領悟真圓滿境界的存在,又怎麼可能被輕易地擊殺呢?秦朗知道天鬼的企圖,也知道天鬼這廝之前渾然不在乎上前手下的死活是為了什麼,說白了都是為了削弱秦朗的實力和氣勢,然後為天鬼創造最佳的突襲機會。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在這一方面,天鬼可是將其演繹得淋漓盡致了,就算是秦朗也遠遠無法望其項背了,至少秦朗不可能為了削弱天鬼的氣勢,就將上千個黃泉九獄的成員性命直接扔出去。何況,天鬼的謀划雖然不錯,但是效果卻並不見得有多明顯,否則此時秦朗哪裡還能支撐住呢?更不要說秦朗還有機會對天鬼進行譏諷。

當然,秦朗絕對不是因為無聊或者純粹是圖口舌之快才去譏諷天鬼的,而是因為秦朗已經知道了天鬼的「弱點」所在,所以這個時候已經開始加以利用了。 ?語言,並不都是蒼白無力的。

否則的話,也就不會有唇槍舌劍的說法了。作為一個紀元霸主,黃泉九獄的主人,秦朗當然更加不會輕易地浪費自己的唇舌,如果他的言語真的無法給天鬼造成任何一點點損失的話,秦朗肯定不會浪費時間的。之所以用言語來對付天鬼,是因為秦朗知道天鬼的弱點所在,此時正在用言語進一步激化天鬼的弱點,然後加以利用。

「什麼?你竟然敢輕視我的力量?」天鬼這個時候怒吼道,「也好,我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真正的力量,見識一下什麼是超天之鬼!」『

此時的天鬼顯然已經被秦朗徹底激怒了,秦朗竟然敢藐視它的力量,這是不能被天鬼所允許的,因為在天鬼看來,它就是低位面宇宙的唯一主宰,最強大的存在,可謂是唯一的天命主宰!至於秦朗,秦朗不過只是一個踏腳石而已,因為秦朗沒有天鬼這樣「高貴」的出身,也沒有高等生物的全力栽培,所以秦朗不過只是低位面宇宙無數生靈中的一個非常出色的個體,僅此而已!不會有任何特殊的意義。

但是天鬼是不同的,天鬼無論是出身還是後天的修行,都是無數低位面宇宙生物無法想象的,它的出身簡直就如同是天潢貴胄,甚至比天潢貴胄更加高貴,無人可及,甚至沒有任何的生靈可以與之相提並論!

因此在天鬼的眼中,除了那些高位面宇宙的強者之外,其他的任何生靈,都是沒有資格跟它相比較的,甚至連跟它進行比較都是對它的一種侮辱!而秦朗這廝,這該死的傢伙,竟然敢嘲諷天鬼的實力,這不是存心找死么!

所以天鬼此時已經是怒不可遏,雖然說修為越高,對於自身情緒的控制就越強大,受情緒的影響就越小,但是毫無疑問天鬼的怒氣是被徹底激發出來了,因為秦朗不是一般地刺激天鬼,而是直接刺激到了天鬼的真正痛處,而這正是天鬼最在意的地方,它一直認為自己比低位面宇宙中任何的生靈都要高出一等,如何能夠被秦朗如此輕視?從來都只是它去輕視別人,何曾有被人輕視過它的時候?

「朝天之鬼么?你不是要我見識你真正的力量么?來吧,現在就讓我見識。」秦朗的語氣很平淡,但是卻恰到好處地進一步挑動著天鬼的怒火。

其實,這天鬼的怒火一旦被點燃之後,又怎麼能夠平息得了呢?

「我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是真正的毀滅力量!」聽天鬼這語氣,顯然是不準備保留什麼實力了。之前,那一座黑色巨峰原本是被天鬼踩在腳下的,但是此時卻被天鬼頂在了頭上,就好像它自己甘願被這黑色巨峰鎮壓一樣,不過詭異的是天鬼雖然將這黑色巨峰「舉」在頭頂,但卻是一種舉重若輕的感覺,就好像這黑色巨峰如同秦朗的頭髮一樣輕飄飄似的。

通常情況下,蓄積的氣勢越是凝重,那麼積累起來的力量自然也就更加強大,但此時天鬼的情況卻是恰恰相反,它蓄積的力量越是強大,但氣勢卻好像越是輕盈,就如同一片羽毛似的,甚至比一片羽毛都還要輕盈。這樣的感覺,可謂是達到了「兩極歸一」,就是將兩種極端對立的東西完美地融和在一起,能夠達到這樣微妙的境界,這也足以說明天鬼這廝的修為當真是非同一般,非比尋常了。

同樣作為頂尖的高手,秦朗自然也看出了天鬼這廝身上的微妙變化,雖然這種變化的確很微妙,甚至是有些不可思議,但是秦朗知道這種變化卻彰顯出了天鬼的修為境界的確是達到了一種相當可怕的程度。

天鬼腳下,不,應該是他頭頂上的那黑色巨峰,原本是高等生物們用來禁錮天鬼的法則枷鎖,這法則枷鎖原本是用來束縛和限制天鬼的力量,讓天鬼這廝的行動受到限制。但是如今,天鬼好像已經完全突破了這些法則鎖鏈的限制,不僅如此,它似乎合理地利用了這些法則鎖鏈,達到了它想要達到的某些目的。

反正此時給秦朗的感覺就是天鬼頭頂的黑色巨峰,已經從天鬼的束縛變成了它的一種武器,但這究竟是什麼樣的武器,卻連秦朗都不知道,而且秦朗更不知道,天鬼竟然會主動告訴他:

「秦朗!看到我頭頂上這東西是什麼了么?」

「一座黑色的大山。」秦朗向天鬼說道,「難道只是我看出來,你沒有看出來么?如果你連這都沒有看出來的話,那麼我只能為你感到悲哀了,甚至我還要懷疑你的腦子有沒有出問題呢。」

「口舌之爭!你覺得這樣有意思么?」天鬼冷哼一聲道,「這不是一座黑色大山,這是你的墓碑!」

「呃……我怎麼看起來覺得是你的墓碑呢?更何況,這墓碑就栽在你的頭頂上,我怎麼都覺得挺合適的,所以我覺得真的很適合你,那麼你就繼續頂著吧,我沒有奪人所好的想法。」秦朗淡淡一笑,卻又不忘小小地撩撥了一下天鬼的怒火,「說起來我怎麼覺得這是你自己的墓碑呢?噢,對了,我想起來了,這個應該是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給你準備的墓碑吧?挺好的,它們考慮得非常周到,也不知道將你這樣的禍害鎮壓在這裡多久了。」

「這麼看來,你已經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找死了是吧?既然如此,、我就索性成全你了!」天鬼這個時候已經發現跟秦朗比拼唇舌功夫的的話,它真的是遠遠不如,這主要是秦朗太善於撩撥天鬼的怒火了,而且偏偏天鬼還吃這一套,這是因為天鬼跟高等生物之間有一種無法形容近乎變.態的特殊聯繫,這種特殊聯繫是從天鬼誕生開始就有了,與生俱來的東西,任憑它的修為達到何等的程度,那都是無法抹除這種聯繫的。

天鬼大概是被秦朗徹底激怒了,終於不再浪費任何唇舌,直接向秦朗發動了更加猛烈的進攻,而且天鬼進攻的力量和氣勢比之前更加強大,展現出來的法則力量也更加完美、無可挑剔。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天鬼的確是已經達到了低位面宇宙的真圓滿境界,而且不是將一種或者幾種法則力量修鍊到真圓滿,幾乎是將大部分的法則力量!

這就是天鬼的這正實力了。

之前秦朗認為自己就是低位面宇宙中最強大的地頭蛇了,但是現在看來天鬼這廝的實力比秦朗絲毫不遜色,甚至如果是單純的力量的方面,天鬼可能比秦朗有過之而無不及!

低位面宇宙中最強大的地頭蛇,也許不是秦朗,而是這天鬼!這就可以解釋為何創造天鬼的那些高等生物們要將天鬼封印起來的原因了,因為天鬼的實力和潛力都是相當可怕的,有這樣一個傢伙存在的話,那麼高等生物們在低位面宇宙的那些意志分身和傀儡們肯定都只能靠邊站了,所以在天鬼的實力和潛力還未完全激發出來的時候,它們就聯手將天鬼封印起來了,但是卻沒有將天鬼殺死,因為它們覺得天鬼的毀滅一面還是可以加以利用的。

如今,秦朗和黃泉九獄的崛起,讓那些高等生物們感應到了一些危機,畢竟秦朗破壞了很多它們在低位面宇宙中的布局,所以這些高等生物們最終讓天鬼脫困了,並且經受了封印壓制的天鬼,變得更加強大、更加地瘋狂了,但天鬼這廝對於法則的運用卻也更加地趨於完美,就算是秦朗應付起來都覺得十分頭疼。

轟!轟!轟!轟!轟!~

天鬼的連番攻擊不斷地在秦朗身體四周及身上炸開了,如果不是因為秦朗領悟到了永恆晶壁的防禦力量,這個時候他只怕已經是支持不下來了。

永恆晶壁的防禦,大概算是真正無限接近絕對防禦的存在了,就算是高位面宇宙都無法突破的防禦。秦朗因為領悟到了永恆晶壁防禦的法則力量運用,所以自身的防禦也達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高度,就算是天鬼的實力已經超過了秦朗,那也無濟於事,依然無法徹底突破秦朗的防禦。

不過這個時候,秦朗發現天鬼頭頂上的那黑色巨峰有些異動——這一座黑色巨峰變得更加地「輕盈」了,甚至是比羽毛都更加地輕盈,但這個時候天鬼的身體卻忽然間變得凝重起來,隨著它身體越發凝重,但釋放出來的氣勢卻更加輕盈,力量反而越發強大,這樣極端對比的感覺反差很大,讓秦朗覺得有一種強烈的反差對比,看得非常難受,他不知道天鬼這廝是如何做到的,也不知道它為何要如此做。

不過下一刻秦朗就知道天鬼這麼做的原因所在了,因為當這黑色巨峰讓秦朗覺得越來越輕的時候,這黑色巨峰就開始從天鬼的頭頂緩緩地漂移到了秦朗的頭頂上方——

這黑色巨峰似乎已經徹底脫離天鬼了!

不僅如此,這巨峰已經開始籠罩在秦朗的頭頂上了,這意味著什麼?很顯然,天鬼這廝是要秦朗來「頂缸」,或者這不是頂缸,而是直接頂「峰」。

秦朗已經留意到了這樣的變化,但此時他正處於全面防禦之中,根本無法擊退天鬼,所以也就只能任憑天鬼這廝將那一座黑色巨峰籠罩在他的頭頂上方,他倒是要看看這天鬼究竟要搞什麼名堂。

「嘿嘿!~」就在這個時候,天鬼終於狂笑起來,顯得十分得意,「秦朗啊秦朗,你這廝可真是該死啊,不過我之所以沒有殺死你,就是要讓你也嘗嘗被這些高等生物鎮壓是怎樣的滋味!如果之前你答應臣服於我的話,那麼什麼事情都沒有了,遺憾的是你這廝不知道進退,不知道分寸,竟然還想跟我作對——」

「天鬼,你現在還沒有鎮壓住我呢,居然就開始在這裡耀武揚威了,你不覺得太早了一點么?」秦朗嘲諷天鬼道。

「我剛才就已經說過了,這就是你的墓碑!」天鬼獰笑一聲,「我的實力和修為,依然在你之上,但是我沒有完全顯露出來,就是為了讓你嘗嘗被鎮壓是怎麼樣的滋味!那些高等生物們,曾經想要將我鎮壓到了死,但是我挺過來,只是不知道你能夠挺得過來!對了,你或許不知道我為何一直要背著這樣一座黑色山峰,但是現在你應該明白了,因為我已經將它變成一件威力強大的武器!怎樣,你應該已經感受到它的威力了吧!」

天鬼沒有吹牛,這一座黑色山峰的確是一件強大的武器,當這黑色巨峰漂移到秦朗頭頂上方的時候,秦朗就隱約覺得不對勁了,而隨之而天鬼的話音落下,秦朗就開始感應到這黑色山峰的真正力量了——

從這黑色山峰上面,降下了無數的法則鎖鏈,曾經這些法則鎖鏈都是用來束縛天鬼的,但此時它們卻將秦朗當成了目標,開始紛紛地向秦朗圍了上來,就好像這些法則鎖鏈都是活的一樣。而更詭異的是就算是秦朗用永恆晶壁原理構成的防禦都擋不住這些法則鎖鏈的入侵,似乎這些法則鎖鏈本身都是有生命的東西,它們也知道思索,並且知道秦朗的防禦弱點所在。

竟然無法防禦住!

秦朗心下駭然,之前看見天鬼這廝背著這麼一個巨大的黑色山峰,還覺得天鬼這廝倒了血霉,才會被那些高等生物禁錮了如此漫長的歲月,也不知道天鬼這廝怎麼在度日如年的情況下煎熬出來的,不過現在秦朗可就辦法幸災樂禍了,現在就輪到天鬼了。

「嘿嘿……秦朗啊秦朗!你也這是一個可憐鬼!你以為我背著這麼一個黑色山峰很可笑是不是?你以為我真的想要一直背負著這個鬼東西么?說到底還不是因為這東西雖然討厭,但好歹也是一件厲害的武器,尤其是被我徹底掌握之後,更是威力驚人。這個時候,你應該已經感覺到它的厲害了吧?這上面的法則鎖鏈,落地生根,唔,是落肉生根,它已經開始在你的身體上紮根了,你休想擺脫它!」天鬼這時候開始幸災樂禍了,誰讓現在是它說了算呢?

秦朗還真是沒想到天鬼這廝竟然會有這樣一手,這黑色巨峰,本來就是用來束縛天鬼的武器,在秦朗看來就如同高等生物給天鬼準備的一塊墓碑一樣,但是現在卻「便宜」了秦朗,這東西居然落在了秦朗的身上,而且就如同天鬼所說的,直接就開始在秦朗身上落肉生根了,秦朗想要擺脫都不行!

不過這個時候,天鬼並未立即攻擊秦朗,而是看笑話一樣盯著秦朗,任憑這黑色巨峰上面的法則鎖鏈一道一道地刺入秦朗的身體之中,看著秦朗逐漸被這黑色巨峰鎮壓。

「嘿嘿……秦朗,這是誰的墓碑呢?」天鬼狂笑道。 ?天鬼的笑聲很大很大,而這個時候秦朗是笑不出來的了,這個時候秦朗甚至都哭不出來,這個時候秦朗總算是感受到了天鬼當初承受的痛苦了,這些高等生物淬鍊出來的否則鎖鏈,果然是相當厲害,就算是秦朗領悟到了永恆晶壁的防禦力量,卻也無法完全防禦出這些法則鎖鏈的入侵,當然也無法斬斷,因為這上面的任何一道法則鎖鏈,都是達到了真正的圓滿!

而且,這些無數的法則鎖鏈中,它們彼此之間也是有一些詭秘的聯繫,這些法則鎖鏈就如同是一個生命體中的神經系統一樣,雖然作用不同,但是彼此之間卻是有感應的,如果其中一條出現了危機,另外的那些法則鎖鏈立即就會聯合行動起來,化解彼此的危機。所以此時秦朗就算是想要打破某個法則鎖鏈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眼前的局面,當然是對秦朗非常的不利,這一點秦朗自己更是相當地清楚,他知道這必然是天鬼精心算計的一招,難怪秦朗早就覺得天鬼這廝早已經擺脫了那一座黑色巨峰的束縛,但是偏偏這傢伙卻還留著這東西,感情專門就是用來對付秦朗的,亦或者就是天鬼專門準備的殺手鐧,就是為了對付秦朗這類厲害角色。

如此看來,天鬼這廝的算計果然是相當地深刻,其準備也是相當地充分,並不是一味地莽撞、意氣用事。雖然這廝跟那些高等生物一樣狂妄、不可一世,但是天鬼這廝可是一點都不笨,這廝表現得雖然很渣,但內心算計的確相當高明,別的不說,單單就是這一招「飛來山」,愣是將秦朗給算計到了。

這個時候秦朗已經被那黑色巨峰給困住了,上面的那些法則鎖鏈,已經「鎖」住了秦朗的身體,開始跟秦朗的身體融為一體,但這種融合可不是讓秦朗擁有這些法則鎖鏈的力量,而是讓秦朗徹底被其鎮壓,最終被抽干力量或者被天鬼奪走全部的修為。

「該死!」

這個時候,秦朗禁不住大罵一聲,事情竟然發展成了這樣,這完全超過了秦朗的估計,他根本就沒有想到天鬼這廝的殺手鐧竟然就是這一座黑色山峰,任何一個人包括秦朗在內,如果稍微了解這一座黑色巨峰的話,就會認為這一座黑色巨峰的存在只是為了阻止天鬼從這裡逃脫,至於這上面的法則鎖鏈,當然也是為了限制天鬼的力量,這東西根本就是為了天鬼量身打造的,所以沒人會料到天鬼竟然可以將這一座黑色巨峰變成了它的武器,甚至是它的殺手鐧。

殺手鐧,往往都是隱藏得很深的,輕易不會示人的東西,如果都被別人知道了、看過了,那麼殺手鐧的威力自然也就大大被削弱了,所以秦朗不是沒有想過天鬼有殺手鐧,但是沒想到天鬼竟然將這個殺手鐧一直放在自己的腳下或者頭頂上,成功地瞞過了秦朗的感應和認知。

無論如何,雖然秦朗的確是中招了,但是他認為這一次中招也不冤,畢竟天鬼這廝的算計真的很巧。不過,此時秦朗已經中招了,其形勢當然也就不容樂觀了,這黑色巨峰曾經鎮壓了天鬼無數漫長的歲月,那麼自然是很難突破其禁錮的,此時秦朗被禁錮在這裡,那些法則鎖鏈一道一道地加諸在秦朗的身上,不斷地削弱秦朗的力量,不斷地限制他的行動範圍。如果繼續下去的話,秦朗大概很快就無法動彈了,那麼就會徹底被這黑色巨峰鎮壓住的。

「秦朗……嘿……」這個時候天鬼饒有興趣地盯著秦朗,用幸災樂禍的語氣道,「你現在感覺這滋味如何呢?我猜你一定沒有想過我會用這一座法則山峰來鎮壓你吧?這一座山峰,本來是高等生物們用來鎮壓我的,我不知道耗費了億萬年的歲月,或者是更久,才從這裡脫身的,不知道你會耗費多少時間呢?對了,我可以告訴你一聲,一旦你被這東西徹底鎮壓之後,你就會生不如死、度日如年!」

「謝謝你的提醒。不過,我不會就此放棄,更不會崩潰的。」秦朗這個時候並未因此而崩潰,甚至也沒有特別的憤怒,因為秦朗已經不是頭一次陷入絕境之中,雖然這一次感覺形勢非常嚴峻,但是也並非完全就沒有解決的辦法——既然天鬼這廝可以從這黑色巨峰之下逃脫,那麼秦朗為何不能?更何況,天鬼不僅逃脫了,而且還將這黑色巨峰煉製成一件武器了。

「嘿嘿……你放棄不放棄都無關緊要了,因為你沒有機會從這裡逃走了,永遠都不會有機會!因為,我跟那些高等生物不同,我不僅僅只是要禁錮你,我還要殺死你!」天鬼獰笑道,「等你完全被這法則山峰鎮壓住的時候,我就會殺死你!一點一點地殺死你!」

「一點一點殺死我?」秦朗故意問道,「怎麼,你就如此恨我?唔,你這麼恨我,大概是因為我比你更加強大,或者更有潛力?我知道你覺得自己是高等生物創造的產物,所以就覺得處處高人一等,你就目空一切了。但是,你一定沒有想到,我這樣的低等生物也是可以將修為境界提升到這樣的地步,沒有高等生物的栽培,我也可以將修為達到真圓滿,也可以跟你不相上下……」

秦朗之所以如此侃侃而談,倒不是說他的口才如何好,而是因為秦朗要為自己爭取時間,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秦朗或許可以想到辦法從這裡脫身,他當然也知道一旦被這黑色山峰完全鎮壓的話,天鬼那廝多半也不會放過他的,那時候必然就會將秦朗徹底殺死的,秦朗可不想自己的生死完全掌控在天鬼的手中,天鬼那廝根本就是一個殺人魔王,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你跟我不相上下?你確定?」天鬼獰笑道,「就你這樣的傢伙,你不過就只是垃圾一樣的低等生物而已,你什麼都不是!你雖然比其他低等生物強那麼一點點,但是也只是強大一點點而已,在我眼中你依然只是螻蟻一樣!」 ?「螻蟻一樣?」秦朗哈哈一笑,「這聽起來怎麼好像是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說的話呢。怎麼,你覺得你自己已經是高等生物了么?」

「沒錯,總有一日,我一定會成為高等生物的!至於現在,我只是介於低等生物和高等生物之間的存在,或許,我就是一個中等生物!但是無論如何,你是沒有資格跟我比較的!」天鬼料定秦朗不能脫困,所以也就越發囂張了,現在它開始從言語上侮辱秦朗,等下就可以從肉.身來折磨秦朗了。

「中等生物?天鬼啊天鬼,你明明就是低位面宇宙的生物,卻非要將自己跟低位面宇宙劃清界限,你這樣不覺得累么?其實,你也不用說什麼你自己是中等生物這樣的話了,其實你我都非常清楚,你應該是什麼東西——你不是什麼中等生物,更不是什麼高等生物,你不過只是一條狗!一條給那些高等生物看門的看門狗!」秦朗這個時候再度刺激到了天鬼的痛處,而且這絕對是天鬼的最痛處,因為從天鬼的表情和反應就可以看到這一點。

聽見「看門狗」這三個字的時候,天鬼的整個臉都扭曲了,這讓人覺得天鬼簡直就要瘋狂暴走了,而事實上也是如此,天鬼聽見「看門狗」的時候,立即暴怒起來,立即就向秦朗出手了!

原本,天鬼是打算等這黑色的巨峰徹底鎮壓秦朗之後才出手慢慢折磨秦朗,但是現在看來卻等不及了,直接就向秦朗出手,口中還大呼道:「該死的秦朗!你要如此刺激我,無非就是想要早死吧!也好,那我就成全你,我讓你早一點死!……」

這一次天鬼已經催動了全部的力量,它的整個身體都布滿了法則的力量,這些真圓滿法則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凝聚成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這樣的一股強大力量,似乎可以吞噬一切、毀滅一切,但此時這一股力量釋放出來,只是為了讓秦朗死得更快一些。

千鈞一髮之際,秦朗看出天鬼身體四周的法則力量跟這黑色巨峰上面的法則力量同出一轍,分明就是有著類似的規律,或者應該說是類似的法則波動。如此看來,天鬼這廝對於法則力量的領悟,基本上都是從這黑色山峰上面弄到的,如此一來也就可以解釋為何天鬼可以將這黑色巨峰煉製成它自己的武器了,這大概就是因為天鬼自身領悟的法則力量跟這黑色巨峰完全一樣,可謂是同源同根。

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禁錮了天鬼,但是從某一方面來說,也算是成全了天鬼,因為那些高等生物用來禁錮天鬼的一切法則力量,都已經被天鬼係數地領悟到了,而且達到了真正的圓滿!

當初禁錮天鬼的那些高等生物,它們的本體自然是無法達到低位面宇宙中,所以它們都是用意志分身來禁錮天鬼的,這些意志分身不可能完全掌控低位面宇宙中的一切法則力量,更不可能將一切法則力量都修鍊到真圓滿的狀態,所以這些高等生物的意志分身最多也就是將一道或者幾道法則力量修鍊到真圓滿的狀態,並且將這些法則力量凝聚成了法則鎖鏈,用來鎮壓和束縛天鬼,這讓天鬼根本無法從這一座黑色的法則山峰之下逃脫。所以,這黑色山峰上面的任何一道法則鎖鏈,都是達到了真圓滿的地步,因此這些法則鎖鏈當然也是堅不可破的。這些法則鎖鏈,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就如同是永恆晶壁的構成一樣堅固,想要將其打破,幾乎不太可能。

既然這些法則鎖鏈很難被打破,那麼天鬼卻是如何脫身的呢?

這個時候,秦朗腦子當中閃過無數的念頭,他覺得自然天鬼可以從這一座黑色巨峰之下逃脫,那麼他自然也可以做到。雖然天鬼為此耗費了長達億萬年的時間,但是對於一些古老的紀元霸主來說,億萬年的時間也只是彈指一揮間。

說到底,秦朗認為他自己跟天鬼比起來修為和天賦一點都不差,既然天鬼可以找到擺脫這黑色巨峰的辦法,那麼秦朗自然也是可以的。雖然秦朗沒有天鬼那樣充足的時間,但是其中的原理都是一樣的。既然天鬼可以找到辦法,那麼秦朗自然也可以找到辦法。

天鬼耗費了億萬年的時間,但是秦朗覺得他大概用不了這樣長的時間,畢竟秦朗現在的修為可比當初天鬼被鎮壓的時候修為強大多了,如果還要耗費同樣漫長的時間,那麼秦朗肯定是死翹翹了,因為天鬼肯定不會給秦朗脫身的機會。

想要逃脫這些法則鎖鏈的壓制,想要從天鬼手中脫身,秦朗就必須在剎那間想出脫身的辦法,因為天鬼根本就沒有打算給秦朗多少時間,除非秦朗已經被完全鎮壓住了。

轟隆!~

就在秦朗千頭萬緒的時候,天鬼的攻擊已經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完全擊中了秦朗的身體,雖然秦朗已經將永恆晶壁的防禦融入到自己的身體當中了,但這個時候也無法完全抵禦住天鬼的力量。當秦朗的防禦被擊破之後,頓時身體遭遇了無法描述的破壞,因為秦朗的肉身和自身的微宇宙,都是用法則力量構築起來的,而天鬼的攻擊就是純粹的真圓滿法則力量攻擊。包括天鬼的那一座法則山峰,上面的法則鎖鏈,全部都是真圓滿境界的法則力量構成的。

天鬼摧毀的可不只是秦朗的肉身,最重要的是秦朗自身的法則力量,包括肉身和微宇宙的法則力量,都遭到了十分嚴重的破壞,而在秦朗微宇宙中的那些生靈,更是遭遇了滅頂之災,諸多的生靈在頃刻間就被這一股恐怖的力量給轟殺了。不過,在這個時候秦朗也無暇顧及那些微宇宙中的生命了,只要秦朗不死,這些微宇宙中死亡的生靈,也會進行生死輪轉,以另外的形式再度「活」過來。當務之急,卻是秦朗自身如何應付。

「這就是我真正的力量,這就是我的殺手鐧!秦朗,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還有什麼遺言么?」這時候的天鬼,完全就是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很顯然它是不會讓秦朗有機會脫困的。

–關注官方qq公眾號「」(id:love),最新章節搶鮮閱讀,最新資訊隨時掌握–> ?當天鬼全力攻擊秦朗的時候,那一座黑色巨峰上面的法則鎖鏈,也已經完全封鎖了秦朗,因為這些法則鎖鏈已經深入秦朗的肉身之中,跟秦朗的肉身和微宇宙完全結合在一起了,這個時候的秦朗,就如同是被「捆仙索」給捆住了一樣,任憑他有多大的力量和神通都無法施展出來,因為那黑色巨峰上面的法則鎖鏈,完全封鎖了秦朗的力量來源,封鎖了他身體當中的一切法則力量!

這一座黑色巨峰,也叫做法則山峰,曾經封鎖了天鬼億萬年漫長的歲月,所以可想而知這東西的威力非同凡響,秦朗想要從這裡脫困,似乎已經不太可能了。天鬼也是如此認為的,所以看到這黑色山峰上面的法則鎖鏈已經深入秦朗的肉身的時候,天鬼停止了向秦朗攻擊,而是幸災樂禍地盯著秦朗說:「嘿嘿……秦朗,現在你終於有機會嘗嘗我當年受的苦了。怎樣,這滋味不太好受吧?現在,就算我不繼續攻擊你,你也無法逃脫了,因為你我都知道這些法則鎖鏈已經深入到了你的肉身、元神和微宇宙當中了。準確地說,你已經完蛋了!你被這法則山峰徹底封印住了!」

「這麼說來,你已經贏了?」秦朗雖然身陷險境之中,但是在語氣當中卻並不那麼絕望。

「是的。我已經贏了!不管你是否原因接受,我都已經贏了!現在,你已經失去了自由,我隨時都可以殺死你!但是,我之前就說過了,我要慢慢地殺死你,很慢很慢,這樣才能感受到殺你的樂趣!」天鬼這個時候似乎更加瘋狂了,但這是一種勝利者才有的瘋狂。任何個一個人,如果徹底戰勝或者擊殺了自己的宿敵,都會有些發狂的。

「如果你已經贏了,那麼殺了我就是,何必還要慢慢殺呢?難道,你覺得這樣很有意思么?」秦朗的語氣顯得十分平淡,依然是寵辱不驚的樣子。

「當然有意思,非常有意思的。」天鬼嘿嘿笑道,「看著自己的敵人被慢慢地擊殺,這樣的感覺很有趣!而且,我會在黃泉九獄和你的那些親人、朋友們面前,一點點地殺死你,讓他們感受到什麼是真正的絕望!當然,我也會讓整個低位面宇宙的修士們都知道,我天鬼才是低位面宇宙中唯一的主宰,而你不過只是一個跳樑小丑,我的踏腳石而已!」

這個時候的天鬼似乎越來越瘋狂了,不僅僅是它的語氣,甚至它的想法也越來越瘋狂了,這廝竟然想要在黃泉九獄和秦朗的親人、朋友們面前將秦朗一點點殺死,將它的殘酷和冷狠植入到每個低位面宇宙的修士心靈中去。

「也罷,既然已經被你囚住了,生殺自然是在你的手中,你要如何就如何吧。」秦朗淡淡地應了一句。

「嘿嘿……你的意志力倒是非常堅強啊,不過我不知道你能夠堅強到什麼時候呢。要不然這樣,我先收一點利息好了——」天鬼一聲獰笑,然後用指頭凌空虛畫了幾下,頓時就在秦朗的胸膛上面留下了兩個清晰可見的血字:

「天鬼!」

這兩個血字,深深地陷入秦朗的皮肉之中,不僅讓秦朗痛入骨髓,而且這兩個字攜帶的法則力量,不斷地破壞秦朗的肉身,讓這個傷口流血不止、疼痛萬倍。

看來天鬼真是下定了決心,要將秦朗一點一點折磨到死。這傢伙果然是就是一條瘋狗,當真是徹底瘋狂了,因為通常情況下,任何一個修為達到了紀元霸主的修士,都不會幹這麼無聊的事情。對於紀元霸主來說,舉手之間滅掉億萬生靈都無關緊要,但是卻很少有紀元霸主要靠殺人、折磨人來取樂。

此時秦朗受到的痛苦自然是非常強烈,自從晉陞為紀元霸主之後,秦朗還從未受過這樣的痛苦,不過任憑肉身和精神上的痛苦如何厲害,他也不會表露半分,因為他知道天鬼這廝就想要看他受苦的樣子,秦朗如果越是痛苦,天鬼這廝大概就會越開心吧。

「嘿嘿……你倒是硬氣!不錯,這樣更有意思。」天鬼見秦朗如此硬氣,卻也沒有繼續用別的方式來折磨秦朗,而是換了另外一種思路,「不過,我很期待你在黃泉九獄那些下屬面前,你的親人朋友們面前的表現!」

「呃……我差一點忘記了,你沒有親人和朋友吧?你也真是可憐呢。」秦朗這個時候又不小心地撓了一下天鬼的痛處。

「是的!不過,很快就會知道沒有親人和朋友才是最好的,無牽無掛才不會痛苦。我知道,你這個可憐的傢伙只是想要刺激我而已,想要我早一點殺死你,不過我不會輕易上當的,你的想法不會得逞,我一定會滿滿地殺死你!當著你的那些親人和朋友的面!」天鬼冷笑一聲,大約是覺得秦朗已經死定了,它並未進一步折磨秦朗。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