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時候,懷虛道長又突然說道:「對了,貧道還有一事想要拜託你。」

「道長但說無妨。」林羽微笑,「是關於假道士的吧?」

「是的。」

懷虛道長微微頷首,滿臉無奈的說道:「貧道這徒弟,生性頑劣脫跳,極易受到誘惑,貧道不求他能繼承貧道衣缽,但願他莫要誤入歧途!他既前去投奔於你,還請你多替貧道管教於他,切莫讓他走上邪路。」

「道長放心,我會盯着他的。」林羽爽快的答應下來。

「那貧道便先替那混球謝過你了。」

「道長客氣了!」

兩人說話間,遠處傳來直升機的聲音。

很快,一架直升機飛臨他們的頭頂……nocontent。一技能接二閃,這可以說是楊戩少數的超遠距離追擊連招!

元歌顯然也沒料到楊戩能做出這個操作,當然這也跟他幾乎沒和楊戩對過線有關。

在元歌的心裏,和楊戩之間的安全距離是一個二閃的距離。

而在林海這邊,斬殺距離則是一技能加二閃的距離!

元歌上一波剛剛交出了一技能和

《王者峽谷:我真沒想操盤啊》第兩百七十六章破隱! 安楚妍看向他,王末緊張的屏聲靜氣,害怕會長會突然揍他一拳。

「那就麻煩了。」

會長答應了,歐耶!王末提著的心放了下來。

果不其然,安楚妍的出現,父母立馬變了一副樣子,笑臉相迎,王末有時候懷疑他到底是不是親生的了。

「叔叔阿姨,不用麻煩了,我跟王末聊一下我就走了。」

「天色這麼晚了,走什麼,在這裡住一晚吧。」精明的老媽立馬說出了她的想法,王末在一旁不禁同意的點了點頭。

安楚妍自然想要拒絕,然而老媽繼續說道:「這麼晚的天色,你一個女孩子家家的,不覺得危險嗎,話說,王末這小子居然讓你送回來,受這麼重的傷活該他。」

「老媽,你過分了吧,我才是你的兒子,看看我身上的傷,不關心傷者就算了,還數落我。」

「一邊呆著去!每次都是你這孩子在那搗亂。」

經過母親的軟磨硬泡,安楚妍最終答應留下來過夜。

王末知道,老媽這是在給他創造機會呢,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像會長這種冰山美人,機會什麼的,比吃SHI還難。

眼下也只能看著安楚妍尷尬的傻笑。

夜色完全降臨,安楚妍選擇在王末隔壁的儲物間睡,這是她硬要王末自己睡自己的房間,而父母拗不過她,只能收拾一下儲物間。

兩人目前僅有一牆之隔,正值青春期的王末一想到牆的另一半有一位大美女,內心就不斷的躁動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沉沉的睡去,並沒有發現一個人影來到了他的房間。

翌日。

刺眼的陽光從床頭側邊的窗戶照射了進來,鬧鈴聲也響了起來。

跟往常一樣,王末一巴掌拍了下來,整個房間頓時安靜了下來。

這時,迷迷糊糊的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被窩裡有什麼在蠕動,隨即,他睜開了眼睛把被子一掀。

被子掀開后,王末感覺有什麼往鼻子上涌,他差點叫了出來。

「會、會長!!?!」

王末再次揉了揉眼睛,發現確定沒看錯,此時趴在自己身上的人居然是會長!

一股柔軟的感覺在他的肚皮上上下的浮動著。

「嗯哼…你醒了?」安楚妍從王末的身上離開了。小手揉著迷迷糊糊的雙眼,看來昨晚睡的挺好的。

「那個…會長,這、這不會怪我吧?」

「你不喜歡?」

「啊這,喜、喜歡倒是喜歡…」王末的回答越來越小聲。

「時間不早了,快起床吧。」安楚妍就跟是自己家裡一樣,收拾一下就離開了房間。王末此刻就像被佔了便宜的良家閨男。

時間已經九點了,王末他們都在吃著早餐,在這之前,母親還特意詢問王末昨晚有沒有什麼進展。

對此,王末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進展確實有,不過卻不是他主動,正是因為這樣,王末才不想回答,這也太丟臉了吧,一想到被老媽嘲笑的樣子,王末就一陣雞皮疙瘩。

吃完早餐,王末就跟著會長回去了學校,進行跟昨天一樣的修行。

就這樣,時間過了一周。

一周后,王末周圍並沒有什麼變化,但是在會長那邊,他的實力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成長著,通過魔力的操控和運用,已經能熟練使用魔力來進行戰鬥了。

這段時間,會長她們帶著王末去城市裡各種惡魔作祟的地方殲滅它們。通過這些雜魚,王末的實力穩步上升著。

課間,王末和楊鳴來到一邊人少區域的走廊邊吹著微風,好不愜意。

「老王,最近你在幹什麼,已經有一周都沒有跟我去打遊戲了吧。是不是在偷偷做些什麼?」

「不記得我上周跟你說的嗎,我去醫院看病了,醫生說要靜養,沒看到這周的體育課我都沒去上嗎。」

「什麼病要這麼久的恢復時間。說來聽聽。」

無奈,王末只能按照會長的指示,特意編了一種病症才打消他的疑慮。

這時,林亦可風風火火的向兩人走來。

「喲吼,這不是稀客嘛,班長,我們倆作業按時交了,你別在這找我們麻煩。」

「你閉嘴,我是來找王末的。」

「找我?」

「不會吧老王,這種女魔頭也敢打主意。啊!?!!」

王末和林亦可直接送了他一拳。

「王末,你老實告訴我,為什麼天天都去學生會,並且可以自由出入?!」

「啊這,學生會而已,想去就去唄,還有誰能攔著你不成?」

王末奇怪了,難道說學生會是什麼神聖的地方不可?

「可以呀老王,我怎麼不知道你經常去學生會串門?」

「怎麼了?」

「還怎麼了,學生會你不知道嗎,那可是整個鳳帝最大的學生社團,特別是學生會主席────安楚妍,她可是全國高校校花排行榜第一的美女,你居然不知道?」

王末還真沒了解過這些,會長確實美的不可方物,不過學生會原來是這麼牛逼的地方嗎,也不至於說不能進去吧。

「我只不過去那裡溜圈而已,不用這麼大驚小怪吧?」王末實在是找不出任何借口了,只想趕緊搪塞過去。

然而這個說法顯然說服不了林亦可。

「不可能,學生會是鳳帝的聖地,無數校園內的優秀學子都想進去的社團,你怎麼可能進去。」

林亦可非常嚮往學生會,特別是安楚妍的她更是出奇的著迷於對方。所以她申請過很多次進入學生會,但都一一被拒絕了。

不僅是她,大把大把的人都被無情的淘汰掉。

甚至學生會還立下規定,凡是無關人員一律不得進入學生會,不然就要去面見班主任。

然而,王末居然能輕鬆自如的進入那裡面,這些天來還一點事情都沒有,她觀察了很久,王末一到晚上放學,都會朝著學生會方向走去。

於是在某一天,她發現了王末進入了學生會,但是第二天他卻跟個沒事人一樣,照常在課堂上睡覺。

還有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王末的成績居然在這星期之內提升了不少,比如他最爛的數學從個位數上升到了兩位數,這是從來都沒發生過的事情。

(未完待續………) 「王大人這話是何意?」

言清喬眼皮直跳,這種情況,她用着小言神醫的身份絕對不方便去看陸慎恆的眼色,一頭霧水裏心驚肉跳,急忙就繼續說道。

「王大人,在下與二小姐偶爾相見,純屬是因為家師留下的特病患還需要觀察治療,便是平日裏給二小姐診治的時候,也絕對是君子之禮,絕無半點私交!」

王大人這話問的實在是蹊蹺,言清喬知道王大人的為人官聲,絕對不是那種隨時隨地能跟男人開女人玩笑的老不正經,言清喬心裏驚懼,腦子裏細細的回想了一下自己這一路走過來有沒有露出過的馬腳。

結果言清喬還沒找到自己到底哪裏疏忽了惹的王大人起疑,王大人倒是抬手,對着言清喬壓了壓手掌,示意她稍安勿躁。

「小言神醫,請聽我說。」

說着,王大人轉過身,對着薛陽伸手。

薛陽又從懷裏掏出了一封信件,遞到了言清喬的面前。

「這是從陸大人府上搜出來的信件。」

「陸大人府上的?」

言清喬眼皮又是一跳,伸手接了過去。

不等她拆開信件,王大人便繼續解釋道:「此封書信本官已經找人核對過字跡,是陸大人親筆沒錯,不過發現的地方在書房的柜子下面,封口也沒有封,本官推斷,應該是陸大人寫了一些,後來被風吹進了柜子底下,下人們打掃也沒有發現,陸大人應該是另外寫了一封送了出去。」

言清喬抖開了信紙,這是一封沒有寫完的信,信上只有最起頭的一行字。

「言國侯府二小姐言清喬就是…」

那最後的一個字筆頓早早停下,應該是在寫信途中被打斷了,匆匆收起來的。

是什麼?

這狗玩意不能寫完了再收嗎?搞的這不上不下的,言清喬摸不著腦袋,這封信沒有讓誰親啟,也無名無姓,除了讓人猜測這事情跟言清喬有關係,其他的一點線索都找不出來。

言清喬沉着眉眼,仔細的想了想,突然就想起來了之前連曉曼和言定章爭吵的時候,連曉曼口中說的陸大人,還有背後的那位大人…

「王大人這意思是?」

言清喬不傻,她雖然能知道點言國侯府與陸大人或許有點聯繫,但是她現在是小言神醫,對於京城初來乍到,什麼都不明白,身份立場成疑,王大人把這封信拿給她看是什麼意思?

王大人倒是意外的對着言清喬拱了拱手。

「是這樣,本官也算是了解一些二小姐的事迹…小言神醫幾乎也算是全程經手了此次案件,外加顧忌到二小姐的名聲,有些不太方便去聯絡二小姐,所以若是小言神醫願意幫助本官傳達一下,事情要簡單的很多。」

言清喬是待嫁女,又很可能是未來的皇后,未出嫁的時候就名聲不太好,若是跟官衙再扯上關係,怕是讓她的處境更加艱難了。

這點能說得通,但是言清喬不敢答應。

她有些怕這是王大人的故意試探,想了想還是對着王大人說道。

「王大人,在下與言小姐並無私交,王大人若是有消息,也應該在二小姐本人面前說清楚才是,二小姐日後身份極其可能不一般,在下也惶恐壞了二小姐名聲。」

「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本官也只是想着讓言小姐日後多加註意,若是有此類的線索,也可儘快告知我們。」

王大人還要再勸。

越是這樣,言清喬就越發的起疑,不明白王大人這樣一定要她跟言國侯府二小姐扯上關係是為了什麼。

王大人微微皺眉,臉上也出現了為難的神色。

「這…」

「王大人,言某恕難從命。」

言清喬不卑不亢,態度堅決,撇清了她和言清喬身份上的關係。

旁邊的薛陽欲言又止,看着言清喬這麼直接的開口拒絕,頓了下,小聲的插嘴。

「小言神醫為人仗義又樂於助人,便當是幫幫我們大人。」

「薛大人這話也蹊蹺的很,言某一不曾入朝做官,二不欲結交人脈,留在京城的目的也只不過是受家師囑託感受入世,理應是這京城所有事件身外之人,不該參與其中,王大人若是在乎二小姐顏面,大可以私下派人去與二小姐說個清楚,又或者二小姐父母叔嬸帶話,為何一定要言某去說這個話?」

言清喬擺足十成十的不諳世事小毛頭樣子,趾高氣揚的看着王大人。

她不怕談崩,一來自己已經知道了這信中的內容,王大人就算之後不送消息,或者送給了言定章連曉曼最後到不了自己的手裏,言清喬也無所謂,陸大人肯定是同言定章之前有過聯繫,想要追查下去,就只能詐一詐王大人。

二來陸慎恆在身邊,言清喬留了個心眼,她不能輕易答應,若是陸慎恆雪中送炭此刻遞了台階,王大人說不定還能記着陸慎恆的好。

想着,言清喬偷偷的看了一眼陸慎恆。

陸慎恆手中端著一青釉指長小杯,眼睛微垂看不清其中神色,自始至終只是在慢慢喝茶,什麼話也沒有說。

也不知道有沒有明白自己這個狗腿子的苦心。

薛陽瞥了一眼王大人,王大人沒說話,他也就不敢動聲色。

氣氛有點僵,王大人喝完了手裏的茶水才對着陸慎恆說道。

「王爺,下官絕對不抓錯任何一人,小言神醫洗脫了嫌疑,下官也不便多留…」

「小言,之後去給二小姐傳個話。」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