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時王浩纔想起來秦巖是魂魄,而不是真人。

“王隊,我的肉身呢?”秦巖焦急地問。

王浩拍了拍腦門,不好意思地說:“秦巖,對不起啊!昨天晚上你一晚上都沒有回來,我以爲你死在裏面就通知了你父母。你父母將你的屍體運回鄉下了。”

“什麼?昨天晚上?難道……”秦巖驚訝地睜大了眼睛,他沒有想到已經過了一天一夜。

王浩點了點頭:“沒有錯,已經過去一天了!”

“不好!我必須在二十四個小時之內回去,否則我就回不去了!”秦巖大聲叫起來,眼中充滿了焦急。

王浩低下頭看了一眼手錶:“距離你昨天魂魄離體還有兩個小時,我現在送你回去,也許能趕上!”

聽到王浩這樣說,秦巖激動無比,立即點了點頭。

上了車,王浩直接向秦巖老家所在的方向開去。

“王隊,你怎麼知道我家在哪?”秦巖好奇地問。

“你的屍體就是……哦!不,你的肉身就是我送回去的!”

“王隊,謝謝你啊!”

“唉!不要謝我!如果你回不來,我估計要自責一輩子!”王浩擺了擺手,似乎不想再提這件事。

秦巖也立即轉移話題,和王浩聊起了別的事情。

不知不覺中,一個半小時過去了,王浩開車來到了秦巖村口的一片墳地上。

墳地上搖搖晃晃地走着幾個孤魂野鬼。

看到它們,王浩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今天我去找仙姑了,她說幫我開了陰陽眼後,我這一輩子都能看到鬼了!一想到我以後的日子都能看到這些東西,我就鬱悶無比。”

不等秦巖說話,王浩接着說:“小秦,說實話,我現在有點後悔當初幫你了!”

能看到這些不乾淨的東西,的確是一件挺鬱悶的事情。

有一句話說得好,叫眼不見爲淨。

看不到那些東西,自然也就不用害怕,現在能看見那些東西,心中肯定會害怕的。

秦巖想安慰王浩,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安慰。

突然,秦巖想到了一件事情,自己也被開了陰陽眼,那自己以後豈不是也能看到那些東西了。

一想到這裏,秦巖同樣鬱悶無比。

就在這時,墳地上的孤魂野鬼似乎感應到了什麼,突然瘋了一樣向車衝來。

“奇怪,他們這是幹什麼?”秦巖詫異無比地問。

“是啊!不會是抽風吧!”王浩搖了搖頭。

“咦!不對,他們好像是衝你來的!”王浩發現了端倪,立即提醒秦巖。

秦巖眯起眼睛向這些孤魂野鬼望去,發現他們的確盯着自己,眼中幽幽的綠光就像要吃人一樣。

“王隊,趕快開車!”秦巖大聲叫起來。

自己又不是漂亮女鬼,這些傢伙爲什麼這麼瘋狂,難道鬼的世界裏也有男鬼喜歡男鬼的事情?

秦巖發現有時候帥也是一種罪孽。

萌妻好甜,吻慢點! 當然了,如果能再帥一點,秦巖寧願自己罪孽深重。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是秦巖的爲人準則。

王浩點了點頭,一腳油門下去,汽車當即就像火箭一樣衝了出去。

當幾個孤魂野鬼追來的時候,汽車已經衝過了墳地。

不過這幾個孤魂野鬼十分執着,一直追着汽車在跑。

“王隊,他們爲什麼要追我?”秦岩心有餘悸地說。

“不知道啊!”王浩也一臉懵逼。

不一會兒,王浩開車來到了秦巖的家門口,那幾個孤魂野鬼早就被甩開了。 “秦巖我就不進去了,你趕快回魂吧!”王浩對秦巖說。

秦巖點了點頭,從車上飄到車下,又從門外飄到了門內。

進了院子,秦巖聽到母親一陣低低的啜泣聲,以及父親的嘆氣聲。

一想到父母爲了自己傷心難過,秦岩心中特別不是滋味。

就在秦巖準備進屋的時候,一道白色的身影從天而降,輕輕地落在秦巖的面前。

秦巖定睛一看,這道白色的身影不是別人,居然是葉嫣。

葉嫣一邊向秦巖走去,一邊笑着說:“秦巖,你居然跑到了這裏,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啊!”

秦巖沒有想到會在這裏遇到葉嫣,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

這女人真是陰魂不散啊!

“秦巖,其實我好喜歡你的!你和我一起浪跡天涯好不好?”葉嫣一邊說着,一邊向秦巖走來。

“你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秦巖趕快大聲叫起來,同時在心中臭罵起來,狗屁的浪跡天涯,你不就是想要我的命嗎?

聽到院子裏面的聲音,王浩立即下了車,“砰砰砰”地敲響了秦巖家的院門:“秦巖?秦巖?你怎麼了?”

聽到王浩的聲音,葉嫣的臉色立即陰沉下來。

突然,葉嫣向後退了兩步,似乎看到了極其恐怖的事情,轉過身“嗖”的一下不見了。

秦巖詫異不已,轉過頭向身後看去,可是身後什麼也沒有。

但是秦巖敢肯定,他身後剛纔肯定發生了什麼令葉嫣驚恐無比的事情,否則葉嫣不可能被嚇跑。

可是,到底是什麼事情呢?居然能把葉嫣嚇跑。

王浩的敲門聲也驚動了秦巖的父母,老兩口立即從屋裏面走了出來。

秦巖看到父母親,立即衝上前抓住了父母的手叫起來:“爸!媽!”

可是秦巖緊接着發現,他的手穿過了父母的手,父母穿過了他的身體向院門走去。

他父親一邊走還一邊問:“誰啊?”

秦巖這時纔想起來,他是靈魂狀態,他爸媽既看不到他也聽不到他的聲音。

“大叔,大嬸,我是王浩!”王浩在門外面大聲說。

秦巖覺得現在還是趕快回魂,等一會兒再和父母見面,更何況現在他們也看不到。

穿過牆壁,秦巖看到自己的肉身安靜地躺在牀上,只是臉色有些蒼白,就像死人一樣。

秦巖不敢怠慢,立即鑽進了自己的身體。

在進入身體的那一刻,秦巖覺得特別充實,只是身體有點冷,冷的他都伸不出手,甚至是張不開嘴。

過了好一會兒,秦巖才覺得全身上下暖和了一些。

當秦巖從牀上跳到地上時,他爸媽和王浩恰好從外面走進來。

看到兒子醒來後,老兩口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

“大叔大嬸,我沒有騙你們吧!”王浩在兩位老人身後說。

秦巖他媽顧不上和王浩說話,衝上前緊緊地抱住了秦巖,一邊啜泣着一邊說:“兒啊! 帝少絕寵迷糊小妻 媽以爲你真的死了!”

秦巖他爸站在門口不停地抹眼淚,眼神中滿是難以抑制的激動。

“爸,媽,我沒事!讓你們費心了!” 殿下,娘娘跑路了 秦巖聲音哽咽地說。

“秦巖,你今天還回去嗎?如果回去你就和我一起走吧!”王浩今天值班,他不能留下過夜。

妖女涅槃重生 秦巖想了想說:“王隊,我和你回去!”

原本好不容易回魂成功,應該好好的陪一陪父母,但是秦巖想到了葉嫣。

秦巖覺得自己應該儘快回保市去找仙姑,問一問仙姑應該怎麼辦。

老兩口聽說秦巖要走,心中有些捨不得,不過他們並沒有說什麼,畢竟兒子沒事。

上了車,王浩好奇地問:“秦巖,剛纔你在院子裏面和誰在說話?”

“是葉嫣,她來找我了!”

“什麼?葉嫣?”王浩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

秦巖點了點頭:“是的!”

緊接着,秦巖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王浩。

聽完秦巖的話,王浩說:“明天我們去一趟仙姑那裏吧!”

秦巖點了點頭,這正合他的心意。

離開村子的時候,他們又經過了村口的墳地。

墳地上的那些孤魂野鬼見到秦巖和王浩,並沒有追上來。

秦巖覺得它們之前追自己,肯定和自己是魂魄有關。

回到保市,已經是深夜一點多了。

王浩原本想將秦巖送回他租住的宿舍,但是考慮到葉嫣的事情,王浩將秦巖帶回了警隊。

折騰了一晚上,兩個人都累壞了,幾乎倒頭就睡。

第二天一大早,秦巖就被王浩叫醒了。

兩個人開着車直奔唐小夢所在的小區。

來到別墅門口,已經有十幾個人等在這裏了。

之前那個年輕姑娘從大門中走出來,沒有理會其他人,對王浩和秦巖招了招手,示意他們進去。

在衆人的注視中,王浩和秦巖走進了別墅中。

仙姑此刻已經穿戴整齊端坐在土炕上。

“來了!”仙姑漫不經心地說。

“來了!”王浩和秦巖不約而同地說,同時向仙姑望去。

仙姑開門見山地對秦巖說:“說一說吧!都發生了什麼事情!”

停頓了一下,仙姑補充了一句:“不要放過任何一個細節!越詳細越好!”

秦巖點了點頭,將在黃泉路上發生的一切,以及來到陽間發生的一切全部告訴了仙姑,沒有隱瞞任何細節。

聽完秦巖的話,仙姑什麼也沒有說,而是閉上眼睛,伸出左手在桌子上富有節奏地敲擊着。

過了好長時間,仙姑突然睜開雙眼:“秦巖,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嚇走葉嫣的人應該是幫助你還陽的那個女鬼!”

“啊?這怎麼可能?我們在石市就分開了!”

“她沒有和你分開,她一直跟着你!不相信的話,你看這個!”仙姑一邊說,一邊拿出一塊菱形骨頭,按在了秦巖的額頭上。

骨頭當即就像烙鐵一樣,燙的秦巖大聲尖叫起來。

秦巖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並且伸出手摸了摸額頭。

不過剛纔被灼傷的地方,沒有一點傷痕,皮膚依舊光滑如初。

秦巖詫異無比地問:“仙姑,這是怎麼回事?”

“我這塊骨頭叫腦中骨,是我家先人從成精的魚頭中取出來的,它不但可以辟邪,而且可以驅邪!”仙姑不緊不慢地說。

“你被之前的女鬼下了追魂咒,我現在已經幫你破了!” 秦巖明白了,仙姑用腦中骨幫他破除了追魂咒。

“你過來!”仙姑對秦巖招了招手。

秦巖走到仙姑面前,好奇地看着仙姑,不知道她要做什麼。

仙姑將腦中骨放在秦巖的手中:“葉嫣前七之日馬上就要到了,她這幾天就會找你索命,你拿上腦中骨,它可以保證葉嫣上不了你的身!”

“至於把你從黃泉路上救出來的女鬼,我也不知道她是要幫你,還是要害你。不過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你最好還是離她遠一點,畢竟她是鬼,而你是人。”

秦巖想不到仙姑居然將腦中骨給了自己。

根據仙姑剛纔所說,這腦中骨應該是一件非常珍貴的東西。

“謝謝你,仙姑!”秦巖感動無比。

在現在這個社會上,在不影響自己利益的情況下,很多人也不會去幫助別人。

更何況是爲了幫助別人,而將自己手中的寶貝交給別人。

仙姑擺了擺手:“不用謝我,俗話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這不過是在給自己積陰德!”

緊接着,仙姑又說:“沒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們可以走了!”

秦巖好奇地問:“仙姑,我還有一件事情想問一問您,我聽說過頭七,卻沒有聽說過前七。這前七是怎麼回事?”

仙姑笑了笑,當即將前七是怎麼回事告訴了秦巖。

原來前七指的是人冤死之後,每一年忌日的前七天。

如果冤魂想找人當替死鬼,必須在這七天之內找到,否則過了這七天,只能等第二年了。

在這七天中,越是靠近忌日找到替死鬼,成功進入輪迴的機率就越大。

之前秦巖還不知道,原來冤魂找替死鬼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也有一定的概率。

秦巖激動地說:“仙姑,你的意思是隻要我躲過葉嫣的前七,她就不會再來害我了是嗎?”

仙姑搖了搖頭:“不一定!也許她會因爲你沒有當成她的替死鬼而惱羞成怒,反而會更加的想害死你!”

聽說葉嫣過了前七之後有可能還會來找他,秦巖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好了!你們走吧!還有很多人等着我呢!”仙姑擺了擺手,示意秦巖等人離開。

秦巖和王浩對視了一眼,轉過身離開了。

出了別墅,王浩問秦巖:“你現在有了腦中骨,你是準備回宏屹小區?還是回學校?”

雖然有了腦中骨,葉嫣無法附身到秦巖的身上,但是秦巖覺得還是回學校住宿舍要好一點。

畢竟宿舍人多,陽火比較旺,葉嫣肯定不敢隨便出現。

“我還是回宿舍吧!”

“那好!我送你回去吧!”王浩上了車。

秦巖剛上了車,就看到唐小夢向這裏走來,並向他和王浩招手。

王浩和秦巖又從車上下來。

“秦巖,你回魂了?”唐小夢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秦巖,臉上滿是欣喜。

秦巖點了點頭。

唐小夢轉過頭向王浩望去:“王隊,我老遠就看到你的車了,你正好把我送去單位吧!我就不用擠公交車了!”

王浩點了點頭:“那還愣着幹什麼,上車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