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時,楊曉亮的腦子裡就閃過「鬼畫符」三個字,毋庸置疑,現在準備跟嚴芷菡對話的肯定不是小鈴鐺,而是已經被小鈴鐺召喚出來的筆仙。

嚴芷菡緩聲問道:「你究竟是誰?」

筆仙停了些許,然後在紙上歪歪扭扭地留下了一個圖案,像是一幅抽象畫,確切地說更像是鬼畫符。

嚴芷菡仔細地看著紙上的圖案,頻頻搖著頭,顯然她也沒有弄明白這紙上畫的是啥。一旁的楊曉亮卻越瞧這個圖案越像兩個字母,不過因為鬼畫符畫得太抽象了,他一時間也沒瞧出來這兩個字母是啥。

這時,小鈴鐺猛然身子一震,清醒過來,手中的筆一下子就掉落在茶几上,整個人也顯得有些有氣無力,像是隨時要暈倒一般。

嚴芷菡趕緊一把抱住小鈴鐺,心疼道:「辛苦你了,我的好閨女,若不是形勢所逼,嚴媽媽定不會讓你受這個罪的!」

楊曉亮也趕緊拿了瓶水送到小鈴鐺嘴邊:「快喝口水!緩一緩,過會兒再說話!」

小鈴鐺喝了口水后,喘了一會兒氣,才小聲問道:「筆仙來了嗎?」

楊曉亮趕緊把鬼畫符的紙遞給小鈴鐺看,忙不迭地答道:「來了!來了!瞧,這就是它畫的東西。你看你能看懂嗎?」

小鈴鐺仔細看去,也是一臉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她搖頭道:「我看不懂!不知道這畫得是啥?」

「這真是名副其實的鬼畫符!」楊曉亮把紙扔到一邊,憤憤道,「如今連陰間的鬼都學會糊弄人了!真是世風日下!白激動了一場!虧我還費盡心機地把警察給支走!」

這一說到警察,楊曉亮突然想起還沒有給姜湖發個微信,不然這小子得累一夜,跟警察玩捉貓貓。於是,他掏出手機,給姜湖發了個微信:事畢,無果,辛苦。

嚴芷菡瞥了他一眼,問道:「你在給誰發微信?」

楊曉亮頭也不抬道:「姜湖。」

嚴芷菡沒有說話。

楊曉亮突然想起來了啥,他問嚴芷菡:「姐,你說那個姜湖真的跟警察玩了一夜的捉貓貓嗎?老實說,我都不確定他今晚究竟在幹什麼。」

嚴芷菡嘆道:「他若是沒吸引住警察的注意力,我們今晚能這麼順利地辦這件事嗎?」

楊曉亮想想也是,儘管今晚只弄到了一幅鬼畫符,但好歹警察沒來打擾,這就說明姜湖言出必行,此人還算是有誠信的。

嚴芷菡突然在一邊問道:「你手中的那幅畫對姜湖就那麼重要?他為了這幅畫,不惜跟警察作對?」

「不是這樣的——」楊曉亮語重心長地給嚴芷菡解釋,「姜湖肯定是心裡有鬼,也許這幅畫就是他的罪證呢!這幸虧是落在我手裡,要是落在警察手裡,你說他還會有好果子吃嗎?他當然願意跟我合作,一起對付警察。」

嚴芷菡正要說什麼,小鈴鐺忽然叫道:「乾爹醒了!」

眾人趕緊走到病床旁,果然,江峰的眼睛微微睜開一絲縫,適應了一會兒才有氣無力道:「這是在哪裡?」

嚴芷菡掩飾不住內心的歡喜,她握住江峰的手,輕聲說道:「這是在醫院。」

「醫院?」江峰一臉的懵逼,「我……我怎麼會在醫院?」

楊曉亮不等嚴芷菡說話,立刻上前插話道:「江大哥,要不是我央求警察去樓上查看,你估計現在還在1202的浴缸里躺著呢!」

江峰更加困惑了,他掙扎著想從床上坐起來,嚴芷菡趕緊扶住他,示意楊曉亮把病床床頭搖高,然後安撫江峰道:「這話說來話長,你先休息一下,等身體好點再說——」

江峰顯然是再也躺不住了,他一把扯下手背上的輸液針頭,大聲道:「你們快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見江峰如此狂躁,楊曉亮這回不敢冒尖了,他偷偷地瞥著嚴芷菡,心想:看這架勢,這會兒也只有你能夠鎮住他了,不過這江峰昏迷后突然醒來,感覺性情都大變了,難不成這嚴曉菲還附在他身上,不肯走?

嚴芷菡也覺察出了江峰的異樣,她沒有急於詢問他,而是先不動聲色地觀察他,見他只是顯得很狂躁,其他方面還算正常,不太像是被鬼附身的樣子,這才給楊曉亮使了個眼色。

楊曉亮會意地上前對江峰說道:「江大哥,那天你從地庫取車,遇到啥事了?」

江峰一聲長嘆:「別提了,真是撞鬼了!」於是就把他在地庫里取車遇見鬼司機和女鬼的狀況描述了一遍。

「後來呢?」楊曉亮代表著房間里的其他人迫切想知道他們親眼目睹的女鬼坐在江峰車的後排,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可是江峰就跟失憶了似的,怎麼都回想不起那一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反正他的記憶就只有離開地庫,之後就是剛才一睜眼躺在這裡,中間那關鍵的一段記憶硬是活生生地抹煞掉了。

眾人一臉的失望,尤其是楊曉亮,他太想知道那個坐在江峰車裡的女鬼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它和江峰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他們在輔路上會看到有個女人開著江峰的車,而江峰人卻躺在了1202的浴缸里,這一切都是環環相扣的,少了哪一段,故事都不完整。

可惜的是,目前看來,這個謎是無法解開的。不僅這一段經歷是一個謎,剛才那個筆仙留下的鬼畫符何嘗不是更大的一個謎。嚴芷菡想至此,忍不住一陣嘆息。

江峰瞅著她:「為什麼嘆息?」

嚴芷菡想了想,示意小鈴鐺把茶几上的紙拿來。小鈴鐺將那張畫著鬼畫符的紙拿給江峰看,他看了一眼,不解,問眾人:「啥意思?」

楊曉亮就覺得現在大家都被帶進了一個怪圈中,一個謎接著一個謎,一環套一環,只要一個地方卡殼了,基本上解謎就沒戲了。他就不明白了,這嚴曉菲整這麼多的幺蛾子為的是哪班?故弄玄虛,欲擒故縱,好像它在故意跟他們打誑語似的,成心就不想讓他們輕輕鬆鬆地知道答案,非得不停地繞圈子,直到把眾人給繞暈了,然後腦子一暈就不攻自破了……

江峰拿著那張鬼畫符,問嚴芷菡剛才都發生了啥事,嚴芷菡這才把做法招魂之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了他,江峰聽后一聲嘆息:「原來這幾日我成了鬼上身了!」

楊曉亮心想你鬼上身事小,可是現在都把警察給驚動了,這事可大了,那敬業的小警察可是比鬼都難纏,今兒個是姜湖幫著打馬虎眼,僥倖支開他們,等明天一早,他們絕對準時來述職,不把江峰給問個底掉,決不罷休。

想到這,楊曉亮一陣哀嚎:「我說,江大哥,嚴姐,這警察纏著不放,咋整啊?跟他們說都是鬼給鬧的,他們還不信,非要弄出個人來交差,你說這不是逼著咱搞冤假錯案嗎?」

江峰和嚴芷菡交換了一下眼神,都沒說什麼,但心裡都明白,這事肯定一時半會兒消停不了,不僅消停不了,弄不好還得牽連出一串人來,不然,警察費這功夫查這案幹嘛,必定是手裡掌握了一定的線索,就等著對方沉不住氣,浮出水面,他們就等著瓮中捉鱉。

「曉亮,你覺得姜湖會是殺害嚴曉菲的真兇嗎?」江峰突然問道。

楊曉亮一怔,這話問得突然,他一時之間腦子還沒有轉過彎來。倒是嚴芷菡緊接著又問了一句,嚇得他一哆嗦。

嚴芷菡問:「你們覺得令嚴曉菲的魂魄一直得不到安息的人會是姜湖嗎?」 既然江峰蘇醒過來了,身體的各個零部件都沒有毛病,當然不會再繼續住院,趁著警察們還沒有趕到,趕緊出院走人。幾個人一陣手忙腳亂,把江峰的醫院病號服給扒下來,然後套上楊曉亮從護士站里順來的一件白大褂,一行人匆匆離開單人病房,走進電梯。

嚴芷菡問江峰:「我們去哪兒?」

江峰皺著眉頭道:「我的車也不知道被弄到哪裡去了——」

楊曉亮這時趕緊插話進來:「大哥,我有一輛小qq,借同事的,可以用幾天。」

江峰一聽是輛小qq,眉頭皺得更緊了:「這麼多的人,怎麼坐得開?」

「坐得開!坐得開!」楊曉亮忙說,「我來開車,大哥你坐副駕,嚴姐坐後排,小鈴鐺和嚴寶擠一擠就行了。」

嚴芷菡也說:「湊合一下吧!抓緊先離開這裡!回頭再去找你的車!」

江峰這才沒說話,電梯到達一樓后,一馬當先走在前面。嚴芷菡忙著招呼兩個孩子,只有楊曉亮警覺地四下張望,生怕一不留神,小警察就天降神兵般擋住他們的去路。

出了醫院病房大樓,楊曉亮對眾人說:「我去取車,你們找個犄角旮旯地兒站著等我——注意,如果看見了警察,立刻就閃,然後給我打電話……」

江峰不耐煩地沖他揮揮手:「快去吧!話那麼多的!說這些話的功夫,車子都該開過來了!」

嚴芷菡嗔怪地瞥了江峰一眼,然後對楊曉亮說:「曉亮,你抓緊去取車吧!放心,我會留意四周的。」

楊曉亮離開后,嚴芷菡這才對江峰說:「這些天多虧了曉亮,不然我們娘仨寸步難行。」

「我明白!」江峰歉疚道,「都是我不好,讓你們受牽連!」

「現在不說這個!」嚴芷菡聲音不大,語氣卻十分冷靜有力,「現在先離開這裡,等安頓下來再打算以後的事。」

江峰想了想還是忍不住說道:「那個姜湖似乎知道很多事情——」

嚴芷菡臉色一沉,但是沒有說話。

江峰看了她一眼,繼續說道:「有很多事情,可能我還沒有來得及告訴你。」

嚴芷菡這才抽了抽嘴角,難掩一絲不屑:「是一直想瞞著我吧?說得這麼藝術! 萌蠢寶寶,爹地休了媽咪 你放心,我不是那種雞腸小肚的人。」

江峰自知理虧,偷偷看了嚴芷菡一眼,見她表情高冷,此時身邊又有小鈴鐺和嚴寶在,不便再說下去,於是便閉上嘴巴,等著楊曉亮把車開來。

楊曉亮開著小qq從停車場駛出,遠遠地就按喇叭,示意江峰一行抓緊上車。幾個人剛擠進小qq里,就見一輛警車風馳電掣地駛進醫院大門。楊曉亮一緊張,一腳油門就下去了,差點跟迎面過來的警車頂上。江峰及時地扶了一把方向盤,小qq幾乎貼著警車開了過去。

等開出了一段距離,江峰才數落道:「你到底會不會開車?剛才要不是我扶了一把方向盤,你就跟警車撞上了。」

楊曉亮這會兒心裡本來就慌亂緊張,江峰又在他身邊抱怨,他立刻來了脾氣:「大哥,那一車的警察可都是沖咱來的,換做你,你不緊張啊?」

「就你這點膽量還敢來跟著我們捉鬼?」江峰搖頭,「這件事真是越來越亂了,現在居然連警察都摻和進來了。」

嚴芷菡這時才發出聲音道:「這些警察都是沖你來的,你要是不跟他們說清楚你為什麼會暈倒在1202的浴缸里,他們是不會罷手的。」

江峰一臉惆悵道:「我也想知道我為什麼會暈倒在1202的浴缸里。」

嚴芷菡從前排的後視鏡里打量副駕上的江峰,見他額頭上的印記已經消失得乾乾淨淨,又想起那張鬼畫符,不禁一陣感傷:誰知道這嚴曉菲的鬼魂下一步又要放出什麼大招出來,說實話,這種天天等著接招的提心弔膽的日子,她過得夠夠的了,不知何時能夠結束。

楊曉亮在前面問她:「姐,咱去哪?」

嚴芷菡轉向江峰:「你說去哪?」

江峰也是一臉的迷茫,這幾日的失憶令他的大腦已經變得麻木混沌,越是這種決策性的問題他越是不能集中起注意力,更別說再去分析,最後給出答案了。

嚴芷菡見江峰這副樣子,知道這會兒也沒法指望他做決斷了,於是對楊曉亮說:「去別墅吧!你開,我給你指路。」

江峰一聽說去別墅,立刻放鬆下來,說老實話,這一年了,他都在想方設法地勸說嚴芷菡母子回別墅,沒想到歪打正著,這嚴曉菲的鬼魂一折騰,他們母子肯回別墅,他大喜過望,連說:「好好好,回去住,這個大悅城的公寓,立刻把它給處理掉,這事我來辦,你不要過問了。」

小鈴鐺突然問道:「乾爹,這個別墅,那個妖孽生前曾經去過嗎?」

眾人的心登時都咯噔了一下,當然,小鈴鐺是局外人,對嚴曉菲的身份也不是很清楚,雖是捉鬼小師傅,但也是童言無忌,無意中的一句話卻戳到了江峰和嚴芷菡的痛處。

江峰一臉的尷尬,一邊從頭頂上的後視鏡查看嚴芷菡的臉色,一邊說:「只是來過,但是沒有住過……」說這話時,聲音小得就跟蚊子哼哼似的。

楊曉亮忙地從後視鏡里看嚴芷菡,好在對方此刻還是很淡定,臉上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嚴芷菡從來都是那種不給人添麻煩的人,哪怕此刻她正身處水深火熱中,她都不會影響別人,能自己解決的一定自己搞定。

楊曉亮趕緊把話題給扯開:「江大哥,這些日子恐怕我也得跟著你們了,那妖孽都認識我了——」

江峰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吧,小兄弟,你幫我捉鬼,我還沒感謝你呢,你以後就跟著我干吧,我那公司雖然規模不大,但是賺的錢不少,比你賣房子掙得要多!」

楊曉亮受寵若驚,連聲感謝:「大哥,你放心,你看得起我,我也不會讓你失望的。我這個人最大的缺點也是優點,就是死心眼,我只要認準了人,我絕對忠誠不二。我還是那種一條道走到黑的人,這件事既然我楊曉亮參與了,我就跟那妖孽死磕到底,絕不會中途而廢,不把那個妖孽給滅了,我……」

嚴芷菡一看楊曉亮又要開始吹牛逼,忙打斷他:「曉亮,前面右拐,上快速路——」

楊曉亮知趣地閉上嘴巴,專心開車。江峰迴頭看了嚴芷菡一眼,一臉的幸福徜徉。嚴芷菡則搖搖頭,把臉轉向車窗外。

一直跟小鈴鐺擠在一個位子上的嚴寶一看車子駛上了熟悉的路,知道這是回別墅家的路,高興得手舞足蹈起來。

小鈴鐺則搖頭晃腦道:「我師父說他在美國也有個大別墅,可惜我沒去住過,不過這次能跟著乾爹和嚴媽媽住進你們的別墅,我小鈴鐺也知足了。我師父說過知足常樂,我現在真的很開心。」

嚴芷菡默默地伸手把小鈴鐺攬進懷裡,說道:「放心,有你嚴媽媽在,嚴寶過什麼樣的生活,你就過什麼樣的生活。」

江峰則想得更複雜些,這美國老同學捉鬼一去不復返,怕是早已經躺在美國的大別墅里,摟著洋小三快活呢,這小鈴鐺從此就是他和嚴芷菡的女兒了,無論今後這老同學回不回來,他都不會再拋棄小鈴鐺一回,想來嚴芷菡此刻的想法跟他也是一樣的。

兩個人不約而同地在後視鏡里對視了一眼,瞬時都明白了彼此的心意,然後各自移開視線。這人生就是這麼令人捉摸不定,你以為你已經死心,其實那只是一種自欺欺人的借口,生活的峰迴路轉往往就是在你自以為最絕望的時候。

此刻,江峰在心裏面竟忍不住地一再對嚴曉菲道謝,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他這個家既是因為嚴曉菲而解散,也是因為它而複合。若是按照因果論,這也算是嚴曉菲為自己積德,儘管往事再不堪,也不能任由她的靈魂四處漂泊,不能安息,等這件事平息后,一定要給它買塊好墓地,讓它終有歸宿,徹底安息。

小qq一路狂奔,終於跑到了別墅門前。楊曉亮打量著眼前這座看起來價格不菲的豪宅,由衷地嘆道:「這真是有錢人的生活啊!真是連鬼都羨慕!」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小鈴鐺趁江峰嚴芷菡不備,對楊曉亮悄聲提醒道:「以後不要在這個別墅里提鬼這個字眼!」

楊曉亮自覺失言,但覺得也沒有小鈴鐺說得這麼嚴重,他沖她呲呲牙,表示沒有大不了的。

沒想到小鈴鐺一本正經道:「難道你忘記了那個小妖孽了嗎?」

楊曉亮一驚,立刻想起那個在醫院病房裡神出鬼沒的形似胡巴的小怪物。

「那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他小聲問道。 楊曉亮忙地去看江峰和嚴芷菡,好在他們兩個這會兒忙著去收拾別墅大院,沒空注意他們,於是他對小鈴鐺說:「你先不要把小妖孽跟來的事情告訴你乾爹和嚴媽媽,咱倆先想法把它給解決了。」

小鈴鐺驚呼道:「就咱倆嗎?」

「不可以嗎?」楊曉亮反問道,「你那個捉鬼神器難不成還怕區區一個小妖孽?」

小鈴鐺瞅著他:「捉鬼我一個人就行了,你能幫我什麼忙?反而還給我添亂!」

楊曉亮被噎得無話可說,半天他才擠出一句話:「你行!小鈴鐺,我算是今兒個看清你了,虧我還當你是哥們!」

小鈴鐺這才哈哈笑起來:「當我是哥們,你還開不起玩笑?」

楊曉亮氣得直翻白眼:「小鈴鐺,你這是氣死人不償命,我跟你講,餓死事小失節事大,你剛才那句話就是瞧不起我,儘管我沒有你那一身通靈捉鬼的本事,但是我勇氣可嘉,驍勇善戰,上次在太平間,若是沒有我強有力地輔助,江大哥怎麼可能全身而退?」

楊曉亮心想反正那夜在太平間捉鬼,只有他和江峰,小鈴鐺又不是透視眼,能看到太平間里的捉鬼實況,所以,他想怎麼吹噓就怎麼吹,反正小鈴鐺也無從考證,即使事後她去問江峰,作為大哥,想他也不會出賣他這個小弟的。

小鈴鐺不屑一笑,那笑容令楊曉亮發虛,鬼知道這個小丫頭片子還有什麼深藏不露的本事,她該不會連他那晚在太平間嚇暈的事情都了如指掌吧?

「我說,小鈴鐺,咱先說好,這個小妖孽的事一定不要告訴他們,就咱倆知道,今晚咱就給它來個瓮中捉鱉,用你那個小鈴鐺把它給引出來,然後幹掉它!」

小鈴鐺想了一下:「那嚴寶要是跟來怎麼辦?他可也是通靈之體啊!他的本事可能比我還厲害,就是還沒有給他開發出來!」

楊曉亮忙說:「嚴寶,顧名思義,就是寶貝,咱能讓他跟著咱去捉鬼嗎?若是你嚴媽媽知道了,還不把咱倆給掃地出門了?他要是跟著,就想法把他給留在別墅,我知道嚴寶就喜歡擺弄他的數碼產品,回頭我就把他的筆記本給種上病毒,讓他忙著去修電腦,無暇顧及我們捉鬼!」

小鈴鐺偷笑道:「曉亮哥哥,你可真逗!什麼缺德事兒你都想得出來!這些陰間的小鬼都沒有你這麼會幹壞事!」

楊曉亮又是一陣白眼直翻,心想,得,別跟這小丫頭片子計較了,她夸人都跟罵人似的,也罷,能跟小鬼相提並論,也是他的榮幸。話說他要是真有那小鬼難纏的本事,他至於在人間淪落到如此田地嗎?

這時,嚴芷菡見他倆遲遲沒有進別墅院子,一直站在大門外鬼鬼祟祟地聊天,於是出來招呼他倆。

「你倆幹啥呢?進來說話啊,外面太陽這麼大,你倆不嫌曬啊?」

楊曉亮忙給小鈴鐺遞了個眼色,示意她別說漏嘴了,然後搶在小鈴鐺開口之前說:「我倆在外面看看這別墅位置的風水,別說,姐,你這還真是風水寶地,環山抱水,俗話說,未看山時先看水,有山無水休尋地,你看你這別墅門前就是一條小河,雖然是條人工河,但也是水不是?涓涓細流,凝聚財氣,不瞞你說,姐,我賣房子時就喜歡給客戶推薦這種有山有水的別墅,一賣就是個好價,我提成也高。」

嚴芷菡被楊曉亮這一席話說得心花怒放,本來這套別墅就是她的婚房,當初看房時,她一眼就看中了這套別墅,位置極佳,應了那句「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龍右白虎」,山水位置極佳。這別墅院子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她親自動手栽培,室內的各種裝修布局她也是親力親為,真可謂是花盡了心血。原以為會在這裡跟江峰白頭偕老,沒想到中途殺出一個嚴曉菲來,攪得她這個家雞飛狗跳,無一安寧。

所以,這個本是她準備與江峰執子之手與之偕老的宅院成了她不堪回首的傷心地兒。她一番痛苦抉擇后,帶著嚴寶決絕地離開,但是無論這之後她身處何地,腦子裡揮之不去的還是這個別墅老院。如今,聽見巧舌如簧的楊曉亮這麼一形容演繹,瞬時一掃多日以來積聚的各種怨氣,這會兒是眉開眼笑,樂不可支。

江峰聽見了嚴芷菡難得的笑聲,也跟著從院子里出來,打量眾人:「出什麼事了?這麼高興?」

小鈴鐺忙說:「乾爹,曉亮哥哥是在誇你們這大宅子呢!說這是風水寶地呢!嚴媽媽聽了當然高興啊!」

江峰一聽也是開心不已,雖說是楊曉亮向來說話三分虛,但是他說的那些也的確不假,但凡看過他這個宅子的人沒有一個不誇他這別墅位置佳,布局妙,住進去定是財運亨通,事業發達。 玄幻之葬天神帝 這些年,江峰生意做得風生水起,大概也是托這宅子風水佳的福。只是不知道家裡的哪項布局改了位置,結果無端冒出了一個嚴曉菲,好傢夥,這一通折騰,攪得他妻離子散,成孤家寡人了。

想到這,他對楊曉亮說:「看不出你挺懂風水布局的,那你進來幫我看看我這別墅裡面的布局是不是出了問題。」

楊曉亮心想自己就是胡謅一番,沒想到被江峰給看中了,還要他進別墅指點迷津,這不是要他的命嗎?正要推託,嚴芷菡對他說:「進來休息吧,有什麼事,以後再說。」

楊曉亮心裡對嚴芷菡千恩萬謝,還好,沒讓他在江峰面前出醜。一行人走進別墅,客廳寬大明亮,布局合理,裝修則是歐式風格,時尚大氣,就是樓梯的位置有些偏中,不靠牆,這在風水學中是大忌,這樣的樓梯布局就是把家一分為二了,所以江峰會搞婚外戀,夫妻不和,直至分道揚鑣。

楊曉亮儘管憑著半瓶醋的看風水功夫一眼看出了客廳中的大忌,但是絕不能當著江峰的面說出來,只能裝模作樣地哼哼兩聲,說:「不錯,不錯,客廳布局大氣,裝修精緻,一看就是有品位的人士居住的地方。」

江峰瞥了他一眼:「不要光說好的,找一些不足的地方,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要顧忌太對,想說啥就說啥。我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楊曉亮受寵若驚:「大哥,你說啥呢?我這點皮毛還能讓你有則改之無則加勉?你就放過我吧!」說著,轉向嚴芷菡,「嚴姐,能給整點吃的嗎?都餓著呢!」

嚴芷菡笑著給他解圍:「好了,好了,大家先休息,我去做飯,樓下有客房,曉亮和小鈴鐺隨便找間客房睡吧,床上都有被褥,房間里都有衛生間,洗漱一下,然後都去躺著休息,我做好飯叫你們。」

嚴芷菡安排得井井有條,大家都無異議,江峰帶著嚴寶上樓去洗漱休息,嚴芷菡則帶著楊曉亮和小鈴鐺入住客房。給小鈴鐺鋪完床,然後又去衛生間給她調好熱水,叮囑了一番,才去廚房做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