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時,那座轉動中的新式炮塔突然停下動作,炮口上方的攝像孔微微調整焦距,似乎在觀察某個地點。

通過其炮塔下方的線路聯通到圍牆內部的某個控制中心內,一羣正在百無聊賴地控制着炮塔掃描周圍的士兵中,其中一人本來與周圍人一樣悠閒,此時卻突然變得嚴肅起來,他想不遠處的軍官摸樣揮舞了手臂:“組長,我這兒好像發現了的點東西?”

“哦,我看看?”

推開士兵,負責一個小組炮塔遙控的士兵的隊長,通過顯示屏看向圍牆外的世界,卻只能見到城牆一百多米外那茂密的寒帶植物叢林。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組長的臉色便不怎麼好:“什麼都沒有,你發現的東西呢?”

“這兒……剛剛好像有人影閃過,可又沒看清楚。通過監控系統發現有東西后,我隨即調動炮塔停下並對焦,但沒想到那東西一下子就不見了。”

“那你還讓我看!”

“額,也許多等一等能夠發現呢?組長,我覺得應該讓大家集中找一找這裏。”

“你是組長還是我是組長……算了,4小組,所有集中搜查3939區域!”

“是!”

如果在平常,這位組長大概連理都不會理會,但今天才接到軍事院的警告要加強監管的他,在這時候對任何一絲風吹草動都不能懈怠。何況已經有士兵提出建議,他找了,沒找到也沒什麼,但如果他沒找,事後卻出問題,那他可就慘了。

幾分鐘後,幾乎是地毯式搜查般的行動之後,這片區域被確定毫無異常。

“這下你滿意了吧。”

“大概……是我眼花吧。”士兵情緒上還不怎麼甘心,但也沒在多說。

塔臺中,電磁炮重新轉動起來,各個電磁炮開始按照規律掃描,這種掃描是經過精密計算之後以達到對整個城牆外圍的監控沒有盲點的目的,交叉監控之下更是能讓G02的對外監控的全面性倍增。

而這樣的情況,也讓城牆外的‘人’感到棘手。

“強行突破?”一個念頭從這個‘人’的腦海冒出,但很快又被他打消。遲疑了片刻,對方再繞着城牆轉了一圈,數次驚險地避開監控之後,此‘人’發覺依舊沒法進入其中,最後還是轉身消失在密林之中。

整個G02恐怕都不會知道,它們也算是逃過了一劫。

但雖然G02自己人不知道,長老院卻也發現了不對,因爲……

“報告,監控網絡的節點報告,就在剛纔,在G02外圍城牆上的幾名正在聯網的士兵出現網絡異常現象,但很快消失!”

“什麼,目標出現了!抓住了嗎?”

辦公室中還在討論怎麼尋找目標的空幻三人立馬站了起來,但面對這一切的侍從雖然被嚇地後退半步,但還是搖了搖頭:“我們向城防部隊瞭解情況,那裏雖然有發現了不明物體出沒,可始終沒能鎖定目標,而且現在網絡又恢復那就表面目標已經再次潛伏起來。”

“可惜,沒有逮住。”愛依遺憾地搖了搖頭。

“不過跑到G02卻是讓人意外。”靈雪和空幻雖然同樣失望,卻沒有露出多少遺憾的表情。

“雖然沒逮到,但這至少證明這東西是活的。他在活動,或者說它被某活物帶着在活動。而且,從對方的活動有向人員出沒地點移動的跡象上,我們可以將監控的地點集中在有人區域,會讓我放主動很多。”

“當然,我們不會就這樣守株待兔,在加強有人區域的監控同時,也會全力搜索,只不過有了現在的情報,後顧之憂會少很多。”

面對空幻的推斷,靈雪點了點頭:“暗影體系什麼時候可以產生作用?”

“很快,之前只是那一個地區的暗影失蹤才造成了信息盲點,現在離那裏最近的機動暗影已經調過去了,重組了上述幾個地區的暗影體系之後,很快就能恢復監控。而且目標既然跑到了G02,那裏可是監控重點,暗影數量不少。雖然顧及安全,搜索的難度會加大,可至少已經可以展開工作了。”

“很好。”

事情就這麼定下來,G02的暗影們,除了那些有固定監控目標的,也都開始分散出城牆外對密林展開調查。而爲了確保安全,城防部隊也派出了士兵在明面上調查吸引目標註意。

一明一暗,再加上8051也調動生物羣尋找,三方彙總,空幻覺得能夠在如此豪華的模式下被找到,也算是目標的幸福。

千年 然而對方顯然不接受這樣的幸福。

三天過去了,目標依然處於一片迷霧之中。

“又增加了六十二例,人員損失倒是沒有,可地點卻開始跳脫起來了。”會議室中,靈雪滿臉無奈地坐在上位:“而且這裏的情報也開始在網上流傳開來,不過如此一來,大家的警惕性倒是高了很多,一出現問題,所有人都知道彙報的同時監視周圍。”

“這是好事,至少現在例子中都是人員聚集地外圍而不死內圈不是麼?”空幻倒是輕鬆。

“嗯。”靈雪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

“不過好久沒遇到這樣狡猾的傢伙了。”楚潔的臉上倒是充滿着鬥志,顯然將此當做了一次有意思的經歷:“而且連8051都發現不了的傢伙,仔細想想,很明顯……不是雙月星人吧。”

“啊咧!!!”

氣氛陡然一緊,空幻突然發現自己似乎有點燈下黑:“對啊!這麼關鍵的東西,爲什麼沒早點發現!”

“如此一來,目標不是隻剩下蟲族了?”靈雪雙手撐着桌面將下巴抵在手背,雙眼泛着精光。

但本打算點頭的空幻卻沉默片刻,隨即搖頭:“不,還有一個。” A11浮空島今日的天空有些烏雲密佈,以至於行走在大街上的人都下意識地放出精神力觀察四周,以避免撞上其它朋人或者缺乏精神力的遁甲人等路人。

“好大的烏雲啊!”

“好大的芝麻棉花糖啊!”

“……”

“真奇怪,A11這裏還能出現這麼大的雲團,這可算是少見景象了。”

“這有什麼,記得上次A08那裏出現一次雷暴天氣,那烏雲才大,到後來如果不是幽神長老動手,那A08的損失恐怕就大了。”

“哦?我們這裏也有幽神長老駐守吧?”

“當然。”

“呼,那就放心了。”

駐守在這座領土島嶼的幽神遠遠地通過精神力掃面聽到這些,也只是微微一下。

不是非得愛着你 偶爾擡頭望向天空,他卻並沒有驅散這一些烏雲的念頭,因爲這點雲團還不會給A11浮空島造成什麼危害,反而能夠讓因爲漂浮於高空而甚少出現天氣變動的領土浮空島,變得豐富多彩一些。

看現在居民區那些正在好奇欣賞烏雲的小孩子,他們歡樂的表情,這不就是最好的證明麼?

傍晚時分,天空的烏雲厚度開始稀薄。

在沒人看到的地方,雲團之中露出了一位漂浮於其中的朋人身影,明暗不定的能量化軀體加上在身旁三米以外就被隔開的雲層光滑邊界,清晰地向世人顯示出對方至少身爲幽神的身份,只不過看來其能量化稍稍出了點問題。

事實上,對於自己到底是不是朋人,自己到底是‘張衍’還是‘殘魂亞都’,這位雲中幽神自己恐怕都還有些混亂。

對於高等宇宙文明而言,判定他們的文明延續標準,已經不再是狹義的種族基因乃至於特色技術,而是種族的思想文明特性、以及該種族的根源目的是否在這個種族中得以體現。

因爲所謂的種族基因乃至於技術都是能夠變化的,只要技術達到一定標準,要修改種族基因乃至更改種族個體的本質,讓一個種族變成完全不同的另一個種族,對於高等文明而言都是很簡單的事;至於技術,更是隻要有時間就能發展出來。

所以,根本思想和核心目的,纔是高等文明的區分關鍵。

殘魂亞都毫不猶豫地做出吞噬張衍意識,並藉機變成朋人,藉助朋族繼承亞都族文明的舉動,也正是因此。

一切順利的話,從神石中脫離的殘魂亞將會完全吞噬張衍的意識,並藉助他自身的意識水平,輕易地將‘張衍’的意識推到‘靈神級’這一宇宙常規生命體的意識臨界點。隨後以這個等級帶來的優勢,藉助雷霆,輕易地完成能量化並改頭換面,打入這個種族幽神級以上所在的長老院內部,並藉助這個實力等級成爲毋庸置疑的領導者。

本來一切計劃的非常美好,看起來也很具有可操作性……本來應該是這樣的,對付這些纔剛剛突出宇宙的土着,來自高等文明集合全文明技術製作出來的殘魂亞都,也不認爲自己會失敗。

可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漂浮於雲層之中的‘朋人’非常迷茫,這種迷茫已經持續了好多天了。

從當初吞噬張衍的意識開始,事情就變得不怎麼順利。雖然一脫離神石進入張衍的意識空間就開始吞噬張衍的意識,但張衍這個軀體所能承載的意識水平卻成了限制。在進入意識空間後,這具身體就不得不承受張衍和殘魂亞都加起來近乎靈神級的意識,這根本不可能。

所以,在殘魂亞都進入張衍意識空間的第一時間,這具身體就開始崩潰。

這其實也是一個無奈的選擇,不是所有朋人都能與殘魂亞都聯繫並讓其吞噬的,以前那個來得快去得也快的傢伙也許很合適,但現在殘魂亞都沒得選。

好不容易得到的身體不能放棄,所以殘魂亞都不得不分出不少的意識去修復軀體。

但這顯然還不夠,連對朋人身體最爲了解的空幻在使用降臨的時候,如果要讓對方短時間內維持在幽神級,就不敢選擇靈魂級高期以下的人,還必須得找能量體。由此就可以看出身體的進化與意識的提升,也是需要相輔相成的。

豪門失憶妻 像殘魂亞都這樣蠻幹,直接結果就是張衍的軀體崩潰速度讓殘魂亞都感到手忙腳亂。

危機之下,殘魂亞都不得不暫時停止對此時毫無反抗力的張衍意識的吞噬舉動,讓雙方維持在僵持狀態後,他將主要的意識用於調用念力保護這具脆弱的身體,並轉而按照張衍記憶中的原始能量化方法,去尋找雷霆雲團,想要提前讓身體進行能量化,以滿足現有意識強度的承載要求。

雷霆雲團的尋找很順利,當朋族部隊尚在圍捕已經失去效果的神石之時,殘魂亞都已經裹挾着張衍的軀體找到了一團大型雷霆雲團,並藉助雷霆的作用開始刺激朋人軀體中的能量因子,並以此啓動能量化。

能量化開始,軀體的崩潰雖然還有少許,但也在隨着能量化而縮減。而這時候,殘魂亞都開始逐步收回保護軀體的意識,開始了進一步吞噬張衍意識的行爲。

然而,意外開始出現。

張衍的過去已經論述過,雖有些自私與野心,但究其本質還是個好孩子……大概。本來已經被殘魂亞都打擊地幾近崩潰,所以在那裏坐以待斃的他,沒想到自己的身體卻救了自己一命。

吞噬進化到萬妖之皇 在殘魂亞都被迫暫緩吞噬,而去尋找雷霆以執行能量化的時間裏,張衍經歷了自我心靈的考驗,漸漸從迷惘和悔恨之中清醒過來,這時候的他就不再沒有反抗能力。而此時,殘魂亞都也開始了身體的能量化,身體崩潰在能量化的刺激下減緩,它也就有了餘力繼續吞噬。

但就如同任何一次奪舍都是危險的舉動一樣,殘魂亞都此時面對的,是已經清醒過來的張衍意識。

由於抽會的意識不足,吞噬再一次陷入僵局。

每當能量化完成一個階段,殘魂亞都就會抽出一部分意識以加強吞噬力度,而張衍這時候雖然都不得不敗退少許,卻始終堅持着最後的陣地。如此一來,雖然最後殘魂亞都一樣會吞噬掉張衍,但由於吞噬中所消耗的意識,毫無疑問,當最終完全吞噬時,意識水準絕對無法達到其所期望的靈神級。

此時,焦躁的殘魂亞都還控制着張衍的身體。

能量化一開始就不會停止的身體,本應該就此躲起來,以讓殘魂亞都能夠安心地吞噬張衍。可殘魂亞都能夠感覺到整個星球都在排斥他的存在,這一情況讓人鬱悶,所以他只能不斷依靠移動更換地點來避免被發現,而地面……那更是不敢碰觸。

而這一舉動,給他造成了更大的麻煩。 朋族網絡

這是聯繫着整個朋族所有朋人的精神網絡,其作用在於讓整個朋族的朋人們聯繫在一起組成一個團體。在完成普及化設計之後,除非主動屏蔽,否則只要進入朋族網絡的範圍,也就是身旁有人聯入網絡,那所有朋人都會自動通過中轉接入網絡之中,達成精神的聯網。

但網絡還有着很多即便是其發明者,也沒有發現的獨特作用,比如,意識強化。

‘張衍’在四處飛行的途中,偶然一次碰觸到了網絡邊緣。雖然意識空間還在大戰,但殘魂亞都本質上是要讓整個‘張衍’先成爲完全的朋人,也想要藉機得知些朋族的消息,所以很自然地聯入了網絡之中。

但沒想到,苦苦支撐的張衍意識在碰觸到網絡之後,隨即得到了整個網絡同族的無意識支持,從而輕鬆地抵擋住了殘魂亞都越來越強的吞噬,甚至展開了少許反攻。

這一情況讓殘魂亞都猛然間驚醒,並開始有意識地讓身體遠離朋族網絡。

果然一脫離網絡的邊緣,被迫斷開網絡的張衍的意識防線就再一次敗退,但這一變動讓張衍看到了希望,一個活下去的希望。於是,在這個即便意識防守都尚且不足的時刻,張衍卻發狠,冒着被完全吞噬的危險分出一部分意識,想要影響身體的活動。

第一次觸不及防,殘魂亞都大意之下被張衍奪取了身體控制權,很快就被接觸到網絡的張衍將防線重新推回第一次接觸網絡時的程度。

不過等反應過來之後,殘魂亞都那本質上就比張衍高出無數倍的意識還是佔據了上風,輕鬆地將張衍從身體控制權上趕了出去。‘張衍’再一次脫離有網絡連接的區域,並遁入密林之中。

但這時候,也許是天不亡張衍。

本來已經遠離網絡區域的‘張衍’,卻意外地野外遇上了暗影體系的一名巡邏員。

暗影網絡是朋族網絡的發展模板,也是比朋族網絡還高級的東西,需要精神控制Lv3、意識水準靈魂級及其以上的存在才能進入,而且還需要獲得其它暗影的許可。

遭遇‘張衍’的暗影顯然很快發現了張衍通緝犯的身份,並隨即通過網絡通知了後方同隊成員。但他沒想到此舉卻讓自己遭難的同時,救了張衍一命。那突然出現的暗影網絡將張衍拉入其中,藉助單就凝實度便比朋族網絡還厲害數倍的暗影網絡,張衍不僅穩固了防線,甚至局部反攻殘魂亞都。

只不過片刻之間,張衍的意識水準就在反吞噬亞都的意識之後,連續突破陰魂級、靈魂級、並最終達到了幽神級初期,如此快的成長速度也算前無古人了。面對此消彼長下猛然間降低到陰神級的殘魂亞都,張衍雖然無法完全解決,可至少已經不勝不敗。

殘魂亞都很快發現不對,抱怨着這“該死的無處不在的”朋族網絡同時,也轉身逃離。

但本來就有搜捕通緝犯任務的暗影,又怎麼會讓他如此逃掉。

爲了抓住好不容易發現的‘張衍’,暗影通過網絡聯繫了同隊的另外幾人,在一個山凹處從天上地下四面八方堵住了殘魂亞都所控制的‘張衍’。但絕境之下卻是讓殘魂亞都狗急跳牆,他認識到光逃是沒用的,於是也不顧此時僵持的意識陣線,分出大部分意識從實體上摸消周圍的暗影網絡。

他成功了。

以陰神級的意識強度,雖然只有一部分發起攻擊,但對於執行圍捕任務的這些只不過靈魂級的純亡魂而言,也已經算致命一擊。

不過雖然消滅了圍捕的暗影,暗影網絡也理所當然地斷開。

但藉助那片刻的機會,張衍卻已經變得與殘魂亞都勢均力敵。雖然隨後便失去了網絡支持,殘魂亞都對身體的控制權也變得時斷時續,但張衍也從這幾天的意識對抗中摸索出了有用的技巧。

隨後數日,兩個意識開始你進我退、你退我進,輪流掌控這具身體。

愛麗絲夢遊仙境;胡桃夾子;綠野仙蹤;木偶奇遇記 在殘魂亞都看來,兩人現在只不過是個僵持的局面,但以自身尚有陰神級的意識強度以及龐大的文明經驗,要吞噬掉還只不過幽神級中期,完全仗着本土優勢才能對抗的張衍,也不過是時間問題。

何況,身體能量化已經完成大半,他已經可以抽調更多的意識來加入對抗。

但殘魂亞都沒想到,張衍在發現網絡的好處後,在這時候開始動小心思。

利用殘魂亞都對朋族不瞭解的大好機會,張衍每天控制身體時看似行走毫無規律,彷彿迷路一般,但事實上卻在緩慢地靠向那些有人的地區,卻在每次碰上時都給殘魂亞都一種都是意外碰上的錯覺。

藉助數次接近有人區域後,短暫聯入網絡的機會,張衍延緩了被殘魂亞都侵蝕的進度。

直到某天,在他控制軀體的機會時,他飛速奔向了記憶中有大量人口存在的G02工業區,才被殘魂亞都發現其舉動。

但此時在張衍看來,他距離勝利已經只有一步之遙。只需要自己被工業區的人抓住,以工業區駐守的幽神、可通過神殿可以隨時瞬移更多的正神、再加上朋人的高級部隊這些人,即便是殘魂亞都做出反抗也逃不掉。而被抓住的他,也能借機長時間聯入網絡,依靠整個朋族的力量爲後盾,讓殘魂亞都偷雞不成蝕把米。

可事與願違,G02的防禦工作做得太好,張衍也太小瞧了殘魂亞都身爲高等文明流浪者的能力。

在發現陡然間聯入龐大網絡後造成了張衍實力猛增的情況,殘魂亞都以放棄部分陣地這一壯士斷腕舉動,一舉重奪身體控制權,並飛速遠離G02。

由於這一舉動的速度很快,以至於張衍沒能有效把握住這大好機會,只是將雙方的水平拉到了一個高度:幽神級高期。

結果,新一輪的僵持開始。

這一次,殘魂亞都也學乖了,每天被張衍控制身體時走了多少,他就原樣走回去,這樣既保持了活動,也避免了盲目活動遇上朋族網絡。這種情況下,缺乏吞噬經驗的張衍,所面對的危險反而比之前段時間還要強烈。

這時候該怎麼辦呢?

張衍惶恐中尋求那一絲生的希望,而殘魂亞都同樣在困難的局面下尋求完全解決問題的途徑。

這時,已經完全能量化,但因爲意識的混亂而顯得並不穩定,很可能導致整個身體及其融合的意識崩潰的軀體,卻讓張衍和殘魂亞暫時停下了爭鬥。殘魂亞都和張衍不願意繼續對持下去,因爲這樣只會讓雙方的實力越來越低的同時,導致軀體自毀,結果是誰都得不到好。

幾次意識間謹小慎微的接觸之後,武鬥開始轉爲文鬥。

其實就是殘魂亞都,重新祭出說服教育那一套。

對於殘魂亞都的所謂說服教育,當初就被坑過一次的張衍一開始顯然不會接受,並且還保持着相當的警惕。但在殘魂亞都以連續不斷的,從低端到高等各種超級技術展示,甚至不顧被吞噬的危險向其敞開少許意識之下,本來對技術就很敏感也比較單純的張衍就有些猶豫了。

“你的目的不就是想要讓朋族獲得更厲害的技術,然後擊敗蟲族獲得穩定生活不是嗎?仔細想想,其實我們並沒有衝突。”

“我和你融合,我們還是朋人,我們會全心全意地將所有我掌握的技術都發展出來,讓整個朋族飛速提升實力。”

“蟲族?那不過是一個畸形的類高等種族而已,何況這裏出現的只不過小兵一個,要解決是輕輕鬆鬆的事情。”

“雖然我們融合了,但有一半多的意識還是你‘張衍’,身體更全是你‘張衍’,我們也還是使用着‘張衍’的名諱,其實你根本沒有損失,還能獲得我所掌握的那麼多高技術!何樂而不爲呢?”

“我們這樣對抗下去,你我最終都會煙消雲散,我是沒什麼,反正只是個普普通通的殘魂,但你卻連回到亡魂界轉世的機會沒有,又何必和我繼續對抗下去呢?”

“我只是一個已經消失的文明的流浪者而已,我唯一的願望就是讓我所在的亞都族技術不會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你也是技術研發人員,應該很清楚自己研究的技術卻永遠埋在塵埃和廢紙堆中的痛苦。”

“你還有什麼可猶豫的!只要你答應讓亞都族的技術發揚光大,我甚至原因放棄自我意識!我只是一個苦苦延續文明的流浪者而已,我可以爲之前的所有行爲道歉!”

……

各種各樣從強硬到溫和,從脅迫到利誘,從博取同情到暢想未來的理由一一被殘魂亞都列出,他雖然並不完整,但不愧是高等種族的成員,一點點地以張衍的切身利益出發,爲其分析各種各樣的情況。

面對這些分析,一開始還能反抗的張衍,被殘魂亞都引導着排除固執情緒,從理性去分析之後,卻漸漸敗下陣來。 並沒有直接就聽取殘魂亞都的話,張衍也有他自己的想法。結合對方的講述,讓自身從完全理性的角度去分析問題,這在意識空間中是比較容易完成的動作,所需的不過是些網絡上隨處可見的小技巧而已。

對抗,毫無疑問,雙方都沒什麼好果子吃,這是事實,除非出現對張衍有利的意外,可意外這東西光名字就代表着出現的不確定性了;

融合,‘張衍’將獲得亞都族的技術,朋族也將很快解決蟲族而獲得穩定的生活,甚至在未來面對宇宙文明也不用卑躬屈膝,這從殘魂亞都口中說出來,張衍花了很久去分析,也覺得那是事實。

一時間,雖然還堅持着心理防線,可他本人卻的的確確是猶豫了。

而這些,殘魂亞都一清二楚。他並不擔心張衍因爲自己所說的有什麼問題而拒絕,因爲他所說的完完全全都是事實,而且是能夠經得起任何推敲的事實。

只不過,在事實之外,他隱瞞了一些朋人……至少是張衍這樣的普通朋人還不知道,但卻相當關鍵的東西而已。例如,他的確是可以毫不保留地將自己的一切與張衍融合,可張衍在因此獲得了亞都族一切的同時,即便本我沒有受到影響,看待事物的態度等等其實也已經在無意識之中,融合了殘魂亞都那一方的態度,從而自動地成爲了新的亞都族文明傳承者。

之前不這樣幹,不過是殘魂亞都想要讓自己去主導而已,而現在,當然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而在殘魂亞都看來,以張衍的性格,對方也一定會努力讓這些技術發揚光大。

同時以朋族的體制,張衍又會毫無疑問將獲得相應的地位,卻不用像殘魂亞都主導後被發現問題。

藉助這樣的地位,張衍將看到更多、知道更多、也會更清晰地認識到朋族文明相比亞都文明這樣高等文明時的弱勢,從而漸漸認同亞都文明的偉大,並主動地去推而廣之。至於亞都文明被朋族文明比下去,那在殘魂亞都看來根本就是妄想。

另一方面,由一個完完全全的朋族人張衍來推行這些,也不會受到朋族那些長老的抗拒。

或許,他們還會以爲這完全是張衍自己提出的、屬於朋族的文明也說不定。

那就更好了。

如此一來,潛移默化的影響之下,亞都文明就能完全侵蝕朋族文明。並在最後時刻,讓所謂的朋族完全轉變成亞都族,也是輕輕鬆鬆的事情。事實上,類似的舉動,宇宙中的高等文明對土着做的可不少,否則爲何宇宙之大,高等文明的類別卻爲何少之有少?新發展出來的諸多初級宇宙文明又爲何如此相似?

這不過是宇宙各方都心照不宣的東西而已。

至於這種毫無保留的融合之下,殘魂亞都自己將沒有任何主導權、甚至根本沒有自我意識殘留的問題,在常人看來或許很嚴重,可在高等文明的傳承者殘魂亞都看來根本沒任何問題。

他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讓亞都文明延續,爲此付出一個個個體、還是缺陷個體的自我意識,完全是穩賺不賠的生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