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樣的自信似乎唯我獨尊,這股王者之氣除了慕淵臨,她想不到還有誰可以匹敵。

「看來你很有自信,說不定我今天來找你,有點多餘了。」

「凱伊小姐,你似乎有些為難,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可以告訴我,我一定會幫你。」

不是盡量會幫她,而是一定會幫她,這種自信,即便是慕淵臨都不能給她,可是眼前這個才見了三次的男人,信誓旦旦的跟她說這樣的話。

「既然這樣,我就跟你開門見山了,我有慕氏集團的機密文件,我可以賣給你。」

百里逸挑了挑眉梢,眼底閃過一絲狡黠,「是嗎?你為什麼想要賣給我?」

「實話跟你說吧,我討厭慕淵臨,我就是不希望他好過,所以只要能夠傷害到他,我什麼都能做。」有緣書吧

這樣的事情她也不止干一次了,之前慕氏集團要上市的新電腦,可是卻被別人搶先一步,而且跟慕氏集團的技術一模一樣,是她泄露出去的。

說到這,童阮阮忽然笑了。

只可惜,沒有傷到慕淵臨,那傢伙抗壓能力還真強。

百里逸認真的聽她說這些話。

等她說完之後,他開口,「據我所知,你有兩個孩子,孩子的父親就是慕淵臨,你為什麼這樣的恨他?」

「看來你調查過我。」童阮阮抱懷,慵懶的往後靠去,「既然這樣的話,那你應該知道我跟他關係向來不好。」

曾經慕淵臨對她所做的那些,她不想再重複一遍,更不想說給眼前這個她根本就不熟的男人聽。

百里逸笑了笑,「之前你跟慕總的新聞很多,想不知道都難,不過既然你那麼討厭他,那我當然願意幫你。你開個價,我願意把機密買來,給慕淵臨造成很大的壓力。」

童阮阮經過跟這男人簡短的談話,她能夠感覺到這個男人的果斷,所以剛剛說話她也不跟他賣關子,實話實說。

「百里先生,有一個誤區我得糾正一下,你這不是在幫我,而是我在幫你,一旦我把這個商業機密給了你,你公司的股票會大增,反觀慕淵臨這邊,他會遇到很強大的衝擊。」

「……」

從這個女人的眼神之中,百里逸看出了她有多討厭慕淵臨。

這次,百里逸更加感興趣了,「你是他的枕邊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泄露他的機密,要是他知道了會怎麼樣?」

「還能怎麼樣?無所謂。」童阮阮把玩起自己的指甲,慢悠悠的說,「誰讓他喜歡自找沒趣?人一旦喜歡自找沒趣了,那就只能付出相應的代價,來詮釋他的愚蠢。」

她又拿起了桌上的紙和筆,寫了一串數字和密碼,然後又從包里拿出了一個U盤,將兩樣東西遞給他。

「上面寫的賬號,你可以登陸進去,會看到你想要的,這U盤裡的東西,是我拷貝的。」

百里逸將東西拿了起來,問道,「你想要多少錢?」

「算了,我不要錢,只要能讓慕淵臨不痛快,免費給你又怎麼樣,而且我也不缺你的錢。」

「……」

百里逸就這樣盯著她好一會兒。

他將童阮阮給他的東西放入了自己的懷中,開口,「如果他為難你,你可以來找我,他能給你的,我同樣可以給你,甚至能給你更多。」

「……」

童阮阮皺了皺眉頭,「你們這些男人,真是奇奇怪怪。」

她壓根沒有把百里逸的話放在心上。

童阮阮拿起了一旁的包包,站起來說道,「既然話已經談好了,那我就先走了,您請自便吧。」

「等一下。」百里逸叫住她。

童阮阮回過身,「還有什麼事嗎?」

百里逸站起身,來到她面前,「凱伊小姐是非常優秀的設計師,你設計出來的產品珠寶供不應求,我有一塊祖傳的寶石,沒有切割過,因為找不到好的設計師,所以不想糟蹋了好東西,如果你興趣的話,我倒是希望你能幫忙設計一下。」

「祖傳寶石,這麼珍貴的東西讓我設計,你不怕我糟蹋嗎?」 「怎麼會呢?我看得出來,你非常的有能力,我很相信你,所以交給你我很放心,關於價錢方面,你隨意開,多少我都給。」

童阮阮說,「送上門的生意我自然會做,不過我現在沒什麼時間,還得應付慕淵臨,等忙完了這陣子,你可以派個助理,把寶石拿給我看看。」

「那就這麼說定了,到時候我再聯繫你。」

童阮阮「嗯」了一聲,轉身離開。

剛剛走了幾步,她回過頭說,「對了,這中間如果沒有別的事,別給我打話,謝謝。」

百里逸點頭,「知道了。」

他第一次這麼聽話,從娘胎里出來,第一次對女人這麼好。

……

童阮阮看了一眼時間,現在已經4:30了。

她要回去了,答應過慕淵臨。

不知怎麼了,她心裡有點慌,不知道她所做的事情會造成什麼後果,可是慕淵臨對她所做的一切,讓她沒有辦法不反抗。

不知是出於什麼原因,童阮阮並沒有回去,而是去了慕淵臨的公司,就這樣鬼使神差的去了,沒有任何目的。

秘書知道她跟慕淵臨是什麼關係,所以童阮阮來慕淵臨辦公室的時候,秘書還親自給她泡了茶,讓她耐心等待,因為慕淵臨現在在開會。

童阮阮坐在慕淵臨的辦公桌前,輕輕的吐了一口氣。

自己這是在幹什麼?明明不想跟他呆在一塊兒,好不容易有了一下午的自由,可是又跑來找他了。

童阮阮坐在慕淵臨的辦公椅,趴在他的辦公桌上,有些頹廢。

忽然,她的視線落在一張照片上。

是她的照片。

什麼時候放上去的?她怎麼不知道?

或許是剛放上去的,又或者是一直都在辦公桌上,只是她沒有去注意而已。

慕淵臨的辦公桌很大,童阮阮將椅子滑了一段距離,才將照片拿到手。

照片上的她是4年前的樣子,她的臉上還有疤。

這是她最不堪的樣子,慕淵臨為什麼要把這樣不堪的她擺在桌上天天看?

當年,他不是很嫌她丑嗎?

這個慕淵臨,裝什麼裝?只不過自己現在變漂亮了,他才說不嫌她丑,真是馬後炮。

童阮阮拉開了慕淵臨的抽屜,要將照片塞進去,可是抽屜剛拉開,忽然,她發現抽屜里放著一個非常眼熟的日記本。

這日記本,封面有些破舊,是綠色的。

童阮阮心頭猛然跳動……我愛電子書

她將日記本拿了出來,翻來,第一頁上面寫了童阮阮的名字。

這名字是當年自己寫的,這是她的日記本。

她想起來了,慕淵臨說,當年姨媽把日記本給了慕淵臨,所以自己的日記,慕淵臨都看了,日記本也一直在他這裡。

可他為什麼一直把日記本放在辦公桌的抽屜里?

童阮阮不安的翻開日記。

這麼多年,再看這本日記,她忽然覺得恍若隔世,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不知是心酸還是覺得可笑。

日記里,她寫了很多關於她對慕淵臨的愛。

一想到慕淵臨都已經看過這些了,她覺得好丟臉。

這日記本,她只用了一半,可奇怪的是,後面的頁面好像也被寫滿了字。

童阮阮翻開看,後面寫的跟前面的字體截然相反,後面的字好看太多。

這是什麼情況?慕淵臨用了這個日記本?

童阮阮看著上面的內容,心驚膽寒。

超維術士 【今天很沒精神,因為昨天晚上一夜沒睡,我一直在看我和阮阮的婚紗照,一開始明明是令我嫌棄的東西,可現在我卻視若珍寶,這一切好像已經來不及,有些東西我想把她當成寶貝的時候,她已經離開我了。】

童阮阮顫抖的手又翻開了一頁。

【昨晚心臟突然有點痛,是真的痛,我吃了一些止疼片,可是依然倒在床上,就像行屍走肉一樣,滿腦子都是阮阮。

我很想她,她到底去了哪裡?為什麼找不到?她就這樣消失了,我很擔心她在外面怎麼活,會不會被人欺負?會不會餓肚子?會不會被人嘲笑?我很後悔對她做的一切,如果可以,我願意付出一切,只要她能夠回到我身邊。】

【今天還是一如既往的痛苦,巽風門傳來消息,似乎找到她了,我很興奮,立刻去查看,結果不是她,我白高興一場。

我現在才正式品嘗到希望之後的絕望是有多麼的痛苦,我終於可以理解阮阮的感受了。我每天都在譴責自己,為什麼沒有早一點發現我是那麼的愛她,如果我早點發現,事情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昨天晚上雨馨來找我,她一直在哭,問我是不是不愛她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她脫光了抱住我,可是我拒絕了她,對她的身體沒有半點感覺,甚至產生了一股反感。她沒有錯,是我不好,我是一個不負責任的男人,在面對雨馨的時候,我沒辦法碰她,我會想到阮阮,想到自己對那個女人所做的一切。

我讓雨馨早點睡,而我也離開了,晚上我在海邊喝了很多酒,結果晚上漲潮,我差點被淹死了,如果昨晚我沒有出來,而是接受了雨馨,我會軟玉在懷,醉生夢死,而不是差點被淹死。可是我一點都不後悔,哪怕差點被淹死,我甚至在想,把我淹死算了,這樣醒來就不用再思念阮阮,我就可以結束痛苦了!】

【阮阮,你在哪裡?我今天看到了員工名單上面,有阮阮兩個字,我開心得立刻去找人,結果發現她不是你。我大概是瘋了,對方叫張阮阮,可是我卻把她當成了你,哪怕有一線的希望,哪怕不是希望,我都瘋狂的想要抓住。我真的好想你,你在哪裡?回到我身邊好不好?】

【阮阮我愛你,阮阮我愛你,阮阮我愛你,阮阮我愛你,阮阮我愛你,阮阮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我覺得自己真的要瘋了,好希望在睡夢中死去,可是又不甘心,我擔心我死了之後阮阮回來了,我見不到她了,到時該怎麼辦?拖著一條命,只為了等她回來。

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自己可以活成這個樣子,我什麼都有了,有錢有勢,我看起來坐擁一切,可是對我而言,我什麼都沒有,因為我沒有阮阮,就算有了全世界,也沒有意義。】

「……」

【好消息,阮阮終於回來了,我終於把她盼回來了,她漂亮了,可是卻變成了唐斯.凱伊,她改名換姓,一直在偽裝她不是阮阮,可是我知道她是誰,她是我的女人,我的妻子,她化成灰我都認識她。

可是,她沒有承認,我也沒有急著戳破她,我剋制著自己興奮的心臟,用盡所有的手段靠近她,我真的好開心,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做什麼,我真的很害怕再傷到她,嚇到她。

我不敢採取行動,只能慢慢的等,可是我又控制不住自己,我真的好想把她抱進懷裡,永永遠遠都不要跟她分開,我無法想象再失去她會是什麼樣子?我肯定會死去。 我要去追她,我要把最好的都給她,我要讓她知道我有多愛他,失去她我有多痛苦多後悔,我要讓她回到我身邊。】

日記上面,有幾個字花掉了,好像沾了水,似乎是寫日記的人流淚了,滴在了字上面,所以字有點花開。

童阮阮舔了舔乾燥的唇瓣,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淚流滿面。

她抬起顫抖的手,觸上自己的臉。

那麼多的淚水……

她已經很久都沒有流這麼多眼淚了。

「……」

不,這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自己一定是在做夢,這不是慕淵臨留下的,她不知道是誰寫的,總之一定不是慕淵臨。

他才不會寫這些,瘋了的人才會寫這些。

啪的一聲,童阮阮合上了日記。

這,就是他寫的,就算她不承認也沒有用,這是他的筆跡,她認得。

雖然討厭他,可是童阮阮知道他的筆跡,她甚至知道慕淵臨喜歡吃什麼,只是她不想承認。

慕淵臨,你為什麼要寫這些?有些事情做了之後就沒有後悔的餘地了,你又在發什麼瘋?

我不會相信你的鬼話。

童阮阮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他真的愛自己嗎?愛成這個樣,愛的差點死了,拖著一條命只為了見她?

這絕對不是真的。

自己到底幹了些什麼?做出那麼卑鄙的事情傷害他。

為什麼要讓她看到這本日記?

如果沒有看到,或許她不會那麼難過,即便今天跟百里逸做了那樣的交易,她也會理直氣壯。

不,不能心軟,她在心裡告訴自己,曾經慕淵臨對你所做的一切,那是你永恆的痛苦,如果你再心軟,你還會承受千百遍,絕對不能心軟,它是毒藥,不能再給任何機會。

童阮阮深吸了一口氣,拚命的告訴自己要心狠下來,可是那顆心臟卻在隱隱抽痛。

一顆狠的心,又怎麼會痛呢?會痛的心終究是軟的心。

忽然,傳來一陣門把手被轉動的聲音。

童阮阮嚇了一跳,趕緊將日記本放進了抽屜里,然後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沙發上坐下,擦了擦臉上的眼淚。

慕淵臨進來的時候,剛好看到童阮阮坐在沙發上。

「阮阮,你來了。」聽到秘書說她來了,他還有點不可置信,現在看到活生生的她,他心裡竊喜不已。

忽然,他發現阮阮眼睛紅紅的,似乎哭過了,他趕緊上前坐在她身邊摟住了她,「怎麼了?誰欺負你了?怎麼哭了?」

童阮阮的眼角還有淚痕,「我沒事,今天下午看了一部電影,太虐了,所以就……」

「真是個心軟的小東西。」慕淵臨將她摟在懷裡安慰道,「好了,如果想哭可以在我懷裡哭。」

童阮阮的鼻子又變酸了,她將慕淵臨推開,「我不想哭了。」

「阮阮,是什麼電影讓你哭成那個樣子?我投資讓他們拍第2部,劇情拍得輕鬆一點,再給你看怎麼樣?」

童阮阮忽然笑了,「你有病吧!」

雖然童阮阮在罵他,可是,罵他的時候卻笑了。

慕淵臨很開心,「我就是有病,我特別喜歡你罵我。」

童阮阮深吸了一口氣,「好了,懶得跟你說。」

「阮阮,你怎麼會突然來找我?你不是很討厭我嗎?」

這女人想方設法的讓他給自由,結果他給了自由,她又跑來找他了,雖然他很開心,可是心裡也是疑惑的,甚至是不安。

童阮阮咧了咧嘴角,她說,「我不是來找你的,這是剛好經過你的公司就進來了,我逛累了。」

童阮阮抬起自己的腳輕輕揉了揉。

慕淵臨見狀,立刻將童阮阮的雙腿都抬了起來,放在他的腿上,脫掉她的高跟鞋,「我幫你捏捏,下次不要穿這麼高的高跟鞋了,多累,穿平底鞋很舒服,很好看。」有緣書吧

「哪有?我覺得穿高跟鞋好看,人比較有氣質。」

「胡說,穿高跟鞋多傷腳?而且我家阮阮穿什麼都好看。」

慕淵臨小心翼翼的為她捏著腳,動作溫柔至極。

童阮阮的鼻子又有些酸了。

這個傢伙,腦子的確是有一點問題,他到底知不知道她幹了什麼?如果知道的話,還能對她這麼好嗎?

可是話說回來,她就是不希望這個男人再纏著她,所以才幹出那樣的事情。

童阮阮盯著慕淵臨英俊的側顏,忽然覺得,回到了很多年前,那個時候她還在傻傻的喜歡著他,他是那麼的可望不可及。

然後現在,這個男人就在她眼前,為她捏腳,這是多少人夢裡的場面,也曾是她夢裡的場面,甚至連做夢都不敢有,現在卻時時刻刻都在發生。

然而,已經物是人非,早就已經不是她的美夢了,

「阮阮,晚上回去的時候好好泡個腳,下午累壞了吧?去哪玩兒了?」

「慕淵臨……」童阮阮忽然喚著他的名字,目光怔怔的望著他。

慕淵臨愣住了,僅僅一秒,他轉過頭,「怎麼了?」

他有點不安,阮阮要跟他說什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