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樣繼續下去有意義嗎?”貝思雅問。

“這是一條路,可以嘗試走下去。”山狼說。

本·艾倫按着通話鍵低聲說:“夜火、紳士、橫炮去幫忙。”

天黑的時候重拳那邊終於有了好消息,他們挖到了一條通道,這已經是他們更換的第四個挖掘點了。

“好,沒堵死,有希望……”山狼趴在洞口向裏看了看,裏面並不潮溼,有威風吹過說明這不是一條死衚衕。

“等空氣流通了再進去。”幽靈坐在剛挖掘出來的洞口,“我守在這,你們去休息。”

“你去休息吧,剛挖完洞,消耗體力不小。”山狼說。

“也好。”幽靈點了點頭爬了出去。

“大家抓緊時間休息,稍後我們上路。”本·艾倫查看了一下洞穴說。

“要做鼴鼠嗎?”貝思雅低聲說,“有點意思。”

“等下去你就知道有沒有意思了。”馬丁苦笑着說。

三個小時之後衆人收拾好東西,獅鷲脫下自己的防彈衣給貝思雅穿上,他和毒藥留下監視恐怖分子的動向,不必進入內部活動。

“這東西好重。”貝思雅不太適應,“不過還得謝謝你。”

“我是怕你被流彈打死之後沒人處理核彈,一大羣人的性命都在你手裏

。”獅鷲淡淡地說。

“你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毒舌?”重拳問。

“是嗎?”獅鷲淡淡地迴應道。

“好了,行動。”本·艾倫招呼大夥,然後對獅鷲說,“守在外面,注意敵人動向,保持足夠的距離,萬一……也好有個人把消息帶出去。”

“知道了,你們小心。”獅鷲點了點頭。

衆人先後鑽進了,裏面很黑,大家憑藉夜視儀前進,這是一條遠離恐怖分子佔領那個入口的一條井道,斜着向下延伸,和那條井道相連,距離大約兩公里,深度三百米左右,礦井中有微風存在,空氣流通順暢,從遺棄的採礦工具上看,大多都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樣式,他們很可能是幾十年來第一批進入這片區域的人類。

很快他們就進入了一條窄軌通道,不是很寬,非常的壓抑,一直延伸向地下,他們必須沿着這條通道前進找到主礦道然後迂迴到恐怖分子所在的區域。

空氣中塵土的味道非常重,腳下是厚厚的灰塵,踩上去煙霧升騰,因爲環境乾燥的原因,軌道並沒有鏽得多嚴重,但軌道下面的很多枕木已經被蟲蛀一腳踩上去就會裂開。

幽靈和重拳前出三十米搜索前進,井道還在向下延伸,很多地方已經坍塌嚴重,非常的危險,他們只能快速通過,在一個已經坍塌的岔路里面他們看到了廢棄的礦車,橫七豎八的足有幾十節之多。

礦井裏很多地方已經塌了,不過這裏有很多岔路可走,他們能找地方繞過去,但同樣因爲找路他們也耽擱了很多時間,就這樣他們一路向下走了二十幾分鍾,已經在四百米深的地下向前推進了四公里,這只是直線距離,實際上在這裏的他們至少已經走了七八公里,繞了半天之後他們終於匯入了主井道,只要沿着井道繼續向上就可以找到恐怖分子所在的洞口了。貝思雅已經累的滿臉是汗了,但她還是默不作聲的跟着衆人繼續前進,本·艾倫看了他一眼,指了指橫炮,示意他幫貝思雅背設備。貝思雅搖了搖頭,意思是自己可以,但橫炮根本就不理他,強行拿走了她裝設備的包,其實她也明白,本·艾倫這麼做是爲了保證她在到達目的地之前不累倒,否則他們就不是隻出個人幫她拿包那麼簡單了,而是要有人揹着她走。 四百米如果是直線距離可能是視覺上看好像不出太遠,在空曠的環境下大多數人能清晰的看到四百米之外的情況,但要是四百米深度就不同了,在漆黑的地下那是極其幽深的地方,讓人有種置身地獄的感覺,在這種地方,如果你靜止不動,能清晰聽見的只有自己的呼吸聲,而這種聲音在空曠的空間裏還被放大了數倍。

在進入主井道之後他們對照地圖修正了一下自己所處的位置,發現之前的判斷有誤,他們和恐怖分子所在的不上一條主井道,如果想盡快到達目的地必須穿過一片複雜‘交’錯的貨運井道井道,很顯然那片區域是後期開鑿的,裏面有很多運貨的窄軌井道,可能是爲了加大運輸能力期加上去的。

本·艾倫決定從其中穿過去,這樣雖然路程稍遠,但他們可以繞道敵人的後面,出現在敵人把守位置左翼的一片複雜區域內,那更有利於他們採取行動。

四周除了井道還是井道,如果不是高度在慢慢爬升他們真的有種一直在原地踏步的錯覺,因爲是上坡,井道的地面開始變得凹凸不平,很難走,所以沒多久貝思雅和馬丁的呼吸開始變重,這裏的擴音效果實在是太好了,少有一點聲音就能傳出去老遠,他們的呼吸聲在一百米之外都能聽到。

幽靈對照了一下地圖,發現他們正在一條軌道順槽中,正向出口靠近,在向前走幾百米就可以再次回到主井道,這裏離敵人的位置應該還有很遠。

見貝思雅呼吸太重,老遠就能聽,見本·艾倫只能叫大家停下然後命令幽靈和重拳去打探情況。

貝思雅一臉歉意的看着大夥,她很清楚是自己拖了後‘腿’,對此所有人的表現都很平淡,本·艾倫只是示意他們安心休息,並沒有表現出什麼不滿。

幽靈和重拳一前一後的向前推進,這裏岔路很多,爲了保證不‘迷’路他們在牆上用熒光筆做了記號,很快他們把這裏的基本情況‘摸’清,然後繼續向前推進,再往前就是主井道了,岔口的地方出現了鐵軌,是運送礦石的通道,通道角度相對陡一些,兩個人在夜視儀的幫助下開始向上爬,二十分鐘後他們聞道了一股香菸的味道,敵人應該就在不遠處。

兩人再次放慢腳步向前走,儘量不發出聲音,大約十分鐘之後他們接近窄軌礦道和主井道的‘交’叉口,地上出現了一些菸頭,應該是從上來丟下了之後自然熄滅的,此時的空氣中飄散着一股濃重的‘尿’臊味,可能是因爲這條礦道是向下延伸的所以被人當成了廁所,地上有大量的‘尿’漬,從痕跡的範圍上看,這裏應該是被人當成廁所很長時間了。

主井道里很靜,附近沒人,兩人鑽出來,附近空‘蕩’‘蕩’的,除了牆壁什麼都沒有,塵土滿是腳印,雜七雜八的疊加在一起,有軍靴的也有恐怖分子穿的那種普通鞋印。

幽靈辨認了一下鞋印的方向指了指左側的一個岔口,重拳點了點頭,二人‘交’替掩護着向那邊‘摸’去,很快他們就聽到了輕微的鼾聲,再往前走一股臭腳丫子的味又飄了過來,快到了。

重拳很自覺的停了下來,潛行能力方面他比不上幽靈,還是不勉強的好。

幽靈小心的鑽了進去,很快扛着一個人出來,這小子居然在鼾聲的敵人中間抓了俘虜。

兩人原路返回,在一條通道的岔路上遇到了山狼他們。

“找到了。”重拳低聲說。

“嗯,叫他開口。”本·艾倫看了看錶,“給你們十分鐘時間,不要‘弄’出太大動靜來。”

“知道了。”幽靈扛着俘虜進了通道深處。

“要刑訊嗎?”貝思雅來了‘精’神。

“你最好不要看,這會影響你下面的工作。”馬丁見她躍躍‘欲’試就攔住她說。

“爲什麼?我只是好奇他們會用什麼手段!”貝思雅說。

“那場面不是你能承受的。”馬丁搖了搖頭。

“都閉嘴。”山狼低聲說,雖然和敵人之間還有相當長的一段距離,但還是小心爲妙。

“好吧。”貝思雅聳了聳肩。

本·艾倫帶着一部分人已經‘摸’了上去,敵人就在前面,他們得做好一切準備。

十分鐘後幽靈和重拳從裏面出來,他們已經問道了需要的知道的東西。

“人呢?死了?”貝思雅壓低聲音問。

“嗯……”幽靈點了點頭。

“那……”貝思雅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沒見識過真正的審訊俘虜她無法想像會是個什麼場面。

兩個人找到本·艾倫和山狼,將審訊結果告訴他們。

“核彈的位置就在這裏。”幽靈指着地圖說,“主礦道向下延伸大約三百米的地方,他們有柴油發電機,能驅動這裏的老式電梯,存放地點是礦工休息室,電梯離我們這邊大約十五分鐘,如果走貨運軌道下去大約需要半小時,下面空間相對比較開闊,但地形卻較爲複雜,到處都是叉路口,幾個專家在下面研究核彈的結構,打算重新裝‘藥’組裝,但需要的東西還沒運到,所以一直等到現在。”

“如果我們走對了路就能直接從進來的地方直達核彈存放處。”山狼嘆了口氣。

“重新組裝?什麼意思?”馬丁覺得情況有點不妙。

“他們希望加大裝‘藥’了,據說‘弄’到了一些鈈。”幽靈說。

“這有多危險?”本·艾倫轉頭看馬丁。

沒等他回答貝思雅先開口說道:“鈾235和鈾238都是鈾的同位素,它們的原子核都會裂變,鈾235有其獨特的裂變方式,當中子撞擊其原子核時,原子核會分裂成重量幾乎相等的兩部分。鈾238不具備這種裂變方式,所以輕水堆以鈾23爲燃料,以水作慢化劑作用是使高速中子減速和冷卻劑,“鈈”是一種超鈾元素,通過中子俘獲形成於核反應堆,它有幾個同位素,其中有一些被裂變和其中一些進行自發裂變,釋放出中子,武器級鈈在特殊反應堆的生產大於90%的鈈239,反應堆級鈈中含有約30%的非裂變同位素。輕水反應堆中約三分之一的能源來自裂變的鈈239,這是從再使用的燃料中主要的有價值同位素……”“停停……”山狼感覺有點頭大,“就告訴我們這有多危險就是了。”“嗯,曼哈頓計劃期間製造的後來投放在長崎的“胖子原子彈”就是鈈製造的,爲了達到極高的密度而選擇使用易爆炸、壓縮的鈈,再結合中心中子源,以刺‘激’反應進行、提高反應效率。因此,鈈彈只需6。2公斤鈈便可達到爆炸當量,相當於兩萬噸的tnt。在理想假設中,僅僅4公斤的鈈原料,甚至更少,只要搭配複雜的裝配設計,就可製造出一個原子彈,他的威力回想一下二戰美軍投於長崎市的原子彈就知道了。”

“上帝……”馬丁只拍腦‘門’,這次他們遇到的麻煩簡直讓人難以承受。

“幸好這些東西還沒運到。”貝思雅說了一個最關鍵的問題。

“可是他們手裏有,這是最恐怖的。”馬丁感覺在的頭好像大了三圈。

“好了,我們先處理眼前的問題,其他的以後再說。”本·艾倫示意幽靈繼續說下去。

“我們遇到的這組恐怖分子只負責看守這一個方向,一共四個人,要不要把他們全乾掉?”幽靈輕聲說道。

本·艾倫點了點頭:“全部殺光,然後從貨運軌道下去,動作快點。”

“是。”幽靈和重拳先後衝向了敵人休息的地方,不足兩分鐘他們就發出了安全信號。

“走。”本·艾倫揮了揮手。

“做好心理準備。”馬丁對貝思雅說。

“什麼?”貝思雅沒明白。

馬丁苦笑,沒多說什麼,等進去之後貝思雅才明白是怎麼回事,夜視儀下三具被割斷喉嚨的屍橫在地上,屍體還保持着睡眠時的姿勢,他們是在睡夢中被殺掉的,脖頸中的鮮血還在不停地往外流,場面極其血腥。

貝思雅差點吐出去了,她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往前走,馬丁抓住她的胳膊,拉着她跨過屍體。

“嘔……”貝思雅還是吐了出來。

“該死。”馬丁趕緊捂住她的嘴,吐出來的東西佔滿了他的手。

其他人立即守住附近,防止有人突然出現。

幽靈和重拳已經離開了他們的視線想貨運軌道的方向‘摸’去,那邊的兩名恐怖分子正包着槍靠在礦道邊上打盹,絲毫沒有注意點有人會從後面出現。

“噗噗……”兩人用點‘射’解決了恐怖分子,迅速將屍體拖入廢棄礦道。

橫炮和紳士迅速在礦井通向外面的通道內佈設了足量的炸‘藥’,一旦敵人進來就給他們來一次連環爆炸,通道會在第一時間炸斷,敵人要繞路進來也需要一段世間。

電梯就的他們所在位置下方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大半夜的使用電梯肯定會驚動敵人,所以他們決定從窄軌礦道下去。幽靈提着槍一馬當先進入窄軌礦道,裏面很窄,這是單軌通道,只有一個礦車的寬度。再次向下走,現在可以確定了核彈的位置在三百米之下,整個礦井有十幾個向下的豎井,這裏只是其中一個而已。 在向前推進的過程中本·艾倫特意讓馬丁保護貝思雅跟在隊伍的最後面,就是爲了保證他們在開戰之後不被流彈打死,雖然馬丁有着一些作戰經驗,但和他們相比卻差的不是一點半點,所以留下他保護貝思雅正適合,既不給作戰人員搗亂,也不浪費他的能力。

對於這種安排兩個人並沒有表示反對,畢竟他們是整支隊伍中最弱的一部分,作戰方面他們沒有資格參與意見,只能服從。

就讓愛歸零 空曠的通道中本·艾倫他們的推進速度並不快,爲了防止發出聲音驚動敵人他們只能用放慢速度的辦法,這是一種無奈,俘虜提供的情報沒錯,整條通道里並沒有人把守,應該是敵人考慮這裏深處地下不可能有人入侵。

井道很長,這一帶的井道保存的非常完好,幾乎沒發現有坍塌的地方,可能是因爲這裏足夠乾燥的原因,鐵軌上除了塵土只是麼有多少鏽跡,一些礦車還完好的停在上面,輪軸甚至還能轉動,如果不是爲了保持安靜,他們真想坐上去一路向下滑行,根據地圖顯示這條軌道一路向下延伸最終會到達最底層的一個深度超過八百米礦洞,當然他們肯定沒想去那個地方去



經過半個多小時的跋涉他們終於接近了敵人,一個向左的分岔路,遠遠的他們甚至可以看到出口位置有人在抽菸,按照俘虜招認的情況是出口的地方有四個人,轉進去在向裏大約一百米地方的右側是電梯井,而左側正是類似於操作平臺的大空間,那個工人的休息室就在這個大空間裏,而核彈就在休息室裏,這是整條主礦道中最大的運轉平臺,很多設備和零部件都存放在這一帶,所以裏面開鑿的洞穴較多,情況也較爲複雜,電梯的位置正對着外面的洞口,由十幾個恐怖分子,裏面的大空間是十幾個“僱傭軍”把守,俘虜說是那些軍人稱自己是僱傭軍,但他卻叫不出這支僱傭軍的名字。

對於僱傭軍本·艾倫還是相當瞭解的,在這個行業中他算得上是個專家了,他幾乎認識這行中所有知名的僱傭軍首領,瞭解行業內部的實力排名和層次劃分,只是這支隊伍中沒有一個人是他認識的,那麼有可能這是一支新組建的或者不入流的隊伍,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某支僱傭兵的小分隊,畢竟他認識的人有限,而且大多都是僱傭兵的首領或者掌控者,對於下面的士兵他認識的不可能太多。

不管是誰的隊伍,出現在這裏就是個錯誤,首先他們幫助恐怖分子運送核武器,其次他們是“斷手”組織的人,那他們就該死。

幽靈和重拳小心的向前推進,敵人就在前面,這些恐怖分子沒有夜視設備,所以不必擔心被他們看見,但在這種漆黑的環境中人的耳朵遠比眼睛更加靈敏,所以他們必須儘量保持不發出聲音。

這種活兒更適合幽靈幹,不管他走在什麼地方都能悄聲無息的猶如一個真正的幽靈,所以在這種黑暗環境中和在叢林中一樣,都是他的天堂,重拳只能跟在他後面,小心的向前。??最強僱傭兵531

幽靈接近出口的時候已經看見,四名看守中的兩名在執勤,另外兩個不知去向,他估計可能就在附近的某個地方睡覺,他回頭看了一眼已經跟上來的重拳,示意他跟上,然後略微一瞄準就扣動了扳機,子彈直接擊穿了抽菸恐怖分子的腦袋,另一個聽到了動靜,立即站了起來,但漆黑的環境遮蔽了他的眼睛,他身手摸向手電筒的時候一顆子彈飛至,直接掀飛了他的天靈蓋,帶着腦漿的天靈蓋飛出去老遠落在地上,發出一聲不太大的沒想。

幽靈迅速衝出通道,不遠處兩名恐怖分子正躺在一邊的地上大睡,剛纔的聲音絲毫沒有驚動他們,他們並沒有沒有感覺到危險正在降臨,其中一個還翻身向裏靠了靠。

不知死活,幽靈在心裏冷笑,立即上前將他們幹掉,兩個人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不過也好,在睡夢中死去至少沒有痛苦



此時重拳才從通道里出來,只要在向前推進一百米就能能見到那些把守電梯前面入口的恐怖分子了,那裏是不太可能採取無聲戰鬥的,真正的戰鬥即將開始。

兩個一左一右的貼着巖壁開始向前推進,空氣中飄散着香菸的味道,在這種深入地下的環境已經沒有了正規的通風系統,所以氧氣含量並不高,他們居然還在這裏抽菸。

除此之外偶爾還能聽見輕微的鼾聲,滿地的碎石很煩人,纔是上去總是無法避免發出聲音,所以兩個只好儘量放慢腳步,以保證發出的聲音降到最低,遠遠的他們已經看見了用巨石堆壘的簡易陣地,這是他們的第一道防線,後面有兩個恐怖分子正靠在一邊打盹。

就在幽靈和重拳準備動手幹掉這兩名敵人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啊……”通道里突然傳來了一聲並不太響的女人的尖叫,但在這寂靜的通道里已經足夠刺耳了,兩名正在打盹的恐怖分子一下就醒了過來,迅速端起了抱在懷裏的槍……

不用問就知道尖叫肯定是貝思雅發出來的,這裏除了她之外沒有第二個女人,這一嗓子可算是敵人的預警信號,差點把本·艾倫氣瘋,可是此時已經沒時間考慮這些了,他只能命令大家發動進攻。

貝思雅的尖叫也算事出有因,她和馬丁走在最後面,原本相安無事,爲了保護套馬丁特意走在了前面,讓她跟着自己,可就是這一前一後的行走方式出了問題,馬丁在向前走的時候無意間踩中了一根廢棄的鋼釺,導致鋼鉗細的擡了起來,正好撞在貝思雅的膝蓋下面,這下撞得不輕,疼的她失聲尖叫……所以整個計劃徹底被打亂了。

一個微不足道的錯誤,造成了不可收拾的局面,貝思雅不是軍人,沒有軍人的素質,儘管她知道保持安靜非常重要,但問題在於她從沒接受過這方面的培訓,所以導致了非常嚴重的後果……

“該死……突擊。”本·艾倫大罵一聲,之前的一切都白費了,不得不提前發動進攻,萬一有個閃失,不光任務沒法完成,就連他們也都得死在這裏,誰也別想跑,核彈一旦引爆整個山都不復存在,何況是近在咫尺的他們。

前面的幽靈和重拳已經和敵人交上火,第一道防線的兩名恐怖分子沒發揮什麼作用就被他們幹掉,他們迅速跨越那幾塊石頭向裏面衝去,重拳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向裏面扔閃光彈,三十幾米的距離甩手就過去,計算了時間之後來那個人迅速趴在地上捂住夜視儀



“嘭嘭……”悶響中刺眼的白光如同黑夜中突然出現的閃電,裏面傳來了一陣慘叫,敵人果然中招了,緊跟着兩個人手榴彈和槍榴彈先後對裏面展開了進攻,既然已經到了這個時候就沒必要考慮其他問題,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幹掉裏面的敵人拿到核彈,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連續的爆炸將裏面的恐怖分子炸迷糊了,半天才反應過來,而此時的重拳和幽靈已經衝到了他們進前,連續的瘋狂掃射之下六七名被刺傷雙眼沒來得及逃跑的恐怖分子被幹掉,剩下的幾個已經衝向了電梯,那邊已經被封鎖,幾個僱傭兵正向這邊掃射,子彈密集的打過來,逼得惡人不停的後退。??最強僱傭兵531

“靠……這反應還挺快嘛。”幽靈退到一邊重新裝榴彈:“你掩護,我衝上去,時間不等人,必須儘快解決他們。”

“等一下,他們火力太密集,不能硬來。”重拳向裏面掃了一排子彈將彈夾打光,又扔了一枚手雷過去,接着空當迅速更換新的彈夾。

“利用火力優勢給他們點顏色看看,巫妖,上,保持火力優勢,別讓他們把核彈運走……”本·艾倫帶着其他人趕到。

“是……”巫妖端着機槍跳出去開始掃射,密集的子彈打得對面鬼哭狼嚎,剛剛被僱傭兵攔住並組織防禦的恐怖分子被打的抱頭鼠竄,丟下兩具屍體退了回去。

“衝……”本·艾倫藉機帶人衝了上去,裏面很寬敞,到處擺滿了有些廢棄的設備,這給他們提供了躲避敵人子彈的掩體,雙方開始藉助障礙物對射……

等進去之後他們才弄明白這裏不是一般的大,足有千餘平方,裏面到處都是設備和零件,但幾乎全都是更換的破損設備,電梯就在不到五十米的斜對面,那也是恐怖分子死守的地方……“注意,不要逼太急了,也不能放他們走。”本·艾倫對其他人說,“逼太急了會讓他們感到絕望,可能引爆核彈,放他們走我們就白忙了……”“靠,你這是什麼要求?”重拳大罵…… 理想和現實之間永遠是存在差距的,計劃沒有變化快,這句話在這次的行動中體現的淋漓盡致,意外事件的發生讓本·艾倫不得不改變作戰計劃,偷襲變成突襲,潛入變成強攻,可風險卻成倍增長,可以說是以生命作爲代價去拼搏,警覺的敵人會在絕望的時候引爆核彈嗎?這誰也不知道,但這種可能性恐怕非常大。

敵人的反擊迅速而又猛烈,僱傭軍有夜視儀,恐怖分子沒有,但他們卻躲起來胡亂開槍,子彈在空中亂飛,製造密集的彈雨。

在巫妖和鐵拳兩挺機槍的掃射下其他人已經順利的進入電梯外圍的空間,這是一個專用電梯井,裏面有好幾部電梯,運人的運貨的都有,恐怖分只是啓動了其中一部保存比較完好的貨梯,因爲出於運輸中部,所以這裏堆滿了各種各樣的設備,散亂的堆在一邊,本·艾倫他們藉助裏面的各種障礙物掩護和敵人展開對射。

這些廢棄的機械設備很多已經快散架了,在激烈的戰鬥中不時的有零件落下來,幽靈和重拳已經從側翼迂迴過去,準備對休息室發起進攻,核彈就在那裏,搶到手才能安心,但這又談何容易,那裏可是敵人的防禦重點,兩人交替掩護向前推進,但很快又被打了回來,敵人的火力太猛了,他們根本抗不住。

“轟……”劇烈的爆炸中一輛礦車被炸翻,裏面還有半車的礦石,常年的積累上面已經落滿了塵土,這下可熱鬧了,大量的塵土飛了起來。

“我去,他們怎麼把火箭彈帶到地下?瘋了,瘋了……”山狼大罵着着逃開,幸虧有礦車當着,他只是被飛濺的礦石打了幾下,在防彈衣的保護下沒有受什麼傷,只是被弄得渾身劇痛眼冒金星。

“手榴彈,用手榴彈。”紳士在後面喊,敵人的數量明顯比他們多,而在這千餘平方的空間裏發生的混戰非常的慘烈,到處都是密集的槍聲和爆炸聲,戰鬥很快陷入膠着狀態,一方拼命的進攻,另一方拼命的反擊,空氣中飄散着濃重的硝煙味,恐怖分子和僱傭兵努力守住電梯井,這是他們離開這裏唯一的通道。

“核彈……他們要把核彈運走。”最前面的重拳發現了有兩個人擡着一個大箱子離開休息室向電梯方向跑過去。

“沒那麼容易。”幽靈判斷了一下方向對着那個位置的上空就打了一枚槍榴彈,爆炸造成了大量的石塊脫落,下雨一樣掉下來,砸的那些擡着核彈的人抱頭鼠竄。?? 最強僱傭兵532

“看住它。”重拳對着撲向核彈的一名恐怖分子瘋狂掃射,把對方打得飛起來撞在牆壁上。

“手榴彈。”幽靈又丟了一枚手雷過去,爆炸將附近的幾名僱傭軍和恐怖分子逼退。

“幹……小心不要引爆了核彈。”山狼被幽靈瘋狂的舉動嚇了一大跳。

幽靈沒理他,而是和重拳一起試圖靠近掉落在地上的胡鵝蛋,但敵人同樣看得很緊,雙方圍繞核彈發起了一場激烈的對射。

“嘭嘭……”幾枚煙幕彈在箱子附近炸開,霎時間濃煙滾滾,所有人的視線被遮住了,敵人想趁亂把核彈奪回去。

幽靈和重拳先後衝進了煙霧,反正誰也看不清誰,槍械在某種程度上受到了一定的限制,兩人趴在地上快速的向前爬,這樣能有效的躲避空中亂飛的子彈。

煙霧太濃了,幾乎對面不見人,兩人很快就看不到彼此,他們只能憑藉記憶撲向裝核彈的箱子,他們這是拼命了,這附近的敵人肯定比他們多,而後面的山狼他們還沒趕到。

重拳的速度最快,就在他剛剛發現核彈箱的時候煙霧中人影一晃,箱子被提了起來緊跟着消失在煙霧之中,他毫不猶豫的舉槍掃射,在看到那人的瞬間他已經從身形上判斷出不是自己人。

槍聲剛落重拳就聽見了一聲重物落地的悶響,擊中了,他立即爬過去準備找核彈箱,可就在這個時候一排子彈從他上空飛了過去,有人發現了他,他立即側翻躲避,同時對子彈掃來的方向扣動了扳機,還沒等他去人是否打到人,後背又撞在了一個人的腿上,事發突然一時間槍口無法調轉,他只能隨機應變回手一槍托砸在對方的襠部裏,然後接式彈開,敵人慘叫一聲縮進了煙霧裏消失不見,而他已經腳在地上一蹬翻到側面擡手就對這那邊扣動了扳機,所有動作一氣呵成,乾淨利落,如果沒有超強的心理素質和身體素質以及應變能力是無法做到這些的。

開槍之後重拳也不管打沒打着人,他立即向核彈箱子的方向摸去,可這一折騰他已經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在煙霧裏幾乎難以辨別方向,附近不斷有槍聲響起,有更多的人在煙霧裏亂闖,他們都在尋找核彈,就在這時有人突然踩在了他的腿上,立足不穩摔倒在地。

重拳立即調轉槍口,那人已經順勢一滾消失不見,他只能憑感覺扣動扳機,但似乎沒打着什麼東西。

“糟糕……”重拳暗罵一聲橫身側滾,幾乎同時數枚子彈飛過來打在他剛纔躺的地上,其中有兩枚子彈離他的頭不足二十釐米,飛濺的碎石瞬間劃破了他的臉頰,其中還有一塊打在了他的夜視儀上,上面瞬間出線了幾道裂痕。

進入煙霧不到十秒鐘的時間連續遇到敵人,真是險象環生,核彈在哪?他已經搞不清楚。

左邊有槍聲,右邊有慘叫,重拳只能就像向前摸索,子彈嗖嗖的從頭頂飛過,幸虧他採取了較低的爬行姿勢,否則早就被流彈打死了。

剛向前爬了沒幾米他就發覺情況有點不對勁,左邊好像有人,他立即端起槍小心的向前,沒到兩米就發現地上蜷縮着一個人,這傢伙的着裝打扮既不想恐怖分子也不像僱傭軍,所以重拳判斷他的幾個核專家的一員,這傢伙正縮成一團倒在地上瑟瑟發抖。?? 最強僱傭兵532

重拳用槍托將他敲暈然後一腳踹到一邊,不是他不想殺人,而是他覺得這傢伙留下來可能還有用。

繼續向前爬,夜視儀受損之後他的視野很差,幾道裂紋讓他很多時候會產生錯覺。

就在這時一具屍體倒在他身上,還在抽搐,脖子被割斷,是個僱傭兵。

重拳將步槍甩到背後左手手槍,右手軍刀繼續在煙霧中活動,剛蹲起身就有人撞了過來,結果被他一槍打穿了脖子,屍體被他一腳踹飛出去,鮮血噴了他一臉,轉身正一個人撞在一起,他的刀毫不猶豫的就刺了過去,幾乎同時對面寒光一閃以柄利刃也已經逼近了他的喉嚨,但瞬間兩人全都硬生生的停了下來,因爲他們發下對方是自己人。

重拳收回頂在幽靈小腹上的刀和已經瞄準他腦袋手槍,而幽靈也撤回了已經貼在重拳脖子上的刀子。

兩人對視了一眼,沒有任何特殊表情,讓過對方繼續向煙霧中摸去……

煙霧瀰漫中一場近距離的大混戰正在進行,雙方陸續投入更多的人手搶奪核彈,戰鬥從原來的武器對射變成了短兵相接,步槍被手槍和短刀代替,近距離的遭遇戰這兩種武器更容易發揮,原本混亂的槍聲零落了下來,連續的掃射被點射、慘叫和驚呼代替,而且煙霧也越來越濃。

原來是山狼見敵人要渾水摸魚乾脆跟蹤扔出了更多的煙幕彈,讓整個空間都被白色的煙霧所充斥,這樣可以防止煙霧以外的敵人向裏面掃射,造成不必要的傷亡,這樣一來反正大家誰也看不見誰,大家短兵相接,只有強者才能活下來。

重拳正準備繼續摸索的時候頭突然聽見了不遠處傳來了電梯啓動的聲音,不好,有人要跑,他立即循聲衝上去,沒幾步就到了電梯進前,可是電梯已經開始上升,他根本就沒看見裏面有幾個人,是什麼人。

“有敵人跑了!核彈被帶走了。”重拳焦急的說道。

“放心核彈在我這。”幽靈在耳機裏說,“我在礦工休息室,獸人,趕緊過來,帶上貝思雅,我這出了點情況,可能不太妙,完畢。”

“好,我馬上帶人過來。”本·艾倫的聲音,他那邊的戰鬥好像很激烈。

戰鬥還在繼續,依然有大量的敵人殘留在這一層,場面極其混亂,到處都是零落的槍聲和爆炸聲,殘敵仍在。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