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氣息,遠遠超過的葉飛本身的實力。

下一刻,只見他猛然抬手,原本手中的九彩仙劍,隨之被黑霧籠罩,化作一把詭異的黑劍,手臂落下之時,斬出一道巨型的黑色罡風。

「嘶!這是?」

「你……」

前方半空,雷隱宗大族老在看到那道黑色罡風之時,他臉上神情隨之劇變,眼中露出久違的忌憚之色,周身雷威閃動,凝聚除了雷霆防禦屏障。

下一刻,罡風劍芒隨之臨近,這一劍彷彿不可閃躲。

「轟,轟隆!」

「砰。」

半空之中,大族老是身形,竟是被直接震退,他周身雷光屏障,此時已然碎裂,而那一劍斬下,四周恐怖的威勢,瞬間將葉門祖地籠罩靈陣震碎。

一時間,後山祖地動靜,幾乎是在同時時刻,引起葉門前殿之內三門五宗強者的注意。

而那從遠處傳來的恐怖氣息,不免讓此刻前殿的眾人為之心驚。

「那……那是什麼?」

「其中有葉飛的氣息,而另外一道極為恐怖,絕對在五重劫境之上。」

前殿之內,四周眾人都是一陣心驚不已。

如今此刻葉門之內,有人敢與那葉飛動手,對方的實力更是在五重劫境之上,這樣的存在,在中原之地絕不是無名之輩。

「雷威,那人來自雷隱宗!」

「三大古宗本是同根,儘管平時少有來往,但葉飛如今聚集三門五宗強者,已然引起了三大古宗的警示。」

「此子怕是,出師未捷身先死,來者絕非尋常之輩……」

此刻葉門前殿之內,三門五宗的劫境強者,並沒有出手相助的打算,若是那葉飛沒有與那種級別的強者一戰之力,召集他們也是毫無意義的。

拋開古獸宗,雷隱宗不談,五重劫境之上的強者,魔魂宗絕對不可能沒有。

那位半月前,曾現身的魔魂宗宗主,那可是傳聞在百年之前,就已經是六重界的強者了。

……

葉門,此刻宗門府邸內,伴隨著後山祖地內氣息爆發,仲黎,天蘭,葉方等人,均是同時踏空而起,目光掃向遠處祖地,臉上露出擔憂之色。

「黎師尊,我等是否要前去相助?」

半空之中,葉方此刻上前一步,向著仲黎抬手開口問道。

一旁,天蘭儘管傷勢未愈,但此刻雙眸中有微光閃過,抬手之下一把青色長劍,隨之出現在了掌心之中。

「葉主,絕不能有事。」天蘭輕喃一聲,身形隨之閃動。

朕懷了攝政王的崽崽 只是她還沒踏出多遠,便是被一股磅礴之力,將其身形封鎖在原地,已然無法動彈半分。

後方不遠處,仲黎的眼中,此時有幽光閃動,臉上的表情讓人有些琢磨不透。

「天蘭,你冷靜一些。」

「師尊說過,祖地內之事,我等不得干預,這一戰他必須勝,而且要贏得毫不費力,唯有這樣與魔魂宗開戰,三門五宗才會全力出手。」

半空之中,仲黎目光略顯悠遠,此刻抬頭望向前方遠處祖地方向。 葉門,祖地之內,僅僅是眨眼之間,二人已然交手數次,瘋狂靈力橫掃四周,大地為之震顫。

半空之中,雷隱宗大族老,身形被震退之後,臉上同時露出震驚之色,他在來此之前,從未想過眼前的葉飛,居然可以與他一戰。

二人本身存在的硬實力差距,絕非外力所能彌補的。

「不可能!就算你踏入二重劫境,這一劍之力也無法破開老夫的防禦。」

「你到底是誰?」

雷隱宗大族老,臉上露出嚴肅之色,盯著前方之人冷聲開口道。

山岩前方,葉飛聽聞此言,臉上露出淡笑。

他沒有過多的廢話,手中的九玄劍緩緩抬手,周身的氣勢不斷上升,幽黑的劍芒閃動不定,引動了天地之力,方圓百里為之一顫。

天空略顯暗淡,整個祖地半空,被一片黑風籠罩,氣勢震徹心神。

「天地之力,八重劫境!」

「你……」

前方遠處半空,這位雷隱宗大族老,臉上以往的平靜淡然之色,早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身形下意識地後退了兩步。

這股氣息代表著什麼,沒有人比他更加清楚。

葉飛手持化為黑色的九玄劍,此刻並未著急出手,他身形向前一步,目光落在了前方之人身上。

「離去吧,看在天雷子的面子上。」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否則中原三門五宗,即時齊聚雷隱。」

聲音中,透著幾分寒意,讓人聞之不禁心顫,那看似平淡中,卻是帶著一股無法拒絕之意,呼應著四周翻騰的天地之力,氣勢同時更盛了幾分。

這股氣勢,早已超越了前方的雷族大族老。

直到這一刻,前方大族老才確定自己,已然不是眼前之人的對手,除去那恐怖的黑風不論,這種狀態下的葉飛,若是在拿出落雲弓,他將沒有還手之力。

「古宗之事,雷族不在干預,老朽這就退去,雷域此後封門三年以表歉意。」雷族大族老身上的氣勢散去,隨之抬手向著葉飛抱拳開口。

原本此事,雷隱宗本不願參與,但礙於神域仙境的壓力,這位大族老不得不得親自了來此,畢竟三宗本身同根,中原之地的局勢,直接影響到了源界的平衡。

而如今看來,相比起神域仙境的壓力,眼前之人那是萬萬得罪不得。

葉門祖地,此刻葉飛身上的氣勢同時慢慢消退,天空之中黑風消散,四周很快恢復了平靜。

「如此,葉某謝過……」

雷隱宗的實力,本身不俗,雷族之內的強者不少。

如今之際,這樣的結果,無疑是葉飛最想要看到的,而且眼前之人實力之強,就算是方才狀態下的葉飛,想要勝之,付出的代價定是不少。

此人既肯退去,那無疑是再好不過的。

「葉飛,老夫奉勸你一句,魔魂宗動不得。」

「拋開魔魂宗的實力不談,神域仙境那邊,絕對不會坐視不理,你僅憑三門五宗的劫境強者,想要撼動一個千年古宗絕非易事。」

前方半空,雷族大族老,臉上露出嚴肅之色,盯著葉飛緩緩開口道。

葉飛聞言,不禁淡笑一聲,他有的可不僅僅是三門五宗,魔魂宗之事已然觸及到了他的底線,此事就不會就此作罷。

他踏入源界,便是為了此宗。

「多謝提醒,不送。」

葉飛沒有多言,目光掃向前方之人,低聲開口回應道。

見此情景,前方雷族大族老隨之輕嘆一聲,此刻也是不便多言,他的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很快消失在了前方的半空之中。

祖地之內,葉飛抬頭望向遠方,半響過後他緩緩收回目光,神情被一片冷漠所替代。

而就在這時,只見他的指尖處,忽然有一道黑風凝聚。

「小子,本尊幫你這一次,待此事結束之後,九玄劍上封印,你若是不能將其銷毀,本尊定與你拚死一戰!」

那聲音中,帶著幾分尖銳,其中透著一股難掩的孤傲之感。

「前輩放心,葉某言出必行。」

「魔魂宗覆滅之時,葉某會親手毀去九玄仙劍。」

葉飛目光一閃,隨之低聲開口回應道。

他本身的實力,確實僅僅只有二重劫境,想要與那雷隱宗的大族老一戰,本身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葉飛身居水族傳承。

九玄劍之內,有控制頂級荒獸黑烏的印記。

早在他數月前,離開葉門之時,便是已經想好了,尋到仲黎之後,便會以最快的速度,召回當初離去的荒獸黑烏。

方才與雷族大族老一戰,便是依靠此獸之力。

「哼,這還差不多,本尊累了,若非是遇上無法一戰的對手,沒事別打擾本尊。」荒獸黑烏的聲音,此刻緩緩傳來。

話音落下之後,他的氣息隨之逐漸平息。

懸崖半空,葉飛聞言不禁輕笑一聲,在沉默了片刻之後,他的身形隨之閃動,轉身向著葉門的方向閃身而去。

……

葉門,此刻前殿內,三門五宗的眾位劫境強者,幾乎是在同一時刻,感受到了葉門祖地之內氣息的平息,眾人臉上的表情均是變化不定。

「誰勝了?」

「不清楚,兩股恐怖的氣息,幾乎還是在同一時刻消失了。」

「……」

前殿內,眾人均是若有所思,靈識之力向著前方祖地的方向橫掃而去,這一刻無論從其內走出的是誰,對於三門五宗的眾人而言,內心的震撼都是相差無幾。

隨著眾人的目光望去,不多時只見半空之中,一位身穿淡袍,相貌冷峻的青年,緩步踏空而來。

「諸位,久等了。」

那來者,正是葉飛無疑。

下一刻,他的身形,已然出現在了前殿前方,他的目光悠遠,抬頭掃向前方眾人。

此刻,前殿的眾人,先是稍有一愣,隨即也是很快反應過來,隨之紛紛抬手抱拳,拋開葉飛的身份不談,方才祖地內的氣息,著實讓他們為之震撼。

「葉小友,方才葉門祖地內……」

前方,只見一位長須,白髮,身穿青色長袍,周身氣勢不凡的老者,此刻緩步從人群之中走出。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那位瀟門老祖,除去葉飛不然,三門五宗之內,他的分量,足矣完壓此地任何一位宗門老祖。

他這一開口,四周的眾人,此刻目光均是同時落在了葉飛的身上。

「雷族,大族老,為魔魂宗之事而來。」

葉飛目光掃向眾人,此刻直言開口道。

此地眾人,皆是劫境強者,在中原之地均不是無名之輩,對於一般的武修而言,雷族二字有些陌生,但眼前這些人,心中都是極為清楚,這兩個字分量。

「嘶!大族老雷如風。」

「中原之地,五重劫境之上,此人戰力可排前三。」

「連此人都出現了,三大古宗同根而生,果然並非虛言……」

此刻,前殿前方的眾人,內心忍不住再度震撼。

要知道,縱觀整個源界,五重劫境之上的前輩強者,那幾乎是站在武道巔峰的存在,這些老怪物已經有數百年未曾在武道界走動了。

而如今,雷如風的氣息消失,祖地走出之人是葉飛,此事已然十分明顯。

一時間,三門五宗的眾人,臉上的表情,均是有些變化不定,就連前方的蕭族老祖,一時間也是不知該如何開口。

空氣中的氣氛,此刻略顯安靜。

葉飛目光沉靜,稍有沉吟之後,只見他周身氣勢一凝,一股無形之力,已然籠罩了整個前殿四周。

「諸位,這次忽然召集三門五宗,所為何事相信諸位心中清楚。」葉飛聲音平淡,此刻緩緩開口。

半月前,魔魂宗宗主對葉門出手,除了去碧雲宗之外,其他的幾大宗門,幾乎都選擇了坐視不理,畢竟來者之強,他們就算想要出手,多半也是有心無力。

這一點,葉飛並沒有責怪之意,畢竟他當時同樣沒有身處葉門之中。

「只是葉某的話,有些人似乎沒有聽清楚。」葉飛目光一凝,聲音中多了幾分冰冷之感,目光同時掃向前方的眾人。

他掌握了三門五宗所有人的神魂烙印,那些沒有來葉門的劫境強者,自然無法逃過葉飛的感知。

此言一出,前方三門五宗眾人,有些人的目光不免有些閃動。

以瀟門在內,大部分的宗門老祖,臉上的表情,都是沒有多大變化,而靈柩宗,紫羽宗的劫境強者,此刻額頭已然冒出了冷汗。

「葉門主,我靈柩宗,畢竟是一流宗門,門中需要強者鎮守。」

「而且魔魂宗一事,還需我等三門五宗仔細商議,宗門老祖沒有必要傾巢而出。」前方人群之中,只見一位身穿灰袍,短髮,長須的劫境強者,此刻走出人群。

此人名曰萬不敬,並非無名之輩,一身三重劫境巔峰之力,在中原之地那也是叫名諱的強者。

屬於靈柩宗的宗門大長老,而整個靈柩宗,似乎僅僅只有他一人前來。

「萬兄所言極是,山門重地豈能無強者鎮守。」幾乎還是在同一時刻,後方紫羽宗的二長老,此刻也是緩步上前,隨聲開口附和道。 只是這位二長老的開口,頓時讓一旁的紫羽宗宗主孫晨,臉上的表情瞬間微變,他的心中暗道不好,隨之連忙上前一步。

如今的情況,孫晨不敢開口多言,只能眼神示意二長老莫要在開口。

前殿前方,葉飛抬頭掃向前方眾人,他的眼中泛起了寒芒。

「魔魂宗,必須滅之。」

「且葉某有言在先,半天之內沒有來到葉門者,後果不用葉某多說吧。」葉飛神情冷漠,此時望向前方眾人直言開口道。

此言一出,前方眾人,面色均是一怔。

儘管在來此之前,三門五宗的強者,都已然猜到,葉門召集力量,是為了準備對付魔魂宗,但此刻從葉飛的口中直接說出,不免讓四周眾人心神為之一顫。

「葉飛,滅魔魂宗絕非小事,一個不好三門五宗怕是要毀於一旦,此事豈能由你一人定奪,三門五宗在中原之地盤踞近千年,不能為了你一個葉門,而弄的宗門基業近毀的下場。」

前方,萬不敬不甘示弱,此刻周身氣勢一凝,盯著葉飛沉聲開口道。

他此刻口中所言,無疑是說出四周眾人的心聲,能夠出現在此地的,都是三門五宗高層強者,這其內的利害關係,他們豈能不知。

「商議么。」

「你認為,葉某是求你等?」

葉飛目光一凝,眼中泛起了肅殺之意。

此處對付魔魂宗,定是一場惡戰,若是在此之前,三門五宗存有二心,後果不言而喻,這次召集劫境強者,除了開戰前的準備之外,更多的是要立威。

此戰非同小可,葉門若是沒有威信可言,三門五宗則不會動用全力,而面對一個遠古宗門,此次連忙的每一位武修,都是極為重要的戰力。

「難道不是嗎?三門五宗為何要為了你葉門,冒著被滅宗的風險與魔魂宗為敵?」

前方,萬不敬低喝一聲,臉上透著高傲之色。

他身為靈柩宗大長老,本身身份不凡,如今又有三五五宗的諸位強者在此,自然不會畏懼葉飛。

葉飛聽聞此言,此刻並未開口多言,只見他抬手之下,一塊暗紅色的晶石,已然出現在了他的掌心之中,其中有神魂之力隱約傳開。

不等眾人反應過來,只見其掌中靈光一閃,其中有四道神魂烙印被取出。

「既不來,這神魂烙印,留之無用。」葉飛聲音冰冷,話音傳遍前殿。

他的掌中,這四道神魂烙印,其中一道屬於紫羽宗,三道屬於靈柩宗,剩餘的一道屬於赤炎宗。

「葉飛,你敢!」

「靈柩宗劫境強者若傷一人,我等三門五宗以你勢不兩立。」前方萬不敬地低喝一聲,他不是愚笨之輩,此刻開口的同時,順便帶上了三門五宗。

前方人群之中,眾人見此情景,臉上的表情均是各有不同。

赤炎宗老祖此時皺起了眉頭,而後紫羽宗的孫晨,此刻臉上的表情雖然嚴肅,但內心卻是不免暗笑,他倒想希望前方之人無所顧忌,直接捏碎神魂烙印。

至於其他的宗門老祖,目光也是同時凝聚在葉飛的身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