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火龍虛影,正是地獄火龍的一絲意志之力,被他封印在此棍之中,此刻釋放出來,等於擁有地獄火龍三成力量,端是不凡。

火龍咆號著,落到泡沫之上,只聽聞嗡的一聲響,泡沫終於承受不住如此威勢一擊,最終破滅。

火龍去勢不減,朝冰樓吞噬而去。

冰樓右手在半空虛划,一道冰屏出去,將火龍擋住。

火龍撞到冰屏上,化成一團火焰消失殆盡。

火雲邪這一擊,雖然將冰樓的泡沫破掉,但是對於他,卻是半點傷害都沒有。

「下面,輪到我攻擊。」

冰樓右手之中,突然出現一道冰劍,虛虛浮浮,看起來妖異之極。

嗖,他的身體突然快如閃電。

火雲邪反應過來的時候,冰樓已經攻到他面前,當頭劈落。

他不加思索,架起火龍棍迎擊。

劍棍交接。

想象之中,硬碰的情景並沒有出見。

冰樓的冰劍,突然軟化成水,漫過火雲邪的火龍棍,朝他腦袋上劈落。

火雲邪一陣頭皮發麻,險險躲過一擊,頭頂幾根紅髮直接被削落。

剛才,那怕再慢一點,他就得掉腦袋。

剛才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一般人甚至還沒看出來是怎麼回事。

葉雄倒是看出來了,十分的意外。

剛才冰樓的冰劍,瞬間變成水狀,漫過火雲邪的武器,漫過去之後,再次凝結成冰,差點將他斬殺。

也就是說,冰樓的劍,可以從水狀跟冰狀之間,隨意變化。

水狀的時候,虛虛浮浮,可以漫過任何武器。

冰狀的時候,無堅不摧,可以當金屬劍用。

葉雄從來沒見過有人將水系的武器,運用到如此逆天的地步。

火雲邪看著冰樓手中的兵器,臉色變幻不定,顯然十分忌憚,跟這樣的武器短兵相接,太吃虧了。

想到這裡,他決定不再跟他近身,身體再次爆發出去強盛的元氣,火元氣蔓延出去。

他再次施展火系的絕對領域,讓自己的領域,籠罩整個戰台。

虎妻 可惜這一次,冰樓沒有再讓他肆無忌憚的擴大,在他剛剛運轉元氣的時候,自己身上也爆發出鋪天蓋地的冰元氣,同樣侵佔著戰台。

兩鼓元氣,在戰台之中,分別擴張起來。

一紅,一藍。

一邊是赤焰火海;一邊是冰封天地,成為兩片不同的領域。

這一次的比拼,不再是法術跟武技的比拼,而是實實在在,元氣洪厚程度的比拼。

誰的元氣強,佔領的領域就多。

在周圍人的目光之下,火元氣的領域,分明被冰元氣慢慢侵蝕,漸漸失守。

冰樓的絕對領域越變越大,漸漸地,佔了三分之二的地盤。

火雲邪的臉變得越來越紅了,雙腳緊緊地紮根在地上,深深地陷進地里。

他暗暗後悔,早知道對方的元氣這麼強,就不跟他硬拼了,搞得現在,騎虎難下。

進又進不得,退又退不得,真正的是進退維谷。

眨眼之間,冰樓的領域又佔多一層,已經佔到了四分之三,冰雪世界,將火雲邪緊緊包圍住。

正在火雲邪準備繼續反抗的時候,冰樓突然收回元氣,絕對領域也消失了。

在佔盡上風的時候,他並沒有選擇繼續進攻。

「火雲邪,還要打嗎?」冰樓淡淡地問。

「不打了,老子再去修鍊兩年,繼續跟你打過。」

火雲邪從戰台上跳下去,跑進人群之中,瞬間就不見蹤影。

甚至連招呼都不打一聲,無禮之極。

火焱在場下看著,哭笑不得,對葉雄說:「火雲邪是個痴修,這輩子除了痴迷修鍊,什麼都不喜歡做;哪怕來參加公主的比武招親,也是為了打敗冰樓。可惜現在看來,他跟冰樓之間,反而差距越來越遠了。」

葉雄目光落到冰樓身上,喃喃道:「他確實很厲害,元論是法術,還是境界,都到了隨心所欲的地步,這樣更好,明天就不會那麼沒趣。」

「說得好聽,你先過沙英才這一關再說吧,這傢伙,也是很厲害的。」

半空之中,那名金丹修士已經宣布了前一場比較,冰樓獲得了最後的勝利。

「下一場,由土國沙英才對陣散修葉雄,請兩位上台。」

人群之中,一道矮小的人影,快如閃電,瞬間就落到戰台之中,赫然是名身高不到一米五的矮人。

葉雄飛身而上,落到那矮子面前,細細打量了他一下。

果然,他的模樣跟自己在修真界幹掉的那個王子,有幾分相似。

「雙方準備好了沒有?」

金丹老者在得到兩人的點頭之後,宣布比賽,正式開始。

當下,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到了戰台之上。

對於土國王子沙英才,很多人都認識,但是對於葉雄,認識的人卻非常少。

除了第一場打敗了木勝之外,他們就沒見葉雄認真出過手,所以這一場,大家都抱著期待,想看看他的真正實力,到底厲害到什麼程度。

「小子,別以為僥倖殺進四強,就可以得意望形,想娶大公主,先得過我這一關。」沙英才傲慢地說道。

葉雄都懶得跟他多廢話,身上金光大盛,《梵聖功》施展開來。

他的功法剛施展出來,頓時就引爆全場。

(本章完) 在修羅界之中,有五大仙階功法。

《梵聖功》就是金國的仙階功法,也是被稱之為最厲害的功法。

但是,由於個修鍊條件太苛刻,所以鮮有人學會。

現在,一名不是金國的修士,施展著正宗《梵聖功》,怎麼能不讓人震驚。

葉雄不喜歡被人研究,更不喜歡被人像看猴子一樣看著,所以想速戰速決。

瞬間,他就施展出《梵聖功》第二層,頭頂之上,出現一個巨大的法相虛影。

隨著法相的出現,整個戰台之上,被一鼓莊嚴的威壓籠罩,身陷其中的沙英才,甚至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傳聞,《梵聖功》強大無比,現在一看,果然非比尋常。

鈦!

葉雄一聲大吼,右掌推出。

半空之中的虛影,同樣做著相同的動作,一掌拍出。

一隻金色大手印,從天而降,輾壓而落。

「挈天之柱!」

沙英才腳下的大地,突然豎起無數的土柱,衝天而去,朝大手印迎去。

兩鼓威勢碰撞在一起,頓時地動山搖,狂風怒嘯,塵煙滾滾。

然而,很快,那些土柱就被大手印輾壓,變碎,消失無蹤。

面對那滔天法相虛影,沙英才的法術神通,根本就起不了多大作用。

眼見土柱就要土崩瓦解,沙英才不得已,再次驅動法術,朝大手印擊去。

飛岩術。

流沙雲。

土壁壘。

連續不停地法術,從他的手裡施展而出。

但是,沙英才很快就發現,無論他施展任何法術都沒用,《梵聖功》施展的大手印,就像一隻滅世之手,把他所有的法術,輕而易舉地摧毀。

這法相虛影,真是太可怕了。

幾乎到了無物不摧的地步。

在經過一輪又一輪的防禦無果之後,最終,沙英才選擇了認輸。

整個過程,葉雄除了施展《梵聖功》第二層之外,沒有使用其餘的任何神通。

真是一招鮮,吃通天。

場下的人,原本都以為會有一場惡戰,誰也沒有想到,居然這麼快就結束了。

「這一戰,葉雄勝。」

金丹修士宣布了結果。

葉雄沒有絲毫歡喜,因為他早就知道這種結果。他在修真界,打遍金丹以下無敵手,區區一名土國王子是他的對手,那才見鬼了。

落到場下的時候,葉雄分明感覺到,人群之中,一道凌厲的目光望著自己。

冰樓在贏得比賽之後,並沒有離開,而是破天荒地留了下來,觀看他的比賽。

他深深地看了葉雄一眼,這才轉身離開。

火焱第一時間跑過來,激動地說道:「葉兄弟,你真是太牛了,居然把《梵聖功》修鍊到第二層,我的天啊,金國那些老傢伙看到,肯定會發瘋的。」

「不就是第二層,有什麼了不起,大驚小怪。」葉雄淡淡地回道。

高台之上,那名當裁判的金丹修士落到木林森面前。

「東明兄,依你看,明天這一戰,誰會贏?」木王問。

木東明搖了搖頭,說道:「我本來覺得冰樓一定會贏,但現在看來,還是很難說啊!」

「是啊,誰會想到,這姓葉的年輕人居然如此厲害,把《梵聖功》第二層都學會了,他身上還有多少神通,現在咱們都不知道,這一場還是很難說啊!」木林森嘆道。

「無論誰贏,明天這一戰,精彩是肯定的,咱們拭目以待就是。」

兩人正在說著,突然木后開口問道:「女兒,這兩個男的之中,你更中意哪一個?」

大公主木婉情沒想到母親會突然之間問這個,片刻之後才淡淡地說道:「誰贏都無所謂,反正父王記住自己的承諾就行了。」

木王跟木后相視一眼,全都嘆了口氣。

入夜,酒樓。

葉雄正在打坐,突然睜開眼睛。

他整個人嗖的一聲,衝天而起,片刻之間就落入外面的森林之中。

此時的森林之中,一名戴著斗笠的人影站在那裡,不是大公主是誰?

「公主深夜召見,不知道有什麼貴幹?」葉雄上前問。

「明天一戰,冰樓肯定會施展他的最強神通,只要你能把他的最強神通給破了,贏他就不是困難的事情。」

大公主伸出手,掌心中放著一個魂簡。

「這裡面裝著的是冰樓的最強的神通,你拿回去好好研究一下。」

葉雄看著她手中的魂簡,並沒有伸手去拿,淡淡地說道:「不需要,無論他有什麼神通,對於我來說,都沒有什麼用。」

快穿任務:炮灰來逆襲 「你別小看冰樓,他的實力絕對是你難以想象的,今天他戰勝火雲邪,還沒有使出七成的實力。」大公主說道。

「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我今天施展出來的,也只不過是我一身秘術之中的皮毛而已。」葉雄傲然回道。

大公主目光炯炯地看著他,半晌這才將魂簡收了起來,說道:「你錯過了一個可以戰勝冰樓的機會,希望你別後悔自己的決定。」

「公主,咱們拭目以待吧!」

葉雄說完,轉身離開,瞬間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大公主居然有了一瞬間的恍惚。

第二天一早,葉雄早早醒來,在床上閉目養神。

今天一戰,是他來修羅界以來,最艱難的一戰。

冰樓也是他遇到過,最強的對手之一。

不過,無論對手是什麼人,只要敢阻擋自己取得靈木液,他就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他就不相信,以自己一身神通,加上三靈相助,還贏不了一個跟自己境界相同的對手。

「葉兄弟,儘力就好,反正輸給冰樓,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

火焱一進來,就向葉雄潑冷水。

「要不,咱們打個賭?」葉雄突然說。

「賭什麼?」

「今天一戰,如果我輸了,我就教你怎麼同時修鍊相剋的功法,如果我贏了,你就將《焚天功》第一層的修鍊口訣教給我,怎麼樣?」

火焱聽聞,撓了撓頭,尷尬道:「不是我不願意賭,是咱有祖訓,如果被父王知道我把《焚天功》泄露出去,非把我的皮剝下來不可,要不咱們換種賭注?」

「你身上除了《焚天功》之外,其餘的神通,我沒半點興趣。」

兩人邊說,邊朝競技場走去。

最後一場大戰,終於要開始了。

(本章完) 競技場,人山人海。

天空,樹上,地上,到處圍滿了人,全都等著這舉世矚目的一戰。

「快放,冰樓來了。」

不知道誰喊了一聲,然後所有人都順著那人的手指望過去。

天邊,一道人影快如閃電,前一刻還在千里之外,下一刻已經到戰台之上。

一頭雪白銀髮,身材欣長,乍看去,有種女性的優美。

冰樓剛出現,現場頓時掀開了鍋,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尖叫起來,吶喊聲連成一片。

特別北邊,那一連片的吶喊聲,彷彿把蒼穹都給掀下來。

葉雄舉目望去,只見北邊一連片都是雪白長發的男女,少說也有上千修士。

人群之中,一名二十芳華的雪發女子,鶴立雞群,如同冰山雪蓮一樣。

「這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