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確實算不得什麼好消息,穆星辰看著她問:「這就是你說的好消息?」

周孜月大大方方的點頭,「是啊,難道你不覺得是好消息嗎?」

「你是怎麼知道的?」

「打暈了柳明哲得來的消息,你要是不信就跟我出去看看,他現在還昏倒在弄堂里呢。」

聞言,穆星辰抖了下眉梢,「你出去了大半天就是干這事?」

秦葵傾陽 周孜月腳步一頓,面對著他,一臉認真的說:「不是你說的還沒有從柳棠春的嘴裡套出話,不捨得把她趕走嗎,現在我幫你把話問出來了,你應該就沒借口再留著她了吧?」

她到底是有多小心眼?穆星辰莫名的覺得好笑。

「小小年紀怎麼就這麼小氣?」

周孜月突然湊近,笑眯眯的說:「我只對你小氣,要麼你親口說不要我,要麼我就把你身邊冒頭的女人全都趕盡殺絕,你要是怕就直說,大不了我殺人的時候不在你面前。」

穆星辰的臉上絲毫沒有恐懼,她看著周孜月,好看的嘴角微微上揚,「別總是把死掛在嘴邊,被人聽去不好,這種事暗地裡做就行了。」

周孜月意外的挑了下眉,「我們家哥哥最近脾氣怪好的。」

「嗯,因為你,所以心情好。」

突然示好是鬧哪樣?

周孜月眯了眯眸子,小手在他額頭上摸了摸,「不熱呀。」

還真是跟她溫馨不了三秒,穆星辰推了她一把,「去洗澡,臭死了。」 周孜月洗澡很快,沒一會就出來了,她手臂上的傷還需要塗藥,不然這要是落下疤往後可怎麼是好?

周孜月坐在床上看著穆星辰,不知道為什麼他最近對她好像格外的耐心。

「之前龐子七不是送個你過一些草藥,讓你泡澡用嗎,你有多久沒用過了?」

周孜月支著下巴想了想,「好久了,我都不知道那些草藥放哪了。」

「那就讓他再送點過來。」

周孜月隨意的點了點頭,她覺得她現在再來存底子已經晚了,她這虛弱的身子沒救了,上次撞個車都能嘎嘣一下暈過去,她還是乖乖的當她的弱女子算了。

塗完手臂,穆星辰看了她一眼,溫柔的笑眼春風和煦,周孜月突然皺眉,「哥哥你要是敢在別的女人面前這樣笑,肯定當場被撲倒,也就是我定力強了點,可我還小呢,你不能這樣勾引我。」

穆星辰回手在她腦袋上拍了一下,「你除了亂說話還會幹什麼?」

「會的可多了,會吃,會睡,還會逗你開心。」

穆星辰可不想承認她在身邊他會開心,眼眸輕輕一撇,他問:「你背上的傷好點了嗎?」

周孜月都快忘了自己背上有傷了,她伸手就去解紐扣,「哥哥幫我看看。」

穆星辰趕忙按住她的手,忍不住喝道:「自己去看。」

「我傷在後背,怎麼自己看啊?我眼睛又沒長後腦勺上。」

穆星辰隱隱抖動眉心,鬆開手,轉過身背對著她,「那你就去找阿香。」

「為什麼呀?」

見他不動也不說話,周孜月用小腳踹了他兩下,「當初你看我屁股的時候可沒這樣扭扭捏捏的,現在裝什麼蒜?」

周孜月三兩下脫了自己的睡衣,背對著穆星辰坐在那。

穆星辰心道:她只是個孩子,最起碼,現在是。

他轉過頭,看了一眼,她背上的傷還是很明顯,畢竟傷的太深。

穆星辰忍不住蹙眉,「你自己洗澡的時候就不知道看看嗎,也不讓阿香給你上藥,你就不怕落疤?」

「唔,忘了,這不是最近太忙嗎,天天都要上學,學生的壓力是很大的。」

壓力大?

她天天逃課還有臉說!

「趴下。」

聞言,周孜月扭過小臉,不懷好意的笑了笑說:「哥哥讓人趴下的時候說話可真霸氣,聽起來有種……啊呀!」

穆星辰直接把她推到,他可不想聽她胡說八道。

「哥哥,你說季家到底想幹嘛,之前對你那麼不好,突然又要給你找媳婦了,你就不覺得奇怪?」

「有什麼好奇怪的?」

周孜月不老實的想要轉身看他,被穆星辰按了回去,「你是M國送來的,他們一直都覺得你來穆家是有目的的,季冠羽把你帶走都沒有從你身上得知他想知道的事,他們只好找人把你換掉,說到底,柳家的存在是因為你。」

周孜月無語的哼了哼,「真沒想到,我這麼小居然就變成階級鬥爭,而且還是兩國之間的,嘖嘖,都說紅顏禍水,我要是長大了那可怎麼辦呢!」

她這任何情況下都能自戀自誇的本事真是讓人望塵莫及,穆星辰失笑,「放心,你就算是禍水也是禍禍我而已,禍不到別人家去。」

周孜月思緒走遠,沒有聽到他的話,想的卻是另外一個人。

見她沒有動靜,穆星辰看了她一眼,「想什麼呢?」

「我在想,林靜姿來平洲又是為了什麼,她跟我說她的目的也是你,但是對你沒興趣,所以就把目標改成我了,這一來二去的,他們都是平洲來的,目的都是我,我是不是有點危險啊?」

*

柳明哲被那天晚上的綁了他的兩個人嚇得不輕,可他卻沒有看清他們是什麼人,原以為是穆家的人,可穆家這幾天也沒什麼動靜,並沒有耽誤合作案的進行。

馬上就要期末考試了,周孜月還是三天打魚兩天晒網的,還不容易來一趟學校,竟然又有人給她打電話。

田可現在一聽到她的電話聲就上火,晲著周孜月的眼神別提多嫌棄了。

周孜月拿出電話,沖著田可笑了笑,「業務繁忙。」

「喂?」

電話是林靜姿打來的,上次吃過一次飯之後她獲得了周孜月的短期信任,所以就拿到了她的電話。

林靜姿的車停在學校門口,看著裡面說:「聽說柳棠春去了你家,有沒有興趣逃個課,回去捉個奸什麼的?」

周孜月一聽,腦門上彷彿刻出了一個「火」小眉頭擰的能夾死個人,「你在哪?」

「在你學校門口。」

電話被掛斷,林靜姿看了一眼,笑道:「小傢伙動作還挺利索。」

林靜姿從車裡出來,面對著學校大門,半天也沒有等到人出來。

「喂,看什麼呢?」

林靜姿回頭,愣了一下,「你,你從哪冒出來的?」

「翻牆出來的。」

看了一眼學校的圍牆,可有一人多高,林靜姿不可思議的笑道:「你可真厲害。」

「還行吧。」周孜月不苟言笑的看著她問:「你是怎麼知道柳棠春去了我家的?」

林靜姿傲然的抱起胳膊,「這很難嗎?隨便找個人跟著她不就知道了嗎?」

「所以你上次跟去酒店,不是跟著穆星辰去的,你是跟著柳棠春去的?」

林靜姿嗤笑,「你以為我是跟著你家哥哥去的,所以才對我有這麼大敵意?」

周孜月確實是這麼認為的,「誰讓你上來就說你是來聯姻的?」

「那現在誤會解除了,我們是不是統一戰線?」

周孜月搖頭,「你要是想通過我來接近我家哥哥,那我跟你就是敵人,就算先滅了柳棠春,下一個我也會滅你。」

「好大的口氣,行了,上車吧,晚了你就滅不了柳棠春了。」

兩人坐進車裡,林靜姿看了她一眼問:「直接去穆家嗎?」

周孜月想了一下,嘴角輕輕一扯,說:「不,先陪我去一趟寵物店。」

*

家裡穆長河和季芙蓉都不在,阿香一邊打掃衛生一邊看著樓上,那位柳小姐又來了,可真煩人,關鍵是今天她是一個人來的,沒有讓人上去說一聲她自己就上了樓。

「小少奶奶。」

阿香正在著急上火,突然聽見門口的傭人叫了一聲,她連忙回頭,看到周孜月帶著一個陌生女人回來,阿香急忙走了過去,「小少奶奶,你該不會又逃課了吧。」

周孜月抱著書包,看了一眼樓上,「我要是不逃課,家裡不是要出事了嗎?」

阿香一臉為難,她也擔心會出事,看了一眼跟著周孜月一起進來的林靜姿,阿香問:「請問您是……」

「我叫林靜姿,跟小月一起來的。」

農門甜妻,腹黑相公來種田 房間里,柳棠春餓狼撲食的直接把穆星辰撲倒在床上,「我爸已經跟你爸說過我們的婚事,他們都已經同意了,你也不用綳著了,星辰,我知道你喜歡我,你對別人都沒有像對我這麼好。」

穆星辰眉頭緊的都快把她夾死了,可柳棠春卻假裝看不見,硬是打算霸王硬上弓。

她以為穆星辰是個柔弱易撲倒的男人,卻沒想到一轉身他就把她自己扔在了床上。

剛好這時候周孜月推門進來,那一幕「摔跤」一絲不差的落入了她的眼裡,林靜姿看到這一幕覺得眼珠子疼,看了一眼周孜月,她居然在笑?

穆星辰無意間看到闖進來的人,一怔,周孜月突然笑出聲,「這個姐姐對我和哥哥的床這麼感興趣?這床舒服嗎?哥哥最喜歡這張床了,你要是喜歡,我就把這張床讓給你吧。」

穆星辰剛被這個生猛的女人嚇唬了一下,還沒緩過神來,聽到周孜月又犯病,正想開口,周孜月突然拉著他的手指說:「哥哥,她這麼喜歡你的床,咱們就把床送給她吧。」

柳棠春得意勁還沒來得及表現,聽到這話,臉色一僵。

周孜月突然走到床邊,柳棠春還躺在那沒起來,周孜月隨手從挎在胸前的書包里掏出一個黑乎乎的東西,直接扔在了她身上。

「姐姐你看,這也是哥哥喜歡的東西,你一塊拿走吧。」

柳棠春低頭看了一眼趴在她胸前的東西,瞳孔倏然放大,「啊——」

黢黑的蜘蛛,巴掌那麼大,每條腿都有小指那麼長,渾身長著黑毛,此刻正在她胸口悠悠哉哉的爬著。

「救命啊,快點把它弄走,快點弄走,它要鑽我衣服里了,快一點!」

天價婚約,隱婚總裁超完美! 柳棠春失聲大叫,周孜月害怕的縮了縮身子,躲到了穆星辰的身後,「哥哥,這個姐姐好不矜持,在別人家裡大喊大叫的,嚇我一跳。」

柳棠春快嚇瘋了,一個勁的叫她把蜘蛛拿走,周孜月說:「小月不敢,小月最害怕蜘蛛了,而且這麼還這麼大,我聽說這種蜘蛛是會咬人的,咬人可疼了。」

聽著她胡說八道,林靜姿忍不住想笑。

剛才在寵物店的時候她可就差把那蜘蛛放在嘴邊親一口了,稀罕的不像話,現在居然說害怕,這小孩也太會裝算了。

柳棠春哇哇大叫,周孜月皺著眉頭拉著穆星辰的說說:「哥哥,這個姐姐太吵了,你要是把她娶進門以後肯定會家宅不寧的,你不是說你喜歡文靜一點的嗎,她一點都不文靜,以後還是別讓她來了。」

「嗯。」

穆家少爺,出了名的冷傲,林靜姿看著他和周孜月,突然覺得她來平洲的目的就是個笑話,這個孩子看著不起眼,可是卻沒人能撼動她在這位少爺心裡的地位。

柳明哲接到電話讓他來穆家把女兒接回去,當時心裡還在想這事兒肯定是成了,到了他才知道柳棠春原來是暈了。

柳明哲看了一眼穆星辰,「這,這該不會是,是……」

「她是被我的小黑嚇暈的,不是哥哥把她弄暈的,這位叔叔,你想的該不會是一些不好的事吧?」

周孜月的腦袋裡能出現什麼樣的畫面穆星辰最了解,但是他沒想到柳明哲的腦子裡也會想這樣的事。

穆長河和季芙蓉都回來了,是阿香聽到樓上的尖叫聲一時害怕給他們打了電話,他們回來之後看到這樣的場景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把柳明哲叫了過來。

柳明哲的話說了一半,誰都沒明白是什麼意思,周孜月這麼一解釋,幾個人頓時變了臉色。

穆星辰說:「我沒有跟你們家柳小姐在一起的打算,我只是因為兩家是合作關係,面子上不好推脫才跟她出去吃過一次飯,沒想到讓她誤會了,現在把話說開了,以後也請你們不要再登門造成我的困擾,不瞞您說,她今天這一趟來的很丟臉。」

柳明哲老臉沒了血色,不管怎麼樣他都是個要面子的人,自家女兒暈死在這,還被人說成丟臉,雖然不知道她都幹了什麼,但想想也知道不會再有以後了。

柳明哲灰溜溜的帶著柳棠春走了,家裡還剩下一個外人。

這個外人把穆家的熱鬧從頭看到尾,到了最後他們才想起她來。

「穆先生,穆夫人,我是林靜姿,我們見過。」

聽阿香說林靜姿是周孜月帶回來的,季芙蓉覺得奇怪,上次在宴會上小丫頭明明說過不認識她的。

穆長河問:「林小姐可是卞城的那個林氏?」

林靜姿客氣的頷首,「正是。」 「不知道林小姐這次來平洲是為了什麼,之前你跟我爭過柳家的合作,莫不是還想要跟他們合作?」

林靜姿笑著搖了搖頭,「您誤會了,我原本也沒打算跟您爭這個合作,從一開始我就知道柳家目的不純,所以想讓您打消跟他們和做的念頭,結果……」

林靜姿看了一眼周孜月,笑了笑,「不過也沒關係,我們都是做同樣生意的,您如果真的跟柳家合作不下去了,我們林氏可以接替柳家繼續跟你們合作,您放心,我不是柳明哲,不會動用不好的心思,不過我對這孩子倒是真的感興趣,如果穆先生不介意的話,我希望您不要阻止我和她交朋友。」

穆長河愣怔的看了一眼周孜月。

這麼大個穆家,她看中的居然是這個孩子,要說她沒有目的,他也不信,「小月年紀還小,怕是會給林小姐惹麻煩吧。」

果果小姐的傾城時光 林靜姿笑道:「不會,她很聰明,我很喜歡她。」

穆長江正覺得為難,穆星辰突然開口問:「為什麼要幫穆家?」

林靜姿看了他一眼,脫口而出的說:「受人所託。」

「什麼人?」

林靜姿輕笑,「穆少,既是受人所託,我當然不會說出這個人是誰,不過你放心,我林靜姿絕對不會跟你們穆家作對,我承認最初我來平洲的目的跟柳家一樣,也是為了你,不過來之前我就已經對他們說過了,我的婚姻不由任何人做主,我喜歡你我就可以為了你,但是很抱歉,我對你沒有興趣。」

這樣坦白直接的話穆星辰也是頭一次聽,他沉默了兩秒,笑了,「對我沒興趣,卻對我身邊的丫頭有興趣,如果你說的不是實話,那你可比柳家人聰明多了。」

周孜月一句話都不說,這種時候把自己撇得乾乾淨淨才是真正的聰明之舉,不過她的那點小心思沒有逃過林靜姿的眼睛,林靜姿看著她笑了一下說:「來平洲之前我也覺得自己挺聰明的,不過見過某人之後才知道,什麼叫天外有天。」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