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種爽快的租客,他還是首次遇見。

土豪的租客,陳申並非沒有見到過,只不過他見到的租客里,越是有錢的,反而越是會斤斤計較。

似是如此直爽的租客,簡直是太難得了。

雖然有那麼一瞬間,打亂了陳申報價的節奏,他還是試探性的說道:「6號別墅,租金至少15000元/月起步,您要考慮一下嗎?」

看了一眼,蘇大鵬心中明白,這是一次試探,還是一次讓人無法惱怒的正常試探,不過他雖然不惱怒,卻也不打算讓陳申繼續試探下去,直截了當的說道:「找你之前,我就已經有了目標,剛好有空著的別墅,這一單我就在你這裡成交了!」

言語之中,平淡里摻雜著某種意味。

陳申作為一個中介,自然也讀懂了這其中的意思,知道試探下去,會引起客戶的反感了,而且,這類客戶的需求看似很偏執,其實也很簡單。

特別是在知道了價格方面不是問題,陳申就再也沒有任何耳朵疑慮了。

多餘的試探和打探也隨著心思收斂。

小型商品別墅,雖然是獨棟別墅,可是地理位置,別墅面積等問題,都是價格高於白領公寓等出租的因素。

相較於建立在寧新區中心的公寓,這些獨棟別墅不太好出租。

也就是蘇大鵬制定了小型的獨棟別墅,而且,聽語氣價格不是問題,才讓陳申有了單子大概率能成,並且給了他一個豪爽的印象。

「謝謝您的信任。」陳申連忙真誠的說道。

還能說什麼呢?

這個時候,自然是感謝一番,然後,再繼續說道:「既然您都已經了解了,我們就再進去看一下……」

取車抵達目的地。

經過了嚴格的登記檢查,通過之後,二人抵達了六號別墅的門口。

一邊打開別墅的門,陳申一邊向蘇大鵬大致的介紹了別墅的格局、樓層、朝向、設施、年代、物業,包括了周邊配套,交通配套的情況也一一列舉了出來。

雖然蘇大鵬都在網上了解了不少情況,親眼看房,卻是第一次登門,因此他也沒有阻止陳申的介紹,一邊聽著他的介紹,一邊親眼目睹了別墅之內的實景。

由於是小型別墅,面積也不算很大,大約是500多平米的面積。

這個面積包括了兩百平米的庭院在內。

當初蘇大鵬看上了這個別墅,便是因為這個別墅里的設施很齊全,有那麼一點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感覺。

地板鋪的是紅木,光是這一點就十分的討蘇大鵬的喜歡。

「不知道您是否滿意呢?」

這一次,沒有使用什麼話術試探,大概是摸清楚了蘇大鵬的想法,陳申換了一種交流的方式,生澀的詢問道。

這一刻,蘇大鵬輕描淡寫的說道:「辦手續吧!」

陳申眼裡的喜悅無法掩飾,連忙的對蘇大鵬道:「租金,押一付三,不知道……」

沒想到居然遇到了這樣一個好說話的客戶,帶這樣的客戶簡直是太爽了,陳申恨不得往後遇到的都是這樣的客戶,哪怕再刁難一點也好。

「我一次性支付半年的租金!」

既然這裡的裝修討自己開心,蘇大鵬也表示可以一次性的繳半年的租金,也令得陳申對於這種簡單又豪氣的大客戶,喜歡得不得了,恨不得每個客戶都是這樣要求簡單。

連忙的給了各種承諾。

根本不需要蘇大鵬跟他磨嘴皮,費口舌,還順勢的贈送了半年的物業費用。

蘇大鵬在檢驗了別墅的設備正常運作的情況,還檢查了網路的速度,當即,便是催促著陳申前往簽訂合同,這樣的行為更加讓陳申開心,看看,這是什麼神仙客戶,居然催促著自己去辦理手續,簡直不要太爽了。

跟以往各種話術,各種逼訂,五花八門的騙術,絞盡腦汁,費盡心機與客戶鬥智斗勇的情形比起來。

此時此刻,陳申才有一種自己真的是在帶客戶租房子的感覺。

以往那情形,說是相親也不為過。

二人前往了中介,然後,陳申便是親眼看見了是短片將錢款一次性的支付得明明白白,才有一種自己的經歷太魔幻的感覺。

對此,蘇大鵬也沒有在意,叫了一輛車,回到了原先的住處,稍微收拾了一下。

接下來,蘇大鵬也順理成章的拎包入住小型別墅。

攜帶的便是蘇大鵬的電腦以及遊戲設備,連衣服他都沒有帶,在進入別墅之後,他開始鏈接了網路,然後,便是開始登陸了遊戲界面。

先是查看了『提現』這種能力是否還存在。

【提現】

【等級:lv.0】

【升級經驗:2/10】

【綁定遊戲:神祇的遊戲】

看到了這一系列的數據,蘇大鵬才略微的鬆了一口氣,證明了只要有網路,他便是可以再任何地點進行遊戲登陸。

這樣也達到了蘇大鵬搬遷到小型別墅的目的了。

他租賃小型別墅,不僅僅是單純的為了改變租住環境,好好的享受一番。

原先所居住的地方,存在著網路安全問題。

原先租住的房子雖然有網路,網路的防禦能力卻是很差,不僅是公共網路,曾經還有過某個大佬在區域網路植入了某些病毒的例子,導致了區域網路癱瘓那些天進行網路購物的賬號,銀行密碼信息都紛紛被人所盜取。

整個小區接近一半的人,銀行卡里的錢都被人轉移得乾乾淨淨。

那也是整個小區住戶最為倒霉的一天。 「問問他,喜歡什麼樣的女子。」瓊熒嫣然一笑,看得胭脂狐仙心中大慟。

突然間,外面傳來兩聲敲門聲。

胭脂狐仙一驚,有心想要換回原本的裝扮,可就像是被蠱惑了一般,竟捨不得脫下這衣裳。

她一咬牙,拉開門閉著眼對著門外人大喊:「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子!」

門外人默了數息才開口,聲音依舊是冷清的。

他看著瓊熒說:「她那樣的。」

胭脂狐仙一呆,抬頭便見自己面前站著的是她家清冷仙尊,而他身後拿著摺扇的無妄塵臉都黑了。

瓊熒意味深長地笑了笑,越過凌霄老祖,拉著他的衣袖便進了隔壁。

他倆才進門,便聽見隔壁的門也關了。

無妄塵看慣了她風情萬種的模樣,乍眼看她這幅清雅如蓮的模樣,眼珠子都差點掛在她身上。

「你……你方才問凌霄那些做什麼?」無妄塵語氣陰沉。

「我、我是想問你。」胭脂狐仙被他嚇了一跳,結結巴巴地說了實話。

無妄塵這才收了身上的戾氣,他盯著她道:「清婉優雅的?」

胭脂狐仙頓時苦了臉——妖嬈嫵媚地她倒是能學得來,可這清婉優雅,她要和誰學去?

「或者說,你這樣的。」無妄塵看著她這不開竅的模樣就來氣。

原本還想慢慢等著她長大,可她這樣怎麼能用這種語調問他喜歡什麼樣的女子?

怎麼能用這麼清純無辜的模樣說出這種話?

顧念著這狐狸的『老父親』還在隔壁,無妄塵嘖了一聲,草草的丟下一句『早點休息』便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不能再留下去了,他怕他真的忍不住欺負了她。

隔壁,瓊熒慢吞吞地將自己的元神從凌霄老祖的識海中撤了出來。

「這般高等的主僕契約……」瓊熒蹙眉。

這麼看來,豈不是胭脂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一念間?

「當初撿到她時,她已經是奄奄一息,我將她放在識海中蘊養,卻誤結了這最高等的主僕契約。」

凌霄老祖克制著用自己的用元神糾纏她的念頭,對著她解釋道。

「這些年來,無妄塵一直在找解除契約的方法。」凌霄老祖斟酌著開口。

瓊熒輕嗤一聲,眼中閃過一絲玩味。

哦~

「畢竟堂堂的千機樓樓主,大乘期修士無妄塵,怎麼說也不能有個與旁人結了主僕契約的狐狸道侶不是?」

可以愛著、追著、寵著,甚至可以攜手以對天下,但就是不能告天地、結同心。

她說這話時並未掩飾自己的嘲諷,只道:「倒是我不該多管閑事了?」

凌霄老祖搖頭:「胭脂那孩子一腔赤誠,不是無妄塵的對手,你若是喜歡,便將她帶在身邊教養著,也能解個悶。」

他一手帶大的狐狸,怎麼可能捨得叫她無名無分地跟了人?

瓊熒哼了一聲,也沒說答應或者不答應。

只是第二天出門的時候,她直接拐著胭脂狐仙走了,獨留兩個沒了媳婦的狗男人大眼瞪小眼。

無妄塵憋了好一會兒才道:「你家夫人怎麼壞我姻緣?」

凌霄老祖裝作聽不懂的模樣,輕飄飄地回話:「有么?」

無妄塵嘖了一聲,倒也不急著跟上,只對著凌霄老祖道:「我說,你不是昨日才第一次與她相見么?」

「嗯。」

「可我看你們相處,可不像是才認識的陌生之人。」

倒像是相識已久。

「她是我的道侶。」凌霄老祖糾正。

無妄塵只覺著心累:「你倒是把腦子從她身上扒拉下來一會兒啊!你辟穀多年,這些凡俗里的食物你能看上眼?還帶著人家姑娘來吃!」

兩個大乘期的修士來吃這些,也不怕傳出去丟人!

「我昨天看著你帶她去酒樓,都怕你被人家姑娘打!」無妄塵又補了一句:「你想想看,這是你會主動做的事兒嗎?」

凌霄老祖這才擰了眉頭,臉上也多了點茫然和不確定:「可……我總覺著她應當會喜歡這些……」

「所以」無妄塵晃著扇子,正兒八經地說:「你們兩個,該不會是前世之緣吧?」

瓊熒耳朵尖,遙遙地聽到這句話,沒忍住噗嗤一下笑出聲來。

「何止前世。」她坦然地回頭,笑的意味深長。

無妄塵這話何嘗不是說給她聽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