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種皮膚下的連接着手臂,手腕神經的鈦合金體系,是後天加載的,更加快捷的將通過手傳輸的信息,傳給外表的機械服裝。在操控全自動機械的時候,直接用手掌貼入機械裝置。

效率,控制機械的效率已經超過了這個時代,當然如果換成是武器的話。現在黃土區生化科技發展方向,分爲兩方面,第一是人類類的信息接受,第二類就是信息輸出。第一類眼耳鼻,第二類手足聲帶。

然後直接對外連線大功率機械。可以是人形機甲,也可以是車輛載具。總之這場工業革命後,人類將不是過去由碳基材料組成人類。在黃土區中機械實驗室中,一臺高五米的人形態機械真放置在平臺上,整體比例和人體相當。甚至連四肢的胳臂都能看得見。

時代開始向前了。 秦嶺第一號機械工廠,在場的諸多研究員帶着成就感的看着眼前的這臺巨大的人形機械。當週天合盟在阿拉加斯加遭遇了蘭特人的懸磁浮坦克後,在戰後,黃土區就開始對未來載具進行設計。設計來設計去,最後鑑於東方大陸衆多的山地,所以帶輪子的東西不好使。

又拆了周天合盟幾個單兵裝甲。黃土區最終決定自行設計出一臺載具。載具最終定爲了人形。人形機甲最令人詬病的是關節之間的磨損。幾乎地球上所有材料硬接觸都會產生了磨損。

最後拋棄了關節中齒輪磨合的結構。最後借鑑了人類關節間中有液體減緩摩擦,液體充斥在關節骨膜之間,托起了骨頭之間的縫隙。這是一種柔性接觸。然而人體中充斥着液體,而眼前的機械卻並非用液體保持關節中的縫隙,而是磁力。強磁力托起了關節之間接觸,同時用複合材料充當機械臂之間的韌帶。讓兩塊機械臂不至於被磁力彈飛。然後在骨架上附着金屬肌肉。同時採用能量水晶電池供能。

機甲科技,任迪從上一場任務弄來的技術,當這個位面出現了高能電池後,任迪就一直在考慮上個世界的機甲設計是否能在這個位面實現,畢竟現在黃土區的數控技術要比上個世界要強。

至於這個技術到底有沒有必要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只能說中子輻射幾釐米的水層就能削減一半的中子輻射。面對北方的壓力,提高人體的生存能力刻不容緩。也就是說在覈戰中保持強大的進攻能力。將其規模化生產,可以提高戶外生產的效率。

至於現在這個機甲百分之九十九都準備好的,只是缺了一個心,能量水晶的芯。現在行走是靠着背後拖着的電線供能。任迪看了看這個機甲背後拖着的長長的臍帶(電線)對身後的負責電池生產的樂正全說道:“你們那裏怎麼樣了。”

有關樂正全的成長經歷,從小就對電磁感興趣,至於爲什麼,樂正全恐怕還沒有任迪了知道原因。思維注入的思維模板終究是留下了。樂正全開始獨立思考後,已有有關演變的記憶被刪除,他認爲這些知識是自己學習的。所以現在沿着這個模板他很自然的成爲了黃土區有關電磁部門的核心人物。

熾羽當初給樂正全思維注入這東西是爲了順着黃土區的晉級機制,在高層插一個釘子。賠了夫人又賒兵,如果熾羽知道這個成語的話一定會用這個成語表達自己的心情。

樂正全說道:“脈衝電流和超導陶瓷的激發還不是很契合。”樂正全所說的超導技術是一種室溫超導技術。當超導陶瓷在脈衝激光照射下,會發生極其短暫的超導現象。這種現象是超導材料晶格受到激光照射晶格震動導致的結構變動,無法長久持續。然而蘭特人是另一種思路,那就在短暫出現超導的剎那,傳輸電流,電流成非常短的週期在超導材料中流動。

這就是蘭特人的能量水晶技術的本質。對於蘭特人來說,現在這種室溫能量水晶,他們只有很少量的。蘭特人演變軍官進入位面沒有基地只有空間包,這種水晶是他們攜帶進入這個位面的。但是在這個位面並沒有生產能力。量產都是冷卻型號的能量水晶。但是這個思路,演變軍官通常是注入一個徵召兵,試圖在這個世界實現這個技術。

至於這種調集大量資源,大量科研人員的實驗,黃土區在做。畢竟這種技術實現後,兩端高頻率的磁場,交替出現,可以持續對高能離子體進行約束。

對於樂正全的回答,任迪說道:“很難嗎?”

樂正全臉上露出一臉不好意思,說道:“百萬分之一秒的材料特性變化,和電脈衝之間的契合很難找,很多實驗設備條件不夠。”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們大膽實驗,同時也要耐心。”

樂正全看了看前面蹣跚的機甲說道:“只是這個。”

任迪搖了搖頭說道:“飯要一步步吃。這次是我們技術跳躍的太大了。”

任迪重新勾勒了一下機甲設計,整個機甲的骨架擴大,爲了裝下更多的冷凝系統以及能量水晶技術整個機甲高度到達二十米高度。一種龐大的工業機器在計劃書上形成。

一股冷鋼精密機械的工業風格從這種設計書上體現出來。

這時候任迪點開了西南實驗室的通訊,公孫語出現在屏幕上,任迪說道:“我想,我可以開始了。不過清醒時間段,我的時間我來安排。”

公孫語說道:“可以。不過一旦你懈怠了,我有義務提醒你。”

核元紀年1310,這幾年來世界上一下子安靜下來。戰爭一下子停止了,各方均在醞釀着這什麼。等待着什麼。周天合盟安享自己現在的強大,同時帶着莫名的眼光看着身邊東亞大陸上的變化。

雷姆特人正在舔食着和周天合盟碰撞的傷口,準備着南美的戰爭,同時將目光投向南極。而亞特蘭蒂斯則是規劃着自己的小九九。

在北極圈內,一個超大的磁環埋藏在地面上,這個磁環直徑三公里。然後一個稍小的磁環懸浮在第一個磁環爲基礎的上方五十米處。然後更小一級別的磁環,懸浮在更高的地方,就這樣一層磁環疊着一層的磁環緩緩升起。一共六十個磁環就這麼懸浮着就像一座通天塔一層一層直插天空。這種靠着一層層磁環懸空的塔最頂端。一個巨大的球體正在最頂端的球體上翻滾着。

一座座這樣的高兩千米的巨塔,每隔五十公里一座。可以隨磁環的磁力隨意升降。亞特蘭特的高級防禦建築。可以長久將大型機械固定在兩千米的高空中。可以對大片空域的導彈,戰機進行大範圍強磁場打擊。當然還有一個作用。

巨大飛碟從這裏升空到達低軌道外太空,然後緩緩降落,進入磁環巨大中央的空洞中,在磁力的減速下緩緩降落。火箭在近太空中呆了不到一個小時,從烏埃爾山脈以西,在半個小時內到達東部,由於是大氣層最邊緣,一旦太空垃圾降低到這個高度,會開始有阻力,迅速墜落在地面上。所以在這個高度上是安全的。

飛碟在地球太空低軌道飛行,是爲了拍攝,拍攝太空垃圾的軌道,一道道強光拍攝完畢後。帶着數據返回地面。當飛碟與空氣摩擦產生的光球鄰近高塔頂端磁力放射端會由於磁力的作用,以不可思議的動作進行轉向和變速加速。

這些動作是空中無法借力,只能靠着發動機噴射氣流飛機無法完成的。這些飛碟掠過這些高塔時被巨大電磁力進行了干擾。急速返回大氣,然後在高塔頂端附近迅速減速,最後垂直降落,亦或是,垂直升起,在高塔附近,就像丟飛盤一樣從塔底端起飛到達塔頂端螺旋的繞了幾圈後,飛向高空。

在電磁高塔下的一座基地中,大量的人員在這座地下基地中穿行,作爲這個世界越來越清晰的新一極強權,亞特蘭蒂斯是從瓦特聯邦分離的,但是現在的人口卻大量繼承了,萬明斯坦的人口。

整個地下基地中空氣溫暖而乾燥。模擬陽光非常充足。一位位原先來自萬明斯坦的新人類現在對周天合盟的態度是恨,滅國之恨。這種恨是連帶恨上整個東亞人種。所以黃土區,也在這個範圍內。尤其是現在黃土區在南方佔據歐亞大陸,成片成片的土地上人工葉汲取着陽光。這無疑是讓亞特蘭特中原先的那些萬明斯坦人很不舒服。

失去的總是最可惜,別人的總是最好的。自然界中植物固化太陽能需要大量的水,但是蒸騰作用消耗了百分之九十九的水,而蒸騰的作用只不過是,讓植物根莖擁有向上運輸物質的動力。因爲植物這種耗水的特性,讓農耕文明止步於年降水四百毫米的線上。長城的走向與400毫米等降水線吻合得很好。

然而好水這麼大隻不過是植物體內循環物質需要。人工葉這種多種藻類組合生產的體系。內部物質循環的動力只需要水塔高高的水塔保持滲透壓力就行了。人工葉沒有蒸騰作用。所以對水的需求大大減少,種植行業直接向北平鋪,向着沙漠戈壁平鋪。現在農業只看重光照。

雖然沒有人工葉技術,但是這玩意並不難,而且搞出來後極易擴散,只要拆掉一個人工葉,檢查一下里面幾種藻類的基因就能做出來。人類基因調節的技術很容易保密,因爲人類基因太複雜,而藻類,藻類的基因太簡單了,各種修改的痕跡也太明顯了。在明白了人工葉的原理後。所以蘭特人很不忿。因爲他們這裏光照條件不好,溫度太低,難以維護。

戰爭,亞特蘭特現在一位位精英談論政治必說對南方戰爭,擊敗了南方戰略上安全了,糧食生產充沛了。一切問題似乎都解決了。亞特蘭特的高層縱容着這種氣氛。潔麗思從北冰洋地區到達了北亞,這位將軍看了看南方貝加爾湖地區的太空拍攝景象,輕輕地說道:“這裏的確是個好地方。” 鏡頭切換。

周天合盟的最高議會上,議會上一位位代表的投影相互交談這,周天合盟這個組織儘管出現了裂紋,儘管出現了中央權威遭到挑釁,但是合盟這個組織還在。作爲地球上現在佔據領土最大,資源量最廣的國家,整個周天合盟的力量依然可觀。至於裂縫,現在周天合盟的元老們正在努力彌合。

軍方少壯派代表,一身軍裝的黃奇說道:“北美地區的防線現在急需四十萬調製的次人類,八千輛工程建造車。七百五十萬噸標準鋼鐵,九十六套全自動爐窯……”

軍方代表的獅子大開口,讓元老們嘴角抽了抽。現在美洲防線已經成爲了軍方要挾合盟的藉口,每年跨洋運輸大量的物資已經嚴重消耗了合盟的國力。

至於合盟的國力到底是怎麼來的,是現在各個區域協商機制帶來的,首先主產礦物地區比如澳洲區域,南洋區域,太平洋各個區域,合盟規範這些區域的礦物價格,礦物運送到生產區域,現在的黃土區,合盟規範黃土區的生產價格。最後通過合盟抽取中間的稅收,然後做合盟該做的事情。

這個機制必須維持,現在合盟的各個區域也是默認這個機制維持,如果這個機制不能維持,那麼合盟各個部分那就是各玩各的,貌似現在已經有這種跡象了,至少在三十年前周天合盟的元老們在試圖分化黃土區的各個區,因爲黃土區一個個區聯合起來基本上該有的礦物都有了,由於勞動力人口充足各個區域的產業達成了互補,很有向着全套工業體系防線發展的跡象。一旦完成這就是有着經濟上獨立的能力,儘管這樣的全套工業體系,很不完整,但是合盟上層還是預見了這種跡象。

然而現在黃土區通過一場戰爭證明了自己在合盟中有這樣聯合的特權,不被合盟隨意安排在生產位置上隨意發展的權利。這樣的權利奪取在任迪位面生長的位面應該是朝鮮戰場所取得的。抗拒二戰結束後美國建立的世界體系。擁有獨立發展的權利,當然有這樣的權利不意味着有這樣的能力,有權利自己搞,代表自己任性白手起家。還是要一步一步的積累完成技術積累。

當然如果沒有自己發展的權利,直接被安排在世界生產的位置上。也就是任迪位面沒有朝鮮戰爭這場抗拒性戰爭爆發,甚至全國都是光頭政府的,會發生嗎什麼呢?首先日韓不會那麼滋潤。不是說美國人會偏愛中國人一點。而是美國人不傻,勞動力價格能夠更廉價一點,當然是用更廉價一點的。中國沿海會在六十年代出現,類似於亞洲四小龍的爆發,整體性的爆發,徹底成爲世界經濟的一環。變成西方體系控制世界生產的一環。同時也是控制人口大國,對抗北方紅色威脅的一環。

然後,然後就沒有了。內陸不會有便於出行的高鐵,公路網絡會鋪設的非常慢。成爲世界經濟的一環,也必然要服從世界經濟的大局。世界體系的大局,世界經濟不健康,該你奉獻(被剪羊毛)你就得上。該你和毛熊開戰,和印度開戰,付出鮮血,刺激一下全球滯銷的經濟,你就得上,該你當希特勒,當薩達姆,來挽救美國的軍工,你就得犧牲。

這是無解的,任何外交手段,任何和美國上層政治家保持什麼良好的關係都是空談。地球的莊家是別人在做,你怎麼投機,都沒用。帶着魚鉤的糖,和上山挖草根,研究怎麼種糧食。“精明人”會選擇前一種,貌似就他們能看到糖吃到糖。老實人,不知道走捷徑的人,記準了老祖宗的靠山山倒,靠人人倒。只有靠自己最好!踏踏實實吃苦,不受制於別人。或許會被短線投資證明是愚蠢,證明這個發展階段是錯誤。但是好歹沒有把自己這種資質前途給斷絕了。

黃土區在一開始成立,任迪這個尉官是可以無數次把自己賣了個好價錢。但是最終沒有賣。人口過億,糧食產量節節攀升,大有將糧食主產地從海洋弄回陸地的跡象。陸地上的戰略縱深龐大無比。這種大國資質,不是彈丸之地小國能擁有的,賣掉這種資質的大國,短期內或許是大贏家,也將被證明是大贏家,受老闆慧眼相中的大贏家。因爲再也沒有機會驗證獨立自主發展到底會到達什麼程度。

周天合盟代表的方軒的投影在議會上,當軍方代表發言完畢後。元老一方主動連線到方軒,軍方要的這麼多物資,有着大量的大宗物資,這些大宗物資,都是需要黃土區來生產的,黃土區出價提高百分之一。那麼這個提案就沒有必要了。元老們就要回絕軍方的要求,同時黃土區的代表也擔負責任表態制止。

黃土區並沒有脫離周天合盟的體系,因爲對於現在有單幹能力的黃土區來說能仗着生產實力,以及驗證的軍事實力,在這個體系中撈到一個有利的位置,就沒必要費勁砸掉這個體系,砸掉自己所在的現有體系,是和原有體系所有成員有利益衝突的,很累的一件事。

在會議上,面對趙瑾龍的詢問,方軒看了看這個提案如果要通過後,黃土區負責交貨時候的價格。因爲只有這麼低的價格,周天合盟的元老才能調度過來資源。

對於這種事情,可不是拂袖而去,直接說我不玩了的任性。甩開是一時爽,但是很吃虧。面對趙瑾龍的詢問,方軒看了看這個報價,按照這個報價生產,很顯然是吃虧的。

面對這種價格單,方軒算了一下黃土區的成本。然後遞交了一份澳洲核燃料,海底錳結核等大宗礦物交貨量,以及交貨單價的單子。既然生產方面價格壓得這麼低,那就也要有做主原材料價格的底氣。世界上所有的大宗貨物價格都是浮動的,小資本玩家,買入賣出量不影響市場價格可以玩投機,而大玩家,比如說大規模消耗原材料的工業玩家,必須要定價原材料。按照方軒的擬出的這個單子,原材料的量特別大,相當於掃貨整個市場,需要其他殖民地加班加點的投產,而且價格還低。

看到方軒沒有直接拒絕,反而給出一個單子。趙瑾龍鬆了一口氣,合盟還是能玩下去的。不過看到這個單子上的單價,趙瑾龍皺了皺眉頭,軍方的要求苛刻,作爲工業產能最強的黃土區答應了,但是這個原材料價格也是很苛刻。

至於壓力最終要轉嫁到原材料行業了。趙瑾龍對方軒說道:“方代表,原材料價格定的太低了。當然給你們的價格也不正常。我們不能就這麼遷就軍方。戰爭是個吞金獸,如果不節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方軒點了點頭說道:“軍方的胃口是大了一些,不過是誰都應該做出犧牲的。趙元老,核心區有難處我們理解。但是其他的區域這時候就不能想着買礦賺錢了。平時的時候可以照顧他們,而現在是戰時。”

方軒所說的,趙瑾龍明白。強行低價,收購其他區的原材料,不在照顧其他區的元老態度。這在任迪的歷史上,也就是二戰前,各大列強對待殖民地採取的經濟政策。這也就一些白種人做主非洲拉丁美洲都起義了和宗主國鬧起革命。因爲體系內定價太低,消耗勞工生命強行開採,廉價購買,依靠掠奪發展。就連殖民地的白人們都受不了。

方軒說道:“趙元老,和軍方有時候該合作就必須合作。合盟的戰艦,是維持秩序的最終力量。”

趙瑾龍怪異的看了看方軒若有所指地說道:“戰艦,有時候不是萬能的,比如說戰艦無法登陸。”

方軒笑了笑掩飾了過去。

現在的周天合盟已經是軍國主義。合盟和平時期各個區平等的權利,此時不平等了。元老們只能把握住主要部分犧牲次要部分的利益。在最終商議後,軍方的要求被滿足了百分之七十。黃土區要求的大量低價原材料,得到了所有軍工生產區和黃土區的確認。

當會議定論後,整個合盟部分吃虧的區域議論紛紛,尤其是澳洲區域,自從澳洲區域的周家倒下了後,再也沒有可以在整個澳洲服衆的家族,而這時候澳洲的這六個區域的元老聯合起來抗議這個命令。然而得到的迴應是最高議會已經下達決定這樣官腔的統治。而與這樣發言配合的是,美洲軍方的一艘艦隊到達新西南軍港,同時從東亞沿海區域的一隻潛母和航母混合戰鬥羣,到達了澳洲。

這種沒有任何解釋的軍事配合,讓整個澳洲的新人類勢力們寂靜了下來,這次看起來不是假的。現在的合盟幾個政治勢力已經結合在一起。大宗工業物資生產區,軍工生產部門所在的區,以及軍方達成了妥協。至於這種政策壓迫下其他區的離心態度,以及合盟還能撐多久。站在高處的長生了三百年的新人類元老們,開始有意的忽略合盟的未來。

后帝國時代到來了。 在南極的孫冰慧看了看來自周天合盟的新政策,有關原材料價格以及各類物資價格的政策。嘆了一口氣說道:“原來這就是崩壞的過程。”當孫馳勇放棄周天合盟的時候,孫冰慧還有些不甘心,周天合盟這麼龐大的勢力,這個世界上似乎哪一個勢力都無法在戰爭中擊垮他。然而現在,孫冰慧看到周天合盟這個政策,已經足以讓各個部分離心。

之前各個區域服從元老的分配,專心於自己負責的產業。而現在這些處於下游地區,完全成了魚肉。隨着自動化生產線的普及。在未來這些區域有追求獨立的需求。有用武裝來增強自己話語權的需求。

這就是殖民地時代的終結,殖民地帝國的宿命。身爲演變軍官以孫冰慧的閱歷明白周天合盟已經無可救藥了。

核元紀年1310年,黃土區秦嶺實驗室中巨大的維生艙中,任迪在水中睜開了眼睛。在短暫的思索後很快意識到了周圍的情況。蛻變任迪算是明白蛻變術的艱難了,一次次醒來太困難了,惰性被放大到無以復加的程度。

任迪的頭髮已經全部剃光,衆多管子連接着頭上,有關腦細胞植入已經開始了。避開部分主要血管植入,人造插件,腦細胞和碳晶格規則排列的結構。至於能在大腦中植入多少這樣的東西。任迪不知曉。

不過現在任迪的感覺很怪異,感覺自己一切都變慢了的怪異。包括自己的心跳和動作,都感覺變慢了,似乎世界的時間變緩了。還有就是記憶力增強了。思維也增強了,比如可以極快的在腦海中構想出自己想要看的圖形,並且在這個圖形做出勾勒。

但是缺點嘛?那就是情緒,不受控制的情緒,想到快樂的事情,就會不自覺的快樂,情緒高昂。如果想到悲傷的事情,就會低落,不可控制的低落,想到尷尬的事情,就會忍不住跺腳想要回避,就連有些類似的事情產生聯想都不行。當想到害怕的事情,就會恐懼,難以控制的想要退縮。

如果說原本的情緒是穩定的正面防止的三角形,那麼現在情緒就像倒放的三角形,稍不控制,就會向着一方偏轉。情緒變化的非常快。

公孫語看着任迪說道:“周晴森?”公孫語連續喊了三遍,任迪才反應過來,任迪始終記得自己的本名字是任迪,周晴森這個名字是次要名字。

對着公孫語點了點頭。公孫語鬆了一口氣對任迪說道:“晴森,告訴你一件事情,整個實驗中,你已經是最後一個了。而且早在第五次蛻變時,你已經是一個人了。現在已經是第八次了。作爲實驗主導者,我本不該打擾你,但是我必須提醒,在這兩次你從昏迷中清醒時間已經延長了十六秒。”

從這次試驗中多位志願者的反饋來看,公孫語基本瞭解腦加載實驗的利弊,利自然是思維變快變清晰。學習接受能力變快,至於弊端。那就是情緒偏轉,情緒極容易在極端中左右搖擺。完全是想到什麼,情緒就能發生重大變化一樣。衆多實驗者在植入後,很快受不了這種精神分裂的跡象。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需要開心還是憤怒還是痛恨。

而任迪,令公孫語震驚的是,任迪死死地堅持到了現在。聽到了公孫語說道自己是最後一個,任迪首先跳躍的是一種成就的興奮,然而任迪很快將這種興奮壓了下去。想了想問道:“數據收集的怎麼樣。”

公孫語看了看任迪說道:“你沒事吧。”

任迪說道:“還可以。但是也應該到極限了。”

公孫語說道:“風險過大,實驗應該停了。”

任迪看了看公孫語,原本還想試一試的想法被壓下來,說道:“同意。”

從實驗室走了出來,任迪突然停下了腳步,公孫語問道:“怎麼了。”

任迪說道:“太慢了。”

公孫語說道:“你必須將心態調解下來,你的思維過快了。”

任迪說道:“不必了,時間對我來說本來就是不夠的。我明白我的終極目標,以及接下來需要做的那些事情。”

公孫語說道:“輔助腦現在還在被寫入的過程,一旦你逐步確認自己的所堅持的主次,也就是思維電流形成強弱先後。輔助腦應該就已經徹底成爲你思維中的容器。輔助腦中就應該寫入你。那時候我們就可以研究大腦到底是怎麼編寫程序語言的。只是讀寫的時候。可能會有些難受。”

任迪說道:“輔助腦的信息會一步步傳入記憶儲存器中,而作爲意識所在打大腦,部分儲存在輔助腦的信息會被動忘記。必須一步步的記憶一邊對不對。”

公孫語說道:“因爲整個大腦的訊息是動態的整體,和大腦中相連的輔助腦也是這個整體的一部分,裏面或許沒有深層記憶但是你一切淺層記憶都會順着輔助腦的寫出,而流出的信息每一步都需要你回憶。你的隱私。”

任迪查詢了一下演變光幕,演變光幕的很快給任迪回答,所有有關演變的都是深層記憶。所有有關穿越都是深層記憶,通過輔助腦流出的記憶,演變都將進行強制過濾處理。

看到這,任迪笑了笑說道:“可以。”

公孫語對任迪敬禮,說道:“大腦寫入信息和輸出信息技術的技術發展,你將留下最重要的足跡。”

任迪說道:“技術到底是好還是壞,還等技術先出現後再說吧。記憶輸入技術在人類身上使用絕對要慎重。一個空白的附腦就已經將人影響成這樣了。至於更多的要慎重。”

任迪想起了元淼位面的神降,見識到那個世界類似存在,對於技術發展開始警惕。技術到這一步,人會更聰明,指尖撥動的力量會越來越大。已經逐漸的朝着神的方向發展了。任迪在元淼位面見到過神。和神面對面對答過。這樣的經歷是541298戰區中獨一無二的。見過的多了,畏懼的東西也就多了。

對於任迪來說,有些事情,哪怕是跨越位面也是也要堅持的。

腦科技的第一段計劃結束後多次臨牀試驗,實驗室根據數據將人造腦皮層的技術開始標準化分類。輔助腦按照運算能力和易控制進行分級。輔助腦中的腦細胞和無機物運算晶體的比例構成了輔助腦的差異,腦細胞含量越多,代表越好控制,但是運算能力越小。反之亦然。

雖然有限制,但是還是適用於大部分人,比如說大量的用腦過度的科研人員,有這東西輔助是很好的。但是對於那些無需用腦子思考世界本質的人類,這是多餘的,反而會讓自己的思維很難像自我意志集中,做事難以堅定目標。

換句話說,對真實物理世界沒有刨根到底的,沒事犯不着裝一個輔助腦瞎想,在人羣中算計來算計去的。

在覈元紀年1311年,第一批科研者安裝了輔助腦。生化科技這種代價極大的偏門道路走到了現在,算是在正道上正的不能再正了。有關中將的科技只差能源這一項了。

鏡頭切換到北美,軍方領袖孫馳勇,看了看面前直徑三米地球儀上的東亞大陸,緩緩地問道:“你那兒,究竟到達了哪一步。”有關周天合盟現在的佈置,孫馳勇明白有黃土區的推波助瀾。周天合盟的最後一戰全球大戰役眼見很快就要爆發了。孫馳勇明白自己退場的時間不多了。

這時候孫馳勇的作戰大廳中。傳來了緊急的通訊聲音,孫馳勇按下了按鈕,情報官的身影出現在大廳中。看到孫馳勇,情報官說道:“元帥現在有重要的事情像你彙報。”

孫馳勇說道:“說。”

情報官打開了地圖,光影出現在地圖上,瓦特聯邦的軍隊在南美大規模集結。大量艦隊正在向着南方趕來。孫馳勇看了看這個兵力集結的方向,突然目光一凝,說道:“有他們攻擊的主要方向情報嗎。”

情報官說道:“暫時沒有,不過以調動兵力的情況來看,他們是想與我們來一場海戰。”

孫馳勇揮了揮手說道:“好了我明白了,這條消息爲A級保密。”

看了看地圖上巨大的兵力調動,孫馳勇有些無力。孫馳勇已經知道這次瓦特聯邦的到底想幹什麼了,對於那一塊冰雪大陸,他們覬覦很久了。

看了看純淨的南極大陸,孫馳勇淡淡地說道:“到頭來,這個世界還是沒有淨土。”孫馳勇擡頭看了看瓦特聯邦所在的大陸。牙齒逐漸咬在一起。

看着地圖好一會,孫馳勇點開了屏幕說道:“給我聯繫黃土區周晴森。我李威有事情需要和他談一談,希望他三天內能夠確定一個空閒的時間。”

裏面的新人類成員說道:“元帥,周晴森自上次戰爭後,已經多年沒有露面了。是否接線黃土區的其他人。”

孫馳勇說道:“不,我的事必須找他。” 一隻艦隊護送李威到達,黃土區在東北亞控制的港口。儘管雙方都很低調,沒有渲染這次訪程,但是對周天合盟一些有職業敏感的政客們來說,這絕不是什麼可以淡化的事情。一方在東亞大陸上有着絕對的生產力,另一方穩定了周天合盟大片的海外殖民地,現在這兩股力量湊在一塊,沒有中央的領導私下串聯,對與元老們來說深思極恐慌。

和區(日本本洲南部,四國,九州島)雲家的元老隊自己的情報部門下達了死命令:“查,黃土區和軍方到底有什麼交易,都給我探出來。”且不論周天合盟這裏暗流激盪。

在海參崴港口中,戰艦雲集。其實孫馳勇並不像搞出這種陣仗,但是鑑於周天合盟有對自己刺殺的前科,調動一隻艦隊來保衛自己行程安全是最理智不過了。

下了戰艦,孫馳勇見到了黃土區北方重量級人物——沈流雲,和熾羽一樣,孫馳勇在見到沈流雲後,是驚異。沈流雲伸出了手對孫馳勇說道:“少將,歡迎您的到來。”

這貌似是口誤的稱呼,讓現場很尷尬。孫馳勇卻沒有任何計較的伸出了手,相握,說道:“見到你讓我感到很意外。”

現場氣氛緩和後,雙方開始進行了談判人員的見面,孫馳勇這次到來順帶着黃土區和佔據美洲大陸的軍方進行貿易談判。孫馳勇和沈流雲的握手相當於周天合盟兩大新興集團即將在利益上達成一致。

黃土區的生化科技,比如說偵查飛鳥,等一系列生物武器技術,還有大量的廉價的工業產品,能夠直接用礦產已經部分高級軍事工業產品交換。那是最好不過了。最最重要的是軍方需要黃土區生物技術上的支援,被瓦特聯邦強大的生物科技揍得喘不過氣來。所以這次,艦隊下港口後,一百多個裝着瓦特聯邦活體生物兵器樣本也送到了這個港口。

猙獰的獠牙,以及覆蓋頭部的靠着電流控制生物兵器的命名裝置。這些量產型生化兵器,在現在是美洲大陸瓦特聯邦的主戰力量。這種生化兵器,周天合盟一般都是交給韓區,蘇區,幾個親兒子生化實驗室研究,至於黃土區。周天合盟的元老們,現在已經對黃土區在生化技術上搞的任何東西都抱有極大警惕了。

至於李威,則乘坐火車到達了小興安嶺的要塞。通過寬大的列車進入山體的後,孫馳勇閉上眼睛,感受着列車進入隧道後的震盪,這是黃土區在北方最強大防禦工事體系。防禦一萬噸當量一下的核彈轟擊沒問題。至於更高當量的核彈,山體上密密麻麻的防空體系,可是那麼好突破的。

隨着列車緩緩的停下來,孫馳勇到達了地下基地。寬廣的地下隧道上方的鋼鐵吊架上是不是的有一兩架無人機被鋼鐵吊架運輸着,孫馳勇可以想象一旦戰爭開始這些吊裝運送線可以將倉庫中的無人機源源不斷的取出來。

“看起來,戰爭準備挺充足的。”孫馳勇暗暗想到。孫馳勇最後是在一個穹頂模擬日光的大廳中看到任迪的。

負責帶路的沈流雲看到任迪後點頭說道:“你們聊吧。”

看着離開的沈流雲,孫馳勇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任迪說道:“在和周天合盟戰爭的時候我這裏出現了一點變故。”然後任迪就將,徵召兵失控,演變將徵召兵的控制權限收回轉爲離開任務後,帶走徵召兵知識思維的點將制度告訴了孫馳勇。

孫馳勇帶着難以平復的心情聽完了任迪闡述,和熾羽的看法出奇的相似,孫馳勇認爲,演變放低控制,在這種情形下不得已更改規則,絕對是利好消息。側方面說明黃土區已經取得了重大優勢,演變認爲現在對黃土區修改規則基本上都無關乎大局了。

演變在任務未結束前,一般是不作出任何有關任務勝負的判斷的,因爲未來是不定的。這次修改,演變完完全全,就沒有通告其他勢力的演變軍官。其他演變軍官如果不接觸黃土區的內部,絕對是懵懵懂懂,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也就是說現在在北美和自己鏖戰的雷姆特人很可能在這個任務中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孫馳勇看了看任迪說道:“這個位麪點將的話,其實是你賺了。”任迪點了點頭。演變軍官的積累,工業體系的積累是在徵召兵注入思維模板,所有徵召兵的思維模板能夠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工業體系,這就是一位演變軍官的權利,這個位面的電漿制度,即將真正補全,任迪和演變軍官的巨大差距。和真正的將官無任何不同。

任迪問道:“北美的情況如何?”

孫馳勇十指交叉,說道:“有我在,應該還能擋二十年。”任迪點了點頭,至於謝已經不用說了。孫馳勇現在的做法,到底是爲什麼。無須解釋。

孫馳勇看了看任迪說道:“你能做到必勝嗎?”

任迪看了看孫馳勇用毫不猶豫的語氣說道:“我會盡一切去做,哪怕代價是留在這個世界。”

孫馳勇:“我不希望你留在這個世界,因爲我有一件事件需要你做。”

任迪說道:“你說吧。”

孫馳勇拿出了保存權杖,這個道具。說道:“如果勝利,用這個道具將我妹妹帶回去。這個道具只有勝利者才能使用……”

任迪說道:“我並非正式軍官。”孫馳勇笑了笑再次拿出一個道具,這是赫赫有名的大領袖。

看着任迪,孫馳勇說道:“憑藉你的能力,遲早會有這種東西。冰慧暫時用不到這東西你先用吧。”任迪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接過了這個道具,有關大領袖,任迪算是第一次見過這個滿分道具。這玩意放到演變那幫預備役手上恐怕會搶瘋了的。不過對於任迪來說,永不能轉正已經限死了任迪轉正的道路。

至於孫馳勇給任迪這個道具,心思很明白了。從保存權杖效果來看,被簽約的預備役軍官,在結束任務後將會強制簽訂5場以上的任務。當然如果軍銜不提高到,預備役軍官高度,是不能攜帶該預備役的。對於預備役來說如果這種強制契約不解除也是無法通過領袖轉正的。

現在孫馳勇制定簽約的是孫冰慧,一位自由的預備役。一位因爲能力之強,強到天子盟最高等的幾個社團不敢獨佔的預備役。現在這個保存權杖的價值恐怕比三個滿分道具還要大。

孫馳勇這裏有小領袖還有大領袖,爲什麼直接給任迪一個大領袖。第一不願意在任迪面前小氣,孫馳勇都送妹了,大領袖都無所謂了。第二,孫馳勇在這個任務太憋屈了,對整個元老會一幫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廢物的咆哮,就是孫馳勇這種情緒的體現,對這個位面的元老們都這樣了。對下毒的一幫,雷姆特人孫馳勇沒有那麼大度。

大領袖什麼效果?一位預備役以絕對的領導絕對貢獻在交戰中擊敗十位以上的非己方正式軍官勢力,方能獲得。然而這個大領袖勳章一旦獲得,便可以在戰爭結束後自行對一方的正式軍官中,挑選五個基地。

對了雷姆特人沒有基地,大領袖的效果,在雷姆特人戰區的效果,就是奪取對方空間揹包中所有東西,以及擁有的道具和紫金。在雷姆特人所在的戰區中,這種道具的名稱很通俗,叫做逆襲洗劫。因爲是預備役獲勝,所以是逆襲,因爲是徹底清空五位演變軍官空間揹包裏的東西以及紫金。所以叫做洗劫。

至於如果是任迪所在戰區的預備役能夠成功對雷姆特人使用,演變必然會做出無法獲取基地的補償,雷姆特人的揹包和紫金以及道具會被清空,但是任迪戰區軍官身上並不會獲得道具。而是會在紫金兌換物品的欄目中,多出一項戰利品的欄目,雷姆特人揹包中全套體系會被召喚到任務位面中。雷姆特人的空間揹包中東西往往都是一個生產體系。

孫馳勇對雷姆特人恨到了極致。雷姆特人下黑手,孫馳勇也準備黑手黑回去。然而孫馳勇不知道的是任迪的情況。大領袖任迪不能用。至於保存權杖,任迪查詢了一下光幕。由於541298戰區的勝利者從未出現過,預備役勝利者,對預備役使用保存權杖的情況。嗯像任迪這種勝利,按照一般的情況百分百會給大領袖。(這裏也體現出孫馳勇的計較,大領袖都用過了,剩下這個大領袖給誰呢?)然而沒用大領袖奪取五個基地這種好處,而是直接保留預備役之身,怎麼也說不過去,要知道現在任迪經歷的這場任務是考覈任務,高質量的任務。裏面所有的演變軍官都是佼佼者。不用是傻子,除非是用不了。

有關保存權杖,任迪的演變光幕上演變給了補充條例,專門爲任迪設計的。任迪現在的情況太特殊了。那就是贖身,5場任務,以孫冰慧的軍銜爲標準,一場任務十噸紫金,5場任務也就是一百噸紫金。這是贖身基價格,可以十倍浮動。至於十倍浮動任迪壓根就沒看了。對於孫馳勇現在這種看中,任迪已經不考慮佔任何便宜了。孫冰慧賠償的紫金,任迪已經打算好了,自己給,然後讓孫冰慧轉手給回來。對任迪來說,孫馳勇現在的人情已經不好還了。至於孫冰慧,孫馳勇的要求,任迪覺得是理所當然的,甚至根本不算還人情,當初受困於周天合盟,是孫冰慧將自己帶回黃土區的。所以必須要將孫冰慧帶出這個任務。

任迪現在僅僅是從勝利的角度和還人情的角度來看問題,至於孫馳勇細想什麼?任迪沒考慮到。只是接過了的保存權杖和大領袖,保存權杖是帶孫冰慧回去的,至於大領袖回去後在還給孫冰慧。任迪明白孫馳勇一個大領袖沒有用,很顯然是給她妹妹的。任迪不想做搶別人東西的惡行。

看到任迪收下這兩個道具,孫馳勇點了點頭,看任迪的目光變了,就像看家裏人一樣。說道:“帶我看看你這場任務的積累吧。”嗯,任迪愣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按照一般標準,孫馳勇這種要求可以說是過分的,一位演變軍官的核心科技就是底牌,可不是隨便能看的。不過孫馳勇無所謂的提出了這個要求,而任迪呢?這場任務孫馳勇的掩護太多了,任迪認爲給他看看也是理所當然的。至於想法,二人貌似沒想到一塊去。 有關孫馳勇要求觀看黃土區最先進生化科技的要求,趙璟雯想了想後同意了。因爲黃土區的現在兩大尖端生化科技,蛻變,和輔腦技術雖然被證實是可行的。但是同樣也讓世人明白,強大和長生,不是一般人能夠駕馭的。無堅強的意志,清晰的自我生命理念。蛻變最後會變成行屍走肉,輔腦插入最終會變成無法控制自己情感的神經質。

而這兩大技術恰恰是,周天合盟上層統治階級拿不起來的,上層身軀年輕的元老們根本沒有勇氣嘗試這兩項技術,基本上是用了就死的情況。黃土區現在在周天合盟中散播的是理念,周天合盟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靠攏這項技術後,等到黃土區強大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吞下週天合盟立法規範黃土區一直所堅持的道德。

現在李威主動來了解黃土區的兩大技術,趙璟雯覺得沒什麼需要遮遮掩掩的。所以一道命令同意了任迪開放生化實驗室給孫馳勇參觀的要求。

鏡頭切換至孫馳勇這裏,有關蛻變技術,孫馳勇已經有所耳聞。一種能讓心靈活躍的人隨着身體活化返回年輕的技術,這種技術在周天合盟已經曝光。這種技術對周天合盟是一種莫大的衝擊,想證明自己優秀的年輕人躍躍欲試。至於保守派的存在一直在譴責這種技術不成熟。當然隨着大量的優異的次人類嚮往者使用這種技術,大腦進行了二次發育後,這種譴責包含着一種恐懼的情緒。最頑固的周天合盟保守派至今不認爲次人類嚮往者和自己是一個物種。

儘管黃土區一再強調,核元紀年前,雙方均是一個民族,只不過在覈戰中承受破壞程度不同。在覈元紀年早期,沿海地區的人類還抱着虔誠的心態搜尋同胞。不過周天合盟爲了反駁這種論調,刻意的強調壽命,智力等因素。過去這是次人類和新人類不可逾越的鴻溝。而現在能造成大腦二次發育的蛻變技術,能躍過這條鴻溝。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