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行為也實在是太過於孩子氣了一些,雖然她能夠理解這些個孩子想要給沈清風出一口惡氣的心情,可認真的說起來的話,這個要求可不是拿來這麼用的。

一個大乘期修士可以任意滿足的要求,就代表了這背後的深刻含義,這不僅僅只是一個玩笑話那麼簡單,也當不得如此的兒戲。

再一則,這沈清風娶誰,喜歡誰,認真的說起來,並不是她們其中的任何一個人可以管的了的!

出於這樣子的一個原因,花虞對此也只是笑了一瞬,在秦柔柔提出來了要她也去簽署這個荒唐協議的時候,她搖了搖頭拒絕了。

秦柔柔見狀倒也沒有勉強她,自己不能夠參加,這簽名的時候是比任何一個人還要激動一些。

花虞見的她如此的高興,也就沒有多說一些什麼了。

除了月嫣門之外,還有一個令所有的人都極其矚目的門派也會來到了仙門參加尋風大會,便是從前的天下第一門派,劍宗!

劍宗底蘊深厚,跟仙門也是差不多同樣的一個時間之內建立的,只是不同於仙門的是,劍宗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是一副欣欣向榮的模樣,從來就沒有衰敗過。

在沈清風成長之前,他們就已經擁有了一位分神期的大能,也就是如今劍宗的掌門。

因為對方的存在,招攬了不少的能人異士,壯大了劍宗,所以多年來劍宗的發展一直都是優於整個仙門之內的。

便是如今,他們所擁有的元嬰大能者,也有數百位之多。

可以說是整個天域大陸之中,前所未有的一個存在了。

只是劍宗霸佔了這名聲多年,到了如今,卻還是從前的那個模樣。

那位掌門在進入了分神期之後,一直都停留在了分神期初期,多年以來,一步都未曾精進過,更別說來趕超沈清風了。

如今沈清風已經位列了大乘期,兩個人之間已經是天差地別一樣的區別了。

這劍宗即便是坐了多年的天下第一,如今在面對上了仙門的時候,也是不得不低頭,甚至在仙門傳出來了那個消息的第一時間,劍宗就已經派人送了帖子來。

劍宗從前一直都壓過了仙門一頭,如今有這個機會可以在劍宗面前出一下風頭,對於仙門來說,自然算得上是一件極其揚眉吐氣的事情了。

所以童掌門幾乎不帶任何猶豫的,就同意了此事。

但是因為劍宗的加入,使得這一次的尋風大會,變得更加的複雜了起來。

原因無他,劍宗當中,有一位天才少年,年紀尚小,總歸是沒有一百歲的,然而修為卻已經達到了金丹巔峰!

這位,已經是此番參加了尋風大會的所有青年才俊之中,最為了不得的存在了,所謂傲視群雄便是如此。

童掌門此前知曉的那個金丹中期,在他面前根本就算不得什麼。 此前這劍宗的掌門說是讓這個人來參加尋風大會的時候,童掌門還不以為然,後來知曉了……是腸子都悔青了。

別說,這種看起來很是大度的活動,實則在童掌門的心目當中僅僅只是為了吹捧自己的門派當中出現了一個大乘期修士的,至於這個所謂的徒弟的人選,童掌門自然是覺得應該出現在了自己的門派當中。

從頭到尾,雖說他都是表現出來了一副極其大度的模樣,其實說到底,他根本就沒有考慮過那樣子的事情。

可這樣修為高的人一出現,對比起來的話,門下的這些個年輕弟子們,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勝算的。

一百歲以下能夠結成金丹的本來就少之又少,還要修鍊到了這些個人的境界,這放眼整個天域大陸都屬於鬼才的行列了。

他們門派當中的孩子年紀是在都太小了,像是段衡之流的,才剛剛十六歲,認真的說起來連帶著一百歲的五分之一都沒有,在這個時候年紀就實在是不佔優勢了。

甚至聽到了這位天才少年要過來的時候,童掌門還去找了沈清風一次,意思就是想要讓沈清風重新修改一下規矩,倘若能夠改成五十歲以下的築基期修士的話,那就萬事大吉了。

比五十歲以下的孩子,整個天域大陸都屬仙門最為了不得。

有一個段衡首當其衝不說,還有一個容雲衣緊隨其後,這都是他們的底氣。

只是這個提議卻被沈清風給拒絕了,沈清風骨子裡還是一個極其不好說話又有著自己堅持的人,對於童掌門的做法很多的時候沈清風還是不屑一顧的。

特別是這種已經制定好了規則,卻又臨時想要更改的事情,沈清風覺得實在是沒有必要。

不過他沒有坐在了掌門的位置之上,卻也明白了這個童掌門所擔心的東西,思慮了一番之後,到底還是開口寬慰了一番那童掌門,只說是讓童掌門別擔心。

仙門之中的後輩,沒有他們所想象的那麼弱,在對上了那樣子的對手之時,卻也是不存在什麼毫無還手之力的。

話是這麼說的,可是這修為懸殊實在是太大了一些,童掌門憂慮非常,又不好多跟沈清風說些什麼。

沈清風見狀,只說屆時若是這個名額產生在了別的門派的話,會加收一個自己門派的遊戲弟子在身邊。

那童掌門得到了他的承諾之後,方才放心,雖說他一直都是這麼想的,可沈清風那麼光明磊落的一個人,若是他自己不願意的話,甭說是童掌門,只怕是這整個天域大陸之上的人當中,就沒有人可以勸阻得了沈清風。

但是很明顯,沈清風也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至少還知曉,自己是仙門內部的人,不管是如何都應該還緊著仙門來才是。

有了這個承諾,童掌門也就放心了,反正收徒弟的人是沈清風,收幾個怎麼收,都是他們說了算,那些個人若是有些個不服的話。

大可以離開就是,他也從來都沒有求著對方過來的啊! 再有就是,即便是他們這麼決定了,童掌門覺得,但凡是一個聰慧的人,都不會提出一些什麼異議來,主要還是因為自己得到了好處。

他們比武比不過,那是自己的錯誤,人家仙門要招收自己的弟子,自然也是自己的事,仙門當中願意將沈清風收徒的事情做成了一個大會,並且允許了這麼多人參加。

好些個門派還是從前冷眼旁觀,對於仙門不管不問的人,這在道義之上就是說不過去的,更逞論其他?

所以童掌門乃是有這個自信的,再一想,那天才少年如此的了得,卻是出自於那個劍宗之中,此番便是此人勝利了,真的留在了沈清風的身邊的話,對於這個少年和仙門之中,也算得上是一種機緣。

簡單的來說,因為沈清風對於仙門的重要性,也就代表著未來沈清風的徒弟,必定跟仙門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哪怕是童掌門做不出來讓人重新拜師入了仙門的事情來,這人日後只要是來了,都是仙門半個弟子。

這是抹殺不掉的,萬一最後對方成材了,這不也是仙門之中的一件大好事嗎?

這麼一想著,倒也是一件好事了,而且還像是從別的門派拐帶了其他的優秀的弟子過來了一般,童掌門最近是有一種如沐春風般的開懷的感覺。

以至於整個仙門之內大抵都知曉了童掌門的心情不錯,只是認真的說起來的話,這個童掌門還真的就不是一個大氣之人,忽然一下子這麼開心。

許多弟子私底下都議論開來了,那容雲衣那邊,直接是得到了自己的師傅的提醒,將還會另收一個仙門內部的弟子為徒弟的事情告訴了她,她一時間心中是澎湃非常,又清楚了自己眼下唯一的對手,便是段衡了。

不……或許還有花虞。

想到了這個花虞,容雲衣心中就一直很是不平靜,按照正常的水準來說,就一個築基期巔峰的話,花虞想要對付她,是決計不可能的。

可是,她的手中有著驚天劍!

光是這一點之上,容雲衣就沒有太大的底氣了,那驚天劍能夠斬了曾奎,說不準就能夠對付她們,她思前想後跟自己的師傅議論了一番,最後得到了一個準確的答覆之後,這才安心的繼續修鍊了。

這之後,再有什麼地方來的什麼了不得天才,都沒能夠入得了那容雲衣的心,只一心想要在大會開始之前,再把自己的水平給提升一些。

一轉眼,那尋風大會的日子,便到了。

今日乃是尋風大會的前一日,童掌門連著整個仙門之中的尊座們,包括了那一位如今在跟沈清風單方面的鬧彆扭的雲浩道人,皆是全部到場,早早地就等候在了仙門的山腳下。

來迎接四面八方來的這些個天域大陸之上,皆是屬於鼎鼎大名一般的人物。

此番因著這個大會非比尋常,所以大一點的門派,都是三五個的元嬰大能帶隊,小一點的,也派出了長輩之中修為算得上是不錯的,領著年輕弟子一併過來。

一時之間,是整個山脈都變得炫彩奪目。 五顏六色的光芒絢爛了一個上午都未曾停歇過,許多仙門的人,都跑去了前頭湊熱鬧去了。

花虞對於這個事情倒是不置可否。

因為這個尋風大會的召開,平日里那些個幫她忙的朋友們,全部都跑去看人去了,就剩下她一個人打掃,這偌大的仙門,都快要成為她的葬身地了。

花虞從來都不知道,這個仙門之中居然會有這麼大的,而且,最為變態的是。

原本她以為,這個尋風大會好歹也是召集了這麼多人來的吧,裡面是什麼樣的人物都有,還有幾個天域大陸響噹噹的大門派,無論從哪一方面來看,這都算得上是一件盛事吧?

在如此盛事之下,難道不應該停下了給她的處罰,讓幾個平日里就來打掃仙門之中,修行了獨特法術的師兄師姐,刷刷兩下就把整個仙門內都弄得乾乾淨淨的不好嗎?

這樣一來,美化了仙門不說,還讓來的賓客都對整個仙門產生了一種美好的嚮往,說不準很多精彩的故事就此展開……

沒錯,那天花虞就是這麼跑到了那個沈清風的面前去說的,沈清風沈師叔,脾氣最是好不過的了,為人還極其的正派,整個仙門之中的那些個老怪物之中,花虞就看得慣沈清風一個人。

她想著,沈清風怎麼也該同意了吧?

沒想到,人家直接連眼皮子都沒有抬起來一下,就輕描淡寫地說道:「若是不想要打掃的話,便換成魂鞭!」

魂鞭!

花虞當時整個人都不好了,所謂的魂鞭,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被這個鞭子抽一下,人的表面上是不會有任何一丁點的損傷的!

因為所有的傷害,都聚集在了那鞭子之上!

抽到了人的魂魄上,那感覺,那滋味……簡直是比被人挫骨揚灰了還要崩潰!

這一般是翻了大錯的人,才會領到的懲罰。

也是仙門的祖師爺留下來的一件寶物,而且這個寶物最為獨特的一個特點,就是遇強則強,也就是說,使用鞭子的人修為越高,鞭子打在了那受刑的人的身上,也就會更痛一些。

沈清風喪心病狂,居然說要讓雲浩道人親自行刑!

花虞當時唇角瘋狂地抽搐了一下,就算是有著再多的不願意也都往肚子裡面咽了。

她當自己什麼都沒有說過,也什麼都沒有管,只想要悄悄地消失在了沈清風的面前。

沒想到臨走之前,沈清風卻說。

「這懲罰,不是針對你,但你殺了一個人,若真的一點兒苦頭都沒有吃,往後的仙門,便要亂套了。」

難得的,花虞還聽到了一句解釋。

她聽完了之後,倒是收起了自己的促狹的心腸,對於沈清風這一番話是肅然起敬。

花虞自己雖然是一個混子,但是她也是有著自己的責任心和原則的,像是這樣子的事情,她自己也清楚,若是她就這麼逃過了去。

這對於仙門還有所有的人來說,都是一個不好的開始,簡單的來說,殺人的下場這麼簡單的話,那豈不是所有的人都去殺人了?

這個帶頭作用非常的不好。 沈清風能夠認可她殺人之前的想法,甚至是曾奎這個人死得其所。

但是這種行為必然是不能夠標榜的。

尤其是在這種情況之下,一定得要把這個原則給立住了,否則這麼多人的一個大門派,不就是亂了套了?

在花虞看來,她的三觀也就是這樣了,她從始至終都是一個惡人,若是從頭來過她還是會殺了曾奎,但是她並不覺得自己的做法就是正確的,就是這個世界唯一該有的處置方式。

尤其是處在了上位之上,需要考慮的東西比較深遠,這就涉及到了從前花虞第一世在二十一世紀的時候,那一句話了,叫做社會影響。

這個事情是沒錯的,花虞自己本身也做過上位者,自然不會有著任何不合適的想法了。

所以便是這個處罰累人,而且繁瑣,花虞倒也沒有再鬧騰過一些什麼。

受著吧,總比讓雲浩道人來給她幾下魂鞭的好,她的神識雖然算得上是極其強大的,可吃了一個元嬰期大能者的魂鞭,估計她也好不到哪裡去。

學魔養成系統 花虞還有些個自知之明,好歹這打掃的任務,還算得上是輕鬆不是?

只是這麼一來二去,她幾乎沒有任何時間來修行,整日里都是在拔草,掃地,清理地板這種詭異的事情之上。

此前那個鳳歌就說過,她歷經三世,經歷還有神識都是極其的強大的,只要有著充裕的時間,她可以不斷地往上修鍊,瓶頸期的到來會非常的晚!

具體在什麼時候會停滯下來,鳳歌沒有給過她一個具體的參考,不過瞧著對方那個別有用意一般的眼神,花虞就知道了。

這就要看,這個三世的經歷,究竟帶給了她什麼樣的一個感悟了。

不過可惜的是,這幾日沒能夠好好地修鍊,花虞是靠著睡覺的時間,才能夠勉強修行一下,本來那瓊花冷玉簪當中,和這外界隔著很長久的時差。

她若是能夠合理地利用了這一點的話,在瓊花冷玉簪之中修鍊外界一個晚上的時間,說不準就能夠有著質變的事情發生。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打從曾奎死了之後,鳳歌就不允許她再一次進入了瓊花冷玉簪當中了,花虞不明所以。

問鳳歌,鳳歌也不解釋一句。

花虞瞧著這個樣子,也就沒有再堅持,靠著晚上的時候修鍊了一番。

不過只是這樣子短暫的修行時間,在一個月之內,居然也是有所小成。

至少花虞感覺到了,自己這個巔峰的容器,已經被這一個月的修行量,灌滿了一半還要多,這對於旁人來說,是近乎於變態的速度了。

她還算得上是滿意,也就沒有再為了這個事情跟那個鳳歌爭執辯論了一些個什麼了。

她所不知道的是,沈清風其實有所懷疑,都不是為了別的。

甚至那一日她殺掉了那個曾奎的時候,沈清風都覺得這個事情算得上是正常的,可是,在她在殿內掏出來了驚天劍的時候,沈清風就覺得不對勁了。

沈清風是何等人物?看到了驚天劍第一眼。 他就已經知道了,這一把劍是剛剛才認主了。

剛剛認主!

放眼整個仙門之中,沒有沈清風不知道的地方,也不可能說是仙門內藏了這麼一個大殺器,這麼多年來沈清風作為了門中的掌權人,都半點不知曉。

恰恰就是因為什麼都不知曉,才起了疑心。

這仙器可不同於一般的東西,沈清風自己手中也有一件仙器,自然知曉了仙器認主的模樣,花虞掏出來的時候,分明是認主不久。

更有可能是在花虞掏出來的一瞬間,才認主的。

這種事情也不是不能發生的。

只是因為太過於蹊蹺,沈清風並沒有多說一些什麼,而花虞因為自己的處罰而主動找上了沈清風的那一次,鳳歌是非常明顯的感覺到了沈清風幾乎將花虞從頭到腳都打量了一遍。

好在瓊花冷玉簪的標示是可以隱藏的,而且只要是鳳歌不想,就不會有任何人發現得了,沈清風也是一樣的。

但即便是如此,也不得不說,這個沈清風的觸覺還有敏感度,都是一等一的,大概也是這樣子的人物,才可以輕而易舉地達到了眼下的這一種境界之中,不得不說,鳳歌雖然沒有把沈清風當做是一回事,但是這個人在眼下的這個地方,還是很是了不得的。

而且,很聰明。

鳳歌心中有了打算,卻沒有將這個事情告訴花虞,主要是花虞若是知曉的話,必定又要想一些什麼壞主意了。

鳳歌對於自己的這個主人有的時候還真的是頭大得很,花虞做出來的某些個事情是連帶著他都控制不住了。

為了避免這種事情發生,他乾脆就沒有說出來了。

總歸他不說,那沈清風也不會憑空感悟出了他來,加上對方是一個聰明人,不會貿貿然開口問花虞身上是不是有著什麼古怪。

這個事情,便被這麼掩蓋下來就好了。

而鳳歌不讓花虞進入其中,就是因為花虞自身的修為太低了一些,如今使用瓊花冷玉簪的話,尚且還不能夠極其容易地,就將簪子的氣息給掩蓋過去。

他可以做到,花虞未必能行。

若是就這麼一個空隙讓沈清風抓住了的話……

雖說他也不怕,可眼前這個小女人一心想要對方的窺心鏡,若是出了什麼差錯讓花虞拿不到窺心鏡的話,這個女人只怕要傷心了。

出於這個原因,他才會禁止花虞進入了這個瓊花冷玉簪當中,等待日後花虞的修為強上了一些,神識再擴充一步,可以很好地掩蓋掉了自己的行蹤的話,再進來不遲。

眼下的話……

鳳歌給花虞要了一些種子。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