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裏可是調查室,裏面安裝着監控。

其實托馬斯根本不知道,剛纔是慕容雪菡分別附身到幾個安檢人員的身。

此刻幾個安檢人員也是一臉懵圈,他們也想不明白自己爲什麼會打托馬斯,爲什麼會將他們的交易說出來。

突然,托馬斯打了一個寒顫,他像瘋子一樣衝到三個安檢人員的面前,掄起胳膊分別給了三個安檢人員一個耳光。

同時對他們破口大罵:“你們這些豬,我給了你們十萬,你們連包料子也藏不好。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三個安檢人員沒有想到托馬斯居然敢打他們。

他們心十分窩火,咬牙切齒地看着托馬斯,不過他們還是將心的憤怒壓制了下來。

“我要去告你們,說你們收了我十萬美元還不幫我辦事!”

說罷,托馬斯向外面走去。

三個安檢人員徹底懵了,他們沒有想到托馬斯會這樣做。

一旦托馬斯將他們的交易捅出去,他們三個不但會丟掉工作,甚至還會被扔進監獄。

不過作爲賄賂者的托馬斯也會被丟進監獄。

可以說這絕對是最愚蠢的行爲。

“托馬斯,你等一等,你這是幹什麼?你這樣做,會把我們大家都害死的!其也包括你!”其一個安檢人員準備曉之以情,動之以理。

但是他根本不知道,現在慕容雪菡正附身在托馬斯的身。

托馬斯根本不可能聽他的話。

托馬斯轉過頭不屑一顧地看了一個安檢人員一眼,撇了撇嘴說:“你們壞了我的好事,我是被扔進大牢,也要讓你們陪着我進去。”

聽到托馬斯的話,三個安檢人員覺得托馬斯簡直是瘋了。

他們跑到托馬斯面前,準備阻攔托馬斯。

但是托馬斯根本不聽他們的話,非要離開檢查室。

看到這裏,其一個安檢人員憋不住了,他一腳踹在托馬斯的肚子,同時掄起拳頭砸在托馬斯的臉,並且拼命地大聲吼起來:“你個老東西,居然想害死我們。我打死你!”

其他兩個安檢人員也忍不住了,他們也抓住托馬斯,開始拼命地狂揍托馬斯。

托馬斯面對三人的圍毆,他不但沒有躲閃,反而挺直腰桿仰起頭,任憑三個安檢人員狂揍。

與此同時,托馬斯還大言不慚地說:“你們打啊!有本事打死我啊!我告訴你們,我根本不怕!”

三個安檢人員更加氣憤了,他們揪住托馬斯狂揍起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托馬斯被打的鼻血長流,全身淤青。

但是托馬斯依舊挺直腰擡起頭,任憑他們猛打,頗有一種你們打死我我也不會皺眉的豪氣。

托馬斯越是這樣,三個安檢人員越是氣憤,他們越是拼命地狂揍托馬斯。

看到托馬斯悽慘的樣子,秦岩心裏面特別高興。

“主人,我的表現怎麼樣?”慕容雪菡悄悄地給秦巖傳音。

“不錯!不錯!繼續發揚!最好讓他們三個把托馬斯打死!”秦巖給慕容雪菡傳音,大讚慕容雪菡聰明伶俐。

幾分鐘後,秦巖覺得差不多了,拉開門大聲吼起來:“不好了,來人啊!這裏出人命了!”

如果不是因爲秦巖怕耽誤了飛機,他還會繼續留下來觀看托馬斯捱揍的場面。

聽到秦巖的話,好幾個機場的工作人員跑過來。

這裏面,有一個機場警員。

秦巖準備在警員面前拆穿托馬斯的陰謀,讓托馬斯去美國的監獄裏面吃不要錢的飯,住不要錢的賓館,欣賞裏面不要錢的風景。

看到有人來了,三個安檢人員停下了手。

托馬斯跑到警員身邊,指着三個安檢人員說:“他們收了我十萬美金,居然不幫我陷害他!” 聽到托馬斯的話,機場的工作人員和警員徹底懵圈了。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傻缺的人,居然將自己行賄的人和金額,以及陷害別人的事情全說了。

這可是要吃牢飯的。

“先生,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的!”其一個安檢立即自我辯解起來。

“是的!他是一個瘋子!到處胡說八道!哪有人這麼說自己的!”另一個安檢也開始辯解起來。

機場的工作人員和警員覺得安檢人員說的很對,他們也覺得托馬斯有點神經,否則怎麼會往自己的臉抹黑!

看到機場的工作人員和警員不相信,托馬斯舉起手,擺出一副發誓的樣子:“我敢對帝發誓,我說的全是真的!如果我有半句謊話,叫撒旦將我拉進地獄!”

聽到托馬斯的話,三位安檢人員恨不能打死托馬斯。

只可惜現場有其他的工作人員,他們不方便出手。

“你們如果不相信可以查看我的賬戶,我給他們打了整整十萬元美金!”怕機場工作人員和警員不相信,托馬斯又加了一句。

機場的工作人員和警員互相對視了一眼,覺得應該重視這個問題。

畢竟托馬斯拿出了證據,而且條理也很清楚,不像是那種神志不清的神經病。

“真的?”警員向托馬斯望去。

“那還能有假的嗎?你們看!”托馬斯一邊說,一邊拿出了手機。

他打開銀行app,將裏面的轉賬信息調出來。

掃了一眼面的信息,警員擰起了眉頭,他擡起頭向其一個安檢人員望去:“你叫詹姆斯?”

Wшw ☢ttκд n ☢℃O

詹姆斯的臉色在瞬間變得一片鐵青,他無力地點了點頭。

如果這件事情立案並且被起訴,詹姆斯和他的兩個同事不但會丟掉工作,甚至會面臨牢獄之災,而且是五年以。

其他兩個安檢人員也心驚膽顫,他們也怕蹲監獄。

“詹姆斯,這兩位先生,請你們隨我去警局接受調查!”警員挺起胸膛,非常認真地說。

“啊?這……這……”詹姆斯被嚇懵了,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其他兩個安檢人員同樣被嚇懵了。

其一個因爲心理承受能力太差,甚至不由自主地開始顫抖起來。

托馬斯此刻卻哈哈大笑起來:“我讓你們不幫我!你們這些人渣!這下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說罷,托馬斯又哈哈大笑起來。

只是托馬斯笑的時候,他的聲音帶着一絲女性的聲音。

只有秦巖知道,那是慕容雪菡的聲音。

詹姆斯被托馬斯氣瘋了,他此刻再也無法控制暴怒的心情了,他不顧警員和其他工作人員在場,瘋了一樣向托馬斯衝去,掄起拳頭打在托馬斯的眼睛。

托馬斯的眼眶在瞬間腫脹充血,眼皮甚至擋住了他的視線。

不過托馬斯卻像一點也不疼似得,得意洋洋地搖頭晃腦起來,並且繼續哈哈大笑:“這是你們不幫我的下場!”

警員和其他工作人員趕快衝前,攔住了詹姆斯。

詹姆斯此刻陷入了瘋狂之,根本不管不顧,誰攔他他打誰,那樣子像得了瘋牛病的野牛一樣。

不過詹姆斯畢竟只是一個人,他很快被警員和其他工作人員控制住了。

在詹姆斯被警員拉開的時候,他突然張開嘴一口咬在了托馬斯的耳朵。

“嗤”的一聲,詹姆斯用力一扯,托馬斯的半隻耳朵被詹姆斯咬下來了。

鮮血像不要錢似得噴的到處都是。

“哈哈哈!哈哈哈!你這個王八蛋,你害我我也不讓你好過!”

詹姆斯此刻徹底陷入了瘋狂,他露出猙獰的表情,大聲地咒罵着托馬斯。

雖然被咬掉了耳朵,但是托馬斯好像一點也不疼,依舊得意洋洋地搖頭晃腦,繼續刺激着詹姆斯的神經。

在這時,播音器裏面響起了女服務員甜美的聲音:

“各位乘客,大美航空ka7668航班已經開始檢票了,請您抓緊時間檢票!謝謝合作!”

秦巖乘坐的正是這架航班。

“雪菡,別玩了,我們走!”秦巖不想繼續浪費時間,悄悄地給慕容雪菡傳音。

慕容雪菡應了一聲,從托馬斯的身飄出來。

當慕容雪菡剛剛鑽出不到兩秒鐘,托馬斯臉得意洋洋的表情凝固住了,像被放進了速凍冰箱裏。

緊接着,托馬斯突然捂住耳朵跳起來,並且大聲咆哮起來:“我的耳朵,我的耳朵,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看到托馬斯的樣子,慕容雪菡哈哈大笑起來:“主人,怎麼樣?”

“不錯!他變成了半個耳朵,以後在監獄裏面絕對會變成一道靚麗的風景!我們走吧!”

秦巖懶得再理會這些破事,轉過身帶着慕容雪菡走出了檢查室。

走出十幾米後,秦巖聽到檢查室裏面響起了托馬斯的祈求聲和咒罵聲:

“我抗議,剛纔不是我說的話,我沒有給他們匯錢,我不要坐牢!”

“你們太野蠻了,居然強行羈押公民,我要投訴你們!”

“……”

聽到托馬斯的話,秦巖忍不住笑了。

事已至此,已經沒有挽回的餘地了,等待他們的將是美國法律的制裁。

了飛機,秦巖猛吸了一口氣。

這一趟老美之行,雖說並不圓滿,但是秦巖至少幹掉了殺手組織的二號總部高層,也算是小有所得。

十二個小時後,秦巖乘坐的飛機降落在帝都國際機場。

因爲沒有通知狐小媚他們,所以沒有人來接機。

當秦巖他們來到行李箱領取處拿行李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行李箱居然不見了。

剛開始他們以爲行李箱還沒有被傳送帶運出來,可是等了十幾分鍾也沒有等到。

“主人,吾們的行李箱不會被偷了吧?”李天霸撓了撓頭問。

“應該不會吧!”秦巖覺得不太可能。

現在很少有人偷行李箱的,因爲大家都知道里面除了衣服等雜物根本沒有錢。

“哎呀!主人,斯坦森給你的東西好像放在行李箱吧!如果行李箱真的丟了,那可麻煩了!”

慕容雪菡趕快提醒秦巖。 聽到慕容雪菡的話,秦巖不由想到了那個黑不溜秋的小瓶子。

秦巖雖然不知道那個小瓶子裏面裝的是什麼,但是裏面裝的東西絕對不一般。

“主人,你還是趕快施展尋源術找一找吧!”慕容雪菡提醒秦巖。

秦巖點了點頭,帶着慕容雪菡和李天霸來到了機場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落。

不等秦巖吩咐,慕容雪菡隨手一揮,佈下了一道隔離罩。

這樣別人無法看到他們了。

秦巖咬破指,將鮮血滴在羅盤,念動咒語對着羅盤指去。

羅盤指針轉了一圈,指向了東南方向。

“我們走!”秦巖拿起羅盤,向東南方向走去。

慕容雪菡收起隔離罩,和李天霸跟在秦巖身後。

不一會兒,秦巖來到了飛機場的停車場,而指針所指的方向卻在飛機場外。

“看來的確有人偷了我們的箱包!”秦巖非常不滿地說。

“先生,走嗎?”在這時,一個出租車司機將車開到秦巖面前,笑眯眯地問。

秦巖點了點頭,拉開車門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跟着這個羅盤的指針走!”

嗯?司機愣住了,詫異地看了一眼羅盤,又看了一眼秦巖。

他一時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他第一次見到客人讓他跟着羅盤所指的方向毫無目的的走。

“愣着幹什麼?趕快走啊!”

“先生,咱們先說好了,我這可是按照公里數走的,路費……”

不等司機說完,李天霸從後面探出頭,拿出十張一百元拍在司機的肩膀:“錢不是問題,你只要按照指針所指的方向走可以了!”

看到一千塊錢,司機當即高興地收了起來:“好好好!我現在走!”

司機一腳油門踩下去,出租車像火箭一樣躥了出去,不一會兒的功夫開出百米。

了機場高速,指針一直指着西南方向。

這說明對方一直在機場高速。

“師傅快一點,他現在在機場高速,也許我們可以抓住他!”秦巖看着指針說。

嗯?什麼?抓住他?他是誰?

司機有些懵圈,不明白秦巖在說什麼。

秦巖此刻也反應過來了,他知道司機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不過秦巖也沒有解釋,畢竟這在普通人看來是封建迷信。

更何況即便司機相信他的話,秦巖也不可能讓司機知道他是陰陽師。

“先生,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囉嗦什麼!吾家主人讓你怎麼辦你怎麼辦,趕快給吾開車!否則的話,小心吾抽死你!”

李天霸瞪大了眼睛,通過後視鏡死死地盯着司機。

聽到李天霸的話司機很生氣,他雖然是司機,李天霸雖然是客人,但是人和人之間還是需要互相尊重的。

在司機準備發火的時候,當他透過後視鏡看到李天霸血紅的雙眼後,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好好好!我開的快一點!”司機往深踩了踩油門,向前急速開去。

不過車速依舊沒有超過一百公里每小時。

機場高速雖然也是高速,不過這裏限速一百公里。

“喂!你能不能再快一點!”

“可是這條路有很多抓拍啊!我怕……”

不等司機說完,秦巖打斷了他的話:“你放心吧!今天這裏的監控全部失靈了。”

聽了秦巖的話,司機心裏面十分不屑,根本不相信秦巖的話:你說失靈失靈啊!你以爲你是誰啊!

不過司機根本不敢說出來,主要是坐在後座的李天霸太兇惡了,他怕自己會捱打。

“怎麼你不信?”秦巖看出司機根本不相信他的話。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