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裏的井水能夠壓制厲鬼。

這一特性,很像是一起s級別的靈異事件,以至於蘇遠都開始在懷疑兩者之間是否有什麼聯繫。

那是鬼湖的靈異事件。

估計再過不久它也就快要爆發出來了,因為湖水中的厲鬼太多,超出了湖水靈異所能承載的範圍。

想到這裏,蘇遠不禁嘆了一口氣,他覺得自己應該是可以幫鬼湖分擔一下壓力的,他還年輕,能頂得住啊!

問題是怎樣才能讓那些鬼主動送上門呢?

當然,最憂傷的還是也不知道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讓原作者天天爆更四章,不說天天四章,每天有更新也好啊……

不然他怕自己的孫子都看不到原著的完結。

要是有催更鬼就好了,現在立刻馬上就抓一個給原著送過去。

言歸正傳,雖然懷疑井裏的水和鬼湖疑似有些關聯,但是蘇遠並沒有證據,只能作罷。

但是這井水是絕對有問題的,蘇遠試過了,他曾取過這裏的井水進行過實驗,就連美姨和俊雄都選擇避開,似乎不願意沾染。

思索了片刻之後,蘇遠從懷裏取出了一隻筆。

這是鬼筆。

或許將其稱之為許願鬼筆會更好一些。

外形看上去就像是一隻平平無奇的毛筆,筆桿漆黑,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所打造,另一頭用於書寫的毫毛顯然不是取材於動物。

蘇遠感覺這些毫毛的材質有點類似於自家美姨的鬼發,但是又比鬼發要細膩的多,多半是從某個可怕到了極點的厲鬼身上取下來的。

將筆握在手中,能感受到手中有種莫名可怖的陰冷,就好像是牽住了一隻厲鬼的手,但對於蘇遠來說,這種感覺並不陌生。

畢竟美姨的手他可沒少牽,包括俊雄也是。

將鬼筆對準了井口,筆尖的一頭對準了井水裏泡著的兩具屍體,或者說是兩個鬼,蘇遠輕聲說道:「我要許願。」

驚人的一幕發生了。

原本一直在沉寂之中的鬼筆彷彿聽懂了他的話,在這一刻竟然像是活過來了一樣,筆尖的毫毛開始瘋狂的增長,就像是美姨的鬼發一樣,越來越長,像是活物一樣蔓延,扭動,又像是在伺機捕捉着什麼。

別忘了,鬼筆的使用代價可是要以支付一隻鬼來許願的。

不知是什麼的毫毛蠕動着蜿蜒到了蘇遠的面前,似乎是在詢問祭品在哪。

普通人看到這一幕恐怕要被嚇得半死,但是蘇遠卻無動於衷,大場面他見得多了,還不至於被區區一隻筆給嚇倒。

雖然是能夠感覺到許願鬼筆里隱藏着深深地惡意,假如沒有支付許願的價碼強行許願的話,恐怕這隻筆到最後會直接噬主。

這便是靈異物品的副作用,雖然它們的功能的確很強大沒錯。

「我要許兩個願望,祭品在下面。」

井口的深處,忽然間水花翻湧,像是有什麼在井裏興風作浪,但最終又消弭於無形。

詭異的是,那個老外的屍體在井水裏詭異的立起來了,正常來說,死人都是背朝天,臉朝下,但是能在水中直立,一般都被稱之為煞。

當然,這種傳聞放在神秘復甦的世界裏並不適用,畢竟屍體本身就是鬼。

許願鬼筆上的毫毛在這一刻突兀的朝着井中蔓延,纏繞上了那直立的屍體,一點一點的將其網上拉扯,整個過程同樣也很小心,並沒沾染上過多的井水。

許願鬼筆所選擇的是那句老外的屍體,那人所駕馭的厲鬼有兩個,一個蘇遠給起名為鬼膿,另外一個稱之為鬼撞人。

鬼撞人的能力很不錯,但是鬼膿卻很噁心,這一點從俊雄的反應上就能看出來了,俊雄都不願意吃,想來美姨多半也不會喜歡。

不過美姨始終都是個悶聲的主,如果蘇遠非的要強行將鬼膿的拼圖放在它的身上,估計也不會反抗。

只不過蘇遠自己也無法忍受楚人美從自己身體里放出來的時候渾身膿,臭氣熏天的樣子,到時候敵人沒死,他自己說不定反倒是會被先熏死。

這便是蘇遠會把這兩隻鬼丟給許願鬼筆的原因。

鬼筆倒是來者不拒額,這一點非常好,筆尖的狼毫在吞噬了厲鬼之後,散發出幽冷的光,彷彿已經準備好了。

很滿意想像這隻筆是如何將一具高大的屍體給吞下的的,這很不科學。

雖然靈異本身也就沒有科學可言就是了……

看着手中已經準備就緒的鬼筆,蘇遠拿出了之前簽到出來的許願貼紙,這玩意不知道是不是系統截取了趙開明的那隻許願鬼的能力,同樣具備了許願的靈異,能夠實現人的願望。

許願鬼筆和許願貼紙一起使用,想來威力應該會更大一些。

蘇遠打算用這兩者來做個實驗,看看能否直接將方世明手中的那把鬼剪刀偷過來。

許願直接讓方世明的鬼剪刀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他轉身朝着鬼屋裏走去,許願當然不能讓自己來許,許願貼紙的副作用可是還存在的,許下願望一樣要付出代價。

這代價普通人可出不起,但是換成鬼就不一樣了,並且鬼的恐怖級別還不能太低,否則的話被那隻許願鬼坑一道可不美。

美姨這段時間太過辛苦,就不牢它費心了,俊雄它母親還不錯,用來對付那隻許願鬼應該不成問題。

說不定還能白女票一次,不用支付代價也可以……

天不生我白女票蘇,復甦世界萬古如長夜!

「誒嘿嘿,俊雄雄,我又來找伽椰子了~~」

而在蘇遠正打算前往鬼屋二樓尋找伽椰子的氣候,這邊新海市也出現了兩位不速之客。

新海市機場附近。

一輛計程車從機場的方向開了過來,將兩位客人拉到了蘇遠所在的別墅附近的馬路上停了下來,放下這兩個人之後,計程車很快就離開了。

「跟我來。」

為首的一個人顯得比較沉默,他走在前面,步伐不緩不慢的向著別墅的方向走去。

這個人臉色很難見,蠟黃,死灰,帶着怪異的皺紋,沒有一絲活人的氣息,哪怕是大白天的身上都散發出一股陰冷,簡直就像是一具正在移動的屍體,如果不是還能開口說話的話,估計沒有人敢靠近這樣的存在。

7017k 很快,村民們就從三區回到了村莊。

祝融也跟著來到了村莊的邊緣。

村莊的周圍有著一些竹子製作而成的柵欄。

這些柵欄大約三四米高。

而且上面還畫著一對巨大的雙眼。

祝融抬頭瞥了一眼,很醜!

:大王也太神了吧!見到官方帶人來取走虎媽的屍體竟然沒有攻擊!難道他知道官方的目的?

:話說就我一個人覺得這柵欄上的圖案丑嗎?

:你不是一個人!這圖案好像是用油漆畫的啊!

:這就是一個簡單的眼睛圖案。

:這玩意兒用來做什麼的?

:用來嚇老虎的!老虎生性謹慎,看到這麼大的眼睛一般不會主動進攻。

:沒想到天竺國人還挺聰明的!我就說這一破柵欄怎麼可能攔得住老虎?

:這點小聰明有屁用!天竺國人為了防止家牛被老虎偷吃也在牛的屁股上畫過眼睛,可是時間久了老虎就習慣了,該攻擊還是會攻擊的!

:這不一樣的!家牛是老虎的食物,可是這柵欄對老虎並沒有吸引力。

:這倒也是!

……

祝融看了看柵欄,隨後很快就順著大象的腳印找到了下山的路。

接著他直接用頭拱開了柵欄的門。

:大王這是要幹啥啊!他這已經離開三區進入人類的領地了。

:可能大王不太放心這群天竺國人吧!

:可是這要是被發現的話那不就問題大了?

:有啥問題?大王又沒有傷人!

:不是這個問題,主要問題是老虎有記憶!就算闖了一次沒有傷人,可是誰能保證每一次都不傷人?一般情況下,出現了闖入人類領地的老虎,官方都會特別關照的。

:又不是啥大事!只要不傷人最終還不是放歸?完犢子一號不就被放回去了!

:那也要看放歸地點啊!完犢子一號是在『發現地』放歸的嗎?

:額……你的意思是若是大王被發現進入人類的領地的話,會被放歸到其他地方?

:那就要看倫滕波爾官方的態度了!一般老虎的話是這樣的。

……

緊接著祝融就看到了一條泥濘的石子路。

大雨過後這條石子路看起來就如同一片沼澤一般。

祝融並沒有太過擔心。

因為石子路上有清晰的大象腳印。

既然大象都沒有陷下去,那他也不可能陷下去。

半個小時后。

祝融見到了大量居住在倫滕波爾的原住村民。

他們衣著樸素,個個手持木棍不停地在空中揮舞著好像是在進行什麼奇怪的儀式。

緊接著有一位樂師手拿奇怪的樂器吹響了天竺國專屬的葬樂。

祝融藏在草叢當中並沒有立刻現身。

他所在的位置處於村莊周圍的最高點。

憑藉高點的位置他能夠輕鬆地觀察到眾人的一舉一動。

隨著樂曲奏響,虎媽的屍體被抬上了早已搭好的葬台上。

緊接著無數媒體人和攝影師便開始不停地拍照。

十分鐘后,村民們紛紛圍著虎媽的葬台轉了一圈。

這是當地傳說中的送葬禮儀。

然後一位倫滕波爾官方人員宣讀了早已寫好的「虎媽的一生」。

他讀的時候故意用了喇叭。

因此哪怕是距離很遠的祝融也能夠聽得一清二楚。

祝融很是耐心地聽完了他們對虎媽一生的評價。

從評價的結果來看其實並不算差。

只不過其中大量的篇幅都在不斷地提及祝融和明星虎王。

「怪不得這群天竺國人這麼積極!原來本王已經成了傳說當中的明星虎王了!」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祝融總算明白之前粉絲值為什麼會猛然增加了!

倫滕波爾的官方人員讀完之後便從村民當中接過了火把,然後將火把輕輕地放在了虎媽的身體旁邊。

緊接著,火苗越來越大,最後直接將虎媽的身軀完全吞沒。

兩個小時后。

葬台的火焰慢慢開始熄滅。

虎媽也被燃燒殆盡。

緊接著倫滕波爾官方人員就將虎媽的骨灰收集了起來並且裝到了骨灰盒裡,然後直接交給了等候多時的秦彪。

祝融並不認識秦彪,但是他能夠看到秦彪身上的大江集團標誌。

「這是要幹什麼?」

他警惕地朝著村民們靠近了一些。

這樣他可以聽得更清楚。

「Z002是我們華國的東北虎,如今我們要送她回家!」

秦彪面無表情地朝著眾多村民解釋著。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