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隻鬼怎麼只纏着姍姍。

突然想起對付鬼的一些土辦法。

趕緊看向牀旁邊,我和姍姍的鞋子的鞋頭都是朝牀這個方向擺在的。

心裏嘀咕道:“真大意……”

趕緊下牀,把牀邊的鞋子的一隻鞋頭對着牀一隻對着鞋跟對着牀。

一般,能力比較低的鬼,都是以鞋頭擺放的方向來判斷牀的方向的。

只要打亂方向,鬼就無法再到牀上來。

做完這些後,立即用匕首在姍姍上方一陣亂揮。

看姍姍這表情,一定是又被鬼掐住了,雖然這次我無法確定鬼的位置。

但,我可以確定的是,那隻鬼一定在姍姍周圍,只能碰運氣。

上次用匕首刺向那隻鬼,讓它逃了,之後又到牀上掐姍姍。

這次我把牀邊的鞋換了個方向,就算那隻鬼逃走也不可能再到牀上來。

注視着姍姍,這下她終於恢復了平靜。

我們兩個就這樣抱在一起,戰戰兢兢地睡到了天亮。

ωwш.ttκǎ n.c o

早上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孟瑤,可她的電話始終沒人接通。

再三的思考後,我決定打電話蔚軒。

對於鬼怪這種事情,我手機裏只有這兩個人的號碼有用。

在我說明事情的經過後,蔚軒卻說:“我昨天去看過你,但並沒有感覺到異樣。”

也就是說,他也不來幫忙。

他什麼時候來看過我,我並不知道,而且,昨天姍姍的表現是我親眼所見。

咬着牙,憤恨的嘀咕道:“關鍵時候都不幫忙。”

如果蔚軒說的是真的,那麼表示他關心我,居然還會主動來看我。

偷偷笑了下,又想起他的後半段,怎麼會感覺不到陰氣呢。

不過……我也沒感覺到。

“雨澄……”

姍姍突然從背後叫我,嚇得我打了個激靈。

“雨澄,展葉說幫我找了個道士,要不要過去看看。”

我立即點頭,不管那個道士是真是假,總得去試試。

……

面前這位道士和電視上的道士裝扮很像。

我們還沒有說話,他就盯着我和姍姍說道:“你們兩位都被鬼纏上了。”

身體一顫,我壓根就沒跟誰提起過我被鬼纏住的事。

那位道士又盯着我,聲音低沉的說:“這位小姐的體質很特別呀。”

臉色瞬間難看起來,看來這位道士的確是真的,再讓他這樣說下去,我的老底都要被揭了。

美型惡男在我家 “道士……你繼續說說看,我都無所謂,主要是姍姍。”

道士瞟了一眼我,拿出兩枚銅錢,在桌上擺弄一番。

臉色陰沉的說道:“問題還是在這位小姐身上。”

“蛤?我?”

一臉茫然的看着道士,爲什麼又回到我身上。

姍姍和展葉都看向我。

道士接着說道:“纏着你的那只是男鬼吧,而且殺氣很重,他的目的就是害你身邊的朋友。”

我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纏着我的男鬼就只有小白和蔚軒,但他們兩個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是要害我朋友的樣子呀。

而且,他口中的男鬼到底是誰?

姍姍臉色變得極其蒼白,對着我說:“該不會是孟瑤把我身上的陰陽術給消除了吧。”

聽到姍姍這樣說,心臟瞬間扯了一下。

靠近我的人都會倒黴,而孟瑤,姍姍,蔚軒是個例外。

姍姍告訴我說是靠着孟瑤的陰陽術纔可以靠近我不出事。

現在孟瑤與姍姍關係鬧得這麼僵,肯定不會再保護姍姍。

難道,這次真是蔚軒和小白其中一個乾的?

“師傅能不能算出那隻鬼的特徵,或者說,算出那隻鬼是誰?”

我想知道到底是蔚軒,還是小白。

道士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在做了一系列我看不懂的動作後,道士突然拿起筆,在一張黃紙上畫出了一個男人模樣。

這分明就是蔚軒。

心臟一扯,沒想到會是他。

難道他一直在騙我,他靠近我只是爲了殺我身邊的朋友。

剛纔在電話中他的話,難道也是假的?

他在欺騙我的感情嗎,可是又救過我很多次。

冥海蓮 道士指了下姍姍說道:“纏着這位小姐的就是畫中這隻男鬼派來的小鬼,這隻男鬼太厲害,貧道無能爲力,錢我就不收了,告辭。”

展葉懇求着道士留下,讓他幫我降鬼,但道士惋惜着說自己修行不夠。

我愣在原地,腦子裏想的全部是蔚軒,爲什麼道士偏偏會說是他。

姍姍說自己被鬼纏着是從幾天前開始的,我們從北京回來剛好七天,時間也剛好對的上。

哪會有這麼巧的事。

姍姍抱住我,輕聲安慰道:“不會有事的,我們可以請更厲害的道士,我陪着你。”

眼淚突然就流了出來,他爲什麼要騙我。

展葉堅定的說道:“相信我,我會勁量幫助你們的。”

在這裏坐了一會後,展葉說送我們回家。

我沒有說話,現在連說話的心情都沒有。

在把姍姍送回學校後,展葉則單獨送我會公寓樓。

路上一直想着可能是道士弄錯了,但就衝道士剛見到我說的那兩句話,就足以讓我相信道士。

爲什麼我會喜歡上一個騙子。

剛走進公寓樓,就想起,一直想害我的那隻帶面具的女屍居然是房東,這讓我的心情更加沉重。

我喜歡的人一個個都背叛我。

外面突然下起雨,整個天陰沉沉,就像我現在的心情。

“我到家了,謝謝……”

但展葉並沒有想離開的意思,一隻手攬過我,輕聲說道:“不用怕,我會請更厲害的道士,幫你的。”

我掙脫他,說道:“不用了,謝謝……”

現在的我並不需要道士來解決蔚軒,我需要的是蔚軒給我一個解釋。

但一直對我冷漠話少的他怎麼可能對我解釋什麼。

要知道……我一直都是單相思。

展葉突然向我靠攏,我則往後退。

他雙手撐牆,把我圍在裏面。

低頭湊近我,說道:“雨澄,別這樣,你這樣我會心疼的,你知道嗎,我一直都很喜歡你。”

他的脣慢慢的靠近我的脣。

看着面前溫柔的展葉,腦海裏想的居然是冷酷的蔚軒。

爲什麼對我說這話的不是蔚軒,他爲什麼要在我喜歡上他後害我身邊的朋友。

當展葉的脣快碰到我的時候,我扭開了頭。

小聲說道:“你不是他……”

展葉驚訝的看着我,說道:“你不是一直都喜歡我的嗎?”

“對,我是喜歡你,但一直是我誤會了這個喜歡,我對你只是妹妹對哥哥的喜歡。”

展葉憤怒的抓住我的手腕,正好碰到那隻古銅色手鐲。

“喜歡就是喜歡,別欺騙自己了,你是喜歡我的。”

我正準備甩開他的手,一道黑影閃到我面前,扯開展葉的手,憤怒的說道:“滾……”

“蔚軒……”

看到他更加讓我感到心痛。

展葉咬着牙看着蔚軒說道:“你就是一直纏着雨澄的那隻男鬼吧,害雨澄還不夠,還想害我們是吧。”

我不知道爲什麼展葉會不害怕蔚軒,但我怕。

我怕真像道士說的那樣,他想害我身邊的朋友。

我怕他對我的好只是爲了更好的欺騙我。

帶寶上陣:前妻要逆襲 就像他前段時間對我說的那句話:太相信一個人最好傷害的只是自己。

或許……我不應該相信他。

“夠了……別說了。”

我擋在他們兩個中間,把展葉推出門外,說道:“我自己會解決,你先回去。”

蔚軒一直臉色陰沉的看着展葉,眼中充滿殺氣。

“以後離那個男的遠點。”

我沒有理會他,只是眼泛淚光的盯着他。

他突然閃到我面前,把我推到牆上,雙手用力的按住我的肩膀,冰冷的說道:“聽到我說的話了沒有。”

我氣憤的瞪着他,咬牙切齒的說道:“你爲什麼要靠近我?是不是爲了害我的朋友。”

他握住我肩膀的手越來越緊,眼神中充滿恨意。

“我再說一遍,遠離那個男的,不然……我殺了他。”

“真的是你想害我的朋友?”

眼淚不知不覺的往下掉,他給我的一切都是假的。

爲什麼他不解釋,哪怕是騙我也好,至少這樣我的心不會如此的痛。

他低下頭,冰冷柔然的雙脣貼到我的脣瓣上,舌頭試圖撬開我的脣齒,我抗拒着。

但還是被攻陷,他的吻是那麼的霸道,還帶着些許恨意。

我流着淚,感覺口腔一股血腥味蔓延開來。 他低下頭,冰冷柔然的雙脣貼到我的脣瓣上,舌頭試圖撬開我的脣齒,我抗拒着。

但還是被攻陷,他的吻是那麼的霸道,還帶着些許恨意。

шωш ▲тTk án ▲¢〇

我點着淚,感覺口腔一股血腥味蔓延開來。

他沒有想要就此罷休的意思,越吻越激烈。

嘴脣都感覺有點發燙。

用力的掐着他,但他沒有絲毫反應。

他的吻讓我有些無法呼吸。

可能是意識到了這一點,他慢慢把軟脣移開。

毫無感情的盯着我不斷流血的嘴脣,伸出舌頭,輕輕的舔掉我脣上的血。

我憤恨的盯着他,不只是嘴脣在流血,連心都在滴血。

他望着我,憤怒的說道:“只需要聽我的,你沒有反抗的權利。”

咬牙切齒的看着他,看着他那雙繞着殺氣的眼睛。

但我並不恨他,只是感覺到心痛與失望。

“你只能讓我一個人玩弄,只有我纔有資格折磨你。”

原來我一直都只是他的玩物,想救時便救我,想折磨我時就用各種手段折磨我。

簡直就像惡魔一般。

難道我一直都在誤會他,他救我只是爲了讓我被他多玩弄一段時間嗎?

眼淚不斷下滑,真想大聲哭出來。

但在他面前我只有憋着,不想對他示弱。

“再說一次,遠離那個男的。”

剛說完,就聽見窗外傳來清脆的鈴鐺聲。

這鈴聲很熟悉,當時被貓嬰鬼傀追的時候也出現過這個鈴鐺聲。

之後便聽說司家小姐來過,那應該就是鈴鐺聲的出現就代表着司家小姐的出現。

蔚軒緊擰着眉,臉色陰沉的看向窗外。

放開我說道:“好好待在這。”

說完就快速的朝窗外跑去。

留下我一個人坐在地上放肆的大哭。

真想找人訴苦,原來我喜歡的人一直在騙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