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頭白狼,真的太強了,比之前的蛇,強大了數十倍,還有大招,幾乎無法戰勝啊。

林璐黛眉一蹙,銀牙輕咬,但看着錢壕的慘樣,還是蹲了下來,拉過錢壕的左臂,包紮了起來。

“別管我了,我們去幫靈兒,先解決掉那頭狼再說。”錢壕掙扎的站了起來。

說話間,他左手一動,又是凝出了一把戰戈,遞給了林璐,道:“你拿着這個吧,比那匕首要好一些。”

只不過,在凝出了這把戰戈之後,他的臉色更加蒼白了起來,腳步都有些不穩了,他不是靈師,不能吸納靈氣,凝結戰戈,耗費的是自己的血氣,每多凝一把,他都要緩好久才能補回來。

林璐眼尖,似乎也看出來了,但這個時候,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她咬咬牙,還是接過了戰戈。

接着,兩人咬着牙,衝了上去。

“這兩個傻瓜!”天空上,看着兩人手握戰戈,要衝上去,進行廝殺的時候,錢不夠拍了拍腦瓜,直接無語了。

這兩個傢伙,還真是不怕死啊,之前老狼施展大招,才讓兩人一獸佔了個便宜,現在,它的大招,已經浮懸着,隨時可以施展,兩人現在衝上去,那不是找死嗎?

那火焰柱,掃過去,兩人還不成灰了。

“還是戰鬥經驗太少啊,以爲這是打羣架了,人越多越好啊!”錢不夠無奈的嘆息一聲,伸出手,一股金色的氣流,衝了下去,直接沒入老狼的體內,禁錮住了它的大招。

他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兩人被秒啊。

“嗷嗷嗷!”

人老成精,狼自然也不例外,在察覺到自己的神通,被莫名的禁錮之後,老狼知道了危險,毫不遲疑,一腿踹飛靈兒後,就要逃走。

“咻!”

就在這時,林璐嬌軀暴動,那嫋娜的身子,在空中翻騰一圈,留下了一個飽滿的弧度,就擋在了老狼的前面。那一把戰戈,被她舞動着,捲起一股風浪。

老狼不硬拼,往旁邊一閃,就被錢壕擋住了。

再一閃,靈兒已經溜到了它的身上,凌厲的爪子,開始釋放出它的威力了。

此時的它,很是狼狽,那毛茸茸的身體,雖不盡是傷痕,但也很狼狽,有着血色冒出,它也受傷了。

“嗷嗷嗷!”


前路被堵,似乎跑不掉了,老狼也豁出去了,餓狼撲食,發揮出自己猙獰和霸道的一面。

“噗嗤!”

錢壕的衣服被撕破,胸膛上留下了一道狼爪,很長很長,幾乎蔓延了整個上身。

“呲!”

林璐也遭殃了,右小臂被劃到,小麥色的肌膚上有着血水冒出,染紅了那裏。

靈兒也不好受,不經意之間,被老狼一爪子活活拍實了,那小骨架在嘎吱嘎吱的哭泣着。

狼者,兇狠也,一旦發起威,羣狼奔馳,就連猛虎和獅子,都要退讓。

這雖只是一匹老狼,神通又被封,但身體本能還在,廝殺力極強,兩人一獸被打的狼狽不堪,手忙腳亂。

“這還不行!”天空上,錢不夠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他彈指一揮,又是一股金色氣流涌出,封住了老狼的一部分力量。

而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又少了一部分,老狼更加慌張,自然地,更加瘋狂,開始殊死一搏了。

這一次,它不管其他人了,直接盯緊了錢壕,進行排山倒海般的攻擊。

它臨死,也要拉一個人墊背。

這不,成了老狼的唯一目標,錢壕更加慌亂了,不小心之下,大腿上又是捱了一爪子,有一小片血肉,被帶了出去。

大腿受傷,他身子趔趄,差點栽倒。

而老狼乘機而來,在他的後背上,又是劃了一下,將那裏又是撕破了。

就這樣,錢壕身前、身後、手上、腿上都是受了傷,有了狼爪的痕跡,鮮血直流。

看着兒子的慘狀,錢不夠不由得握了握拳頭,臉上浮現出一絲不忍,想要動手,直接擊斃老狼,不過,旋即,他就鬆開了手,眸子中一陣堅毅。

吃得苦中苦,方爲人上人。

這個世界,已經發生了鉅變,若錢壕真的要成爲靈師,那殺戮就是他必須經歷的一幕。

這時候不狠,就是對他以後的狠。

最終,錢不夠還是沒有再出手。

“砰砰砰!”

地下,兩人一獸,也是看出來了,老狼這是最後的掙扎,合力攻擊,不斷地重傷着老狼。

終於,花費了很久的時間,在一聲不甘的嗚咽聲後,老狼被斬殺,鬱悶的閉上了眼睛。

“砰!”

老狼枯瘦的身軀,若一座小山,倒在了地上,發出一聲很大的響聲。

狼終於死了,錢壕鬆了一口氣,一屁股頓在了地上。

這不,一躺下,他只感覺到了痛,渾身痠痛,精神疲憊,讓他只想睡過去。

而林璐‘噗嗤’一聲,玉手一擡,戰戈從老狼的身體內鑽了出來,帶出一大蓬的鮮血。


這頭老狼,可以說,是她斬殺的。

鮮血噴出,像噴泉一般,染紅了地面,給這片清新的大地上,打來陣陣腥氣。

林璐並沒有立即躺下,而是堅持着,走到老狼的頭前,從筒靴中取出一把匕首,在它的頭上,割了起來,直到她從老狼的頭上,挖出了那個獨角,她才停下。

她也不管獨角上的鮮血,愛不釋手的把玩着獨角,俏臉上盡是欣喜。

這獨角可是一個好東西啊。

至於靈兒,也是忍着疲憊,爬到了老狼的頭上,張嘴一吸,吸出了一大股白色氣流,吞進了肚子裏。

它這一次可是賺大了,這老狼的實力可是很強的,畢竟它都能施展神通了,雖不是妖獸,但也不遠了,吞了它的靈力,靈兒的實力肯定要漲一大截。

不過,這一切,全是靠了錢不夠,不然的話,他們三個,只能死翹翹了。

稍微休息了一會,錢壕掙扎着站了起來。

“快走吧,這頭狼死了,他的血腥味傳出去,會招來更多的野獸,說不定還會有狼,所以,我們該走了。”他這樣說着。

“嗯。”林璐也明白,螓首一點,站起來,道:“我們身上的血,也要處理一下,不然的話,也有危險。”

“去找個有水的地方,洗一下。”兩人說着,就揹着包,和靈兒一起,急忙離開了。

至於那頭老狼的屍體,他們沒有動,這是在山林中,吃烤肉太危險,而且,他們暫時還有食物,無需冒險。

就在兩人一獸,離開了有半個小時後,有一條蛇,絲溜溜,鑽了過來。

沒一會,就聚集了十幾條,它們在撕扯着老狼的屍體,爭奪着它的血肉。

“嗷嗷嗷!”

緊接着,又有一匹狼,急速而迅捷,從遠處,跑了過來。那一雙眸子,綠油油,泛着貪婪。


它伸腿,直接踩死兩條蛇,將蛇羣驅散,隨即,那猙獰的大口一張,就撕下了一塊血肉,血淋淋,吞進了肚子裏。

老狼是半妖獸,屍體內,自然擁有着靈氣,吃了它的血肉,也是有好處的。


“嗷嗷嗷!”

沒一會,又是跑過了兩頭兇狼,惡狠狠。

“嗷吼!”

爲了爭奪食物,三匹狼咆哮一聲,鬥了起來。

這片山林,在瞬間,又開始沸騰起來。


而這一切,兩人一獸,還不知道。

Ps:額,這個好像,距離目標,還有點遠啊,同胞們,加把勁。 轟隆隆!

這是一處超小型瀑布,幾乎不能稱作白練般的像青絲一般的溪流,急衝而下,匯聚在下面的淺灘裏面。水流清澈,就連下面的石塊,也是看得很清楚。

瀑布雖急,但因太少,衝到下面,又經過層層緩衝,已經沒有了一絲攻擊力,很是溫和。

靈兒的速度很快,在它的一番尋找之下,終於,在這廣闊的山林之中,找到了一處大的湖泊,不,這遠遠稱不上湖泊,方圓才二十米,就是一個小溝。

兩人一獸,雖合力斬殺了老狼,但自身也是受了不輕的傷,若不及時清洗,再引來狼,那就糟了,所以,找到這個水源,可謂是解決了很大的麻煩。

此時,已到了傍晚,金日將落,如血的火燒雲,映紅了蔚藍的天空,一朵朵,在空中游曳着,彷彿盛開的花朵,一輪月牙細眉淡淡不可見的光點,浮現在半空中。

殘日耀來,柔和而嫵媚,將這片小溝,渲染的極爲美麗。

“噗通!”

到了此地,錢壕急不可耐,扔掉揹包,再脫掉殘破的上衣和褲子,只留下一條內褲,就一個魚躍,跳進了水裏面,在裏面洗着澡。

雖然渾身盡是狼爪,傷痕很多,稍一觸碰,都疼得他呲牙咧嘴,但是爲了除去身上的血跡,他拿着一個毛巾,在痛苦的擦拭着身體。至於那衣服,早就被他扔掉水裏面,泡着了。

而林璐俏臉通紅,銀牙微露,輕咬紅脣,那一縷青絲,不知在何時,也被她緊咬在櫻脣裏。

“林璐,你在幹什麼,還不趕緊下來,要是血味傳出去,我們倆可就又要倒黴了。”看着一臉糾結的林璐,錢壕疑惑的問道。

聞言,林璐黛眉一蹙,丹鳳眼中,閃過一絲惱怒,但最終,爲了安全,她要是咬牙,脫掉了外衣,露出一身性感惹火的內衣,不,準確來說,是一身泳衣。

“不是吧,你竟然隨身穿着泳裝,這…”錢壕一陣無語,不過他的聲音,卻越來越低,幾乎不可聞。

林璐身上的,是一套‘維多利亞的祕密’分體式泳裝,火紅色的抹胸,緊緊地束在高聳的酥胸,還是蕾絲邊的,而性感的三角褲,則是黑色的,讓那撩人地帶,充滿了神祕的誘惑,腰胯兩側繫着的黑色絨繩,更讓人升起無限遐想,那曼妙的身姿,凹凸曲線,光滑的香肩,細細的蛇腰,修長的美腿,在陽光的照射下,愈發顯得晶瑩玉潤,窈窕動人。

“唔…”錢壕眼前一亮,目光頓時變得火熱起來,一顆心也隨之劇烈跳動起來,一股熱氣,從腳底板,如電流一般,在瞬間,便瀰漫全身。

剛剛經歷了一番廝殺,殺出了血,就看到人間美景,錢壕的心絃直接被撥動了。

像是意識到了什麼,林璐俏臉煞白,狠狠的颳了錢壕一眼,冷冽道:“轉過去,不許看!”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起了反作用,錢壕的目光,愈發火辣起來。

“哼!”林璐冷哼一聲,丹鳳眼中,露出一絲冷冽,若錢壕再看,她就真的生氣了。

“不看就不看,誰稀罕啊。”錢壕摸了摸鼻子,轉過了身子,背對了林璐。

“噗通!”

沒一會,就聽見這麼一聲,小溝裏水液抖動一下,林璐如魚兒般,在半空劃過一個完美的弧度,跳入了水裏。

這一聲噗通,似敲在他的心裏,讓錢壕一蕩,他不由自主的,轉身看去。

可目光所示,前方一片空蕩,唯有水波在震盪,漣漪在擴散,沒有了林璐的蹤跡。

就在這時,水花四散,如同出水芙蓉般,林璐從水中探出頭來,揚起天鵝般白皙優美的脖頸,秀髮擺動,三千煩惱絲,從水下陡然甩出,那水珠如碎玉般搖落,那張原本冷冰冰的俏臉上,已經掛滿了笑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