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通報?不存在的!別說惜春苑根本就沒這規矩,就算有,他是太子爺,而她是他的正妃,夫妻倆個,見面豈會還需要通傳?

於是我們的太子爺大大咧咧,邁著六親不認的步子就堂而皇之走進太子妃的內室。

而另一邊,凡笙正在被火鳳科普各種宅斗手段,自家少主的情商堪憂,身為伴生獸他怎能不操心。

「在各類宅斗小說中,摔下假山的傷害方式佔比21.3%;失足落水的傷害方式佔比77.9%;各種下毒手法的傷害方式佔比95.99%;毒蛇猛獸的傷害方式佔比56.77%;各種陰謀陷阱誣陷失貞的傷害方式佔比……99.999%」

「總而言之,宅斗的方式可以說是林林總總,花樣百出,防不勝防……」

火鳳苦口婆心的講解,只講得自己快要口吐白沫,凡笙就聽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整個惜春苑沒一個安全的地方!

伴隨着外頭沉重地腳步聲,她的眼神變得冷厲無比,大白天也敢動手,還如此堂而皇之,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臉,她捏了捏拳頭,骨骼發出微微脆響,既然你們敢公然挑釁,就別怪她辣手無情……這要是被發現了,那可就瞎了他孤兒院捉迷藏冠軍的稱號。

莫自傑蹲在角落裏向外張望,想看看這些人在幹什麼,不經意間,一個熟悉的面孔進入到了他的視線。

「曼曼!」

莫自傑一眼就認出來這個當初把他摔在地上的壞女人,連手臂都脫臼了,可想而知當時他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當時有多疼,莫自傑此時對曼曼的恨意就有多深。

小眼睛滴溜溜的轉,小腦袋瓜里正在盤算著怎麼報仇雪恨。

過了幾分鐘,莫自傑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又偷偷的溜了出去……

《穿書後男主逼我改結局》第七百七十九章報仇《快穿之這個反派我寵了》第152章病嬌少主的黑月光11 李彌發誓,他收徒發自真心,絕不是只為找工具人打工。

但萬萬沒想到的是,除了任勞任怨的大徒弟茅修遠,眼看著二徒弟出雲千代也一天之間家喻戶曉,乘著青年武者大師賽的東風扶搖直上,給自己帶來了一波海量傳道度。

而且可以預期的是,隨著《倩女幽魂》的開畫上映,貴為男主角的三徒弟葉長生,也將化身工具人,傳道度再次暴漲。

突然暴漲的傳道度,也讓李彌不得不考慮,接下來究竟該創造推衍何等功法、神通或者寶物,用來推進修行速度。

開賽日,李彌監督了四場比賽,有驚無險,最嚴重的敗者也不過是右肩胛骨碎裂,不到下場救援的最低標準。

為了防止武道宗師操縱比賽結果,也為了防止眼力不足的觀眾質疑比賽公正度,所有監督的武道宗師,必須在勝負已分,敗者即將重傷或者死亡的情況下,才能下場救援。

些許輕傷的代價,是選手們參賽前早就該有的覺悟。

有著各種靈植為基礎發展出來的現代醫學和丹藥體系,天夏的醫療水準遠超前世。

比如前世常說的「傷筋動骨一百天」,在天夏輔以各種醫療手段,普通人最多只需十天即可完全恢復正常。

以先天武者的體魄,加上最頂級高效的治療,甚至可以做到不影響第二天的戰鬥。

出雲千代一鳴驚人,大出風頭,自今日起,想來所有的預賽選手都會將她視為真正可敬的對手,而非一個幸運兒。

這樣一來,出雲千代自海選賽以來每一場戰鬥的每一幀,恐怕都要被人反覆研究,再想如今日戰勝楊旭光一樣輕鬆,已然不可能。

三招殺手鐧,最大的破綻反而是第一式「踏前,風翻浪涌」,這一招無論是殺傷力還是控制力都不足,若是被對手徑直跳出,後續兩招殺手鐧也無法生效。

以出雲千代的修為,若非吞下了天元丹,有了十年苦修的先天真氣,又於劍道上的確有著頂級的天賦,否則短短半個月根本不可能掌握李彌傳授的三大殺招。

現在想要將第一招簡化,乃至和第二招融合,是短時間不可能做到的。

於是李彌另闢蹊徑,降低了第一招的氣勢,轉變為無形無質,難以察覺的招數。

有了第一天三秒擊敗楊家槍傳人的輝煌戰績,想來每一位對手都會震懾於此,小心提防。

將「踏前,風翻浪涌」氣勢降低后,反而更加難以地方,每一招都可能是陷阱。

只要實力相差不大,實戰中終有機會施展完成,如此再接兩大殺招,自可戰勝強敵。

這對於出雲千代的實戰經驗培養,也是極好的。

短短一天時間,出雲千代的學習效果一般。

但是第二天的對手,如同驚弓之鳥,出雲千代每一次踏前,對方都拚命閃避逃竄,簡直像是馬戲團里的猴子。

這樣一位對手,反而成了出雲千代練習劍法的最佳對象,二十招后,終於抓住了對手真氣不繼的一個機會,一招無形無質的「踏前,風翻浪涌」,緊接兩大殺招,直接將對手淘汰。

「劍出,斬敵無我」的第二次登場,現場所有觀眾都睜大了雙眼,等待著這純粹到了極致的一劍,就連負責監督的武道宗師,也極有興緻的入場,親自感受了一番「劍出,斬敵無我」的劍意,順便救下出雲千代的對手。

隨著時間的推移,出雲千代的劍術越發嫻熟,然而對手的應對也越來越有章法。

選擇起手爆發佔據先機的對手越來越多,縱使出雲千代的踏雲步已然小成,但面對洗髓強者的「子彈時間」,終究還是差了一個境界,出現了敗績。

七天七戰之後,出雲千代五勝而二負,小組並列第三,順利出線,挺進128強。

身上也掛了不少彩,左眼下的臉頰上也出現一道劍氣壓出的血痕,不但沒有磨損她的美麗,反而平添了一種血戰武者的浪漫。

以太清丹經之玄妙,李彌自然也煉製了一大批回復真氣,恢復精元,治療傷口的丹藥,因此每天的戰鬥,出雲千代都能以精氣滿滿的狀態出戰,這七天中,自然也有了極大的收穫和進步。

預選賽休戰七日後,在5月22日再度開賽。

整個天夏範圍熱度越來越高,收視率已然攀升到14%,一個放在20年前也可以稱霸的超高收視率。

放眼望去,挺進128強的出雲千代,已然是唯一一個不到洗髓境界的先天武者,道行上和其他選手有著巨大的差距。

再加上三大殺招,都被對手們紛紛拆解,再也無法起到一錘定音的作用,這一次,就連專家們也不再看好出雲千代出線的前景。

接下來的七天,果然是七輪苦戰,每一戰的對手都遠比自己強大,每一戰都磨難到了極致,若非李彌丹術精妙,又以先天一氣不斷幫助小千代療傷,她的身體早就堅持不住,不得不退賽了。

但是越戰下去,出雲千代的劍術也就越發精妙,眼神愈發明亮,「劍出,斬敵無我」中所能斬出的精氣神,也愈發圓滿。

小千代在這次大賽中的成長,可是說是全國觀眾共同見證,從一個只是顏值過人的年輕後輩,變成了一位永不言敗的劍客。

第七日。

「丁組此前六日的比賽中,出雲千代選手三勝三負,每一戰都艱辛到了極致。」

「沒錯,她的對手武道修行都遠高於她,每一場勝利可以說都是奇迹,每一場失敗都是無奈。」

「那麼今日,出雲千代能否戰勝強敵,贏得一線出線的機會,奇迹再現呢?」

「非常難,今日的對手是雷音寺的妙宗和尚,一身金剛不壞神功修行大成,此前戰績6戰全勝,是丁組的頭名選手!」

「比賽開始了,哇,可以看到妙宗和尚居然沒有如其他選手般搶先進攻,而是任由出雲千代先手,一點都不怕出雲千代的三大殺招,這是對金剛不壞神功的自信嗎?」 說到此處,趙重幻基本已經明白賈子敬與十姨娘的故事走向。

一切都看似無意,不過是一個彼此身份不太恰當的年輕男女的巧合相遇,然後糊裏糊塗地成全了一場不太恰當的男歡女愛罷了。

「你們一共見幾次面?」她問。

「五六次吧!」他答。

「見面都聊些什麼?做些什麼?」

「就是胡亂閑話,多是她可憐兮兮地在說叔公如何私下對她施虐!」

趙重幻一愣,看來所謂寵極一時也只是表面現象,當然,也可能是音兒為獲得賈子敬的憐惜而故意編排的。

「她還給我看過她胳膊上的傷!」賈子敬補充道。

趙重幻垂眸沉思了須臾。

「那被發現的那天是怎麼回事?」她繼續問道。

「就是那天,我們在聽雨樓遇到的那天!」賈子敬嘆了口氣道,「聽雨樓里我看到柳問卿,也覺得他有幾分像詩兒,便心裏又火燎著難受起來!本想跟他結識一番,後來卻看他突然發了病,我頓時覺得索然無味,就回府來了!」

「回了府沒多久,音兒的那個婢女就尋來了,悄悄給我遞了口信,說音兒要見我!我腦子一熱,就去了!」他低低道。

「你們在何處見的面?」趙重幻問。

「就是東院綉娘的耳房內!那裏比較隱蔽!」賈子敬道,神色顯出幾分迷茫,「當時,我到時,她似乎又在那裏哭過一次,楚楚可憐的!」

「那天,我心裏好像特別心疼她,就彷彿被迷了心竅般!」他無奈撓頭,「大概是又碰到過柳問卿,心裏再看音兒,就愈發覺得她就是詩兒!了」

「那耳房你以前去過嗎?」

「沒去過,那女人繡花的地方,我一個男人去了作甚!不過,那地方到底全是女人待的,胭脂味道比別的地方可濃多了!香得很,嗆得我差點打噴嚏!」賈子敬想想道。

胭脂濃?很香?

趙重幻沉斂嚴肅的眉眼上突然竟露出一分玩味的笑意。

賈子敬驚訝地望着她:「何故要笑?」

「唉!」趙重幻突然又一嘆,抬手拍拍他的肩,「衙內這是被人算計了!」

賈子敬眼睛驟然瞪圓:「為何這般說?」

趙重幻搖搖頭:「現在還說不清楚!因為我還沒明白她這麼做的動機是什麼!一心尋死嗎?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如果平章大人總是施虐,讓她受不了,她大可以自殺了事,何必拉着你演這齣戲呢!莫非就是想讓平章大人沒臉嗎?」

「你畢竟是平章大人親侄孫,他絕不可能要你命的!可是,她卻一定活不了!」

趙重幻也有幾分苦惱了——

那顆神秘的美人顱里到底活着的時候是如何思想的呢?

二人一時沉默了。

「我要問的也基本問完了!」趙重幻道,「待我再尋一尋蛛絲馬跡,有疑問還要打擾衙內的!」

「談何打擾!如今,我都覺得你就是我這輩子的知己了,重幻,你不討厭與我結交吧?」賈子敬微微小心地問。

「衙內也是真性情,趙重幻能得你賞識也是一種榮幸,如何會討厭你呢!這個案子咱們會查清楚的!」她溫和道。

隨後二人回到敬修堂,廳堂內留郡夫人正在待客,那客人還是位柔媚的美嬌娥,曲兒也正一臉奉承地服侍那小娘子身側。

「九姨奶!」賈子敬一見其人,立刻行禮。

趙重幻目光微動——

這平章大人一大把年紀,卻不耽誤他一房房美妾往家納。甚至還有傳聞,說他在葛嶺的半閑堂中還養了一批宮人與娼尼,隨時隨地都可供他日肆嬉樂。

她趕緊也行個禮,就想退出去。

正在玩著摩羅的小綠柱子賈子賢終於等到她了,不由歡欣鼓舞地衝過來:「醜八怪,帶我捉鬼去!」

九姨娘頓時抬眼梭巡一番趙重幻,眼底幾分打量。 第二場會議結束了,相比較第一次,這次大家異常和諧,雖然開會內容可能有些沉重,但大家之間的氛圍卻很好。

等人都走了,呂然來到隔壁,意外的,本來應該在裏面的兩個人都不在。

呂然愣住了,有什麼在他心裏默默發芽。

空間里,陸靈他們看着呂然失魂落魄的來了,又失魂落魄的離開。

剛剛他們會議剛剛結束,丁博士和乙博士就從側門離開了。

他們想要看看呂然的反應所以留了下來。

呂然現在思緒萬千,他是知道那人是今天會議的主角——丁博士的。

正是因為知道,對於會上的一些內容,他隱約有知道。

當一切全部抽絲剝繭般的被放到自己面前,以前一些疑惑的點,都被解開了,一個真相赤裸裸的擺在面前。

呂然終於受不住,蹲在地上小聲啜泣,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麼,站起身來,沖了出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