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連陌和香香興奮的抱在了一起,發出壓抑的呼喊。

大概是怕引來其他人,二人就連叫都叫得十分壓抑,不過還是不難發現二人此刻的心奮心情。

「香香,等下我們就趕緊找機會去負一樓,只要我們打開了通向負一樓的大門,我們就能從負一樓離開遊戲,到時候我們就能在外面的世界見面了!」

連陌摟著香香,想到自己與香香的未來,嘴角的笑容就沒有停過。

「陌哥,我就知道我們一定可以找到辦法離開這裡的,我就知道我們一定可以!」香香邊哭邊笑的說。

「小傻瓜,哭什麼,我們馬上就可以離開了,這可是大好事。」連陌抹掉香香眼角的淚,眼神中滿是溫柔。

「陌哥,我擔心要有人也得到了通關線索,搶先我們一步……」香香想到了這種可能,咬著嘴唇說道。

「所以我們動作一定要快,這上面寫了,我們當中只有五個人能夠通關遊戲。

無法通關的人,全部都要死在這裡。」連陌拿著一張寫了字的字條,看著字條說道。

「那還等什麼,我們趕緊去吧。」香香迫不及待的說。

「等等,先確定BOSS的位置我們再下去。」就算再急著離開,連陌也沒有忘記外面還有一個BOSS在對他們玩家的生命虎視眈眈。

雖然著急,香香卻也知道他們確實不能冒然行動。

要是直接下樓和BOSS撞在了一起,到時候別說離開遊戲了,他們很可能連命都保不住。

二人在確定了BOSS所在的樓層之後,小心翼翼的避開了BOSS,成功的來到了一樓。

到了一樓之後,二人發現一樓的電梯門已經被毀掉了,大門碎成了好幾塊散落到地上。

看這碎片的破碎程度,還有切口。

這門一看就是被電鋸破壞掉的。

就是不知道這BOSS沒事用電鋸來破壞電梯門幹什麼。

連陌和香香對視了一會兒,決定一起下去負一樓。

就在二人準備順著電梯井爬下去的時候,有兩個人卻突然出現了。

這兩個人還是連陌的熟人,正是之前在電梯前和連陌發生過爭執的兩名修士,左俊和秋堂。

「你們兩個怎麼會在這兒?」連陌看到他們二人出現,臉色十分不好。

「你們來得我們為什麼來不得。」秋堂冷哼一聲。

「你們說話小聲一點兒,別把BOSS招來了。」香香小聲提醒道。

「你們兩個貪生怕死的傢伙會出現在這裡,難道你們也找到了道具里的提示?」左俊在看到二人的瞬間,心中就已經產生了懷疑。

不管怎麼看他們都不像是願意捨己為人,前往負一樓為大家探路的那種人。

那麼他們會出現在這原因就只剩下一個了……

「難道你們也是!」香香掩住小嘴小聲驚呼。

本以為就自己二人知道通關線索,沒想到這麼快就已經多了兩個人知道,那是不是代表著很快還會有更多的人知道!

香香想到的問題,其他人當然也想到了。

為了儘快通關遊戲,四人也顧不得什麼恩恩怨怨了,什麼矛盾也沒有活著從遊戲里離開來得重要。

四人眼神交流過後,達成了暫時的合作。

趁著現在還沒有更多人出現,四人爬進了電梯井。

不過連陌等人卻不知道,在他們進入電梯井的瞬間,一道本已經在三樓的人影以著極快的速度向著一樓狂奔而去。

這已經是BOSS第二次放棄獵物,然後突然跑掉了。

說起來也不知道小德的運氣是好還是不好,在從五樓離開之後,他選擇了三樓做為藏身地點,沒想到卻還是被BOSS給發現了。

在BOSS打算要殺他的時候,也不知道這個BOSS又發了什麼瘋,再次放過了他,並向著樓下奔去。

小德懷疑BOSS會丟下玩家,肯定是出了什麼大事。

在思考了三秒之後,他跟在BOSS身後一起衝下了樓。

他打算跟上去看看,到底是什麼原因令BOSS兩次放棄追殺他。

連陌他們還不知道自己等人即將大難臨頭。

四人還在小心翼翼的爬電梯井呢。

要是放在平時,香香當然不可能願意以身犯險,自己跑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來。

可這回她要不一起下來,就得一個人留在上面。

最重要的是,她要是一個人留在上面,連陌自己通關任務走了把她留下怎麼辦?

說什麼她也不可能會冒這樣的險。

香香平時缺乏運動,別說爬電梯井了,就連爬樹都從沒有過。

要從電梯井爬到負一樓的電梯里,這個難度對香香來說不可畏不大。

光靠香香當然不可能做得到,還是一向對香香有求必應的連陌,將香香背在了背上,然後一起帶進了電梯井。

此時的香香正被連陌背在背上往下移動。。 很快,身後追擊的幾位高級統領,追上了還在逃竄的林玄。

「小海蛇,你不用逃了,你逃不出我們的手掌心。」

身後,海豚統領魅惑的聲音傳來。

林玄微微一愣,轉過頭看到急速衝過來的四道身影,其中一位正是海馬統領,還有三道人影,一女兩男的組合很是怪異。

看到這四人,林玄的心中一驚,看來自己今日真是凶多吉少了,能夠化形的大妖,少說也有千年的修為了,而且他感受到對方傳來的強大壓力。

那如淵如海的強大氣勢,少說也有辟海境的境界,這樣強大的陣容,林玄還真是無路可逃。

「我是公主的朋友。」

林玄沉聲說道,想要爭取一定的機會。

「我知道,但是你不該殺了海馬護衛戰士,所以不論你是誰的朋友,都必須得到懲罰。」

海豚統領咯咯地笑了起來,饒有興趣地盯着面前這條海蛇,眼神之中流露出驚訝,她修鍊了千餘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模樣的海蛇。

關鍵的是從這條海蛇的身上,她能夠感受到一抹高貴的氣息,似乎血脈比她這個海豚皇族更高貴,這不得不讓她多看了幾眼林玄。

見到林玄不再說話,海豚統領一揮手,「帶走,交給龍王發落。」

林玄的蛇身陡然被一團海水包裹,全身都無法動彈,不由得低嘆一聲,自己的實力還是太弱小了,就算有天賦領域,在遇到強大的海妖獸,作用微乎其微。

難道自己的蛇身就要在此隕落了嗎?

身外化身極其的珍貴,如果這蛇身隕落,怕是這輩子都無法再擁有分身了,所以不到萬不得已,林玄是不會放棄這具蛇身的。

海豚以及其餘兩位統領,帶着被禁錮的林玄,向著最龐大的建築中走去,顯然他們口中的龍王就在這宮殿之中。

林玄仔細地打量著周圍的環境,雖然早已經看到龍宮的奢華,但是當他看到眼前的宮殿,又被震撼了,簡直就是神話中的仙境一樣。

那宮殿的規模雖然不能與紫薇神宮相比,但是也極盡的奢華了。

宮殿的周圍有大量的護衛守衛,看到海豚三大統領急忙地行禮問好。

海豚統領帶着林玄的蛇身,大步的向著宮殿的深處走去,身後兩位男人統領緊隨其後。

海馬統領則是站在了宮殿外,宮殿裏面他是沒有進入的資格的,只有龍族成員以及幻化成人形的統領,才有進出的資格。

林玄被帶進這個豪華的宮殿,他再次被眼前的一切震驚了,宮殿的裏面並不像是外表那樣奢華,反倒是有些破敗,最惹人注目的是,宮殿的正中間是一個漆黑的深坑。

一個深不見底的深坑!

林玄見到這裏,心中充滿疑惑,難道龍王在這個深坑之中?

很快,他就有了答案。

海豚統領輕身一躍跳進了漆黑的深坑之中,其餘的兩位統領並沒有跳下,而是靜靜地守候在深坑邊。

林玄看着眼中不斷下降的景色,心中更加震驚,這樣的下降速度,足以看出這裏的深度多麼的恐怖,他沒有想到在這豪華的宮殿之中,還隱藏這樣隱秘的地方。

恐怕這個秘密也只有少數人知道了。

海豚統領帶着林玄足足下降了近千米,這才穩穩地落在了一個巨大的平台上。

落在平台上的時候,林玄的三角蛇眼狠狠地一縮,他的目光所及範圍內,有數千條各種顏色的神龍,只不過每一條神龍,都被粗壯的鎖鏈鎖在鎖龍柱之上。

此時,數千條神龍的目光,全部聚集在被束縛的林玄蛇身之上。

其中有一條最強壯的神龍,全身橘黃色,巨大的龍頭上面,有一雙猶如磨盤大小的兩雙眼睛,死死地盯着平台上的林玄。

龍眼深處閃過了一抹驚喜,不過被他完美的隱藏,並沒有被任何人發現。

「龍王,屬下將闖入者緝拿,請龍王發落。」

海豚統領微微地躬身,沉聲說道。

「闖入者,傷我龍宮護衛,當就地誅殺。」

龍王巨大的聲音猶如雷鳴一般,回蕩在這巨大的地下空間。

林玄聽到這裏,心中冰寒無比,看來不會奇迹發生了,自己這具蛇身會隕落在此了。

「龍王前輩,晚輩是公主的朋友,無疑攪亂龍宮的秩序,還請前輩明鑒。」

林玄目光閃爍,想要最後掙扎一下。

「哦?龍兒的朋友?」

龍王的眼神閃過一抹意外,沉默了幾秒之後,「去將龍兒帶過來。」

海豚統領聽言,躬身離去。

整個地下空間,只剩下了林玄以及數千條神龍,濃重的喘息聲以及強大的壓迫感,都令林玄心中絕望無比。

此時,林玄已經恢復了行動能力,不過他並沒有輕舉妄動,他知道在這裏,根本無法沒有機會逃離,即使這數千條龍都被鎖在鎖龍柱上。

林玄仔細地打量著這片空間,心中瞭然,怪不得外界看不到一條神龍,原來都被鎖在這裏,只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才將整個龍族鎖在這萬丈深淵之下。

沒過多久,海豚統領卻復返,身邊還跟着龍靈兒。

當龍靈兒落下之後看到林玄,頓時激動的跑到林玄的身邊,擔憂地撫摸著林玄的蛇身,「貝貝,你沒有受傷吧!」

林玄搖了搖蛇頭,表示並無大礙,看着龍靈兒臉上的表情,他心中有些驚訝,她似乎對自己的關心有些過了!

還沒有等到他深想,便聽到身邊的龍靈兒開口哀求,「父王,貝貝是我的朋友,你不能傷害他!」

說着,龍靈兒直接跪在了地上。

「今日是你出嫁的日子,卻被這個小海蛇攪亂了,無論他是誰都不能饒了他,只有殺了他,你才會安心的出嫁,才能夠拯救我龍族一脈。」

龍王瓮聲瓮氣的說道,嘴中的口水噴得到處都是,龍靈兒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父王,只要,只要你放過貝貝,我,我願意聽從父王的安排,嫁給那萬年邪蛟!」

龍靈兒緊咬着嘴唇,似是下定了決心一般,深深地看了林玄一眼,沉聲說道。

。 「著!」

一聲嬌叫,撕裂長空而來!

如獵豹出擊,雲老頭身後出現一個女子!

她是從山洞裏衝出來的。

身手不凡,運步如飛,飛如春燕。

嬌軀有韻,踏步無痕,足見輕功絕世!

叫聲起時,已然彎腰,拾起地上半片猛犬,掄向雲老頭!

雲老頭此時與張凡對掌,全神貫注,對身後來風反應不及,瞬時之間,狗屍「撲」地一聲,已然落在頭上。

頓時,狗肉粘臉,狗血噴頭!

狗血乃最穢之物!連鬼都怕它,更何況清純之內氣?狗血一漬,內氣頓時消散,雲老頭手上氣息斷流,雙手頹然垂下,如泄了氣的皮球。

此消彼長!

雲老頭氣息退下,雙方平衡打破,張凡的古元真氣反彈己至!

「忽……」

風聲起處,暴氣如潮,潮至如山崩,雲老頭身子向後直飛而去。

他畢竟是高手,並未失衡,而是如夜貓跳梁,以雙腿鞭擊空中,在空中調節身姿,落地時並未摔倒,只是向前跳躍幾步,穩住了腳跟。

與此同時,張凡精神一松,全身失力,一口鮮血吐出來,手捂胸口,慢慢向後仰倒。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