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過了半晌,平添幾分寂靜。

「哦?意思是,如今赫王妃成了此事最大嫌疑人了?」薄祁笑了笑,問著,平淡卻是十分篤定的模樣。

譚行知心下一驚,連忙反駁辯白:「皇上,今日微臣前往佛光寺,舍利子失竊一案,仍是疑點重重。」又是將所有疑惑說了一通,譚行知未曾窺見這位天子神色有異,便也就放心了些,舔了舔嘴角,繼續說道,

「所以,臣以為,這舍利子失竊,極大可能都是與赫王妃無關的。」譚行知說罷,低頭只能瞧見光滑冰涼的大理石板上,自己的手撐著,竟然也沁了些冷汗的痕迹。

「哈哈哈…」笑意回蕩在大殿內,些許突兀。

「你是知曉的,朕怎麼會信,朕的一母同胞的弟弟還有弟媳,會對那舍利子有非分之想的。你說對吧?譚右史。」薄祁笑著,不及眼底。

「皇上明鑒。」譚行知仍是未曾抬頭。

「誰對著舍利子有念頭兒,都是與朕過不去,譚右史,你的任務,艱巨吶!下去罷。」

「哦,對了,還是莫要讓赫王府和臨安侯府委屈了去,你與侯府的關係也不多言,知道該怎麼做吧。」薄祁垂眸,

譚行知自然是明白的,皇上這意思,也是不欲讓清媱委屈了去,畢竟對於天子而言,一個赫王妃,牽扯的太多了去。譚行知聽到這麼一句準話兒,自然也是欣喜的。

得了,給個巴掌賞顆糖,譚行知也是覺著,這今上的脾氣,可是半分也琢磨不透的。

出了宮門,天色已然擦黑,一日之內發生太多的事兒,他也一時半會兒理不清。又趕忙著往監察御司跑了一轉兒,略略打點了一番,監察御司甚麼地方啊……不要說赫王府的關係,她那般嬌弱的人,怕還是會在裡面遭罪的。 「三七啊,你說今兒個,我是不是做錯了些。」譚行知斂眉低垂,看著茶水輕嘆。

三七自然知曉譚行知說的是些甚麼,他與大姑奶奶本就是自小的情誼,自然知曉姑奶奶的為人的,卻是因著自個兒的硬要『公正公平』,怕別人嚼舌根,今兒個讓她受委屈了。

「主子啊,姑奶奶從小便聰穎通透的,她定然是理解您的,您如今,還是早早查出事情真相,才是對她最好的呢。」三七連忙寬慰自家主子。

「你說的有理,我現在再怎麼慌,又有甚麼用呢?」譚行知笑了笑,又好似想起甚麼,提醒道:「以後莫要叫姑奶奶了。」

三七瞥了一眼神色複雜的少爺,「哦,省得了。」好吧,侯府的大姑娘,已經嫁人了,好似是不能這般喚了。

三七覺著,剛到京城的日子罷,的確難熬,對於自家少爺那般的人,受了委屈還是不小的。幸而皇上賞識,給賜了官位,現在主僕兩人已然從臨安侯府搬了出來,一處兩進的宅子,雖說不比侯府,亦不比在關外那般,少爺能養尊處優,不過到底自在了許多。

一個小插曲兒,好似都沒放在心上。譚行知努力回憶今天在佛光寺見著的場景,生怕遺漏了蛛絲馬跡。

偷盜舍利子,對皇家便是不利,但是吧,這人卻也並非實心實意就是偷舍利子這麼個東西來反而是將其放在了赫王府家眷所居之地。顯然,這人得是清楚朝廷動向的,其次嘛,得武藝高強,最後……得和赫王府亦或是臨安侯府,有怨有仇才是……不然,是想不到理由了。

抿了口茶水,臨著窗檐而立,几絲雪飄落進來,頓時清醒許多。譚行知突然一愣,對了,清媱身旁那個侍衛,實在好生熟悉。

在哪見過呢……

「少爺,您趕緊進來些罷,你的腿才好不久,得是好好將養。」三七抱怨著,連忙從一旁拿著個護膝來攏著,

譚行知一凜,默默呢喃:「腿,我的腿…」,好似突然確定了什麼,「廣寒寺!」

「少爺,少爺你怎麼了?」三七看著面前的少爺,有些痴狂的模樣,心頭卻是不知道發生的什麼。

「三七,我知曉了!」媱媱身旁那侍衛,有問題那侍衛,就是那侍衛傷了他的腿。

譚行知若喜若急,心頭之前堆積的怨氣,好似也突然有了發泄的口兒,一掌拍在臨窗的案台上,震得杯盞一抖,三七也嚇了一跳兒。

譚行知這麼久以來,覺著丟人,顏面盡失,除了作為一個習武之人被傷了腿,更重要的是,被人下了那般齷齪至極的葯!何事不能光明正大的來?下陰招,出狠手。

「啥?」三七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只是獃獃看著。

「若是不出意外,那個侍衛定然是有問題的…不然,當初在廣寒寺,怎麼會,喪心病狂加害於他,還有…她。」譚行眸色暗了暗,有些沉默,他從未給任何人說過,當初在那破廟,他再怎麼是習武之人,雖是被下了葯,神志倒還有幾分清醒的…那日才見過清媱,身旁女子若有若無的幽香,他,便是清楚了幾分。 上一次伊家剪綵的時候,霍月沉去了,今天校慶他也來了。

雖然夏念念也在這裡,但是他完全有可能是因為伊雪兒出現的。

所以在夏念念脆弱的內心裡,並不是十分的確定。

錯許姻緣:誤嫁霸道妖男 相比較起夏念念,伊雪兒的內心更加緊張。

霍月沉從來就沒承認過她,一直以來,都是她在向外單方面的公布消息。

伊雪兒別開了臉,冷然嘲笑:「這種事情有什麼好證明的,反正我註定會是月沉哥哥的妻子。」

她不敢接招,卻也讓夏念念莫名地鬆了一口氣。

夏念念語氣強硬:「承佑弄壞你的裙子是有錯,但是你假意接近我也沒安好心。我看走了眼把你當成朋友,是我太天真了,以後我和你再也不會是朋友!」

說完,夏念念就挺起了筆直的腰,越過她,走了出去。

強忍了許久的淚意,在轉身的一瞬間幾乎要崩塌……

可她還是挺直了腰桿,她不願意把自己脆弱的一面讓伊雪兒看到。

伊雪兒看到夏念念纖細卻倔強的身影,一股強烈的恨意湧上心頭。

她站在天台邊上,用力地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

突然她看到霍月沉的身影出現在樓下,似乎在尋找什麼人。

她眉心一動,立刻朝著樓梯飛奔。

伊雪兒匆匆跑下樓,剛剛好遇到霍月沉。

「月沉哥哥!」伊雪兒想要親昵地挽住他的手腕,卻被霍月沉給避開,他把手插在褲兜里,不給她機會。

後宮之君心叵測 伊雪兒臉上的笑容僵了僵,但是她很快掩飾了過去:「月沉哥哥,你今天是來看我表演的嗎?」

穿越女的星際生活 她想起剛才在台上出醜的事情,神色黯然了下去,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欲掉不掉的,一副故作堅強的模樣。

「我沒關係的……」她哽咽著。

霍月沉淡淡挑眉:「早說了,不懂事就不要放你出來。這裡這麼多小朋友,萬一留下什麼心理陰影怎麼辦呢?」

伊雪兒臉上的表情掛不住了,眼角不住地抽搐。

霍月沉嘴角勾著冷嘲,轉開話題:「你們伊家在雲安市是不是有個專門的石油煉造廠?」

「有啊!」伊雪兒驕傲地說:「雲安市的石油煉造廠跟很多國家都有生意往來,是我們伊家最賺錢的行業。」

「你對這個石油煉造廠知道多少?」霍月沉漫不經心地問。

「我全都知道!」伊雪兒洋洋得意地說。

伊傑雄生了幾個兒子,沒有生女兒,就把這個侄女當成親生的,寵愛得不得了,伊家的事情也沒有瞞她。

此刻,伊雪兒急於想要證明自己的價值,一股腦地把自己知道的伊家所有的底細全都說出來了。

霍月沉一邊裝作很隨意的和她拉家常,一邊詢問自己想要了解的事情,作為將來打擊伊家收集罪證。

兩人一邊走一邊說,伊雪兒的表情看起來十分的興奮,她心裡暗恨,沒有讓夏念念看到她現在和霍月沉這樣親密的樣子。

她一定要讓夏念念那個賤人知道,誰才是霍月沉未來的妻子!



夏念念回後台拿了包,剛剛走到走廊,就聽到了一道嬌柔的聲音。

「月沉哥哥,我將來能得到伊家很大一部分財產,伊家的事情我全都知道!」

「哦?是嗎?」霍月沉的嘴角勾起危險的微笑:「那真是太好了。」

夏念念猛地睜大了眼睛,下意識地躲在拐角處,遠遠看著霍月沉和伊雪兒走開。

她呼吸一窒,連帶著整個身體都緊繃了起來。

霍月沉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和伊雪兒變得這麼親密的?

難道正如別人說的,霍月沉是為了拉攏實力強大的伊家,當做競選總統的助力,所以打算和伊雪兒聯姻嗎?

那他為什麼從來都沒有跟自己說過?

她覺得心口幾乎要窒息。

她好不容易才確定了自己的心,決定要和霍月沉在一起。

現在又眼睜睜地看著霍月沉有可能成為別人的丈夫。

她垂下頭,眼淚無法抑制的湧出眼眶。

她捂著臉,匆匆地跑了開去。



夏念念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

她心裡亂糟糟的,彷彿天塌了一般。

一時之間,竟然像個迷了路的孩子,找不到方向。

包里的手機一直在響,她卻像是沒有聽到一般,在街上像個失去生命的幽魂一般晃蕩。

突然一道急促的剎車聲在身邊貼著地面響起,汽車穩穩地停在了夏念念的面前。

車門被打開,出現了男人稜角分明冷峻的臉,他緊緊抿著唇,顯然情緒非常的不好。

夏念念還來不及反應,下一秒就被拉進了汽車。

莫晉北猛踩油門,汽車如風一般疾馳。

他按在方向盤上手背上的青筋綳起,是他發怒前的預兆。

夏念念受不了過快的車速,抓著車頂的手把:「停車。」

莫晉北的薄唇緊緊抿成了一條直線:「不停!你給我坐好!」

「停車,我讓你停車!」夏念念的聲音倏地變得尖銳起來。

莫晉北狠狠地瞪著她:「為了一個死狐狸精,你就這麼傷心?怎麼沒見你為我傷心過!?」

夏念念被他戳中了心事,情緒更加的失控,她開始用手去扳車門:「我讓你停車,你給我停車!」

「我就不停!我警告你,你給我坐好,否則看我怎麼收拾你!」

「你停車,我要下車!」

「夏念念,我真的生氣了,你再不坐好,信不信我在這裡要了你?」

夏念念咬緊了下唇,像是瘋了一般,伸手去亂抓莫晉北的手,朝著他劈頭蓋臉地打過去。

「停車!停車!」

「你瘋了嗎!」莫晉北的腦袋上被她狠狠敲了幾下。

他只好靠右停車,把車停在了路邊,夏念念立刻迫不及待地跳了下去,朝著車流跑了過去。

莫晉北的太陽穴突突跳得厲害,邁開長腿,氣急敗壞的去追她:「該死!夏念念,你給我站住!」

夏念念在疾馳的車流中胡亂穿梭,引得司機們紛紛落下車窗罵人。

「找死啊!」

「媽的,想死滾遠點!」

夏念念跑在前面嬌小的身影,驚得莫晉北心驚肉跳。

他追上了她,雙手握住她的肩膀,暴跳如雷地呵斥:「你瘋了嗎!」 譚行知並不願回憶廣寒寺的事,畢竟,並不光彩,後來也就不了了之了。

後來罷,他見著,她平安無事的站在那。她好似甚麼也不記得,他也就咽下那些話進了肚子。他從來不想讓她尷尬,若是知曉了,他們倆之間,還能如何自處啊…況且也不想讓她的閨譽有損。

當初那事兒是雍親王府起的意,如此看來,這侍衛,是與雍親王府有關係?這樣看來,武藝高強,熟悉佛光寺環境,熟悉赫王府,能悄無聲息將舍利子放進清媱房間,都符合了去,能理清那麼多疑惑。倒是不難理解了,但是,那這侍衛呆在赫王身邊這麼久,作為貼身侍衛啊,赫王那般的人物,能看不出來?這不應該啊,譚行知想半天,總覺著,想漏了些什麼。

譚行知即刻提筆,將莫邪當初陷害於他,他懷疑莫邪身份的事兒,都一一寫下來,不過,被下藥這事兒,還是並未提及了。

「三七,把這個送到監察御司,記住,一定要親手送到表小姐手中。」譚行知將信用蠟痕封了去,遞給三七。

摸著黑,又是要出門。

三七疑惑皺眉:「少爺,這天兒都黑了,你往哪去?」

「回佛光寺一趟,你莫要管我,交代你的事兒,辦好。」譚行知匆匆留下一句,他不信沒啥蛛絲馬跡,便去了佛光寺。

三七知曉是要緊事兒,忙不迭點頭答道:「少爺放心。」便也一溜煙兒打馬而去了。

莫邪一個噴嚏,背脊涼颼颼的。「這大冬天的,還真是有點冷。」還混不知所以,他還留在佛光寺,風雪夜亂,好多痕迹早就給掩在大雪下,莫邪就算趕忙請來了金陵四首,這歷來引以為傲的辦事兒能力,如此就算來了,也不容易找了。

咳咳咳,好吧,也不算金陵四首都到齊了去,朱雀門門主秦臻,惹了事兒,現在還沒找著呢。

「莫邪啊,你說你這,遇事兒不能早些來告?這一溜煙的雪,甚麼都看不見了。」幾人瞧著滿天的雪,厚厚實實,昨兒個晚上發生的事兒,簡直有些強人所難了。

「你再仔細瞧瞧?」莫邪不死心。

九歌抱著劍倚著牆,冷睨了莫邪一眼:「你說你,保護王妃這麼件事兒都護不住,你現在可是愈發能耐了哈,等少主回來,夠你喝一壺的。」

莫邪有些心頭有些懸乎,灰頭土臉,蹭了蹭鼻子:「秦姑娘也還沒找著呢。」

想起這事兒,幾位門主又有些嘆氣,他們幾個,可都比秦臻大好許,都當做個小妹妹來待的。「誒,那丫頭也不是省心的,說了她對付不過那恕雲大祭司,她還不信那個邪,心頭怎就那麼執拗呢。」

「和少主一般的性子。」

玄武門門主,有些嗔怒的語氣:「哼,還得少主給她收拾爛攤子的。」

白虎門門主,不巧正眼還以為是個玉面書生,大冷的天兒,手裡仍是一把摺扇不離。「哎呀,算了算了,秦臻一時半會兒也出不了事兒,那小妮子的鬼著呢,趕緊想轍,王妃娘娘如今為大。」

「也倒是……」

恕雲大祭司,應當也不會對她怎麼太過分的。 玄武門門主,嗓門兒雄渾,一如其人的『虎里虎氣』的,倒是有個極為文雅的名字:樓畫。而玉面書生似的白虎門主喚作:樓鳶。青龍門門主樓風是個冷漠安靜的男子,氣勢泠然,獨坐一旁卻並不多言。

樓畫吼著:「這有甚麼好想的,明顯有人栽簍子嘛。」

樓鳶捂著腦袋:「簍子,簍子,你又不是不曉得,咱們有恩得多,但結怨的可也不少。」混跡江湖,除了朝廷風雲,還有暗刀子啊。

一群人,頓時有些沉默。

極品帝王 九歌莫邪頗為默契的對視一眼,好似,有些明白了甚麼…

樓鳶看著兩人的神色,一個手拐子蹭了蹭,腹誹:「怎麼著,可是有線索了?」

「沒,還是讓他說罷。」九歌瞥了莫邪一眼。

「害,要我說,咱們便不要商量了,還不如,咱們幾個,去那監察御司闖個一番,將王妃娘娘不就救出來了?哪裡還需要如此麻煩。」樓畫性格暴躁了些,最見不慣優柔寡斷,不耐煩著急的擺了擺手。

樓鳶一個摺扇敲過去,鼻腔冷哼一聲:「莽夫!你以為就只是救王妃娘娘這麼簡單?你今兒個晚上把人倒是救出來,哼,罪名可也坐實了。」

這來人狡詐啊,定然是知曉,縱容赫王府的人武藝再高,卻也不能將人劫了出去。

「嗤,等著挨罰罷。」九歌率先打破這份寂靜,「先走了。」話語未落,人倒是已然不見了。

樓風這才幽幽說了一句話:「暫時王妃是安全,那位譚大人聽手下來報也是王妃表兄,現在應當不會難為。還是先查線索罷。回去盯著,到金陵門生問些可靠的消息罷。」

沒有人提少主,雖是通知了少主,可是聽前幾日來報,少主現在應當是正忙的時候,他們幾人若是連個小小的舍利子失竊案都查不出一二,那也太折損顏面了,趕在少主回來前解決這事兒,是再好不過了。

一眾人安排好,說散便也散了去,來無影去無蹤。流光正巧去臨安侯府報完信,回王府里又連忙告訴了李管家,忙忙嗖嗖的,開始收拾鋪蓋被褥,披風吃食,竟也是腳不沾地。

李管家一聽啊,到底主子不在,一群人都是亂的六神無主了,李管家見慣大風大浪,還將將能壓住眾人。。

流光收拾完畢,想著,還是得給娘娘帶些消遣玩意兒,書罷,對於娘娘,只有書好打發日子了。風風火火卻是正巧撞見書房出來的莫邪。

「嘿,你怎麼回事兒,怎麼從書房出來!」流光揉了揉被撞著的額頭,語氣不善。

「那你來書房做甚?」莫邪一挑眉,不答反問,臉色也是不好,手裡的東西卻是微不可見收了收,背在身後。

「給娘娘和若水拿兩本書,解個悶子。」流光有些黯然。

莫邪略一思忖,好似若水那丫頭與王妃頗有幾分習性,都是寡淡雅緻之人,「也不知,在那裡,好是不好。」

「呵,今兒個難道不是怪你嗎?要不是娘娘為了維護你,沒得說出昨晚為什麼府里的人會出寺,為了保全赫王府的顏面,哪裡還在監察御司遭罪!若是娘娘有個好歹,我……我…定是要與你拚命的!」 想到這兒,流光眼眶就有些紅,一整日髮髻亂糟糟,妝也是花的不成樣子,衣衫泥濘里滾過似的。

莫邪沉默片刻,開口說道:「今日確實怪我,不過,放心罷,我們會有法子的。」

「你能信么?」流光囫圇在書籍收了兩本,側著身子便跨出了門坎兒,咕噥著。

「你是要去司里送東西?」莫邪問道,倒是忽略流光的質疑,此刻說再多也是無用的,除非拿出證據。

「干你何事?」流光頭也不回,抱著東西疾步走著。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