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還好。”

歐陽凌風忽然悲苦的笑了“知道麼?龍空,你對我們歐陽家有再造之恩!”

“嗯

?”

我有些不明所以。

歐陽凌風搖着頭“爺爺的玉佩和奶奶的玉佩相結合,是打開我們歐陽家無限寶藏的鑰匙!”他看着我,眼睛裏閃現着光芒“我知道你是正義之人,奶奶說等你走時將帶你進入地下寶庫,裏面東西隨便帶,無論金銀財寶,玄門道法祕術……”

我輕輕的笑笑,並未說什麼,原來歐陽老前輩還是給族人留下了很多財富,這讓人無比欣慰。

而後,我告訴歐陽凌風歐陽老前輩讓我轉述的話:百年浩劫將至,請你們好之爲之!

“嗯,我會遵守爺爺遺言!”

歐陽凌風用嘆息一聲“但願爺爺在天之靈能夠得到安息!”

歐陽家前來弔喪的人很多,而我除了每天的祭拜和守靈,剩餘的時間躲在了後山靜心研習婆婆留下的古書。

第五天,歐陽老前輩大葬,很多人都是慕名而來,來送一送這個曾經在江南叱吒風雲的江南大俠。

看着歐陽羽老前輩的骨灰順利埋入歐陽家族的祖墳,我心裏的一塊石頭也算是落了下來,看着碩大的墳頭和高聳的墓碑,我拿着三炷香對着拜了拜“歐陽老前輩,咱們回家了,這裏是江南水鄉歐陽家,您落葉歸根吧,請您保佑歐陽家,也要保佑我龍空!”隨後叩了幾個響頭。

這次歐陽老前輩出殯,諸葛青帶着幾個玄學專家和靈學專家來了,我猜測他們興許在跟蹤我,但不管他們寓意何爲,我都很感謝他們,正是他們的到來,讓那些想要對歐陽家下手的宵小望而卻步。

果不其然,埋葬完歐陽老前輩當天晚上,他們過來找我。

“龍空,我還是想邀請你進入國家靈學院!”

諸葛青又是直接開口:不知你這些天考慮的怎麼樣了?

我有些不解,諸葛青是玄學院的副院長,他怎麼要讓我進入靈學院?我這次依然簡短的拒絕了他們,而他們也沒過多的爭執和糾纏,不過臨走的時候諸葛青卻拍着我的肩膀笑着說:“總有一天你答應我們的,我們也不急。” 重生之巨變 他笑着附在我耳邊輕聲的說了幾個字:關於古河村!

聽到古河村我的心砰砰直跳,我看着諸葛青嘴角的淺笑以及他那種試探性的眼神,我忽然心裏泛起了某種複雜的情愫

:他們不但跟蹤、調查我,也在調查古河村!

難拒歐陽家好意,我不得不又呆了幾天,順便在這清靜的環境裏好好的琢磨古書祕法,我至始至終都沒進歐陽家的地下寶庫,因爲我感覺自己並不缺少什麼。

在留了幾天之後,我告別了歐陽家衆人,踏上了返回湘西的路途。

三天之後。

湘西鳳凰縣城,我再次踏入這片土地,卻發現是如此的熟悉!

儘管是深夜,但,我發現現在大街小巷人流很多,特別是玄門江湖人士多了起來,一束束煙花沖天而起,我擡頭看天,一股喜悅的氛圍籠罩着整個縣城!

難道這湘西有什麼歡慶之日?

我自顧自的笑笑,因爲人多,費力的找了一家酒店住下來,決定等明天一大早去給楚菡一個驚喜。

整個酒店人滿爲患,飯桌全部被預訂,我只好叫了份飯菜到房間裏。

服務生過來之後,我笑問道:這湘西是不是有什麼喜慶的日子,這麼多人聚集這裏。

服務生笑着回答:崑崙山古武玄門陸家和湘西玄門世家楚家喜結連理。

“什麼?”

我感覺眼前犯黑,蹭一下站起來,目光如炬怔怔的看着服務生。

他重複了下:明日是陸家少公子陸清瀟和楚家大小姐楚菡的大喜之日!

“砰。”

杯子從手中滑落,我腦子疼得要炸開,服務生的話語一遍遍的繚繞耳旁。

“您沒事兒吧?”

服務生看到眼前這個年輕人渾身顫抖的樣子嚇了一跳,趕緊詢問。

我擡手將他驅走,而後神色大變,雙目瞪得滾圓,一團火在燒着我的內心!

小菡要和陸清瀟結婚了!

這個消息將我置入黑暗的深淵,我不信!

憤怒在我心中徹底的燃燒,小菡絕不能嫁給他!

“小菡!不,不可能!”

我滿眼含淚,突然昂頭,將渾身的氣息全部釋放開來,我夾帶無盡憤怒的吼聲直衝雲霄,因爲我的憤怒,小豬熊在沒有我任何操控的情況下也怒吼着沖天而起,在空中發出一陣陣嘶吼。

這個深夜時刻,整個湘西鳳凰縣城不再平靜!

(本章完) 隨着一陣陣憤怒的咆哮聲覆蓋整個鳳凰縣,原本熱鬧的湘西小城瞬間變得安靜,但緊跟着又是一陣嘈雜,這些人都蜂涌着奔了出來,站在大街之上想要瞧個究竟。

事發地的酒店現在現在也是沸騰了,很多人已經奔向八樓的聲音來源處。

但,八樓的一間窗戶被打開,一個身影在高空中急速朝着楚家飛行,慢慢隱沒在黑夜裏。

“砰”

這些人破門而入,看着一片狼藉的屋內情況,嗅着裏面濃厚的黑暗之氣,他們的神經都是繃緊的,因爲在這個房間裏他們嗅到了血腥的殺氣!

一位老者透過窗戶看着星光點點的夜空,重重嘆口氣:北斗星移,但願不會出什麼事端!

此時的陸家暫時聚集點,燈火通明,人聲鼎沸,可謂是酒杯交錯、醉意盎然。

陸清瀟站在閣樓之上,他冷冷的瞅着庭院裏那些喝的酩酊大醉的玄門江湖人士,嘴角泛起了絲絲冷笑。

看着整個庭院紅色幔布纏繞,處處透着一股子喜慶的味道,但他心裏清楚,這喜慶的背後是無盡的血腥殺戮!

現在陸家人已經把憤怒的仇恨全部施加給了整個湘西玄門江湖人士,他們追尋是:寧且枉殺千人,不讓一人漏網!

他們陸家人的血不能白流!

陸清瀟握緊雙拳,他一定會用這些人的血來給九叔、堂弟、表哥祭靈!

“你回來了嗎?”

他擡頭看天,目光裏透着憤恨的殺意“爲了你,我不惜血染湘西,爲了你,我娶應該屬於你的女人,你難道要看着她受盡折磨死在我手裏?”

呵,女人!

在陸清瀟眼裏她不過是男人間爭鬥的一件物品。

楚家現在也是燈紅酒綠,不知情的湘西玄門人士也在一聲聲的道賀,一杯杯的喝酒。

楚雲在強顏歡笑應付着,他胸口一陣陣的劇痛傳來讓他額頭冒出了汗珠,陸家的失心咒符發作了。

楚家後庭一處房間內,楚天正在和一個穿着苗疆服飾的唐家祠現任家主唐雲天說

着話。

唐雲天苦澀的笑笑,抽了一口水菸袋,把頭看向窗外,表情很複雜“語嫣,小菡明天要出嫁,可惜,卻不是她喜歡的人。但,我們唐家一定不會讓她掉入火坑!”

“謝謝,你們能出面。”

楚天離開輪椅已經能走兩步,他也顫抖着雙腿站起來。

“陸家一大批家族精英子弟已經全部到到達湘西,看來一場血戰是在所難免!”

唐雲天吐出一口煙氣“明天將會有個了斷!”他知道雙方都在這段時間集聚力量,務必一擊之下徹底打垮對方!

楚菡站在閨房之內,淡漠的看着身後的那身紅色新娘裝,現在穿着睡衣的她被打扮的猶如仙子一般,楚楚可人。

她面若冰霜的看着屋內的一切,嘴角微微上揚“你,還好麼?等你回來,我或許就不在了,我希望你不要再回來,永遠不要!”

“明天就是定親儀式,但,在我們湘西玄門大家族來說也就是所謂的大婚之日。”

楚菡看着窗外自言自語“龍空,請,原諒我!”

忽然,天空一個黑影飄過,朝楚家後院急速墜落。

剛送走唐家祠人的楚天聽到們口有動靜,還沒等他開門,門就被人用力的推開。一個面無表情、異常冷酷的少年出現在門口,離這麼遠,他就能感覺到了門口那人身上的濃烈殺氣!

“龍空!”

總統謀妻:婚不由你 楚天看到門口的人,扶着輪椅扶手站了起來。

“小菡,要嫁人了?”

我壓制着自己心裏的波動情緒。

楚天看着慢慢走進來的這個年輕人,特別是他雙已經徹底變成暗紅的眼睛,他此刻感覺是那麼的邪惡和陌生,他微微的點頭“是,你怎麼回來了?”

“爲什麼!”

我看到楚天承認,再也壓制不住內心的憤怒,大吼了起來“爲什麼要把小菡嫁給他!”

楚天面對我的質問有些木楞,我過去伸手抓着楚天的肩膀“爺爺,你告訴我爲什麼?你這是在毀小菡,你這是親手毀了她!”

楚天強忍着肩膀傳來的疼痛,慢慢的坐回到輪椅上,突然間,他陷入了無限的悲痛中,這些天以來的所有悲苦全部魚貫而出,他伸手照着自己的臉上扇了一耳光,在心裏悲痛的吶喊:“你以爲我想,但我沒有辦法,沒有辦法啊,若是不答應楚家數百年基業都沒了!”

“爲什麼不告訴我!”

我現在也是處在了悲痛的邊緣,我想起了在蘆葦蕩裏楚菡的父母!

“告訴你!”

楚天突然流着眼淚瞪着我“告訴你有用麼?嗯?龍空。我也曾想讓你帶小菡遠走高飛,但,你覺得能行得通麼?你現在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你談何保護小菡?你走吧,明天小菡就是陸家的新娘了!”他突然站起來推着我“走,你走,我不想小菡看到你而傷心,走吧,越遠越好,忘記小菡,忘記在這裏的一切!”

我轉頭快速的奔跑出去,心裏有一個聲音在腦海裏一直翻滾:你沒有實力,怎麼能大言不慚的保護任何人?

楚天看着消失在暮色裏的那個熟悉的背影,嘴角哆嗦着:走吧,孩子,越遠越好,原諒爺爺!

我快速跑進楚家的後山裏,在這裏,我不斷怒吼,排解心中壓抑的憤怒。

“龍空,別傷心,我現在過去,把楚菡帶過來,我們一起走!”

狐狸姐姐看到我傷心的樣子心裏也很難過。

我搖搖頭,我清楚楚菡一旦走了,那麼連累的會是楚家。

我打開楚家密室的機關,走了進去,在楚家老祖宗的墓穴裏,我磕頭拜了拜,隨後在石棺底下拿出了軒轅劍!

走出楚家密室,我手握軒轅劍,站立在楚家後山之巔,無盡的殺意朝四周擴散而去。

楚家和楚菡有今天的處境,我難逃其責!

我突然劍指蒼穹,一道黑色夾帶這藍色光芒破空而去:小菡,明天等我!

陸家,是你們逼我的!

既然要殺戮,那就讓血腥瀰漫吧!

狐狸姐姐踩着小豬熊也咆哮了起來:陸家,我與你們仇恨不共戴天!

(本章完) 清晨,東方剛吐白,一聲聲奏樂聲就響了起來。

原本寧靜的鳳凰縣城,慢慢的熱鬧起來,很多人都開始起牀洗涮。

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今天是一個大喜的日子,本該早就出攤買早點的小商販們,在今天大街小巷卻沒見到一個,幾輛城管執法的車子在巡邏,車頂的喇叭宣傳着街面規章制度,並且不時有執法人員維護交通秩序。

可見,陸家和楚家的聯姻驚動不少人,特別是縣裏的高層領導。

暫時的陸家門口那條街上早已是車水馬龍,人來人往,門上的大紅喜字格外的刺眼,紅布羅曼,門前早已停了數十匹烈馬,中間是一頂很大的紅色花轎,陸家這是要按照古代的禮節主持這場大婚。

陸清瀟神采飛揚,穿着一身古代的新郎禮服,胸帶大紅花,在親朋好友的擁簇之下跨上門前的烈馬,一干衆人在鞭炮聲、道賀聲中急馳而去。

楚家現在也是門庭若市,前來道賀的人綿綿不絕。

突然,楚家山路上響起了吹鼓樂,一行陸家衆人擡着紅色大花轎浩浩蕩蕩的進入了楚家。

接下來便是民間風俗迎娶新娘,幾番熱鬧之後,頭戴紅色花布的新娘楚菡在楚天的攙扶下從庭院內走出來。

當楚天和楚菡踏出第一步,一旁的唐亦曉就拿着橫笛發出了蛇語信號,忽然,一道道身影分別從楚家山上和唐家祠朝縣城方向隱去。

擂鼓奏樂,鞭炮齊鳴,衆人高呼,其樂融融。

一行迎親隊伍大張旗鼓的從楚家開出,看着遠去的衆人,楚天心裏忽然悲傷襲來,若是以往,含辛茹苦養活大的孫女嫁人了,他本該高興纔對,但今天他怎麼也高興不起來,他甚至有些後悔當初魯莽的向天下廣發玄門江湖邀請函,真是應了那句話:自作孽不可活!

現在所有的一切期望都放在了唐家祠身上,希望他們能出手相救。

楚家後山山巔之上,一個身穿黑衣的青年負劍而立,他的周身被一股黑色的黑暗之氣所籠罩,他的一雙眼睛有兩團火在燃燒!

一隻皮毛潔白的狐狸飛在高空,它似乎不敢接近那散發的黑暗之氣,然而,一隻暗紅色毛髮的小豬熊卻伸展翅膀站在這年輕人肩膀之上,它猶如遠古時代的變異天使,渾身散發的氣息不但陰冷,也更加黑暗,它在分擔着這年輕人的憤怒與殺意!

若是有玄門之人站在這裏,一定會驚訝且產生恐懼,這是一對別樣的組合,一個魂魄狀態的千年狐妖,一個受青年操控的異類屍體,再者就是這手握長劍的年輕人,他們如同嗜血的猛獸在俯瞰着山下衆人。

這裏確實有人!

但,卻是一個乞丐,他猶如鬼魂般隱藏在另一處山巔。

他眉頭緊鎖,雙眼如炬緊緊盯着那個年輕人,他的腦海裏一直在飄蕩着無數個問號,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他竟然能引動軒轅劍表面力量。

忽然,一個蒼老的聲音在老乞丐腦子裏響起“這把劍並未被完全解除封印,一旦解除,誰都無法駕奴,更別說這個年輕人!”

“我主,您識得這把劍?”

老乞丐腦海裏也回了句“相傳這把劍是數千年年前有星辰隕落,古代楚國名匠吸日月精華歷時數十年打造的一把封妖鎮魔寶劍!”

“呵,這不過是傳說,有誰能知道它真的是星辰隕落所致?又有誰知道它是雌雄雙體,一陰一陽!”

蒼老的聲音再度在老乞丐腦海裏響起。

“一陰一陽?”

老乞丐也疑問道:“那豈不是有兩把這樣的絕世之劍? 情難就,愛難纏 這把劍是陰是陽? 竹馬鑲青梅 另外一把在哪裏?”

但,那個聲音像是徹底消失一般,不再說話。

老乞丐慢慢的直起身子,心裏卻在思想着既然一陰一陽,那麼另外一把是不是也在這茫茫塵世,是默默無聞還是在借天地之精氣封印着什麼物種或者什麼陣法?

“走吧,我們首要階段就是獲取靈根,年輕人有意思,呵呵,他不但是福星並且還是災星。”

老乞丐嗯了聲,慢慢消失在原地,他心裏也在感慨,這活死人或許還不知道經他的手放出了

一隻萬年前的超級恐怖存在!

但,讓老乞丐更感興趣的是,到底是誰爲這個少年逆天改命。

“龍空,這把劍你已經握了一個晚上,你沒感覺到你現在已經是陰涼刺骨,渾身透着一股子黑暗之氣麼?”

狐狸姐姐有些擔憂的靠近。

我看着消失在楚家山腳下的迎親隊伍,緩緩昂頭“我沒事兒,狐狸姐姐不必擔心,我讓小豬熊你們倆辦的事兒咋樣了?”

狐狸姐姐嘆口氣還是無比擔心的說道:“姐姐說你再用這把劍,遲早會要了你的命!”

我苦笑着搖搖頭,狐狸姐姐見勸不動就開了口:“嗯,已經辦好了,我們把這周圍數十里的墳地都扒了遍,弄出了數百具屍體,都陳放在了楚家後山的山腳下,絕對是一支嗜殺的喪屍戰隊!”

小豬熊聽到我們的談話,忽然興奮起來,撲打着翅膀咦咦啊啊的說個不聽,並且深處爪子指向了後山。

我有些迷門,不知道它所要表達的是什麼,我以爲經過這麼長時間的鮮血祭養,小豬熊會像小薇一樣開口說話,但,事實並非如此。

狐狸姐姐倒是迷糊過來了小豬熊所要表達的意思“這傢伙硬要把楚家老祖宗那古屍給搬出來,昨晚上小豬熊竟然把石棺給挪開,害得我們差點掛在那裏,石棺裏霧氣騰騰並且結了很粗的網,上面有白色光華流動,看不清裏面的什麼情況,若不是我抓着小豬熊跑得快,我們估計就會被那股上古氣息給溶解了,天知道那裏面埋在什麼怪物!”

小豬熊等狐狸姐姐說完,咦咦啊啊的點着頭。

我心裏也是震驚萬分,看來楚家老祖宗不簡單,我真不敢想象他要是像小豬熊一樣被我操控了,會怎樣?

狐狸姐姐像是看穿了我一樣,搖着尾巴:龍空,你也別想去動人家老祖宗,那老東西恐怖的很,你操控不了,是不是小豬熊。

小豬熊趕緊撲打着翅膀點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