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還有那個快要被許醉怡用爛了的媚葯的味道。

什麼時候才能改一改這一成不變的下作手段呢?

這兩個白痴不僅從頭到尾就想著陷害別人,現在為了自保,竟然連張竹這種身份的人都算得起來了。

許醉凝不由得冷笑,這對母女看自己發達,怕是慌了神吧,所以才如此焦急的想要尋求庇護。

可她們卻不知道自己對這兩個人毫無興趣,只要她們不主動跳出來招惹自己。

她壓根兒就連之前的賬都懶得算。

等許醉怡跟張竹一起進了房間里的時候,許醉凝才順著宋旭給的地址,終於找到歐陽楚所在的套間。

宋旭在門口,看見許醉凝露出個笑容迎了上去。

「許小姐您來了,楚少在房間里。」

許醉凝點點頭示意她知道了,就用房卡刷開了房間,推開門走了進去。

許醉凝一推開門迎面看到了仰躺在床上閉眼小憩的歐陽楚。

男人躺在大床上,半蓋著毯子,修長的身形完美的顯露出來,少了幾分不近人情的冷淡,多了幾分帶有人情味的溫暖的氣息。

只是此時他兩道濃眉眉頭緊蹙,因為中毒的痛苦,臉色發白,不聲不響的樣子跟平日里相比更加冷漠,顯得有些不解風情的英俊眉眼不帶一絲溫暖。

許醉凝在前世的時候也遇到過很多中了冰寒之毒的人,聽說此毒痛苦無比,那些人中毒之後表情可怖,聽說甚至有些人忍受不了毒發時候的刺骨痛苦,選擇用自殺終結自己的生命。

可歐陽楚居然在每一次毒發的時候都能強忍著非人的痛苦一聲不吭。

許醉凝走過去近距離觀察了一下,他的毒發情況應該是非常嚴重,完全沒有抗拒的躺在那裡一動不動。

許醉凝看著他緊蹙的眉毛和蒼白的臉色肯定是受了很大的痛苦,摸出紙巾輕輕給人擦拭一下冷汗。

她怎麼才能壓制住這毒素?

如果是之前遇到這樣的情況,她肯定直接過去親歐陽楚一口,親一口一勞永逸。

可現在畢竟已經跟之前不一樣了,不能再那麼做了。

不好意思都是其次的事情,只是在歐陽楚跟自己告白后,她再這樣帶有誤導性意味的去親人家,不是一個合適的舉動了。

她在網上看到過,這種知道別人喜歡自己還上去親親抱抱的人都有一個統一的稱呼——白蓮花。

她堂堂正正的行醫救人,不願意去做那個她們口中的白蓮花。

所以她不願意親。

可不親,怎麼幫他壓制毒素呢?

畢竟毒發的時候,歐陽楚體內的毒素水平應該是每個月里最高的時候,控制不好只怕會致死,如果只是普通的皮膚接觸,連量都不能確定,會出事吧?

許醉凝滿心滿腹都在糾結這個問題,看見歐陽楚突然動了一下,在昏睡中輕輕的從鼻腔發出一聲悶哼,眉頭皺的能夾死空氣。

……算了不能這樣。

試試再說。

……

歐陽楚這一次毒發的情況比以往更加可怕,體內的毒素格外的猖狂,根本壓制不住,排山倒海的洶湧而來,身體好像被無數冰鋒利刃狠狠刮開凌遲一樣的酸軟鈍痛,。

迷迷糊糊的混沌之中,歐陽楚突然聽見一道清澈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引著他做出動作——

「張嘴。」

那道聲音乾淨而又熟悉,竟然真的有緩解了疼痛的感覺,讓他極度緊繃的警戒心鬆開,配合著聲音微微張開嘴。 煌一刀就斬碎泰山印,可怕的刀芒,耀眼奪目。雲麒麟瞳孔一縮,忍不住看向凝立虛空的煌。

「凌道楊,我等你很久了!」此時的煌雙眸就是閃電,身上湧現一股澎湃之氣,一刀在手,天下皆在煌的手中。

「組長!」炎黃組隊員也振奮起來,困在冰柱當中的楊柏,卻是慢慢的轉過頭來,鬱悶無比看著眼前的金無就。

「稍等一下,難道你就不想看到結果?」楊柏真的很鬱悶,所有人都忘記了楊柏的存在,凌道楊還沒有出場,就吸引所有人的眼球。

「煌,你毀了泰山印,那麼本座就毀了你的大陣!」遠處的天色突然昏暗下來,一道人影,彷彿從曙光當中走出,唯一的光束,只有此人的存在。

伴光而來,凌空飛躍,天地當中,一個白袍老者,猶如神仙一樣,腳踩一個書頁,慢慢的走了出來。

爆寵萌寶:財神娘親要逆天 「凌道楊!」煌終於看向凌道楊,凌道楊仙風道骨,只是眉心卻有一個詭異的紅色紋路,一抬手,天空出現明月。

明明是白晝,剎那間就已經是夜晚,而就在這時候,安曉手中的陣盤突然燃燒起來,然後瘋狂的炸裂開來。

「不好,陰陽紫竹大陣!」安曉一口鮮血噴出,身後的向勝男趕緊扶住安曉,不過手中也隔著靈氣,不敢真的觸碰安曉。

「快看!」炎黃組的人,都倒吸一口涼氣,天空的屏障轟然消失,而冰獄之外,一枚枚紫色冰柱騰空而起。

「紫竹林,怎麼飛起來了?」那可是炎黃組布下的大陣,凌道楊只是一句話,冰柱統統而起,大陣已經無法凝練。

「一個大陣而已!」凌道楊腳下的書頁抖動,元嬰神威突然降臨下來,騰空而起的所有紫竹統統爆碎開來。

「你的對手,是我!」煌臨危不懼,猛的一抬手,短刀當中,突然出現一道光圈,巨大的刀紋出現在天地之間,擋下凌道楊的威壓。

「憑藉金丹期,你能夠擋下本座,不愧是統御炎黃組的煌,不過你真的覺得,今天能夠擋下我們異武道嗎?」

凌道楊淡淡的笑著,而此時方梟龍突然一抬手,四周警鈴大作,地面之下,那巨大的冰獄空間所有的牢房都已經打開。

「炎黃組聽令,誰敢出來,斬!」煌冷哼一聲,而此時炎黃組眾人,已經同時應諾,靈氣翻滾,一道道靈威朝著冰獄而去。

「退回去,全部退回去!」釋永信化為金剛怒目,天地出現金色的光影,一拳就轟碎一個牢房,剛剛出來的一些罪犯凌空爆碎開來。

「方梟龍!」夜十三也冷笑一聲,剛要出手,黑摩羅卻朝著夜十三而去。而原輕寒卻朝著方梟龍撲去。

「戰鬥,全部鎮壓!」炎黃組隊員已經開始動手,宋端武萬劍齊發,無數的劍氣,紛紛落在冰獄當中,當場就斬殺眾人。

「雲麒麟,你還不出手?」隋老摸了一把鮮血,此時已經保護其他長老。而此時的雲麒麟卻雲清風淡,看著四周,淡淡的說道。

「隋老,真正的戰鬥還沒有開始呢,我相信,異武道不會這麼簡單的。」雲麒麟說的沒錯,眾多人都已經開始出手了,就連楊柏也在冰柱當中,面對金無就。

「轟隆隆!」冰柱之內,金無就已經恢復一定的實力,磨盤大手,朝著楊柏就砸了下去,同時金無就一口噴出隕石,當場就要把楊柏轟爆。

楊柏的速度太快了,龍力激發,當場就把隕石轟碎開來,恐怖的波浪,金體龍符就要激發,朝著金無就撲去。

可就在這時候,虛空之上,凌道楊卻放聲狂笑起來,元嬰期的神威,又一次傳來。而在這聲音當中,地底的深處,突然裂開一道巨大的深淵。

「不好!」一處圍牆轟然倒塌開來,炎黃組眾人都紛紛退避。土龍翻身,地面瘋狂的抖動,金無就也愣住了,停下手來,猛的看向。

「嗖嗖嗖!」深淵當中,突然出現一道道人影,這些人影沖向炎黃組,同時四名凌空之人,猛的虛空而起。

「金丹期,四個金丹期,怎麼可能?」炎黃組眾人愣住了,煌的瞳孔也急速收縮。

「異武道,動用這麼強的實力?」楊柏終於知道危險來自何處,而此時眾人都在後退,炎黃組的人都嚴陣以待,而下方那些罪犯卻發出凄厲的慘叫。

「不!」這些慘叫太可怕了,彷彿冰獄當中出現凶獸一樣。所有人又一次愣住了,感受下方傳來的血煞之力。

「怎麼回事?」三十多名異武道修真者,冷冷的看著炎黃組。而空中出現的四人,也都森冷的俯視一切。

「司空刃、田中鶴、劍缺,而你是誰?」雲麒麟一眼就認出三人,畢竟異武道擁有的金丹期老祖都在這裡,炎黃組當然有準備。

「老夫,白神煞,見過諸位!」其中一人,穿著潔白的道服,只是這個道服太過寬大,而這名老者卻猶如瘦猴一樣,形象太過詭異。

「R國人,凌道楊,你們異武道真的瘋了嗎?」煌也看向白神煞,此人一定是R國白家老祖,頂級陰陽師。

「陰陽師也出現了?」眾人已經發出驚呼聲,黑摩羅已經在狂笑,剛才跟夜十三的攻擊,黑摩羅又一次吐血。

「煌,你有準備,難道本座沒有嗎?想動我們異武道,今天就是你們炎黃組的末日,一切都要結束在這裡。」

「異武道,屠殺凡俗,勾結R國修真者,當誅殺!」煌剛說完,猛的看向安曉,而此時的安曉猛的長嘯一聲。

「安隊長?」所有炎黃組的人都看到,此時的安曉突然漂浮起來,身上的衣袖當中,突然出現一股股陰寒之氣。

「九陰布陣,殺!」誰都沒有想到,安曉這麼快就動手。而在安曉動手的時候,遠處的停機坪,那個巨大的蝙蝠運輸機之上,突然爆發一道道冰冷之氣。

「躲開!」最中間的身穿中山裝的男子,鷹鉤鼻通紅,鷹鳴一聲,天空出現無數的爪影,想要阻擋安曉。

可是向勝男已經得到命令,完全是保護安曉。向勝男手中出現峨眉刺,漫天都是星輝,擋下爪影。

安曉本來就是九陰毒體,這些九陰之毒氣,突然化為一隻只毒箭,朝著四周擴散開來。

整個冰獄都被籠罩了,安曉的布置,從外向內,地面本來就是結冰,可是馬上就化為黑色。而在外層那些異武道弟子,根本沒有時間反應,腳下已經出現黑冰。

「什麼?」這些異武道弟子統統都是築基期,根本無法承受,只要觸碰到九陰毒氣的,統統當場化為血水。

楊柏臉色變了,極度的蒼白,楊柏戰鬥這麼久,從來沒有看到這麼恐怖的事情。異武道這些可都是修真者,連一句話都沒有說,統統都化為血水,安曉的毒性也太大了。

「以後最好別碰安大秘書!」楊柏呼出一口濁氣,而此時的安曉渾身都在發抖,九陰毒氣的爆發,安曉嫵媚的臉上失去光澤,頭髮有點白絲。

「炎黃組,不可辱,異武道,該殺!」安曉的聲音,響徹虛空。楊柏渾身一震,看著安曉的身影慢慢的降落下來。

「炎黃組,不可辱!」向勝男也縱身而呼,炎黃組兩名女隊長,巾幗之女,冷冽的看向四周。

「不可辱!」宋端武也狂吼起來,就這麼短的時間,異武道的所有弟子統統都被斬殺,這就是煌的布置。

「炎黃組!」司空刃臉色鐵青,剛才死的可是異武道所有的弟子,如今的天地,能夠成就築基期,依舊是優秀弟子了。

司空刃的旁邊,一名鶴髮老者手中拿著拐杖,拐杖之內突然發出虎嘯之聲,一個巨大的虎頭從拐杖當中而出,威力驚人。

「炎黃組,你們必須都死!」田中鶴也怒了,手下的幾名弟子統統都化為血水,就這麼簡單的時間就全部完了。

「完了,都完了,道宗,怎麼辦?」一個微胖的漢子,猛的看向上空的凌道楊,此時的凌道楊哪還有仙風道骨,哪還有元嬰期的范兒。

「殺,統統都給本座殺,炎黃組,一個不留,今天,本座要徹底滅了這裡,從今天開始,就從異武道開始,要一統修真界!」

凌道楊已經震怒了,而就在震怒的時候,煌的腳下,刀紋閃爍,一枚古樸的令牌出現在煌的手中。

「雲麒麟,剩下的就交給你了,記住了,你身為炎黃組!」煌聲音低垂,一道特殊的法陣出現,籠罩在凌道楊的四周。

「你是我的,我要斬元嬰!」煌真的太霸道了,一個人要斬凌道楊,憑藉手中刀,煌居然發出這樣的豪言。

法陣化為一個特殊的空間,凌道楊和煌已經消失在法陣之中,不過在消失的時候,司空刃的嘴角卻上揚起來。

「煌,死定了!」不光司空刃在殘忍的笑,其他異武道兩人也同時如此。而此時的雲麒麟也看向法陣,法陣開闢的空間門戶馬上就要消散,而這時候一道人影,突然衝進法陣之內。

「還有人,雙戰組長?」 皇商夫君我收了 溫水就緩緩的流進嘴裡,一下就讓他在寒冬臘月的身體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溫暖,但是這清水裡夾雜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他突然感覺到身體里冰冷的毒素好像看見什麼可怕的東西一樣,接觸到這個水之後全部反彈散開。

疼痛一點點褪去,他終於放鬆下來,好像躺在棉花上一樣的,緩緩睜開眼,就看見宋旭關切的站在床邊看護著他。

「少爺,您醒了?」宋旭整個人鬆口氣,拍拍胸口,又高興的說:「太好了,許小姐真是神人。」

「許醉凝過來了?」歐陽楚問道。

「對,是許小姐解毒的。」宋旭還是有些擔心歐陽楚,又湊過來在他身上摸摸拍拍,小心翼翼的問他:「楚少,您身體還有哪裡不舒服么?」

「沒有。」歐陽楚回答,抬眼就看見許醉凝拿著一杯水沖他走過來。

「歐陽楚,你醒了?」許醉凝看見他醒來,把水端給旁邊的宋旭,抑制不住開心和放鬆的不由眼睛一亮,興緻勃勃的問他:「你現在感覺怎麼樣?需不需要再壓制一下你體內的毒素?」

歐陽楚原本想說:「好多了」,在聽見許醉凝後半句話的時候突然有個想法,把原來的話收回去換了一種,他又躺回床上裝作不舒服的樣子抵著額頭,低聲改口道:「可能還要再來一次。」

「好。」許醉凝立刻拿起旁邊的玻璃杯和旁邊的金針,就打算再扎自己一針。

可不想她才抬起手,還沒來得及有其他的動作,就被歐陽楚一把抓住腕子。

「許醉凝。」他眉頭緊蹙:「你在做什麼。」

「給你壓制毒素啊。」許醉凝一臉無辜的回答他。

他原本以為許醉凝說的壓制毒素,是過來和自己親近,做一些親昵的事情,拉進一下兩個人之間的距離。

可沒想到她竟然是自殘。

「許醉凝,你用自己的血?」

「對。」 老公請接招 說到這件事,許醉凝有點興奮,連被人抓著手腕都忘了,直接揮舞著雙手給他解釋起來:「我沒想到我的血這麼有用!」

靠近,效果都不大,往往要很久才能見效,而且時間又短,雞肋的很,現在看來親效果是最好的一種治療方式。

那有沒有別的方式呢。

她就忍不住想到了血。

血是一個人的生命之源,是一切開始的開端,如果說親吻能有用,甚至她看到過一片老前輩們有人放血治療,所以她想試試,直接喂歐陽楚她的血會不會效果更好,

她剛才只是用金針點了一下手指就取得了這麼大的成效,沒想到他體內的毒素幾乎完全被抑制了,人也整個又活了過來。

這樣就太好了,幾滴血而已,權當排毒養顏了。

許醉凝對這個結果可以說是很滿意了,可歐陽楚在聽見她的話的時候一言不發的捏緊了她的腕子。

他的臉色更加陰沉。

許醉凝繼續說:「現在再來一針就好了…你在幹什麼!」

許醉凝話還沒說完,不想歐陽楚就一把抓住她的手輕輕而不容拒絕的含住受傷的手指。

許醉凝此刻的內心極其震撼!

手指尖有溫熱的觸感,許醉凝冷清白皙的小臉也騰的紅了起來。

還有心裡那股無法按壓下去的悸動。

好不容易反應過來,許醉凝臉色才勉強恢復了正常,她用力的想要把手給抽回來。

但是她的力量在歐陽楚面前不值一提,歐陽楚緊緊地攥住了她的手腕,她動也不能動。

而他也並沒有因為一下就停止動作,舌尖則是反覆的掃過許醉凝的那一小塊傷口。

雖然只是被針刺了一個點,但是仍然要比其他的肌膚更敏感。

於是歐陽楚的舌尖不斷的掃過,溫熱黏膩的掃過,她不免渾身發顫,剛剛平靜下來的神色,此刻卻臉紅的更厲害了。

明明就只是處理傷口而已。

許醉凝心裡叫苦不迭。

為什麼這個男人能把這件事情搞得如此…那個?

直到那個小點徹底不再出血了,歐陽楚才輕輕地鬆開了她。

「好了,不用再扎第二針了。」

歐陽楚抬起頭,神色一如平常,說起話來理直氣壯,就好像剛才的人不是他一樣。

許醉凝指尖的黏膩感和溫熱還沒有褪去,半晌都回不過神來。

最後才遲疑的問道。

「你的意思是…剛剛是用我指頭上殘留的血壓抑毒素?」

歐陽楚反而一臉奇怪的看著面前滿臉羞紅的女孩。

「不然你以為是什麼?」

他淡定自如的樣子,襯著滿臉通紅的許醉凝更加心虛了。

「想要壓抑毒素,你明明舔一下就行了!」

許醉凝咬牙,好像有點不好意思似的,但還是決定要質問。

「你幹嘛來來回回的舔那麼多下?」

歐陽楚一挑眉,一句話說的理所當然。

「當然是為了避免浪費」

……

許醉凝:???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