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人歪着腦袋,呸了一聲說道,老子天生就這個樣,誰去冒充你個黃毛小子!

黃毛小子?

臥槽,我特麼正宗的中國人,正宗的黑頭髮黑眼睛,這貨說我是黃毛?尼瑪,不會是高度近視吧?又或者有什麼青光眼,白內障,老花眼?

我真想對他說一聲,治療眼睛哪家強?中國山東找藍翔!

不過這種對白過於經典,不可妄自使用,不然那貨一定會追到我家砍死我。

其實我現在跟那貨扯淡,就是爲了拖延時間,好讓我瞭解更多關於他的信息,這樣對戰之時,方可找出弱點!

可這壯漢看似憨厚,實則精明,僅僅是與我聊了一個回合,當即手持雙斧,暴喝一聲就衝了過來!

看樣子是完全不給我任何機會,就是要跟我幹到底!

尼瑪,我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心說今天真他媽遇到二愣子了,這種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要說對付也容易對付,但就看用什麼辦法了!

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 爲了驗證這貨是不是元神,我特意用了攻擊元神的法術,加入青龍偃月刀之中,這大關刀瞬間黑芒閃動,刀刃之上,更有黑色龍頭隱隱浮現!

對,要的就是這種感覺,就是他媽的這麼屌!

爲了不讓自己的氣勢弱掉,我手持大關刀,也朝着他衝了過去,當我倆面對面的一瞬間,我跳將起來,拖離地面,蹦起三米多高,在空中暴喝一聲,吃本武神一擊!

關二爺被尊爲武神,那可並非空穴來風,我裝出二爺的氣勢,對他狠狠劈出一刀,但大關刀剛劈出去的一瞬間,那壯漢先是一驚,隨後便是哈哈大笑,他雙手之中的斧子,竟然很風騷的只舉起了一個!

尼瑪!!!

這逼裝的,真他媽太欠草了!

眼看我大關刀萬鈞神力,猶如開天劈地之勢揮舞而下,這貨竟然只用一隻手來抵擋,這他媽一方面是看不起我,另一方面就是在實力強橫!

不過,所謂的實力強橫,在我眼裏都是裝逼!因爲我就喜歡裝逼!

哎,只不過自己實力沒有那麼強,這逼總是裝的不那麼像!

砰!

一聲鐵器撞擊的聲響,原本在空中的我,並沒有徑直落下,而是直直的朝着後邊飄了出去,因爲那傢伙的斧頭之中,也蘊含了精純的黑暗之力,這一擊竟讓我反彈了出去!

我是倒飛了出去,不過他也不好受,他原本雙腿直直的站立,我一記大關刀,將其劈的半跪在了地上,地面上的青石板都被他的膝蓋所砸碎了!

而且,在我大關刀劈中他的那一瞬間,這貨的身體上竟然冒出了一絲黑霧,那黑霧不露聲色,悄然無息的飛進了我的大關刀之中,又順着大關刀的刀柄,飛入了我的肉體之內!

鑑定完畢,此爲元神!

這手持雙斧的大漢,定然就是封印在石人雙眼之中的元神了,幹掉他,我就能收服元神,因爲我身體裏已經有三個元神了,我不覺得我比他弱!

念及此處,我暴喝一聲,來吧,讓我一次戰個夠!今日與你不死不休! 既然同爲元神,那我有什麼可懼怕的?

他是一個元神,我乃三個元神同體,我吸收了另外兩個元神的力量,再加之此刻五大殭屍王的法力加持,我能怕他?

尼瑪,想裝逼,咱就裝到底,看誰裝的像!

當即我展開大黑天神翼,使我身體在倒飛的一瞬間,再次朝着他飛了過去,這次還是二話不說,見面就是一記街頭混混pk打架之大亂砍,管你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是砍,各種砍!

大漢雖說被我打的連連後退,我倆的武器每一次觸碰,都會迸射出火花,而且我發現一個很關鍵的問題,那大漢的元神,確實沒有我的強大!

因爲我每一次的進攻,都會使出攻擊元神的法決,就像當初收服仙島上魔王的情景,我就使用的焚心真訣,這玩意是魔皇經中的大神通,專門用來對付元神的!

可以說是打蛇打七寸,打元神就用焚心真訣,絕逼好用,誰用誰知道!

我剛想到這裏,猛的一拍腦袋,心說臥槽,那魔王被我收進魔皇經裏邊,這都好幾天了,那傢伙肯定恢復痊癒了,爲何我不讓他出來呢?

尼瑪,這是現成的幫手了,那貨曾經是魔王境界,就算功力倒退,至少拼鬥經驗豐富啊!

這麼一想,我不由得加快了攻擊速度,青龍偃月刀在我手中簡直快要被甩飛了,尼瑪,一刀接一刀,不管劈中劈不中,反正就是幹,反正就是砍,反正就是給他劈的毫無還手的機會!

眼看將那大漢逼到牆角之時,我猛然踹腿,將腳掌之中蘊含金石太歲以及飲血太歲的力量,一腳將其踹的後退幾步!

藉助這個間隙,我連忙倒飛回去,與大漢拉開距離,因爲祭出魔皇經是需要時間的!

我必須要在這個時間段之內完成,若是祭出魔皇經之時大漢前來干擾,那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很有可能讓我走火入魔!

見大漢離我約有五六米的距離,我大腦之中快速算計一番,感覺時間夠用,當即暴喝一聲,魔皇經!現世吧!

這一聲暴喝,我張開了雙臂,只見我胸口前,血光泛動,我的胸膛竟然從正中間豁然而開,一張血黑色的,猶如聖旨似的卷軸,從我胸口中漂浮了出來!

那血黑色的聖旨卷軸,從我胸口飛出來之後,慢慢的開始從中間展開,須臾之間,魔皇經已然展開,我閉目念動魔皇經中空間禁制的咒語,下一刻,魔皇經之下,黑芒涌動,當黑芒消失,那曾經被我收服過後的魔王,就安靜的跪在地上,面朝着我,非常恭敬!

我說你特麼別跪了,趕緊給我幹他!沒錯,就是他!

見魔王轉頭,我指着手持雙斧的大漢爆叫一聲!

那魔王的名字非常難念,反正我是不太懂,我就隨口對他說道,你那名字的諧音叫做天周,我就叫你天珠了!

西藏那邊,大家都喜歡帶天珠,這玩意保平安呢!我給他取的這名字,多他媽有寓意了,臥槽我簡直太機智了!

天珠見手持大漢的雙斧襲來,當即一揮手,手中黑氣氾濫,忽然從他右手的掌心之中,出現了一把大號鬼頭刀!

這玩意應該是他的武器,在他揮動武器的一瞬間,我眼睛瞥到了他的刀柄之上,上邊寫着滅神!

靠,真屌!

我就喜歡這樣的小弟,帶着這樣的小弟,才能裝出最精彩的逼!

不由得,我想起了畢哥的那句名言,看我的眼神,滅神——!

那富有磁性的聲音,讓我在寂寞午夜之中,多少次忍不住屠殺了億萬生靈。

天珠與大漢戰至一起,從目前的戰況來說,兩人是不分勝負,我索性收起了大黑天神翼,樂悠悠的站在最後邊,指揮着天珠,並對他說道,給我狠狠的打,最好是讓他打的連他老媽都認不出來!

說完這句話,我從煉玉鐲之內取出一瓶可樂,啪的一聲拉開易拉罐拉環,咕咚咕咚,連續灌了幾口,隨後打了一聲飽嗝,又來了一句,爽!

不可否認,我簡直太囂張了,我太能裝逼了,我所做的這一切,讓那大漢看在眼裏,他的雙眼之中簡直要噴出火焰了!

如果眼睛能殺人,我早已千瘡百孔!

大漢憤怒至極,當即與天珠戰鬥之時,忙裏偷閒,見縫插針,趁天珠不注意,竟朝着我猛甩一斧子!

臥槽,那金色大斧猶如一道斬魔神光,驟然朝我襲來,我嚇了一跳,只得強行橫移自己的身體,在那千鈞一髮之際,那斧子擦着我的耳垂飛了過去!

我甚至能感覺到斧頭上邊的魔氣,擦斷了我的幾根頭髮!

尼瑪,我發誓當時那把斧頭離我只有零點零一毫米,但在零點零一秒之中,這把斧頭的主人將會徹徹底底的被我打死!

因爲,我他媽也真的怒了!

本來我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嘲諷,就是要嘲諷那個大漢,讓他心智打亂,這樣天珠就能攻下他,我也不費吹灰之力,也就是所謂的破敵之術,攻心爲上,攻城爲下!

可我這攻心之術,差點讓我自己殞命,這能怎麼忍?

天珠與元神大漢鏖戰正酣,我也不講什麼規矩不規矩,當即倒提青龍偃月刀,朝着大漢就衝了過去,跳將起來對準大漢就是狠狠的一擊!

這一次,他不敢風騷的再次舉起一隻手來抵擋,因爲他他媽的就只有一個斧子了!他若是抵擋我的進攻,就勢必要被天珠進攻,但他若是不抵擋,就會被我一刀劈成兩個!實現一加一大於二的恐怖傳聞!

元神大漢氣的要死,我就喜歡他這樣,尼瑪,直接氣死,那就最好,眼看上有我的大關刀來勢洶洶,大有魚死網破之勢,下有天珠連番劈砍,毫不鬆懈,元神大漢快被我倆給打哭了!

這一擊,他並沒有抵擋,而是選擇撤退!

但,他已經被逼到牆角了,他是無法再退的,除非這貨特麼的擠到牆壁裏邊,不過那應該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就在我和天珠同時發動最後一擊,想要將其擊殺的瞬間,當刀風掠過,刀光如火,就要砍在大漢身上之時,那大漢竟然在千鈞一髮之際,忽然消失不見了!

臥槽,就像一團光芒一樣,消失不見了!

我正自納悶,忽然將臣在我心中暴喝一句,大王小心!

他這話音剛落,我的背後上就傳來了撲通一聲悶響,而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朝前踉蹌而去,因爲的後背受到了一記非常猛烈的重擊!

我只感覺自己嗓子眼一甜,差點就吐出一口鮮血,這身子是旱魃所化,據殭屍王們所說,這旱魃乃是蚩尤當年的二奶,當然了,這麼說不太好聽,旱魃是蚩尤的小情人,恩,這麼說比較恰當。

可這個年代的我,對旱魃沒啥感覺,說的直白一點,不是沒感覺,是女人太多,也不敢有感覺了,如今家裏這些,就已經伺候不過來了,以後成就魔皇,天下太平之後,簡直就是要星期一干到星期日,忙到不行不行,根本沒有休息時間的節奏!

咳旱魃即將是當年蚩尤的小妾,那我就不能讓她受到傷害,我快速運起全身的力量,來控制自己,壓制傷勢,不讓這口鮮血吐出來,天珠這傢伙知道元神大漢使用出了隱身遁逃的神通,當即竟使出了一種讓我大跌眼鏡的巫術!

尼瑪,這種巫術在天珠剛使用的一瞬間,我差點嚇尿!

大漢襲擊我之後,再次消失不見,天珠急忙擋在我的身前,而就在此時,他的腦袋竟然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也就是說,他的臉,轉到了後背,他的後腦勺,轉到了前身!

這景象多少讓我感覺恐怖,我忍住心中的恐懼繼續看了下去,他的後腦勺轉到胸前之後,那頭皮慢慢咧開,從他後腦勺的頭骨上竟然咔嚓咔嚓,緩緩的打開了一條縫隙!

片刻後,那縫隙就像是一張眼皮似的,慢慢的睜開,我仔細一看,靠,竟然是一個泛着血色光芒的眼睛!

那眼睛剛睜開,便從裏邊射出一道紅色光芒,光芒所到之處,頓時將隱身的元神大漢照射了出來,天珠轉到後背上的臉面,冷冷一笑,當即喝道,雕蟲小技,哪裏逃!

我心中暗暗驚訝道,果然不愧是魔王境界的魔族子弟啊,想來這爭鬥經驗就是他媽的豐富,這種神通技藝,絕逼少見,這種巫術我也從來沒有聽說過,簡直就是吊炸天的節奏!

當元神大漢露出隱身之時,我倆幾乎是同時進攻了過去,我雖然身受重傷,但我有飲血太歲,所以身體機能恢復的很快,畢竟也只是皮肉傷而已。

更何況,痛打落水狗的道理我也懂,大漢現在法力被消耗的嚴重,我和天珠應該趁此機會,狠狠的收拾他,不給他恢復的機會,這樣纔有可能收服他!

反之,若是讓元神大漢溜走,讓他恢復好了法力,那再收拾起來,就難了!

我和天珠同時明白這一點,當即朝着大漢飛了過去,我舞動大關刀之際,猛然感覺不對勁,因爲那大漢原本驚恐的表情,在看到我飛過去的一瞬間,竟然不露聲色的從嘴角間挑起一絲詭異的邪笑!

完了,有可能中計了! 當我徹底衝到元神大漢面前之時,這貨猛然再次消失不見,我心中一驚,知道自己絕對中計了!

天珠知道元神大漢可能使用出了什麼計謀,更或者什麼高深的巫術,當即就快速衝到我的面前,展開雙臂,釋放出無匹的魔氣來抵擋元神大漢的攻擊,可天珠的速度快,那大漢的速度更快!

神級農場 也就是天珠剛來到我身邊的剎那間,剛剛發出魔氣,還沒來得及徹底將我保護起來,元神大漢的身形就漏了出來,只不過,這一次元神大漢露出來之時,卻已經不是剛纔那般身影了!

此時的元神大漢,竟然以一尊石人雕像的樣子出現在我們的面前,那石人雕像就是靜靜躺在海底的這尊石人雕像,也就是蚩尤神像!

我不知道他變幻成石人雕像是什麼意思,或許這樣能夠增加他的防禦力,或許這樣能夠使他更具有攻擊性。

在石人出現的一瞬間,他揮舞手中石斧,對準我的額頭就劈了過來,我心中冷笑,心說這元神大漢看起來也不怎麼樣,用盡了腦子奮力一擊,頂多也就是個凡人將軍的水平。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我真的大意了,那元神石人揮舞石斧砍下我的時候,石斧之中竟然照射出來一道紅光,那紅光照射在身上有種冰冷的感覺,我想逃,但我不管怎麼努力,始終都被鎖定在紅光之內!

完蛋!這傢伙不知使用了何等巫術,竟然在攻擊之前,用武器將我徹底鎖定,這下我可就真的逃不掉了!

眼看那石斧來勢洶洶,頗有將我一斧劈成兩半的氣勢,而我卻無法躲過,當即我暴喝一聲,天珠閃開!

因爲天珠想要替我抵擋着一擊,我心中告訴自己,第一,不能折損自己的兄弟,這些都是魔族的精銳,我只能靠自己!

第二,這傢伙化成蚩尤神像的樣子來進攻我,力量可能會變的很強橫,但別忘了,我體內有三個元神,同樣,在我遇到危險之時,我體內的蚩尤也會出現,幫我逢凶化吉。

這一把,老子賭了!

我就賭蚩尤會不會出來幫我,他奶奶個熊的,大不了一斧子讓老子劈死!

當天珠閃身到我面前,再次想要幫我抵擋進攻之時,我一把抓住天珠的肩膀,將其拋開,但生死關頭,每一個人還都是會有一些第一反應的。

我的第一反應就是使出神羽太歲和金石太歲中的力量!

當這兩種力量上身之時,石斧的攻擊已經到了,紅光刺目,石斧凌厲,這一切的一切,在我看來,猶如世界末日一般!

來吧!他媽的看誰夠狠!

我咬牙暴喝一聲,就這麼硬着頭皮,雙目緊盯那即將砍在我額頭之上的石斧!

近了,更近了!

石斧一分一毫的接近了我的額頭,看似非常緩慢,但實則一瞬千里!

就在石斧已經觸碰到我頭皮的那一刻,我仍然是咬着牙,我就不信蚩尤不管我,媽的,要是不管我,直接一斧子劈死我,老子也省的那麼多的麻煩去尋找九大元神,還有什麼神王戰袍了,直接投胎去!

也就是在這一刻,忽聽我體內一聲暴喝傳來,誰敢傷我!

這聲音一出現,我立馬就笑了,嘿嘿,蚩尤還是捨不得我啊,遇到緊急危險了,他還是會出現幫我的!

當我體內那手持雙斧的大漢出現之後,籠罩在我身上的紅光消失不見,而那即將劈開我頭顱的石斧,竟然化作透明狀,直接從我的腦袋上穿了過去!

但我卻沒有受到任何一絲傷害!

石人元神愣了一下,他還沒來得及說任何話,我體內出現的那個大漢就張開了嘴巴,頓時間,石室之內,陰風大震,鬼哭狼嚎!

這石室裏所有的陰風同時朝着我體內那大漢的口中飛去,非常整齊,非常有目的,那石人元神也一樣躲不開這股強大的吸力!

就連天珠也一樣,忍不住被石人元神吸了過去,路過我身邊之時,我暴喝一聲,抱緊我的大腿!

天珠不傻,當下死死的抱着我的腿,儘量保持身體不要被大漢吸入口中,而那石人元神,在堅持了半柱香的時間之後,終於是再也扛不住,雙腳一鬆,整個人就像飛翔起來的氣球一樣,飄飄悠悠的就飛進了我體內出現的大漢口中!

隨後,整個石室裏慢慢的恢復平靜,平靜的沒有一點聲音,平靜的只能聽到天珠我倆的呼吸!

我和天珠同時喘着粗氣,我對天珠說道,天珠,起來吧,已經沒事了。

天珠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剛纔着實給這貨嚇的不輕,他小聲問我,大王,剛纔出現的,是當年的神王嗎?

我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這貨總能在危急關頭出現,然後保我不死,具體他是不是神王,我真心不知道,畢竟當年真正的神王是被封印了起來的。

不管這個人是誰,只要能救我,那就夠了啊!

我將天珠收進了煉玉鐲裏,當即穩坐在地上,開始感覺腹中的力量,就在我剛坐下的一瞬間,贏勾等人對我笑道,恭喜大王,再次收服一個元神!

當贏勾說出這句話的瞬間,說真的,我的心中不是喜悅,不是高興,而是一種淡淡的悲傷!

我不知道以後的路會是什麼樣,會不會有這麼多的危險,五大殭屍王跟隨着我,每一次都是危險重重,我不知道在走這條路的時候會不會有兄弟離我而去,說真的,有時候我感覺自己挺累的,但累也要堅持,因爲六道輪迴之中,重振魔族的希望,全部都在我的身上,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我對五人說道,你們都出來吧,大家在石室裏休息一會,休息過後,我們就離開東海。

幾人同時恩了一聲,當下我閉上了雙眼,平躺在地上,以一個大字型伸展身體,我只感覺自己的身體上慢慢的散發熱量,慢慢的從我的四肢中飄出黑氣,不多時五大殭屍王同時站在了我的面前,而我自己的身體也恢復了以前的模樣。

我盤腿坐在地上,感悟了一番體內的力量,果不其然,我現在的法力非常精純,收服了第三個元神之後,我感覺自己現在的實力應該能和魔尊一較高下了,只不過我頂多在魔尊手中過十招,再多的肯定就不行了。

不過這無所謂,我一個凡人,能做到如此田地,已經是算是登峯造極了。

當我漸漸徹底吸收掉這股力量之後,當我起身之時,我對衆人說道,大家出去之後,將神王石像搬回神王宮,畢竟這是我們魔族的第一任魔皇,不能任憑他的神像就仍在這東海的海底之中!

五大殭屍王同時恩了一聲,當即我們五人飛出石像,而此時的石像,那雙眼之中早已成爲黑暗之色,再無半點紅光的跡象。

這正是因爲收服了海底的元神,所以石像之中,已經沒有任何力量了。

但這石像,象徵着我們魔族的輝煌,象徵着我們魔族的榮耀,象徵着我們魔族的一切,大家當然不會讓這石像棄屍荒野。

對於五大殭屍王和我來說,想要搬動一個大石像,其實不難,我們六個人的法力同時使出,那絕對比挖掘機和起重機要厲害,別說一個兩個了,就算是整個藍翔的挖掘機力量,都能比得上!

我們六人組成一個矩陣,同時放出法力,纏繞起石像,將石像擡回了神王宮,靜靜的放在王座之後,當神像徹底放置成功之後,衆人才算是同時長出了一口氣。

從知道第三個元神在東海,一直走到現在,我們經歷了太多太多,尤其是與雷神大戰之時,我一度認爲自己肯定活不下去了,沒成想轉輪王大人都親自出來幫忙,看來天要興我魔族!

我對五大殭屍王說道,現在回市區吧,休息兩天,然後你們再次發動巫術,尋找第四個元神的位置,這一次我們要加快速度了,一定要在最快的時間找到,同時,你們最好也使用巫術幫我尋找一下神王戰袍當中,其餘的幾個鏖獸,找到之後,我們也快速收回,有了九大元神,神王戰袍,以及蚩尤肉身之時,我們定當重返地獄魔池,屆時神擋殺神,佛阻弒佛!

當下我們幾人離開了神王宮,游出東海海面之後,快速朝着市區趕去,當回到開天教的那一刻,游塵師傅對我讚歎道,我就知道我的瓜娃子能夠勝利而回!

其實我也挺感動的,掐指一算,我跟隨游塵師傅已經半年有餘,從當初的看到女鬼就嚇尿,到現在的指揮百萬魔兵,統領殭屍之王,說句實在話,這真的就像是做夢一樣。

我跟游塵師傅聊的挺嗨,婷婷,河神詩韻,小師妹等人也是聊的挺不錯,可問題的關鍵是,祖師爺坐在一旁,一直悶悶不樂,我心說我從東海尋得蚩尤元神回來,祖師爺應該高興纔對,可祖師爺怎麼會這幅表情呢?

想到這裏,我走到祖師爺身旁,小聲問道,祖師爺,你怎麼了?

祖師爺擡頭的一瞬間,我猛然一愣… 一向穩重的祖師爺,竟然有種恐慌的表情掛在臉上,這讓我想不明白,當即我就問道,祖師爺,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祖師爺先是嘆了口氣,隨後說道,一言難盡啊。

一聽祖師爺這口氣,我心說就算一言難盡,那也得慢慢說,讓祖師爺這種生存了幾百年的人物唉聲嘆氣,那隻能說明遇到了非常棘手的事情!

當下我轉頭四看,衆人都在議論紛紛,大堂之內人多聲雜,見沒人注意我,我就對祖師爺說道,祖師爺,咱倆去樓上,怎麼樣?

祖師爺想了想,隨後點了點頭,起身,與我一起前去二樓。

這裏算是我們開天教的練功場,在這裏也有許多健身器材,我倆找到一個安靜的角落,隨後靜靜的坐了下來。

我問道,祖師爺,有什麼事,你儘管說。

祖師爺先是側頭看了一眼窗外,過了許久纔對我淡然說道,出事了。

出什麼事了?我連忙追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