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你的下一步計劃又是什麼?”

“以後你就知道了!”

就在我和石乾坤閒聊的這段時間,我們一行五人,已經出現在了大屏幕的下方了,而讓我意外的是,胡墨三人,竟然先我們一步到達了那裏,並且,這三位大小姐的手上,竟然沒有提着袋子,也就是說,三女並沒有購物!

這可真是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

“你們三個什麼都沒買?”石乾坤終於轉移了注意力,把目標定格在了陸茗軒三女的身上。

“看看就行了,我們是來拼命的,可不是來購物的!”陸茗軒沒好奇的嗆了石乾坤一句。

那石乾坤見陸茗軒還沒有消氣,便立刻賠上了笑臉,開始討好起了陸茗軒。

不過,二人這波撒狗糧的舉動,立刻被我打斷了……

“我們馬上出發,去海川山,那裏,有兩名古跆拳道戰隊的成員!”我斬釘截鐵的說了一聲。

旋即,我們衆人也放下了各自的小矛盾,立刻展開了行動……

又攔下了兩輛出租車,我們一行八人,直奔海川山而去!

還是那句話,宇宙國本來就不大,從海川市內到海川山,出租車也就開了二十多分鐘的時間,二十多分鐘之後,我們八人,便進入了海川山的範圍之內了!

遠遠的坐在出租車上,我便已經看到了並不算怎麼雄偉巍峨的海川山,尤其是,海川山下,被一片小竹林包裹,隱約露出輪廓的那座小型莊園……與其說是莊園,不如說是四合院!

我也是服了,就這種在神州隨處可見的四合院,到了宇宙國,竟然變成莊園了,這國家,到底有多麼的虛僞?

距離那座莊園,不,四合院還有千餘米距離的時候,我便示意陳泰讓出租車停下。

當即,兩輛出租車便停靠在了路邊,由胡墨付了事先在船上準備好的宇宙幣,我們八人,便慢悠悠的朝着那座四合院走了去,完全沒有大戰之前的緊張…… 這海川山,並不算什麼名勝古蹟,也不算什麼旅遊勝地,而且距離市中心又比較遠,這裏還沒什麼居民區,所以,這一路走來,我們連半個人影都沒看到,這倒是讓我們八人,顯得無比的突兀。

“楚風,我們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去找麻煩,會不會暴露行蹤?”石乾坤有些擔憂的問向我,“畢竟你之前特意囑咐過,我們連神州話都不能正大光明的說,還要僞裝成島國人……”

“這就叫,虛則實之,實則虛之!”我別有深意的撇了石乾坤一眼,反問道:“況且,我們有大搖大擺嗎?我們可是專門挑無人的小路再行走,對吧?”

石乾坤很無語的四下掃了一眼,的確,我們四周,的確是空無一人……

千餘米的距離,對於我們幾人來說,完全就是幾分鐘的事,沒多久,我們八人,便出現在了那片小竹林之內,與那座四合院,遙遙相望。

站在竹林中,我指了指那座正門緊閉,沒有一絲聲響的四合院,輕聲道:“待會,我和陳泰進去,你們六個人在外面警戒!”

“我也去!”李靈兒的聲音很堅決,彷彿不允許我反駁似的。

我無奈的看了李靈兒一眼,最後,只能應下了她的要求……

李靈兒知道里面住着兩名古跆拳道戰隊的成員,而我和陳泰進去之後,難免會爆發戰鬥,按照李靈兒的脾氣,有戰鬥的地方,就應該有李大小姐的倩影,這是不容置疑的事情!

確定了潛入四合院的任選之後,胡墨便安排陸茗軒等人,分別守在四合院的四個方向,而我和陳泰,以及李靈兒,則是悄無聲息的繞到了四合院的後方,找了一個沒有監控設備的死角,輕鬆加愉快的翻過了院牆,正式潛入進了四合院之中。

待到我們三人全都平緩落地之後,便直接閃進了角落之中,藉助牆體的陰影,隱匿身形。

透過院牆與房子的過廊,我能清晰的看清小院內的佈置,是那種很正式的宇宙國味道,不過,這並不能阻擋我對這座所謂的“莊園”的鄙視!

“不就一座四合院嗎?還莊園?我真是無語!”我不滿的嘀咕了一聲。

“廢話少說,趕緊衝進去,我先試試那所謂的古跆拳道軍團,到底有幾分本事再說!”李靈兒很急切的盯着那座房子,靈目之中,隱泛戰火!

“走吧!”我輕輕的一揮手,當即便貼着院牆,朝着房子的正前方快步奔去,我身後,李靈兒和陳泰也是緊緊的跟上了我的腳步……

順利的摸到了木製的推拉款房門之前,我們三人就像是幽靈一般,蹲在窗下,仔細聆聽着裏面的動靜,似乎,房子裏面,隱約傳來了兩個男人的不同聲音。

當然,他們說的都是宇宙國的話,我和李靈兒自然聽不懂,這時候,我們自然會將目光轉移到陳泰的身上。

陳泰並沒有翻譯,因爲他的聲音,很容易引起房內二人的警覺,所以,陳泰只是對我和李靈兒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旋即,陳泰突然指了指那木製的推拉房門,對我和李靈兒攥起了拳頭!

毫無疑問,這是陳泰在暗室我和李靈兒,是時候動手了!

我也是不疑有他,與李靈兒相互對望了一眼之後,我們三人,立刻從上躍了起來,首先是陳泰,這傢伙先聲奪人,猶如一隻潛伏再暗處的獵豹,直接撞碎了木門,一馬當先的衝進了屋內!

當那漫天飛舞的木屑綻放的同一時間,一道沉悶的“嘭”音,也是隨之爆出,那是木門被撞碎的聲響,只不過,這聲響還未落地,李靈兒便已經迫不及待的跟在陳泰的身後,衝了進去,彷彿生怕陳泰會搶了她的對手那般…… 陳泰和李靈兒一前一後,先我一步的衝進了房內,而我,也只好慢悠悠的走進去了,反正屋裏只有兩個人,按照陳泰和李靈兒的架勢,似乎並不打算把這兩個人留給我……

當我慢悠悠的踱着步子,走進屋內的時候,屋內的兩名宇宙國人也早就擺好了戰鬥架勢,一臉警惕的盯着我們三人,尤其是後進來的我……

就在那兩名宇宙國人盯着我的同時,我也在打量着他們……那是兩名年過四旬的中年人,穿着寬鬆的宇宙國大袍,但卻難以掩飾二人身上紮實的肌肉,還有那兩個傢伙的眼神,凌厲而嗜血,看來,這兩個傢伙,並不是金勇柱那種貨色能比的,他們,真的殺過人,染過血!

“楚風?你們怎麼會找到這裏?而且,你們竟然會在宇宙國?”就在這時候,兩名宇宙國人之中,穿着黑色大袍的傢伙朝着我低吼了一聲,而且,他說的竟然是不標準的神州話!

雖然不標準,但能說出神州話,已經算是不錯了,最起碼,我不用陳泰翻譯了!

“哎?你認識我?”我頗爲意外的盯着那黑袍中年人。

“我手上有你的資料!”那黑袍中年人沒說話,不過,另一側的白袍中年人倒是率先開口了,“他叫陳泰,她叫李靈兒,你們是神州隊的人!”

“不錯!看在你認識姑奶奶的面子上,姑奶奶就給你們一個痛快!”李靈兒一邊朝着那一黑一白的兩名中年人揚了揚下巴,一邊勾起了手指,似乎,是在暗示二人一起上的意思。

“囂張的神州人,竟然想一對二,挑戰我們?”那白袍中年人好像被李靈兒狂傲的態度激怒了,忍不住的破口大罵了起來,“年紀輕輕,竟大言不慚,你若是現在求饒,我兄弟二人可留你們一條性命!”

聽了那白袍中年人的話之後,我不厚道的笑了起來,當即,我便隨意的盤膝坐到了類似榻榻米似的地上,沒辦法,誰讓宇宙國的文化與島國也有些接近了,整個外廳,除了一張矮桌之外,什麼都沒有,更別說椅子了,所以,我也只能坐到榻榻米上了。

“靈兒,他看不起你!”我笑吟吟的坐到了榻榻米上,反正李靈兒不會給我出手的機會,那我就借勢逗逗李靈兒吧。

“敢看不起姑奶奶?姑奶奶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神州古武八極拳的威力!”李靈兒本就動了怒,再被我這麼一挑唆,更是火上澆油,那雙美目彷彿都要噴出火了似的,簡直就像是一頭女暴龍!

“哼!”這次是黑袍中年人發出了一聲冷笑,用生澀的神州話說道:“本來,我們還想去神州通往歐羅巴大陸的必經之路伏擊你們,想不到,你們這些膽大妄爲的神州人,竟然主動送上門來,還敢進入我們宇宙國的領域,真的是找死!”

“說的不錯!只可惜,卡特隊長要我們參與第二次伏擊,大好的機會,竟然讓給了那羣島國人,不甘心!”白袍中年人補充了一句。

“不需要不甘心,因爲,他們不是主動送上門了嗎?”黑袍中年人冷笑了一聲。

貌似,這兩個傢伙一唱一和的對話中,好像根本就沒把我們放在眼裏,更沒把神州的靈異圈放在眼裏!

聽到了這裏,我不爽了!

本來,我對宇宙國就沒有好感,如今,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井底之蛙,竟然還敢叫囂,看不起我們神州?

當真是不能忍了!

“靈兒,你要是再不動手,我可就要上了!”我極其不爽的低吼了一聲,聲音之中,充滿了暴躁的肅殺之氣! “你不會有機會出手的,兩個人,一人一招,只殘不死,先留他們一條命,方便我們審問他們!”李靈兒冷冷的笑了起來,不得不說,李靈兒笑起來,其實很美,只不過,如今李靈兒這一抹笑意之中,卻是夾雜着無限的殺機。

“那就交給你了!”我輕聲對李靈兒說了一句,旋即,便轉過了頭,對沒有任何表情的陳泰說道:“資料在你身上吧?”

陳泰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隨後,他便從懷中摸出了一沓紙,並且遞給了我。

接過了陳泰遞過來的資料,我便直接找到了古跆拳道隊的那份資料……根據資料上的照片顯示,黑袍中年人,就是金勇柱的師父鄭泰淳,而白袍中年人,便是其師兄,崔正煥!

還有,古跆拳道戰隊的人數,共有七人,隊長是鄭泰淳和崔正煥的師父,號稱宇宙國跆拳道之王,也是宇宙國靈異世界中,當之無愧的第一人,李昌容!

這李昌容,早年曾來過神州修行,並且又東渡島國,可謂是同時兼修神州道術,島國陰陽術,以及宇宙國的古跆拳道,雖然年過六旬,但戰鬥力依舊不可小覷。

“李昌容……”我合上了資料,輕輕的唸叨起了這個名字,旋即,我便對李靈兒喊道:“動手吧!不然換我來!”

“哼!”李靈兒撇了我一眼,冷哼了一聲,旋即,便擺出了八極拳的起手式,還挑釁一般的再次朝着鄭泰淳和崔正煥勾了勾手指。

再說鄭泰淳和崔正煥,本來就看不起李靈兒這麼一個年輕的小女娃,此時,接二連三的被李靈兒挑釁,二人也是忍無可忍,當即,二人便拳打腳踢,先耍了一套古跆拳道,好像在刻意的炫耀什麼似的……

不過,鄭泰淳和崔正煥的古跆拳道,耍的倒是虎虎生風,與我們所見過的跆拳道,完全不一樣!

前踢,側踢,推踢,擺踢,後旋踢……這二人的招式,一招連着一招,招招都有後招,一旦被擊中一下,接下來,便是狂風暴雨般的連續技,而且,鄭泰淳和崔正煥的每一招之中,都夾雜着內勁,而且,還是中天位後期巔峯,距離大天位初期也只有一步之遙的內勁之力!

不過……就這點實力,也敢看不起我泱泱神州?

看來,今天不打到他們哭爹喊娘,是難出我心中這口惡氣了!

然而,就在這時候,場中的三人,已經交上了手!

鄭泰淳以詭祕的步法,無比快速的繞到了李靈兒的身後,與崔正煥前後夾擊,朝着李靈兒瘋狂的攻了過去,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二人應該朝着李靈兒差不多提出了二十七腿……

嗯,剛纔還各種裝叉,然後現在又毫不猶豫的二打一,這宇宙國的人,還真是夠無恥的!

不過,李靈兒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面對崔正煥和鄭泰淳的前後夾擊,李靈兒用比他們更精妙詭祕的腳步,比他們更加迅猛的速度,輕描淡寫的閃開了二人的攻勢!

鄭泰淳和崔正煥一擊落空,臉上也隨之出現了驚愕的神色,不過,這二人也算是老手了,只是經過短暫的沉吟之後,便再次朝着李靈兒發起了進攻!

便見鄭泰淳腳步亂蹬,猶如踩踏天梯那般,一躍躍出了兩米的高度,並且藉助了開始下墜的力道,直接一招造型漂亮的後旋踢,無比狂暴的掃向了李靈兒!

然而……鄭泰淳這招看似無懈可擊的後旋踢,在李靈兒的眼中似乎是漏洞百出一般,當即,李靈兒很果斷的側過了身體,猛的探出一掌,纖纖玉掌彷彿穿透了空間那般,捕捉到了鄭泰淳招式中,那彷彿看不到的縫隙!

嘭!

一道無比沉悶的聲音,陡然在外廳炸響開來,緊接着,便見那鄭泰淳的身體,好像斷線風箏似的,直接撞到了牆上,甚至,練堅硬的牆壁,都被砸出了數到觸目驚心的裂痕!

“古跆拳道,真不怎麼樣!”李靈兒收招,輕輕的拍了拍手掌,輕蔑的撇了一眼趴在地上,猶如死狗一般的鄭泰淳。 這邊,鄭泰淳被李靈兒輕描淡寫的一掌,便直接拍飛了,而且,中招之後的鄭泰淳,整個人都蜷縮在了地上,身體抽搐,似乎,已經無力再戰!

李靈兒之前說過,一招一個,只殘不死,這結果,還真是照着她的話來了!

當然了,李靈兒能一招解決鄭泰淳,我一點都不意外,因爲,李靈兒在擺出了八極拳起手式的時候,周身便已經外泄出了大天位初期的內勁,以這種境界,對付那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宇宙國人,當然是輕鬆加愉快了!

縱然功法再精妙,在絕對力量面前,也只有被碾壓的結果而已,更何況,八極拳的精妙,要遠勝古跆拳道!

“該你了!”李靈兒只是淡淡的撇了鄭泰淳一眼,旋即,便將目光定格在了崔正煥的身上……

而那崔正煥,此時早就沒了之前的囂張氣焰了,臉色鐵青的就像吃過屎一般,甚至,這傢伙還不斷的向後一點一點的挪動步子……

“想走?”李靈兒不屑的冷笑了一聲,陡然間,李靈兒猛的向前衝了出去,僅僅一瞬間,便侵到了崔正煥的身前!

李靈兒的速度,着實是嚇了崔正煥一跳,當即,那崔正煥,彷彿是出於本能一般的甩起了腿,一招速度奇快,力度極強的側踢,徑直朝着李靈兒的頭部轟了過去!

只不過……崔正煥的大腿剛剛擡起,小腿還沒來得及甩出去,李靈兒便猛的揮出一掌,速度之快,當真是甩了崔正煥十條街!

李靈兒的手掌,再中崔正煥小腹,那崔正煥立刻化身成了炮彈,直接砸在了鄭泰淳身邊的牆壁上,然後,他也步了鄭泰淳的後塵,身體狠狠的砸到了地面上!

李靈兒再次收招,頗爲無聊的拍了拍玉掌上的灰塵,不屑的說道:“這就叫,去的比來的還快!”

兩招制敵之後,李靈兒便邁着輕盈的的腳步,走到了我的身邊,並且朝着我伸出了手,“審問的事就交給你們了,呆子,你把古跆拳道戰隊的資料給我!”

“你要資料幹什麼?”我的腦中隱約,浮上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你廢話怎麼這麼多?”李靈兒不耐煩的晃了晃手掌,“我要,你就給我拿出來,懂嗎?”

“好吧!”我把手中的資料遞給了李靈兒,便準備開始審問那兩個傢伙。

可這時候,陳泰卻是先我一步的走到了二人的身前,又故技重施,把二人的肩膀來回卸掉,再復位了七次,最後,那兩個古跆拳道戰隊的狂徒,徹底服軟了,在陳泰的追問下,他們把他們知道的所有事情,都說了出來……

古跆拳道戰隊,共七人,除了他們兩個之外,其餘五人都在宇宙國的首都,首城,他們七人之所以沒有集合到一起,是因爲,身爲宇宙國第一人的李昌容,在等待卡特的命令。

卡特說過,最先伏擊我們的隊伍,是島國的天照軍團,而宇宙國的古跆拳道戰隊,要等到島國和我們打完之後,不論勝負,他們都會再出手伏擊我們。

隨後,鄭泰淳又把另外五人,包括李昌容在內的所有人,居住地址,聯繫方式等等,全都說了出來,並且還向我們透露,卡特已經準備好了第三支伏擊我們的軍團,那就是,南洋國的降頭師軍團!

降頭師軍團應該會在歐羅巴大陸的邊境,也就是烏國的地界設埋伏,靜候我們的到來。

“看來,這卡特還真是要對我們針對致死啊!”聽了鄭泰淳和崔正煥的敘述之後,我不由的冷笑了起來,“先是島國的天照軍團,再是宇宙國的古跆拳道軍團,想不到,歐羅巴大陸的烏國之內,竟然還有南洋國的降頭師軍團……” “第二關就折戟……”我猙獰一笑,冷冷的說道:“恐怕,我不能遂卡特的心願了!”

一言不發的看着資料的李靈兒,注意力也突然被我這句話吸引了過來,當即,李靈兒便好奇的對我問道:“呆子,你想到應對的辦法了?”

“他有張良計,我有過橋梯,我們這次參加世界靈戰,如果在第二關就折戟,那我們恐怕也沒臉回神州了!”我眯起了雙眼,無比自信的笑了起來。

其實,早在我們坐上九仙集團的貨輪,前往宇宙國的時候,我就已經開始盤算卡特的陰謀了,雖然當時我並不知道卡特的陰謀細節,但是,我卻準備了多重方案,如今,剛好有一種方案適合我們的路線,這第一關,恐怕我就要狠狠的打一打卡特的臉了!

就在這時候,陳泰突然出言,打斷了我的思緒,“楚風,他們怎麼辦?”

“我還有一個問題!”我極其不屑的撇了一眼鄭泰淳和崔正煥,輕笑一聲道:“你們應該已經訂好了去往帝梵國的飛機票了吧?”

“我們訂了兩套機票,一套是五天之後出發,由首城飛往神州燕京,再由燕京轉機,前往神州西北省蘭市的機票,目的是爲了伏擊你們……還有一套是卡特隊長讓我們備用的方案,就是七天後,從首城直飛歐羅巴大陸的大意國首都,羅城的機票……”鄭泰淳用不流利的神州話,結結巴巴的介紹起了他們的計劃。

其實,帝梵國,位於歐羅巴大陸,大意國首都,羅城的境內,算是國中之國,地理位置極其特殊,而且代表着帝梵國的教廷,又與大意國的關係十分友好,所以,教廷纔會派出聖騎士團,來代表大意國出征世界靈戰。

“那你們從首城,飛往羅城的幾票,在哪?”

“在茶桌下方的抽屜裏……”

“好了,你們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現在可以去死了!”

話音落地,我猛的擡起雙臂,瞬間畫出了兩道離魂符,並且將其直接打入了二人的體內。

幾秒鐘之後,鄭泰淳和崔正煥,便像金勇柱一樣,直接暴死於家中……

“宇宙國的古跆拳道戰隊,連道術都不會,難道,他們真的以爲,光憑那點內勁,和所謂的古跆拳道,就能打贏我們?還真是一個坐井觀天的民族!”我不屑的撇了一眼已經完全沒有了生命體徵的鄭泰淳和崔正煥,冷冷的笑了出來,“這卡特,其實是想保護他們,讓天照那羣傢伙先去打頭陣,可是,到了宇宙國這幫廢物的眼中,竟然變成了卡特想把頭功讓給天照,真是有夠無知的!”

“那我們接下來的計劃,該怎麼進行?”陳泰又問了我一句。

“先把大家都叫進來吧,我的計劃,現在應該可以實施了!”我一邊說着,一邊站起了身,旋即,便按照鄭泰淳的指引,找到了兩張,七天之後,從宇宙國首城,直飛歐羅巴大陸的大意國首都,羅城的機票……

值得一提的是,那套飛往燕京,並且轉機西北省蘭市的幾票,我並沒有動,而是原封不動的放回到了原處…… 我們八人,圍着那張小茶桌,盤膝坐到了榻榻米上,待到衆人坐定之後,便齊刷刷的將目光轉投到了我的身上,我知道,現在是我開口的時候了……

“各位!”我清了清嗓子,淡然的說道:“我們已經成功的邁出了第一步,進入宇宙國,並且幹掉了兩名古跆拳道戰隊的成員,而且,我們還從這二人的口中,挖出了不少有價值的情報,比如說,古跆拳道戰隊其餘五人的位置,以及卡特的計劃……”

言罷,我便將我們剛剛從鄭泰淳嘴裏撬出來的東西,盡數說給了當時沒有在場的胡墨等五人,包括卡特的計劃,以及那兩張飛向羅城的飛機票等等,一字不漏,無一隱瞞的說給了衆人聽。

聽了我的敘述之後,胡墨倒是還好,其他幾人,解釋一臉的驚駭,貌似,大家都沒有想到,超能力戰隊的卡特,竟然會如此費盡心機的針對我們吧?

“楚風,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難道任憑卡特算計我們?”石乾坤很是不爽的一拍榻榻米,冷喝一聲道。

“我當然不會就這麼讓卡特如願以償,我們,也要開始反擊了!”我凜然一笑,繼續說道:“我有一個計劃,大家聽一聽,是否可行……”

“我們現在已經掌握了古跆拳道戰隊的所有行蹤,但是,對於古跆拳道戰隊,甚至是卡特和其他戰隊來說,我們,似乎仍在神州,所以,我們要充分的利用敵在明,我在暗的先天優勢,展開閃電戰,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所以,我決定,我們大家分頭行動,對古跆拳道戰隊,進行毀滅性的打擊,而且速度一定要快,一定要在敵人沒有收到任何風聲的前提下,將古跆拳道戰隊,直接留在宇宙國本土!”

“這是我整個計劃的第一步,而第二步……”說到這裏,我的嘴角上立刻浮上了一抹陰笑,“咱們來宇宙國,不單單是爲了團滅古跆拳道戰隊,我們來這裏的另外一個目的,是搞事情,讓葉皓沅背上幾口大黑鍋,順便揚我國威,教訓教訓宇宙國這幫狂徒!”

“我們的第二步,就是在不引發現實世界恐慌,並且不將我們的能力,展現在世人面前的前提下,給宇宙國來點教訓,比如說……宇宙國的九星電子企業,不是很囂張嗎?不是號稱科技技術領先全世界嗎?那好,我們可以潛入九星電子企業內部,弄些技術資料出來,然後無償的,祕密的,贈給上面,或者我們乾脆就自己用了也無妨!”

“還有那個什麼當代汽車,也是宇宙國的經濟支柱之一,我們同樣可以故技重施,把當代汽車的機密搞出來!”

“當然了,我的整個計劃,都是基於宇宙國根本沒有人懂道術的前提,才得以付諸於行動的……宇宙國貌似除了李昌容之外,都是一些會耍花拳繡腿的廢物,以我們的手段,弄點機密出來,小兒科!”

“我的天……楚風,這麼陰損的辦法你都能想出來?”石乾坤倒吸了一口涼氣,不過,下一瞬間,這傢伙的臉上,也同樣的浮上了一抹陰笑,賤兮兮的說道:“不過,我喜歡!” 石乾坤話音剛落,衆人便齊齊的朝着他丟去了一道鄙視的目光,惹的石乾坤極度不爽的爭辯了起來。

“你們幹什麼這樣看着我?”石乾坤撇了撇嘴,道;“你們想過嗎?如果把九星和當代的機密情報弄出來,我是說如果,如果真的被我們各自的產業用上了,那將會爲我們帶來多少利潤,你們知道嗎?幾十億,甚至是幾百億的利潤!”

“利潤的確巨大,但是……”陳泰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頗爲正義的說道:“唯一不好的就是,如果事情暴露了,其他勢力,會不會照葫蘆畫瓢,也來我們神州搞事情?”

“他們來了,又能如何?”胡墨冷笑一聲,“我們的機密,都在總部,而我們幾個人所在的家族,或者勢力,哪個沒有高手坐鎮?天機集團有天際老人,石氏企業有偌大的石家,楚風那裏有龍組撐腰,誰又敢來搞事情?這宇宙國,沒有高手,那就只能任人魚肉,這是全世界都默認的規則,如果把宇宙國換成美利合衆國或者北蘇國,我們也不可能對楚風的計劃動心,畢竟,那些國家在世界上的地位超然,沒人敢真的去搞事情,如果引發了戰爭,那對於整個世界來說,都是毀滅性的打擊,所以,纔會衍生出世界靈戰!”

“有道理!”石乾坤立刻笑出了聲,“那我們就動手吧!我和茗軒去九星!”

石乾坤話音剛落,我便笑罵了一聲,“你倒是會選!”

“我們石氏集團現在和天機集團達成了商業同盟,主攻電子元件,當然要去九型企業走一圈了!”石乾坤很不厚道的笑了起來。

“那我去當代汽車轉一轉吧!”胡墨也湊起了熱鬧,“九仙集團打算在汽車領域有所突破,打破外資壟斷,當代汽車,非常適合我!”

“那我就……”我見胡墨,陸茗軒和石乾坤都紛紛選定了對手,我也急了,連忙說了起來。

不過,我還沒有把我的目標說出來,李靈兒立刻搶先說道:“李家醉心於道術,無心商界,那我就去找宇宙國的第一人李昌容過過招,你們誰也別和我搶!”

“……”我硬生生的把說出了一半的話給嚥了回來,其實,我的本意,就是想去幹掉李昌容的!

“我和石毅小兄弟,還有他的傀儡祖乙,去找其他四名古跆拳道戰隊的人!”陳泰看了眼石毅,便出言說道。

“俺去哪都行!”石毅大大咧咧的笑了一聲,“只要能幫到楚風,就行!”

我們這羣人中,也只有他,是最無慾無求的了,來參加世界靈戰,也完全是爲了幫我而已!

可是,話說回來,我們一共就這麼幾個目標,現在已經都被大家給瓜分了,那我,幹什麼去?

我很無奈的望着大家,不過,這羣傢伙好像私底下達成了同盟似的,根本不看我,而是各自聊起了他們的作戰計劃,完全把我當成了空氣……

無奈之下,我只好將目光定格在了李靈兒的身上,道:“靈兒,商量一下,我們倆一起去找李昌容怎麼樣?”

李靈兒很傲慢的撇了我一眼,好像施捨一般的對我說道:“去可以,但李昌容是我的,你只能看,不能動!”

“行!”我好像是流浪許久空巢老人,終於找到人收留我那般,連忙點頭應承了起來。 確定了作戰計劃之後,我還是忍不住要對衆人囑咐一番……

“胡大小姐,石毅,你們兩組人行動的時候,一定要千萬小心,不能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這種偷雞摸狗的勾當,最好還是不要暴露的好!”

“還有陳泰,你和石毅去找另外四名古跆拳道成員的時候,殺人再其次,最主要的是,一定要拿到他們手中,首城飛往羅城的飛機票,這對於我們以後的計劃,是非常關鍵的一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