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將軍之前還布滿笑容的臉,立時便冷了下來,霍然轉過身來,銳利如刀的目光直瞪向李逸,厲聲喝道「你們這些絕劍宗的人聽著,到了我們神雷城,是龍得盤著,是虎得窩著,誰敢再造次,一律誅殺,絕不容情!」

「你……」

李逸身為絕劍宗的長老,那也是有相當身份的,何曾被人這樣當眾斥責過?一張臉登時由青轉黑,不知道的人準會以為他是中了毒。

最強戰神 李逸已經憤怒到了極致,不料那將軍卻連說話的機會都不給,便又厲聲道「你什麼你?還不趕緊滾蛋!?這客棧方圓十里內,便是你等的禁區!再讓本將軍在這裡看到你們,定殺不饒!」

眼見李逸被氣的滿面猙獰,卻硬是發作不得,於青萍和小惠直看的大為振奮,相視而喜,尤其是小惠,直激動的要流下淚來。

「還不滾,難道想死在這裡不成?」

見李逸遲遲不挪步,那將軍大怒,倏然一揮手,立時便又有上百枝弩箭對準了他,讓李逸心中直冒涼氣兒。

「就走就走!」那絕劍宗弟子忙賠著笑,湊到李逸耳邊,不停的說著什麼,看樣子是在勸他忍耐。

李逸初來神雷城,哪裡知道神雷城的官軍竟是如此霸道,心中雖然極度不忿,可看著那閃爍著瑩瑩紫芒的弩箭,要說不心虛,卻是假的。

正當李逸要強忍下這口氣,暫時服之時,一聲冷哼,突然響了起來。

只見一片片如鵝毛白雪似的劍芒,直從那些弓箭手的身後潑雨般的激射而至。神雷城的弓箭手,箭技雖然高超,可武道上終究是弱了些,對這爆起的偷襲,明顯抵擋不住,眨眼間的工夫,一片片血霧便激射而起,一股濃濃的血腥味兒,頓時便瀰漫了整個客棧。

出手偷襲之人的修為不是一般的高,上百弓箭手,竟在這第一輪偷襲下,便有一半倒在了血泊中。當弓箭手們反應過來,準備回身迎戰之時,第二波第三波的劍芒卻又緊接著落下。

前後也就十幾個呼吸的工夫,上百名弓箭手,便全都喪命當場,無一活口。

「什麼人!?」那將軍暴跳如雷,一雙眼珠子都要從眼眶裡跳了出來。

一道身影,好似風飄柳絮,突然躍入眾人眼帘,竟是一個二十四五歲的年輕人。一身錦衣華服,顯得高貴出塵,一雙冷峻面孔,雖然年輕,卻也是不怒而威,一種上位者的霸氣,充盈其身,一看便不是凡人。

這年輕人一出現,身形不停,便直奔那將軍而去。

那將軍也不甘示弱,手中三尺劍鋒,捲起一片劍光,迎頭便掃了過去。

「哼!雕蟲小技,也敢在本公子面前現眼?」面對這將軍的攻勢,那年輕人卻是不閃不避,身形更是毫無停頓,左手長袖一揮,一股無形的勁氣,立時咆哮激蕩,轉眼便將那將軍所釋放出的劍氣,盡數湮滅。

等眾人看清楚那年輕人的動作時,那將軍的喉嚨竟然已被那年輕人鐵鉗似的手給死死的扼了住。

「你……」

那將軍一聲爆吼,揮劍便向那年輕人的右手砍去,不料劍才揮至一半,那年輕人的左手便已拍在了那將軍的胳膊上,一道骨裂的清脆聲響,清晰可聞,那將軍口中一聲悶哼,手中的劍便掉落在了地上。

「劍擎天!?」

於青萍和小惠分明認得這個年輕人,口中直發出一聲驚呼,神情狂變。

一旁的李逸卻是猛的一喜,臉上的怒氣,如雲般消散…… 「不管你是什麼人,你都攤上大事兒了!」那被劍擎天扼住喉嚨的將軍,非但不服軟,眼神反倒愈加兇狠,頗有那麼一股子寧死不屈的架勢。

「你說什麼?」劍擎天一聲冷笑,目光邪邪的看了過去。

「本將軍說……」

喀拉!

還沒等那將軍將話說完,劍擎天的五指便猛然一合,又是一陣骨裂聲響起,讓朱財的心頭猛然一寒。

「我看攤上大事兒的人是你!」劍擎天冷冷道了一句,隨手一丟,好像丟垃圾似的將那將軍的屍體遠遠的丟了出去。

「擎天,幸虧是你來了,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李逸笑眯眯的湊上前去,明明是長輩,言語之中,卻是流露出絲絲諂媚的味道。

那劍擎天也是夠『大氣』,只斜睨了李逸一眼,便將目光移了開,冷冷的道「李逸,你身為絕劍宗的長老,卻被幾個凡俗螻蟻給唬了住,你丟的可不光是你自己的臉,還有我絕劍宗的臉面!你給我記住了,這是最後一次,否則,我可對你不客氣!」

「這這這……」李逸臉色頓變,一張臉直漲成了豬肝色,這了半天,也沒能這出個所以然來。

沒辦法,雖說劍擎天是晚輩,可劍擎天已是內定的下一屆的絕劍宗宗主,李逸這個長老,心中再是不服氣,也得干受。

不再理會李逸,劍擎天的一雙冷目,倏的射向了於青萍和小惠,冷笑著道「於長老,你們還要逃嗎?」

「劍擎天,你們……你們絕劍宗難道真的要趕盡殺絕嗎?」於青萍指著劍擎天,直被氣的渾身發抖。

「這也是你們丹霞宗自找的!若是你們乖乖的將聖劍道的心訣交出來,也就不會有今天了!」

「呸!你以為你們絕劍宗與雲天門,九霄閣勾結在一起,便能迫我們丹霞宗就範了?別做夢了!」

「你們就不就範,這不是我該想的問題,我只負責將丹霞宗的弟子,一個不落的全都捉回去,從的活,不從的殺!如此而已!」

「將我們捉回去,還不是為了讓你們利用我們威脅我們宗主?告訴你,我們丹霞宗沒有怕死的,你要殺便殺!」見事已至此,於青萍將心一橫,索性什麼也不管了。

「你真的這麼想死?」劍擎天冷冷一笑,目光一點點的陰鷙起來。

朱財見狀,也是將心一橫,一步跨了出來,擋在了於青萍和小惠的身前,瞪著劍擎天喝道「我不管你是誰,最好趕緊走,等我兄弟來了,只怕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你兄弟?他很厲害嗎?」劍擎天微微一笑,目光戲謔的望向朱財。

「當然!我兄弟便是這神雷城城主!你殺了他手下這麼多官兵,他絕不會饒過你!」

「哈哈哈……我當是什麼人,原來只是一個小小的城主。你以為憑這個就能嚇倒我?」劍擎天就像是聽到了一個莫大的笑話,直仰天大笑起來。

「公子,這神雷城的城主真的不能小看……」之前說話的那個絕劍宗弟子,急忙湊了上來。

可他的話才剛說了一半兒,劍擎天便猛然揮出一掌,直接將他給劈飛了出去,厲聲斥道「你連一個凡俗世界的所謂城主都如此懼怕,還有什麼資格呆在絕劍宗?」

「劍公子,你……」那絕劍宗弟子真是一片好心提醒劍擎天,可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會落到這般田地,心中是又驚又怒。

「不要說了,念在你以前也算是為絕劍宗效過力的份兒上,我饒你一命。滾吧!」

那絕劍宗弟子本想再懇求一番,可是看到劍擎天那比寒鐵還要冷上三分的面容,便連張嘴的勇氣也沒有了。身體微微佝僂,神情一片絕望,與那被拋棄的喪家之犬,全無不同。

李逸一時有些不忍,正要張嘴為他說說情,劍擎天寒冷高傲的目光,恰在此時落在了他的身上,李逸眉頭微微一皺,將到了嘴邊兒的話又給咽了回去。

劍擎天的強勢,不是一天兩天了,在絕劍宗內,早已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要說李逸這長老,當的著實窩囊。

「滾開!」震懾住李逸,劍擎天又將目光投向了朱財。對朱財,他就更是不客氣了,一聲怒喝,直震的朱財心神狂跳,耳膜更是打鼓似的嗡嗡作響,幾乎要裂了開。

自打萬東大發神威,來神雷城的升天大陸武者,明顯都老實了不少。尤其是他這客棧,再也沒有遇到挑事鬧事的,像劍擎天這般狠辣的,更是絕無僅有。

靈田笑 朱財不是不怕,可一想到於青萍和小惠的柔弱和無助,朱財的身軀便又挺直了起來,不說話,可是那堅定的神情,卻足以說明一切。

「你找死!」朱財的表現,在高傲的劍擎天看來,就是一種侮辱,想也不想的便一掌拍了過去。

「不要傷害我兄弟!」眼看朱財性命不保,一道人影突然從斜刺里沖了過來,竟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劍擎天的掌鋒。

待那人被劈的飛了出去,倒地吐血不起,朱財才發現,那人不是旁人,正是他的大哥。

一股撕心裂肺的痛,直讓朱財差點兒沒昏死過去。急忙三步並作兩步的沖了上去,「大哥,大哥你醒醒,醒醒啊!」

朱財的大哥顯然傷的極重,不光口中吐血,甚至連鼻子,眼睛,耳朵里也不斷的有血色滲出。別說是一個凡人,就算是成就圓滿的強者,也未必能硬扛下劍擎天那一掌。

朱財的大哥,努力的睜開眼,嘴巴顫抖著,卻是連哪怕一個字也說不出來。朱財不是武者,卻仍然能夠感絕到他大哥的生命力,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流逝。

朱財多麼想要阻止這一切,卻是什麼也做不了,那種絕望,那種無助,直讓朱財連死的心都有。

於青萍打心眼兒里不想連累朱財,可沒想到到頭來,還是連累了,臉上的愧疚,心中的自責,同樣是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小惠就更不用說了,早已是哭的稀里嘩啦。心中萬般懊悔,如果昨晚她不敲開朱財的門,朱財的大哥又怎麼會死?

「狗雜種!我跟你拼啦!」朱財突然發出一聲狂吼,如暴怒的獅子般,猛的向劍擎天撲了過來。

朱財不通武道,此時情急之下,更是毫無章法,豈能奈何的了劍擎天?劍擎天冷笑一聲,右手一招,一股無形的氣勁,立時便將朱財給掀翻了出去。

等朱財掙扎著要站起來時,劍擎天的五指驀然一緊,一股強大的吸力,立時便將朱財拉扯到了他的跟前。扼住朱財的脖子,劍擎天的眼神一派冷冽,全無一絲同情。

「劍擎天,你住手!」朱財的大哥已經死了,要是朱財再死了,於青萍簡直不知道該怎樣才能原諒自己了。

「嘿嘿……有何吩咐,於長老?」

「你……你將他放了,我們……我們跟你走!」事已至此,於青萍算是徹底絕了希望,看了小惠一眼,嗓音中滿是無奈的說道。

「將這死胖子放了沒有問題,可你知道我真正想要什麼!」

「聖劍道的心訣並不在我們身上,我想給你也給不了。」

「那就沒辦法了!死胖子,今天活該是你的死期!」劍擎天冷冷一笑,手腕突然用力,伴隨著一陣喀拉拉的脆響,朱財的脖子一歪,就此氣絕。

「畜生!」於青萍健壯,渾身的血液登時便被怒火燒的一片沸騰,雙臂猛然一張,她肩膀上的傷口登時崩裂開來,鮮血狂濺,可於青萍倒好,就好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了一般,全然不顧,揮動雙掌,掀起萬鈞之力,直向著劍擎天劈了過去。

「哈哈哈……你若是未受傷,或許還可與我為戰,可是現在,你這是找死!」

劍擎天發出一連串的狂笑,手中寶劍,如觸電般的嗡嗡顫抖起來,一道道冷電似的劍芒,如同蜂群般的闖入於青萍的掌勁之中。然後同時炸裂,頃刻間便將於青萍的掌勁湮滅無蹤。

於青萍一聲悶哼,腳下不受控制的噌噌噌向後連退了三步,臉上一片蒼白。可還不等她喘息片刻,劍擎天的劍鋒便化作一道銀芒,到了她的跟前。

一道刺骨的寒意,就彷彿刺穿了自己的身體,讓於青萍的心神猛然一滯,而就在這時,劍擎天的劍便已抵在了她的喉嚨處。

「於長老,我這招『寒冰點喉』比起你們丹霞宗的聖劍道如何?」制住於青萍,劍擎天冷笑連連的問道。

「要殺便殺!哪兒那麼多廢話!」傷口崩裂的巨大痛楚,讓於青萍的半邊身子都麻了,臉上滿是一片恨意。

「你們都是相當值錢的籌碼,我可捨不得殺!李逸,將她們給我帶走!」劍擎天劍尖兒連點,一連封住了於青萍的幾處要穴,然後沖李逸道。

李逸應了一聲,驀然屈指連彈,將正準備營救於青萍的小惠也給制了住。

帶著被捆綁起來的於青萍和小惠,劍擎天踩過那滿地的屍體與血水,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客棧。

又過了片刻,朱財的大嫂才帶著寶兒和貝兒,痛哭呼喊著從客棧裡間兒沖了出來,紛紛撲倒在朱財兄弟的屍體上,整個客棧,頓時便被一片凄慘至極的哭聲所籠罩…… 朱財兄弟二人遇難的消息,很快便傳到了城主府,乍一聽到這個消息,楚雲煙幾乎不敢相信,一張俏臉就好像是變魔術似的,唰的一下便褪盡了所有血色。整個人如遭雷擊,嬌軀不停微微輕顫。

在神雷城,就算是那些個普通百姓,也無不清楚朱財與萬東的關係。而像楚雲煙,胡桂這些萬東的身邊人,就更是明白萬東與朱財的感情,可不僅僅只是結拜兄弟那麼簡單。

光是對楚雲煙,萬東就不止一次的囑託,讓她務必照顧好朱財,至於對胡桂和馬雲良,他交代的次數就更多了。現在朱財竟然被殺了,這讓他們如何向萬東交代?

「胡統領,你……你不會是跟我開玩笑吧?」楚雲煙嗓音顫抖的看向胡桂,眼中滿帶著希冀,多麼希望這一切不過是一場誤會。

楚雲煙這一問,胡桂幾乎要哭了出來,頭搖的像撥浪鼓似的說道「楚小姐,我胡桂就算渾身是膽,也絕不敢拿這件事開玩笑啊。城主大人還不活剝了我的皮?」

「啊……怎麼會這樣?」楚雲煙嬌軀一晃,差點兒沒站穩,栽倒在地上。

萬豪雄原本是心不在焉,並沒有刻意去關注楚雲煙和胡桂的對話,此時見楚雲煙的神情不對,這才問道「楚姑娘,出什麼事了?」

楚雲煙這時候來找萬豪雄,本想著為他寬心解愁,沒料到卻得到了這樣的噩耗,嗓音無比苦澀的道「城主大人的結拜大哥,被……被人給殺了。」

「城主大人的結拜大哥?」楚雲煙這一說,萬豪雄和萬悠琪對視一眼,神情也同時凝重緊張了起來。

愛屋及烏,萬東的結拜大哥,那也就是他們的孩子,他們豈能無動於衷?

楚雲煙有些手足無措,獃獃的點了點頭,喃喃的道「城主大人與朱大哥的感情很深,當初有人要找城主大人的麻煩,朱大哥寧死也不肯透露城主大人的行蹤,結果最後差點兒沒被活活打死。城主大人失蹤的這一段時間裡,朱大哥幾乎是天天都要來城主府探消息,看的出來,他對城主大人的擔心與關切,絲毫也不遜色於我們。」

萬豪雄神情連動,感慨著道:「沒想到,那孩子竟然結交了這樣一位過命的兄弟!」

萬豪雄這一感慨,楚雲煙的臉上更是充滿懊惱「是啊,如果讓城主大人知道這個消息,還不知道城主大人會爆發出怎樣的怒火。豈有此理!到底是什麼人,敢在神雷城撒野!?胡桂,跟我去看看!」

言語中,一股無形的殺氣,直從楚雲煙的身上迸發開來。這個本就幹練爽脆的女孩兒,自打跟了萬東之後,是越發的大氣果敢了。

「我們也去!」事關萬東的結拜兄弟,萬豪雄和萬悠琪自然不能袖手旁觀,兄妹倆兒齊齊站起了身來。

「萬元帥,萬將軍,你們這是要去哪兒啊?」四人剛一出門,王陽德,羅霄等一干青年才俊,便一起迎了上來。

他們的心思也是與楚雲煙一樣,特意來給萬豪雄解解悶兒。免得萬東還沒有回來,萬豪雄便先倒下去了。

「你們來的正好!耀庭的結拜大哥被人給殺了,我們正要去看看!」萬悠琪張口道。

「什麼!?有這樣的事?」

「好大的狗膽!」

萬悠琪的話音剛一落,一群年輕男女便紛紛怒吼起來。他們雖然沒有與萬東結拜過,可骨子裡面與萬東就是兄弟。兄弟的兄弟,自然也是兄弟!一聽說萬東的結拜大哥被殺,那感覺就像是自己的兄弟被殺一樣。

「徐耀庭的結拜大哥,難道……難道是朱財朱大哥被殺了?」

王陽德,羅霄他們畢竟沒有與朱財接觸過,可葉輕雪就不一樣了。她與朱財可以說是不打不相識,後來兩人的私交也頗為頻繁,葉輕雨對朱財的感情,可以說也並不淺。此時乍聞朱財被殺的消息,葉輕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等楚雲煙微微頷首,葉輕雪整個人更是如遭雷擊,身形一口氣向後連退了三步,眼眶裡瞬間便蓄滿了淚水,喃喃低語道「是誰……是誰這麼狠心,竟然會殺朱財大哥?他……他可是一個大大的好人吶!」

「不管是誰,我都要讓他付出慘重的代價!」楚雲煙緊咬銀牙,一字一頓,殺氣盈野!

等萬豪雄他們趕到朱財的客棧時,朱財的客棧已經圍滿了人。放眼望去,除了朱財的鄰居鄉親之外,更多的卻是來自升天大陸的散修。其中戴雅君,賴萬利都在。

戴雅君此時一手一個,緊緊的將寶兒,貝兒摟在懷裡,眼圈通紅的細細低語,看樣子,是正在安慰這一對孩子。賴萬利則照顧著已經哭昏過去的朱財的大嫂,神情也是一片黯淡。

朱財這人和氣而又心善,這些個從升天大陸來的散修,沒少受他照顧,能有這樣的好人緣兒,絲毫也不奇怪。

看到滿地的官兵屍體,楚雲煙及眾人的面色已經十分難看了,再等看到躺在血泊,永遠停止呼吸的朱財兄弟二人,楚雲煙的雙目中直要噴出火來。

她完全可以想象,如果此時此刻,萬東看到了這一幕,那會是一番怎樣的景象,哪怕是用天崩地裂來形容,也絕不會誇張!

「朱大哥!」葉輕雪痛呼一聲,越眾而出,一步便搶到了朱財的屍體前。

在來的路上,葉輕雪不停的欺騙自己,強迫自己相信,這一切一定是搞錯了,朱財一定不會死……可是在看到朱財屍首的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被擊的粉碎。

腦海中浮現出朱財的一言一笑,葉輕雪的眼淚,就如同斷了線的珠子,源源不斷的滾落下來。

「這……這就是耀庭的結拜大哥?」萬豪雄望著朱財,一股心痛的感覺,油然而生。

楚雲煙發出一聲充滿悲傷的濃濃嘆息,輕點了點頭。

「他好像只是個普通人?」萬豪雄微微有些吃驚。

楚雲煙幽幽的道「城主大人曾經說過,朱大哥貌不驚人,卻有滿腔真情,不通武道,卻有一身正氣!」

沒料到萬東竟然會給朱財如此之高的評價,對朱財,萬豪雄也是肅然起敬!

「楚姑娘,朱大哥的仇,我們絕不能就這樣算了!」戴雅君猛的抬頭看向楚雲煙,大聲道。

楚雲煙還沒有答話,周圍圍觀的一眾散修,卻是先紛紛響應起來。要為朱財報仇的吼聲,此起彼伏,久久不息。

楚雲煙轉頭看向羅霄,羅霄眉毛一挑,凝聲道「我們老大的大哥,便是我們的大哥,大哥被殺,做弟弟的豈能不為他報仇?楚姑娘只管吩咐,我等就算萬死,也絕不放過兇手!」

楚雲煙要的就是羅霄這番話,重重的點了點頭,看向戴雅君問道「戴姑娘,你可知道,是誰對朱大哥下的毒手?」

戴雅君抹了一把眼淚,面目冷厲的道:「是絕劍宗的劍擎天!」

「絕劍宗!」楚雲煙緊咬銀牙的吼了一聲,臉上頓時被層層殺氣所瀰漫。

「胡統領!」

萬東不在的時候,楚雲煙便是這神雷城之主,胡桂毫不遲疑的應聲站了出來「在!」

「神雷城全城戒嚴,二十萬守城官兵,全都由你指揮。哪怕是一寸一寸的搜,也要將絕劍宗的弟子全都給我搜出來!搜出來一個,就給我殺一個,直到將他們趕盡殺絕為之!」

「領命!」胡桂大吼一聲,只恨不得將全身的殺氣,都通過這一吼宣洩出來。

「楚姑娘,不如讓我們隨胡統領一起行動吧!」羅霄揚聲道。

楚雲煙掃了一眼滿地的官兵屍體,輕輕點了點頭。有羅霄這些個高手隨行,至少能夠減少一些個官兵的傷亡。

「好!那就勞煩諸位了!」

重生之肆意的人生 「何言勞煩?這乃是理所應當!」

楚雲煙嗯了一聲,突然將目光投向了王陽德,道「王公子,你就不要去了,我有另外一件事,想要請你幫忙!」

看著悲痛萬分的孤兒寡母,王陽德心中的怒火,也早已是一發不可收拾,振聲道「楚姑娘不必客氣!」

「王公子,在我神雷城的大牢里,還囚禁著幾個絕劍宗的弟子。當初城主大人將他們拿下,本意是關幾天,等他們嘗到厲害了,老實了,便將他們放了。可現在看,放了他們,必定是後患無窮,我準備將他們全部處斬,想請王公子監斬!」

楚雲煙話音剛落,羅霄便笑了起來,道「這個法子好!以這幾個絕劍宗弟子為餌,若是能將劍擎天誘出來,那倒是省了我們一番工夫!」

楚雲煙猛一擺手,道「不管花多大的工夫,劍擎天都得死!」

楚雲煙猛然展現出這般鐵血的一面,倒是讓羅霄心中一震,也更加明白,萬東為什麼要將神雷城交給她來治理了,這丫頭果然是不簡單。

大笑一聲,羅霄道「楚姑娘說的對!那咱們就雙管齊下,不愁殺不了劍擎天!」

「楚姑娘,讓我們也參與行動!」戴雅君道。

賴萬利等一干散修也紛紛反應過來,無不要求加入到搜殺絕劍宗弟子的行動之中。

這些個散修之中,很是有些高手,如此力量若不借重,簡直就是浪費。更何況,大家都是情真意切,發自內心,楚雲煙也不忍心駁了他們的好意。

點了點頭,道「如果能得到諸位的襄助,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在此,楚雲煙謹代表城主大人,謝過諸位了!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話,就請聽從胡統領的號令行事吧!」 「這有什麼?如果不是城主大人的庇護,我們這些人中,不知道有多少要死在那些宗派弟子的手中。大家說是不是?」賴萬利振臂呼道。

一干散修,自然是竭力響應,氣氛非常熱烈!只怕劍擎天做夢也不會想到,他隨手殺了朱財,竟會給他自己,乃至整個絕劍宗都惹來滅頂之災!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