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就煩請樹老帶路,我們這就過去吧!”軒轅楓緊接着道。

“是,軒轅公子、副尊主請隨老朽來吧!”樹老說完便轉首向後走去,在樹的丈遠處停住身形,隨即戟指向前一道青光瞬間一閃而過沒入樹內,片刻,巨樹的正前方樹幹上出現了一個高約兩米、寬一米的水波般的虛影來。

“諸位,請!”樹老做了個請的姿勢道。花靈媚邊還禮邊笑道:“嗯,有勞樹老了!”說完向其他人點點頭,示意大家跟上,軒轅楓跟在後面不由得心裏暗道:“莫非裏面又有什麼機關不成?”軒轅楓帶着詫異的心情跟隨花靈媚,第二個跨入巨樹水波般的虛影內。

入內,隨之而來的先是一片漆黑,待眼睛慢慢適宜了裏面幽暗的光線後,一切事物也就逐漸清晰起來。看去只見裏面十分寬敞,凹凸不平的牆壁上懸掛着許多藍色的寶石,那幽暗的光線也正是這些寶石所發出的。

下方的正中央是一個偌大的法壇,法壇面上鑲着七顆寶石,呈北斗七星狀排列,每顆寶石都向上發出一道光,呈七種不同顏色,甚是絢麗詭異!

光源的上方,赫然站着一位身着絲綢花衣的妖媚女子,只見那女子雙眸緊閉,嘴角還略帶着一絲微笑,正是花靈馨!見到花靈媚和軒轅楓等衆人的到來,花靈馨蒼白的臉上,也浮現出了一絲笑意!

“姐姐,你成功了麼?”花靈媚邊看着七星法壇上的花靈馨急道,這時花靈馨這時睜開雙眼,站起身來迎了上去,下一刻闊別數日的姐妹緊緊的擁在了一起。

“是啊,成功了!”花靈馨說着輕輕鬆開花靈媚道。

“太好了、太好了,這下妖域有救了!”忽地,卻是伊翠兒在一旁興奮的叫嚷開了,一時緊張的氣氛也被他的叫嚷聲悄然緩解了。

“尊主這次能儘快恢復妖靈力,實屬我妖域之福啊,如此我們就有機會早日衝出聖境奪回實地了,呵呵!”玄風長老也掩蓋不住心中的喜悅,隨即踏前一步言道。

“嗯玄長老放心!會的,一定會的!”花靈馨眼中劃過一絲堅韌隨即答道,話中似乎也有幾分安慰!

…………

妖域聖境,議事堂

兩位妖王分別上座,其他的妖靈在他們下方分開而作,軒轅楓則居最前位。

“此番我閉關期間,所有適宜都勞煩諸位了,尤其是軒轅公子對我妖域給予的莫大幫助,再此我代表飛花門上下謝謝公子了。”花靈馨首先朗聲開口道。

“尊主,太客氣了!這段時間我還得虧大家照顧,我已是深感不安了,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是應該的。” 軒轅楓回道,其他妖靈則在軒轅楓話剛落後紛紛拱手施禮,齊道:“尊主洪福,妖域千秋萬世!”

“此次被假冒和叛逆者偷襲,以致於我妖域傷亡慘重,身爲尊主我難辭其咎,因我要閉關重修重傷的妖元丹,故而讓妹妹代勞召開妖靈大會卸去尊主之職,不想大家擡愛……”

“尊主,你莫要說了,此次被偷襲原不是兩位尊主的錯,要說錯的話那就是我等未能察覺玄雨長老的異心,才導致了他勾結外賊乘虛而入,我等纔是最大的犯錯者,兩位尊主不但不加以懲處而且還自責於已,實在令我等自慚形穢!”花靈馨話爲講完,卻被無影截道。

“無影,嚴重了!慚愧、慚愧!”花靈馨隨即言道。

“兩位尊主現在不是自責的時候,我想我們應該趕快訓練妖兵在加強守護的同時,還要想辦法奪回妖域失地,這次被偷襲我想其中定大有文章!”玄風長老急道。

“玄長老說的不錯,如果我和姐姐判斷沒錯的話,他們此次是想借我妖域之手,從而挑起無極界的再次戰亂,他們便可以從中作響漁人之利!”花靈媚道。

“妹妹說的沒錯,眼下無極界中凡人域因修真的強大,一時修真之人與日俱增實力也是超乎想象!然而其他各域一直都覬覦中土沃壤,斷不甘沉默與險山惡水,他們只有利用我妖靈衆多的妖域,假裝與其它各域聯盟再次功向凡人域,待兩敗俱傷時在一舉出手稱霸無極界!”花靈媚道。

“如尊主所說,我想他們一計不成當生二計,我等作爲妖域首要,定要謹慎提防纔是。”玄風長老急道。

“沒錯,鑑於當務之急所以我決定,除在聖境休養生息儘快恢復實力以外,還當派出精幹靈妖化妝成凡人去凡人域,密切打探修真界和其他各域的消息。”花靈馨道。

“說到修真界據玄長老屬下的探子回報,修真人士現在正向凡人域中土集結,我想他們可能都是爲修真神壇年大會而跋涉的,另外近年來我妖域多年來也有許多妖靈被囚封龍山,恐怕這次修真神壇大會修真界會對他們不利,我和姐姐想問一下諸位意下如何?”花靈媚道。

“我看是否可以嘗試和凡人域修好,以求得被囚妖靈脫身呢?”無影言道。 “不妥,數百年前爲搶奪凡人域,致使無極界大亂,其中我妖域也曾在妖皇的帶領下加入戰局,也想將中土據爲己有,爲此與凡人域所結仇恨已然根深低谷,倘若凡人域假意和我域修好,那時便會將我們聚而殲之。”玄風長老上前一步道。

“這也是我和妹妹所擔心的。”花靈馨道,一時大家都陷入沉默。

半晌,軒轅楓第一個打破了沉默:“妖域失地需要收回,妖靈也不可不救,現在修真神壇大會之期日益臨近,我想還是我去凡人域走一趟,去探查反賊和各域間的行動,不知尊主一下如何?”

“如此正好,但軒轅公子並非我妖域之人,卻讓公子你去奔波勞碌這恐怕不太合適!”花靈馨道。

“尊主多慮了,我雖非妖域妖靈,但我既能和諸位相識相知即使有緣至極,所以作爲朋友豈能袖手旁觀,請尊主莫要擔心。” 軒轅楓道。

“這……”花靈馨一時不知該說什麼纔好。

“姐姐,我有個萬全之策!”花靈媚一臉興奮道。

“哦,妹妹請講。”花靈馨急道。


“我和翠兒在凡人域化妝凡人,從而監視各域動靜也有百年之久,對凡人域也是非常的熟悉,不如我和翠兒再次化妝凡人,和軒轅公子一同前往,免去姐姐擔心豈不正好。”花靈媚說完翠兒當下站起,急道:“奴婢願隨二尊主前往。”

花靈馨略有顧慮道:“這樣很好,但現在我離不開妹妹,因爲每逢月圓之夜,我還要妹妹與我合力施法,將月之精華催近聖境的禁制,所以妹妹現在卻不能離開,然而修真神壇大會又堪堪臨近這將如何是好?”

“兩位尊主,老朽可隨公子前往,一路照顧公子不知尊主準否?”玄風道。

“以玄長老的實力,我們便沒什麼可擔心的,但是玄長老向來是妖域的倚重,很少離開妖域身上的妖氣一時難以退除,萬一被識破恐怕將會事倍功半。”花靈馨愁眉道。

“玄長老、兩位尊主不必爲我擔心,我與修真界和其他各域素來無怨,想來他們也不會爲難我什麼,再說我的法力雖然不高,但打不過逃跑總還可以的,呵呵!” 軒轅楓說完輕笑了笑,場中緊張的氣氛也隨即減去。

“公子大義,請受小女子一拜!”花靈馨拱手俯身道。

“使不得、萬萬使不得!”軒轅楓徑直跑上臺前,伸手便扶起花靈馨,然而就在和花靈馨接觸的那一刻,不知怎地花靈馨輕顫了一下,瞬間軒轅楓腦中便想起曾在學校時的那個初戀,第一次牽手那個白膚若雪的女孩兒,也是這麼的悠悠一陣。

“公子,你怎麼了?”花靈馨見軒轅楓面色突然變得蒼白,不僅關切的問道。

“哦!”軒轅楓這才意識道雙手還抓着花靈馨的胳膊,一時失態便趕忙鬆開雙手。

“楓哥!”你沒事吧?”一旁的花靈媚看的最爲真切,也關切的問道。

沒什麼,只是猛然想起一個朋友。” 軒轅楓道,花靈媚在那個和軒轅楓屋頂賞月的晚上,知道了軒轅楓曾經的感情經歷,於是輕輕的搖了搖頭,心道:“想不到,自己會愛上這麼一個多情郎、癡情郎,莫非是命運使然麼?”


“公子何時動身?”花靈馨坐回原位問道。

軒轅楓站在旁邊道:“大會之期馬上降至,越快越好明天一早我就動身。”

“也好,那今晚我要設宴爲公子踐行。”花靈馨說完,便朗聲向下方令道:“今晚設宴爲公子踐行,大家快去準備吧!”

好,我有一罈珍藏了百年的老酒,今晚我便啓封祝公子此行一路順風”玄長老高聲道,說完和衆人一同議論着什麼,便先後離開了議事堂。

聖境,妖王居所廊前花園。

此時正是入夜時分,天上星光璀璨,花園裏的假山彷彿也在着點點的星光下,顯現的格外妖嬈,花園裏到處都盛開着香花,不遠處還有悠悠的人工湖,湖上綠柳輕輕垂下,在微風吹動下輕擺,柳樹前還有一個浮雕環繞的小石橋,橋上兩位妖王和軒轅楓正靜靜的一字排開站着,軒轅楓站在了中中間。

此時此刻他們誰也沒有說話,只是擡頭看着星星想着各自的心事,或許在他們心中都有着對彼此的不捨。欲訴千言但終究還是凝噎在喉一時無語!

然而,就是這樣默默的站着,彷彿還能感覺到彼此的心跳!花園裏的靈妖仕女們忙碌之極,轉眼功夫便在伊翠兒的催促下,滿滿的一席酒菜便準備完畢了。

“兩位尊主,一切都準備好了,玄長老帶着酒也來了,大家有請兩位尊主和軒轅公子!”伊翠兒站在小石橋下高聲呼喊道。

三人此時彼此看了對方一眼,臉上掛滿了會心的微笑。軒轅楓面對這兩個驚世絕豔的妖王朋友,一時感到莫名的滿足和幸福。當下心裏想着不論多麼困難也要幫助妖域,幫助無極界整理秩序,爲此拋頭顱、灑熱血也在所不惜!

“公子,這個你拿着。”花靈馨說着,從腰間取出一個金黃色的長方形令牌,上面以妖域的文字刻着‘妖域尊主令’!花靈馨接着又道:“此去山遙路遠,路上如遇到任何的妖靈爲難,公子便可拿出此令牌便可無事!”

“怎麼,除了妖域外面也有妖域的妖靈麼?”軒轅楓詫異道。

“楓哥!無極界的妖靈一般都投奔到了妖域,然而不免還有一些未知的妖靈沒有加入進來,或是修煉有成的閒散妖靈,自恃氣高所以不願加入妖域這個所有妖靈的大家庭,我和翠兒曾在凡人域時就收了數百名妖靈之多,這個令牌你拿着,沒有妖靈見到此牌後會在爲難公子的,相反還會有大部分妖靈,請求你收歸門下聽你調遣!”花靈媚接着道。

“原來是這樣啊,好那我恭敬不如從命了。” 軒轅楓說着便接過了令牌,在兩位妖王不曾察覺下,收進了無相錦囊。

“好了,那我們下去吧,想必他們也都等急了。”花靈馨說着,軒轅楓和花靈媚應了一聲,便一同向酒席處走去。

“尊主、軒轅公子。”在座的玄長老、無影等衆人,紛紛起身拱手道。

“不必多禮,大家請坐吧!”花靈馨說完,大家便以主次分別而作,其中兩位妖王多次讓軒轅楓居正坐,然而軒轅楓以客之身份,斷然拒絕了。

“這第一杯酒、 豪門小妻 ,這份大恩大義,我妖域絕不敢忘。”花靈馨說完,當先一飲而幹,接着大家紛紛飲幹。

“這第二杯酒、我們敬爲妖域此次大劫而拼鬥犧牲的所有妖靈。”花靈馨說着將酒酹在了地上,大家也接着同樣滿懷感傷的將酒酹在地上。

“這第三杯酒……”

“這第三杯酒,應該我們敬兩位尊主,爲了妖域兩位尊主幾乎連性命都不顧了,我們爲兩位尊主而驕傲!”玄長老在花靈馨還沒說完時候,搶言道。接着大家紛紛附和着,一飲而盡。

月上柳梢,大家醉意已然朦朧了許多,但終歸都還清醒,玄長老一拍軒轅楓的肩膀道:“軒轅公子,我帶的這酒怎樣啊?”

“好、好,真是好酒!” 軒轅楓說完,接着又道:“來、玄長老我敬你一杯。”

“不,我敬公子纔對。”玄風說完兩人一飲而盡。 “紅燭有淚歡喜別,替人垂淚到天明”

不知不覺中天已然矇矇亮了,偶爾的雞啼將他們從美夢中喚醒,此時軒轅楓已然起身穿戴好了衣衫,坐在花靈媚滿是馨香的牀邊,俯身對躺在牀上的她輕聲道:“媚媚,我回自己房間收拾一下,一會兒就要啓程了。”

花靈媚聽他輕聲的說着,隨即從牀邊坐起,和着一身絲質的睡衫輕輕地靠進軒轅楓的懷裏,“楓哥,我捨不得你離開,你真的要走了麼?”

“傻丫頭,我們都有很多事情要做,現在只是暫時的分開,不久我們就會再見面的。” 軒轅楓輕聲說着,同時也鬆開了花靈媚,稍頓便站起來向門外走去。

門離他只不過才尺丈的距離,可依依不捨的腳步彷彿怎麼都邁不到門口,這種離別的痛楚,你曾幾何時也有過麼;這種相思斷腸的牽掛你也曾飽嘗過麼!

軒轅楓默不作聲就這麼一步一步地走着,未幾,卻終是在門前停住了。

下一刻、下一刻

他猛然轉過身去,徑直跑到花靈媚身旁緊緊的抱住了她,那一個聲音彷彿在天地間迴響“媚媚我捨不得離開你、我捨不得離開你……”


他哭了,無聲,淚卻溼了她的絲衫。

她哭了,無聲,淚卻砸痛了他的心扉。

男人固然需要堅強,不會在別人面前流露出自己的軟弱,然而面對自己的心愛女人時,盡情的軟弱一次又何妨呢?

…………

翌日清晨,聖境城門外。

此時花靈馨,玄雨和翠兒等一早便來到了這裏爲軒轅楓送行,唯獨便是缺了花靈媚,此時軒轅楓負手而立,風拂過他的臉頰吹痛他內心的淚痕!

“妹妹怎麼了,怎麼還沒又過來!”花靈馨向天空焦急的翹首望着,說完又回頭向翠兒說道:“翠兒,妹妹他是怎麼囑咐你的”


“回尊主,副尊主只是說讓我先來,他換身衣服馬上就到。”翠兒當即點頭答道。

稍頓了片刻軒轅楓接着又道:“尊主,時間緊迫還是別等媚媚了!你們多保重,我這就先別過諸位了!”軒轅楓說着,眼角竟不由的溼潤了!

“軒轅公子你且稍等,我這就讓翠兒去催催妹妹,讓……”

“不用了” 軒轅楓沒等花靈馨說完便決然道,想來他也和那個沒來送行的花靈媚心情一樣,見到後不免也是傷心!

“玄長老,現在妖域只剩你一個長老,每天都是忙碌不休的,一定要保重身體啊!”軒轅楓對玄風道。

“謝公子關心,老朽這把老骨頭不礙事的。”玄風微笑着答道。

軒轅楓點點頭從玄風身邊轉身走開,來到翠兒身邊,沉聲道:“翠兒,你要照顧好媚媚,我看她這段時間消瘦了許多,還有別再讓他喝那麼多酒了,對身體不好。”

“公子……”翠兒微顫的聲音彷彿有千言欲訴,卻終究還是凝噎在喉了!

“好了,諸位、咱們後會有期了!”軒轅楓退後幾步拱手朗聲道,說完轉身單手靈訣前引,瞬間便御上莫邪寶劍,隨後化作一道流光向天空飛去了!

“軒轅公子,一路多加小心啊!”下面傳來衆人的齊呼聲,直到軒轅楓的最後一抹身影,逐漸消失在了滿是薄雲的天邊。

“啪!”一聲悶響響起,不遠處竟有一個嫵媚的女子重重的跌坐在了地上,不是花靈媚又是何人!“楓哥,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啊?”輕輕的一句話隨着嘆息傳開,彷彿那個聲音已經穿徹了九霄!

那個在天空御劍飛行的那個人兒哦,你可曾聽到了,或許你現在也會有感應麼?你可知道那個女子正在滴落如露珠的淚水麼!

…………

因爲這次在妖域聖境耽擱的時日已經很長了,所以牽掛着諸多事情的軒轅楓那御劍速度可以說是堪比流星般飛快,片刻便飛到了聖境的入口處!

按照花靈馨進來時所授的方法,軒轅楓用莫邪劍劃破自己的一隻手,然後以此向那聖境偌大光牆上暗了上去,“噼啪”只聽一陣如裂帛聲傳來,接着那光牆便是如水波動般閃了幾下,隨後便光牆驟然一亮,那耀眼的光芒竟使得軒轅楓一時無法張開雙眼!

片刻待光芒散盡,軒轅楓這時也已出得了聖境的結界,張開雙眼的軒轅楓當下在感嘆這玄妙的結界之門時,不想卻是被一陣血霧突襲而來!

“啊!”軒轅楓大驚大驚之下想要躲開卻是爲時已晚,就這樣在他花哦嗚防備之下被一陣熟悉的血霧包圍,境況還不僅僅如此,片刻,在看不清周圍事物的狀況下,這時軒轅楓竟感到渾身上下好像正在被什麼東西緊緊的纏繞住了!

“哈哈哈……”一陣得意的笑聲傳來,隨着那笑聲血霧也漸漸散去,看清了周圍的一切軒轅楓同時也發現自己的手腳竟被一根明晃晃的繩索緊緊的綁住了,使他不能動彈分毫!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