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張早已不成面的腐臉對着我的臉猛地一吸。

我頓時感覺自己的三魂七魄就快要飛出去一般。

“靈臺清明,羽化三清,三魂七魄,鎮守於身!”

我嘴裏念動着咒語,猛地又一次咬在了之前舌頭被咬破的地方。

“還想吐我?”

突然女鬼殭屍冷笑一聲,然後雙手對着我的脖子猛地一用力,我頓時感覺一股劇痛傳入了身體,我再也不能呼吸了,這一刻我的眼前竟然開始出現幻覺了。

我看到了眼前的女鬼殭屍被人一把從後面擋住了口鼻,然後猛地一扯,直接將她扔飛出去,接着又是猛地一腳踩在女鬼殭屍的背後,一腳便直接將脊骨踩斷,接着又是一陣猛踩,嘴裏還罵罵咧咧的。

“醒來!”

一股清涼瞬間從眉心滲透進入了我的身體,我依舊是感覺依舊昏沉沉的,似乎有人在呼喚我,這個聲音格外熟悉。

噗噗!

就在這時,我感覺一股惡臭的東西瞬間灌入了我的嘴裏,我強忍着喝了一口,便是一陣反胃,豁然驚醒。

“呆爺!”

暖妻之老公抗議無效 我猛地吐了幾口,然後便看到了呆爺遞給了我一瓶礦泉水。

最強系統 “幸虧我來的及時,不然你就掛了,一個新晉的小殭屍就把你搞得這麼狼狽?”

我不禁苦笑一聲,然後便看到了那個被呆爺打倒的女鬼殭屍緩緩的站起身,不過這一次十分的佝僂,似乎身體上受到了某種璀璨式的折磨!此刻的女鬼殭屍一臉的殺氣,一伸手便瞬間生長出了鋒芒鮮紅的指甲,直接朝着呆爺的腦袋插去!

“呆爺,你身後……”

(本章完) “身後,什麼?”

呆爺剛一轉身,頓時身子猛地坐在地上,然後退後幾步。

“尼瑪,本來一路上想着就火大,還敢偷襲老子!”

呆爺大吼一聲,一腳便射在了女鬼殭屍的小腹,然後一把抓起我的長槍就是猛地朝着女鬼殭屍砸下去。

嘭!

長槍瞬間砸在了那陳老爺子的腦袋上,陳老爺子的腦袋頓時裂開了,接着呆爺又是將長槍猛地在地上一借力,一腳飛踹出去。

呆爺此刻所表現出來的靈活程度,我萬不能及。

唰唰唰!

呆爺將長槍拿在手上就如是耍棍子一般,然後背在身後。

“倒是有點奇怪,一個剛剛變煞的殭屍不應該這麼牛逼呀!”

惡少的迷糊寶貝 看着呆爺的樣子,我心中微微震驚,看來呆爺的身手是相當的牛逼,單單這一手,就算是電視功夫明星都要膜拜吧。

“看傻了?沒死就利索點起來,再怎麼說呆爺我曾經也在少林寺練過幾天,十八般武器不說樣樣精通,這棍術還是拿得出手的!”

“呆爺,這是槍!”

呆爺連忙將長槍在手上轉了一圈然後雙手緊握一個挑刺。

“額,槍也是一樣,拿得出手!”

就在這個時候那被直接打的腦袋裂開的陳老爺子突然在地上猛地躍起,那渾身的骨骼咯吱咯吱直響。

“又來一個,不錯,今天我倒要看看這麼多年後的陰陽師究竟退化成了什麼樣子!”

突然之間陳老爺子伸出雙手,然後將自己被打的裂開的腦袋然後合攏,板正,又將之前被呆爺踩裂的脊骨,強行合上。

“我是說怎麼這個殭屍這麼牛逼,原來是一個鬼煞!”

我站在呆爺的身邊,這會兒從揹包裏拿出了一柄桃木劍。

“呆爺,他的身體裏是一個千年的女鬼,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之前天黑的時候我去封印的那個棺材就是她的!”

呆爺一聽臉色頓時凝重起來了。

“千年女鬼?”

我為什麼還不結婚 我點點頭。

呆爺微微賣出一步,背上背了一個大包的他,身材顯得更加的魁梧。

唰唰!

呆爺將手上的長槍猛地揮舞幾下,然後槍尖對準了眼前的陳老爺子,冷冷道:“來吧,我也想看看被千年女鬼附身的鬼煞能厲害到哪兒去!”

呆爺雖然這麼說,但卻是湊到我的耳邊,小聲道:“趕緊跑,千年女鬼可不是鬧着玩兒的,記得千年殭屍王乾不,我們不是對手!”

我一想起王乾,頓時臉色微變,王乾的強大早已深入我的心中,雖然在金城我見到了太多的牛人,但是從我自身出發一個風鐮我都不是對手,更不用說王乾。

“呆爺,那有什麼辦法,

將她給滅了!”

“不容易,你趕緊去找到她的墓,趁着我這裏將他的陰魂纏住,你去將她的屍體挖出來,然後直接燒了!”

我一聽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這可是夜裏,去挖一個千年女鬼的屍體,我完全難以想象是個什麼場景。

“嘿嘿嘿嘿……”

這會兒陳老爺子緩緩的笑了一聲,然後身子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朗朗乾坤,天澈地清!”

“楊森,快跑!”

呆爺施法之間,瞬間一槍刺出。

“想要從這個宅子出去,恐怕沒那麼容易!”

我剛跑出一步瞬間便碰到了一個身體,一股腐臭瞬間刺入鼻息,我連忙退後,呆爺的長槍猛地刺出,還沒有觸到我眼前的陳老爺子便直接被陳老爺子伸手抓住了。

“從這邊跑!”

呆爺上前一步,一把抓住長槍的正中央,然後猛地當做棍子一般瞬間當着地面瘋狂的砸下。

我看了呆爺一眼,此刻的呆爺一臉的凝重。

隨着呆爺的猛地一屁股坐在了殭屍的身上,我頓時朝着古宅子門衝去。

心中卻是開始擔心我之前讓去守住墓地的張亮和陳富貴了。

這個千年女鬼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而且之前陳老爺子的鬼魂還說了他們,也就是說這個千年女鬼不只是一個人?還是還有其他的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存在?

這個時候的我心中更加的擔心了。

啊!

就在我剛要衝出去的時候,便看到呆爺直接被震飛了十幾米,就如一個人肉車輪一邊滾了十幾米遠。

“呆爺……”

“跑!”

我點頭,猛地一轉身,頓時在那古宅子的門口出,赫然站着一個一身壽衣的陳老爺子,一雙血紅的眸子看着我,已經裂開的嘴角微微上揚。

“我靠!”

我一咬牙,猛地一口夾着舌尖血的吐在桃木劍之上。

伸手中指點在眉心,心中默唸道:“陰兵借道,極之力!”

瞬間大喝一聲,一步踏出,手中桃木劍迸射出一股血紅的光芒。

嗡!

嘭!

陳老爺子擋在我的身前,一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桃木劍,然後猛地往前一送,我身子還在騰空根本就不能躲閃,直接被震出五六米,後背更是重重的撞在了那停在院落中央的棺材蓋子上。

噗!

一口鮮血噴出,陰兵借力瞬間停止,一陣眩暈瞬間襲上來。

“你的魂魄似乎特別的有味道,而且你的身上竟然有鬼王的氣息,看來你也有不少的奇遇,你這具身體不錯,我要了!”

聲音之中帶着一股沙啞和蔑視。

就在陳老爺子一把抓住我

的脖子將我提起的瞬間,我咬牙大吼一聲,頓時肩部的骨節猛地伸出,我咬破舌尖讓我保持清醒,然後一拳爆出,直接對着陳老爺子的腦袋轟去,七八寸的骨節直接沒入了陳老爺子的頭顱之中。

“嘿嘿嘿嘿,很不錯,你這樣弱小,竟然能夠融合鬼軀的脊骨,你越是反抗的厲害,我就會越覺得你有價值!”

這會兒那一股股的屍血腦髓已經順着那早已裂開又被我直接洞穿的臉部流出。

而讓我更沒有想到的是,被千年女鬼佔據了身體的陳老爺子這會兒猛地一低頭,我的整個手都直接的穿過了他的頭顱,而那幾乎碎裂的腦袋靠近了我的頭顱,這會兒我感覺到了在那血淋淋的腦袋之上出現了一個長髮虛影,這個虛影是個女子,臉部我已經有點看不清楚,只能看到那雙血紅的眸子,微微轉動一下,我便能感覺到自己身體之中的三魂七魄就要離開自己的身體一般。

噓噓……

突然那鬼影湊到了我的臉上,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我只感覺我整個身軀都猛地一顫,彷彿整個身軀瞬間墜入了冰窖一般,一陣眩暈的感覺讓我四肢發軟。

“果然與一般人的不同,你很特別!”

這一次聲音完全是那個虛影鬼魂發出的,我猛地咬破舌頭瞬間清醒,然後猛地一口舌尖血吐沫朝着眼前的鬼影吐去。

嗡!

眼前瞬間形成了一個波紋一般,我知道那是鬼氣瞬間凝結而成的結界,我那一口唾沫直接從眼前的結界落到了陳老爺子的身上,又是一陣嗤嗤的聲音,接着一股黑色的屍氣冒出。

“好了,不可你們玩兒了,還要感謝你布的那個封印我的大陣,我已經自由了!”

我腦子突然轉不過來彎兒,因爲這會兒我已經感覺眼前一片黑暗,意識之中開始一點點的模糊。

“草!給老子死遠點!”

這會兒我豁然驚醒,便看到了眼前的呆爺手上拿着一個骨頭匕首,直接順着頭陳老爺子的頭顱插下。

然後一把抓住陳老爺子那早已有些破碎的腦袋,猛地一扯,瘋狂的扛過肩,砸在地上,接着飛出了三張引火符,轟的一聲,陳老爺子渾身就如瞬間澆了汽油一般的燃起來。

“草,呆爺很久沒有這樣生氣了……”

就在這時,我卻是看到了一道紅影瞬間沖天而起。

“呆爺,你看……”

呆爺將匕首收好,然後順着我指的方向看去,陡然之間臉色大變。

“月中天,尼瑪這時辰掌握也太好了吧,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呀!”

不等我再說話突然兩個聲音傳了進來。

“啊啊啊……”

“有鬼呀!”

“楊大師,那墓地爬出了好多的鬼……”

(本章完) “墓地?哪個墓地?”

呆爺繼續將那骨頭刀收好,放入身後的揹包裏,然後遞給我一個礦泉水瓶子。

“就是,就是……我老爹那個墓地……爬出,就在剛纔,爬出了好多的鬼……”

陳富貴喘着粗氣,站在那裏身材和呆爺有得一拼。

我接過呆爺遞給我的礦泉水瓶子。

“喝點,我估計今晚上有點難熬,我們先去去墓地,你們兩個乾淨利索點滾蛋!”

呆爺說話之間,便從身後的揹包裏拿出了一個炮筒,然後裝上了幾發炮彈。

張亮這會兒嚇得臉色蒼白,整個人半天都說不出來話來。

“呆爺,恐怕他們也跑不了了!”

呆爺幾步走出了宅子,然後看着那不遠處不斷漂浮的鬼火,一口血沫子吐出,然後鬱悶道:“真是麻煩!”

“陳先生,你的身上有辟邪之物,你幫我看着一下我的朋友,待會兒一有機會就逃!”

陳富貴點點頭,看了一眼那依舊在不斷燃燒的自己父親的屍體,臉上有幾分悲傷,長長嘆了一口氣。然後一把將已經嚇得有些四肢發軟蹲在地上不斷喘着粗氣的張亮抗在肩上,便走出了院子,我這會兒才走到陳老爺子的屍體旁邊,這會兒已經燒得焦臭連連,我站在那裏,用手上的長槍不斷的刨弄着,畢竟那陳老爺子之前的鬼魂可是告訴我,他的胃裏可是有着一顆佛珠,一定是個好東西。

呆爺在外面叫了我幾聲,就在我要放棄尋找的時候,一個翠綠色的大拇指粗細的珠子滾了出來,我俯身也顧不得此刻這珠子有多麼的燙手,撿在手上轉身便走出了這個古宅子。

呆爺三人這會兒站在宅子的門口,目不轉睛的看着那天上的月光,面色越發的凝重。

我也是看着天空之中的那輪月華,不看不知道,一看我嚇一跳,那原本顯得清冷的月亮這會兒竟然開始慢慢的變紅。

就如當初在狀元村一樣,不過狀元村那個紅月距離的比較近,可是這會兒這個恐怖的月亮距離我們很遠,這會兒整個月亮之中還在不斷的冒血一般,看着就格外的嚇人。

“楊哥,這是,這是……怎麼了?”

張亮站在陳富貴的身邊,顫抖得厲害。

“瞧你那出息,你一個活人還怕這些死物不成!”

張亮沒有說話只是抖得更加的厲害。

呆爺這會兒站在那裏一臉的凝重。

懷胎十月 我走到呆爺的身邊,與他一起看着天空之中那輪

漸漸的被染紅的月亮。

“哎,我們阻止不了,這個女鬼已經能夠隨意的操縱風水了,鬼氣都能形成山了,這回呆爺我都沒有把握了,老弟這次就看你了!”

說着呆爺拍拍我的肩頭,便扛着一個炮筒直接朝着那片荒山走去。

我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看我?看我什麼?我完全就是個渣呀。

我們四人快步朝着之前那個墓地而去,讓我們都沒有想到的是,那原本陳富貴他們說從墓穴爬出的鬼,這會兒一個都沒有。

“怎麼這會兒沒有了,我們開始可是被一個個爬出來的鬼追着跑呀!”

陳富貴一臉的不解。

“這沒什麼,要是這個女鬼真的是一個在這裏賣了千年左右的話,那這些陰魂應該都是這個村子裏的人的陰魂,而且月中天,起屍夜,這個千年女鬼想要變成屍鬼,自己將自己煉成屍鬼,這女鬼也是挺拼的。”

我一聽屍鬼,頓時響起了龍。

每一個屍鬼都是恐怖的存在,那遠遠不是一般的殭屍和鬼能夠比擬的,他就相當於是一個殭屍和厲鬼的結合體,不但有着鬼神出鬼沒的能力,又有着殭屍那強悍不腐的肉體。

“而且這個架勢,那女鬼恐怕已經有百分之八十的機率能夠變成屍鬼,真是麻煩,接一個單子,接出了這麼麻煩的事情,土豪,五所希望小學已經不夠了,至少還要加二百萬,我們兩個私人還要一百萬!”

這會兒呆爺在前面健步如飛,一邊抱怨道。

“好,兩位大師,你們只要收拾好了,錢絕不會少,如果不驚擾村名就更好了!”

呆爺點點頭,然後道:“這個女鬼就算今晚上想要變,也沒有機會了,至少也得等到明晚,只要我們去控制住她的屍體,就能暫時將她控制住。”

我心中卻是猛地一顫,之前那個女鬼說了我設下的封印還幫助了她,難道是我之前在佈陣的時候破壞了之前哪個高人留下的風水之物?

突然我想到了什麼,心中猛地一顫!

“呆爺,那如果是棺材裏面的女屍跑出來了怎麼辦喃?”

“怎麼辦?那只有等着他屍變,屍鬼的厲害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兩個恐怕不能應付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