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是一場令整個歐羅巴大陸震驚的戰役,也是讓所有人重新審識奧古拉斯家族地位的戰役。當時,“鐵血海盜團”扼制了奧古拉斯家族在無盡之海上的航線,嚴重阻礙了家族的利益,家族派出以“克洛米茲號”爲首的七隻戰艦,闖入“鐵血海盜團”的大本營,端掉了整個“鐵血海盜團”的老窩,共擊沉四十八艘戰艦,俘獲戰艦二十三艘,讓整個“鐵血海盜團”永久性的消失在了無盡之海上。

而據說,自始至終,除了“克洛米茲號”之外,其餘六艘戰艦根本就沒有參戰,一直在幾裏之外觀看。

婚婚欲動:首席前妻要上位 ,二三十年前的“克洛米茲號”已經顯得有些蒼老了,不過這並不影響“克洛米茲號”的威名,相反讓它更顯出不可戰勝的雄威。

這纔是家族真正的精英,也是令整個歐羅巴大陸都得賣奧古拉斯家族三分薄面的原因。

行走在“克洛米茲號”的甲板之上,看着整齊的士兵隊列,看着那些油黑光亮的魔晶炮炮筒,葉飛心中升起一股崇高的敬意,暗暗決定自己也要將“神龍號”打造成這樣一艘無敵的戰艦,讓整個航海界都永遠記住“神龍號”的名字。

“菲利浦,西蒙尼,你們總算來了。”奧塞羅向葉飛一行迎了過來,高興的說道。

“三叔,讓您久等了。”菲利浦和葉飛向奧塞羅恭敬的行了個禮。

“呵呵。”奧塞羅拍了拍葉飛的肩膀說道:“西蒙尼,自從你前去進行成人試煉之後我也快有一年沒見到你了,沒想到一年時間不見,你竟然已經成了整個歐羅巴大陸盡人皆知的年輕勇士,比起我來都強了不少,真是一代新人換舊人啊,以後奧古拉斯家族就要靠你們這年輕一代了。”

“三叔說笑了。”葉飛謙虛的說道:“我這點成就怎麼能同三叔您相比呢,您纔是奧古拉斯家族的中緊力量,晚輩還要多向您學習。”

葉飛的謙虛並不是無故的,根據西蒙尼的記憶,這個奧塞羅可不是奧古拉斯家族一般子弟可比的,早在十年前,他還三十一歲的時候就已經達到了白金劍士的水準,現在更是已經達到了白金劍士的最高峯。而西蒙尼的劍術正是得自他的真傳,要不是有奧塞羅的指導,西蒙尼根本就不可能成爲奧古拉斯最年輕的黃金劍士。

既然繼承了西蒙尼的記憶和身體,也就得履行一些西蒙尼的責任。葉飛同奧塞羅敘了會舊,這才問起這邊的局勢。

談起科西嘉島的局勢,奧塞羅的臉色沉了下來。 “怎麼回事?難道情況更加緊急了嗎?”葉飛見奧塞羅的臉色,驚訝的問道。

“嗯。”奧塞羅點了點頭,“由於海雷丁從獅身人面族的遺蹟裏得到一艘強大的武庫艦,各國的聯合艦隊根本不敢分散開來,完全被壓制在了科西嘉島,整個禁忌之海海域都成了海盜們的天下,不少從各個領地趕來支援的艦隊都陷入海盜們的偷襲,能到達科西嘉島的艦隊十不足二。而各個海域的海盜艦隊卻在不斷的向這邊集中,眼看海盜聯合艦隊越來越強大,可我們的力量根本得不到增加,一旦發生大戰,恐怕聯合艦隊將會面臨全軍覆沒有境地。”

“這麼嚴重?”葉飛和菲利浦都滿臉驚訝之色。

“本來單靠海盜們的聯合艦隊還不足以同我們的聯合艦隊抗衡,可對方有一艘武庫艦,這就完全不同了。”奧塞羅凝重的說道。

“武庫艦?難道它有這麼強大?比克洛米茲號還要厲害?”菲利浦瞪大眼睛。

“武庫艦究竟有多強大我不知道,不過比‘克洛米茲號’還要厲害的‘羅蒙西尼號’在武庫艦的的面前,僅頂住了一輪炮擊便沉入海底,連同它一起沉下去的還有兩艘魔導艦和七艘半魔導艦,此外戰列艦更是多達十八艘。要不是我們逃得快,而武庫艦的再次攻擊似乎需要間隔一段較長的時間,恐怕連‘克洛米茲號’也已經成爲了歷史。”奧塞羅愁眉苦臉的說着。

“小母牛飛上天了,”這世界上竟然有這樣牛X的戰艦,才一輪炮擊就幹掉了這麼多戰艦,而且連比‘克羅米茲號’還要強大的‘羅蒙西尼號’都被炸到了海底。

葉飛張大了嘴巴,這武庫艦究竟是什麼個怪物,竟然有這麼強大的戰鬥能力,如果自己的“神龍號”遇上了,又怎麼逃離?

嗯,還是不要與那個什麼武庫艦碰頭的好,要搶藏寶圖也要等別人將武庫艦給幹掉之後再下手。想到這裏,葉飛已經暗作決定,一旦開戰,絕對將“神龍號”排到最後邊去,免得到時候成了出頭鳥第一個被武庫艦幹掉。

“我想你們都明白該怎麼做了吧?”奧塞羅向葉飛兩人問道。


“嗯,我們奧古拉斯家族的人絕不退縮,除了武庫艦之外,我們一定要將其它的海盜船通通轟進海底。”葉飛和菲利浦異口同聲的說道。

“你們能這樣想最好,我想這一戰之後,整個航海的格局將會大爲改觀,雖然藏寶圖極爲重要,保存家族的實力也不可忽視,我可不想在這一戰中陪上整個家族的實力。”奧塞羅說到這裏語氣一轉又說道:“不過你們也不要太害怕武庫艦,從我與武庫艦的三次接觸來看,武庫艦移動速度極慢,主要攻擊利器是炮擊,每一輪炮擊之後將會有五分鐘左右的停頓時間才能進行第二輪炮擊,這段時間必須依造周圍的其它戰艦保護,只要我們能在這五分鐘時間內衝過護衛艦的攔阻將武庫艦擊沉即可。”

有“克羅米茲號”在,要想衝過護衛艦的攔阻應當不會太難,想當年“克羅米茲號”大發淫威的時候,可是單挑了整個“鐵血海盜團”六七十艘戰艦,現在再加上“神龍號”、“卡特琳娜號”和“普洛米修斯號”,利用五分鐘的時間擊沉武庫艦應該還是很容易的。尤其是“神龍號”上的鏡炮,比雷神之錘的威力還要大,雖然可能沒有五刃之內轟平小山那樣恐怖,但多加幾個中級魔晶狂轟應該不成問題。

奧塞羅的話讓葉飛重燃起了對戰武庫艦的信心,舔了舔嘴脣問道:“那武庫艦有多少護衛艦啊?”

“也不是太多,只有二十一艘魔導艦,四十七艘半魔導艦和一百多艘戰列艦。”

奧塞羅說得輕鬆,葉飛和菲利浦卻再次張大了嘴巴,這麼多的戰艦,誰能有把握在五分鐘之內衝過他們的封鎖?別說靠近,恐怕剛進射程之內就完全被魔晶炮給氣化了。

“嘿嘿,所以說我們是堅決不打頭陣的,到時候就等別人先清除外圍吸引火力吧,我們只要趁機衝過去向武庫艦傾倒炮彈然後搶藏寶圖就可以了。”奧塞羅一臉賤笑。

既然確定了戰略的總方針,其它事情就好說多了。葉飛與奧塞羅商量了一下其它策略問題,立即回到“神龍號”上佈置任務。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戰鬥的氣氛越來越濃。


又等了一天時間,趕來的援軍已經越來越少,而且大多都帶着滿身的傷痕失去戰力,所有人都知道最後的決戰就要打響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所有捲進這場風波的勢力都明白目前的形勢,大家都在考慮着爲了一張藏寶圖而投入如此大的代價是否值得。不過現在這種情況已經容不得大家撤離,別說海盜不允許,就算是這邊科西嘉島上的聯軍陣營也不會同意。

要想等軍方再派援軍來已經不可能,誰敢將所有的力量投入到這個地方來?別說其它國家會不會趁機發起侵略戰爭,單是海盜的偷襲就可以讓各國亂成一團。那些海盜可不像軍方一樣,這些吃人不吐骨頭的傢伙絕對會趁機將沿海城市全部挨個搶劫一空。

現在的情況還真夠詭異的,打也不是,逃也不是,只能在這兒守着,等人家海盜先發起攻擊,要說是在與人家對峙還不如說是脫光衣服在等待人家來蹂躪更恰當。

相比起瀰漫在整個聯合艦隊上空的愁雲,葉飛此刻倒顯得極爲悠閒起來。以葉飛這個新進勇士的大名,再帶上美貌誘人的卡特琳娜,這一天來他幾乎已經跑遍了整個聯合艦隊一半的魔導艦。

雖然只是在拜訪各艦艦長的時候順便參觀一下這些魔導艦的構造,並不能獲得太多詳細的資料,但葉飛在看了幾十艘魔導艦之後,還是得到了許多有用的東西。

取長補短,去吝存精,葉飛的腦海之中已經爲“神龍號”的升級改造畫出了新的藍圖。

回到“神龍號”上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分了,埃佛森、爾爾文等人已經等在了船長室之內。

“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重生娛樂圈︰盛寵隱婚影後

“老闆,你交待的事我們已經辦妥了。”艾爾文神祕的向葉飛說道。

“葉飛,你們在說什麼事啊?我怎麼不知道?”卡特琳娜好奇的向葉飛問道。

“呵呵,你先別管,以後會知道的,快回卡特琳娜號上去吧,今天你陪我忙了一天也該休息了,聽說女人過於勞累可是會提前衰老的,到時候嫁不出去可就是我的罪過了。”葉飛打趣的說着。

見葉飛神神祕祕的不告訴自己,卡特琳娜知道再問也沒用,反正艾爾文是自己艦隊上的人,等他回來再問他也一樣,難道她還怕一個小小的艾爾文不告訴她。

卡特琳娜離開之後,葉飛讓艾爾文和埃佛森兩人也退了下去早點休息。

躺在船長室的牀上,葉飛一個人忍不住的傻笑起來。

艾爾文已經將事情辦妥了,這讓他在這場爭奪藏寶圖的海戰中也更加安心不少。

想想三隻鋸齒箭所提供的強大動力!一隻鋸齒箭已經讓雪人海盜團的魔導艦擁有了超越“神龍號”的速度,更何況是三隻,如果再加上魔法師鼓動風帆。

嘿嘿,絕對可以把速度最快的“修斯頓號”甩到腦後,到時候可不要太快纔好。

黑暗漸漸的籠罩在整個大海的上空,天空中幾絲星光映襯在大海之上,更顯出大海的幽深,一切顯得是那樣的寧靜。

疲勞了一整天的人們,開始漸漸的進入沉沉的睡眠之中,只留下桅杆上還有了望手在觀察着周圍海域的情況。

此時,在遠離科西嘉島三十海里之外的地方,聯合艦隊的一艘巡邏艦“哥希伽號”正在來回巡邏,以防止海盜團可能發起的偷襲。

黑夜中發生海戰,在這個世界上雖然也略有出現,但基本上都是利用小型木船進行偷襲,或者派兩個水鬼在人家船底打洞。可就算是海盜,又有誰會傻到派遣幾隻木船或者水鬼偷襲這麼大一支艦隊呢?

雖然會被偷襲的可能極其微小,但“哥希伽號”上的瞭望手還是非常盡職,這個名叫“多尼”的小夥子纔剛參軍不久就被派往了這個戰場,還充滿熱血的他極希望能在這場戰役之中立上點功勞,好獲得功勳回家鄉娶裏諾子爵的女兒伊莉。


此刻,一直謹慎的觀察周圍海面狀況的“多尼”發現,距離“哥希伽號”左舷五百米左右的海面上,出現了一個黑影。

兩個,三個,四個……

現在是黑夜,雖然有點星空的微光映襯,但視線卻極爲模糊。

五百米的距離已經是多尼的最大可視距離,最初多尼還以爲自己是看花眼了,可當他看到越來越多的黑影從海平線上冒出來,立即發覺了不對勁。

“噹噹噹”緊警報聲響了起來,打破了“哥希伽”號上的寧靜,沉睡中的水手們被警報聲驚醒。

“有敵襲!左舷三十五度,數量巨大!”多尼向艦長報告着自己的偵察情況。

除了高居在桅杆上的“多尼”之外,其它水手連同艦長都還沒看到對方戰艦的蹤跡,此時還以爲多尼是看花了眼。艦長正想出聲向多尼求證,只見遠方海面上射出一束白炙的光芒,直射向“哥希伽號”上的“示警閣樓”,“哥希伽號”連閃避的時間都沒有立即便被擊中,“示警閣樓”之內的兩名魔法師連同閣樓一起被光束瞬間蒸發。

“是武庫艦!是武庫艦!”甲板上所有人都驚醒過來,這是武庫艦所特有的攻擊方式,一時間腳步聲,呼喝聲,抓拿武器的聲音,交織在一起,整個甲板上亂成一團。

艦長也驚出了一聲冷汗,對方竟然出動了武庫艦前來偷襲,而且一舉就打掉了自己的“示警閣樓”,看來是有計劃的偷襲行動,想要阻止自己向科西嘉島上示警,偷襲科西嘉島上的聯合艦隊。

這可怎麼辦?示警用的魔法煙花已經被剛纔那一擊破壞,這裏距離科西嘉島又遠達三十海里,想利用魔法師的“風語術”傳訊絕對不可能。

“對方有多少戰艦?”艦長向桅杆上負責瞭望的“多尼”喊道。

“對方戰艦數目巨大,視線受阻,不清楚具體數目,只能看見黑壓壓的一片。”多尼緊張的彙報着瞭望到的情況。

大規模艦隊!

艦長更是驚住了,誰也不會想到海盜會在晚上偷襲科西嘉島,更不會想到他們竟然會動用大規模的艦隊!要無法示警,科西嘉島上的聯合艦隊肯定會被打個措手不及。

“左轉舵三十五度,全速航行趕回科西嘉島,魔晶大炮立即預熱,利用炮聲傳訊。”艦長果斷的下達着命令,希望以速度著稱的巡邏艦能逃過海盜艦隊的攻擊,趕回科西嘉島示警。

不過艦長剛剛下達完命令,又一束白光擊中了船頭,擁有加速能力的船首像瞬間連同船頭一起被蒸發掉。

好恐怖的攻擊!雖然這種白光不會產生爆炸的效果,但卻如同魔晶炮一樣可以產生氣化效果,而且速度比魔晶炮而快,攻擊也更爲精準,攻擊距離也更遠。

現在失去了船首像,連船頭也被蒸發一部份,只能靠全力催動風帆逃離了。

艦長剛下這命令,第三束光芒已經落到了“哥希伽”號的主桅杆上,將主桅杆從中間氣化掉一大段,位於主桅杆上進行了望的“多尼”連同斷裂的桅杆和帆摔落到甲板上。

“糟糕!”艦長心中暗罵。

上頭多次提醒一定要注意武庫艦的光束攻擊,其實這種光束攻擊如果是在白天並沒有什麼恐怖的。因爲這種光芒只有一束,而且還只能固定攻擊一個方向,要想轉換方向必須武庫艦移動。如果是在白天,就可以憑藉“哥希伽號”的速度優勢靈活的提前閃避,可現在是夜晚,自己的戰艦似乎完全落在對方的視線裏而對對方的位置卻是模糊不清。

緊接着,幾枚炮彈落到了“哥希伽號”上,將“哥希伽號”炸成了粉碎。

海面,重新又歸爲了寧靜,只剩下“哥希伽號”的碎片漂浮在海面之上,告訴人們剛纔在這裏還有一艘艦船。

黑壓壓的一大片戰艦從“哥希伽號”的碎片上駛了過去,其中最爲顯眼的,就是那艘體型巨大,高達二二十餘米,海上部分被分爲五層的武庫艦。

科西嘉島上的聯合艦隊並不知道敵人已經在緩慢的向他們靠近,死亡即將降臨到他們的頭上。

“神龍號”上,葉飛還沒有休息。

在葉飛的身前,擺放着從“托馬斯”那裏拿來的天心盤。

這個“天心盤”處處透着神祕,不知如何構造,竟然擁有比地球上航海雷達還要強的功能。

一百二十刃的直徑之內,這可是足足十二公里的距離,就這個玩意兒,已經是遠遠超出了這個時代的科技。而它是在與海雷丁的藏寶圖一起被發現的,在獅向人面族的遺蹟裏,還有一部威力巨大的武庫艦。

難道這個“天心盤”並不是海盜王藏寶的鑰匙,而是那艘武庫艦上的配件?或者本來就是武庫艦上的“雷達”?

“咦?這是什麼?”

正在葉飛將“天心盤” 總裁的腹黑前妻 ,“天心盤”最外圍的方格里突然闖入了一個黑點,緊接着又闖入了一個黑點,接着,竟然出現一大團密密麻麻的黑點,將那一片區域完全抹成了漆黑。

看着代表十刃距離的方格很快被完全抹黑了兩個,葉飛心中大驚。

難道是海盜船趕來偷襲?可這又不大可能,在黑夜中航行是極爲危險的事情,更別說利用大規模艦隊發動偷襲。

難道是“天心盤”出現了故障?不管怎麼樣,必須搞清楚是怎麼回事,如果三大海盜偷襲的話事情可就不妙了。

葉飛立即讓傳令水手趕到船艙,將還在做着美夢的“托馬斯”給擰到了船長室。

“托馬斯,這是怎麼回事?”葉飛指着“天心盤”向托馬斯問道。

托馬斯還沒從睡夢中完全清醒過來,揉了揉眼睛發現葉飛讓他看的是“天心盤”這纔來了點精神,緊接着他也發現了那個巨大的不斷延升的“黑點”。

“這!有大規模艦隊正在向我們靠近!是海盜!他們正準備偷襲我們!”托馬斯整個人從蹦起大叫起來。

“托馬斯,你不會搞錯吧,要是我們發出錯誤情報讓整個聯合艦隊的人白忙活一起,那可就有好戲看了。”葉飛凝重的向托馬斯問道。

“不會錯的,一定是大規模艦隊,雖然他們前進的速度不是很快,不過看這種程度,恐怕來了好幾百艘戰艦,快發出警報吧。”

證實了果然是海盜,葉飛連忙下令拉響船上的警鐘,同時讓艾爾文立即到“克洛米茲號”上去通知奧塞羅,讓他向整個聯合艦隊發出警報。

“有敵襲!有敵襲!”

警報聲的嘶鳴聲在整個聯合艦隊中響起,在“神龍號”、“卡特琳娜號”和“普洛米修斯號”進入戰鬥狀態之時,數不清的偵察手已經從各個戰艦上飛起,往外面的海域飛去,探查敵方的情況。

很快消息傳了回來,大批海盜戰艦已經兵臨科西嘉島五海里的地方,正全速向這邊趕來。

偷襲!對方竟然用大規模艦隊前來偷襲,所有的聯軍艦隊都感到不可思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