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長老很有手段,他的蠱蟲原本就是擅長刺殺的東西,非常善於隱藏蹤跡,如果不是事先有所了解的話,那一般人是很難能夠感覺到的。

何況在孟濤看來,這些傢伙不過是普通人罷了,或許孟星魂有點本事,可也絕對不是那個長老的對手。

如果是孟星魂的老子孟建國在的話,那估計長老出手的瞬間,蠱蟲就會被幹掉。

要知道孟建國可是邪苗這邊的天之驕子,當之無愧的曠世奇才,只可惜……

孟濤想到這裡心裡就更加不舒服了,心中對孟星魂多少有些愧疚的感覺,如果不是當年孟家人苦苦相逼,那麼孟建國也絕對不會落得那樣一個下場,就可憐了孟星魂那麼小就失去了父親。

孟濤甚至都想好了,等這些外人被幹掉以後,他打算和孟星魂好好談一談。

孟濤膝下無子,只有三個女兒又都不成氣候,要是能夠讓孟星魂接替他的話,那也是一個好事情了。

馬龍雲身邊的那位長老也是頗為得意,他看得出來王陽才是這夥人的首領,只要幹掉了王陽,那或許這些傢伙就會屈服了,到時候問出雲貢山的下落也就簡單多了。

豈料,他的蠱蟲剛到王陽的身邊,就突然斷了聯繫。

「怎麼會這樣!你……你是邪苗?」這長老瞬間失控,整個人噌的一下站起身。

周圍人都用一種看腦殘的眼神看著他,要知道這個時候他站起來這麼一說,那就算是傻子都知道是他動手的了。

果然,何必的眼神立刻就冷下來了。

他剛才說過的,事情沒有查清楚之間不能對這些人動手,這傢伙簡直就是在瘋狂打臉啊。

實際上就連王陽自己都沒有反應過來,不過他身上的戰鬥蠱蟲,那是會自己行動的。

一隻黝黑黝黑並不起眼的小飛蟲在王陽身邊盤旋,地上幾隻蠱蟲的屍體尤為刺眼。

眾人看到這一幕才明白髮生了什麼,對方對王陽出手,但是萬萬想不到王陽身上竟然有戰鬥蠱蟲這種逆天的東西存在。

當宿主遇到危險的時候,戰鬥蠱蟲會率先解決掉危險,根本就不需要宿主的授意。

王陽的臉色瞬間就變得難看起來,心中也不免有些后怕。

要知道這一路走來王陽對於自己的身手和感覺都是很自信的,可剛才他竟然是完全都沒有反應過來,可見對方是絕對的高手了。

「天啊,那是什麼?」

黝黑的小飛蟲旁邊,另外一隻金燦燦的蠱蟲暴露在眾人面前。

王陽下意識的看了遠柳豐源,柳豐源尷尬的嘟囔道:「情急之下沒忍住……」

「我的天啊,我不是在做夢吧,那不是戰鬥蠱蟲嗎?」

「那金色的,那金色的可是人蠱?」

戰鬥蠱蟲的出現是無法避免的,可誰也沒有想到柳豐源的人蠱也會同時現身,這一下場面瞬間爆炸了。

王陽的戰鬥蠱蟲是邪苗這邊的一種蠱蟲,所以有不少人都認為王陽也是邪苗了,可問題的關鍵卻出在柳豐源的身上。

人蠱,這種東西那可是象徵著蠱師之中的大成者,這是百年難遇的奇才,可以說就連蠱師這邊一些牛逼哄哄的人物都修鍊不成人蠱,偏偏柳豐源做到了。

眾人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柳豐源的身上,一個個都被震驚了。

柳豐源不過是二十幾歲的模樣,在他這個年紀就修鍊成了人蠱,那以後還了得?

不少人的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尤其是一些邪苗,看著柳豐源的眼神就更加恐怖了。

雲貢山這種奇才,年輕的時候都沒有修鍊成人蠱,即便是如此雲貢山一度是邪苗這邊的噩夢。

眼下柳豐源這麼逆天的牛逼哄哄,要是他們真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以後誰還能是柳豐源的對手啊?

王陽掃了一眼柳豐源,眼中並沒有責怪的意思。

因為王陽覺得就算柳豐源現在不放出人蠱,那麼早晚都會被人給發現的,這苗寨之中高手如雲,與其被人給點出來,還不如這樣亮出來來的痛快呢。

「我不是邪苗,不過你對我出手,是想與我一戰咯?」王陽壓根就不在乎身邊的人的眼神,而是突然開口對著那邊的長老質問道。

這長老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他也不知道王陽是什麼修為,再加上戰鬥蠱蟲的出現,這讓他誤以為王陽是個很牛逼哄哄的邪苗,說不定是其餘幾個苗寨的後裔。

這可是一塊硬骨頭,他還不至於傻到給人蹚雷的。

長老扭過頭怒視著孟州反問道:「怎麼回事,你不說他們是外人嗎?這又是戰鬥蠱蟲又是人蠱的,你當我們都是傻子了嗎?」

孟州也是被問的一愣,不過隨即他卻是冷笑道:「他們本來就是外人,那東西應該是屬於咱么你的,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幹掉這些傢伙,到時候他們身上的東西我們這邊一樣都不要,各位如何啊?」

「就連戰鬥蠱蟲和人蠱你都不要?」

「自然。」

柳泉生在人群中啐了一口:「我呸,還真是有夠不要臉的,冠冕堂皇的做著殺人越貨的買賣了?」

何西有些焦急的看著何必,王陽這些人曾經救了他的性命,他可不希望真的發生那樣的事情。

馬龍雲抖著一臉橫肉冷笑道:「人蠱可不能留著,這就是個禍害。既然你們不說出雲貢山的下落,那就一起陪葬算了,反正他肯定就在你們這些人之中了。」

王陽等人都沒有吭聲,甚至連多餘的動作都不敢做,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個時候肯定有不少人盯著他們看呢。

一旦被人發現了雲貢山的存在,那麼一場大戰是在所難免的了。

雲貢山就站在顧天全的身後,不過此刻他身上並沒有特殊的氣息,所以即便是孟州也分辨不出來。

馬龍雲的話卻是令許多人都面露兇相,王陽心中暗罵一句不好,這怕是要殺人滅口的節奏? 情況尚不明朗,柳豐源和柳泉生的心都快要跳出去了。

他們最怕的就是雲貢山被人給認出來,要是真的被人給認出來的話,那麼等待大家的就都是死路一條了。

柳泉生心中暗道:「我的個天老爺,幸好佛爺這小子之前給師父易容了,不然搞不好是要命啊。但願這些傢伙不會察覺出來異常,老大肯定有辦法的吧?」

辦法,現在在這個時候還有什麼辦法啊?

王陽這邊也只能靜觀其變了,因為他對於苗寨的情況並不了解,多說一個字對於王陽來說那都是折磨了,因為他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說錯什麼話,導致一場大戰的發生。

就在雙方僵持之際,孟濤突然開口說道:「我看大家不必這麼著急,這話題也扯遠了,眼下就是弄明白一個事情,其餘的事情以後再說也不遲啊。」

孟濤可是孟家這邊的家主,而且他的修為要比另外一個孟家家主孟小山還要高,他的話就算是孟州也不得不考量一番了。

果然孟濤此言一出,何必那邊也是開口說道:「對,寨子裡面也有不少蠱師,若是我們真的對人蠱下手,那就算是挑起大戰了,到時候沒有辦法和上面交代。」

孟州聞言有些不悅的嘟囔道:「事情都已經這樣了,還有什麼好等的啊。」

孟濤掃了一眼孟建家,眼神瞬間凌厲起來:「當然需要等,難道你們都沒有聽明白嗎?孟建家可是說這些外人和書生勾結,而這些外人又說是孟家父子勾結了書生,才導致天樞村差點覆滅,這事情可是要調查清楚才行。」

何必楞了一下,急忙說道:「這倒也是,如果是這些外人搗亂,那咱們怎麼樣都可以了。可要是孟家父子真的出賣了其餘的村子,那他們可就是叛徒了,如今他們跑到苗寨來,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出賣我們的情報給那個書生啊?」

「各位前輩別聽他們胡說……」

孟建家急忙解釋起來,他現在是快要被氣炸了。

本來他在這邊攪渾水,都以為沒有人會注意到這件事,可偏偏孟濤這裡是死咬著不放了。

孟建家心裡清楚的很,孟濤這傢伙雖然剛才一直都沒有吭聲,可是他都是一直看著孟星魂,顯然孟濤已經是意識到了孟星魂的身份了。

孟濤突然開口說話,多半是為了保全孟星魂吧?

想到這裡孟建家的心猛然一沉,有孟濤在這裡擋著一下,恐怕後面的事情就更加不好辦了。

孟濤和何必那是統一戰線的,蘇家的人又只剩下了一個看戲的長老,馬龍雲和孟小山這邊也沒有多少人,雙方勢均力敵,真要是動起手來那還說不定是什麼樣的結果呢。

別忘了,王陽這些人可都不是省油的燈,何況他們是絕對幫著孟小山這邊就是了。

孟建家思前想後,最終還是沒有敢吭聲。

「諸位都是明白事理的人,我看就讓人去調查一番,哪邊有問題咱們找哪邊算賬。天樞村之中也有我孟家不少的後裔,這是總歸是要水落石出才行,小山兄,我要是沒記錯的話,天樞村那邊可是有你的親侄子啊。」孟濤若有所指的說道。

孟小山微微一愣,狐疑的看了一眼孟建家。

柳泉生在遠處開始添油加醋起來:「這位大佬你就別看他了,就是他和孟星雲出賣了九個村子,要不是我老大機智截殺了書生的人,那現在九個村子的人都死光了。對了,你們天樞村那邊被屠村,那則是因為書生認為是孟星雲擺了他一道,這才遷怒整個天樞村的。」

「柳泉生,你給老子閉嘴,少在這裡含血噴人!」孟建家額頭上青筋蹦起,頓時怒吼道。

柳泉生卻也不示弱,反正他也看得出來有人站在他們這邊了,那還有什麼好怕的啊。

這老小子硬是繪聲繪色的叨逼叨了一大堆,大概就是將整個事情前前後後都給講了一遍,而他的這些話和孟建家所說的,那自然是完全不同的了。

孟建家氣的臉色鐵青,但是這個時候他不敢再多說些什麼了。

這事情本來就是他胡亂扯出來的,本打算是讓孟州直接幹掉王陽這些人,到時候誰還會追查到他們父子身上啊?

可孟建家是萬萬沒有想到,半路竟然會殺出來一個何宓,硬是將孟州找過來的人給攔下來了。

這也就算了,偏偏孟濤還看到了孟星魂,就沖這一點,再想要幹掉王陽這些人可就困難了。

或許是因為柳泉生說的太真實了,或許是孟建家的態度引起了一些人的懷疑,場面一度寂靜下來。

最終孟濤力保,提議派人過去那邊詢問情況,等消息傳回來以後,那再做打算也不遲。

「我看這樣也好,那就麻煩諸位先到我這邊做客了,馬胖子、小山兄、蘇家長老你們沒有意見吧?」何必眯著眼睛隨口問道。

馬龍雲和孟小山也清楚,他們想要將人給弄過來那是不可能的,人在何必那邊總歸要比在孟濤那邊好多了。

蘇家長老擺擺手,表示他不發表任何意見。

何必也不在意,因為他要的就是馬龍雲和孟小山的態度。

最終這兩個人都同意了,王陽這些人暫時就在何必那邊,說是去做客,實際上就是被軟禁了。

只是因為有何西這方面的緣故,眾人的待遇那還真是上賓了。

「我們幾家都派人過去看守,這一點何兄不會有意見吧?」孟小山望著王陽這些人,卻是冷笑道。

何必點點頭,表示同意,反正他這邊也有人看著,何況還是在他的地盤上,那還能出現什麼事情就奇怪了。

何宓自告奮勇,帶著眾人去了一處很大的吊腳樓,這吊腳樓的周圍還有幾個小的,各家的眼線就住在小的吊腳樓之中,四面八方都能看到大吊腳樓的情況。

嚴碧洲罵罵咧咧的將東西摔在吊腳樓的地上,很是不爽的吼道:「這幫混蛋,要是給老子一把槍,老子一個人挑了他們整個寨子,真是憋屈死了。」

寒雪一翻白眼,心中卻也是無奈的很,如果有熱武器的話,他們哪裡會怕這些傢伙啊? 王陽心中十分焦急,這已經不是有沒有熱武器的事,如今他們可是在別人的苗寨之中,那即便是有熱武器又能怎麼樣?

王陽是赤龍王,濫殺無辜這種事情他是不會做的。

為了活命要屠殺整個苗寨?除非王陽的腦子進水了,何況就算有熱武器的話,他們也不一定是這些傢伙的對手了。

苗寨之中將近千人,一口一口唾沫,那都能淹死他們了。

王陽皺著眉頭陷入了沉思之中,他知道現在動手的話,估計這邊所有人之中,也就只有他有把握活下來,其餘的人能不能活著離開苗寨,那都是一個未知數了。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王陽最終還是選擇了屈服。

等待或許是漫長而煎熬的,可這對於眾人來說都是必須的,尤其是雲貢山。

「顧醫生,我還需要多久才能完成蛻變?」雲貢山愁眉苦臉的問道。

實際上雲貢山心裏面還是很好受的,孟州將他的存在給說出來,外面那些人都是苦苦相逼。

然而王陽等人根本就沒有任何出賣他的想法,這對於雲貢山來說,那是非常感動的了。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才讓雲貢山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蛻變了。

一旦蛻變成功,雲貢山保守估計了一下,自己起碼可以恢復七八成的修為。

對於雲貢山這種天才來說,只要他恢復了修為,短時間內弄出強悍的蠱蟲那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就算到時候雲貢山手上沒有強悍的蠱蟲,可他只要站在那裡,就足夠令很多人望而卻步了。

雲貢山這才不免心急起來,他都擔心自己能不能夠順利完成蛻變了,如果不能的話,豈不是害了大家?

他可是還記得,當初為了弄到那石中魚,王陽和柳豐源他們差點連命都沒有了。

顧天全聞言一愣,剛想要說話,這個時候門外卻傳來了腳步聲。

眾人心中一驚,沒想到來人徑直推門而入,外面的那些守衛也沒有一個敢吭聲的。

王陽定睛一看,這才發現來的人是孟濤。

看到孟濤之後,王陽反倒是不覺得驚訝了。

「讓大家受委屈了,再忍一忍,等我們派出去的人回來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孟濤一進門就是客套道。

王陽打了一個哈哈,客套一番,也並沒有說什麼實質性的東西。

柳泉生打量著孟濤,又看了看孟星魂,然後小聲嘀咕道:「小子,你們長得有幾分相像啊,你認不認識他?」

孟星魂搖了搖頭,也是低聲說道:「沒見過,不過應該是和我媽媽有關係吧。」

就在孟星魂和柳泉生說話的時候,孟濤看了一眼他們這邊的方向。

「年輕人,身子骨很結實啊。」孟濤幾步走到孟星魂的面前,隨口說道。

孟星魂面無表情的點點頭,卻是什麼都沒有說。

兩個人之間的氣氛不免有些尷尬,佛爺見狀出來打圓場,詢問孟濤過來的目的。

孟濤哈哈一笑,緊接著說道:「明人不說暗話,說實話我是不相信某些人的,所以我希望有些事情在問一問你們。」

眾人一聽這話就明白了,孟濤這哪裡是不相信孟家父子的話啊,這分明就是想盡辦法想要扳倒孟家父子,好趁此機會找孟州的麻煩。

佛爺偏過頭對孟星魂耳語了幾句,誰也沒有聽清楚到底說的是什麼。

不過孟星魂這一次倒是開口了,他將真相告訴了孟濤,雖然是言簡意賅,不過其中的原委都說的一清二楚。

「我明白了,這一路上倒是辛苦你們了。我不方便在這裡久留,有些事情就算是我知道,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我也不好多說些什麼,今晚註定是一個不眠夜你們要多加小心了。」

眾人連忙道謝,誰都看得出來,孟濤一定是認出了孟星魂的身份,不然對他們也不會這麼客氣。

至於孟星魂,雖然嘴上沒說什麼,不過他看著孟濤的眼神明顯是不一樣的了。

這兩個人似乎都認出了對方,只是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誰都沒有點破。

臨走前孟濤拿進來一些食物,對眾人說道:「這是我命人準備的,我都檢查過了沒有問題,你們吃飽喝足養精蓄銳,這樣才能等到消息的到來。」

王陽沒有吭聲,孟星魂卻是坐不住了。

「你為什麼這麼幫我們?」孟星魂皺著眉頭質問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