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麼冼星堯呢?他還能回來嗎?

他會不會成為她記憶里一個驚艷的小水花,激起漣漪然後消失不見?

檢票出站,眾人站在空蕩蕩的火車站廣場上有些犯難。

按照計劃,他們要在這裡住一晚,明天一早搭乘巴士去百濟鎮,然後輾轉再去碧落村。

李昊用手機APP查找附近的酒店、旅館,神奇的是無一例外全部客滿。

「……不是吧?這麼個破縣城,還找不到個住的地方了?」

「實在不行就隨便找個地方坐一坐,等到天亮。」秦淵說。

「不太好吧,我們這還帶著兩個大美女呢。咱倆不休息沒什麼,不能讓人家太辛苦了。」李昊一本正經的說。

秦淵一怔,這就是把妹的手段嗎,無形之中又把人給誇了,明目張胆的表示心疼了,還說得那麼自然……

肖翠含春帶笑:「沒事,你們怎麼樣我就怎麼樣,哪有那麼嬌貴?」

沈笑瀾撇撇嘴。她是想找個地方倒頭睡覺,可肖翠話都接上了,要是自己說出真實想法,不就顯得「那麼嬌貴」了嗎。

「幾位是想住宿嗎?」一個胖胖高高,梳著長馬尾的中年女人走過來,帶著口音熱絡的問,「我們招待所就在附近,要不要過去看看?」

「還有房間?」秦淵疑惑的問。

「有啊。還剩兩間,正好你們夠住。」

「你們招待所叫什麼名字?」李昊打開APP就要查。

「莫查啦,這上面沒有的。」女人笑呵呵的說,「要是有的話,肯定也滿咯。現在人多的,好些找不到地方住,前頭有個網吧,裡面都坐滿人咯。」

「……要不要去看看?」李昊小聲問。

「會不會有問題?」沈笑瀾表示擔心。

「咋?有什麼問題?怕我們是黑店?」女人眼睛一瞪,不大高興的說,「你們四個人,還怕我誆?去了看看要是不好不住就成,錢在你們兜里,不願意掏我還能搶嗎?」

「過去看看吧。」秦淵首肯。

跟著那女人七拐八繞,沈笑瀾他們進入一個僻靜的大院,赫然看到前方亮著個黃底紅字的招牌:玫瑰招待所。

這招待所也不大,統共只有兩層,共計24個房間,走廊左右兩頭各有個公用廁所和洗浴間。看過房間,設施很簡陋,但打掃的還算乾淨,要價也比較合理,雙人間八十塊一晚。

最後剩下的這兩間空房正好挨在一起,秦淵和李昊住一間,沈笑瀾和肖翠住另一間。

把行李拖進房間后,沈笑瀾疲憊的從包里拿出毛巾和換洗衣服,準備洗個澡好睡覺。

肖翠坐在床邊,一臉緊張的盯著鎖好的房門。

「怎麼了?」沈笑瀾發現肖翠不對勁。

「……我覺得,這房子有點問題。」

「什麼問題?」沈笑瀾神經大條的問。想起肖翠有陰陽眼,沈笑瀾又補了一句,「你看到什麼了?」

「沒有……就是感覺不太好。」

沈笑瀾再度環視檢查房間。

兩張床,一個床頭櫃,一張放電視的桌子,也沒有別的什麼了。

窗戶是那種老式的推拉窗,夜風透過窗縫,吹得窗帘微微飄動,帶進來的是夜深人靜的謐寧。

沈笑瀾這才後知後覺,明明是火車站附近,這招待所位於的院子,是不是也太靜了?

不過肖翠沒看到什麼,說明就是沒問題。也許是想多了吧,或者是住在外面總歸有些不放心……

掛鐘指向凌晨12點。沈笑瀾把窗戶關嚴,走回床邊,突然聽到外面走廊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肖翠面容更加驚恐,與沈笑瀾大眼對小眼。

那聲音很輕,若不屏氣凝神,恐怕也難以聽到。

……越來越近,直至門口,似乎沒了動作。

沈笑瀾已把鬼賬簿拿在手上,正要招出個鬼兵來,卻見幾張小卡片從門縫下面塞了進來。

那聲音再度響起,漸離漸遠。

沈笑瀾詫異的走去一看,小卡片上粗劣的印刷著幾個花枝招展濃妝艷抹的女人,上面還留著手機號碼,寫著提供的服務項目。

沈笑瀾這才明白怎麼回事。看來人家是過來討生意的,只不過出現的這個時間點,讓她們這些跟鬼神打交道的人誤會了而已。

虛驚一場。

沈笑瀾把小卡片隨手扔到了垃圾桶里,卻聽到有房客的門嘎吱開了,傳來兩三句男女的低聲對話,隨後砰一聲又關了。

這裡的隔音效果是真的差……

「我去洗澡。」沈笑瀾跟肖翠說,「沒什麼事你就先睡吧。」

肖翠還是一副受驚的樣子,木訥的點點頭。 沈笑瀾端著盆拿著浴巾進入離著最近的公共洗浴間,費勁的插鎖上門。

……環境倒是看著不臟,但是熱水器淋浴噴頭這些東西,那麼多人用,還不知道有多少細菌。

罷了,出門在外,也沒辦法講究。

沈笑瀾打開噴頭,熱水汩汩就往地漏黑洞灌下去,形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旋渦,看上去有點詭異。

……地漏上居然連個濾網都沒有。

沈笑瀾無力吐槽,迅速的脫下衣服。

疲憊的身體在熱水的沖刷下,每一個乾癟的細胞總算得到了舒緩。

沈笑瀾閉著眼,揉搓著濕漉漉的長發,隱隱感覺有些不對。

自己的頭髮……有那麼長嗎?

抹了一把臉,沈笑瀾睜開眼,驚悚的發現:從浴室吊頂上垂下了一縷縷長發,竟然跟她的頭髮混在了一起!

卧槽!

沈笑瀾驚叫一聲,慌忙要後退,然而腳踝一緊,一隻蒼白的手不知何時從地漏黑洞里伸了出來,牢牢抓住了她。

有鬼!

沈笑瀾快速鎮定。這算什麼?

她現在也是個驅魔人,身經百戰雖然談不上,但最近各種各樣的鬼神異事也見識了不少,膽子也壯了。可讓她欲哭無淚的是……

鬼賬簿不在身邊,有力也出不了啊!

「沈笑瀾,你在裡面嗎?!」外面突然有人拍門,聲音一聽是秦淵。

「我在!」沈笑瀾一喜,然而立刻反應過來,現在她光溜溜的,怎麼辦?

「我這就解救你!」

「……你先別進來!」沈笑瀾急了。

隨著門被撞開的一瞬間,她一腳用力踩在那隻拽著腳踝的鬼手上,眼前突然被一陣白茫茫的氣旋攏住……

沈笑瀾再度清醒過來的時候,驚訝的發現她上下穿得整整齊齊,正在從行李中拿換洗衣物。

她一愣,直起身茫然的環視了一圈。

這是那間客房,風微微吹動窗帘,肖翠坐在床邊,一臉緊張的樣子。

「……我覺得,這房子有點問題。」肖翠說。

「什麼問題?」沈笑瀾順口一問,突然打了個寒戰。這對話,她印象中跟肖翠說過。

沈笑瀾猛地抬眼,看到牆上掛鐘指向凌晨12點。

……不應該啊。剛才去公共浴洗浴間的時候,明明超過12點了。

沈笑瀾腦子裡一陣混亂。難道是幻覺?

外面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肖翠更加緊張。

沈笑瀾盯著那門,看到幾張小卡片從門縫下面塞了進來。

她遲疑的走過去撿起來,看到這卡片上印刷的是熟悉的女人面容和服務項目。

垃圾桶里什麼都沒有,沈笑瀾瞥了一眼,把這幾張卡片扔了進去,自己則虛脫的坐在床尾。

「肖翠,我剛才去洗澡了嗎?」

「……沒有啊。你不是說要去洗嗎?」肖翠好容易放鬆下來的臉上寫滿了疑惑。

沈笑瀾沒說話。發生了什麼她說不好,是幻覺還是一種「預知」?

她很想找人商量一下。現在這麼晚了,秦淵和李昊的房間沒什麼動靜,估計已經睡下了吧……

沈笑瀾嘆了口氣,反正這澡她是不打算去洗了。

閉上眼,沈笑瀾疲憊的身體渴求著休息,然而腦子卻不受控的運轉著。

冼星堯、魏槐……各種各樣的臉孔在眼前像幻燈片般一閃而過,他們嘴唇一開一合,好像對自己說著什麼……

就在她想聚精會神去「聽」時,感覺額頭痒痒的,像是有什麼東西在騷弄。

是什麼東西呢……

沈笑瀾猛然想起浴室里那些從吊頂上垂下的長發,驚醒坐起,咚一聲撞到了肖翠的頭。

捂著眩暈的腦袋,沈笑瀾才反應過來,剛才肖翠幾乎貼到自己臉上,發梢掃到了自己。

「……不睡覺幹什麼?」沈笑瀾悶聲問,一手摸向枕頭底下的鬼賬簿。

肖翠雖然被她撞得不輕,但大半夜黑燈瞎火的,她不老老實實躺在自己床上,趴過來想幹什麼?

「沈師傅,我是想叫醒你……這房間……有鬼!」肖翠斷斷續續的小聲說。

沈笑瀾第一反應是要開燈,後來一想,開燈她也看不見,只好作罷。

「……在哪?」

「床邊,盯著我們半天了……」肖翠聲音聽著快嚇哭了。

牆上傳來咚——咚的聲音。

肖翠沒忍住,哭喊出聲。

「……怎麼了?」

「那邊一個弔死的,這一個推著他……腳、腳撞在牆上……」

好傢夥,居然還是兩個!而且,壓根沒把她們放在眼裡。

沈笑瀾攤開鬼賬簿,默念咒語召喚劉鴻和楊柳。

她沒有陰陽眼,雖不至於像肖翠這樣直接受到視覺衝擊,但分不清敵我差距,確實不方便。劉鴻上次升過級,按照冼星堯的說法,等級差不多是從2升到了6;而楊柳能夠破除幻覺,還原真實,用在這裡也適宜。

空氣一盪,兩方鬼魂已經交戰。

房間里簡陋的傢具被震得咔咔作響,彷彿隨時都可能被拆成散架。

砰一聲巨響,空中有什麼東西炸裂了!

氣浪襲來,沈笑瀾眼睛一辣,感覺像是雜質入眼,又辣又疼,下意識用手去捂。

肖翠抱著頭蹲在角落,一抬眼看到沈笑瀾招出的兩個鬼兵已經滅了這房間里的陰魂,又驚又喜。

驚的是,憑陰陽眼的通感力,她知道陰魂不那麼容易處理,可沒想到那陰魂不出幾回合就被沈笑瀾的鬼兵幹掉了!

喜的是,這一趟回碧落村解決事件的成功率,比她預料的應該還要高!

秦淵和李昊敲開了門。

秦淵察覺到不妙后立刻守在她們門外,但見沈笑瀾已有了行動而未出手。現在借著燈光,秦淵看到沈笑瀾捂著眼睛,表情不爽,連忙詢問情況。

沈笑瀾簡述了情況拿開手,秦淵仔細檢查了一下:「可能是被陰氣所噬,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恢復。」

「有沒有什麼葯能用的?」沈笑瀾對著光只覺得刺眼,應激反應下淚水連連,根本止不住。

秦淵面露難色:「我不是專業鬼醫,身上也沒有合適的藥物。眼睛這個部位太敏感,不能兒戲。」

沈笑瀾急了:「那怎麼辦,我現在連眼睛都睜不開。」

「得找個鬼醫進行治療,普通醫院沒辦法處理。或者……」

「或者什麼?」沈笑瀾知道現在也沒地兒去找所謂的鬼醫。

「等它自己慢慢恢復。」

靠!沈笑瀾忍不住罵了一句。 五分鐘的熱吻結束之後,夏念念被莫晉北吻得七暈八素,小臉紅成了蘋果,完全忘記了剛才要說什麼。

莫晉北眼神深邃地看著她,用大拇指輕輕劃過她被吻得發紅的唇。

「你要再說我不想聽到的話,我就吻到你閉嘴!」他霸道地說。

回到帝苑,夏念念再一次體會了一把禁慾男人的可怕。

莫晉北二話不說,把她壓著結結實實親吻了一遍。

在感覺自己快要忍不住的時候,快速用被子把夏念念給裹起來,然後緊緊抱著她。

等過個幾分鐘,又把被子扯開繼續折騰。

夏念念很無語!

#禁慾總裁太可怕,怎麼破!#

度假酒店查到的毒品證實和夏高山無關。

夏高山很快被放出了拘留所,同時李百合美容連鎖店的問題也解決了。

夏家人經過這件事情,暫時安靜了下來,不敢作妖。



自從生希被救出來之後,提心弔膽了好幾天。

生怕那天發生的事情被人知道,焦慮之下只好在家閉門不出。

生希這輩子過得順風順水,從來都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挫折。

心情鬱結又憤恨,竟然真的發起了燒。

這樣的壞心情持續了好幾天,直到她接到同事打來的電話。

「莫總在找你,我說你請病假了。」

生希抓著電話開始興奮,原本酸軟無力的身體彷彿一下子就被注入了無限的活力。

「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去公司。」

生希勾了勾唇,莫晉北終於想到自己了嗎?

哼!

都說男人愛犯賤,還說得真沒錯。

以前她天天按時上班,無時無刻在莫晉北面前刷存在感,他從來都沒正眼瞧過自己一眼。

現在她剛剛請假幾天,他就開始著急了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