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邪魔見到這一武學,也是突然露出抹笑容:「呵呵,這小子,竟然領悟出了玄天古陣的最後一層?呵呵,怪不得,當初進入結界時,底氣那麼足,不錯,不錯!」

妖暝,馮峰這時更是心中升起后怕,若是剛剛在古遺戰場當中,秦石用出這武學來,即便是分殿主出手,兩人恐怕也會喪命。

「無論如何,此子必須要死在這,不然,我們兩域,定會陷入一場萬劫不復的浩劫。」

分殿主突然鎮定下來,他魔眼中有一抹凶厲:「仙府武學,小混蛋,確實沒料到,你不過界境,便能夠掌握這種武學,不過,若是你達到超界境,哪怕只是小成,這武學,恐怕也會要我半條命,只是可惜,憑你現在的修為,這武學,可傷不到我。」

言罷,分殿主魔爪猛的揚起,虛空的出現一道銳利寒光。

「北冥滅世戟!」

分殿主雙手突然托起,轟隆隆!從分殿主的背後,竟是升起一磅礴虛影,虛影不斷朝著八方噴射出濃濃的黑暗煞氣,和秦石玄天破道的金光形成鮮明對比,兩股力量,一陰一陽,一正一邪,此消彼長,頓時形成殘酷的碰撞。

在兩股力量的中央,天穹好像被撕裂開一樣,出現一片巨大的斷層。

突然,在分殿主的上方出現一巨大虛洞,虛洞之內,彷彿有一隻巨獸探出頭來,如一雲霄上沉睡的驚蟄蘇醒,發出聲驚天地的咆哮。

隨著巨獸的出現,一把黑暗的長戟滅世而出,那長戟給人一種能吞噬人心智的力量,上方布滿了陰邪的魔紋,不斷有黑暗的閃電交錯。

「也是仙府武學!」見到那黑暗長戟,龍鬚狠狠的攥緊枯手。

邪魔皺起眉:「北冥滅世戟?」

「呵呵,沒錯,這武學,或許是沒有那小子施展的玄天破道強大,只是可惜,那小子和分殿的實力差距太大,所以即便是弱一點的武學,也不是這小子能擋下的。」首殿陰邪的笑了笑。

邪魔魔眼之中閃過一抹晦色,首殿說的不錯,在一陣陣的碰撞下,秦石的金光已經開始漸漸削弱,逐漸的被其黑暗所吞噬,黑暗之光,猶如一黑色的太陽一樣,在高空中形成巨大的漩渦,最終,那黑暗的長戟滾滾落下,瞬間,空氣便是被撕裂開一道鴻溝。

砰!

頓時,天穹上變化成兩把長戟的碰撞,金色的長戟猶如光明之神,黑暗長戟則宛如滅世的惡魔。

轟隆!兩股兇殘的力量劇烈碰撞,一瞬間交匯之處便是產生如彗星碰撞的巨大餘威。

漣漪瀰漫,昏天暗地。

「小子,你的玄天破道,是不可能擋下我這北冥滅世戟的!」分殿主傲然的冷笑。

逐漸的,金色長戟已經開始被黑暗長戟所吞噬。

秦石望著開始出現裂痕的長戟黑眸黯然,旋即又似乎早有預料的搖搖頭;「我現在的力量,對付真正的超界境果然還是很難。」

然而,下一刻,秦石的黑眸突然一閃決色:「不過,誰告訴過你,我要擋下你的?」

「嗯?」分殿聞言皺下眉:「難道,這小子還有什麼後手?」

只是立刻,這種想法便被分殿打消:「這不可能,連仙府武學都已經用出,這小子,不可能有其餘底牌的。」

確實,玄天破道,已經是秦石的最強武學,也是秦石目前最強大的招數,除此之外,他沒有任何後手,不過,從始至終,他也沒想過,他能夠殺掉分殿。

砰!

突然,玄天破道的陣圖如八卦一般運轉,秦石突然詭異的一笑,只見金色的長槍,竟是在這時改變鋒芒,與北冥滅世戟碰撞的地方,竟是突然一轉,兩股長戟,相互錯開。

砰!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是瞪大眼,因為沒有玄天破道的制衡,北冥滅世戟將再無任何的阻擋,瞬間,如一離弦之箭,捲動著萬千颶風,竟是猛的朝著秦石胸膛刺穿去。

頓時,秦石身前的空氣都是被震碎出蛛網。

龍家族人猛的驚喝:「秦石!」

「小傢伙!」邪魔、龍鬚這時也是變的駭然。

分殿也是隨之皺眉,他想不通,秦石這完全是在尋死啊,秦石為何要這樣做?如果,秦石不將玄天破道挪開,即便擋不下北冥滅世戟,至少能夠將其消弭大半的力量,秦石再出手,也是能夠擋下的。

但現在,北冥滅世戟的大部分力量還在,這一擊落下,秦石即便不死,也定會被重傷。

其傷勢,是絕對比先前明軒從古河陵墓當中一擊更可怕的。

然而,面對降臨的北冥滅世戟,秦石反而前所未有的釋然。

分殿想的不錯,若是玄天破道不挪開,秦石有把握擋下這一擊,不過即便如此又能夠如何?

玄天破道,對靈魂力的消耗極大,秦石現在是需要神字訣逆轉才能夠使用的。

玄天破道被毀,秦石也不可能贏過分殿。

與其如此,不如冒險的去賭一把。

「星隕霸體決!」秦石立即的凝聚手印。

即便是要賭,秦石也不可能白白等死,驟然他周身被龍鳳雙重的力量變化成鎧甲忽悠。

「加持!」秦石快速的施展數道加持武學,在自身的胸膛張開數道防禦屏障。

然而,北冥滅世戟的力量太過強大,即便如此也是根本無法擋下。

北冥滅世戟,終是捲動著滾滾的颶風落下。

轟!

秦石身前的諸多屏障頓時粉碎,星隕霸體決的鱗甲也在這時片片脫落。

砰!

秦石猛的一口鮮血噴出,他彷彿承受到一股千萬噸的重力,身形猛的如炮彈一般,生生的被震飛出數萬米去,如一血人一般,狠狠的砸在一座廢墟當中。

「秦石!小子!」龍家的族人與邪魔皆是發出聲驚喝。

分殿眸子也是猛的狂喜:「成功了?」

「溟組!我要你們都葬在這給他陪葬!」邪魔終是在這時瀰漫出滔天怒火。

第七目!邪魔竟是在這時,睜開了遲遲未來的第七目。

砰!邪魔虛空一掌,饒是海水都是頓時翻騰,一掌如一道遠古巨掌一般狠狠的砸在首殿胸膛。

砰!首殿主頓時悶哼聲,身形被生生的震飛出數千米遠。

「該死的!暴怒的吞天簡直不是人!」首殿臉色一陣陰暗。

「咳咳!」

然而這時,在一片廢墟當中突然傳來沙啞的咳嗽聲,所有人頓時將目光極快的凝望過去。

隨著廢墟當中的塵沙散開,秦石狼狽的身影緩緩出現,秦石此時早已變成血人,他胸口的地方,深深的凹陷下去一塊,幾乎被長戟擊穿,好在,秦石還有一口氣在,他周身有翠綠色的熒光快速閃動,強烈的生機傳遍全身,他突然露出抹淡淡的笑:「看樣子,我是賭贏了呢,這北冥滅世戟的威力,也不過如此,也殺不死我。」

分殿臉色微微的難堪起來,他冷笑聲:「呵呵,好一個猖狂的小子,你能夠活下來,確實挺意外的,不過即便如此,你便認為,你真的能活下來嗎?憑你現在的樣子,我只要揮揮手,就能捏死你。」

「呵呵,只是可惜,你恐怕沒有機會揮手了。」秦石牽強的睜開眼,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

江水爲竭 「嗯?小子,你什麼意思?」望著秦石詭異的笑容,分殿莫名的感受到一股不安。

秦石笑的越發猙獰,突然,他顫微微的伸出手,一指:「破!」

砰!

突然,在凌空的高度突然出現一聲劇烈爆炸,所有人都是猛的皺起眉。

分殿也是一驚,猛的回過首去,旋即他的瞳仁驟然一縮,露出一抹不敢置信的駭色和憤怒。

只見,在這時與北冥滅世戟錯開的玄天破道,竟是如一道金色流光一般狠狠的擊穿在遮天玉珠上。

砰!

懸浮於天穹上的遮天玉珠頓時出現裂紋,旋即如凋零一般的粉碎,變成齏粉。

遮天玉珠一破,一片海域的黑暗都是漸漸被驅散。

分殿猛的瞪眼,憤怒之下全身都在顫抖的望向秦石:「小混蛋! 後宮長梧傳 原來從一開始,你就沒想過用這武學對付我,從一開始,你的目地,就是遮天玉珠?」

秦石不可置否的聳了聳肩,旋即他釋然的笑了笑,他知道他賭對了。

轟!

而在這時,一抹如驚蟄一般的力量在深海涌動,地面狂顫,剛剛散去的黑暗,隨之被另一股黑暗所吞噬,邪魔周身頓時溢出狂怒的煞氣。

邪魔的七雙血眸死死凝視向溟組的諸多凶魔。

「我今日要將你們挫骨揚灰!」 邪魔獰然的吼聲在天地間回蕩不決,長空兮兮。

「小混蛋!」頓時吞天的怒火充斥天地,分殿惱怒的怒視秦石:「我宰了你!」

說著,分殿身形猛的朝前一探,一隻猩紅的魔爪如被鮮血侵染過一樣,兇殘的沖著秦石喉嚨刺下去。

血爪尚未落下,空氣便是一陣陣的碎裂,秦石的喉嚨處便是出現一道血紅色的勒痕,彷彿是被魔爪的氣浪劃破一樣,讓秦石痛苦的難以呼吸。

這一次,秦石的傷勢絕對是前所未有的,胸膛的肋骨粉碎,凹陷下去,五臟全都爆裂,秦石想,如果不是甘霖雨露決在破壞下急速的修復,他剛剛的一瞬間,很可能就已經喪命。

秦石蒼白的坐在廢墟里,望著逼近的血爪也不躲,準確說,他根本沒力氣去躲,他現在連勾勾手指的力量都沒有。

不過秦瘋沒有絲毫擔憂的閑定而笑,他知道,無需他躲,他的任務已經完成,接下來的這裡,將會變成邪魔的獨角戲,一切的事,都不需要他去操心。

「滾!」

砰!果然,分殿的血爪尚未落下,一萬丈的黑暗瀑布便是隕落,如一咆哮的黑暗猛虎一般頓時將分殿擊飛出千米外去。

邪魔身形極快,如瞬移一樣虛空的直接出現在秦石身前。

「小子,你做的很好。」

「我知道,剩下的,就要交給你了,我暫時是沒有辦法了。」秦石憔悴的笑了笑。

邪魔血目當中閃爍著隱寒的一笑:「他們今日要死在這!」

「葬魂蝕骨!」

邪魔虛空的一握,頓時八方的煞氣便是朝著他掌心翻滾匯聚,變成一極為兇悍銳利的黑暗長槍,凌空沖著尊主的方向貫穿下去。

「該死的!」

尊主正與龍鬚交手,上空便是突然傳下來一股震驚的壓迫感,讓他魔眼一陣皺縮,下意識的擊出一掌,身形急速的爆退,和龍鬚拉開距離。

轟隆隆!

下一刻,長槍落下,龍鬚與尊主之間的空間頓時被斬斷出一道鴻溝,在裂口的地方有魂火燃燒,給人一種一旦觸碰,便會立刻被焚燒成灰燼的恐怖,無法癒合。

「龍鬚,保護好這小子,剩下我的自己來對付就可以。」龍鬚望了眼邪魔,點下頭,變化成人形,這才急速的回到秦石身旁。

「前輩,幫我護法。」秦石苦澀的說道,即便是遮天玉珠粉碎,他仍是不敢完全的大意。

雖然,秦石很清楚,如今邪魔的狀態,即便是尊主和首殿分殿三人聯手,也絕對不是邪魔的對手,不過,在遠處可還有著遮天一魄,雖然有海王宮的限制,不過,秦石敢肯定,如果真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遮天一魄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出手的。

等到那時候,他不想成為邪魔的累贅,甚至他已經做好了赴死一搏的決心。

被溟組,被人界,被這天地所拋棄。

從人界,再到魔界,如今這七千海宮,一直在不停的逃竄。

他早已經受夠了!

這一戰,他絕不退縮。

秦石黑眸一閃狠戾,這時他雙膝正坐,天地間的磅礴靈氣瘋狂湧入,在他周身形成翠綠色的熒光,他體內的九百九十七道甘霖雨露陣極快運轉,生機盎然,急速修復。

「該死的!那小子,好可怕的自我恢復能力!」分殿瞳孔一縮,他憤怒道:「這怎麼可能,被我北冥滅世戟擊中,即便是不死,少則三月,多則半年,都不可能恢復,他怎麼會有如此可怕的修復速度?」

「是治癒法身,這小子的體內,有數百道治癒性的陣法,在快速的運轉,這小子,只要我們不能一擊斃命,他就有機會復活!」 婚不可測 首殿冷道。

「分殿,你個廢物!」尊主這時喘著粗氣的罵道:「你想要害死我們嗎?」

「你能想到,這小子會不要命的去破遮天玉珠嗎?」分殿心裡不爽的罵道。

「夠了!」首殿冷道:「現在,遮天玉珠粉碎,吞天的力量完全釋放,我們必須聯手,不然,我們真的可能會葬在這深海當中。」

分殿和尊主臉色一陣陰沉,皆是沒有說話的點下頭。

「一會,都小心一點,無論如何都不要接近吞天虛空,不然,一旦被吞噬掉,即便是魔尊也難以救我們。」首殿嚴肅道。

「還是要殺了那小子,遮天的魂魄寄生在那小子身上,只要能殺死他,吞天即便不滅,也定會受到巨大的重創。」尊主精通靈魂力的淡淡道。

「嗯,一會有機會,無論是誰,即便是被重傷,也要殺了那小子!」首殿點頭道。

「溟組!今日我便要你們都死在這!」吞天猙獰的聲音這時如古墓晨鐘,滾滾的回蕩在海峽谷內。

「小心!」首殿臉色頓時一變,極快的喝聲。

「閃開!」

首殿厲聲的喝道,雙手沖著左右猛的一震,兩股巨大的氣流頓時將分殿和尊主推開,他身形猛的朝後方一陣閃掠。

然而,遮天玉珠剛剛散盡的黑暗頓時被另一股黑暗所取而代之,是一種給人無盡黑暗和冰冷的煞氣,是瀰漫千萬里的吞天虛空,彷彿如一吞天巨獸的血口一般,要將這世界都給吃下去一樣。

「快閃開,別被吞天虛空吞噬掉!」分殿咬緊牙關,心裡卻是憤怒到了極致,這時他腳掌猛的用力一踏,從他的腳掌下溢出魔紋,瞬間化作黑暗火焰,燃燒在全身:「吞天,我今天拼了命,哪怕魔魂被燃燒盡,我也要拉著你死!」

砰!分殿的魔魂快速燃燒,是以一種極為恐怖的速度在燃燒,頃刻,分殿的渾身劇痛,但他的力量也在不斷崛起,最後甚至在周身千米的位置,形成一片黑暗罡氣,將吞天虛空暫時的擋住。

「北冥滅世戟!」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