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都取死吧!”鬼域之主怒氣更盛,不顧傷勢再次操控大成聖體,兩個手掌同時拍向了葛玄。

葛玄也是頂級真仙,此時率領九位仙人組成攝魂陣不斷攻擊,對它的影響也是頗大。

葛玄也自知難逃一劫,與贏勾相比,他的真仙之體在大成聖體面前更加不堪一擊。

不過葛玄沒有絲毫畏懼,甚至都沒有躲閃,只是對着身後大吼一聲。

“諸位道友,可願隨我一同赴死!”

“能跟隨葛祖,乃是我等之幸……”

“願往!”

“同去!”

呂洞賓與彭祖的獻身,也勾起了仙人們的血性,一個個紛紛大喝,雙目中神光迸射。

一位位仙人的身軀,轉瞬間就化爲了無比絢爛的太陽,甚至比真正的太陽更加耀眼、更加明亮!

“老友,你先走一步,貧道隨後就來。”

帝國寵婚:盛愛天價萌妻 張道陵看着葛玄與九位真仙自爆,輕輕自語,此時仙界金仙全滅,頂級真仙也僅剩下他一個。

“可惡!可惡!”

鬼域之主也快氣瘋了,林天生自爆,贏勾也自爆,現在連葛玄他們這些仙人都選擇自爆!

十位仙人,一世修爲一瞬間完全爆發,形成的衝擊實在是太過恐怖,就算有大成聖體,鬼域之主也再次受到部分衝擊。

“死!死!”

我的三界抽獎系統 大成聖體在原地停頓了一瞬,兩隻手掌便再次襲向了張誠。

張誠身上的先天之氣,正是它數千年來日思夜想的,只要得到,便是可比先天生靈,與古神看齊。

此時鬼蜮之主最想殺的人,自然就是張誠,花費無數時間精力佈置一切,都是爲了這一刻!

不過張誠也知道厲害,吃過一次虧之後,現在根本就不硬拼,手掌還沒襲來,他就立刻撕裂空間,逃遁開去。

一邊逃,他一邊再次抽取出先天之氣,纏繞在神識之上,不斷攻擊鬼域之主。

神識入體,大成聖體的動作僵硬了一瞬,但隨即就恢復如常。

鬼域之主的聲音飄出,滿是蔑視。

“沒用的,你的靈魂就算再強,也不過只是鬼首境界而已,根本無法撼動本尊的魂魄!本尊勸你還是束手就擒,免得受那無謂之苦!” 雖然明白對方說的沒錯,但此時張誠根本就沒有別的辦法,只能一次又一次做着徒勞的攻擊。

秦廣王長嘆一聲,轉身看了閻羅萬與宋帝王一眼,朗聲說道:“回去稟告大帝,我已經盡力了……”

聽見這話,閻羅王與宋帝王同時臉色一變,還沒來得及開口阻止,秦廣王就已經飛向了鬼域之主。

面對龐大強悍的大成聖體,秦廣王的表情平靜無比,任由那隻巨大的手掌抓住自己,然後轟然炸開。

不過與仙界那些人不同……秦廣王自爆之後,放出的是無盡黑光,宛如一輪黑色的太陽!

狂暴的鬼力近距離衝出,從大成聖體的毛孔七竅硬擠了進去,一時間聖體之內氣息更加混亂,鬼域之主也不得不收攏心神,保護自己的魂魄。

“還沒死!”

“爲什麼還沒死!”

仙鬼屍界都有強者自爆,試圖以命換命,可鬼域之主卻還依舊活着。

“張誠,死吧……”

知道越是糾纏下去,越是對自己不利,鬼域之主抵抗掉秦廣王自爆的衝擊力之後,索性放棄了其餘人,專攻張誠。

張誠能夠撕裂空間,光憑自己很難擊殺,不過自己的鬼力與聖體屍氣混合之後,能定住時空,讓張誠逃無可逃。

鬼域之主也是心機深沉之輩,否則也不會佈下如此大一盤棋,將仙界屍界鬼界同時逼入絕境了。

此時面對一幫大能的自爆,鬼域之主先是減慢攻擊,讓人以爲它受到重創,然後逐漸引誘張誠靠近。

等張誠接近它的攻擊範圍之後,鬼力屍氣猛然爆發,頓時將張誠定在了原地。

看着大成聖體的巨掌襲來,張誠的眼中也露出滿滿的決然之色。

他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不讓鬼域之主得償所願,哪怕傷不到對方,他也會自爆屍丹,不讓對方得到先天之氣。

林天生、贏勾、秦廣王、葛玄都死了!

婚婚欲醉:總裁的獨家影后 現在連張誠也要死了!

面對無可匹敵的鬼域之主,所有人都失去了信心,臉色灰暗到了極點。

“罷了罷了,非我輩不盡力,這是天要滅三界!”

“走吧……現在離開三界,說不定還能爲仙界保存下一絲血脈。”

“回去稟告大帝吧……鬼域之主已經無人可當,陰司只怕也只能離開了……”

如果有希望,他們一個個都能慨然赴死,但是鬼域之主的實力實在太過變態,就算他們同時自保,依然消滅不了對方。

與其做無謂的犧牲,還不如逃離三界……

雖然無盡虛空更加危險,但起碼還有一線生機尚存,三界的血脈還是有希望傳承下去。

“來吧……”

看着巨掌從兩邊合攏,張誠面色平靜、心如止水。

“轟轟轟轟轟!”

好不容易定住張誠,鬼域之主自然不會再讓他有絲毫逃遁的機會,這一擊直接用了全力。

大成聖體巨大的手掌還未合攏,就掀起強烈的氣爆,一股龐大的壓力驟然襲來,壓得張誠的屍身不斷爆響。

只要斬殺了張誠,整個三界已經再無威脅,至於其他人,鬼域之主隨手就可滅殺!

這已經是最後一個了!

“死吧!”鬼域之主眼中滿是殺機,它做好迎接張誠自爆的準備,它有信心在先天之氣散盡之前就吸收乾淨。

雖然這樣一來,能吸收到的先天之氣必定會少很多,但就算比不上古神,也算是半步古神。

現在的三界,同樣無人可以抗衡!

此時此刻,整個三界都在等待決定命運的一刻,連天道都在隱隱震顫,似乎明白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可是它只是規則,當實力凌駕於規則之上時,它也沒有任何辦法阻止。

而三界中的億萬生靈,絕大部分還一無所知,依舊過着平常的生活。

他們不知道……

整個三界正在面臨決定命運的一刻!

“怎麼回事?”

“嗯?”

然而就在此時,已經準備逃離三界的強者突然停了下來,疑惑的轉頭看去。

大成聖體的雙掌,明明已經拍到了張誠的身側,卻詭異的停了下來,無論鬼域之主如何咆哮,都不能合攏!

“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吃驚,鬼域之主更加吃驚,它都做好了承受張誠自爆的準備。

可是就在最後一刻,一股意識突然猛然爆發,趁它不備,開始瘋狂掠奪它的魂力,魂魄震盪之下,大成聖體也瞬間失控,停止了動作。

撿個王爺來種田 “林天生!你居然還沒死!”

只是一感知,鬼域之主就尖叫起來,聲音中滿是不可置信。

“我們同出一體,你有防備,我自然也有後招……”林天生的聲音在鬼域之主的意識中響起,“之前自爆的,只是我的七魄,三魂依舊隱藏在混亂的氣息當中……你我同源,氣息相通,果然騙過了你!”

鬼域之主驚怒交加,但隨即就冷笑起來,“就算騙過了又如何?七魄自爆,三魂根本無法單獨存在!最多再過片刻,你就會徹底魂飛魄散,就算你我同源,能掠奪走我的魂力,但你認爲還有用嗎!”

“對我是沒用了,但是……對我姑爺卻有大用!”

林天生髮出一陣爽朗的笑聲,三魂猛然飄出,裹挾着鬼域之主的魂力,沿着大成聖體的經脈飛進了右臂之中。

“嘭!”

停在半空中的手臂,再次有了動作,一幫抓住了張誠,但是張誠居然沒有自爆。

“完了……”

看到這一幕,仙鬼強者與女魁同時搖頭,面現絕望。

拼到了這一步,三界已經是彈盡糧絕,雖然不知張誠爲何沒有自爆,但三界衆生是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等等!”

然而就在衆人準備離開之時,張道陵卻大叫一聲,一雙眼睛瞬間瞪到極點,好像看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轟隆隆!”

只見無盡的魂力鬼力,突然從大成聖體的右掌上蜂擁而出,如同大江大河一般,居然從張誠的七竅硬灌了進去。

看到這匪夷所思的一幕,所有人齊齊變色,張道陵更是聲嘶力竭的吼道,“還沒完!三界還沒有完!” “那是……”

女魁、仙鬼陣營的強者遙遙看着無盡鬼力魂力灌入張誠體內,無一不是目瞪口呆,完全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這鬼域之主不是一直覬覦張誠身上的先天之氣,做夢都想要吸收嗎?

怎麼到了最後這一刻,沒有吸收不說,反而還放出自己的魂力鬼力,灌進張誠體內?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雖然無法理解,但是所有人卻感到,一股強大的氣息正在升騰而起,那這股氣息的源頭……就在大成聖體巨大的右手掌心中。

“不可能!這不可能!”

鬼域之主看到這一幕,瞬間臉色大變,拼命想奪回被林天生掠走的魂力,但是卻根本做不到。

之前爲了對付張誠,它也是傾盡全力,幾乎不留任何防禦。

而林天生就是趁這時候突然偷襲,再次對他的魂魄造成強烈的衝擊,並且奪取了聖體右臂的控制權。

現在鬼域之主三魂七魄震盪,無法操控大成聖體不說,也無法施展鬼術,只能眼睜睜看着這一幕在自己眼前上演,卻根本無法阻止!

要知道鬼域之主可是絕頂鬼仙修爲,林天生這一薅,幾乎薅走了它一半的修爲!

如此巨量的魂力鬼力,要是灌入別人體內,哪怕是那幾個閻君,也會瞬間被撐爆鬼身,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

但是現在有林天生壓制,自己被奪走的鬼力魂力都變得順從無比!

而且張誠可是先天生靈,雖然魂魄境界不高,但強度卻遠超後天生物,兩種情況相加之下,自己這一半修爲居然被對方直接吞噬一空!

隨着鬼力魂力被吸收,林天生剩下的三魂也終於徹底消散。

重掌右臂控制權之後,鬼域之主立刻就感受到了掌心的巨大能量,而且還在飛速上升!

鬼首上品……

鬼王……

鬼王下品……

鬼王中品……

鬼王上品……

鬼仙!

“突……突破了?”

鬼域之主心中猶如驚濤駭浪,它是大帝惡屍,被斬下就是鬼仙,之後暗算無極,吸收到一縷先天之氣之後,又修煉了無數年,最終才成爲頂級鬼仙。

但是張誠呢,只是一個眨眼的工夫,居然就從鬼首連跨兩級,直接晉升到鬼仙境界!

要知道自己被奪走一半修爲,實力已經下降不少,而且因爲林天生的偷襲,魂魄也受到創傷,此消彼長之下,張誠的靈魂與自己已經在一條水平線之上了!

“可惡!可惡啊!”

鬼域之主連連怒吼,氣急敗壞到了極點,不過雖然被林天生陰了一道,但它依舊有信心,因爲它手上還有大成聖體。

以前在幽冥鬼域,它也奪舍了一具屍身,藉此在三界闖下赫赫威名。

但那具屍身,只不過是屍王境界而已,連大成聖體的一點腳皮都比不上!

就算張誠現在突破,想要跟自己鬥依舊不夠,而只要擊殺掉張誠,自己被奪走的修爲一樣會回來!

想到這兒,鬼域之主不顧傷勢,拼命操控聖體右臂,巨大的手掌急速收攏,想將張誠捏得粉身碎骨。

可惜的是,鬼域之主的修爲已經被奪走一半,對聖體的操控也減弱不少,聖體右掌只是縮了幾分,掌心就生出一個龐大的力量,不斷抵抗。

“這怎麼可能!”

鬼域之主再次尖叫,因爲在突破鬼仙境界之後,張誠身上暴漲的氣息依舊沒有停止。

鬼域之主憑藉一絲先天之氣,就能讓自己從普通鬼仙一躍成爲絕頂鬼仙,擁有巨量先天之氣的張誠自然也能辦到。

在先天之氣的催動之下,被吞噬的鬼力魂力再次暴漲,不斷灌進張誠的三魂七魄。

鬼仙下品……

鬼仙中品……

鬼仙上品……

絕頂鬼仙!

只是幾個呼吸時間,張誠再次晉升,全身散發出的鬼力,簡直堪稱恐怖!

然而這還不算完,在鬼力魂力消耗光之後,大量的先天之氣找不到目標,居然從張誠屍丹牽扯出海量的屍氣,繼續同化吸收。

這些屍氣,就是張誠之前吞噬的數千枚屍丹所化,因爲當時戰況激烈,他根本沒時間吸收,只能一股腦的塞進屍丹之中。

數千枚屍丹是什麼概念?

堆在一起只怕比張誠還高!

而且其中還有不少是屍神境界的屍丹!

甚至還有屍族統領與神使的屍丹!

相加之下,這些屍丹爆發出的屍氣,簡直比之前吸收的鬼力魂力還要嚇人!

隨着先天之氣的目標轉變,張誠身上散發出的氣息也隨之一變,原本縈繞的鬼力瞬間內斂,無數狂暴的屍氣蓬勃而出!

屍王下品……

屍王中品……

屍王上品……

屍神!

如此海量的屍丹,就算是贏勾、女魁也不敢一次吞下,數遍三界,除了將臣,只怕就只有張誠這種先天生靈纔敢做。

在巨量屍氣的支持之下,張誠的境界就像坐上了竄天猴一般,噌噌上漲,瞬間跨過屍王境界,晉升屍神!

先天之氣不斷催化,張誠的氣息也繼續暴漲,不過數秒時間,就已經超越了女魁!

而張誠金色的屍身也漸漸光芒內斂,緩緩化爲正常膚色,表面隱隱放出神光,全身上下宛如一尊極致完美的藝術品,找不出一絲瑕疵。

返璞歸真!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