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都說貓妖有九條命,那些傳聞都是假的,區區九命貓,只有這點壽命,不夠我塞牙縫!”

瞬間一張無五官的臉咫尺的距離出現在我面前,那空白如紙般的臉上詭異裂開一條縫,一點點越張越大,甚至張開的尺度蓋過了整張臉,極度扭曲變態。

“沒想到汝居然身懷陽神,百年難得一尋的補壽大品,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今日就讓我吞了你三魂七魄,成全你和那小妖地府成夫妻!”無臉鬼說完瞬間張開他那一張血盆大口向我咬來。

我以爲我要被吃了,猛然一道金光劃過極速飛過擊中在無臉鬼身上,無臉鬼慘叫一聲像受了重傷一般被逼鬆開了我,我一個機靈連忙從它身旁跑開。

“孽障!竟然敢吃陽人!”身後一道人影一晃,方一修從那走了出來,右手的手指間還夾着一枚發光的銅幣,顯然剛纔他就是用手中銅錢打退無臉鬼的。方一修看到我二話不說走到我身前直接把我拉在他的身後,甩出一張道符貼在我的小胸膛上,吩咐道:“一一,終於找到你了,你藏在爺爺身後不要出來,更不能把身上那張紙給撕下,聽懂沒。”

我直接抱住方一修,乖巧的點頭答應。

方一修見我心情沮喪,不解的問:“一一,怎麼了,找到你小媳婦沒。”

我點點頭說:“找到了,她不准我做你徒弟,我非得要做,她就不要我,討厭我了把我一個人扔在這。”

那被擊飛的無臉鬼聽到我所說陰陰一笑,毫無皮肉的手指微微一動,之前那奄奄一息的白貓捏在手裏冷冷的道:“你的小媳婦現在不正在我手裏,它的妖丹被我活生生挖開吃了現了原形不認識了? 網遊之劍刃舞者

我不敢相信無臉鬼所說,他絕對是在騙我,擡起頭看向方一修,方一修點點頭,頓時明白了苗素素口中所說的妖怪是什麼。

無臉鬼見我震驚的表情很是滿意,有意惹怒方一修的意思,直接把挖去妖丹現出原形的苗素素硬生生扔在我的腳底說道:”區區一個九命貓小妖,居然敢和麪前談條件。“

“什麼意思?”方一修逼視而問。

無臉鬼哈哈大笑起來:“什麼意思?這不知好歹的小妖,要我放了那毛頭小娃,自取妖丹做交換,真是人間溫暖,感動死人了,竟然存在如此愚蠢的妖怪。可惜我今天不殺了那毛頭小娃,心中不痛快,今天就是他的死期。”

傲嬌老公,別纏我! wWW▪ttKan▪¢ O

“你敢!”方一修強硬道:“有我方一修活着,絕對不會讓你碰他一根毛髮。”

“姓方的,好大的口氣,我立足這山頭幾百年,你區區一介降魔師能奈我何?”無臉鬼半彎着腰陰險的說:“你與我鬥了幾十年,如今我照樣活在這山頭逍遙自在。”說到這,無臉鬼頭轉向我,雖然他沒有眼睛,但我卻能感覺到他在看我。

“這小毛娃是身懷陽神,七年前我就敏銳的隱隱約約感覺到,不知何原因正要尋找這大補品瞬間氣息全無,原來是你這老頭下了手腳,封印了陽神散發出的陽氣。今天不管如何,我都要生吞了陽神,提升我功力,你休想再插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無臉鬼惡狠狠說道。

我聽不明白無良鬼和方一修之間所說的陽神是什麼,但是從他們之間的對話我卻很明白的知道,苗素素是因爲我才被挖了妖丹。看到地上傷痕累累的她,我忍不住蹲下身輕輕的抱起她。

她的眼睛再很微弱的再眨動,不知爲何,我忍不住哭了出來,心中不理解的呢喃道:“你不是不做我媳婦了,爲什麼還要擔心我,爲什麼要丟下我……”

也不知道苗素素是不是聽到我呼喊,奄奄一息的她睜開的貓眼,斷斷續續的回道:“只有……只有這樣,你……纔不會死,也……不……不需要做方一修的徒弟……”

“爲什麼……爲什麼,你爲什麼這麼做”我情緒失控吶喊着。

一旁的方一修看了苗素素一眼,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一一,這要怪爺爺,爺爺因爲當初一己私慾,爲了得到九命貓妖老祖的真瞳,把苗素素的奶奶殺了……她恨我是對的……”

我呆呆看着方一修那雙黑夜散發着血紅色的瞳眼,方一修沉重的點了點頭:“是的,就是這雙眼睛。”

“假仁假義,裝模作樣的臭道士,受死吧!”無臉鬼見方一修不走開,終於沒有耐性出手,一個鬼影直接向方一修襲來。

方一修見此敏捷的一個側身躲了過去,右手快速的從腰中的包袋中取出十幾枚銅錢和一條紅繩串了起來,咬破中指向串着銅錢的紅繩一抹,瞬間,方一修手中了多一把銅錢劍,發着淡淡神聖不可侵犯的金光。他微微閉上眼,嘴中呢喃着唸了幾聲咒語,隨後眼睛猛然間睜開,手中的銅錢劍向無臉鬼橫向一揮霍,呼的傳來風聲,一道金光月牙光芒向無臉鬼撲去。

霎那間,站在對面的無臉鬼全身散發出一團十分濃重的綠油油氣息,無臉鬼張開雙手把散發出來的氣息凝聚在左右手,隨後雙手合二爲一,綠油油的氣息越來越大,雖然我離它僅僅十幾米,但依然能感覺到那陣氣息散發出來的危險氣息。

我本以爲憑方一修的這一招定然可以把那無臉鬼擊飛,可是那道金光飛出去後,卻被無臉鬼胸前那團綠煙硬生生的擋下,掃開後的那道金色月牙光芒鏗一聲擊打在旁邊的樹木上,濺起一抹火星。

沒想到方一修的攻擊如此輕易就被無臉鬼化解,頓時擔憂起方一修不試無臉鬼的對手。我看到方一修的臉色變得凝重,握着銅錢劍的手微微發抖。

前方籠罩着無臉鬼的那團綠氣忽然暴漲,眨眼間,無臉鬼在我們面前由一個正常成人的體形變成了十多尺高的巨人,麪皮鴉黑,一張嘴碩大無比,猙獰的笑道:“交出陽神,放你一條生路!” 方一修的臉色慘淡如重棗,雙眼光芒閃動,突然叱喝一聲:“孽障休要猖狂,看我五帝鎮鬼令!”

只見方一修又摸出幾枚油光閃亮的銅錢,手指屈伸,刷刷刷力道極猛彈射而出。我看到總共有五枚銅錢,朝無臉鬼四周五個方位打去,鏗鏗嵌入地下半截,微微顫抖着,嗡嗡有聲。

看到那五枚古老的銅錢從地下爆射出五道金黃的光芒,無臉鬼神色一變,震驚道:“五帝錢?”繼而陰森冷笑看着方一修又說:“沒想這些年沒見,你下了不少功夫想致我以死地。”

方一修沒有說話,臉色卻越來越慘淡凝重,突然他喝了一大口糯米清酒,緊憋着嘴,然後揮舞着銅錢劍,像跳戲一樣圍繞着無臉鬼四周飛快走起來。方一修的動作看起來有些滑稽,但是那時候我一點也笑不出來,目光愣愣地盯着方一修。

被五帝錢圈住的無臉鬼冷笑看着方一修,身上絲絲漆黑的鬼氣散發,一時間卻不敢輕舉妄動,目光隨着方一修跳動的身形移動着。方一修很快走完一圈,站定後,銅錢劍豎於胸前,並指比在劍上,突然噗一聲把嘴裏一直包着的糯米清酒噴出,噴在眼前銅錢劍上,噴散的酒霧灑向無臉鬼,使之驚叫一聲。

“太上道君,五方帝王,驅魔斬妖,急急如律令!”方一修漲紅了老臉,嘴脣抖動,一聲叱喝。剎那間銅錢劍向前刺出,嗡嗡作響,緊接着無臉鬼四周鏗鏗之聲連響,五枚銅錢飛出,化出五個隱隱的虛影。

我仔細看去,只見那五個虛影是古代帝王之像,頭戴冕冠,雖然看起來有些模糊不清,但是從他們身上隱隱散發出的帝王霸氣,還是讓我渾身一緊,呼吸一窒。

無臉鬼看到五帝虛影出現,先是吃了一驚,但緊接着,卻是大聲獰笑起來:“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轟然一響,無臉鬼身上綠氣暴漲,呼呼捲動,化作了一張巨大的鬼臉撲向方一修。

可是巨大的鬼臉還沒飛到方一修跟前,身旁一道虛影一晃,五帝中一位君王一閃屹立在前端,它雙眼微微睜開,爆射出一道金光浮現成一道屏障擋在胸前把鬼臉化爲烏有。

無臉鬼見未得手,心中大怒,更加凌厲發出一張鬼臉。

方一修一時間臉色大變,突然厲喝一聲,挺着銅錢劍直接透過那君王的身影刺向那張巨大的鬼臉。

那張鬼臉嗷一聲叫,一下子將方一修連人帶劍吃了下去。

“方一修!”我終於嚇得叫出聲,想上前拉他,卻沒想到我身旁不知何時突然出現了一張小鬼臉,張着大嘴要生吞我的樣子。

“方爺爺救我……”我吃力的叫了一聲,便叫不出聲了,只覺整個頭被什麼東西蓋住了一樣,令我無法呼吸了,睜大了眼,憋紅了臉,身在半空,不停地蹬着雙腿。

這時候我看到後方那張正吃着方一修巨大的鬼臉重新化成了無臉鬼,它一把掐住方一修的脖子,將方一修舉在半空中。沒想到方一修和我一樣被鬼抓住了,我心裏感到一絲絕望,同時因爲窒息,開始感到頭暈目眩。

快昏厥過去之時,我迷糊聽到方一修吐了一個嘹亮有力的字:“破!”

瞬間在五帝君王虛影中凝集出一點刺眼的光點,猛然間爆裂,萬道光芒如同流星般一同向無臉鬼射去。

隨後便聽見一陣無臉鬼撕心裂肺的鬼哭狼嚎,聽的我全身毛骨悚然。

“方一修,你等着,他日必將取你人頭解我今日之仇!”說完一個豌豆一般大小的青光飄向遠方,不知去何處。

方一修見此欲想追上去,可惜剛站起,他就感覺胸前一陣疼痛,一隻手捂着胸口單膝跪在地上咳嗽起來,另一隻手的銅錢劍不知何原因已經散着地上。

我漸漸回過神,從地上爬了起來,檢查了身子,除了感覺屁股痛外兵沒有感覺到其他不適,在低頭一看,才發現之前方一修貼在我胸膛那種道符此時泛現着淡淡的金色光芒,讓人看上去十分的舒服,原來這張是保命符,難怪剛纔我被那鬼臉襲擊了現在都沒事。

我小心看了下懷中的白貓苗素素,已經一動不動了,嚇了我連忙跑到方一修面前焦急道:“爺爺,我媳婦是不是死了?”

方一修沒有回話,我擡起頭才發覺他的嘴中流着鮮血,沒咳嗽一下都咳嗽出不少的鮮血,更不可思議的是,他的之前黑髮現在居然變成了白髮,之前那張精力充沛的臉變得乾枯異常,嚇的我哭了出來:“爺爺,你怎麼了,你別嚇我。”

方一修看到我哭轉過頭十分艱難卻溫柔說:“一一,你想不想讓爺爺死……”

我不明白方一修爲什麼要問這個問題,我使勁的搖頭,我怎麼可能希望方一修的死。

他點點頭,又問:“那你想救爺爺嗎?”

看到方一修似乎將要死去,我心急的問:“爺爺,我要怎麼救你,怎麼樣才能救你,你告訴我……”

“把你的手伸出來,讓爺爺咬一口就行了。”方一修說。

我頓時害怕的向後退了兩步,害怕着看着方一修,我沒有聽錯,他要咬我,那時我看到了方一修眼神的異樣,而且嘴角還長出了兩顆尖銳的獠牙,恐怖至極,不像之前的模樣,給我的感覺他想吃了我。

“一一,你過來啊,你不想救爺爺了?”方一修催促道:“爺爺不會害你的,別怕爺爺現在的樣子……”

我使勁的搖頭,不過去。

“一一,你不想救你媳婦了,爺爺如果死了,你媳婦也就得死,讓爺爺咬一口,爺爺答應幫你救活你媳婦。”方一修看着我懷中抱着的白貓說道。

我頓時愣在原地,也看了一眼懷中一動不動的苗素素,半信半疑的說:“爺爺,我媳婦沒死麼?”

“她被無臉鬼挖了妖丹,多半不到天亮就一命呼呼,”方一修看我似乎聽不懂換了一個說話道:“也就等於像我們人一樣被挖了心一樣,不過你不要擔心,爺爺有辦法讓她復活,但是前提你要先救爺爺……”

“真的?”我擔心着苗素素,心中滿是不捨,不知道方一修會不會騙我,猶豫着到底要不要伸手讓他咬一口。就在這時,懷中的白貓突然動了一下又不動了,看着白貓胸前的傷口,心疼不已,最後我下定決心不管怎麼樣,哪怕只有一丁點希望,我也要讓爺爺救他。

“爺爺你可不能騙我,我給你咬下你就要救我媳婦!”我天生的說着一邊向他慢慢走去。剛蹲下方一修身旁,他口氣有點不耐煩讓我趕緊伸出手。我那時不知道方一修爲什麼要咬我,也不敢問,最後眼睛一閉,就向方一修伸出了小手。

“啊……爺爺疼,疼死我了!”方一修一口狠狠咬在我手上,也不管我感受,手上傳來方一修吸着我流出的血液“嗞嗞……”聲音。

我疼的想掙脫着,方一修卻死死抓着我的手不放,貪婪着吸着我血液,突然之間原本一頭白髮的方一修恢復之前的黑髮,乾枯的臉也漸漸有了飽滿起來,那兩顆咬着我小手獠牙也變得越來越小。

片刻後,方一修終於鬆開了我的手,一副滿足的神情:“陽神蘊育出來的血液真是精華純正。”

“爺爺,你……你怎麼了……”我聽不懂方一修話裏的意思。

方一修轉過頭摸着我說:“一一,爺爺沒事了,剛纔是不是嚇到你了,現在沒事,手現在還疼不疼。”

隱婚萌妻:老公情深不換 我點點頭,被咬的地方辣疼辣疼的,不過看到方一修恢復了之前我所認識的心中鬆了一口氣,不在那麼害怕。

“爺爺,你身上的傷怎麼沒有了?”我好奇問。

“是你救了爺爺,現在爺爺沒大礙了。”

“那爺爺你趕緊幫我救活我媳婦啊……她快死了……”我見方一修沒事了一陣心思,連忙把懷中的苗素素遞給他、

方一修接過看了兩眼,擡起頭看向我說:“爺爺答應過你幫你救活你媳婦,但是有件事你必須要答應爺爺。”

“什麼事?”我見方一修一本正經,很認真的問。

“剛纔爺爺的樣子你不能說給外人聽,任何人都不可以知道,你要是能答應,那爺爺馬上救你小媳婦。”方一修嚴肅的說、

我使勁的點頭,當時沒想那麼多,一心只想不能讓苗素素死去。 方一修滿意的看着我,但不知爲何,我總覺得對方的神色沒了初次見面的和藹,反而是多了幾分詭異。

不過眼前的狀況關係到苗素素的死活,我也心情分心關心其他,就這麼迷迷糊糊的跟着方一修回到了他家裏,默默的看他準備着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然後讓我把苗素素放在牀上,方一修不知施了什麼法在苗素素身上比劃了幾下,唸了幾句咒語,霎時剛纔一隻白貓變成了一身傷痕衣衫不整的人形苗素素躺在那。

這個小廝初養成 “臭小子,眼睛往哪裏看呢!”

方一修冷不丁的回頭瞅了我一眼,隨後老臉一紅對我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罵,“男女授受不親,這你都不知道嗎?”

我被說的一愣,頓時整張臉就和火燒似的瞬間通紅,嘴角抿着一口氣憋得胸口生疼,尷尬的移開了視線。

既然方一修說不看就不看唄,這老頭子剛纔恐怖的樣子還印刻在我心裏,雖然依舊是很敬重對方,卻不知不覺的多了一層懼意。

不過轉念一想,我可是苗素素親口承認的相公,怎麼着以後都是要給我看了去了,於是乎也就不那麼緊張了,緊繃的身體逐漸的緩和了下來。

方一修將苗素素剝乾淨了之後,就轉身走到我身邊,擡手就要脫我的衣服。

“爺爺,我自己來就好了!”

我年紀雖然是不大,但是好歹也是個小小男子漢,脫衣服這種事情從我很小的時候開始就自己做了,現在突然冒出個人要幫我脫衣服,一時還有點不大習慣。

貓着腰仗着身形瘦小,我一咕嚕就閃到了一邊,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自己扒了個乾淨,白白嫩嫩的一坨肉,乍一看上去和躺在牀上的苗素素也差不大多。

“嘿嘿,你小子那麼點兒大還知道害羞了。”

方一修雙眸緊閉,看不到那一雙猩紅的眸子讓我舒服不少,只見他單手叉腰像是無可奈何的瞅了我一眼,伸手指着苗素素身下躺的大牀說道,“躺到你媳婦兒身邊去吧。”

等我在苗素素身邊躺好,這時候纔有機會靜距離的觀察對方潔白的身體還有紅潤的精緻臉蛋。

若不是她的呼吸微弱的幾乎聽不到,我還以爲只是睡着了而已。

“把它含進嘴裏,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吐出來,也不可以說話,不然就是我也沒有辦法同時保你們兩個平安。”

我張開嘴,將方一修手裏的一枚古樸銅錢含了進去,一股鐵鏽的味道頓時瀰漫在整個口腔,下意識的我就想吐出來,但擡眼瞅見老頭子皺起的眉頭還是乖乖的閉上了嘴。

不管如何,最重要的是苗素素的性命。

接下來方一修就在我眼皮子底下將一大把銅錢灑在了我和苗素素的腳底,手持一柄桃木劍低聲呢喃着我聽不懂的語言。

片刻過後,一道淡淡金光在我眼前一閃而過,快的抓不住,我還以爲是出現了幻覺。

之後再是在牀腳的四個方位分別點上了一根紅色蠟燭,火光搖曳中氣氛格外的寧靜,完全不像是正在進行一場生死較量。

“爺爺開始了,一一別害怕,一會兒就結束了,記住我和你說的話。”

方一修把一塊紅色的方形手絹蓋在了我的臉上,眼前忽然暗了下來讓我有些不知所措,右手下意識的向旁邊抓了過去,入手的是一隻溫熱的手掌,小巧纖細,剛好被包在我手心裏。

這是苗素素的手。

瞬間我就安定了下來,不論如何我都會救活她,就算是用我的生命付出代價我也不會害怕。

其實從小到大我都是個膽小懦弱的人,只不過這一次我絲毫沒有感受到心底的不安,更加不後悔,心臟因爲緊張而不規則的跳動也逐漸平緩起來。

不多時,我手腕忽然一痛,體內鮮活的血液開始流失,我知道這是方一修使用法術爲苗素素續命了。

雖然不知道具體的方法,但此時我就是盲目的相信這個老頭子,也只能夠相信。

不過隨着血液流失的加快,我知道正常情況下我早就會因爲失血過多死了,但此時只感受到微微的涼意,卻一點兒沒有臨近死亡的感覺。

或許這就是村子裏衆人擁護方一修的原因之一吧。

定下了新神之後,我就漫無目的的胡思亂想,同時拉住苗素素的手掌也抓的更緊。

“咻!”

一聲輕響打斷了我的天馬行空,我眼睛張開一條縫,透過紅色手絹邊兒上的縫隙發現整個房間都是一片漆黑。

蠟燭滅了?

不明所以的我心跳瞬間加速,而周圍的溫度遽然下降,凍得我忍不住直打哆嗦,整個人抖個不停。

“糟糕!驚動陰差了!”方一修臉色一沉,暗歎聲不妙,隨即立刻開口囑咐我,“一一別動,千萬不要離開蠟燭的範圍之內,切記!”

不能說話的我使勁兒點了點腦袋示意我聽到了,與此同時也不知道方一修唸了什麼法咒,周圍暗下去的火光又重新亮了起來,忽明忽暗,讓人心裏不舒服。

“什麼人在攪亂陽間次序!生魂速速跟我離去!”

不男不女的聲音在門外響起,緊接着牀腳四周的蠟燭冷不丁的被吹滅了一個,而我忽然頭暈目眩起來,昏昏沉沉的不知身在何處。

後來我才知道,這是因爲牀腳上擺放的四根蠟燭其實就是一個鎖魂陣法,將我由於失血過多即將離體的生魂硬生生鎖在這個範圍之內。

如今一支蠟燭熄滅代表陣法出現了缺口,方便了陰差將我的魂魄帶走。

“哼!此等陣法焉能阻我!”

方纔的聲音再次響起,聲如洪鐘讓我心頭一跳,隨後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我整個人忽然一輕,搖搖晃晃的就飄了起來。

“一一!堅持住!不要跟陰差走!離開了你就回不來了!”

方一修一聲怒吼直刺我靈魂深處,剎那我整個人都醒了,兩眼長得老大看着底下發生的一切。

只見我的身體還好好的躺在牀上,只不過渾身都是青紫色,嘴脣也是不正常的白,看着一點兒呼吸也沒有。

更重要的是,躺在我身側的苗素素胸口的起伏也漸漸慢了下來。

與此同時,大門也被巨力轟然掀翻,一身黑衣看不出模樣的陰差一個健步竄到牀邊就要掰開我的嘴。

我嘴裏有方一修給的一枚銅錢,若不是有銅錢相助,我也不會抵抗那麼長的時間。

眼見陰差就要得手,方一修跌跌撞撞的從牀腳爬了起來,一雙猩紅的雙眸再一次張開,一道紅色血芒激射而出,趁陰差不備直接射穿了對方的心口。

“小小修道之人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對本座不敬!”

陰差向後倒退幾步,袖袍一抖,一把黑色權杖憑空出現,陰差身形一閃直奔方一修而去。

兩人在房間之內打的不可開交,除卻我和苗素素身下的大牀,其他東西幾乎都化爲了灰燼。

隨着大門的打開,一股難以抗拒的力量不斷的將我拖離房間,我頓時大驚,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掙扎着就要回去。

可惜那股力量過於強大,一時半會兒的我依舊掙脫不開,只能保證不被直接拉出門外。

但是我只不過是個生魂,堅持了沒有多久就開始不濟,整個魂魄正一點點的朝着門外而去。

就在這時候,方一修眼裏的狠意一閃而過,忽然一口拍向自己的胸膛,隨後口中噴出一團鮮紅的血霧直奔陰差而去!

“啊!!”

沒有防備的陰差被血霧撲了個正着,整個黑影被紅色包裹,不一會兒就沒了聲息。

“咳咳,四方安定,魂魄歸位!”

方一修臉色蒼白的念出幾句複雜的咒語,下一秒我就再一次回到了身體之內。

“……方爺爺?”迷茫的睜開眼睛,紅手絹已經被拿下,一時間我還有些沒反應過來。

“已經沒事了,一一你要記得答應我的事情。”方一修此時的雙眼已經恢復成閉合的模樣,看着到沒有那麼嚇人。

我腦子有點轉不過來,見對方表情不對,忽然想到了之前答應他不會把他祕密說出去的事情,趕緊點頭道,“只要方爺爺救了我媳婦兒,答應的事情我自然會做到。”

眼見我一副小大人的做派,方一修嘴角難得的勾起一抹笑容,聲音有些嘶啞的說道,“你看旁邊。”

不自覺地將視線落在身側,頓時我驚喜的叫了出來,“素素這是活過來了?”這時候身側原本呼吸微弱的苗素素已經變身爲一團雪白的小獸。

此時正乖順的閉着眼睛打折呼嚕,睡得一派香甜,最爲緊要的是,苗素素的呼吸強健而有力,整齊的很,看來應該是撿回了一條命。

我不由得對方一修又崇拜了一點。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