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鄧飛鴻嘴角的血不斷滲出,眼睛睜不開,眼神略顯迷離,他依然緊握匕首,雖然刀身不見了,還是舉了起來,在鳥人的頭上敲打了一下。

「啊,去死!」

鳥人將鄧飛鴻拋了起來,拋在半空,一個迴旋踢,直擊起腹部,將其踹飛了出去,飛出了洞口,在空中劃出了一道美麗的弧線,然後從眼前消失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你不死,誰去死?」

鳥人嘀咕道,拍了拍手,相當輕鬆,像一個巨人只是弄死了兩隻螞蟻一般,毫無在乎,它身上受的傷,竟然在短時間內癒合了,傷口沒有大礙,自愈能力非常強。

「你個鳥人,未免太自以為是。」

甜美、悅耳又動聽的聲音傳來,轉身回洞穴的鳥人停了下來,轉身一瞧,看到懸浮在空中的葉天星,手中還抱著鄧飛鴻,愣了愣。

「你竟然也會飛?」鳥人一萬個沒想到,表情說不出的震驚。

「恭喜主人,裝逼成功,獎勵8000點裝逼值,8000點經驗值。」

葉天星冷哼一聲,以奇快的速度衝進了洞穴,放下了鄧飛鴻,二話不說,掏出玄石鐵扇,一抽,再一扇,無數人眼看不見的柳葉小刀,飛向了鳥人。

鳥人能看見柳葉小刀,輕易的避開了。

「不虧是伯爵元體,有兩把刷子!」

葉天星再一咬牙,指甲驟然生長,一記解體白骨爪,沖向了鳥人,速度堪比閃電,準備在短時間內結束這場戰鬥。

鳥人的速度比閃電還快,不僅輕易避開,還一閃,到了葉天星身後,一揮翅膀,翅膀上長著比鋼釘還犀利的刺,直接刺進了她的皮肉之內。

「啊……」

疼痛之感,讓葉天星叫了聲音,她沒有休息片刻,轉身繼續戰鬥,但是鳥人又不見了,速度相當的快,讓人看不清。

「就你這個樣子,也敢與我叫板,哈哈哈,太不自量力。」鳥人狂妄的笑著。

聞聲,葉天星低下頭,鳥人以彗星撞地球的速度沖向了她,她來不及反應,被頂撞到了洞穴上方,重重的撞在牆壁之上。

「葉……葉姑娘,鳥人,你……你有什麼就沖我來!」鄧飛鴻無力的挑釁道。

「閉嘴啊,等一下,就該你了。」鳥人冷視著葉天星,打量著她那張清純美麗的臉龐,嘲笑道,「你這下死定了吧,該不該?」

「沒有該不該,只有值不值得。」

又有甜美動聽的聲音傳來,鳥人側目,發現洞穴處還有一個葉天星,更木訥了,怎麼回事啊?兩個人?

不,應該是三個葉天星。

「看花眼了嗎?」鳥人錯愕。

「恭喜主人,裝逼成功,獎勵8000點裝逼值,8000點經驗值。」

「自以為是的傢伙,看招——七神拳!」

葉天星的本尊一躍而起,兩道幻影回到了她身邊,以掎角之勢,圍住了鳥人,她連同兩道幻影紛紛舉起集聚了二次元力的粉拳,一出手,就是七拳,再一出手,又是七拳……

分秒間,葉天星打出了一百來拳,鳥人這次根本沒有時間反應、躲避,被打得貼在牆上,像肉板上的肉,任憑敲打,毫無反抗之力。

轟隆隆!

不少碎石滾下,細小的微塵,充盈著整個洞穴,如迷霧一般遮掩住了視線,完全看不清楚。

下一秒,洞穴里變得異常寂靜,靜得好像一根針掉落在地,能夠聽得清清楚楚,鄧飛鴻睜著眼睛,待到灰塵散盡,看到葉天星完好如此的站在那裡,盯著一堆亂石,石頭中掩埋著鳥人。

鳥人並未完全被掩埋,頭還露在外面,它被七神拳打得遍體鱗傷,嘴角全是血。

「恭喜主人,打臉成功,獎勵15000點裝逼值,15000點經驗值。」

葉天星面無表情,冷冷的說道,「我們前來並不是想傷害你,也無意打攪,你倒好至我們於死地,休怪我下手無情。」

「葉姑娘!」鄧飛鴻忍住疼痛,堅強的站了起來,擔心葉天星殺紅眼,把會說話的鳥人給滅了口,咳嗽了兩聲,急忙說道,「鳥人,不管你之前是什麼人?現在落在我們手中,最好老實交代,東川市最近的幾宗死嬰案,是不是你所為?」

鳥人被打暈了,很快清醒過來,凸出的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盯著葉天星,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不怎樣的小姑娘這般厲害,讓鳥人刮目相看。

「問你話,回答啊,聽不見是吧?」葉天星小手一伸,吸起了一塊大石頭,準備砸死鳥人。

鳥人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笑什麼?」

「是我害死那些死了的嬰兒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鳥人繞彎子道。

「好,今天就替那些死嬰處置了你這隻罪大惡極的鳥人。」

葉天星說動手就動手,那塊懸在空中的巨大的石頭就要砸中鳥人,它突然吼道,「來啊,砸死老子,人不人、鳥不鳥的日子過夠了,再也不想這樣,死是最好的解脫。」 葉天星住了手。

鄧飛鴻急忙問道,「你之前是什麼人?又是誰把你變成了這樣?能告訴我們嗎?說不定可以幫你。」

「幫我?」鳥人愣了片刻,接著又大笑起來。

「又笑什麼?腦子被砸壞了?」葉天星說道。

「笑你們兩個傻子,有機會弄死我沒有下手,現在你們嘗嘗我的厲害——大鵬展翅!」

葉天星、鄧飛鴻意識到不對,還未反應過來,掩蓋著鳥人的石塊,一塊又一塊有了異動,突然飛了起來,砸向了他們二人。

葉天星使出烈火分筋手,將迎面飛來的石塊擊成粉末,保全了自己,又保護了鄧飛鴻。

「不好,葉姑娘,鳥人要跑了。」鄧飛鴻驚呼道,要是讓鳥人就此逃脫,以後上那裡搜尋?

葉天星注意到了,可是石塊遠遠不斷飛來,打得她力不從心,變幻而出的幻影,時間已到,無力分身。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鳥人飛走,它還恐嚇道,「如若還有下次,一定要將你們碎屍萬段。」

消失了,一眨眼不見了鳥人的行蹤,非得別提多快。

「哎,多麼好的一個機會,就這樣浪費了,可惜!」飛出了洞穴,懸浮在半空的葉天星緊咬紅唇,開了天眼,豎起順風耳,沒有再發現鳥人的行蹤,也真讓生氣。

葉天星轉身回到了鄧飛鴻身邊,查看了一下傷勢,比較嚴重,喂其服用了一粒聚元丹,臉色漸漸的恢復如常……

漸漸的太陽慢慢西下,絢麗的餘輝,多彩而又迷人,照射在葉天星那張俊美的臉上,清風吹來,撩起了幾根青絲,在空中飄揚,別有一番韻味。

鄧飛鴻目不轉睛的盯著,遲遲未收回目光,腦海中不僅浮現出了兩個碩大的大木瓜,動了動喉結,乾咳的喉嚨想要被木瓜汁滋潤。

「被我們這麼一打攪,它應該是不會回來了。」葉天星那雙漂亮的眸子微轉,看了一眼鄧飛鴻,發現他正在欣賞她,臉上閃過一絲不悅,問道,「怎麼樣?能起來行動了嗎?」

「我……」

「還能想女人,應該是沒問題,我們趕緊下山吧。」葉天星扭頭準備走。

鄧飛鴻臉黑,不過他的身體好的真是快,不知道葉天星給的什麼葯,竟然這麼厲害。

「葯只能起輔助作用,關鍵還是看你的身體素質。」葉天星皺眉打量著鄧飛鴻,他的屬性元體達到童貞元體,之前給的功法下去應該沒少修鍊,非常不錯,有聚元丹配合,傷勢自然好得快。

「下了山,得儘快找人來,相信在這個山洞裡一定能夠找到一些關於阿爾法的蛛絲馬跡。」鄧飛鴻說道。

葉天星點了一下頭,從洞**跳了下去。

鄧飛鴻伸長脖子看了一眼下面,雲霧繚繞,頗有一番仙境的意味,然而起碼有二三十米,普通人跳下去,非粉身碎骨不可。

「這個姑娘自己就這樣跳下去,也不帶我一下。」鄧飛鴻哭笑不得,他沒有辦法,只有慢慢的爬下去。

突然,一根藤蔓像一條蛇一樣,冒出了頭,纏住了鄧飛鴻的腳,一拉給拉了下去。

「啊……葉姑娘,救……」

鄧飛鴻以為自己失足要墜崖了,結果安穩的落了地,眼前站著葉天星,她的手中拿著一根藤蔓。

「原來是你,事先打聲招呼行嗎?」鄧飛鴻臉上閃過一絲不悅。

葉天星笑了,挖苦道,「原來鄧隊長也有膽小怕事的一面,沒想到。」

一聽這話,鄧飛鴻不高興了,不過他不想多做解釋,下一秒,被葉天星臉上那燦爛而又美麗的笑容迷住了,正面瞧才發現她穿的襯衣前面的紐扣被撐掉了,那曼妙的殷實的大木瓜,若隱若現,用一句詩來形容,就是猶抱枇杷半遮面,風撩領口也不現。

「恭喜主人,裝逼成功,獎勵40點裝逼值,40點經驗值。」

「鄧隊長,你又在看什麼?」葉天星捂了捂領口,臉蛋紅了。

鄧飛鴻意識到自己有點猥瑣,收回目光,一點也不好意思,想要解釋,葉天星已經走了。

「葉姑娘,等等我!」鄧飛鴻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經常會在葉天星面前失態,難道因為她的魅力難擋,不知不覺就……不可能吧?

鄧飛鴻心中糊塗不已,與葉天星乘車一起回到了團結鎮,準備在鎮上的派出所叫幾個人去山裡,把現場保護起來,同時看看那囂張跋扈的幾個警察處理得怎麼樣。

鎮派出所修得很簡單,就是一兩棟兩層樓的樓房組成,即使如此,相當威壓,完全能震懾住居心不良的人。

只不過團結鎮的好鳥不多。

鄧飛鴻、葉天星來到門口被阻攔了下來,一位胖胖的胖警察語氣一點不好問道,「嘿,你們誰啊?前來做什麼?」

鄧飛鴻沒有多言,亮出了證件,警察局大隊長,比派出所所長還高几個等級,胖警察立馬慫了,趕緊往立馬請,請到了所長的辦公室。

「二位請坐,我去給你們倒茶。」胖警察低三下四說道,相當恭敬。

「不用了……」鄧飛鴻的話沒有說完,胖警察離開了。

葉天星蹙眉打量著辦公室的一切,氛圍略顯怪異,臉色不禁微變。

鄧飛鴻也有同樣的感覺,甚至在空氣中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讓你們久等了,不好意思。」胖警察倒了兩杯水回來了,很緊張的樣子,偷偷的擦了擦手心的汗,客氣道,「還請喝茶,我們所長已經下班離開了,不知道你們前來做什麼?儘管說,一定為二位效勞。」

鄧飛鴻喝了一口茶,說道,「問你,今天下午有沒有兩位飛鷹特戰隊隊員過來?還拒捕了一些混混,以及你們派出所的五位警察,其中一位偏瘦,好像是小隊長,叫做孫成明。」

胖警察頻頻點頭,說道,「確有此事,二位你們怎麼知道的?」

「這不是你該問的問題。」鄧飛鴻拿出了大隊長的風範,很霸氣,很威猛,葉天星也喝了一口茶,忍不住看了一眼。

鄧飛鴻又說道,「他們人呢?都去了哪裡?我進來為什麼沒有看見?」 「這個……我……」胖警察結結巴巴,臉色變得很難堪,整個人顯得緊張,好似做了什麼虧心事,害怕被察覺。

葉天星、鄧飛鴻面面相覷。

「到底怎麼了?說啊,我的兩個手下呢?」鄧飛鴻怒問道。

碰碰碰!

突然,有人從所長辦公室外,扔了兩個黑色麻布口袋進來,口袋上全是血,還在動,時不時傳出痛吟的聲音,看樣子裡面應該是裝了兩個人。

「哈哈哈,這就是你的兩名手下,應該還沒死。」狂妄不羈、略顯熟悉的聲音從門口傳來,仔細瞧,正是白天遇見的那名瘦警官孫成明,他沒有穿警服,穿得痞里痞氣,相當討人厭。

不僅有孫成明,還有幾十個小混混,手中拿著武器,或棍棒、或鋼管、或砍刀,包圍了整個所長辦公室,里三層、外三層,像混社會的混混打群架,氣勢唬人。

葉天星意識到這是一個圈套。

鄧飛鴻臉色大變,衝上前,解開兩個麻布口袋,分開時還好好的兩名飛鷹特戰隊隊員,被打得鼻青臉腫、皮開肉綻,嘴角、鼻子不停的有鮮血溢出,手腳被捆綁,身上無數軟組織被打斷。

「大牛、土包子,你們醒醒,快醒醒。」鄧飛鴻大聲的呼喚道,眼睛紅了,濕了,心那叫一個痛。

飛鷹特戰隊是那裡有困難,往那裡上,那裡有危險,往那裡沖,那裡有變異人,拚死干翻它們,那怕打不過,也誓死捍衛人民的人身、財產安全,可以說個個都是英雄。

這些英雄沒有死在救援、反恐、打擊變異人的路上,栽在了自家人手裡,鄧飛鴻能不難受嗎?

其中一名飛鷹特戰隊員完全不省人事,另一名睜開了眼睛,看著鄧飛鴻,嘴角動了動,笑著說道,「隊長,對不起,給你……給你丟臉了。」

說完話,那名隊員也昏迷了過去,不,是昏死,脈搏極其虛弱。

「啊……你們這群混蛋,找死啊。」

鄧飛鴻猛然站了起來,直指孫成明的鼻樑,想要衝上去,狠狠教訓他們一頓,還沒有挪動腳步,站不穩,暈暈乎乎,就要倒下。

「鄧隊長!」葉天星上前攙扶住了鄧飛鴻。

「哈哈哈,什麼狗屁大隊長,還不是中了蒙汗藥,真是什麼樣的人帶什麼樣的隊伍,都是蠢貨啊。」孫成明無情的嘲諷道。

其身後的那些混混狂妄的笑著,絲毫沒有察覺到兩股暴戾的氣息在滋漲。

「兄弟們上,把三個男的直接搞死,而女的嘛,留給我。」孫成明沾沾自喜道,一副老子是土皇帝,在老子的地盤就得聽我的,什麼大隊長,照樣弄死,「小婊砸,不是要為你的老子逞能嗎?喝了我的蒙汗藥,看你現在怎麼辦。」

孫成明握了握拳頭,大搖大擺上前,說道,「先輪了你,然後把那個廠子拆了,把你爸廢了,對了,聽說你媽長得挺漂亮,哈哈哈。」

「你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對啊,來啊,看你們厲害,還是我的人牛叉,兄弟們。」

「明白!」

混混們衝進了所長辦公室。

「一群狗娘養的東西,今天一個甭想走,啊……」

怒吼一聲,鄧飛鴻迎上前,一拳一個,一腳一雙,再一個迴旋踢,撂翻一眾人。

七八個混混,眨眼間,倒的倒下,飛的飛出,砸翻了座椅,辦公文件散落一地,所長辦公室頃刻間變得狼藉。

沒衝上前的混混被嚇住了,孫成明為之一愣,沒想到已經中了蒙汗藥的鄧飛鴻還這麼厲害,不虧是飛鷹特戰隊的隊長,真的牛叉。

葉天星也對鄧飛鴻刮目相看。

中了蒙汗藥的鄧飛鴻,打了兩拳,又暈了。

「快上,乘機把他捆了。」孫成明命令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