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鄭亦傑眼神里說不盡的擔心。

「沒事,就一點小毛病。你不用擔心,還親自跑來一趟。」

顧佩琴這話說得鄭亦傑尷尬了。

按理都離婚了,也就用不著這麼關心了吧?

「都是思遠,他非讓……」

把責任推給鄭思遠,免得自己下不來台。

鄭思遠知道了,準會表示不滿。

顧佩琴對這個答案有點失望。

自己雖然假裝病的,但這關心原來不是發自內心的,全是受人指使的啊!

「思遠事多著呢?你就不關心關心?」

顧佩琴埋怨道。

「他們年輕人的事,我關心有用嗎?」

鄭亦傑看到了鄭思遠帶著賈珍珍在撒狗糧,心裡很不舒服。

這不是推卸責任嗎?

有這麼不負責任的老爸嗎?

「鄭亦傑,你就不管了,他可是你兒子?」

顧佩琴大有,你都不管,我還管嗎的架勢。

鄭亦傑嚇了一跳,這個是顧佩琴冒火的標準動作。

不對啊!人都生病了,還有這麼大火氣冒火嗎?

「他是我兒子,同時,還是你兒子?」

鄭亦傑提醒道。

誰也逃不了責任!

顧佩琴完全忘了是在演戲了,從床上爬了起來:「思遠和珍珍是要結婚的,據說你不同意?」

這是商量的口氣嗎?

鄭亦傑很煩顧佩琴這樣的語氣。

「我是聽說你生病了才來看你的,看來你好好的,比我都還精神,那我就走了?」

顧佩琴這才回過神來:自己現在可是病人!

「哎喲,哎呀……」

她一副痛苦的樣子。

本來欲離開的鄭亦傑一下扶住了假意要摔倒的顧佩琴。

「你怎麼啦?」

顧佩琴推開他的攙扶:「你走吧,與你沒有關係。」

她的心口確實痛。

鄭亦傑見她生氣了,怎麼能就這樣走了呢?

「佩琴,你真沒事?」

顧佩琴心口疼。

氣的。

「不用關心我?你兒子的事,你總得有個說法吧?」

鄭亦傑擔心著顧佩琴:「我們還是上醫院吧?」

「我沒事,別扯開話題。」

顧佩琴除了和他談兒子的事,也沒有別的興趣聊別的。

「思遠和那賈什麼的,不合適?你看賈什麼的那風……反正不合適!」

他沒有把風騷這個詞說出來,已經算是留了面子了。

「珍珍是有點那啥,但比起之前思遠帶回來的那些女人,她真的很不錯!」

鄭亦傑很不服氣:「不錯的女人多了,你總不能讓思遠每個都娶吧?」

反正就是不同意。

只要是你選的,喜歡的,我都不同意。

這就是鄭亦傑此刻的態度。

其實他是在跟顧佩琴賭氣。

他覺得顧佩琴強勢的態度還是那個樣子,這麼多年過去了,一點都沒有變。

「亦傑,珍珍可是拯救了你鄭氏集團的人,你可不能以貌取人?」

鄭亦傑怎麼可能相信顧佩琴的話。

他眼裡,賈珍珍跟婊,子差不多。

怎麼可能拯救鄭氏集團?

該拯救的,應該是賈珍珍自己才是!

「就憑她呀!有這能耐?」

。 其實顧如玖自己也特別無語,她想弄死顧玉琪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雖然她現在還需要顧忌顧玉琪身後的勢力,但是找個機會私底下弄死她,不被顧玉琪家族的勢力發現。

但是這幾年一直沒找到機會啊。

「要不然我幫你?」

南風瑾輕聲說道,即使顧如玖沒說話,南風瑾也能感覺到猜到她心中的想法。

更何況,他也早想殺了這些總在小玖玖面前蹦噠的螻蟻了。

但是鑒於他尊重小玖玖的想法,不隨意插手她的生活,才一直沒有行動。

「不用了,殺雞焉用牛刀?更何況現在大家都已經看見我們了,我們畢竟都是昊天學院的學生,在外面發生了什麼也不好,還是等機會吧。」

顧如玖還是比較沉得住氣的,更何況,顧如玖自己也有自信,對方不可能影響到自己什麼的,無非是跳樑小丑罷了。

總不能遇到事情都要南風瑾幫自己解決吧?那也太沒用了。

看到小玖玖如此自信,南風瑾也就沒說什麼。

「放心吧,他們也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的,在拍賣會的地界上公然做這些,他們這次恐怕也得倒霉了,而且還不用髒了我們的手。」

寒易晟在一旁說道。

「你們要回去了嗎?」

顧如玖以為拍賣會結束之後,南風瑾和寒易晟就要回雪月境了呢。

「暫時不回去。」

「那請二位寒公子去我家居住吧,我爹娘最是好客,二位公子又是玖玖的朋友。」

因為南風瑾和寒易晟並沒有說自己的真名字,只不過是說自己兄弟二人,姓寒。

「你們怎麼想?」

顧如玖看向南風瑾和寒易晟,其實她主要是擔心南風瑾,畢竟這個傢伙平時精緻的不像話。

寒易晟自然是不能做主,只能期待的看向自己大師兄,好不容易出來玩一次,他也捨不得這麼早就回去。

「那就有勞韓姑娘了。」

這是南風瑾第一次對韓寶兒說話。

聲音清冷,但是又充滿磁性。

韓寶兒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竟然覺得受寵若驚,可能是這位寒大公子看起來太冷漠了,除了玖玖別人就好像是路邊的石頭子。

「怎麼會?大家都是玖玖的好朋友,更何況你們也幫助了大師兄,我也不過是略盡地主之誼招待大家而已。」

韓寶兒很快將大家帶回了韓府。

韓寶兒的父母得知女兒又帶回了玖玖的朋友,也表示十分的歡迎。韓寶兒爹娘對顧如玖十分好,簡直當作了第二個女兒一樣疼愛,所以顧如玖也十分的尊敬他們。

南風瑾雖然還是不怎麼愛說話,但是又一個活寶寒易晟在,倒是十分其樂融融。

「你打算什麼時候走呀?」

顧如玖私下偷偷的問南風瑾。

南風瑾眸光一沉。

「你想我早點走?」

這話怎麼聽都好像是帶著點哀怨呢?

「哪有的事,我就是隨口問問!」

顧如玖也挺喜歡這樣跟南風瑾相處的,但是她才不會說出口呢!

「陪你幾天。」

南風瑾不多言。

。 穆承毅抬起眼,見錦棠正真誠的盯着自己,於是慎重的點了點頭,「小姐但說無妨,在下自然照辦。」

「我要先生第一要做的,是將咱們布莊手中那些綾子緞子都放出去,多囤些松江細布,庫房不妨擴一擴,儘可能多的堆滿。現在已經是五月,這件事先生要在八月前做完。」

現在京城的松江細布已經漲了價錢了,等到過了九月,更是會掀起一股熱潮,賣的比綢布還貴,甚至寸匹難求,金陵的細布,到時候想必也會搶售一空。

「咱們不開米鋪?」穆承毅一愣。

錦棠搖了搖頭,「先生的意思我都明白,只是一來我不想靠着外祖母,若是咱們開了米鋪,貨源是一個,還有一個便是往來壓貨護送的人,到時候必要麻煩沈家。二來沈家陸家樹大招風,這正是我第二件事要拜託先生做的。」

穆承毅恭敬的俯身,「拜託不敢,小姐還請說。」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