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鄰居——

【你在M洲?】

【你弟弟說的。】

秦苒偏頭看了秦陵一眼,秦陵在跟唐均一行人說話。

她收回目光隨手回了個「嗯」。

又加了一句:【參加物理項目。】

那邊的鄰居看到最後一句,心情複雜,好久都沒再回一句。

好半晌,才又問她——

【什麼時候走?】

秦苒:【明天。】

鄰居:【我也是明天回去,停機坪等我一起,讓你那位把我票換換。】

這個自然沒什麼問題,秦苒沒打算跟學校的隊伍一起離開,程雋程木都認識陸知行,秦漢秋秦管家不認識陸知行。

秦苒:【機場見。】

秦苒預料到陸知行應該有事情跟自己說,就隨意的答應了。

唐均身後站著老李跟唐家的大管事,老李對秦苒這態度見慣不慣了,他覺得秦苒跟陸知行有點隔代遺傳。

倒是唐家大管事,看到秦苒這態度,微不可見的皺眉。

「你們明天確定回去?不多玩幾天?」 暗物質博物館 唐均還在跟秦漢秋說話,想多留秦漢秋一天。

「小陵過兩天要上課了。」秦漢秋看了秦陵一眼。

「好吧,」唐均有些可惜,不過也沒多說什麼,他依舊笑眯眯的,「正好,你二表弟也明天回去,我一直想你們沒辦法見面,明天還能在機場見一面。」

吃完飯,唐均才站起來,微微彎腰,跟秦修塵說起了正事:「我們唐家很希望漢秋他們回去認認門,我爸媽當初最喜歡的就是小妹,他們在天有靈,要是能看到漢秋他們三人,一定高興。」

這種事情秦漢秋沒有說話,只是看著秦修塵,任由他決斷。

秦修塵看了唐均一眼,他沒想到唐均會拿過世的祖宗說話。

實際上他並不想要秦漢秋跟唐家有多過瓜葛,秦漢秋什麼樣子他清楚,唐家一看就不是M洲什麼普通人家。

只是秦修塵沒預料到唐均會這麼賴……

「秦先生,你放心,只是讓漢秋他們認認祖宗。」唐均看出秦修塵的糾結,緩緩開口。

唐均話說到這裡,秦修塵自然不能說不。

「那這件事我們下次詳聊。」唐均精瘦的臉上這才浮現了一層喜意。

大管事站在唐均身後,他看著秦漢秋秦修塵一行人的樣子,眉頭擰了擰。

這秦家人……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兒……

唐均秦漢秋秦修塵一行人先走,秦陵經、經紀人秦苒走得一向慢。

經紀人在跟秦苒聊M協的一些事情。

「小陵少爺,」唐家大管事也放慢了腳步,他朝秦陵彎腰,並道歉:「上次大小姐的事,希望您不要介意,大小姐她……」

大管事非常恭敬,他微微笑著又似乎不在意的開口:「她兩年前就加入了黑客聯盟,為人處事方面有些孤傲。」 “……”環視(十二個幼兒嘎嘎猿,現在成年嘎嘎猿不可能接受我這樣一個小嘎嘎猿指揮,那麼,就需要用這些小傢伙作爲種子了。)

“……”盯(不會說話。)

正在灰理盤算着如何將眼前十二個幼兒收編之時,洞外突然傳出一陣陣吵雜聲將其驚醒。

(恐龍吼叫、嘎嘎猿呼叫和物體撞擊聲,而且越來越近,地面輕微震動……結論,嘎嘎猿被某中等體型恐龍或恐龍羣追擊,評定:稍有危險。)

不再理會身旁一堆爬行着正好奇地圍觀自己的幼兒,灰理邁開小腿幾個轉折繞過眼前的岩石,然後藉着大小不一的岩石站在了一塊巨石之上。

當然,這一切都是在一個固定範圍內作出的,否則外圍守候的幾個母猿一定會幾口吃掉手中的植物,然後將膽敢亂跑的傢伙提回幼兒羣。

終於,洞外的場景出現在灰理眼前。

三個嘎嘎猿,其中一個揹着一顆巨蛋,後面追着兩頭體型巨大的肉食恐龍,直直的由遠及近向洞穴衝過來。

瞳孔驟然一縮,灰理看到了三個嘎嘎猿的表情,眼中閃過一絲戲謔。三猿的表情之中沒有一絲驚慌,反而充滿着得意的氣息。

(得意的表情,他們難道判定逃到洞穴就無憂了?或者……)

回頭看了看山洞洞口,這個山洞並非只有這一個洞口,比如灰理這些幼兒所處的平臺邊的洞口就位於山腰之上,那三個嘎嘎猿的目標則應該是位於山腳下的一個三四米高的洞口,而其它地方是否有更多也未知。

(不過,山腳這個三四米高的洞口雖然對那兩頭肉食恐龍而言小了點,但也不是不能進入。而且,嘎嘎猿們做這些就是爲了一個蛋麼?看起來是那兩頭肉食恐龍的蛋吧。)轉頭看了看後面追捕的兩頭肉食恐龍,眼神不錯的灰理一下便分辨出是雌雄一對,雖然從大腦中不知道來自那兒的記憶,認識到這種中大型的肉食恐龍一般只有在交配時纔會湊成一對,但也不是沒有特例。

(綜合原因分析,疑點一:爲了一個蛋而被兩頭肉食恐龍追逐;疑點二:被追逐時雖然時常出現危險情況,三猿卻沒有任何驚慌,只有得意;疑點三:逃亡途中選擇直線衝刺洞穴,而不是更好的弧形或者S形;疑點四:三猿動作存在很大習慣性,彷彿練習了很多次;疑點五:……綜合分析。)

此刻,三猿距山下洞口已經只有不到百米的距離,兩頭恐龍顯然也注意到這一點,憤怒的巨吼一聲,恐龍們開始進一步爆發速度。

(結論就是……)

之前還有些爲三猿擔憂的灰理,突然舒展起眉頭,呵呵笑起來,這讓兩名關注着他的母猿疑惑不解,但卻不妨礙她們也變得表情輕鬆起來,因爲真心的笑容總是充滿感染力。

笑了又一會兒,灰理才停住自己的行爲,這時,三猿距離洞口已經只有二十多米,而兩頭肉食恐龍則興奮的發現,自己也即將咬上這些可惡的偷蛋賊。

“他們需要的,可不僅僅是蛋哦,還有……”

“你們的生命。”(不知道是什麼?陷阱?伏擊?還是其它?)

正在灰理期待之時,那名抱着巨蛋的嘎嘎猿突然將巨蛋扔到一旁,然後三猿帶着微弱的電流閃光瞬間加速,帶着一道殘影從巨蛋拋出的反方向沒入樹林。

兩頭肉食恐龍在巨蛋和嘎嘎猿分道揚鑣之時就愣住了,眼前的偷蛋賊怎麼這麼快? 神花洛 救蛋還是抓賊?當然是……

但就在它們愣神的一瞬間,從肉食恐龍兩旁的樹林之中,已經在灰理了然的眼神下衝出了二十多個嘎嘎猿,他們熟練的自行分成兩批或是爬上了肉食恐龍的背部,或是攻擊肉食恐龍的腿和腹部等各個部分,或者抓着尾巴拖動。

一時間,肉食恐龍的慘叫聲響徹雲霄,但結果已經確定。

(你已經死了,嘿嘿)

從巨蛋被拋出,到肉食恐龍被消滅,只不過短短几十秒的時間,而且嘎嘎猿一方几無傷亡。

(之前居然沒發現這些藏在樹叢裏面的嘎嘎猿,看來是經常使用這種方法了,但是……)

這時,圍繞着兩頭死不瞑目的恐龍身旁歡呼的嘎嘎猿們,突然擡頭望向天空。見此情景,灰理也一邊控制身體,一邊向天空搜尋。

“翔翼嘎嘎猿。”(這就說的通了,即便嘎嘎猿的大腦可以經過鍛鍊和合理的營養吸收而自然進化,但這個小部落根本沒有任何熟食的跡象,這些嘎嘎猿的反應也很木訥,現在有翔翼嘎嘎猿也稍稍能說的通他們爲什麼做出這些行爲了。)

(偷蛋、引誘、伏擊,不,引誘之後的拋蛋是個亮點,如果不這樣做,肉食恐龍也不會出現這麼一個極大的破綻了。)

“嘿嘿,還不錯嘛。”如此一來,灰理倒是不再爲自己的安全擔憂了。要知道,雖然清楚自己以後一定很厲害,但從幼兒到成長爲擁有一定自保能力的青年這段時期,灰理依然很脆弱,很容易被幹掉。

不過,並不是所有四級大腦的翔翼嘎嘎猿,都可以做出這種看似簡單的佈局,嘎嘎猿們的信任是一方面,空中觀察,時機把握等等都需要仔細考慮。

不過現在已經是戰後,雖然這麼多嘎嘎猿只獵殺兩頭肉食恐龍有些小氣,但也可以理解成爲保存實力,如此一來灰理也可以輕輕鬆鬆的享受幼兒生活。

但正當灰理要收回視線的時候,他突然發現天空中的翔翼嘎嘎猿做出一連串動作,並重復了數次。首先,他(她?)在天空中向一個方向做出俯衝動作,做到一半,又回到之前的高度連着畫了四個圈,最後繼續在天空飛行。

(這是,動作預警?)

果然,地面剛剛還井井有條地處理着兩頭恐龍屍體的嘎嘎猿們,見此情景果斷的拋棄了獵物,然後一面不時擡頭望天,一面向之前翔翼嘎嘎猿俯衝的方向追去。

(俯衝的是敵人方向這應該是確定的,因爲這個方向揹着的就是山洞;四個圈代表四個敵人還是四羣敵人?應該是四個,否者這些嘎嘎猿的選擇應該是躲避而不是趕過去,即便嘎嘎猿實力不弱,但面對數量優勢也容易發生意外;那麼,四個圈有大有小,是指敵人的大小還是隻是因爲飛行誤差的原因?信息不足。)

想到這兒,灰理有些按耐不住內心的好奇,找準目標,就向山上跑去,但就在他即將攀上一塊岩石之時,突然感到自己身子開始騰空而起。

嘎嘎!

發現是誰的灰理,頓了露出了無奈的表情。(額,你叫吧,反正咱也不知道意思,不,是反正這叫聲也木有意思,咱不就是想看看戰場,瞭解瞭解咱們部落的戰力麼。)

想是這麼想,但雙方都無法用語言交流,灰理也只能灰溜溜的被母猿提着尾巴,像提購物袋般提回了幼兒羣,強制降級到學前班。

通過這幾個小傢伙的大小動作,灰理也察覺了,其中有四個應該是大班的,也就是說,他們是上一年出生的。不過對灰理而言,“都是羣小蘿蔔頭而已。”(你自己也是=。=)

數次闖關失敗之後,尾巴有些發酸的灰理,只能一邊腹議着安排母猿監察位置的個體全面的思維,一邊開始調(河蟹)教幼兒們,同時依舊不甘心的查找着母猿們的漏洞。

然後,趕在黃昏降臨之前,嘎嘎猿隊伍終於在灰理鬱悶的踹翻了最後一名幼兒,將【控制物種數】從0提升到12時返回了。

當然,獵物是不會少的,除去兩頭之前伏擊的肉食恐龍和附贈的恐龍蛋一枚,還帶上了四頭體型稍小的類似迅猛龍的肉食恐龍。

(看來四個圈大小不一沒有實際意義,也是,即便有意思也容易出錯,誰知道這些大小的基礎體型了。)

而從這些嘎嘎猿們不加掩飾的笑臉之上,灰理了解到這種收穫並不常有,但是灰理現在已經沒有心思思考這些了,因爲,他的面前放着一塊血淋淋的鮮肉。

(爲什麼?爲什麼咱看着明明應該很好吃的鮮肉,卻有種難以下嚥的感覺?)

咕嚕【咽口水聲】

於是,在所有嘎嘎猿,包括那名看起來有些年輕的翔翼嘎嘎猿大塊吃肉、大口喝血之時,灰理卻陷入了食物危機。

吃還是不吃?這他喵的……是個問題麼?

吃!

……

就這樣,時間一天天流逝,十三名幼兒也在一點點長大,並開始發出一些奇怪的聲音(對部落成員而言)。

最初這讓守衛的母猿感到很是奇怪甚至有些擔心,於是,這理所當然的提到了頭領翔翼嘎嘎猿處,但在翔翼嘎嘎猿去了一次幼兒羣,並在一名幼兒(灰理)的各種動作語言的配合說明之下,他自己也加入了這種奇怪發音的行列。

“石頭。”稚嫩的童音。

“石頭。”一大幾小的回聲。

“樹。”同上上

“樹。”同上上

“石頭砸樹……”

身爲頭領,並且是喜歡動腦筋的頭領,更主要是剛剛脫離動物世界的嘎嘎猿蛹化體翔翼嘎嘎猿頭領,他還沒有什麼“小孩不可能比大人知道的明白,瞭解的更多”的思維定勢,因此,當面對灰理指着各種東西,發出不同聲音,並學着他在天空的動作用簡潔的語言講述出來之時,這名頭領就開始認識到這種發音的有效性。

事實上,如果灰理沒有出現,這個部落也要不了多久就會出現自己的簡單語言。這時因爲,灰理在教學時注意到,這名頭領時常用一些其他的發音叫出灰理指出的東西,這導致他需要數次甚至數十次更改之後,才能勉強學會幼兒要不了多久就學會的某些名詞,而且時常反覆。

(這是方言的雛形麼?) 農門福女嬌寵日常 每當這時,灰理就會不自覺的冒出這種念頭。

沒有任何語言記憶之時,大腦語言這部分是純淨的,灰理可以輕鬆的在上面寫上自己語言的痕跡,學習者也能很快掌握;而有了語言,即便很少的語言,大腦這部分都會出現偏向,要學習另一種語言,就得分區,或者摸消前一種語言,相比起來學習步驟至少多出了一步,而複雜度更是上升了數倍。

當然,有語言基礎的個體,在學習模式差不多的語言之時,會更容易上手些。

另一方面,此刻既然頭領都已經開始學習,灰理也就有理由讓整個部落都抽空學習。

但是,語言只是一切的前提,現在還無法讓其它嘎嘎猿升火的灰理,現在只能每天抽出很多時間,重複調用體內的電能,鍛鍊靈活運用和攻擊,並忍着鮮肉的乏味不斷補充消耗的能量。

這也是沒有其它鍛鍊方法的灰理想出的最有效的方法,看看那個貌似遊戲的屬性欄中能量點從1,經過二十多天就增加到2,意識更是意外的增加了3點,就讓灰理有了堅持下去的動力,何況他本就是個執着的性格。

轟!

一團微弱的火光從眼前的乾草堆冒起,在偉大的青年頭領理解了‘放電’‘攻擊’‘插入’等幾詞意思之後,灰理終於誘惑這名頭領點燃了期待已久的火堆,然後他便將這名被火堆勾起好奇心的頭領無視,開始自顧自的烤起了鮮肉。

於是,這帶來的結果在第二天顯現,包括灰理和翔翼嘎嘎猿頭領在內的所有圍觀者都腹瀉無力,只能呆在溫泉中舒舒服服的享受生活,而不是出去面對滿臉兇惡的怪蜀黍恐龍們。

(看來咱做了件好事的說。)當然,進一步的結果是他們不得不縮減這兩天的肉食,用素食調來改變胃部的生活態度。

‘灰明’,這是灰理給這位翔翼嘎嘎猿取得代號(名字)。

在又一個上百天的時間過去之後,不僅熱食獲得了這個部落的承認,這一批幼兒們也全部學會了奔跑,語言更是初步在這個部落推廣成功。

(沒想到蛹化後的翔翼嘎嘎猿,居然也有追求獨立的傢伙。)

這是灰理的收穫之一,這個五十多猿的部落的形成有些坎坷。

它最初並非一名翔翼嘎嘎猿,但在上一輩蛹化的三猿中,其中一名不想與【被大地束縛的嘎嘎猿】待在一起,自由飛翔去了;另外兩名則因爲指揮意見而爭鬥不休,最後一猿帶二十多個分開。

對於普通嘎嘎猿們而言,他們需要的是翔翼嘎嘎猿指揮者而非高端戰力,擁有一個頭腦清晰的指揮者的嘎嘎猿羣遠比只有高端戰力的嘎嘎猿羣生存的更好。

因此,沒見過十幾個翔翼嘎嘎猿協同的嘎嘎猿們,便自然而然的產生這樣一種常識,一個翔翼嘎嘎猿的清晰指揮,顯然比兩三個翔翼嘎嘎猿的混亂指揮來的優秀,所以他們也就默認了這種選擇。

但是後來,這個嘎嘎猿羣在發展到四十幾名的數量之時,那名翔翼嘎嘎猿因爲一個失誤,被不知道從哪兒來的流星(=。 第一竹馬:嬌寵小青梅 =)給砸死了。

失去指揮變得混亂的嘎嘎猿羣開始進入混亂時期,一度分散爲四五個小部落,數量也漸漸降到最初的二十多個。

當然,此時就是身爲“救世主”的灰明童鞋出現之機了,他華麗麗地(灰明語)趕跑了同期蛹化的另一名翔翼嘎嘎猿,以自身的號召力(依然是灰明語)收攏了周邊部落,重新發展成現在這個部落。

“沒想到外面的翔翼嘎嘎猿在普通嘎嘎猿的位置居然是這樣的。” 唐家人自然護短,陸知行唐輕是唐家現在呼聲最高的兩位。

陸知行不說,他站得太高,連唐家人都看不懂他,但唐輕唐家人都知道,20歲就加入了黑客聯盟,雖然是因為又陸知行引薦,但陸知行能引薦進去,就說明她有進黑客聯盟的實力。

這種情況下,秦陵跟秦漢秋他們對唐家、對唐輕的態度就讓唐家人不悅了。

說完,唐家的大管事抬了抬頭。

他看著秦陵這一行人的表情。

秦修塵的經紀人臉上微變,「黑客聯盟?」

他上次就聽庫克老師說起黑客聯盟,這些頂級黑客什麼的距離他太遠,經紀人一般都是當作傳說來聽的,畢竟不是這個層次的。

庫克也只是稍微提起黑客聯盟,向他證實了黑客聯盟的存在。

眼下……

庫克老師也只是聽說,這位管事說那位唐小姐加入了這個組織?

經紀人當然心底驚駭。

甚至於一瞬間表情沒繃住,被唐家那位大管事看得一清二楚。

這表情在大管家的意料之中,他輕笑一聲,沒說什麼,然而在看到秦苒跟秦陵的時候他卻是頓住……

秦陵表情依舊冷漠,看不出來什麼。

秦苒拿著手機,正在看消息,她向來擅長一心二用,自然是聽到了大管事的話,臉上並無表情,只是抬了抬頭,看向那位大管事,眼眸微微眯起:「麻煩,讓個路。」

大管事一愣,他不由自主的往旁邊退了一步。

秦苒淡淡的收回目光,繼續低頭把玩著手機,不緊不慢的往前走著。

身後,大管事垂在兩邊的手一緊。

一個二十來歲的女生哪來這樣凜冽鋒銳的眼神……

大管事看著秦苒的背影,應該是看錯了吧……

唐均也要回去見陸知行,沒再跟秦漢秋等人多聊天,直接離開。

等一行人走後。

經紀人才看向秦修塵,把那位唐小姐的事情說了一下,最後微頓:「小陵要是跟那位唐小姐有來往肯定不會差,但這唐家確實不簡單……」

秦修塵不讓他們跟唐家有多來往是對的。

撂荒的土地 「黑客聯盟?」秦管家對這些了解的就比較少了,他看向經紀人,目露疑惑,「這是一行黑客的組織,跟黑帽子一樣?」

經紀人也被問倒了,他遲疑了一下,「應該制度不一樣吧……」

他只知道黑客聯盟很厲害,至於其他的,他一不是黑客,二不了解這個階層的人,自然不清楚。

「黑客聯盟就是一群頂尖的黑客,」秦苒把手機塞回兜里,看向盡頭的車,淡淡開口:「有個暗線網路鏈接,專門攪亂國際上的組織,有好人有壞人,只要技術達標,黑客聯盟都收,能加入進去的,至少都有全球前兩百的水準。」

她說完,程木的車就停在了不遠處。

秦苒朝身後揮了揮手,隨意的開口:「凌晨三點走。」

這裡距離停機坪還有一段距離,明天上午十點半的飛機,還要提前去見秦漢秋那位二表哥,自然要把時間線提前。

秦修塵目送秦苒的車離開,才轉過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