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錢永宏看都沒看孫軍,哈哈笑著,給宋三喜把煙又冒上,「哎,喜少,這一次,又下什麼?」

宋三喜胡亂的下了上萬塊。

錢永宏沒二話,跟著下。

孫軍再度過來,低聲下氣,「兩位勇哥的朋友,咱們娛樂城還有很多方式可以玩……」

錢永宏一揮手,「去去去,老子就喜歡打恐龍了,你管得著?」

孫軍碰了一鼻子灰,隨他倆折騰吧!

反正,這機子,他找的高人調的,不可能讓他倆贏的。

但錢永宏一勾手,「回來回來。」

「宏哥,啥事?」

「孫軍是吧?」

「嗯……」

「老子是黃長勇的朋友,好兄弟,來這裡,干坐啊?你他媽不會來事?」

「哦,好好好……」

很快,孫軍親自給端來了熱茶,小吃,中華煙,擺上,請二位吃著,喝著,玩著。

旁邊,還有個漂亮的服務員,陪著,隨時摻茶倒水,點煙。

宋三喜還囂張,在人家服務員的腰上摸了一把。

錢永宏嘿嘿笑,一拍他肩膀,「喜少,吃喝嫖賭抽,這才是你嘛!」

說完,他在人服務員臉上也擰了一把,很壞!

人家能怎麼樣?

勇老闆的朋友啊,兄弟啊,唉……

孫軍在旁邊不遠處,陪著,看著。

只見宋三喜和錢永宏,一陣陣操作,輸出去了十好幾萬,但還開心得不行。

瘋狂的是,這機子檯面,十個人能同時玩的。

結果,宋三喜把剩下的八個位置,全部佔了。

每個位置,讓上分小妹都上十萬塊的分。

錢永宏,不愧是當金融公司老總。

他比較穩,賊精,贏一個是一個。

沒敢這麼玩。

宋三喜這麼玩,孫軍當然高興,吃回來的機率更大了,暗罵他真是個瘋狂的傻子。

結果,宋三喜一連十手。

九個機位,5000的重注,全押100倍的,全輸了。

吐出去了四十五萬,眼都不帶眨的。

錢永宏暗罵真是個敗家子啊!越贏越想贏,結果還得輸,跟他打牌一個爛德性,簡直不帶腦子!

這前前後後,錢永宏又跟著輸了將近五萬,但還是高興,贏著呢!

圍觀的人,都興奮得不行。

第一次,見玩得這麼瘋的。

最後,宋三喜看時間差不多了,吃准了程序。

九個他的機位,依舊清一色的5000塊,重注。

100倍賠率,三角龍!

錢永宏倒吸一口涼氣,跟了!

圍觀的人們,繼續關注,刺激啊!

要是中了的話,哈哈!

孫軍在不遠處,暗自冷笑。

傻貨宋三喜,你這回四萬五,又得吐出來了。

他一使眼色,早已經驚魂不定的上分小妹,只得啟動開獎按鈕。

全場注目!

恐龍咆哮響起!

開獎……三角龍!

100倍中!

全場爆炸,狂呼,人聲鼎沸。

孫軍兩眼一翻,眼前發黑,暈了……

宋三喜,450萬!

錢永宏,50萬! 水波蕩漾,荷香清淺。葉雲兮和蕭景崇跟着帶路的丫鬟,來到了黎府後院的一座涼亭里。

而在這裏,黎相的孫媳王若曦早已恭候多時了。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葉雲兮的錯覺,她總覺得王若曦似乎對蕭景崇很是不滿,一進來,便眼都不抬一下的徑自說道:「黎府和王府隔着整整一條街,屬實不能算是閑聊的好去處,所以,不如王爺就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吧,這樣,咱們也好少一點彎彎繞繞。」

葉雲兮不由得抬頭打量了她一眼。

畢竟真的很少見居然敢跟蕭景崇這樣說話的,除了皇上和太后,以及付丞相,貌似這還是她見的第一個。

但王若曦看上去卻並未和其他大家閨秀有何不同,同樣是挽著已嫁作人婦的髮髻,穿着打扮雖然不再如以往少女般嬌俏,一舉一動卻處處都透著端莊典雅,宛若一副挑不出任何錯的仕女圖上描繪的畫一樣。

下一刻,似乎是察覺到了葉雲兮的目光,王若曦有點詫異的抬頭望了她一眼。

緊接着。

她看着葉雲兮那青面獠牙的面具,明明剛剛還靜如死水的臉龐,頓時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激動了起來:「莫非你就是京中的那位神醫……?」

沒想到居然會一下就被識破身份,葉雲兮有些尷尬的想伸手去摸鼻子,結果缺碰到了冷冰冰的面具,微微一頓,也對王若曦這副樣子有了點猜測。

既然她一眼就能把她認出來,再加上黎玖那樣着急忙慌的想逼她現身,那麼,也就是說……

像是為了印證葉雲兮的想法一樣,王若曦突然毫無預兆的沖她跪了下來:「神醫,臣婦真的找你找的好苦啊,求求你,救救我家老太爺吧,我前後找了許多郎中來看過,可他們都說沒辦法,最後,還是我無意中聽聞了濟世堂出了個神醫,才又死灰復燃的燃起了希望。」

「神醫,我代我黎府上下十幾口,求求你,我家老太爺行將枯木,若是你不出手的話,恐怕……恐怕他真的就要熬不過今晚了……」

老太爺?黎白石?

葉雲兮聞言眼底劃過一抹瞭然。

不過……

「要是你真的想求我救他的話,那你就得告訴我,他到底是得了什麼病症,不然,別說是我,就算華佗在世也救不了他。」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雖然葉雲兮主要學的是西醫,但總的來說還是沒什麼差別的。

說完,頓了頓,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又在後面補充了一句:「另外,秦王是同我一道來此的,所以,還希望你們對此保密,切莫宣揚出去。」

王若曦沉默了,良久,才點頭說道:「好。既然是神醫所說,那臣婦自是遵從。」

看得出來她其實是有點不情願的,左丞和右丞兩家的關係並不和睦,作為跟付丞相千絲萬縷的蕭景崇,自然也不可能被黎府另眼相待。

但沒辦法,葉雲兮剛剛的話已經是在告訴她了,蕭景崇是跟她一起來給黎相看病的,所以,她要是再那樣劍拔弩張的話,眼下這病能不能看下去還真不好說。

而隨後見王若曦的臉色確實緩和了幾分,葉雲兮縈繞在心裏的愧疚這才煙消雲散。

鬆了一口氣。

怪不得剛剛蕭景崇見要來黎府,便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原來是跟黎相有嫌隙啊……還好還好,她及時挽救過來了,沒讓蕭景崇的臉面丟了,不然藉著他名號來黎府,回去還不知道要被他怎麼記仇呢。

這麼想着,葉雲兮忍不住悄悄的看了蕭景崇一眼。

可他臉上雖然並沒像她一樣戴着面具,但卻依舊是那副不冷不淡的樣子,彷彿無論王若曦是什麼態度,他都可以不在乎一樣。

但事實上。

蕭景崇並不是葉雲兮看到的那樣毫無波動。

甚至在她對王若曦說出那一番話的時候,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胸腔處傳來的悸動,但可能是這股感覺對他而言太過猝不及防,以至於他竟然莫名生出來一股煩躁。

以至於最後他只能靜靜的,目送著葉雲兮的身影消失不見。

……

「食欲不振,噁心,嘔吐,還有腹痛……」靜靜聽完王若曦對黎相病情的總結后,葉雲兮腦海中若隱若現的浮現出了一種可能。

按照現代醫學的說法的話,這種情況,應該是跟消化系統有關,畢竟,吃不下東西,一聽就知道要麼是胃,要麼就是用於消化的其他幾個器官出問題了。

不過,還是得看看才知道。

這麼想着,葉雲兮特意叮囑了王若曦,最好不要讓任何人進來打擾她后,便走進了黎相的寢屋。

寬敞,明亮,這是她的第一個印象。

跟上次那位不受寵的尚書嫡女不一樣,看得出來,黎家很在意黎相身體上的安危,卧室的通風,打掃,以及一些基本的擺置,全部都是有條不絮的。

但有時候病魔就是這麼不講情面,即使都這樣了,還是把黎相折磨成了一副行就枯木的樣子。

「眼周青黑,鼻下出血……」葉雲兮只掃了一眼靜靜躺在床上的黎相,心裏立刻就得出了一個答案——肝硬化。

這可比趙雲錦的情況要複雜多了,這一次,是想不動刀都不行了。

葉雲兮微微的嘆了一口氣,沉默的看了眼瘦骨如柴的黎相,他全身都好像皮包骨一樣躺在床上,早已不見當年半點叱吒朝堂上的模樣了,面容枯槁,臉色蠟黃,甚至臉上幾處還有很明顯的出血跡象。

很糟糕。

不過還好,葉雲兮早料到黎玖要她現身是有救命的事,所以是早早做好了準備才過來的。

手術刀,麻醉藥,針線,自製的消毒藥水……這些東西被她一股腦的從箱子裏取了出來,而緊接着,葉雲兮又讓王若曦去準備了一張雙人大小的乾淨木桌。

黎相被抬了上去。

「神醫,我家老太爺的命就靠你了,請你……請你……」看到自己一向敬重有加的黎相變成了這副樣子,王若曦的眼淚頓時邊不受控制的掉了下來,泣不成聲的在一旁苦苦哀求道。

葉雲兮看得心裏生出了一絲不忍,但同時卻也堅定了心中的信念。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