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鎮。

鎮壓玩物,鎮壓一切可鎮之物。

我的心跳得很快。最後大聲的喊叫起來:“師父,你怎麼纔來,快幫我教訓這個混蛋啊。”

之前那個聲音悠悠然響起:好強大的手印。這可是巫家手段了。想不到巫家在華夏還有傳承,藏得真好,這一次出手,天下再無容納你們二人之處。”?? 是邪佛麼?

這傢伙不是藏在蒼龍山下,陰間靈山之中?怎麼會到了這裏突然對我下手?

而且,他說的巫家傳人是什麼意思?

師父一直沒有給我說過我們的門派,現在看來,似乎我們還是巫家傳人。

巫……

爲什麼會說我們天下之間無處可躲。

一句話,就讓我的腦子一片混亂,根本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我心中自有天地,何處去不得?何處不能去?”

的確是師父。

聽到這老傢伙的聲音,我頓時就有了一種流淚的衝動。

“哦?好大的口氣,巫家沒有再華夏滅了傳承就已經算你運氣不錯,現在還敢如此囂張強橫,那就讓本尊嘗試一下你到底又什麼厲害之處。”

隨着邪佛聲音響起,之前已經停頓在空中的黑色卍字再次放出了漆黑色的光芒,隨後,一隻夜叉從黑光之中鑽了出來,那一個黑色卍字就直接印在了夜叉的背心之上,隨後這一隻體積比起之前我所看到的夜叉大了無數倍的傢伙揚天長嘯,嘶吼起來。

一時之間,威勢猛烈,讓人心中害怕無比。

師父終於緩緩走了出來。

臉色顯得有些憔悴,還是和以前一樣,不過這樣的師父不管怎麼看都給了我一種截然不同的感覺,就像以前的師父一直都被鳥屎給糊住了看不清本來面目,這一次,終於是知道洗個澡露出本來面目一樣。

我竟然會覺得這樣一個糟老頭子有點帥氣的感覺,我想,我一定是瘋了。

“法一,看清楚了,我門傳承十二種手印,每一種手印都對應一種強悍力量,大道至簡,符籙,養屍,捉鬼,降妖……各種道術流傳千變萬化,到了現在,卻僅僅侷限在表面繁華,華而不實,反而失去了最開始我們學道的根本,這一次,你要看清楚了。”

師傅說完,幾乎是在我印象之中直接結印,手印已經完成,像是一開始就保持了這種手印的架勢,速度之快,竟然讓我的眼神都已經跟不上了。

這就是手印的力量麼?

夜叉仰天咆哮,直接一巴掌從上而下,猶如黑色天穹直接朝着師父壓了下來。

而師父,仍然是一個樣子,手印朝上,釋放出去,然後大聲說道:鎮!

依然是簡簡單單一個字,一個手印。

黑色夜叉巨大手掌卻在瞬間遭受到了抵抗,根本不能下落,彷彿是被無形的罩子給擋住了。

夜叉手掌收了回去,背後黑色卍字光芒大作,將夜叉包裹在其中,然後再次朝着下面撞了過來。

師父仍然簡簡單單一個鎮字,直接講夜叉給彈飛起來,然後師父手印再結,開口說道:給我鎮,鎮,鎮!

接連三個鎮字,直接將夜叉和黑色卍字幻化的黑色光罩從上到下直接打落到了地上,然後短短時間,直接偏偏破碎,成爲粉碎。

我一時間看得呆住了,不由得讀韓德問道:“之前那大夜叉是什麼程度?”

韓德也是被師父的手印給嚇得有點發傻,愣了好半天方纔回神過來,有點不確定的說道:“鬼將後期,黑色卍字加成之後,我覺得應該是鬼王級別。”

“不過,一個手印就將鬼王級別的人給碾壓成了粉碎?這鬼王未免也太不值錢了一點。”

還不等我說話,韓德就有點自我解釋的開口說道,看得出來,鬼王級別的存在被這樣輕鬆碾壓,這讓韓德心理上有點接受不了。

因爲他就算有城隍官服加成,應該也絕對不是鬼王級別的兇殘存在的對手。

但是現在……

豈不是說,師父碾壓他猶如碾壓一直蚱蜢?

鬼也是有自尊的。

我正向着安慰一下韓德呢,沒想到這傢伙突然看了我一眼,然後有些黯然的搖頭。

我頓時就怒了,這混蛋,什麼意思呢。

又是在笑話老子太挫,師父太厲害是吧?

真是一個混蛋。

“好強的手印,不錯,值得我睜眼想看,既然天龍八部衆的夜叉不是你的對手,那就再嘗試一下其他七部衆的厲害如何?”

邪佛隱形,根本不知道他藏在哪裏,被滅殺了一隻夜叉,邪佛顯然並不在意,接着開口說道。

然後佛唱聲音響起,又是黑色卍字閃現,隨之出現的天龍八部中的剩下七部衆同時出現,咆哮聲中,朝着師父衝了過去。

“法一,道法變化萬千,你需要去蕪存菁,不要流連於那些粗淺的形式之中,只是在意道法的流派,而是忘卻了最根本也是最關鍵的一點,那就是,自身強悍,以我心爲天地,本意爲陰陽,雖千萬人,吾往矣,對方術法千萬種,我們只用一種,那就是,手印,破之。”

天龍七部衆速度很快,都是兇殘之極的鬼物,七尊大鬼物一起出現,聲勢浩大,這種陣仗就算是出現在茅山中,那羣傢伙估計都會被嚇傻。

畢竟在黑色卍字加成之下,這羣八部衆都是鬼王級別的存在。

等閒之間,一隻鬼王都很難看到,更別說,八隻鬼王同時出現。

不過,師父慢悠悠說完話之後,七隻鬼王竟然還沒有衝到師父面前,隨後,就看到師父再次結印,口中說道:鎮!

又是一樣的法門。

甚至簡單到讓我覺得有些無聊的程度,不過,不得不說,真的很有用,鎮字訣一出,七隻鬼王被同時碾壓,隨後身上黑色卍字崩碎,七隻鬼王直接被滅殺掉了。

我快要瘋掉了。

總裁壞壞,晚晚愛 師父的表現完全顛覆了我以前的認知,七隻鬼王級別的強悍鬼物竟然被瞬間同時滅殺,這簡直是……

我都不知道用什麼詞語來形容了。

要是尋常一隻鬼王出現,估計張佐臣都會手忙腳亂,至少我就不知道應該用什麼級別的避鬼符來將這種級別的鬼王給收了。

“法一,堅守心中的道,其他的都是手段,不是根本,我們的根本,就是十二手印,懂了,那不是真的懂了,你需要明白這些手印之中蘊藏的道理,這纔是真正的掌握了這些手印,而那時候你也真的算是我們門下了。”

師父喘了口氣,開口說道。

滅殺七隻鬼王,這的確是相當拉風的事情,不過,一般來說,拉風的事情都是要付出代價的,至少,看師父偷偷喘息的樣子,我也知道師父肯定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這麼輕鬆的。要是能夠那麼輕鬆的滅殺七隻鬼王,就和吃飯喝水一樣,那我就真的報上了大腿了,以後還會害怕區區一個茅龍? 現在想起來青蓮山根本就是兇手,生怕來了被抓住才是,所以才拒絕了參與這一次的事情啊!

其餘人能想到的,南澗和雲空幾人自然也想到了,特別是雲空幾人,想到青蓮山可能是兇手之後,更是憤怒至極,該死的青蓮山,竟然敢玩弄他們這麼多人,將他們玩弄在掌心中,簡直是找死……

「夢老,今天的事情多謝你了,我們現在就去青蓮山,討回公道!至於冥殿,這一次是我們誤會了,我代表所有人跟你們道歉,告辭了!」南澗想了想看著夢老和錦年真心的說道。

錦年沒有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夢老也笑了下說道:「沒事!」

接著,南澗等人開始紛紛撤離了冥殿的門前,雖然人數眾多,但是大家都有飛行獸,離開的速度還是很快的,不多時,除了夢老之外,對面也就沒剩下幾個人了……

只是夢老身後,還有一個帳篷,沒有收起來,裡面的人也沒出來,錦年好奇的看著對面的帳篷。夢老也有點好奇,於是說道:「我去給你們看看……」

說著夢老直接來到唯一沒有收起來的帳篷外站定問道:「裡面可是還有人?」

不是親家不聚頭 沒有回答,但是夢老能清楚感知到裡面確實是有人的,夢老又問了一聲,對方還是沒有回應。

於是夢老神識想進去看看裡面到底是誰沒有離開,可是神識剛進入帳篷內,就被一道強悍的魂力擋了出來,夢老忍不住倒退一步,才微微站穩,有些震驚的看著眼前的帳篷……

自己的魂力並不弱他十分清楚,但是剛才裡面阻擋自己神識的魂力,卻是比自己強悍幾倍不止,到底是什麼人,有如此強悍的靈魂力?是煉丹師?煉器師?馴獸師還是陣法師呢?

除此之外,他真的想不到還有什麼人靈魂力,這麼的強大!

「你是誰?鬼鬼祟祟的做什麼?出來!」夢老回神冷聲的說道。

「呵呵……你不配,不想死的話,就給我滾!」一道女子的聲音冰冷的從帳篷內傳來道。

夢老聞言臉色變得有些難看,剛想說什麼,錦年就對著夢老喊道:「夢老,不如過來再說!」

夢老聞言回頭看了眼錦年,又看了看眼前的帳篷,猶豫了下,還是直接回到陣法邊,看著錦年問道:「我怎麼過去!」

「夢老直接走過來就行了!」錦年說道。

夢老聞言一頓,隨後還是決定按照錦年說的,夢老進入陣法內,和徐老等人的感受一樣,過去陣法后也徹底失去知覺了!錦年拿出丹藥給夢老服下,然後等著夢老醒來,視線落在了對面的帳篷上,沒有說話……

他也很想知道對面的帳篷內究竟是誰,會是那個自己見過的黑衣女子,會是那個黑衣女子為了殺九狸,所以這樣大費周章的陷害九狸嗎?

不多時夢老醒了過來,沒有想到自己真的活下來了,看了眼坐在一邊的徐老和錦年,夢老猜到可能是兩人救了自己!

「夢老,做吧!」錦年看著夢老說道。 滅殺七隻鬼王,這的確是相當拉風的事情,不過,一般來說。拉風的事情都是要付出代價的,至少,看師父喘息無比的樣子,我也知道師父肯定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這麼輕鬆的。

“很好,巫家傳人的確厲害。難怪當年道門聯合。將你們巫家化爲魔教直接聯合絞殺。”

邪佛聲音再次響起。對於師傅,口氣之中竟然有點欣賞。

魔門,還被道家聯盟聯合絞殺……

我開始覺得我的確是上了賊船了,顯然。是被師父給坑了,難道以後我還必須要面對道家這麼多人的絞殺?要不要開這種玩笑。

“讓我們走,我不和你爲難。只要你不傷害普通百姓性命,你要如何興風作浪我都不會理會。”

師父沉默一陣之後,突然開口說道。

我有點不能理解師父爲什麼會做出這樣的選擇,明明是師父佔據上風,輕鬆擊潰了邪佛的天龍八部衆,怎麼還會提出這種退讓的條件。

我想要說話,卻被韓德給抓住,搖搖頭,讓我不要多說。

經歷的事情不少,我也開始有所成長,很快就冷靜下來,要是按照師父的性格,能夠有所選擇的話,肯定不會這麼輕鬆的就退步。

看來,師父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這麼輕鬆的。

“嘿……竟然如此……不過,你用這種條件和本尊討價還價,是認爲本尊不是你的對手?”

邪佛沉默一陣之後,開口說道。

並沒有直接拒絕。

雖然這樣說,但是很顯然,邪佛對於師父同樣是心存忌憚。

沒想到師父這麼厲害,竟然讓邪佛都這麼忌憚。

我的心跳再次加快,覺得這其實也是一件相當厲害的事情了。

都是沉默,兩人都保持了沉默。

這種沉默讓我的感覺很是不好,覺得有些不安。

而後,師父再次開口說道:“你是想要嘗試一下我手印厲害?你的陰脈來源已經被隱祕特勤局的人給切斷,養不成邪佛金身了,現在只不過是一個半成品而已,如果我是你的話,我早就準備好跑路了,哪裏還敢呆在這裏等着隱祕特勤局的人找上門來。”

師父說話的語氣很是隨便,就像是在和一個熟人說話那種。

難道互相之間還能認識不成?

我不由得有些搖頭,這不是開玩笑麼?

師父和邪佛之間怎麼可能有什麼聯繫。

“十二手印?嘿,你巫家的手段我還是知道一點的,可惜,我不認爲你又十二手印,要不然,當年的絞殺之中你何必 躲藏到了現在,我想你現在身上還有傷吧?”

邪佛沉默之後開口說道。

巫家,絞殺。

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真的是想要知道,可惜,現在不是發問的時候,希望師傅等會兒我們回去的時候不要裝聾作啞又什麼都不說。

“要不我們試試。”

師傅開口冷笑:“陰陽壁已經被打開,隱祕特勤局的人肯定已經知道,馬上就會採取行動,你說,那羣傢伙衝入了陰司之中,你在蒼龍山花了那麼大代價的佈置會不會付諸流水?”

邪佛再一次沉默下來。

顯然被師父抓住了痛腳。

“那一面功德袈裟你是從哪裏弄來的?還有,爲什麼你會那麼輕鬆的找到我陰間靈山陰脈陣眼所在。”

沉默許久,邪佛終於開口。

他和師傅都是多說,少做,顯然都是有點互相忌憚,不敢搶先動手。

“你故意弄出盜洞還弄出張道士想要引誘我們的注意力轉移到另外的方向上面去,很成功,畢竟你的幻陣手段真的很強大,不過,你千不該萬不該,將法一給牽扯進來,我巫家一脈只傳一人,你動我傳承,我自然覺你後路,那面功德袈裟其實很簡單,我從五臺山行遲和尚哪裏贏過來的。”

師父也不介意多說一點話,有點話嘮的程度了,都。

我看到師父的手指一直都在隱蔽的動彈,不由得有點擔心起來,這邪佛太過厲害,即便是師父面對都需要偷偷摸摸做點手腳,即便不知道師父是在做什麼,我也知道這多半是師父沒有把握的表現了。

“行遲和尚,想不到……難怪能夠封印我的靈山陰脈,不過,你阻攔我養成邪佛金身,連陰身道果也不能凝結,這種大仇,我能夠輕易放棄?”

邪佛這一次話語之中充斥了怒氣,顯然被師父弄了一個斷子絕孫的手段,到了最後損失很大,顯然不爽。

“那就練練。”

師父眉頭一皺,乾脆的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然後,很是囂張的開口說道。

顯然已經有所準備,決定動手試試看再說。

“我有陰間佛家大手印神通,都是手印,我想要看看你巫家一脈手印到底有什麼厲害之處。”

邪佛聲音響起。

而後,天空之中鬼氣凝聚,形成一個手掌印的樣子,朝着師父這邊直接壓了下來。

這個手印和之前巨大夜叉散發出來的威勢都不能比較,無聲無息,顯得很挫的樣子。

不過師父臉上的凝重神色卻變得相當的明顯,深吸一口氣,手中結印,這一次,手印變化,隨後師父在手印凝結的一瞬間大聲的說道:破!

破字訣。

破除世間一切法門,強悍自身,橫行無忌。

師父口中解釋,顯然是專門說給我聽。

這一次,師父的手印幻化再也不是空無一物,而是一個拳頭,迎着黑色手掌猛然向上。

拳頭和黑色手掌猛然碰撞,陰司之中再次震顫,我感覺就像是蒼龍陰司都要崩潰一樣。

隨後兩種手印的力量都是互相湮滅,然後消失無蹤。

碰撞之後,師父身子一陣搖晃,朝着後面退了兩步,邪佛那邊無聲無息,我甚至都不知道邪佛藏在什麼地方,因此也不知道邪佛那邊到底出了什麼事情沒有。

總不可能最後還是師父吃了虧吧?

“巫家手印果然厲害,你們走吧。”

很快邪佛的聲音就響了起來,開口說道:“想不到啊,藏得真好。”

這句話讓我有些愣神,有點疑惑的朝着後面看了一眼。

當然什麼都看不到。

之前躲在外面的那些鬼差早就跑得沒了影了,師父和邪佛的對撞太過恐怖,這些傢伙要是呆在這裏被殃及池魚的話恐怕也只能是自認倒黴了。他們顯然也沒有那麼傻的。

“我們走。”

師父抓着我,示意韓德回到玉印之中隨後,快步的衝破了陰陽壁。

等到我們到了外面,還不等我說話呢,師父臉色一變直接一口血吐了出來。

我頓時大驚。

“別慌,趕緊走,我瞞不了邪佛很久的,他很快就會回神,要是被追上就要慘了。”

師父抓住我示意我不要說話,伸手將自己吐出來的鮮血給接住了,直接用手指蘸了鮮血在空中畫符。

鮮血在空中閃現,竟然並不滴落,幾乎是一瞬間就形成了兩面神行符,分別貼在了我們身上,然後拉着我快速朝着外面奔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