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長大的標誌是理解章魚哥

過去的一代人,曾在電視機前看著《海綿寶寶》長大。 這部畫風極致卡通,情節有趣且跳脫的動畫作品,從2005年開始就被中央電視臺引進,也自此成為當代年輕人們的童年一角。

在它熱播的那個年代,作為主角的海綿寶寶——那個表情誇張,穿著滑稽衣服的黃色小海綿,一度是小學生們的摯愛人物。

但直到這幾年,海綿寶寶似乎開始退居二線,人氣不比當年了。

這並不是因為人們不再愛這部動畫,而是因為另一個角色的人氣開始後來居上——

章魚哥。

在現在的互聯網上,章魚哥已經是新晋網紅。 人們更愛用他來當頭像:

或是搞點表情包。

也有這樣一句話開始在網友之間流傳:

小時候喜歡海綿寶寶,長大了才理解章魚哥。

章魚哥的人物性格,在數十集的《海綿寶寶》中已經被描述地足够明顯了:

一個自命不凡,憤世嫉俗,脾氣暴躁的章魚人。

他似乎沒有什麼時刻是在開心的。 儘管海綿寶寶一直對他表示友好,但他的態度用遠是愛答不理,甚至憎恨這位吵鬧的鄰居。

他是蟹堡王的收銀員,卻一直對工作沒什麼熱情,始終幻想成為一名音樂家或藝術家,儘管自己沒什麼天分。

由於這些和天真熱情的海綿寶寶近乎對立的特質,章魚哥在最早期是小觀眾們眼中的“討厭鬼”。

直到隨著這批小觀眾們長大,章魚哥的風評才逐漸逆轉了起來。

大家對此抱有近乎一致的態度:感覺長大了以後,就開始能理解章魚哥了。

而這所謂的“理解”,大多是指“開始明白章魚哥為什麼總是不開心”了。

在動畫中,章魚哥日復一日的工作,幹著流水線般的活……小時候看你會覺得這等境遇與自己很遙遠,但如今它卻已然是不少當代人的生活縮影。

長大後人們才理解,能時刻熱情對待生活的海綿寶寶才是萬中出一,剩下的都是整天愁眉苦臉的章魚哥。

他同時又心有壯志,卻無從實現……逐漸認清現實的年輕人,已經開始明白這才是人生的常態。

不久前曾有一篇文章,字字泣血地表述了自己對章魚哥的新感悟,收穫了網友一眾贊同。

那些章魚哥曾讓小孩們厭煩的舉動——不能忍受被打擾睡眠、不喜愛參與社交、整天“喪”氣十足……現在已經開始被曾經的少年們所理解。

國外知名社交平臺Reddit的官方號曾發帖表示,章魚哥甚至還應該被當代人看作一個學習目標:“章魚哥實際上應該是我們的目標。因為,儘管他從事著一份他不喜歡的工作,但他回家仍然練習他的樂器、畫畫、跳舞、雕刻……他並沒有讓這份工作定義他”。

“越長大我們就越理解這個兄弟”

“越長大我們就越理解這個兄弟”,是如今人們對章魚哥最多的一句評估。

也因為他的各種表情更能符合大家的生活狀態,所以章魚哥也開始成為表情包的新寵兒:

這只章魚死氣沉沉的表情,如今看起來比海綿寶寶要順眼的多。

這句話也一度流行於年輕人之中:小時候以為自己是海綿寶寶,長大了才發現自己是章魚哥。

事實也的確如此——成為小孩眼裡的討厭鬼,是人們走向成熟的第一步。

類似於此的現象,在互聯網上逐漸增多。 一比特脫口秀演員曾經發一個關於童話的吐槽:

“長大後就開始理解那些邪惡女巫了。他們移居到樹林裏獨自生活,只要有人來打擾就會殺了對方。“

這個吐槽獲得了數萬轉發。 原因是大家發現的確如此……那些曾在童話裏被我們認為是“邪惡”的反派,其實大多只是想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莫名其妙地被正派爆錘。

他還寫了另一個段子,吐槽了《威利旺卡的巧克力工廠》:

曾經那些讓小朋友們感到“大快人心”的,以“宣揚正義”為主題的童話向作品,如今長大成人後再看,未免會讓人感到些許不適,因為有些作品實在是過於“純粹”——當看過“現實”之後,看童話就總覺得不那麼對勁。

這也是為何現在的“反派”電影開始飛速增多。

那些經典作品裏的頭號大反派,如今都有了自己的獨立電影,有的甚至比正派電影更受歡迎。

關於“人們為什麼開始更喜歡反派”這個現象,幾比特美國西北大學的博士生還就此做了一項研究:在一個名為CharacTour的網站上,他們對232500名用戶進行了角色偏好測試。 結果顯示,人們更喜歡的角色是“與他們本人相似的反派”。

學者們認為,這是因為虛擬作品成為了一個“避風港”。 在這個可以不受道德指責的避風港裏,人們可以較為自由地將自己的黑暗面和虛擬人物產生聯系。

當然還有個原因是一些“好人”角色太過完美優秀,讓人很難去共情。

在現實生活中,人們不得不受大量規矩約束,按規範生活,需要活在他人的期望之下。 而反派們則對此毫不在意,只為了自己的追求行事——這種“勇氣”難免讓不少人心嚮往之。

一些有著複雜特質的負面角色,也囙此越來越受歡迎。

曾經《名偵探柯南》裏的琴酒被小朋友們人人喊打,現在大夥看他,更多感慨的是:“他黑衣組織裏的同事一半廢物一半臥底,真的難帶。”

以前《寵物小精靈》裏主教團才是人氣第一,而現在的人其實更喜歡“可愛又迷人”的火箭隊。

只分對錯的小孩子才會和超級英雄感同身受,而肩負生活的成年人們,其實更傾慕那些“有夢就追”的大反派。

類似的對經典作品的“印象顛覆”,開始越來越多了。

主要原因是這兩年特別流行一些“毀童年”的數據調查,讓人感覺自己被騙了不少年。

例如,一些帶顯微鏡看動畫片的博主開始試圖總結一些動畫角色的家庭情况,而結果大多讓人意想不到:

在《哆啦A夢》裏活得摳摳索索的大雄家,其實住著幾百萬豪宅,而經常被看作“廢柴”的大雄爸爸年薪已經超過600多萬日元(在當時算是高薪)。

生活“平平淡淡”的《櫻桃小丸子》一家,其實生活水準已經勝過現實裏的絕大多數人:

小時候人們常笑《蠟筆小新》一家房貸要還三十多年,長大了才發現自己連笑人家的資格都沒有。

只有有過社會經歷,人們才能發現那些自己曾經以為唾手可得的“平凡”生活是多麼來之不易。

最好的例子就是一個關於“理想父親”的調查。

可能在早些年,大多數小孩會回答自己想要有超級英雄一樣的父親。

可近幾年的調查卻顯示,大家最想要的父親其實是小新的爸爸野原廣志——一個小時候你以為他是“廢柴”的男人。

這也並不是因為大家被現實毒打後就放弃了夢想和希望,而是因為隨著閱歷的增長,大夥開始理解生活的真諦:平平淡淡才是真。

既然做不了海綿寶寶,那做章魚哥倒也無妨。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