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門關上的那一瞬間,司厲霆鑽到了被子里,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

「女人,是你勾引我的。」

穿成短命女配之后 「你胡……唔……」話音未落,她的唇已經被堵上,門再次推開,「爺,那今天的行程……」「滾!」被子中鑽出一張堪比修羅的臉。 悠悠既然不願意離開,顧柒也就沒有強求。

倒是她覺得經年心裡壓了太多的事情,讓顧柒很是心疼。

顧柒決定用自己的愛來感化她,讓她忘記過去那段不好的回憶。

於是最近顧柒一直纏著經年,和經年同吃同住,

經年被她抱著不敢動,生怕自己像上一次酒後失態。

在清醒的狀態下,經年是肯定不會讓自己做出任何不合常理的動作。

挽明 不過在顧柒身邊她很快就睡著了,嘴角也掛著甜甜的笑容。

一大早她就要起來繼續背單詞,活生生被顧柒給拖了回來。

「這麼早,雞都沒有打鳴呢,再睡一會兒。」

顧柒將頭埋在了她的脖頸,手攬著經年腰。

這樣的動作讓經年小鹿亂撞,她掩飾自己臉上的喜色。

「柒爺,這裡沒有人養雞。」

「那也不許起,周末的真諦就是賴床,再睡一會兒。」

「是。」

這個胡攪蠻纏的七爺,經年對她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等顧柒睡飽了才悠然起身,「走,小經年,咱們挖墳去。」

經年已經給她準備好了午餐,「柒爺,你沒吃早餐,先吃點午餐吧。」

「還是我家小經年懂事,你這手藝真好。」

「只要柒爺喜歡就好。」

這個時候的經年就很懂悠悠的心思,她也是這樣對南宮離。

面對心愛的人,只要能喜歡自己的飯菜那就好。

顧柒這趟回來最大的變化就是她更喜歡穿女裝了,不管去哪她都穿著女裝。

哪怕是要去挖墳。

天色漸黑,顧柒到了約定的地點。

阿旺和顧浣只能用如膠似漆四個字來形容,兩人膩得難捨難分。

阿才雙手抱胸靠在一旁的樹下,雙目緊閉,聽到顧柒的聲音才睜開了眼睛。

他一眼看到的不是顧柒,而是經年,那個漂亮得像是仙女的女人。

兩人的視線在空氣中相遇,經年慌亂移開了視線。

這個男人才和她見第一次面就知道了她內心的秘密,就算他答應自己不會說出去,經年仍舊會覺得難堪。

顧柒上前就往阿才的胸前打了一下,「耍帥呢?不過小阿才似乎最近又帥了。」

「顧小姐別笑我。」

「喂,你家先生怎麼又玩失蹤了,我給他打電話都是無法接通。」

「小姐放心,先生肯定是在安全的地方,只是不方便接電話。」

「一天神神秘秘的,小樞樞難道是特工不成?」

「小姐就不要多想了,等合適的時候先生會告訴你他是誰的,小姐不是要挖墳么?我們工具都準備好了。」

「還是你們最懂事了。」

顧柒跳上了商務車的副駕駛,阿旺自然要和顧浣坐一起。

經年沒辦法,只能和阿才坐到了最後一排,雖說有三個位置,旁邊被人堆了東西。

經年只好靠近阿才,外面已經全黑。

車子往墓地的方向開去,顧柒看著窗外熟悉的景色,心情複雜。

腦中回憶起這些年和邁克長大的過程,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

前往墓地的路不太好,經年也沒扶手可抓,一個急轉她撞入阿才的懷中。

「抱歉。」

「沒事。」

經年連忙移開了身體,這還沒有坐直身體,又是一個彎道,她又倒了回去。

「這路太陡,你抓著我吧。」阿才開口。

就算這個男人和別人不同,經年還是本能的很排斥。

「不用。」

看著經年倔強的側臉,他也沒有辦法。

到達墓地之時,天已經全黑,顧浣下車就感覺到了一陣涼意。

「為,為什麼要大晚上的來挖墳?」

顧柒跳下了車,「大白天的被人看到,想我們被抓起來?我就說你膽子小別來。」

「我,我才不害怕呢。」顧浣給自己壯膽。

阿旺拉著她的手,「別怕,有我呢。」

經年已經走到了顧柒身邊,「是哪座墓?」

「那邊。」

經年徑直朝著墓碑走去,顧浣看到心中也是十分緊張,「經年好厲害,居然一點都不怕。」

顧柒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好跟經年多學一點,你啊,膽子比老鼠還小。」

「小姐……」

阿旺連忙安撫,「不小不小,你比老鼠膽子大多了。」

阿才輕笑一聲,直接經過了兩人,看著前面經年的背影,他的臉上有些濃重。

經年之前究竟在什麼地方生活過,一點都不太像一個女人。

顧柒到了墓碑前,「你這個混蛋,要是你敢騙我,不管你在哪,被我抓住了我都要打死你!動手。」

阿旺和阿才拿好工具就開挖,一點不猶豫。

要知道他們跟在穆南樞身邊時間長了,挖土這種事還真是經常做。

顧浣抓著顧柒的手,「小姐,挖墳是要遭報應的,要不……咱們不要挖了吧。」

「沒事,要報應就往我身上報應。」顧柒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繼續。」

墓地旁邊的樹葉被風吹得颯颯作響,嚇得顧浣直往顧柒懷裡鑽。

經年見狀,將顧浣從她懷裡拉了出來,「小浣熊你別怕,要不我送你回車上?」

「不不不,你們都在這,我就在這。」

坐在車裡她會更加害怕的,萬一真的有鬼一定會嚇死她。

「你要是害怕就抓著我。」

阿才抬頭看了一眼,將經年的動作收入眼底,看來這丫頭的醋勁挺大。

就連顧浣害怕靠近顧柒經年都會吃醋。

她做得自然,別人也不會胡思亂想,只有阿才明白。

想著過些日子穆南樞就會過來,經年會如何?

不管她怎麼想,她對顧柒的這段感情終究是開不了花也無法結果的。

「小姐,已經打開,我去給你把骨灰盒抱出來。」阿旺跳下去,將骨灰盒抱了出來。」

當年關於邁克墜海有兩個版本,第一個是音訊全無,他的屍體也沒打撈起來。

另外一個版本則是好不容易打撈起來,已經不成人樣,所以就火化下葬。

顧柒連他下葬都沒有來,又怎麼會看到他的屍體。

誰又會拿著自己死亡的事情來欺騙人呢?

顧柒捧著骨灰盒,顧浣將經年抱得死死的。

「小姐,你,你別看了吧,怪嚇人的。」

顧柒冷哼一聲,「誰說我不看。」

說著她就打開了骨灰盒,這一瞬間心情十分複雜。

一方面她希望邁克真的還活著,不管他在什麼地方,在做什麼,活著總是要比死亡好多了。

另外一方面萬一裡面的不是邁克的骨灰,就證明他還活著,既然他活著,這些年來音訊全無,讓自己傷心難過了這麼久。

打開塵封的骨灰盒,裡面裝著白色粉末。

「你們幫我看看,這是不是人的骨灰。」

阿旺膽子很大,伸手在裡面摸了摸,摸出一個小骨頭出來。

人被火化以後不會所有骨頭都燒得乾乾淨淨,一個骨灰盒也不可能裝得下整具屍體。

這裡面肯定是其中一部分。

白森森的骨頭一露面顧浣嚇得尖叫起來,連忙捂住自己的眼。

「別怕,只是骨頭而已。」經年安撫道。

「浣兒,別怕,這不是人骨。」說著阿旺還將骨頭往顧浣的眼前送近了一些,好讓顧浣看得更清楚。

「啊!」顧浣哪裡受得了這樣的刺激,整個人暈了過去。

經年趕緊扶著她,「你幹什麼,明知道她膽小,還拿骨頭嚇她。」

阿旺有些無辜,「我,我只是想要她看得更清楚一點,我不是想要嚇她。」

經年對這個鋼鐵直男無語,就這麼剛還能有女朋友,真是老天爺開眼了。

「阿旺,這是什麼骨頭?你剛剛說不是人骨。」

顧柒反倒覺得顧浣暈了更好,免得一會兒叫一聲,她的小心臟也受不了。「是貓骨。」兩道聲音異口同聲道。 門被帶過去,蘇錦溪的身體被司厲霆脅持在懷中。

要是昨晚是在藥力之下對這個女人沉淪,那麼此刻就是真的被她輕而易舉給挑起了興緻。

「女人,我要你。」他滾燙的吻落在蘇錦溪的脖子上。

「論輩分我要叫你一聲三叔,你不能這樣,昨晚的事情我不計較了,請你放了我。」蘇錦溪慌了,男人的力道她是很清楚的。

如果他真的要亂來,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抵抗。

「呵……口是心非的小東西,你的身體可不是這麼說的。」

被中的氣氛越發熱烈,蘇錦溪漲紅的小臉十分可愛,玫瑰花一般的紅唇微張,一雙被水潤濕的眸子更是在無形的誘惑著他。

唇就要落下,門再一次被推開,司厲霆一雙眸子快要噴火了,蘇錦溪死死將腦袋貼在臉他的胸前。

咬牙切齒的話語從唇里發出:「你是不是想死?」

林均欲哭無淚,「總裁,老爺子知道你昨晚回來睡,專門過來看你了,預計兩分鐘就要到達,你確定讓他看到你這個樣子?」從地上的婚紗林均就知道了躲在這裡的那個女人身份,雖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爺怎麼和那位小姐纏上了,但顯然目前的情況要是被老爺子發現,那位小姐就死定了,自己爺

身上也會背上污名。

「煩人,出去。」

「好的爺。」

門一被關上蘇錦溪就嚇得從床上跳了下來,「完了完了,老爺子過來了,我要死了要死了!」

此刻蘇錦溪慌張到了極點,不停的在原地轉圈。

「蠢女人,先穿衣服。」司厲霆飛快從衣櫃里給她扔過來一件自己的白襯衣。

「這是你的衣服。」

「穿不穿在你。」

蘇錦溪想著那件複雜的婚紗現在穿也來不及了,而且很容易暴露目標。

此刻也管不了那麼多,三下五除二往身上套了衣服。

從地上撿起了自己的內褲,司厲霆眼尖的看到上面可愛的皮卡丘笑臉。

「你還是不是女人?」

「是不是你昨晚還不知道?」蘇錦溪瞪了他一眼,飛快將自己的婚紗藏到了床底。

穿著自己襯衣的小女人,襯衣剛好遮住她的臀部,兩條修長白皙的美腿誘人之極。

這個時候的蘇錦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司厲霆一把將她攬在懷中吻了下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