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阿奎從空中栽落,重重地砸在地上,頓時,他落下的位置,砸出另一個巨坑,周圍地面裂開了無數條縫隙。

阿奎悶哼了一聲,半天都站立不起來。

武檉,「讓襲擊我的那個人來,他比你抗揍。」

阿奎不可置信地看著武檉。

他以為自己強了很多,可連一個不認識的陌生面孔都打不過。

目光落在傅瑾身上,「傅家四爺只會躲在別人身後……」

話音未落,傅瑾出手。

阿奎悶哼一聲,異靈被擊出,在空中炸的無影無蹤,然後血肉之軀漸漸萎靡,成了一具腐屍。

屍體炸裂,消失的乾乾淨淨。

洛初寒錯愕地看向傅瑾,「阿瑾,他是小淵……」

傅瑾,「他已經和小淵沒有任何關係了。」

洛初寒,「……」

他自然知道。

可是小淵在哪裡?

他看向傅瑾和宋伊一,不敢問,也不敢知道。

不過傅瑾什麼時候這麼強了?

諸天我最兇 強到了這個地步!

武檉,「四爺,我們走了。」

傅瑾,「嗯。」

他牽了宋伊一的手。

武檉在前面開路。

傅瑾和宋伊一跟著,一路出了洛家山莊。

沒有人敢攔,驚懼地看著他們。

阿奎在洛家,是不可戰勝的存在!

死了嗎?

沒有弄錯的話,是死了!

我的人生從花錢開始 洛家老夫人面無血色地看向傅瑾。

阿奎的迅速成長,還以為是洛家的機會。

可是竟然這麼死了!

傅瑾停在洛家山莊的門口,看向外面的警力,「我想殺人,不需要遮遮掩掩。」

然後,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只說了一句話,掛了。

不到三分鐘,帶隊的隊長接到一個電話,然後迅速地撤了人。

傅瑾回頭,看向洛家老夫人,「我和伊一可能要叨擾幾天,一直到在查到殺害宋仁義夫婦和五爺的兇手為止。」

洛家老夫人,「……」

之前是想留人,現在只想送走,可發現瘟神難送!

傅瑾看向洛初寒,「就勞煩舅舅給我和伊一、武檉三個人安排住處了。」

洛初寒,「好的,阿瑾,洛家和阿瑾實在很多誤會,我希望這些誤會能解開。」

傅瑾,「我也希望。」

洛初寒讓人帶著傅瑾、宋伊一和武檉,住到了之前他們住過的半山腰的那座庭院。

只是院子里,現在沒有住任何人,空著。

傅瑾看向洛初寒,「舅舅,我想見見洛家小家主,勞煩舅舅安排了。」

洛初寒,「他最近身體不好,不方便……」

傅瑾手裡多了一塊玉,「我是來交還這塊玉的,之前的約定,必須親自交到他手上,不假手於人。」

洛初寒,「……」

他沉默了一陣,才低聲道,「好。」

傅瑾,「舅舅請便吧。」

洛初寒,「阿瑾和伊一都累了吧,好好休息,午餐的時候讓人送過來。」

傅瑾嗓音沁寒,「希望午餐裡面不要出現不幹凈的東西。」 洛初寒,「阿瑾放心,我會讓人注意。」

傅瑾低聲問,「阿奎的死,舅舅一點都不生氣么?」

洛初寒,「……」

他眸色沉黑地看向傅瑾,深深地看了一眼,轉身離開,什麼都沒有說。

生氣?

不是生氣,是心疼!

可是這個世界,從來都是靠拳頭實話。

拳頭沒有別人應,哪有資格生氣。

傅瑾注視著洛初寒的背影,一直到他離開,睡鳳眸落在武檉身上。

武檉,「洛家很詭譎,不過住一段時間,我一定能發現什麼。」

傅瑾看著武檉,「你最好不要讓我失望。」

武檉,「四爺,我不敢。」

今天又親眼看到一個異能界的強者在四爺手裡灰飛煙滅,他哪敢有絲毫懈怠!

如今唯一的想法是可以多立功,將功補過。

傅瑾,「出去吧。」

武檉出了宋伊一和傅瑾的房間,隨便找了一個房間,歇下了。

傅瑾帶上門,眸色落在宋伊一身上,沁柔了幾分,「不主動幫我補充一點異能?」

宋伊一,「……」

就出手了一下,需要補充?

他平日里補充的還不夠嗎?!

傅瑾伸手摟緊她的腰,將她整個人拉到了懷裡,薄唇輕碾她的唇,然後一點點地吮緊。

宋伊一,「……」

一個綿長的吻結束,真的消耗了她不少體力。

傅瑾放過她,抬手,輕輕地摩挲她唇角,「有些事不用放在心上。」

宋伊一輕聲道,「不會的,有那麼聖母嗎?」

傅瑾,「沒有。」

宋伊一,「我還是覺得舅舅很有問題。」

傅瑾,「舅舅的城府不是一般的深。」

宋伊一看向傅瑾,「我只是有點怕見一個長得和小淵一模一樣的孩子,渾身只有邪惡。」

而且怕長得像她,怎麼都會心裡不舒服。

傅瑾,「早就碰過面了,怕什麼?」

宋伊一,「也是。」

傅瑾坐在沙發上,讓她坐在腿上,手把玩著宋伊一的手指,無骨的觸感,讓人不忍釋手。

中午的時候,午餐送了過去。

武檉負責檢查,確定沒有問題,看向傅瑾和宋伊一,「四爺,四少奶奶,請用餐。」

在陸子寒的調教下,他已經很快學會了作為手下的生存法則。

傅瑾,「嗯。」

武檉自己拿了一份午餐的,去自己的房間吃。

作為下屬,他沒有資格和同桌,他也不敢。

畢竟之前的事還沒有翻過去。

四少奶奶找過他,問過他的那些事,真的不是他做的,也和四少奶奶說明白了,四爺和四少奶奶應該信了吧?

他真的很真誠。

隔壁的房間,宋伊一看向傅瑾,「武檉越來越乖了,越來越懂規矩了。」

傅瑾,「嗯。」

宋伊一嘗了一口午餐,還不錯,「我們只怕要住一段日子了。」29GG小說www.29gg.net

傅瑾,「應該是。」

接下來的幾天,是傅家五爺的屍檢。

屍檢是洛家和武檉這邊各找了人,結果一致,呼吸衰竭而死,沒有發現外力作用。

洛家老太太那邊不好說什麼。

如果不是傅瑾那天擊殺了阿奎,他們還能做文章。

可但是現在情形不一樣了,做不了文章了。

除了死亡時間,他們和洛家五爺在一起,這邊沒有發現任何證據指向傅家四爺和四少奶奶。

洛家老夫人,「這樣也不能排除他們的嫌疑,當時除了他們,沒有任何人,不是他們害死的我兒子,是誰?」

負責調查工作人員,「可是沒有任何作案動機。」

洛家老夫人,「怎麼沒有,宋伊一被宋仁義夫婦虐待,傅瑾為她的鳴不平,殺了那兩個人,劉芸也是我兒子的親生女兒,他自然……」

「這只是老夫人您的一面之詞。」

老夫人臉色瞬間不好了,「你給你們領導這個電話,問問這件事該怎麼處理,我看你根本處理不了。」

「稍等,洛家老夫人。」

他打了一個電話,等接通了,遞給了洛家老夫人。

洛家老夫人聽完那邊的話,變了臉色,「之前你不是這麼說的!」

「這是上面的意思。」

洛家老夫人,「……」

她氣的摔了手機。

負責調查的警員,「老夫人,目前的屍檢結果,的確不是外力致死,五爺之前身體欠佳……」

洛家老夫人氣急敗壞地出聲,「滾!」

警員徑直離開了,很瞧不上洛家老夫人的做派。

現在情形,看起來很像是栽贓誣陷,沒有成功,惱羞成怒。

難道洛家老夫人這麼心狠?狠起來自己兒子也殺?

等警員離開了,洛家老夫人氣的摔杯子。

一直到「洛以淵」出現。

「太奶奶,何必這麼生氣。」

洛家老夫人臉色好看了很多,「小淵,你過來了。」

「洛以淵」,「太奶奶不要生氣,先辦我爺爺的葬禮吧。」

洛家老夫人,「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太奶奶都聽你的。」

「洛以淵」很滿意,坐了一陣,離開了洛家老太太的地方,回到住處,看到洛初寒,唇角勾起一抹戾笑,「怎麼,後悔了?」

洛初寒,「……」

「洛以淵」,「都是你的兒子,何必厚此薄彼呢?他又沒死。」

洛初寒看向他,「你知道小淵去哪裡了嗎?他現在還好不好?」

「洛以淵」,「他要殺了我,把我從他身體里趕了出來,我怎麼知道。」

「他是你哥哥。」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