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阿羽想要上前的時候,夜九猛的回過頭,詭美眼眸帶著霧氣,對著阿羽輕輕一笑,無聲的唇畔開口,用唇型傳播話語:放心,我不會對她如何,只是對有些事情比較好奇。

阿羽如今這個樣子,連五級獸欒漓都對付不了,談何對付夜九這種六級獸。

阿羽幾乎是瞬間消失在了原地,這個地方除了晚上他不能控制,白天幾乎是他想要幹什麼就能幹什麼。

阿羽走了之後,夜九似笑非笑的看著秦可可:「怎麼不想說嗎?」

秦可可看著靠的越來越近夜九,眉心鄒起:「你就不能先放開嗎?」

夜九很誠實地搖搖頭:「不能,放開了,再抓就很難了。」

說完之後,夜九再次趴在秦可可身上,另外一隻空閑的手,時不時的摩挲著秦可可的肌膚,滿臉無辜的說道:「真的不說嗎?」

秦可可忽然感覺有點不對勁,瞬間又看向了夜九,只見夜九精緻絕倫的五官變得有些紅潤。

夜九笑得姿意邪肆:「既然這樣,那我只好出賣色相呢!」

秦可可:「……」

說完之後,夜九修長如玉的手指輕緩的解開腰帶,一瞬間,暗紅色的衣衫披散開來,露出裡面白皙的胸膛。

秦可可連忙轉過腦袋,很認真的威脅道:「夜九,你這樣做是不對的,我是不會被美色所誘,但是不代表別人不會,你這樣是會被強姦的知道嗎?」

夜九疑惑的眨了眨妖異詭美的眸子:「何為強姦?」

性感,沙啞,魅惑的嗓音帶著一絲疑惑,這種聲音好似毒品一般,聽的會上癮。

秦可可有些懵逼,立刻站起來,背對著夜九,非禮勿視,非禮勿視:「就是……」說到這裡,忽然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秦可可感覺自己有詞窮。

夜九瞬間移到秦可可面前,銀色的瞳孔眨了眨,泛著妖異的光芒:「就是什麼?」

秦可可想了想,還是感覺豁出去了!

「就是把你綁起來,狠狠虐待,對你做盡一切不該做的事。」

夜九倒是沒有太在意這些話,但是有個問題還是要問的。 「對我做盡這些事情,是雌性嗎?」夜九的聲音帶著疑惑,但是卻一點都不妨礙他聲音的性感魅惑。

秦可可還沒有反應過來,就點了點腦袋。

夜九瞬間低低的笑出聲:「如果是你的話,我到時願意讓你一試。」

這話明顯帶著勉為其難,秦可可有些煩躁:「就是一群長得特別丑的雌性,將你捆起來,把你打到沒力氣,然後輪流上,嗯?就是跟你交配的意思。」

夜九聽到這些話,情不自禁的攏了攏衣裳,原本散開的衣服瞬間就穿戴整齊。

但是片刻之後,夜九因為自己的行動感到羞怒,「那豈不是很爽?」

秦可可一愣,夜九瞬間再次來到秦可可身邊:「現在你應該回答我,你是怎麼進的迷霧之森?」

那是妖異詭美,帶著霧氣,透著邪肆的銀色雙眸深深的注視著秦可可。

秦可可:「機緣巧合。」

夜九輕輕執起秦可可的下巴輕笑:「這個答案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秦可可鄒眉:「難道你想把圍天大陸的人類大陸的人類帶進迷霧之森嗎?」

夜九沒有回答,但是眼底的一片思緒還是被秦可可看到了,忍不住嘆息道:「世界上怎麼會有那麼多機緣巧合。」

秦可可說完就離開了,夜九也知道秦可可沒有撒謊,也就沒有再次攔著她。

夜九手指有頻率的敲打著竹蕭:「秦可可,倒是跟普通的雌性你不一樣。」

凝熙這個時候忽然從湖中冒出來:「可可,當然和普通的雌性不一樣。」

夜九看著凝熙,饒有興趣的等著他的答案,誰知下一刻,凝熙又說傻話了:「因為可可是雄性,當然和普通的雌性不一樣了。」

夜九:「……」不跟腦殘說話。

阿羽這個時候也回來了,可可不在了,他瞬間就感覺到了,所以才過來看看,結果就聽到了這句話,阿羽對於凝熙也是感到無比的無語。

凝熙這是在給吃貨丟臉嗎?

夜九懶懶的看著一眼阿羽:「回來了,看來這個禁地是能夠把握起來的,為什麼不好好利用呢!」

阿羽有些失落地低下腦袋:「這塊禁地,我只有白天能夠掌控,晚上一切都由不得我,要是我流連在一個地方,說不定也會被攻擊到。」

夜九伸手探了探哎阿羽身上的氣息,才恍然大悟的點了點腦袋:「原來如此,那豈不是你晚上就會很危險。」

阿羽也不隱瞞,直接說道:「很快,我的力量就會被這塊大陸的吸光。」

「你當初將自有空間化為實體的時候,可有異樣?」

阿羽搖搖腦袋:「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早就記不清了。」

凝熙忽然就從湖中跳了出來:「阿羽,那你是不是一直在這裡已經好多年了都沒有人陪你。」

阿羽對這種事情絲毫不閉諱。「確實,好多年都沒有看到活物進來,上次就進來了兩個。」

秦可離開之後,平復了心中的怒氣,她又不是物品,為什麼要一直這樣待價而沽。 「出不去,被囚困的感覺啊!」夜九眨著妖異詭美的瞳孔嘆息。

阿羽只是看了一眼夜九,咬了口竹筍,淡淡回答:「在這裡挺好的。」

凝熙悶悶的聲音傳來:「他在這裡有吃有喝當然挺好的啦。」

夜九:「凝熙閉嘴。」

阿羽飛快的接話:「凝熙說的也對,我在這裡有吃有喝,什麼都好。」

夜九沒有再回答,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阿羽。

……

夜幕漸漸來臨,星星高高的掛在天空,秦可可躺在草地上,可能是因為獸世有兩個太陽的原因,夜晚的星星都格外明亮,但是,獸世的夜空,卻沒有月亮。

漫天的繁星,將夜空點綴得格外美麗,一道性感沙啞的聲音傳來,在寂靜的夜裡顯得格外的悅耳,但是秦可可人本放鬆的心情變得緊張起來:「你來做什麼?」

夜九披散著長發,躺在秦可可身邊,側躺著單手撐起腦袋,銀色的瞳孔略帶迷離的望著秦可可:「睡覺啊!」

說完還伸手捂著唇,狹長的丹鳳眼微微彎起,詭美邪魅的瞳孔帶著異樣的美麗:「難道……你希望我對你做什麼……」

說完,對著秦可可眨了眨他妖異蠱惑瞳孔。

秦可可只是面無表情的轉過臉,很明顯,根本就不吃他這一套。

「禁地這麼大,你可以隨便找一個地方睡覺。」

夜九身子一傾,靠近秦可可,對著她呵氣如蘭:「可是,我就喜歡這裡……」

秦可可抓住夜九的髮絲:「那你就好好躺在這裡,喜歡他吧!」

科技之無限未來 說完之後,直接將夜九美麗的臉推開,站起來就要離開了。

夜九修長的雙腿幻化成蛇尾,快速的將秦可可的腰身捲住。

秦可可低頭看了一眼纏著她的蛇尾,眼底一暗,戾氣浮現:「鬆開。」

夜九輕輕一笑,瞬間就將秦可可拉到自己面前,單手將秦可可兩隻手都抓起,一隻白皙如玉的手微微挑起秦可可的下巴:「若是我不鬆開呢?你當如何都對我?」

秦可可陰狠的眼神彷彿萃了毒一般,冷冷的盯著夜九:「你要我如何對你?」

夜九狹長的丹鳳眼微微一眯:「你的想法,我自然干涉不了,但是你用這種要剝我皮的眼神望著我,難道?你想要我的蛇蛻?」

說完之後,還不忘對著秦可可挑了挑眉梢。

蛇蛻,秦可可眼底瞬間就流露出嫌棄的眼神,「想要你的蛇蛻,自作多情還是有個限度比較好,那麼噁心的東西,你覺得我會要嗎?」

面對秦可可毫不留情的話語,夜九眼底幽光一閃:「這可就說不定了,人類不就是口是心非的嗎?」

秦可可不屑的看著夜九:「你見過很多人類嗎?你和他們相處過多久,怎敢如此確定?」

夜九懶懶的將秦可可的臉扳正,微微靠近:「很多倒是不至於,但是這是人類的習性不是嗎?」

秦可可噗笑一聲:「你說的對,但是這只是一部分而已,並沒有看過全部的人類,都是這樣的,不是嗎?」 夜九眼睛微微一亮,對著秦可可呵氣:「你這是在跟我解釋么?」

秦可可冷笑:「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只不過在實話實說而已。」

「噢!」夜九指尖輕輕劃過秦可可的臉頰,妖異陰媚的瞳孔微微一縮:「那你是說?你不一樣?確實不一樣,畢竟,你可是進了迷霧之森呢!」

夜九輕輕將秦可可抱起,讓她趴在自己身上,握著秦可可的下巴打量:「這樣的姿勢,喜歡么?」

說著,便放開了秦可可的手,但是蛇尾還是緊緊纏繞著她的腰,隱隱有越纏越緊的架勢,雙手得到自由之後,秦可可一隻手抓住夜九漂亮的頭髮,一隻手掐著夜九的脖子:「我很喜歡,也很想看看,是你的脖子先被我扭斷,還是我的腰先斷。」

夜九輕輕一笑,和著蟬鳴,海風,竹葉的沙沙聲,竟出奇的好聽,夜空的繁星點點,照亮了青青草地,如此場景,讓人無端生出幾分纏綿悱惻的味道。

但是此刻秦可可就是個不解風情的傻子,將所有的詩情畫意都毀盡。

「你就這麼自信?是我的腰先斷嗎?」

夜九躺在地上,雙手護在腦後,銀色瞳孔帶著几絲笑意,原本詭美邪魅的瞳孔,華美的如同極品寶石一般,閃著灼灼光芒,夜九一點都不緊張,任由秦可可掐著他,聲音帶著不急不緩的淡定:「我可從未想過,要動你一分,但你卻要我的命,你說,我要怎麼懲罰你呢?」

秦可可淡定的收回手:「既然如此,把你的尾巴收回去,它讓我感覺到了威脅。」

夜九神色自若,就是不松,還問道:「為什麼你能那麼耐心的對待凝熙,卻不能好好跟我說話?」

秦可可面無表情:「第一印象決定一切,第一次見面你就趴在我身上,自然不能跟你好好說話,至於凝熙,因為我看那個蠢貨比你順眼。」

夜九眨眨眼睛,有些疑惑,蛇尾將秦可可一纏,秦可可瞬間跌在他身上:「我能知道答案么?」

「凝熙就算蠢,也蠢得可愛,你,就算長得再漂亮,終究是有毒,我不喜歡。」秦可可說話好毫不留情。

夜九有些錯愕的睜大了眼睛:「我又不會對你用毒。」

秦可可只是直直的盯著夜九詭美異常的眼睛,「現在可以鬆開我了。」

夜九直接將蛇尾變回雙腿,但是變回來的時候,夜九一雙修長美腿就纏繞在秦可可的腰上。

秦可可直接站起來,夜九也沒有刻意的纏緊,美腿自然順著秦可可動作自然而然的落在地上。

眼看著秦可可要走,夜九剛想挽留,但是秦可可那種避瘟神的樣子,讓夜九莫名不爽,直接悄無聲息的伸出一隻腳,秦可可踩在夜九腳上,措不及防的摔了一跤,整個人坐在夜九另一隻腿上,手還抓住了夜九的衣襟。

夜九笑吟吟的道:「不小心:」

秦可可一臉無事人的樣子站了起來,然後,走到夜九腦袋旁邊,踩了一腳夜九美如妖孽,帶著罌粟氣質的臉。 夜九單手就將秦可可的腳揮開,秦可可自然也不會真的狠踩,踩了一下就挪開了,看著夜九猙獰的魅惑容顏,即使生氣,也如同惑世妖孽一般。

秦可可:「不小心。」

原本很生氣的夜九瞬間有些哭笑不得,這般斤斤計較,還真是可愛呢!

夜九瞬間消失的怒容。讓秦可可有些錯愕,隨後恢復平靜:「既然你喜歡這塊草地,那就讓給你好了。」

夜九這時搖搖腦袋,如瀑的髮絲披散在草地上,襯的那張臉更加美麗,暗紅色的衣襟,因為方才秦可可的拉扯,有些鬆散,隱隱可見精緻的鎖骨,這種若隱若現的感覺,讓夜九變得更加美麗,更加讓人嚮往,想要徹底的看清。

秦可可只看了夜九一眼,便移開了視線:「什麼意思?」

夜九道:「我只是喜歡這塊草地上躺著的人兒,若是你不在,草地還是草地,沒有喜歡。」

秦可可眼神一冷,語氣也變得冰冷鋒利:「這麼說你要跟著我,我躺哪裡你就躺哪裡。」

夜九單手撐起腦袋,髮絲落在地上,淡紫色的唇微微張開,眼神帶笑,戲謔的看著秦可可,輕輕吐出一個字:「對。」

秦可可立刻上前,夜九笑了笑,以為秦可可是來躺草地的,但是事實卻並不是這樣。

秦可可又一次踩了夜九美麗的臉。

踩完之後,還問道:「夜九,高興嗎?」

夜九原本是要生氣的,但是聽了這句話之後,有些不解:「你覺得我應該高興么?」

秦可可抱胸冷笑:「那你覺得我是不是應該高興。」

這下,夜九明白了,生氣了,也好,夜九站起來,一步靠近秦可可:「遇到我,你確實應該高興呢!」

說完,還不等秦可可反應過來,一隻手便摟住了秦可可的肩膀,微微靠近,美麗的唇緊貼秦可可的耳朵:「踩我的臉,是不是很開心。」

「我不想踩你的,那是有些事情別做的太過分,今天應該算我們第一次見面吧,我可有得罪過你,偏偏要跟著我,你是來討債的么?」秦可可冷冷的話,響徹在夜空下。

夜九陰邪魅瞳輕輕一彎,似乎因為秦可可的話,感到好笑:「小東西,你怎麼凈往那些不好的地方想呢,就不會想,你的魅力太大了,引得我欲罷不能,跟著你,只是為了保護你而已。」

「不好意思,我不需要你的保護,你只需要離我遠一點就可以了,現在你聽清楚了嗎?如果沒聽清的話,那我再說一遍好了,不要再跟著我,身後有一隻跟屁蟲的感覺,很煩你知道嗎?我會認為你是來討債的,至於你的保護,我還真的不需要,禁地比任何地方都安全。」秦可可滿臉不耐煩的,將這些話說出,絲毫沒有顧忌大美人的心思。

夜九原本淡定的瑰麗容顏,一瞬間就僵住了,但是不到片刻,夜九瞳孔微眨,恢復了神色,妖異萬分的瞳孔帶著一絲秦可可看不懂的情緒:「小東西還真是不聽話呢!」 「我要怎麼教訓你呢!」夜九的臉幾乎貼在秦可可臉上,輕輕的說出這句話。

秦可可只是淡淡一笑:「那是你的事,至於你要怎麼教訓我?就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說完之後,秦可可直接離開。

夜九瞬間移到秦可可身邊,秦可可似乎早就料到夜九會這樣做:「既然如此,那就都不要睡好了。」

夜九對於秦可可的回答,可是一點都不滿意,低頭零距離的看著秦可可:「小東西,說這話可就不好了,睡自然是要睡的,但是怎麼睡,這個就要由我來決定了。」

夜九低頭的瞬間,衣襟散開的更加徹底,精緻美麗的鎖骨已經露在外面,但是請可可卻對這些一概視而不見。

夜九有些失望地眨了眨眼睛,但是片刻之後,又笑了笑,他看重的小東西,若是被他的美色所誘,那還有什麼意思!

對於被他美色所誘的雌性,在中心部落已經多的不能再多了,所以他對那些對他美色所有的雌性,根本就不感冒!

倒是對這個眼前張牙舞爪的小東西倒是興趣濃厚。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