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阿黎原以為薄大哥會帶她去健身房,可,當他們走進電梯之後,薄大哥伸出他的長胳膊,修長的手指毫不猶豫地按下了數字「1」。

「薄大哥,健身房在頂樓。」

阿黎立刻糾正。

男人扭頭望向她,那雙湛黑的眸子,微微暗了暗,「誰告訴你要去健身房的?」

阿黎皺了皺眉,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裝束,又瞧了一眼薄大哥身上的裝束,小眉頭皺得更緊了,「不是你說要去跑步的嗎?」

「去外面跑,空氣好。」

薄寒池挑了挑眉,神色極其認真,完全不像是跟她開玩笑。

而且,她也不得不承認,大早上的,外面空氣的確很好。

可她現在的身份,她是決定在娛樂圈混下去的人,才跟薄三傳出一段緋聞,要是再被人看到,她跟另一男人穿情侶運動裝晨跑……

我去!

天知道,會傳出什麼驚天動地的緋聞!

到時候她不是以演技聞名於圈內,而是以讓人最不齒的緋聞,緋聞……

「那個,薄大哥,這樣會不會太張揚了?」

冷麪BOSS的獨家寶貝 猶豫了一下,阿黎小心翼翼地問道。

男人勾了勾唇,眼梢微養,看向身邊女孩兒的目光幽暗深邃,「張揚嗎?」

「嗯,張揚,很張揚,肯定會給我拉很多仇恨!」

老三和薄大哥,一個長得比一個好看,尤其是薄大哥,不僅顏值高,還有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矜貴氣質,簡直是天生的強者。

不管走到哪裡,都會吸引無數目光。

「放心,有我在。」

……

宋黎應該慶幸,這些年薄大哥一直都很低調,從來不出現在媒體面前,更不接受私人採訪,這種事情他向來都是交給易胥去辦。

以至於,他們繞著影視基地跑了整整一圈,也沒人認出他來。

倒是宋黎,似乎有人認出她了。

下午回了拍攝現場之後,劇組那些人,看宋黎的眼神都變得不一樣了。

就算她早有心理準備,依舊無聲地嘆了口氣,人言可畏!又有誰會相信,她雖然跟薄大哥睡在一張床上,但他們真的很純潔。

什麼都沒有發生!

「阿黎,他昨晚上沒走?」

得了空的休息時間,沈默寧借口跟宋黎對台詞,壓低了聲音問她。

宋黎撇撇嘴,微微嘆了口氣,「他不想走,我也沒辦法。」

頓了頓,似是想起什麼,她那雙漂亮的杏眸立刻瞪得大大的,「沈默寧,你該不會也把我想成那種腳踏兩隻船的女生了吧!」

「不不!怎麼可能。」

少年連忙搖搖頭。

不管發生了什麼,在他心裡和眼裡,她依舊是那個如陽光般明媚的女孩兒。

「我知道,有人說我腳踏兩隻船,可……算了!說了也沒意義,總之我沒有就是了,如果有人敢把事情鬧大,我會讓他付出代價的。」

她從來都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少年愣了愣,不經意撞上她眼底的那一絲狠戾。 他沒有覺得害怕,反而感到欣慰。

「阿黎,我會一直站在你這邊,無條件相信你。」

即使全世界都反對你,都不相信你說的話,我也依舊會支持你。

他的信任不因外力而改變。

宋黎咧嘴一笑,露出幾顆整齊白凈的小門牙,一隻縴手輕輕拍在少年的肩上,笑眯眯地說道:「沈美人,這才是好哥們!」

沈默寧:……

如果我說,我不想做你的哥們呢?

……

回公司的路上,薄寒池給自家老三打了一個電話。

還躺在床上的睡懶覺薄承東,在聽到特殊手機鈴聲響起的那一刻,他條件反射性地驚醒過來,迫不及待地抓起放在枕頭下的手機。

他很清醒,臉上沒有一絲睏倦。

「還沒起床?」

薄寒池沉聲問道。

薄三愣了一下,旋即搖搖頭,「怎麼可能沒起床!我連早餐都已經吃完了。對了,大哥,這一大早的,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上次不是說,要給你找點事情做嗎?」

他好歹也是波士頓大學管理系畢業的,當年還拿過全額獎學金。

「大哥,你該不會是說真的吧?我覺得我現在挺好的,不需要……」

不等薄承東把話說完,又聽到自家大哥說道:「半個小時之後,我要在公司辦公室見到你,遲一分鐘,就陪練半小時。」

「大哥,大哥……嘟嘟嘟……」

薄三還想是什麼,手機聽筒里傳來一陣刺耳的忙音,他氣得想飆眼淚,卧槽!這還是親大哥嗎?哪有這樣對待自己親弟弟的!

簡直不要太殘忍!

發泄夠了,薄承東後知後覺地想起來,他家大哥讓他半個小時之後去公司見他!

不敢耽擱一分鐘,他飛快地爬起來,洗漱之後,連早餐也沒來得及吃。

卧槽!

大和四年伊始 還是遲到了兩分鐘!

走到門口的薄三突然膽怯了,兩分鐘就是陪練一個小時,這一小時下來,他還不得渾身酸痛,估計到時候得讓人抬出去。

進?

不進?

薄承東咬咬牙,推門走了進去,再耽擱下去,就是陪練一個半小時。

下一秒,一個利落的過肩摔,直接將他扔在地上,不等他回過神來,雨點般密集的拳頭已經落下,每一拳都避開了臉部。

幸好大哥戴了拳擊手套,要不然,他今天肯定得廢在這裡。

雖然隔著手套,但那痛是實實在在的,一點都不打折。

「大哥,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說謊!遲到!這倆樣都是他家大哥最討厭的事情,而他一次性做全了。

薄三突然很佩服他家老二,高瞻遠矚,有先見之明,一年到頭都在國外,偶爾回來那麼一兩次,家裡的人簡直把他當寶貝似的。

哪像他……

哎!一言難盡啊!

薄寒池挑眉,「老三,你最近到底有多懶,連還手的能力都沒了?」

薄三:……

我那哪是懶?我是忙,我很忙的。

「先站起來休息三分鐘,然後繼續。」

一聽還要繼續,薄三頓時擠出一張苦瓜臉,「大哥,你要是再繼續,我這小身板非廢在你這裡不可,到時候,呵呵……」

「到時候怎麼樣?」

男人邪氣地勾起唇,一雙幽黯的眸,意味深長地瞧著叫苦不迭的老三。

薄三虎軀一顫,撥浪鼓似的搖搖頭,絲毫不敢再提其他的。

見老三完全老實了,薄寒池坐回了椅子上,手上的拳擊手套被他脫下來,「老三,有時間好好練練,不然下一次你還只有挨打的份。」

薄三:……

這日子沒法過了,我要投靠老二去!大不了學老二的,靠臉吃飯!

對於老三的抵抗情緒,薄寒池自動忽略,絲毫不打算安撫他。

他愜意地往椅背上一靠,修長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敲擊著桌面,「老三,我打算把陸氏名下的那家百鳴娛樂公司收購,到時候交給你打理。」

百鳴娛樂公司?這不是小姑奶奶簽約的那家公司嗎?

難道大哥都知道了?還是他誤打誤撞就這麼湊巧地給遇上了?

薄三心裡發虛,艱難地咽了口唾沫,尷尬地笑了笑,說道:「大哥,我,我沒聽錯吧!你要讓我管理公司?你知道我不是這塊料。」

「我記得你在波士頓念管理的時候,每年都拿全額獎學金。」

「那不是沒辦法嗎?我那時候要是不努力讀書,你還不得讓我喝西北風啊!大哥,這活兒我真幹不了,萬一賠了豈不是……」

薄三怎麼都沒有想到,他的擔憂在他大哥這裡,完全就不值一提。

「一家小公司而已,賠了也沒關係,就當是給你練手了。」

薄寒池漫不經心地開口。

大手筆啊!薄三頓時覺得他跟他大哥比,不不!完全就沒有可比性。

他斂了斂眸色,似是瞬間下定了決心,薄三難得地認真起來,「大哥,你既然這麼信任我,那我也不好意思讓你失望。」

「你放心,我一定會把它做起來,讓它成為國內數一數二的娛樂公司。」

……

「這幾天的拍攝進程,比我想象中的要順利很多,尤其是阿黎的戲份。」

看著鏡頭下宋黎的精彩表現,寧弈不免朝身邊的讓你感慨了一句。

他越發覺得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這丫頭,簡直就是天生的演員!

尤其是她的台詞功底,幾乎能趕上那些老戲骨了。

副導演鍾景州是寧弈好多年的朋友,倆人合作過好幾部電影,對於寧弈的想法,他也是身有體會。

「宋小姐真的很不錯,假以時日,一定會站在最高處。寧導,這可都是你的功勞,要不是你果斷,還真碰不上這麼好的女一號。」

「運氣!運氣!」

寧弈呵呵笑了笑,對宋黎自然是一百個滿意。

一個鏡頭拍完,宋黎累得癱坐在躺椅上,一句話也不想說。

作為助理兼保鏢的大鬍子,立刻就端著一杯水送過去,笑呵呵地說道:「丫頭,累到了吧!」

宋黎聳聳肩,從大鬍子手裡接過水杯,仰頭,一口氣喝完了,然後半眯起眸子微笑,「想賺錢哪有不累的,而且,我總要對得起寧導給我報酬啊!」

「宋黎小姐。」

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響起。 宋黎頓時愣了一下,扭頭望過去,眼裡閃著錯愕,「易管家,你怎麼來了?」

「是這樣的,宋黎小姐,少爺怕你餓瘦了,讓我給你送下午茶過來。」

說著,易胥就讓人把糕點送了過來,足足兩大推車,「對了,宋黎小姐,少爺還吩咐,你們劇組裡的每個人都有份。」

宋黎:……

薄大哥想得還真周到!

宋黎彎起唇角,露出兩個小梨渦,又想起昨晚上他說,那你知道我喜歡你嗎?今天他安排的下午茶,是想告訴我,他沒騙我?

想到這裡,她眉眼裡的笑意更盛了,幾乎要從裡面溢出來。

「寧導,可以讓大伙兒吃個下午茶嗎?今天我請客。」

心情不錯的宋黎,立刻就跟寧弈打招呼。

寧弈聽到宋黎叫他,扭頭望過去,他一眼就瞧見站在宋黎身邊的年輕男人,成熟穩重,不卑不亢。

但他能肯定,這個男人不是早上跟宋黎一起在酒店外晨跑的人。

「阿黎,你什麼時候讓人訂下午茶了?」

而且還是許記的下午茶,帝都出了名的茶點,有錢都未必能吃到。

據說祖上曾經是御廚,做出來的糕點連皇帝都稱讚過,這一代一代傳下來,手藝也越發精進,就連國家總統和外賓都都稱讚。

宋黎眯起眸子微笑,俏皮地吐了吐舌頭,「不是我訂的。」

「再說,我比較窮。」

許記的下午茶人均好四五百,劇組所有人加起來,怎麼也有幾十,以她目前捉襟見肘的財務狀況,根本就請不起這一頓。

聽她這麼一說,寧弈頓時明白了,估摸著就是早上那位訂的了。

想了想,他還是直言道:「阿黎,這個社會險惡著呢!你現在還小,千萬不要被騙了。」

易胥頓時覺得心塞,我家少爺看起來像壞人嗎?明明沒人比他更正直。

宋黎煞有其事地點點頭,這個社會是挺險惡的,前兩天她還差點被人坑了!

想到這裡,阿黎咧嘴一笑,露出兩個深深的小梨渦,一本正經地是:「寧導,您放心好了,他不敢騙我。」

易胥嘴角抽了抽,更心塞了!

眼前少女語氣篤定,眼神堅毅,寧弈覺得她有些盲目自信,可,這終究是她的私事,他要是干涉多了,平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你這丫頭,還真是自信。」

寧弈笑呵呵地說道。

阿黎莞爾,一雙透徹的眸亮亮的,如星辰般璀璨。她說:「薄大哥跟別人不一樣。」

俗話說,拿人手短,吃人嘴軟。

自從劇組裡的人吃了這頓許記下午茶,他們看宋黎的眼神都變了。

長得漂亮,性格好,演技好,能吃苦……最重要的是,還有個神秘的大金主給她撐腰,像她這樣的要是不火,那就真沒天理了。

不遠處,一直沉默的少年,眼底閃過不屑的譏誚。

……

夜間戲需要拍一場重逢,劇中寧桑和顏止的重逢,此時寧桑已經成為王的寵妃,而顏止因為刺殺王失敗,誤打誤撞闖入寧桑的寢宮……

「你,你是寧桑?」

見到眼前日夜思念的人兒,顏止整個人都愣住了。

他的寧桑,不是在家鄉等他回去嗎?為什麼……為什麼她會出現在王宮?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