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陌昊羽當初帶許恆樂之所以來望海,也正因為這裏沒有七大世家的勢力,沒人認識他們。

海中多海獸,海獸全身都是寶,只要有命取得回,就不愁沒法維持修鍊。

陌昊羽給許恆樂的玉簡關於望海的信息很詳細,許恆樂知道陌昊羽要她盡量熟悉的不是望海名字的由來,而是讓她盡量熟悉如何在望海里獵殺海獸,從而養活自己。

陌大哥是要走了嗎!有黯然在她眼中快速閃過,但隨即便又釋然。

星沉大陸,築基為尊,以陌大哥的能力,即便有陌家追殺他,他也能在靈氣濃郁的地區生活的自在,而不必蝸居在貧瘠的望海邊,無法修鍊進階。

她和他非親非故,他卻能留下來陪她半年多,已經是仁至義盡,她沒理由要求他繼續留下陪她。

於是她笑道:「我知道了陌大哥,給我一個月時間,應該可以了。」

她笑的明亮,沒有一絲的牽強,陌昊羽自己卻不由生出了絲歉意,但那片大陸他必須要去。

………………

望海平靜期,入海獵殺海獸,望海危險期,閉門修鍊,這是所有生活在望海邊散修的日常。

海邊最小的漁村裏,三年前來了個鍊氣四層的醜丫頭,她在村尾蓋了座石屋,住了下來。

每年望海邊來來去去的散修有很多,這麼個不起眼的醜丫頭,根本引不起人關注,唯一讓小漁村裏人覺得奇怪的是,丑丫不喜歡與人打交道,也不與人組隊出海,不過村裏有修士見她,只在沿海獵殺低階海獸,從不出遠海,也就釋然了,漸漸連這點與眾不同也被人習以為常,日子也便在望海散修風浪里搏命中一天天過去。

迎著微鹹的海風,縱身一躍入海,下潛,快速下潛,直達海底,靈氣運轉在經脈,外循環轉為內循環,望海生活三年,這一切做的都已熟練無比。

許恆樂一口氣在海底殺了三天,運氣還算不錯,居然在近海碰到了一條三階鰩魚,雖然在獵殺的過程有點麻煩,但收穫比付出划算,她決定回到海面上透口氣,休息一下。

然而正是這時,一股強烈的危險感從心底升騰而起。

她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如此強烈危險感,反正她能感覺到,她的內心都在微微戰慄。

「逃」

敏銳的直覺,令她迅速的做出了準確反應。

三四枚疾行符被迅速的貼到腿上,她開啟了全速向海邊逃命的模式。

但很顯然危險的來源,一隻紫色的巨大淺紋蚌,修為不知道高出她多少階,即便她全力逃命,但還是眨眼間就被追上,並不費吹灰之力扇動紫色的蚌殼,「吧嗒」將她吸入了蚌殼。

淺紋蚌擺了擺身體,似乎很開心,終於吃到了大補丸,不過本能告訴它,它還需要很多很多大補丸,才能將那顆討厭的珠子煉化。

只是下一秒,淺紋蚌卻是劇烈的顫抖起來。

淺紋蚌體內,早被艱難磨礪的不肯輕言放棄的許恆樂,在進入淺紋蚌體內的瞬間,紫曄已隨她心意,以一化十,當淺紋蚌體內腥臭的粘液向她包裹而來時,數十道驚雷也在淺紋蚌體內炸響。

那是來自望海的驚雷。

許恆樂的修為不高,驚雷的威力自然也不是十分強大,但生活在望海中的海獸,對於望海雷電,有着來自靈魂深處的懼怕,腥臭的粘液連帶着肉身,不由自主的往蚌殼內縮了縮。

它本能的回縮,但它體內一顆紫色的避水珠,卻不願意跟着它一起回縮,竟然趁着它肉身回縮之際,劇烈的掙紮起來,試圖擺脫它肉身的束縛。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你確定離開了么?」

趙馳疆還是有些不放心。

「趙爺,我確定。」手下肯定的說道。

「這麼說來,那名劍道大宗師,應該不是嚴經緯身邊的人?」趙馳疆的眼睛眯了起來。

「趙爺,周雄父子,想見你一面!」

「行,你讓他們等我一會。」趙馳疆重新回到病房,安慰了趙無雙一陣之後,便離開了醫院,前往一處周家的私人會所之中。

「趙爺!」

周雄和周學林父子,早已在包間等候,看到趙馳疆到來,連忙站了起來。

坐下之後,趙馳疆點燃一根雪茄吸了一口,緩緩道:「你們找我,何事?」

「趙爺……」

周雄張了張嘴,最終一咬牙,道:「嚴經緯那小子約定的七日之期再過一天就要到了,趙爺,難道真要我周家全部人,去那個村婦墳前下跪?」

「你們找我?就為了這事?」趙馳疆淡淡道。

周雄和周學林對視一點,同時點頭。

「我的人已經調查清楚,嚴經緯身邊的那名劍道大宗師,已經離開了昆州市!」趙馳疆抬起眼睛看向周雄:「怎麼,你們怕真的擔心嚴經緯覆滅你們周家?」

「趙爺,可……嚴經緯身邊,還有一個達到化勁的女高手,咱們的人手中,沒有誰是她的對手!」

趙馳疆腦子裏浮出了天璇的影子。

如今,蛇先生已經被那名劍道大宗師所殺,要想抗衡嚴經緯手下的天璇,必須要達到化勁巔峰的高手才行。目前,趙馳疆手下已經沒了能抗衡天璇的高手,必須要從京城調來才行。

趙馳疆目光閃爍,冷哼了一聲,道:「現在是法治社會,就算嚴經緯身邊有高手又能怎麼樣?」

「趙爺,你的意思是?」

周雄疑惑的看向趙馳疆。

「你們周家親朋好友中,有在特殊部門任職的么?」

「特殊部門?」

一旁的周學林眼睛一閃,似乎明白了趙馳疆的意思,連忙道:「趙爺,我的妹夫,在西南戰區服役,目前是上校,他的部隊所在的位置,距離昆州市不遠。」

「學林,你說的是俊豪?」周雄連忙問。

「爸,不錯,我說的正是你的女婿,田俊豪!」周學林冷笑道:「爸,你還不明白趙爺的意思么?雖然嚴經緯手下的黑子,控制了昆州大部分地下世界,而且他身邊也有化勁高手,但咱們只要把俊豪帶上,他還敢讓咱們一家下跪么?」

「嗯?」

周雄眼睛一亮,猛然一拍腦袋,道:「我糊塗啊!」

那天晚上,嚴經緯帶來的劍道大宗師給周雄的震撼太大,讓他心生恐懼,忘了如今勢現代社會,靠的不是誰的拳頭大,而是誰的權力大。

「趙爺,我真是糊塗,被那個劍道大宗師嚇傻了!」周雄一臉慚愧:「這種小事,還要來問你。」

「現在,明白了?」趙馳疆冷笑道。

「趙爺,明白了!」

周雄點點頭,道:「等那個村婦下葬那天,我們周家人全部過去,我讓我女婿田俊豪帶着人來,我倒是想看看,嚴經緯他如何讓我們周家下跪?」

「爸,咱們還可以同時把柳副局給喊上,到時候看看嚴經緯能如何?」周學林冷笑道,說不定還可以按個罪名在嚴經緯的身上。

「好,就按你說的辦!」

周雄大喜道。

「趙爺,那天你去看好戲么?」被這麼一點撥,醒悟過來的周雄信心滿滿。

「我就不去了!」

趙馳疆搖搖頭。

他的性格十分經謹慎,目前身邊已經沒了化勁巔峰的高手,他是不會貿然冒險去和嚴經緯見面的。普通人,想擋住化勁高手太難,萬一出點什麼意外,後悔都來不及。

只有把他們趙家排行第二那位大宗師級別的高手調來,他才能放心去見嚴經緯。

陽宗湖療養基地。

射擊靶場!

「突突突突突!」

連續槍響,遠處的靶子,最中間的紅點被子彈連續穿透,打了數百發子彈后,靶子除了中間哪一點穿透之外,其餘地方沒有任何的彈孔。

「不愧是神帥!」

親眼看到靶子的模樣,周圍的士兵,都傳來仰慕的目光。

「黑蛋,走,帶你去抓兔子!」

離開靶場,嚴經緯帶着黑蛋往旁邊的山上而去,他令破軍找了不少兔子放在山上,給黑蛋抓着玩。

「汪!」

黑蛋進了山,就像回到家一般。

嚴經緯在山腳等候,沒一會,就見黑蛋嘴裏叼著兩隻兔子過來。

「汪汪!」

把兔子放在嚴經緯腳下,黑蛋在一旁蹦跳個不停,似乎在給嚴經緯炫耀自己的戰利品。

這時,破軍開着一輛越野車,從遠處疾馳而來。

「神帥,那個叫曾妮小姐在外面,說想見你!」

「她?又來找我幹什麼?不見!」嚴 等確定墨弦還在專心致志的打他的遊戲,沈書琮小心翼翼地把裏面的飯端出來放在寫字枱上。

他摸了摸碗,裏面飯還熱著,看來應該剛做好沒多久。

不過林濯濯是怎麼上的男生宿舍呢?

也許是拜託別人送的。

畢竟女生這個時間點應該上不來才對。

不管了先吃為敬。

沈書琮先吃了一塊牛肉,肉質中的油脂被碳火逼出,在表面形成了一層誘人的光澤,透著勾魂般的香氣,那滋味混合著海鹽的咸香,滿滿一口除了牛肉的鮮嫩再有就是牛肉的多汁,妙!

接着他又吃了一塊金槍魚,金槍魚的四面被煎得微微焦黃,加上有芝麻元素的混入,所以入口的瞬間是帶點脆香的口感。可是金槍魚入口后的層次卻十分豐富,內部的魚肉帶着一定的額韌性和軟度與外層的質感形成鮮明的對比,猶如一道二重奏在舌尖綻放。

沒想到簡簡單單一塊魚被迷迭香調味之後會有如此味蕾震撼!

可是這些都不是全部。

當你被油脂征服之後,清脆爽口的腌黃瓜讓人如沐春風,極好的平衡了方才的微膩,並讓你開始思念碳水。

若是普通的白飯自然是不好吃的。

可是這些經過鹽水處理的米飯每一顆都包裹着美乃滋,並且還沾著海苔芝麻碎,帶着微微的鹹度和香度,讓一切都完美平衡、恰到好處。

這樣的米飯看似簡單,可是吃到嘴裏一點都不簡單!

因為每一口都叫人不過癮,每一口都叫人盼著下一口!

天啊!

林濯濯怎麼可以這麼會做飯啊!

好吃!

太好吃了!

沈書琮細細品嘗著這一碗的時候臉上不自覺地洋溢起幸福的微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