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陳陽小心肝普通亂跳,暗自禱告:「大小姐這話不能亂說的,我有未婚妻,傳出去問題很大……」

秦浩然看陳陽的眼神也複雜起來,多了一絲不忿,手使勁的抓著被子。他感激陳陽兩次救命之恩,但還沒到犧牲姐姐的地步,依然覺得陳陽配不上秦慕雪。

稽查員悻悻的退下,那邊幾個警員走進來,冷慶峰暗喜,立即說道:「你們好,我是衛生局冷慶峰,快將那個暴徒抓起來,他惡意傷人。」

王虎成看著他微微點頭說:「你好,我叫王虎成,具體什麼情況?」

冷洋頓時來了精神,嘚不嘚的說起來:「是那小子打我,還謊言騙人……」

等他一通話說完,王虎成也退到距離他三米之外,皺著眉頭說:「受傷嚴重嗎?」臭烘烘的近距離誰受得了他。

「當然很嚴重,我要告他一級傷害。」冷洋得意的說,心想這警員可以,肯定是看老爸的面子在故意配合我。

「行!那你換身衣服隨我們警員去找法醫驗傷。」王虎成冷酷的說。

「我就是醫生,當然知道自己傷得有多重,鼻子骨折,面部創傷,重傷足以構成刑責。不用去找法醫。」冷洋聽得不耐煩,想當然的說。

「你當法律是兒戲,要驗傷就去找法醫,否則視為放棄。我提醒你一句,就你這傷情,鼻子出血連輕微傷都算不上,最後可能還得倒貼驗傷費用。」王虎成瞪他一眼警告。

嘎,這不對呀!

警員怎麼不像是幫自己,反倒好像專門跟自己作對?

冷洋叫天屈,冷慶峰臉色陰沉起來說道:「驗傷不急,你們應該先將兇手陳陽抓起來。」

「我們依法辦案不需要你多嘴,沒調查怎麼確定兇手,只能說在場的人都有嫌疑。」王虎成對他依然不客氣。

「冷洋剛才說的那麼清楚,你還要調查什麼?我看你這個警員不稱職,要不要我給胡局長打電話換個人?」冷慶峰臉色更加陰沉,怒聲說。

堂堂局長竟然被小警員頂撞,他臉往哪裡放?

「隨便,別忘了告訴胡局長我的警號9527王虎成。」王虎成冷哼一聲,轉身懶得再搭理他,向陳陽這邊問道:「你們也說說什麼情況?受到人身威脅不要隱瞞。」

秦浩然第一個跳出來,大聲說:「我當然有話說,那個庸醫是我打的,白白讓我受半個月的苦,陳陽來一碗粥就讓我恢復健康,打他算輕的,我要控告他詐騙,過度醫療騙錢。」

「醫療糾紛我們管不了,你們可以協商解決,協商不行上法院起訴。我的職責是保證不能出現暴力事件,現在誰也不準動手。再問你一句要不要驗傷?」王虎成聽明白后冷酷的說。

「你……」冷慶峰氣得吐血,現在傻子也能看出來王虎成是在維護陳陽等人,根本不給他面子。

對他來說已經是騎虎難下,即不能誣陷陳陽傷人,又不能以無證行醫將他帶走協查,再說衛生局也沒有抓人的權力。

有王虎成在這裡,他什麼也幹不了。就冷洋那點傷,回去洗個澡就沒事,真要去驗傷,估計最後別人賠的錢還不夠驗傷費的。

一口怨氣無法發泄,沖著王院長冷哼說:「這家醫院問題很嚴重,我會立即派調查組下來,你們等著降級吧!」

王院長頓時面無人色,急切的想要求情。

忽然一個威嚴聲音喝到:「醫院降不降級,不是你一個局長說了算。但我現在就可以決定兩件事:第一立即開除王柳和冷洋,這種庸醫怎麼配當一醫院的院長和醫生。

第二向警方報案,徹查他們在醫院貪污行賄,過度醫療坑騙病人的犯罪行為。」

眾人這才發現秦亞東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門口,他一臉冷峻,看都沒看冷慶峰一眼。

原本他開醫院的有求於衛生局,以前對冷慶峰雖然算不上多巴結,但也客氣有禮,給他不少好處。

可今天這件事讓秦亞東太生氣,冷洋的誤診差點要了秦浩然的小命,事後還栽贓嫁禍,蠻橫的仗勢欺人。

秦亞東再能忍也受不了。冷慶峰確實有權,但也僅僅只是一個小局長,在江都市比他大的官多了去。真要鬥起來秦亞東不怕他。

「秦總別啊!我跟這事無關,都是冷洋那笨蛋……」王院長嚇得雙腿發軟,差點跪在地上請求。

才知道剛才錯得有多離譜,冷洋再厲害也就是個醫生,冷慶峰是他的上級管理部門不錯。但他的老闆是秦亞東,惹怒秦亞東他立即丟飯碗,得罪冷家至少他還有秦亞東罩著,現在倒好,冷家靠不住,秦亞東更是對他惱怒到極點。

「滾!給我攆出去。」秦亞東冷喝一聲,那邊有保安過來,架起王院長就走。

「我……我的傷怎麼辦?他打人……」冷洋依然不甘心,對著眾人叫嚷。

冷慶峰陰沉著臉,一把拉起他扯著就走,知道留下來只會更丟人,局面已經不受他的控制。 「陳陽,有事打我電話。」王虎成看事情平息,也在告辭。

「謝謝王局,有時間請你吃飯。」陳陽將他送到門口,有些好奇他這樣幫自己,上次倉庫那件案子王虎成照顧,但沒這次明顯。

「呵呵,肯定有機會。忘了告訴你陳武是我戰友,我更應該感謝你。」王虎成壓低聲音小聲說。

這下陳陽算是明白了,沒想到招募陳武一幫人還有這意外的收穫。

「陳陽多虧你到來,又救小兒一命。」秦亞東向陳陽道謝,看陳陽的眼神中多了一份欣賞,這可是上次沒有的。

這段時間他雖然沒見陳陽,但暗中一直關注著,特別是前幾天新月集團那件事,沒想到陳陽除了醫術高明之外,識人用人的領導才能也如此出色。即使秦氏集團的保安隊,遇到那種突發情況,也沒有陳陽處理的這麼快捷完美。

「秦總客氣,貴公子這次只是小事,即使我不來,他可能也就是恢復慢些,性命無憂。」陳陽並不居功。

「哈哈,要不是知道你剛去新月集團工作,我真想請你來我們公司幫忙。」秦亞東大笑,難掩對陳陽的欣賞之意。

「秦氏和新月集團都是大公司,我們會有機會合作。」陳陽回應,算是給老婆拉個商業夥伴。

這時劉山陽匆匆跑來,白大褂上還有點污漬,顯然剛從手術台上下來。

「秦總對不起,那邊有個危重病人在處理,來晚了。」劉山陽連聲道歉。

「嗯,公事重要,你別管我們。」秦亞東體諒的點頭接著說:「今天我再給你加擔子,從現在起你就是院長,一線工作醫生們能做就交出去,你今後的工作重點是將醫院管理抓上去,千萬不能再讓冷洋那種庸醫混進來。」

「這這……這麼重要的工作,我真沒準備好。」劉山陽大喜,都結巴起來。

「你為人正直,醫術精湛,不當院長誰當,就這麼決定。」秦亞東一臉嚴肅。

「謝謝秦總,我一定儘力。」劉山陽不再推遲,大聲感謝。

卻沒有再跟秦亞東多說,轉頭望著陳陽說:「陳陽你在正好,請隨我去看一個病人。他被一種毒物咬傷,但我們一直查不出何種劇毒,各種解毒藥物對他都沒什麼作用,眼看人要不行。」

秦亞東說的不錯,他確實是一個好醫生,剛被老總陞官,不是想著巴結老總,慶祝一番,而是心裡還想著工作。始終有一顆醫者聖心。

這樣的請求陳陽自然不會拒絕,他立即點頭說:「走,我們去看看。」

兩人匆匆走出病房,向前面的重症病房走去。秦亞東吩咐秦慕雪姐弟兩句,也是跟上去查看。

這邊只剩下姐弟倆,秦浩然不高興起來,沖著秦慕雪問:「姐,你真跟他談朋友?我不同意,他配不上你。」

這傢伙有嚴重的戀姐情節,覺得這世界上秦慕雪最完美,配得上她的男人一個沒有。

「你真傻,我那是在找個借口幫陳陽解圍,人家救你兩次,總不能看到他被人陷害。」秦慕雪白他一眼說,一臉平淡。

但無暇脖頸處卻是泛起淡淡紅暈,內心那份心動的羞澀,被她很好的掩飾過去。

「哈哈,這就好,我姐最完美,怎麼可能看上陳陽那土包子。姐,下次這個玩笑可不能再開。」秦浩然心情大好。

「是啦!姐不嫁人,一輩子都陪著你。」秦慕雪慈愛的回應。

「哇,太好了,等我身體恢復,我幫你去找最好看的石頭。」秦浩然激動的說,興奮過後又苦起了臉說:「姐,我肚子餓得不行,還等多久才能開飯?」

「陳陽說至少一個小時,你還得等十分鐘。」秦慕雪堅定的說。

「啊!還有十分鐘,我恨陳陽,這是定的什麼破規矩……」秦浩然哀嘆。

陳陽看到那個病人,也是暗吸一口涼氣。大熱天床上蓋著三床被子,旁邊還有兩個取暖器,房間的溫度超過38度,病人周圍更是50度以上。

這樣的高溫非但沒有將病人烤熟,他身上反而結著一層寒霜,旁邊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不斷拿熱毛巾覆蓋上去加熱驅寒。

他的傷口在小腿上,此時小腿已經腫得跟象腿一樣,雪白的寒霜之下一片烏黑。

難怪劉山陽等人查不出他中的什麼劇毒。這根本不是俗世界知道的東西。陳陽也是熟讀藥王寶典才知道天下有這種毒物。

男青年竟然是被妖獸寒極蛇咬到,才會在身中劇毒的時候,還散發出極度冰寒,多虧這只是一條剛出生的幼年寒極蛇。

否則即使陳陽這樣的修真高手,一旦被成年寒極蛇咬傷,也是凶多吉少。他一個普通人哪裡扛得住,瞬間就會被凍成冰雕。

普通的藥物根本治不了這種寒毒,劉山陽只能用物理辦法加溫來稍作緩解。

「醫生想出辦法沒有?我只剩下這唯一的兒子,他可不能有事,一定要救活他。」中年男人看到劉山陽回來急切的請求。

「吳良先生別急,我正在聯合其它醫院專家視頻會診,有結果我立即告訴你。」劉山陽安慰說,卻是沒把握的無奈。

「江都市區域內的聯合會診有什麼用,你這裡可是本市最好的醫院,都沒有辦法,別的醫院肯定更不行,得找全國專家。」吳良焦急的抱怨。

「這個,現在倒是有一個機會,我請來陳陽醫生幫你看看,看能不能用中醫的辦法救治?」劉山陽小心的說,他也看到陳陽臉色沉重,怕他沒把握,不敢將話說滿。

「他……這麼年輕的中醫,能行嗎?別找個庸醫來糊弄我,怎麼說我也是有身份的人,出了事故你們得負全責。」吳良看清陳陽后臉色不善起來,極度不信任。

「吳先生這話就過份了,你信不過我們醫院,可以立即轉院,任何治療都是有風險,我們儘力救人,但也不想惹麻煩。」劉山陽聽得惱火,不客氣的說。

「轉院,你讓我往哪裡轉,根本沒醫院接收,去外地也來不及。我不管你們必須治好我兒子。」吳良撒潑起來。

這人真夠無恥的,連秦亞東都看不下去了,準備讓劉山陽推掉這事。 陳陽說話了,他一臉平靜的說:「他是被寒極蛇咬傷,我能治好他,但你得先回答我幾個問題。」

陳陽也鄙視吳良的人品,但眼見傷者不救有悖醫者聖心。而且他也想捕捉那一窩寒極蛇,寒極蛇雖然劇毒,卻也渾身是寶,乃是可遇不可求的修真靈藥。

「寒極蛇是什麼蛇?你真的能治好我兒吳德。」吳良露出驚喜之色,眼珠滴溜溜亂轉,別看他嘴裡硬氣。

其實心裡清楚得很,吳德遇到這種傷萬死一生,送哪裡都可能治不了。別人連病症都說不出來,陳陽能說出被什麼蛇咬傷,說不定真能救。

「他在哪裡被咬傷,多久了?」陳陽懶得廢話問道。

「在我家工地上,兩個小時前。」吳良回答。

「工地具體位置?」陳陽追問。

「江銀路32號翠微湖邊上的地塊,你要去抓蛇嗎?可那東西我都沒看到,咬完人早跑得沒影,那裡連綿300畝都是雜草,上哪裡抓一條小蛇。」吳良連忙說。

聽說中醫有以毒攻毒的說法,還以為陳陽要抓住那條蛇,用蛇頭來救吳德。

「那裡依山傍水,確實容易出毒物。我沒說要抓蛇,是要從地形上分析蛇毒的屬性。」陳陽沉著的說,其實是胡扯。

他肯定會去抓蛇,卻不能讓別人知道,再說普通人即使跟去也是送死。他問吳良的目的,只是確定那個地點。

秦亞東也是聽得心裡一動,想到吳良是誰,這傢伙原來就是近5年來江都市最倒霉的地產商。

吳良公司原來很大,資產比秦氏都要龐大,在國內多個城市蓬勃發展。翠微湖32號地塊就是他5年前的大手筆,當時拍買總價超過20億,地理位置又好,是江都市新城核心區。

可是自從他拍下那個地塊后,卻是霉運連連,生意一敗再敗,最後只能變賣家產。更倒霉的是他兄弟姐妹四個家庭近20個人,在幾年內先後去世。

各種意外、各種事故,反正最後的結局都是一個死。到於今真的只剩下他們父子倆。

家產也虧得只剩下32號地塊,他也希望將地塊賣掉東山再起,可他倒霉的名聲已經傳開,都是因為開發那個地塊造成。

有錢人都迷信,誰會再趟這個渾水,幾年下來根本無人問津。加上這幾年江都市地產不景氣新城發展遇阻,連政府都看不上那塊荒地。

吳良父子守著幾十億身家卻只能窮得當農民,在那裡種菜為生。

「那你現在知道什麼屬性沒有,快給我兒子治療?」吳良急切的催促。

陳陽並沒有以往那樣上手便來救治,而是神色凝重的說道:「我知道怎麼治療,但需要先準備一些用具和藥材。」

「快去準備啊!磨磨蹭蹭的啰嗦什麼?」吳良不耐煩的大叫。

「我要一套蒸煮設備,爐灶、大鐵鍋、大木桶,還需要一些特殊藥材,費用不會便宜,你要有心裡準備。」陳陽不客氣的說。

「不就是要錢,多少都沒問題,只要能治好我兒子。」吳良滿口答應。

陳陽沒再說什麼,掏出手機撥打岳玲玲的電話,治療妖獸劇毒必須是靈藥,醫院裡可沒有,只有岳玲玲那裡有賣。

很快電話接通,陳陽打開擴音模式,讓他們的通話吳良能聽到:

「岳姑娘,我這裡有一名被寒極蛇咬傷的病人,需要從你那裡買一些藥材。」

「陳陽你說。」

「艾靈草一捆、赤晶石50克、益仙草十株……這些總價是多少?」

「嗯,我記下了,這些藥材都有,總價是……630萬元。是你派人來拿,還是我送過去?」

「我先諮詢一下,具體要不要我得先問一下病人家屬。」

陳陽說得直接明白,岳玲玲回答也是簡單明了。能讓吳良聽到的他們都說了,不能讓他知道的兩人什麼都沒說。

畢竟修真界對於俗世還是隱秘的存在,不能在普通人面前顯露太多。

陳陽掛了電話,看著吳良說:「你聽到了,治傷的藥材很珍貴,你得準備好這筆錢。」

「多少?要630萬買葯,你這是訛詐,天下哪有這麼貴的藥材。」吳良頓時翻臉,指著陳陽大罵,一副你就是騙子的神態。

「我看出來了,你跟那女的合夥騙錢。這麼年輕什麼不好學,學人當騙子,還這麼離譜。我要是有630萬,死人也能救活。」

「快滾!趕緊滾。」

陳陽再好的脾氣也受不了他,冷哼一聲說:「藥方我開出來,信不信由你。」便拂袖而去。

「吳良,你太過分了,怎能這樣罵陳醫生。」劉山陽都被激怒,氣憤的指責。

「你也不是好東西,跟他合夥騙我,當我不知道。我警告你趕緊給我兒子治療,否則我投訴你,讓你醫生當不成。」吳良又將矛頭指向劉山陽,瘋狗一樣見人就咬。

「哼,你當醫院是你家開的,我明確告訴你,這病我們醫院治不了,立即帶你兒子滾!」劉山陽氣得夠嗆。

替身窮妻:大牌老公已上線 「別想這麼輕易趕走我,沒門。」吳良大叫。

劉山陽懶得再搭理他,對護士吩咐道:「他賴著不走可以,每天床位費、護理費照收,沒錢立即報警。」

便不再搭理他,出病房時看到秦亞東,一臉慚愧:「秦總,這事……」

「這事不怪你,吳良早年就不是好人,別讓他抓到把柄就行。」秦亞東沉穩的吩咐,之前的事他都看到。

只是他有些好奇陳陽居然開出天價藥方,這應該不是故意懲罰吳良,陳陽也不是唯利是圖的人。

當然,他現在並不會說什麼,而是默記下那份藥方,私下的讓人去求證。可是轉一圈下來,發現市面上根本沒有藥方上的藥材,甚至都沒有醫生聽說過。

秦亞東財勢顯赫,但畢竟只是這20多年崛起的富豪,跟那些隱秘家族還是不能比,還沒資格接觸到古武家族修真世界的那些知識。

陳陽此時已經走出醫院,在他身後隱蔽處一雙怨毒的眼睛盯著他,竟然是冷洋,他被秦亞東開除並沒有立即離開。

而是聽說醫院來了疑難病號,劉山陽邀請陳陽去診治。他覺得機會來了,偷偷躲在一邊偷看,心想陳陽只要敢出手治療,那就是無證行醫,他用手機拍照拿到證據就能讓陳陽蹲大牢。

這邊吳良將陳陽轟走,他倒是很失望,可惜他距離有點遠,並沒聽到病房裡當時說了什麼。 陳陽騎著雅馬哈飛馳在去古玩街的路上,心情並沒有受到吳良的影響,多年苦修讓他的心志堅韌無比,才不會被這種無恥的人影響到。

此時他心裡反而有著不小的期待,準備今晚就去抓寒極蛇,現代世界妖獸極其稀少,多等一天就可能被別人先一步抓走。

寒極蛇不但有劇毒,更是兇猛異常,成年寒極蛇至少是一級妖獸的存在。相當於鍊氣期第二層高手的實力,陳陽才第一層巔峰,正面對抗顯然不是好辦法。所以他要準備一些東西。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